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3დ资讯] 莫颜《国师的爱徒》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13 16: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莫颜《国师的爱徒》下
{出版日期}2023/11/21
{内容简介}

司徒青染身为皇帝倚重的国师,肩负国家大任,
他功力高深,遇妖则收,没有破不了的难关,
却不知一个小女子,会成为他万丈光芒的人生中,一道超难解的题……

---
桃晓燕身分高贵,乃商业集团的总裁,受世人羡慕景仰。她能力卓绝,是人人赞誉的女强人,连总统也礼让她三分。她艳如玫瑰,精明干练,却意外穿越到古代。古代女人地位低,活在这种世界,她上个厕所都觉得憋屈!为了对付那些皇亲贵胄,她只好把国师司徒青染当靠山,谁教那些古代版富二代太欠收拾,没想到有人下毒手,她被人暗算,她不知小命是否还在,只知道她她她──又穿回现代了?万岁!还是活在现代自由,谁敢再把她带回古代,她就跟谁拚命!怎知隔日眼一睁,就见司徒青染抱着她,一脸惊喜。「徒儿,你总算醒了。」「……」我操!「不枉师父我耗费十年功力,才把你的魂魄拉回来。」「……」她想杀人!「别哭,有师父在,没事的。」但你有事,你个死宅男,老娘跟你没完没了!

第十六章

桃晓燕现在的感觉就像被卡车辗过一样。

刚破身的身子禁不起折腾,她疼得连根手指都不想动。

结论是,这具身子太弱了。

她睡了一觉,醒来时,入目所及的是一名俊美男子,一袭黑发披肩,只以一根簪子简单绾起。

他坐在床上,一脚曲起,手肘撑在膝上,手上拿着一卷书,而她的人就躺在他怀里。

俊美的侧颜平静安详,黑发黑眸,看起来斯文又儒雅。

似是发觉她的动静,司徒青染低下头,目光落在她脸上。

「醒了?」

「……」

是她的错觉吗?此时的他身上好似镀了一层圣洁的光辉。

仙如圣人,魔若黑渊,集两种气度於一身的男人却睡了她。

「我会死吗?」她问。

司徒青染唇角的浅笑僵住,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真的在问他。

一股说不出的郁闷憋在他心中。

别的姑娘被男人破身,要麽羞涩难当,要麽拿翘,她的反应却是问他,她会不会死?

司徒青染都懒得跟她生气了,如果他还不尽快适应她的性子,迟早真被她气白了发。

「为何会死?」

「你昨天还是白发老头子,今日就黑发回春了,肯定是对我采阴补阳了,是吧?」

他又气笑了。

「就你这样的,要法力没法力,要功力没功力,我若是真的对你采补,你现在已经变成乾屍,都不够我塞牙缝。」

桃晓燕哼了一声,不是采阴补阳就好,但被他吃乾抹净,也够她呛了。

她想起身,但才动到腰,牵动了某个地方,疼得她呻吟一声。

他见状,放下书卷,两手将她撑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她真的需要缓一缓,反正做都做了,她也不会矫情的说什麽「不要碰我」之类的话,她又不是第一次经人事,在现代她也交过男朋友,早有经验了,没经验的是这具处子之身。

疼死她了。

她慵懒的靠在他胸膛上,有种激烈运动後的虚脱,需要一点时间恢复元气。

她身上已经换了乾净的衣裳,肌肤也滑嫩舒爽,不用说,这是他的杰作。

有洁癖的男人容不得一点汗味,所以她还有一点印象,记得当时累得睁不开眼,也不想动,是他抱着自己又去沐浴一番,帮她擦洗过又拭乾净,换上乾爽的衣物後,才抱她回床上。

当然,连床单、被子、枕头都换新的了。

桃晓燕了解一件事,他会做家事,只是看他要不要做罢了。

「我饿了。」她说。

他闻言,拿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只有一粒小拇指大小。

她好奇。「这什麽?」

「辟谷丹。」

她抬眼看他,一副不悦的样子。

「怎麽了?」他不解。

「谁的屁股?我才不吃屁股呢。」

他沈默,不一会儿,无声地笑了,笑得胸膛震动。

若是以往,他会骂她放肆,言语不雅,但现在知道她来自异世後,他反倒觉得有趣新奇。

辟谷丹对仙人来说不算什麽,对凡人来说却是价值连城,吃一颗辟谷丹,足以三个月不用吃食。

凡人若一直吃辟谷丹,便可以不必再吃荤肉,肉身逐渐变得乾净,汗味不再有异臭。

吃一年辟谷丹,便能三年不食人间烟火,肉身将变得越来越轻,凡人虽然不能修仙,却也看起来有仙气,重要的是身体康健,不易生病,常保青春。

他那些白衣弟子都是凡人,因为没有仙根,无法修仙,却愿意服侍仙人,只求一颗辟谷丹。

他难得笑得这麽开心,令桃晓燕颇为惊异,看直了眼。

毕竟,平日总是冷冷淡淡、不苟言笑的男人,突然对她展现欢颜,还挺稀奇的。

做个爱就有这麽大的改变,果然男人在床上最容易相处了。

「辟谷两个字,是这麽写的……」在他解释之後,她终於明白辟谷丹的作用。

有好东西,她当然要收下了,人都快被他榨乾了,精气有没有被吸乾都不知道。她将辟谷丹拿过来,却不是要吃,而是拿了条手帕包起来。

「辟谷丹我收下了,我要吃鸡腿。」

「……」这女人……实在不能用常理来看她。

司徒青染也不跟她争,她既然想吃凡人的食物,他便成全她,反正现在有他在,炼丹房的丹药足以调理她的身子,不差这一颗辟谷丹。

由於他不喜烟火味,因此他决定给她安排另一间房。

桃晓燕收拾打理好之後,等到了司徒青染派来伺候她的人──慕儿。

不得不说,慕儿的确是最佳人选,况且司徒青染还将猫儿玲珑交给她照顾,由此可见,慕儿是个擅长打理的人。

见到慕儿瞪大眼看着她时,她笑了。

慕儿的惊讶只是一瞬间,她立刻恢复平静,朝国师福身。

「拜见国师。」

不错,情绪控管得很好,如果在现代,桃晓燕肯定把这个人才放到公关部门。

在白衣弟子面前,司徒青染便是那个清冷尊贵的国师大人,连声音都是冷的。

「以後,大师姐就住在羽鹤院,你去收拾一下,带她过去安置,她肚子饿了,帮她准备吃的。」

「弟子遵命。」慕儿朝国师福身後,便转向桃晓燕,恭敬地开口。「大师姐请随我来。」

桃晓燕遂上前要跟在慕儿身後,离开时朝司徒青染看了一眼,这男人面色依然清冷,与一般无二,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她努了努嘴,心想这厮在他人面前,可真是完美无瑕的国师大人。

管他呢,她现在只想赶快填饱肚子,恢复体力。

两人前後出了国师的院子,经过长廊,转个弯,远离身後的视线,走在前头的慕儿立即转身,一把将她拉到旁边。

「说!怎麽回事?」

龇牙咧嘴,说变就变,也是个性情中人。

桃晓燕眨了眨眼。「什麽怎麽回事?」

「少装傻!你和国师之间是不是──」说到这里停住,毕竟不敢对国师言语不敬,左右看看四下无人,慕儿还是忍不住问出口。「是不是……那个了?」

桃晓燕挑挑眉。「哪个了?」

「就是──」慕儿憋着,还是不敢不敬,只得改口。「你知道我的意思。」

桃晓燕继续装傻。「不明白。」

「少来!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说,我就──」

桃晓燕好奇问:「就如何?」

慕儿抿了抿唇,最後放开她。「不如何,我哪敢对你如何?大、师、姐。」

这副不甘心又傲娇的模样,逗笑了桃晓燕,决定不逗她了。

「就是你看到的这回事。」

慕儿再度瞪大眼。「你和国师……」

「是啊。」她爽快承认。

慕儿露出震惊的表情,虽然她怀疑,但她不信。「胡说,怎麽可能?」

桃晓燕耸肩。「那就当我胡说吧。」

慕儿瞪向她,张嘴想说什麽,半天又说不出来,最後几番挣扎,似是有些认命了。

「算了,我早看出来国师对你不一般,果然如我所料。」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很失望?」

慕儿斜了她一眼,突然意味深长地说:「失望的女人会很多。」

桃晓燕切了一声。「说话就说话,干麽阴阳怪气的。」

「哼,是你根本不明白,算了,日後你就知道了,走吧。」

桃晓燕一点都不担心,又不是她自己去追司徒青染的,是这男人莫名其妙黏上她的。

她当然知道司徒青染是大靖朝所有女人的香饽饽,但那又如何?她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十六岁少女,而是见多识广的三十二岁女强人,感情从来不是她的必须,只是她的调剂。

像他们这种商业集团家族出来的继承人,背後代表的是家族企业的利益,连婚姻都可以拿来当作商业筹码,又怎麽可能成为爱情的奴隶?

要麽也是男人当她的奴隶,呵呵呵。

思索间,她跟着慕儿来到了羽鹤院。

羽鹤院是离国师正院最近的一间院子,也代表了与国师的亲密度,平日就打理得很乾净,应有尽有,可以直接入住。

慕儿不禁再次感叹,连公主都进不去的羽鹤院,最後却落到妖女手上……算了,她不想再烦恼这种事。

简单介绍後,慕儿对她道:「需要什麽告诉我,从库房补给你。」

桃晓燕笑咪咪地道:「不用,给我送吃的来就行,要大鱼大肉,还要有酒。」

慕儿瞪直了眼,不待她反对,桃晓燕直接用话堵住她。

「师父答应的,他说我可以吃我想吃的。」

慕儿忍不住道:「有辟谷丹……」

「不,我就要大鱼大肉,记得送好酒来。」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还要饭後水果和甜点。」

慕儿与她大眼瞪小眼,僵持了一会儿,才终於艰难地转身,走时还嘴里碎碎念。

桃晓燕才不怕,人都被他拆吃入腹了,她当然要用大鱼大肉好好补元气。

人生,就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慕儿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最後还是给她送来了大鱼大肉,以及好酒。

上等菜肴、上等酒,慕儿办事果然可靠。

把酒肉送到後,慕儿转身要走,却被桃晓燕叫住。

「有何贵干?」她没好气地警告。「我可不在一旁看你吃。」

「当然不是,我哪有这麽不识相,我是想告诉你,吃饱後,我要回桃家。」

慕儿拧眉,才要开口反对,又被她拿话堵住。

「你陪我回去吧,待我去桃家处理完事情,咱们再回国师府。」

她瞪圆了眼,桃晓燕陪她大眼瞪小眼,僵持了一会儿,慕儿才离去。

桃晓燕必须回桃家一趟,她在黑牢待了将近一个月,爹娘肯定担心她,但她也不怕桃家出事。毕竟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国师的徒弟後,莫说桃家族人了,族长肯定第一个站出来护着桃家。


另外,她得去关心一下桃家的产业,她是大老板,怎麽可能把自家企业放着不管,现在从黑牢出来,当然要赶快回桃家一趟。

只不过,待马车准备好时,马车旁等着她的人,除了慕儿,还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人连桃晓燕都感到意外,虽意外,却也是意料中之事。

吴衡笑着招呼。「桃师妹。」

桃晓燕只是怔了一下,立即抿出了笑容。

「吴师兄。」

这不是他们两人第一次见面,彼此都心知肚明,师兄以礼相待,师妹也以礼回应,看似两人都是初次见面。

「听闻师妹要回桃家一趟,就由我护送师妹回去吧。」吴衡笑道。

桃晓燕做出受宠若惊之态。「怎麽好烦劳吴师兄呢?」

「不烦劳,正好我今日有空,况且这麽多年来,师父只收我一个内门弟子,如今又收了桃师妹,我做师兄的自当尽责照顾师妹。」

「师兄客气了,进了师门之後,自是我该去向师兄见礼,却让师兄来找我,实是我的不对。」

两人客套来、客套去,和乐融融,好似这只是师兄妹给彼此的见面礼。

站在一旁的慕儿来回看着两人,本来她答应护送桃晓燕回桃家,哪知吴师兄突然出现,主动提出由他护送。

大师兄都开口了,她也不好拒绝。

两人客气一番後,桃晓燕便笑道:「那便有劳吴师兄了。」转头看向慕儿。「那我回去了。」

慕儿朝她福了福,那眼神有许多话想说,却碍於大师兄在,她不好说。

桃晓燕看得出来,回慕儿一个请她放心的笑容,便踏上矮凳,上了马车。

吴衡对慕儿吩咐道:「我送师妹回去,你去忙你的吧。」

「是。」慕儿低头恭送,吴衡上了马车後,她才抬起头来。

马车驶出侧门,她目送着马车出去,脸上是复杂的神色。

为了避嫌,吴衡大师兄从来不与她们共乘马车,而是单独骑一匹马。

可是这一回,他却与桃晓燕共乘马车,其中的差别待遇,由此可见。

是因为桃晓燕是内门弟子,所以他才差别对待吗?

他们这些白衣弟子虽然也称他一声大师兄,他也称他们为师弟、师妹,可今日她才发现,原来还是有区别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仅提供试阅分享,资讯到此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3 11:02: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23号了还没有可读版吗?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GMT+8, 2024-5-18 18:08 , Processed in 0.068744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