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3დ资讯] 黎语《首富跑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15 14: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黎语《首富跑堂》
{出版日期}2023/09/13
{内容简介}

未婚怀孕被逐出家门,本想开饭馆养个美男跑堂谈恋爱,
不料竟养到有钱大少爷,还是她肚里孩子的爹?

姨娘母女对顾倾倾下药,害她跟个陌生人共度一夜,
未婚怀孕被赶出家门,只能自立自强,
唯一庆幸的是,她不完全孤立无援,
娘亲把身家财产都给她,还有忠心丫鬟跟随去扬州,
路上遇到马匪,就有陆恒之主仆救了她们且一路护送,
如今她开起小饭馆做生意,地痞流氓上门找碴,
他二话不说把她护牢,又应徵当起跑堂兼算帐,
而他这般体贴照料,全是因为对她有情……
面对他的告白,早就心动的她当然没有不答应的,
只是她都把赚钱养美男养娃的幸福生活规画好,
他那传说中抢他家业、把他扫地出门的二叔竟来了,
争产大戏还没上演,她便发现他整个人是个巨大谎言……

顾倾倾:磨呀磨呀磨剪刀,我说过我要把害我的贼人喀嚓了。
陆恒之:姑娘饶命!剪刀先放下,求你听我解释!


第一章 未婚有孕离家门

炎热的夏日,终於迎来了一场倾盆大雨,冲散了灼热的气息。

顾倾倾跪在院子中央,双手被小厮钳制着动弹不得,她努力的抬头,试图看清前面站在廊下人的表情,然而雨水太大,视线变得一片朦胧。

「顾倾倾,你快告诉我,你肚子里的野种到底是谁的?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打死你这个孽障。」顾怀风咬牙切齿的说道。

顾倾倾抬眸看向面前暴怒的「父亲」,无奈的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肚子里孩子到底是谁的,她也很想知道搞大她肚子的人是谁。

穿越过来时是在一间破庙里面,她似乎是中了药,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压在身下,後来的事情就变得不可控制了。

等她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破庙里头空空如也,哪有什麽男人,彷佛昨夜的荒唐只是梦一场,而晚上天色太昏暗了,根本就看不清对方的脸。

之後她被丫鬟秋儿找到,迷迷糊糊被带回了家,又过了一天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什麽地方,以及她现在的身分。

「不知道?」顾怀风指着顾倾倾,气得指尖直抖,他目光扫过桌子,落在茶杯上,想也没想的就拿起来朝着顾倾倾砸去。

一旁的顾夫人见状惊慌地上前阻拦,顾怀风被顾夫人扑得身子一歪,茶杯在顾倾倾脚边砸碎。

「老爷,你这是干什麽?有话好好说,别跟孩子动手啊!」

顾怀风气得直哆嗦,恨不得上前打死顾倾倾,他咬牙切齿的盯着顾倾倾的肚子,恨不得能将它看穿。

「好好说话?发生这种事情你让我怎麽和她好好说话。」他们顾家世代在云城经商,云城的丝绸铺子有一半是他们家的,虽然算不上什麽高门大户,但在云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被人知道他的女儿在外面和男人厮混还搞大了肚子,这让他以後怎麽见人?

顾夫人看向被小厮押在院子里的顾倾倾,泪如雨下,冲过去抓着顾倾倾的肩膀摇晃道:「倾倾,你就告诉我们吧,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顾倾倾看着自己母亲伤心又愤怒的模样,有些於心不忍,正准备开口替自己解释,一直在一旁看戏的庶妹顾萋萋突然开口截下她的话。

「姊姊,你还是跟爹说实话吧,你为了那个男人死扛着不说,爹爹真的会打死你的。」

「是啊倾倾,就算那个男人就算再糟糕,也得承担责任啊,只要你说出来,老爷会体谅你的。」孙姨娘跟着火上浇油。

两个人话里话外都在坐实顾倾倾和他人有染,顾倾倾抬眸冷冷的看向她们,「你们两个人给我闭嘴!孙姨娘,顾萋萋,别假惺惺的装出一副关心我的模样,我觉得恶心!现在这种画面,不就是你们母女俩想要看到的吗?」

从她穿过来的第一天就知道这母女俩不是什麽好东西,之後的两个多月更是让她看清楚了这两个人的嘴脸。

贴身丫鬟秋儿曾说过,那天是顾萋萋邀请原主一起出去逛街,後来顾萋萋又藉口支走了秋儿,这才导致她穿过来的时候被人压在身下,所以她觉得原主失身这件事情,和顾萋萋有莫大的关系。

「顾倾倾你怎麽说话的!」顾怀风怒火中烧,顾不上下着雨,冲到她面前就要打她。

顾夫人吓得连忙抱住顾倾倾,用自己的身体挡着,「老爷,你冷静一点,现在打倾倾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我们现在想的应该是怎麽解决这个问题。」

不知是因为听了顾夫人的话,还是因为淋了冰冷的雨水,顾怀风总算冷静了一些,他喘着粗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倾倾,「顾倾倾,我给你时间,你好好的给我想想,到底要不要把那个男人说出来。」

说完,他一甩袖子,气愤的离开。

顾怀风一走,顾夫人立即推开按着顾倾倾的小厮,将女儿扶了起来。

她颤抖着手,从袖口里抽出手帕,擦着顾倾倾脸上的雨水——明明手帕也是湿的,但是她还是这麽做了,好像只要擦了,顾倾倾就会好受些一样。

顾倾倾本就怀着身孕,跪了许久又淋了不少的雨,这会儿一起来,脑袋瞬间一阵晕眩,只觉得眼前一黑,直直的倒在了顾夫人的怀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倾倾悠悠转醒,她茫然的望着帐顶,脑袋里还有些混沌。

「倾倾,你怎麽样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哪儿不舒服的?」

母亲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顾倾倾扭头看过去,只见她双眼通红,眼底布满血丝,显然哭了许久。

「娘,我没事。」顾倾倾一边说着一边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

顾夫人见状,连忙上前帮忙。

看着坐起身的女儿片刻,她终究又忧心地问:「倾倾,你就跟娘说实话,你……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顾倾倾微微叹了叹气,「娘,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们,我是真的不知道。」

顾夫人蹙了蹙眉,「这……这怎麽会不知道呢?」

「娘,事情是这样的……」

顾倾倾将自己中了药,被人夺去清白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她听,听完之後,顾夫人面容霎时间变得惨白,眼睛惊恐圆睁,随後眼眶一红哭了起来。

「怎麽……怎麽会这样。天杀的,这种事情怎麽会发生在你身上!事情发生之後,你……你怎麽没告诉我呢。」

「我……我当时害怕,不敢说。」顾倾倾微微低头,掩去眼底的神色,她说害怕是假,不敢说是真。

在古代,失贞这种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那她这辈子可就完蛋了,说不定还要浸猪笼,连命都没了,她不知道原主的父母会是什麽反应,肯定不敢说出来的。

只不过她做为一个母胎单身,大意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事後避孕,导致现在肚子大了,想瞒都瞒不住了。

看着顾倾倾垂着头委屈小心的模样,顾夫人的心就像被什麽东西狠狠地揪住了一样,她一边擦着自己的眼泪,一边抽抽噎噎道:「我可怜的女儿,到底是谁想要你的命,对你下药,让你失身……」

「娘,您别哭了。」顾夫人哭哭啼啼的样子,让顾倾倾十分的头疼,「我觉得这件事情跟顾萋萋她们母女脱不了干系,就是因为吃了她给的东西,我才中了药的。」

顾夫人闻言哭声骤停,眼底的悲愤瞬间变成了愤怒。

她激动的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说道:「是她们?我就知道她们母女俩没安好心,我……我这就去找她们问清楚。」

「娘,您别冲动,您这麽跑过去质问她们,她们不会承认的。」

听到这话,顾夫人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脸色苍白的顾倾倾,问道:「倾倾,那刚刚你爹问你的时候,你为什麽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

提到顾怀风,顾倾倾冷冷一笑,「娘,您觉得我告诉他,他就会信吗?」

穿过来的这两个多月里,她已经看出来原主的父亲并不喜欢妻子,连带着原主也不受宠爱。一个不受偏爱的女儿,无论她有什麽理由,只要犯了错就是不被原谅的,更何况导致她犯错的人是顾怀风最疼爱的女儿顾萋萋。

「可是……」

顾倾倾知道她想说什麽,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一脸无奈的说道:「娘,您别傻了,孙姨娘和顾萋萋两个人一向会装可怜,我们没有证据就去跟爹说,是她们两个人害我失身,只会被她们倒打一耙,爹不会相信的。」

她也不是没想过要收集证据,可是她不敢相信身边的人,自然也就无人可用,她自己也不可能整天跟踪那对母女,当然什麽线索证据都没有。

顾夫人叹了叹气,脸上布满了忧愁。

「娘,我有些累了,想要一个人休息一会儿。」顾倾倾说道。

「行,你好好的休息,娘就先走了。」

顾夫人起身离开,临走前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顾倾倾。



「老爷,您就别生气了,别把自己的身体气坏了。」孙姨娘坐在顾怀风的身旁,抬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胸脯,帮他顺气。

顾怀风脸拉的老长,绷得紧紧的,怒哼道:「发生这种事情,我怎麽可能不生气,要是被别人给知道了,我顾家在云城还能有什麽脸面。」

见顾怀风这麽生气,孙姨娘心里得意不已,但是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老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您就算是生气也於事无补,不如坐下来,静下心来好好的想一想之後的事情应该怎麽解决。现在倾倾她肚子还小,别人还看不出来,可再过几个月她的肚子就大起来了,到时候我们就是想瞒都瞒不住了。

「还有,这事要是被秦家知道了,亲事黄了倒也罢了,就怕到时候我们两家再结成了仇,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话彻底的点醒了顾怀风,自从他得知顾倾倾怀孕之後,整个人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完全忘了还有秦家这档子事儿。

「你说的对,现在最该解决的事情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下来。」顾怀风说完看向自己身旁的孙姨娘,「你去准备一碗堕胎药,让她把孩子堕了。至於和秦家的婚事,走一步算一步,以後再说吧。」

「这……」孙姨娘装出一副迟疑的表情,「由我去做是不是不太合适?若是夫人知道了,定会怪罪於我,毕竟姊姊她才是倾倾的母亲。」

「不,她心太软,就怕倾倾一哭她就下不去手了,所以这件事情只能由你去做。」

孙姨娘微微叹了叹气,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准备。」

「做的时候隐蔽一些,千万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

「老爷放心,我知道的。」

说完,孙姨娘转身从顾怀风书房离开。

她刚打开书房的门,就迎面撞上了准备敲门的顾夫人。

「夫人,您来了?倾倾她还好吗?」

一看到孙姨娘,顾夫人就想到倾倾说的下药失身之事与她们母女有关,顿时怒火上头,怒瞪着孙姨娘,伸手一把推开了她,「给我让开,我的倾倾不用你假惺惺的关心,要不是你……」

顾夫人话还没说完,就见孙姨娘往地上一倒,跌倒时还哎哟了一声,彷佛是被她推倒的一样。

孙姨娘坐在地上,装出一副惊恐的模样看着她,又抽出手帕放在眼下,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一脸委屈的说道:「夫人,您这是干什麽?我只是担心倾倾的身体,为什麽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顾夫人咬牙切齿看着孙姨娘,这女人就是会装模作样,她是推了她一把,可她根本就没有用力。

「你在乱说什麽?我根本就没有用力。」

听到门口的动静,顾怀风走了过来,他看着坐在地上的孙姨娘,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你们这是在吵什麽?」

孙姨娘倒在地上许久,直到顾怀风过来才装模作样的爬起来,「老爷我没事,夫人她也不是故意的。」

「你……」

还没等顾夫人出言辩解,顾怀风直接就打断了她的话,「这都什麽时候,你们还在这里闹,还嫌我头不够疼吗?」

顾怀风说完看向一旁的孙姨娘,朝着她使了使眼色,「你不是还有事要做吗?」

孙姨娘立刻明白他的意思,笑着朝两人福了福身,「老爷,夫人,那我先走了,不打扰您们谈事情了。」

等孙姨娘离开,顾怀风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顾夫人,示意她进书房说话,顾夫人想着要说的事情毕竟是家丑,便把贴身伺候的嬷嬷留在了房外。

顾怀风开门见山地问:「问出来那个男人是谁了吗?」

听到这话,顾夫人的心瞬间就凉了,之前她还不理解倾倾,现在她明白了。顾怀风从始至终都认为是顾倾倾不自爱,从未相信过她的话,认定了倾倾是和别人有染才怀孕的。

「老爷,倾倾是我们的女儿,她是什麽性子你会不知道?从事情被发现後,你就不听倾倾她的解释,现在更是直接认定了倾倾和别人有染吗?」

「我……」顾怀风被这话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老爷,倾倾她是被人强迫的,她是被人陷害的!」顾夫人说着就哭了起来,她一边哭着一边将事情的真相告诉顾怀风。

顾怀风听完後,脸上顷刻间布满乌云,表情变得冰冷严峻,冷声道:「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为什麽什麽都不说!」

顾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委屈道:「这种事情你让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麽开口说,她又怎麽敢告诉我们,老爷你就别再生倾倾的气了,倾倾她也是一个受害者啊。」

顾怀风拳头用力的砸在书桌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好了,你别哭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怎麽把她肚子里的孩子解决了。」

听到这话,顾夫人微微一愣,「老爷,你这是什麽意思?」

顾怀风道:「夫人,我知道你心软,但是倾倾肚子里的孩子留不得,我已经让云桃去做了,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

云桃是孙姨娘的闺名,顾夫人听到顾怀风让孙姨娘去将倾倾肚子里的孩子堕掉,顿时心里一紧,下意识地觉得自己的女儿有危险,想也没想的就朝着外头跑去。

顾怀风看出了她的想法,一个跨步,先她一步出了书房,然後将房门关闭锁了起来。

顾夫人用力的拍打着房门,「老爷,你干什麽?你干什麽把我关在里头?」

门外的嬷嬷见状也是惊疑不定,却又不敢质问老爷。

顾怀风站在门口道:「夫人,你好好的在书房待着,等倾倾的孩子没了,我自然会放你出来的。」

「顾怀风,你放我出来,我不允许你们伤害我的倾倾!」

「夫人,我这是在帮倾倾,难道你想倾倾把这个孽种生出来吗?这个孽种要是生下来,她和秦家的婚事就没了,这辈子也就毁了。」

「我不管这些,我只知道孙云桃她会害我的倾倾,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的女儿!」

「这事我已经决定了,你多说也无益,就好好的在里面待着吧!」说完这话,顾怀风看向一旁的小厮吩咐道:「你们看好夫人,别把夫人放出来了。」

「是,小的知道了。」

顾怀风转身离开,任由顾夫人在书房里面大喊大叫,小厮们死死守着门,也不让顾夫人身边的嬷嬷闯进屋。


寂静的长廊上,孙姨娘步履匆匆,顾萋萋紧紧的跟在她身後,几个丫鬟稍稍落後。

「姨娘,你说这药真的能行吗?」

孙姨娘轻哼一声,皮笑肉不笑说道:「你放心好了,这药是我找相熟的大夫专门调配的,一碗下去绝对见效。」

顾萋萋眉头紧紧地皱起,一脸担心地说:「可是为什麽非要把孩子堕掉?若是堕了,万一父亲想办法帮顾倾倾遮掩过去,那她不还是可以嫁进秦家。」

「放心吧,即便是堕了孩子,她也不可能嫁进秦家。这堕胎药药性十分的强,一碗下去,她顾倾倾这辈子都别想怀孕了。一个失了贞,又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别说秦家,就算是小门小户都不可能娶她进门。」孙姨娘说着,忍不住冷笑一声,眼底满是算计之色。

「再说,就算你爹有心掩盖此事,可这天下毕竟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只要稍作动作,就能让外人知晓此事,到时候她和秦家大郎的婚事,是绝对再无可能。

「萋萋,姨娘知道你一直倾慕秦家大郎,想要嫁给他。你放心,姨娘一定会满足你的心愿,让你嫁进秦家的。」

听到孙姨娘的承诺,顾萋萋终於满意的笑了,只是稚嫩的小脸上带着一抹阴狠之色。


另一边,顾倾倾思绪万千,她躺在床上,双手覆在自己还未隆起的小腹上面。

这个孩子,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到让她不知道应该怎麽办。

这时代的人把清白看得最重要了,要是她将孩子生下来,名声尽毁不说,还会成为他人的笑柄,被那些人指着脊梁骨唾骂,可要是把孩子打掉,这毕竟是一条生命……

就在顾倾倾纠结万分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猛地推开。

顾倾倾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大跳,下意识撑着身子坐起来看看。

看到孙姨娘和顾萋萋两个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身後还跟着几名丫鬟,顾倾倾微微蹙眉,「你们两个过来干什麽?」

孙姨娘轻笑一声,走上前道:「倾倾,姨娘当然是过来帮你的。」

孙姨娘说完朝着身後的丫鬟招了招手,小丫鬟听话的上前,手里端着一个托盘,盘上放着一个碗。

顾倾倾都不用看就知道,那是一碗堕胎药。

孙姨娘拿起药碗走到她的身旁,用勺子舀起一勺,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吹,「倾倾,这药对你有好处,你赶紧趁热喝了。」

她抵住了孙姨娘伸过来的手,冷升说:「你把药拿走,你们送过来的药我可不敢喝。」

先不说这孩子她是留还是不留,只凭这是孙姨娘和顾萋萋送来的药,她就绝对不能喝,谁知道她们母女是不是想要害她。

听到顾倾倾拒绝,孙姨娘和顾萋萋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不见。

孙姨娘看着她冷笑道:「怎麽,难道你还想把肚子里的野种生下来?」

顾倾倾轻哼一声,「这个孩子我生还是不生,和你们有什麽关系?你们赶紧从我的房间里滚出去!」

一时之间,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

「顾倾倾,老爷说了,你肚子里的孽种留不得,这药你就是不想喝也得喝!」说罢,孙姨娘看向身後的丫鬟,吩咐道:「你们几个把她给我按住。」

眼看着几个丫鬟就要上前,顾倾倾显得有些慌乱,脸色一沉,厉声喝道:「你们谁敢碰我。」

丫鬟们闻言立即顿住,谁也不敢上前,两边的人她们都得罪不起,只好站在原地看看顾倾倾,又看看孙姨娘。

「都愣在那里干什麽,这是老爷的吩咐!你们不用怕她,赶紧把她按住,一切後果都由我承担。」孙姨娘怒道。

这话一出,丫鬟们再无顾虑,立刻冲上前将顾倾倾按住。

丫鬟们的力气很大,顾倾倾被钳制得动弹不得,只能奋力挣扎,高声大喊,「你们放开我!快点来人把这些人拉开!」

然而屋外没有动静,顾倾倾心更凉了。

虽说看孙姨娘母女能够如入无人之境地闯进她的房间,就知道她院子里的下人都是什麽货色,可她怎麽也没想到那些人可以捧高踩低到这种程度,连主子呼救都当没听见!

孙姨娘看着顾倾倾这副狼狈的模样,轻哼一声,端着堕胎药走上前,开口道:「哼,顾倾倾,刚刚你要是听话些,自己乖乖把药喝了,还能少受一些罪。」

顾萋萋站在一旁娇笑着,口气里难掩风凉之意,「姊姊,你就听姨娘的话吧,乖乖的把药喝了,把孩子流了,这件事情也算这麽过去了。」

「我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打什麽坏主意,这药我是不会喝的!」

孙姨娘脸色一沉,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冷声开口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孙姨娘伸出手钳住顾倾倾的下巴,试图用力掰开她的嘴。

长长的指甲几乎要嵌进她的肉里,顾倾倾死死咬着牙,不露出一丝缝隙。

孙姨娘也没想到,顾倾倾竟然有这麽大的力气,几个人加一块都撬不开她的嘴,於是她回头招呼顾萋萋,「还不过来帮忙,把她的嘴给我掰开!」

顾萋萋立刻上前帮忙,多了一个人,顾倾倾再也坚持不住被掰开了嘴,孙姨娘得意的将药碗贴过去,想要灌下去。

结果就在药碗碰到她嘴唇的时候,顾倾倾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了丫鬟的钳制,一把推开了面前的孙姨娘。

孙姨娘没有任何的防备,踉跄着往後退了几步,连带着顾萋萋,两个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褐色的汤药洒了两人一身,混着地上的灰尘,显得格外狼狈。

「啊!」顾萋萋放声尖叫了起来,「顾倾倾,你疯了!」

顾倾倾从床上爬下来,趁着她们没有反应过来,她上前一把抓住顾萋萋,用手紧紧的掐住她的脖子。

「疯了?我就算疯了也是你们逼的,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你们以为我顾倾倾是傻子,会任人欺辱吗?」

顾倾倾用的力气不小,顾萋萋她被掐得喘不上气,一张脸涨得通红。

孙姨娘见状,连忙爬了起来过去拽她,可是顾倾倾纹丝不动的骑在顾萋萋身上,手上力道不减半分。

「顾倾倾,你……你这是想要干什麽?你赶紧松开!」孙姨娘尖叫道。

「我要是就不呢?」顾倾倾说着,又加大了力气。

「姨娘……姨娘,你快救救我。」

孙姨娘看向一旁的丫鬟,慌不择路的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麽,快叫老爷过来,告诉老爷顾倾倾疯了。」

一个丫鬟连忙飞奔出去。

等顾怀风进来,先看到满屋的狼藉,再走近一些,就看到顾倾倾骑在顾萋萋身上,双手死死掐着她脖子。

「顾倾倾,你在干什麽?赶紧把你妹妹松开!」

见救星来了,孙姨娘连忙跑到他的跟前,惨兮兮的哭诉道:「老爷,您快救救萋萋,我是按您的吩咐来给她送药,她不喝就算了,现在还想杀了萋萋。」

「顾倾倾,还不赶紧松手!」顾怀风蹙紧了眉头。

顾倾倾垂眸瞥了一眼庶妹,看着她那张因为呼吸不顺而变红的脸蛋,轻轻呵了一声,然後松开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顾萋萋终於可以呼吸了,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因为长时间缺氧,导致她呼吸的太快,不停的咳嗽着。

孙姨娘上前将顾萋萋扶起来,一边检查她的脖子,一边问道:「萋萋,你没事吧?」

「姨娘,我没事……」即便在鬼门关前走一遭,顾萋萋也不忘告状,红着眼看向自己的父亲,委屈的说道:「爹,您可要给我做主啊,姊姊她差点就要掐死我了。」

顾怀风厉声喝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孙姨娘是个会见缝插针的,立即添油加醋的将整件事情说了一遍。

顾怀风视线落在打翻的药碗上,冷声质问道:「顾倾倾,你是想把孩子生出来吗?」

「是又怎麽样?」顾倾倾同样冷声道。

原本她还不知道该怎麽处理这个孩子,但经过了这一遭,她已经确定了,她要把孩子生下来。毕竟在这个世上,除了原主的母亲,就只剩下肚子里这一个亲人了。

听到这话,顾怀风气得直哆嗦,「你……你这个孽障是想要气死我吗?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怀上一个野种已经是很丢人的事情了,再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你要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你想让我顾家成为满城的笑柄?」

「丢人?我是被陷害的,有什麽可丢人的。真正让你,让顾家丢人的是那个设计我失身怀孕的人吧!」顾倾倾目光冷冽的看向庶妹。

察觉到她冰冷的目光,顾萋萋背脊莫名窜上一阵寒意,不由自主往孙姨娘身後躲。

「你不是一直挺好奇我孩子父亲是谁吗?不如您问问您的好妾室和乖女儿,我想她们两个应该比我清楚。」

顾萋萋最怕的事还是来了,她慌张的摆手,生怕顾怀风信了顾倾倾,「姊姊,你在乱说什麽,我和姨娘怎麽会知道你孩子的父亲是谁。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但是你在外面乱来,搞大了肚子,回到府里还想栽到我头上吗?」

「顾萋萋,你是要我把话说的更明白一点吗?那天是你约我出去的,而我也是吃了你给的东西之後,才中了药的。」

顾怀风先前已经听顾夫人说过一次,此刻顾倾倾说得斩钉截铁,反倒顾萋萋语气慌乱,便看向顾萋萋,他的目光令顾萋萋胆战心惊。

她挤出眼泪,微微低着头,做出一副可怜委屈的模样,「爹,我没有!我怎麽可能会对姊姊做出这种事情呢。」

「老爷,倾倾已经疯了,她刚刚还想杀了萋萋呢。萋萋的性子您是知道的,怎麽可能会做这种事情。」孙姨娘说完看向顾倾倾,脸上带着几乎哀求的神色,「倾倾,我知道你是因为我们发现了你的秘密而恼羞成怒,如果你非要找一个人撒气的话,那就冲着我来吧。萋萋是你的亲妹妹啊,今日险些被你掐死,你还想冤枉她坏她的名声,你就这麽不喜欢萋萋,想亲眼看着她去死吗!」

顾倾倾听到这话只觉得十分可笑,「坏她的名声?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你们坏我名声的时候就没想过我会不会死。」

看着顾倾倾咄咄逼人的模样,顾怀风脸色变得越来越黑,「够了!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了。萋萋是什麽样的人,我这个做父亲的难道会不清楚?你这事只是意外,就不要怪萋萋了。」

「呵,意外?」顾倾倾一脸讥笑,「这真的是一个意外吗?先不说是不是顾萋萋下药陷害我的,那日晚上我和萋萋一起出去,回来的只有她一个人,她难道不应该告诉大家,让人寻找我吗?为什麽直到第二天才有人找我?」顾倾倾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顾萋萋,冷笑问道:「顾萋萋,你怎麽不说话了。」

顾萋萋嗫嚅道:「我……」

顾怀风目光同样看向顾萋萋,似乎在等她的解释。

顾萋萋起初还有些慌乱,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挤出几滴眼泪,一脸委屈的看向父亲,替自己辩解道:「爹,对不起,那天我约姊姊一同出去游玩,後来姊姊不见了,我以为她和秋儿先回家了,就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哪知道姊姊她居然出了意外。」说着,她假意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姊姊,对不起,你说的没错,这件事的确怪我,要不是因为我,姊姊你也不会被人糟蹋了,现在也不会怀有身孕。」

看着顾萋萋虚伪的模样,顾倾倾只觉得恶心的很,「妹妹,你这张嘴可真是会说,一开口就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受害者。」

「够了!」顾怀风冷声打断,「倾倾,你别再咬着这事不放了,这事和你妹妹没有关系,我现在也不想追究这事到底是怎麽发生的了,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把你肚子里的孽种解决了。」

顾怀风说完看向身後的孙姨娘,「你让厨房再去准备一碗堕胎药。」

「不用准备了,我是不会喝的,我已经决定了,我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顾倾倾冷声道。

顾怀风怒喝,「顾倾倾,你疯了!」

顾倾倾态度十分坚定,「我没疯,我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你……你……」顾怀风气得心口处一抽一抽的疼了起来,他喘着粗气,面红耳赤的看着面前的嫡女,「既然如此,你给我滚出顾家,我顾怀风就当做没你这个女儿!」



入夜,月色在阴云的遮盖下忽明忽暗,房间里闪烁着微弱的烛光。

顾夫人红着一双眼,看着收拾行李的顾倾倾,「倾倾,你非走不可吗?」

顾倾倾停下的动作,抬眸看向母亲,「娘,这个家里已经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

「倾倾,只要你肯把……」

「娘,您不用再劝我了,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我想留下这个孩子。」说着,顾倾倾伸手摸了摸还很平坦的肚子,脸上满是平静。

见女儿如此坚定,顾夫人深知自己再说什麽也没有用,她用力的叹了叹气,开口道:「倾倾,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顾倾倾扯了扯嘴角,里面的芯都换了,能不变吗?

「娘,人都是要长大的,总不能一辈子都像个小孩子一样。」

听到这话,顾夫人又想哭了,她的倾倾要不是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哪需要变成这样?

她知道女儿心意已决,也知道女儿确实待不了顾家了,也不再劝说,反而思索起自己要怎麽做才能帮到女儿。

说来说去,最要紧的就是钱了。

「倾倾,你等娘一会儿。」

顾夫人留下这句话就跑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儿,她又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倾倾,这些东西你拿着。」顾夫人将自己带来的小布包塞进她的怀里。

「这是什麽?」小布包沉甸甸的,顾倾倾一脸疑惑的打开,只看见里头放着一叠厚厚的银票和碎银。

这麽多钱!

顾倾倾心里一惊,随即复杂的情绪漫上心头,「娘,这太多了,我不能拿。」

说着,她就想要将银票还给顾夫人。

顾夫人拦下她的手,一脸认真地说:「倾倾,你都拿着吧,这本就是娘给你准备的嫁妆,离开顾家以後,用这些钱好好过日子,别委屈了自己。」

「娘……」顾倾倾有些哽咽了。

顾夫人也湿了眼眶,但是依旧笑着,拉着顾倾倾的手,一脸认真地说:「倾倾啊,是娘没本事,不能护你一辈子,离开顾家以後,千万要照顾好自己。娘做不了别的,只能多为你准备些银钱,希望你一切都好。」

说完,顾夫人就忍不住哭了出来,不似白天那样的号啕大哭,而是十分小心,十分隐忍的啜泣。

顾倾倾握紧了手里的小布包,就好像握住了顾夫人那颗滚烫的心。

「娘,谢谢您。」

顾夫人笑了笑,把眼泪擦乾,然後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傻孩子,跟娘说什麽谢谢。」


月上梢头,夜入深更。

顾夫人离开後,顾倾倾收拾好包袱准备连夜离开——顾夫人给她的钱,她只带走了一半,因为她清楚这些钱是顾夫人的全部家当,顾夫人手头无钱只怕日子更难过。

顾倾倾离开顾家时头都没回一下,这破地方她早就不想待了。

「小姐,小姐您等等我。」

刚走没几步,顾倾倾身後突然响起一道呼唤声,一回头,只见秋儿竟然背着包袱,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跑来。

顾倾倾连忙上前扶住她,一脸担忧的问道:「秋儿,你怎麽跑出来了?」

「小姐,要不是我刚刚去房间找您,发现您不见了,您是不是就要把我丢下了,好在我比较聪明,发现您的衣裳都不见了,就连忙收拾东西跟着出来了。」秋儿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小姐,您不要抛下我一个人离开,我是您的丫鬟,自然是您去哪里我跟去哪里了。」

小姑娘哭得惨兮兮的,顾倾倾一脸无奈的笑了笑,最近她身边的人好像一直在哭,就好像遇上了连雨天一样。

她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傻丫头,别哭了,我带你一起走就是了,只是……你的伤怎麽样?」

在孙姨娘母女将她怀孕的事情爆出来後,顾怀风第一件事情就是用武力逼问秋儿野男人是谁,可秋儿确实什麽都不知道,白白的挨了一顿板子。

「小姐,我这点小伤没什麽大碍的。」秋儿摇了摇头,倔强的说道。

看着秋儿那苍白的脸色,顾倾倾上前将她的包袱接过。

「小姐,您这是干什麽?您怎麽能帮我背包袱。」秋儿一脸慌乱,想要把包袱拿回来。

顾倾倾上前抓住秋儿的手腕,拉着她离开,「走,我带你去看大夫。」

主仆俩先去了医馆,接着又找客栈过了一夜。

晨光微微,摊贩们的叫卖声附和着朝阳,繁忙的一天拉开了序幕,小吃摊上的嫋嫋炊烟带来食物的香气,惹人流口水。杂物摊上的各色物件在小贩的口中说得天花乱坠,摊子与摊子之间挤得没有空隙,人与人也摩肩擦踵。

顾倾倾主仆俩一早便去城中最大的车马行雇了马车,秋儿掀开马车车帘,看着路边的摊位,问道:「小姐,从顾家离开後,我们之後该怎麽办啊!」

顾倾倾透过缝隙看向马车外头,笑着道:「天大地大,还会没有我们两个人的容身之处麽?我想过了,我要去扬州。」

「扬州?」秋儿露出惊讶的表情。

「对,我们去扬州,秋儿想去吗?」

扬州地理位置优越,风景宜人,最是宜居。

她手里有娘给的银票,等她们到了扬州,花点钱置办一处小院子安顿好後,再去做一点小生意,相信日子自然也会越来越好。

秋儿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我当然想去了,我曾经听他们说,扬州那边除了风景宜人,最重要的是那边美食很多,到了那边我是不是可以吃很多好东西?」

顾倾倾不禁笑了,「那是自然了,到时候你想吃什麽就吃什麽。」

「太棒了。」秋儿兴奋得忘记自己身处何地,站起来猛地撞到了马车头顶,痛得惊呼出声,又重重的坐了下去,痛呼出声,「啊!好痛。」

秋儿一时之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也不知道应该摸自己脑袋,还是自己的屁股。

见状,顾倾倾毫不客气的大笑了起来,「秋儿,你这大傻子,现在疼得不行了吧。」

「小姐,您就别笑话我了,我这不是太高兴了,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屁股上有伤了吗?」秋儿扁了扁嘴,可怜巴巴的说道。

「好,我不笑你了。」顾倾倾强忍着自己想笑的冲动,将自己身後的靠垫拿了出来递给秋儿,「接下来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路程颠簸,你把这个也垫你屁股下面吧,省得伤情加重,到时候就不好了。」

秋儿也不拒绝,将靠垫放在自己的屁股下面。

马车悠悠的行驶着,车里顾倾倾和秋儿两个人欢声笑语,而顾家却因为顾倾倾的离开,气氛变得十分的微妙。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仅提供试阅分享,资讯到此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GMT+8, 2024-7-19 10:06 , Processed in 0.067370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