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3დ资讯] 苏打《盗贼之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17 12: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苏打《盗贼之花》
{出版日期}2023/11/17
{内容简介}
边沐月身为蔤罗城最着名的戏调师、锁师兼地下机关师
上至八十老妪下至三岁小童都难逃她的朱唇及媚眼攻势
深受全城老少欢迎的她,唯一不敢放肆调戏的
是那名自称仵作实则为盗墓高手的师畲
不仅因他是她十年未见的青梅竹马
更因他的梦想与美好未来,全因边家而彻底破碎……
为赎己罪,边沐月默默关照他的所有生活起居
替他打造任何他想打造的器械、去圆他任何想圆的梦
她不要再像童年时一样,只能望着他撇开的脸独自哭泣
而是要站在他的身旁,成为他最得力的左右手!
只是原本亏欠他的,本就偿还不清了
怎知她一时不察中了有心人的恶意算计
硬是让无辜的他被迫当了她一夜的「解毒剂」!
边沐月这辈子最不想的,就是再被师畲讨厌
可是在她一颗心都加码赔上时
才发现,原来他由头至尾都在利用她这名边家罪女
为只为让那名真正的「天选之女」一展笑颜……


第一章

盛夏,月夜。

位于大东国东北角的蔤罗城,背坐群山、碧水环城,景色怡人,可却是大东政令唯一无法触及之地,但同时,也是最有自己独特秩序的一处化外之境。

城里虽有城主,不过压根儿没半个城民知晓此人姓谁名啥;城内当然也有治安官与巡城衙役,可但凡他们有点一技之长,早改行不干这苦活儿,毕竟城中行业皆有强势商会,各自盘据一隅还不忘拓展势力,因此打架斗殴之事屡见不鲜,浮尸、冻骨也司空见惯。

这样一座混乱的城池,却意外地朝气蓬勃,原因无他,江湖七十二行手艺人皆聚于此城,所有行走江湖所需的神兵、暗器、秘药、宝甲等,这里全能提供,更别提那些仅在台面下活动的神秘行当了。

正因为此,蔤罗城不仅城门全年不闭,商家更是彻夜灯火通明,纵使夜晚入城也无人会多看一眼,只唯独不许骑马、乘轿入城这个内规,任天王老子来也得乖乖遵从。

这夜丑时,一匹快马由城外直向城门奔来,眼见就要冲门而过,听到急蹄声时,几名老衙役抬了抬眼,便又继续聊天喝酒,倒是一名新上任的年轻衙役小李见状后,跃跃欲试地立即上前阻止。

毕竟在辗转入城工作前,他完全弄不清蔤罗城的独特,以至误上贼船又下不了船,如今在城内地位卑微如同蝼蚁的他,唯一能做、且稍稍可平复日日被城民踩踏在脚底的小小自尊的事,便是高喊「下马」二字了。

「给老子下——」就见小李站在城门前以气震山河的气势朝前吼道。

「唷,新来的?长得还挺嫩的呢。」但未待小李将话吼完,马上骑士竟直接在城门前飞身下马,稳稳站定在他身前,笑盈盈地用着手中折成三折的马鞭,来回轻画他的脸颊。

「这位姑娘,抱歉,请你——」面对女子明显的调戏之举,小李的脸微微红了,但他还是努力维持住自己守城衙役的严肃感——不,应是别惹祸上身的危机感,尽管极为困难。

因为这名女子年约二十,妆容明艳照人,朱唇更是丰润透亮,一头波浪秀发虽用条墨红色粗布带绑了个斜马尾,但长浏海却凌乱斜盖住她半边小脸。

此外,她那露着白皙臂膀、上头还斜横着几条棕色细皮带的无袖黑红色紧身高领上装,以及尽显她玲珑、婀娜身段的紧身长裤、黑长靴,在在让人很难不浮想联翩。

「姑娘什么呀,这么见外,唤我莫姊就行了。」见小李脸都红了,眼眸还不敢正视自己,边沐月笑得更欢畅了,而手中马鞭,更是由他的脸颊缓缓滑至他的胸膛。

是的,莫姊,因为在这座城里,泰半人使用的皆非真名实姓,在城里定居八年的边沐月自也如此。

「莫——莫——」当感觉马鞭慢慢往自己腰际滑去,而四周又响起一阵哄笑声,才十七岁的小李更是窘得连话都说不清了。

「莫莫?唉哟,唤得可真亲热哪。」边沐月边笑,边对小李眨了眨右眼,然后将朱唇俯至他耳畔轻轻呵着气,「行,莫姊我喜欢。」

「小李,长眼了没?连莫姊都不认识?还是故意不认识想占莫姊便宜?给老娘滚一边去!」就在小李僵得跟根木头一样时,突然一旁传来了一声女子娇斥,但倏而,娇斥瞬间转变为娇哆,「莫姊,你可回来了,人家等你等得头发都快白了。」

「柳妹,换薰香了?」望向城内比自己大了几岁的女捕头——柳漪,一脸哀怨地向自己走来,边沐月轻轻揽住她的腰,含笑轻嗅着她的颈项,「闻着真让人心旷神怡、心猿意马哪。」

「小宗由允城带给我的,你也觉着好闻对吧,不过再香也没你身上的香味香啊。」闻言,柳漪娇笑得俏脸都染上了红,但半晌后却又叹了口气,一把拉上边沐月的手便往城东走,「有件事儿得麻烦你了。」

「柳妹的事就是我的事,说什么麻烦呢。」边沐月一边与街旁熟识者打着招呼,一边望着城民竟背着货篓在通往城东的街道上来回叫卖,不禁挑了挑眉,「一个月没回来,城里可是愈来愈热闹了呀。」

「热闹什么啊,人家都给折腾坏了!」柳漪娇滴滴轻啐道,「你都不知道,这半个多月来,光孤标就有十五具哪,烧都来不及烧,昨儿个那具更是烦人。」

所谓的「孤标」,指的其实是无名尸首,虽蔤罗城对此事早见怪不怪,但为怕有心人故意丢弃染病尸首引起瘟疫,抑或是江湖恶徒嫁祸,因此四大商会早议定,只要城内出现孤标,定严格要求仵作验尸。

「柳妹,孤标的事儿得找老张吧,我可不懂勘尸。」听到柳漪的话后,边沐月眨了眨眼望向她。

「甭提了,老张那老不死的前几日上楼子找姊儿,结果半天没成事,被揶揄了几句举弱、萎男后,居然大发雷霆,直接甩手不干离城了。」柳漪望着边沐月娇嗔道,「这老不死要走也没人想留他,可最近天气热成这样,那几具孤标味儿大的啊,弄得各商会都跳脚了,说影响他们生意了。」

「好妹子,这回可辛苦你了啊。」听及此言,边沐月拉起柳漪的手爱怜地拍了拍,因为她完全能领会她的压力,毕竟四大商会可全是不好惹的狠角色,挡其财路如同杀其父母,「包你莫姊身上,莫姊这就替你调几个仵作过来。」

「这倒是不用麻烦莫姊了,因为刚好前几日,有个流浪仵作晃到咱城里来买标货,勉为其难帮咱们收了几具,否则现在满城都是标味了。」柳漪牵着边沐月拐过转角。

「那不挺好,看样子这人还行啊。」边沐月对路旁经过的熟识少女抛了个飞吻,然后在少女脸颊轻红朝她挥手时,笑了个乐开怀。

其实,在蔤罗城买尸也算是个公开的秘密,毕竟有些仵作为了精进勘尸之术,常需私下找尸身解剖,但在大东国境内此举却属违法,因此来到城里寻货也是理所当然。

「好什么呀,这人的架子比老张更大啊!」说起那名流浪仵作,柳漪叹气叹得更大声了。

「哦,居然有人架子能比老张还大?」边沐月又眨了眨眼。

张仵作虽勘尸术精湛,但爱拿乔之事满城皆知,天气不好不勘、日子不好不勘、想睡觉不勘、想上楼子不勘,不过所有人也全明白,只要让个漂亮姑娘去撒撒娇,他哪管地动天摇都会立即出门。

「那可不是?先前请他勘尸时,他压根儿不亲自动手,就站一旁指示捕快翻哪看哪,看完丢下结论就走,绝不多说一个字。」柳漪没好气埋怨道,「昨儿个到现场后,他更是瞄了一眼,甩下一句话,便转头回客栈睡觉了。」

「你决计找别人复勘了吧?」边沐月饶有兴致问道,因为她虽不知道柳漪真正出身,但却明白她工作时的异常认真,「他昨儿个又说什么了?」

「那当然,他还真没一个勘错的。」柳漪有些泄气地望向边沐月,「他说他是名仵作,不是能遥视的高人,除非能找着人安全把锁给开了,否则请我们另请高明。」

「锁?」听到「锁」字,边沐月总算明白柳漪因何要找自己帮忙了。

「那可不?瞧!」柳漪指着前方,然后对那群完全无顾捕快阻拦,全挤在现场看热闹的人高声一斥,「全给老娘滚开,谁再靠近一步,老娘就砍谁!」

「这——」当人群散去后,望着路中央那具棺木,边沐月也难得傻眼,待她走近后,就更感觉诡谲了。

因为这并非普通棺木,而是具铜棺,由它四周散出的寒气,与地下泛出的水渍看来,里头极有可能还有个寒冰棺。

此外,这具铜棺还是上缠多道锁链,必须正确旋转棺片才能开阖,否则周边飞箭会立刻射出的机关棺。

「也不知道这凶手在想啥,杀人就杀人,折腾个什么劲啊,非把事儿弄得这么错综复杂,是嫌咱城里的事儿还不够多吗!」瞪着那个莫名其妙的铜棺,柳漪火气更大了。

「确实大费周章了些。」边沐月不得不承认,这回这个孤标的确相当耐人寻味。

「莫姊,交给你了。」望着边沐月瞄了两眼,便由斜挂在腰间的工具皮袋取出万能工具开始解锁,柳漪立即唤来一旁捕快,「小垊,去把师先生请来。」

压根儿不用问边沐月开不开得了这棺,因为若她开不了,这世间没有第二个人开得了。

「师先生?」本专心在解机关,但当听到「师」这个姓后,边沐月手虽没停,却罕见于工作中开口了。

「是啊,就那名流浪仵作嘛,长得是人模人样,甚至可以说是俊冠群城,可那张脸简直面无表情到令人发指的境界。」柳漪取出手绢一边替边沐月擦汗一边说道。

「多大年岁啊?」闻言,边沐月心猛地一跳,无事般问道。

「二十四五吧。」柳漪本是随口答道,但却突然压低嗓音苦口婆心劝着,「莫姊,我劝你别调戏他,能离他多远便离他多远,我这辈子还没见过哪个活人像他一样,身上阴气重到那么邪乎的地步……」

师姓,二十四五岁,面无表情的仵作,可能吗?

应该不可能,但……

「我这边完事了,先回了啊,要不这一身汗弄得我难受。」虽是机关锁,但这种初级的机关术对边沐月来说根本不存在任何难度,因此三两下开了棺后便站起身来,「你可得小心些,那些箭虽没作用了,但刺到你的手我可会心疼的哪。」

「谢你了啊,莫姊。你才刚回来,就被人家叫来出苦差。」让其余捕快将铜棺掀开,露出其间的冰棺,并确认再无任何机关后,柳漪立即倚至边沐月身旁,拉着她的手撒娇,「改明儿人家一定特地做你最吃的花蜜糕给你送去。」

「那我可当真了啊,你做的糕点,可是甜到我心里去了呢。」笑拍了一下柳漪的后腰,边沐月懒洋洋摆了摆手便往城南走去。

虽看似往城南走,但其实边沐月并没有走远,而是悄悄跃上一处可以望清事发地的高屋,因虽觉着不可能,但她还是想确认这名姓师的仵作,并非她心底所思之人。

不多时,果真有一名高大清瘦的男子,前发凌乱,脑后随意绑了个道士髻,穿着一袭靛青盘扣立领上衫,腰系黑宽腰带,蓝裤黑靴地随捕快走进人群,但最让人诧异的是,大热天的,他竟还穿着一件绀青色滚赭边的及膝窄袖长外套!

当火光映在他脸上,远望着那张虽无任何表情、尽管与过去有些不同,但却让她那样熟悉的脸庞时,边沐月的眼眸瞬间模糊了。

竟真是他,她十年未见、也无脸再见的青梅竹马——师畲!

小畲哥哥,你再过几年就可以去考科考,并如愿当上大学士了吧?

是,到时我便能看遍天下所有孤本、珍本,获取所有我想知晓与尚未知晓的所有知识,再回来告诉你。

儿时对话犹然在耳,但望着原本理当能成为天禄阁藏书苑大学士的他,如今竟沦落为一名连科考都没资格参加的仵作,边沐月的心,痛得几乎不能自已。

毕竟当初若非自己的爹爹因暗杀政敌,让与爹爹情同手足、但却毫不知情的师伯伯一家因此受到牵连,导致全家被放逐至塞北,他一定早成为了他最想成为的那个人,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

而她,或许还能如同小时候一般,坐在他身旁,听他说着她从未听闻过的大千世界,玩着他特地为她做的玩具,然后傻乎乎又开开心心地等他唤她「小茉莉」。

但一切,都不可能了。由十年前,坐在驶向塞北简陋马车上的他,撇过眼不看她的那一刻起,永远,都不会再有那么一天了……

☆☆☆边沐月在蔤罗城的住处与店舖,位于城内西南角靠山的一处河道旁。

虽只是一座小小的三合院,但很少人知晓,这间传承百年的店舖后山其实是中空的,而承继店舖之人,一直以来,都是在那个秘密空间「墨院」中锻铸、打造一切硝器与机关零件。

这夜,洗去一脸浓妆的边沐月如同过往一样,在院内水动鼓风炉、磁石精炼锤等自动机关声响中,戴着护目镜、穿着全套防火银光软甲,打造着客户下单订制的青釭匕首,恍恍间,突听得一个声音由特制传声道传来——「青青子襟,暗香盈袖。地字二。」

听及此语,边沐月立即走至一个摆满皮制包裹的木格架,按下地字二号格上的按钮,待包裹后的木格缓缓打开,而货品也顺利送上传送带时,对着一旁传声口说道:「悠悠我心,墨影摇红。金三娘。」

这样的话对,或许寻常人听了一头雾水,但两人说的其实是江湖中的「春典」,也就是所谓的隐语、切口,毕竟从事订制暗青子,也就是暗器、硝器这行当,总不好大剌剌在街边卖,更不想卖给不愿卖、不应卖之人,因此对上切口,知晓彼此皆是江湖中人,更是熟识者介绍而来,双方也才好安心坐下来谈生意。

而今,这人摆明是来取货,因此她也就不必再多此一举地上妆、前去舖子,直接隔空银货两讫便行。

蔤罗城里的人,都以为边沐月是个可以打开任何锁、也能制造出他人开不了锁器的高明锁师;江湖人中认识她,则是因她是个打造暗器一流的硝器师;然而,她真正的身分,其实是个精通偃甲术与机关术的机关师。

当年,爹爹在密谋下手前,直接将十岁的她头发整个剪去,让一名忠心哑仆悄悄带她逃走,事发后,边府自再不复存在,而一大一小的主仆两人就此在外流浪,直至哑仆病重,适巧被她师父所救,并在发现她于机关术上的天赋后,直接收她为徒,抚养她长大。

但其实,小时候的她根本不懂什么是机关术,她那时会的一切,都是大她四岁的师畲教给她的——那个在被逐出京城前,她特地哭求哑仆变装带她回城看他最后一眼,可在看到她后,却冷脸撇眼的他……

虽重新回到了铸台,边沐月的心思就是很乱,乱得向来工作时绝不会分心的她,已第二回错过了锻铁适合的温度。

「算了……」

喃喃自语中,边沐月按停所有机关,取下护目镜,一把将头套拉开,让一头及腰长鬈发全柔顺散落至身后,而后,再脱下连身软甲上衫,将袖子系在腰际,露出仅着抹胸且一身香汗的雪白玲珑上身,然后仰头望月,任轻风吹拂。

如今的她,他应完全认不出了吧?

毕竟丫头的变化本就比男孩大,更何况,她小时候老被人取笑为「鸟窝头」、可他却反倒称她为「小茉莉」,并总帮她绑好的弯曲毛躁鬈鬈头,现在也不再那样蓬松、杂乱,反倒像波浪一样轻鬈柔顺。

认不出也好,毕竟因受边家波及而被流放,并就此未来与梦想都完全破灭的他,对她,估莫只剩下怨了。

但知道他至少人还安平,她还是很感激上苍,因为她从来没有忘却过他,不仅取了与「小茉莉」中「茉」字同音的莫姊当称号,更在长大后,每年悄悄回京城一次,去至如今已无人居住的师府,在他俩小时候总一起量身高的那道墙前,将自己的身高画上,在线旁用只有他两人知晓的特殊颜料写上「抱歉」两字——纵使现在的自己,已比十四岁的他高了,而他的那道线,再没有增加过……

正当边沐月轻叹一口气,并打算回身去沐浴时,却隐隐约约感觉到一股诡谲的寒气,并听及一股几不可听闻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轻得几乎与她的呼吸、心跳声融为一体,可身为机关师又擅长开锁的她,对声音的敏感度本就高于常人数倍,当下立即一凛!

但怎么可能?

不可能会有人进得了墨院的,因为入院的路上,明明布满了机关陷阱啊……

虽完全不敢置信,但边沐月还是立即回身出掌,若是平时,她这毫不留情的一掌,寻常人极可能立即毙命,就算武林中人也很难全身而退,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她这掌,竟被一个轻灵的冷凉手臂拂去了所有掌力。

糟了,遇上克她金砂掌的璞玉功了!

惊诧归惊诧,但边沐月还是立即改变战术,不再硬攻而是侧身而上,由来人身旁虚攻了几招,并打算启动翻板机关后先脱逃至安全处。

可就在来人反手与她拆了两招,她突听得一个低沉、磁性的嗓音蓦地响起——「一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

是春典切口,表明他同为江湖中人的身分与来处。

来人既自报了家门,边沐月自立即收手,往后退了三步,站至手可触及机关启动之处,然后警觉望向缓缓转身的那名高大男子,同样自报家门,「四重山,山顶千门次第开。」

但当望清站在身前不远处的男子脸庞时,边沐月彻底愣了,因为此时此刻,站在院中之人竟是师畲!

「上天下海?」虽怎么也没想到来人会是师畲,但边沐月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他真正从事的是哪一种行当,毕竟区区一个仵作,是绝不可能无声无息摸进墨院里来的。

「地里乾坤。」月色下,师畲淡淡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后,边沐月更震撼了,因为师畲竟是盗门,并且还是盗门中最神秘的盗墓行当!

震撼归震撼,但边沐月总算明白师畲因何进得来,毕竟若他是盗墓高手,比起那些机关重重的大墓来说,通过这院子里布下的机关确实不算难事,如今看来,他不仅是高手,还是高手中的高手。

「急单。」望着边沐月微怔的小脸,师畲什么话也没多说,只是由怀中取出一张纸卷递向她,「立取。」

接过纸卷,边沐月低头仔细望着那张画着样图,以及对材质、利度、大小、角度都要求颇高的四件仵作工具,在心中粗略估算了一下后,才抬眼望向师畲,「最快两个时辰。」

「东屋我租下了。」听到边沐月的话后,师畲直接转身,向院内真正的住房处走去。

「欸,你——」完全没料到师畲会是这样的反应,边沐月急急就追上前去拉住他的衣袖。

说好三个时辰,他三个时辰后再来拿就是,什么叫东屋他租下了?

难不成他打算以后都住在她家不成?

她承认她家是挺舒服也挺隐密的,确实很适合他们这种不想曝露行踪之人,可再怎么样,长大后的她变了那样多,他根本不可能认出她来,素昧平生的,他就这样住下算什么啊!

边沐月这一拉,师畲还真的停下了脚步,但却由怀中取出一个用防水油布包住的细竹桶,由其中倒出一张纸卷,细细展开后亮至边沐月眼前淡淡说道:「食宿费。」

「请——请自便……」在远方锻造炉炉火映照下,边沐月望着那张纸卷,不仅双眸瞬间发直,连嗓音都颤抖了。

这也太大手笔了吧?

这可是失传已久,天下机关师梦寐以求的梦幻逸品「天机甲人」机关图纸啊!

虽她不知师畲是将它由哪个陵墓里盗出的,但若这张图纸为真,他就算想要墨院及其内所有的精巧机关,要她将每日三餐都送至他床头,她都会二话不说照作,何况东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仅提供试阅分享,资讯到此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GMT+8, 2024-6-17 08:02 , Processed in 0.061494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