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3დ资讯] 安祖缇《苦情女主我不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5 13: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苦情女主我不当》

出版日期:2023/09/15

内容简介

对骆熙彤来说,骆少煊就是个讨厌鬼!
自从他钦点她为妹妹後,她安静的世界就崩塌了
因为他长得太帅,桃花太多,像个妹控那样太黏人
她千方百计要逃离他的魔掌,却越逃孽缘越深
连「穿书」这麽不可思议的事,也无法摆脱他……
那是她大学同学安小缇所写的狗血爱情小说
她发现自己穿成书中逆来顺受的悲情女主温雅娴
悲摧的是,骆少煊竟然穿成男配,和她成了夫妻
虽然她头顶女主光环,却是手拿炮灰剧本
书中女主饱受丈夫家暴,境遇比灰姑娘还悲惨
等白月光女配出现後,她就会被渣男推入河里──
骆熙彤不想被欺负,也不想当个温驯的小媳妇
故意装傻把他当陌生人看待,还欺骗他有预知能力
以此跟骆少煊谈判,两人各过各的,互不干涉
她一心走安静佛系路线,偏偏注定的,避都避不掉
不行!她坚决不走剧情,苦情女主开始为小命拚搏
誓要颠覆书中情节,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第一章

  将最後一个纸箱的封箱胶带切开,压平之後放到门口的落尘区,与其他的纸箱放在一起,她的新家就整理好了。

  回头环顾这片属於她的小空间,骆熙彤双手叉腰,深有感触的点了数下头後,欣慰笑叹,「终於可以远离讨厌鬼了。」

  那个从认识他开始,就一直把她安静的生活搅和得一团乱的讨厌鬼。

  一个在南、一个在北,而且那人将来从事的又是工作繁重的科技业,绝对无法再像学生时期一样,每一天每一天都出现在她眼前,为她带来一堆有的没的麻烦。

  她心情愉悦地哼着歌,来到小巧的厨房,先在温热的茶杯里放入300CC的热开水,再自上方的层柜内拿出一罐洋甘菊茶,打开瓶盖,捏出一包茶包准备放入马克杯时,突然想到,她可以不用喝洋甘菊茶了,因为再也不会有人惹得她火气大血压高、额际冒青筋,需要洋甘菊茶平静心情了。

  於是,她改煮了杯咖啡,再切了块奶油小蛋糕,开开心心的来到客厅的灰色两人座沙发坐下。

  柔软的沙发材质将她的身体温柔的包围,她舒爽的叹了口气,把咖啡跟蛋糕放在沙发前的圆形小茶几上,接着操纵放置於沙发上方层架的投影机,选了一部有趣的喜剧片,边欣赏电影,边喝咖啡跟吃蛋糕,在这属於她一个人的小空间,她感觉到平静与喜乐。

  终於可以好好的过一个人的安逸生活了。

  不会老是有女孩子跟她打听有关於讨厌鬼的事情,不会老是有人希望她转交礼物或情书,不会有人对她投以忌妒或羡慕的眼神,不会有人为了接近讨厌鬼来跟她热络攀谈,虚伪的表示想跟她交朋友……

  这一切一切的烦心事,都已离她远去。

  舒服。

  开心。

  快乐。

  正当骆熙彤沉浸於独居的快活中,门口电铃突然响起,把她吓了一大跳,眼神充满戒备的盯着大门。

  她才第一天搬过来,怎麽可能有人来拜访她?

  放下手中蛋糕,她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尖,手扶白色墙壁,隐匿脚步声来到落尘区,闭上一只眼,透过猫眼观看外头的情景。

  有个人。

  看体格应该是一个男人。

  因为个子太高了,只看得到脖子以下的部位,但宽阔的肩膀以及薄薄衬衫也遮掩不了的厚实胸肌,显见其体格强健高大。

  这健硕英挺的身材怎麽看着好熟悉……

  不不不不不,她故意不将租屋处的详细住址告诉父母,讨厌鬼肯定也不会晓得她搬到这来了。

  况且,他现在在当兵不是吗,应该不可能擅离营地吧?

  会不会是邻居来打招呼?

  她清了下喉咙,「请问哪位?」

  「你好,」对方的嗓音很沉很低,低到字几乎都黏在一块儿,不太能分辨他说了什麽。「你是新搬来的吗?」

  整句话她只听清楚「新搬来」三个字。

  「……对。」

  这嗓音也很熟悉……不过应该是巧合,那个人不可能知道她搬来台南了。

  「我有东西要给你。」

  「什麽东西?」

  「……交代的东西。」

  「谁交代的?」她又听不清楚他说啥了。

  虽然声音低沉是很有磁性,但隔着门板,真的是听不太清楚他在讲什麽。

  「×××。」又是含糊不清的一句。

  到底是谁啦?

  骆熙彤脑中灵光一闪,该不会是去年嫁来台南的大学同学吧?

  这次找房子靠那位同学帮了不少忙,下午她出门去采买东西,或许因此错过了。

  「请等一下。」手指拉动门链时,她突然想到──万一这个邻居是个变态或坏人怎麽办?

  这间公寓虽然有保全,但只有白天值勤,晚上是没有保全的,现在是晚上八点,只工作到六点的保全已经下班了,社区的安全只能靠住户自立自强,得谨慎小心一点。

  她将已经拉至半开的门链再扣了回去,接着开锁、拉门,如此,只能拉开将近十公分的门缝,比较不会有安全上的忧虑。

  「请问……」当与对方对上眼时,她傻了。

  不是因为对方俊美无俦,五官宛如雕刻般精致,彷佛从电视里走出来的偶像级脸蛋,也不是因为对方将近一九○的身高太惊人,魁梧伟岸的身材太让人垂涎,而是因为──

  她认识这个人!

  讨厌鬼骆少煊!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把门用力关上,像螃蟹横步,靠墙蹭蹭蹭退到客厅去。

  他为什麽会在这里?

  「骆熙彤、亲爱的妹妹,快把门开开。」外头传来亲昵的呼喊,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一字一字清清楚楚,活脱脱就是童话故事里,想吃掉白嫩小羊的坏心大野狼。

  可恶的家伙,他刚是故意压嗓,语调装得黏糊糊的,就是要骗她开门!

  而且──谁是你妹妹!

  骆熙彤死死瞪着门扉,眼神又惊又恐,好像那扇门已变形成怪物的模样。

  对她来说,骆少煊就是个怪物!

  她跟骆少煊大概是三岁那年认识的,两个人读同一所幼儿园。

  这家伙从小就可爱得要命,圆滚滚的大眼睛,浓密如扇子、又长又翘的睫毛,嫩嘟嘟的小脸,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还特别早熟,小小年纪就很懂得讨老师的欢心,嘴甜得像抹了蜜一样,天生的社牛。

  骆熙彤则是从小就很安静,可以老半天不说一句话,每次都自己默默地躲在角落玩她的游戏、看她的故事书,曾经被新来的老师误会是哑巴,因为不管老师问什麽,她只会点头跟摇头。

  两个个性大相迳庭的人,很不巧的刚好是邻居。

  她住七楼,骆少煊住八楼,就在她家楼上。

  骆熙彤不像其他的小朋友会在社区中庭一起玩,她直到进入幼儿园,才知道骆少煊也是楼上的邻居,而这也是他自己告诉她的。

  当时的骆少煊不知是个性太过鸡婆还是怎样,没事就会跑来破坏她的宁静,不是陪她玩游戏,就是挨着她看绘本。

  某次,一名喜欢他的小女孩带着醋意,奶声奶气的问他,「她是谁?」

  骆少煊漾开最天真烂漫的笑颜说:「我的妹妹。」

  谁是你妹妹呀!

  她又没有哥哥,这个人到底在胡说什麽呀?

  「我没有葛格(哥哥)。」骆熙彤语气很平,像在读稿,但还是带着小朋友的可爱奶音。

  「你会说话?」骆少煊十分惊奇的张大嘴。

  他「缠」着她的这段时间,不曾看过她开口说话。

  她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我住你家楼上吗?」

  骆熙彤摇头。

  「我大你十个月喔,所以我是葛格。」骆少煊的十根手指头朝她热情的展开。

  虽然差了十个月,不过骆少煊是前一年的十月出生,骆熙彤则是隔年的八月生,因此学籍在同一届。

  「我没有葛格。」她再次强调。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葛格。」骆少煊双手叉腰,大声宣示。

  哥哥还有强迫赠送的喔?

  当时年纪小的骆熙彤还不知道吐槽,只觉得这个男生很奇怪,莫名其妙强认她做妹妹。

  一向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骆熙彤很快地就将这小小的困惑抛诸脑後,依然自己一个躲在角落看书、玩游戏,但她不晓得,自骆少煊「钦点」她为妹妹後,她安静的世界就崩塌了。

  「熙彤熙彤,你葛格喜欢什麽样的女生?」女孩子们最爱问她这问题。

  「我没有葛格。」她一脸淡漠的回。

  「骆少煊说你是他妹妹。」

  在连续好几个女生这般骚扰她後,她忍不住问母亲,「妈咪,楼上的骆少煊是我葛格吗?」

  「他比你大,你要把他当葛格也可以。」母亲还以为独生女的她想要一个哥哥,因此如此回答。

  原来骆少煊真是她哥哥?!

  小小年纪,不懂判读母亲真正意思的她就这麽「误会」了。

  後来,只要有女生询问骆少煊是否是她哥哥,她都会点头,但如果问到有关於骆少煊的问题,她全都摇头,若被逼问,千篇一律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啊,她对这个「哥哥」根本一无所知。

  每次只要有这种「不知道」的情况发生,耳尖的骆少煊一定会跑来问她:「你不知道我喜欢什麽吗?」

  她点头,然後骆少煊就会告诉她答案。

  譬如有人问骆熙彤,骆少煊喜欢吃什麽,骆熙彤说她不晓得,骆少煊就会告诉她:「我喜欢巧克力。」

  这问题获得解答,於是骆少煊常收到巧克力,或者骆熙彤会收到一堆巧克力,但都是要求她代转给骆少煊的。

  譬如有人问:「骆少煊喜欢什麽颜色?」她回答不知道後,骆少煊就会跟她说,他喜欢蓝色,接下来,就得代转一堆蓝色的礼物。

  诸如这种「不知道」的情况一再发生後,骆熙彤从对他一无所知,转为知之甚详。

  上了小学,骆熙彤才晓得自己被诓骗了三年,骆少煊根本不是她哥哥。

  但是,外头所有人都当他是她哥哥,没有人怀疑,因为他们同姓,且不是常见的姓氏,尤其幼儿园那三年,同校的学生包括她自己都以为他们是「亲兄妹」,国中小又在同一个学区,就算後来她怎麽强调两人真的没有亲缘关系,也没有人相信了,还叫她别一吵架就要跟哥哥切八段,这样哥哥会很伤心。

  吵你妈的架啦!

  她从没有跟骆少煊吵过架,那家伙滑溜的像条蛇,而她又不是会没事找事的人,即便对他有诸多不满,两人还真的一次架都没吵过。

  反正她就凭空多了个哥哥,让天生社恐的她的安静人生变得乱七八糟,就学期间犹如一场恶梦,这一切都是他这个恶魔带来的!

  好不容易上了高中,一个男校,一个女校,骆熙彤开心地想着,这下她不用帮女生代转礼物(有时是男生),不用帮忙转交情书,不用被逼问有关於骆少煊的事情,不用莫名其妙被讨好巴结,不用强迫当不安好心眼的女孩的朋友了。那些人全是为了利用她来接近骆少煊,没有一个人是真心想跟她友好。

  她拚命读书考取第一志愿,实实在在的努力有了收获,而且甜美得要命。

  然而她如意算盘打得太美,第一天放学,因为太安静所以没有交到朋友的她,独自走往校门口时,听见有人叽叽喳喳的交头接耳──

  「那人是谁?好帅啊。」

  「是不是来接女朋友的?」

  「搞不好学校里有他喜欢的人……」

  类似的对话,在她过往十二年的岁月中听过不少,耳朵都要听烂了,这让她警戒的雷达迅速转动,抬起头来,直直往校门口望去,一眼就看到一个故作潇洒,靠着门柱,明显装帅的颀长背影。

  她傻了,他来干嘛?

  而骆少煊几乎在同时发现她,抬起手来,「妹,哥来接你回去。」

  妹你个头啦!

  虽然一直偷骂他,但从小家教甚严的她,每一次骂他的话都只在唇瓣滚动,从未发出声音来,只用双眼表达她的不满,骆少煊不知是神经太大条,还是眼瞎,完全看不出来她不爽当他的妹妹。

  这下可好,幼儿园、国中小时的恶梦再次降临,但这次她懒得挣扎了,继续帮忙当「中间人」。

  她怀疑,骆少煊是为了扩张自己的猎爱范围,所以一直在利用她。

  瞧瞧,这所女校里原本不认识他的,现在都知道,她是这个大帅哥的「妹妹」,她立刻成为瞩目的对象,一堆人想跟她交朋友,让内向的她不胜其扰,偏她又不擅拒绝,於是书包里、手提袋里老出现一堆不属於她的东西,她甚至得准备一个折叠式购物袋放在书包里备用,免得不够装。

  还好,她的「哥哥」几乎每天都来接她,她也很顺理成章的把那些东西直接塞给他,而骆少煊通常会连她的书包一起背走,使她的肩上一片轻松。

  除了情书外,转送的礼物中,骆少煊会把不喜欢的扔给她。骆熙彤没想太多,他不喜欢的,刚好是她喜欢的,就让那些不被亲睐的礼物有一个去处。

  某次,她受不了的问他,「这麽多女生喜欢你,不选一个当女朋友吗?」

  「为什麽?」反问时的他,正吃着某名女孩送给他的GODIVA72%黑巧克力,骆熙彤则是在吃被他用力嫌弃、甜死人,但骆熙彤觉得非常香浓丝滑的牛奶巧克力。

  「这样就不会有人来烦我了。」名草有主了就不需要送礼讨好了啊。

  「可是这样以後就收不到礼物了。」他理所当然道。

  无耻。骆熙彤偷偷腹诽。

  骆少煊家很穷吗?并不会。

  他父亲是日商的高级主管,母亲是大学副教授,两人年收入加起来超过三百万,父母亲名下还有两间房子收租,在经济上没有任何问题,骆少煊身上的穿着跟使用的物品都是名牌,所以她就不懂,为什麽还要贪别人送的东西?是这家伙本身的性格就有问题吧?

  「你家又不是没钱,干嘛贪别人的礼物?」骆熙彤直率地问出口了。

  「是她们自己要给的。」

  这话说得也没错。

  「所以我说你去交个女朋友,收一个人的礼物就好了。」

  「那你帮我挑一个啊。」

  「我才不要。」她干嘛为自己招敌人!

  如果有一千个女生喜欢他,她挑了一个给他当女朋友,那不就有九百九十九个女生恨她、讨厌她了?要知道被九百九十九个女生讨厌,那在校生活会变成地狱的,她可不是白痴。

  「那你就别管了!」大手摸上她的头,把她柔顺的头发揉成一团乱。

  「不行!」骆熙彤抓下他的手来,狠狠掐着,「你给我去交女朋友!」

  骆少煊瞟了她一眼,「好啦。」

  获得他的承诺,让骆熙彤很放心,还以为他隔天就会带着女朋友招摇过市,怎知,高中三年过去了,大哥他还是光棍一个,依然让骆熙彤代收礼物收到手软。

  有了高中三年的经验,读大学时,骆熙彤就不期不待了,尤其还很倒楣的是,她竟然跟骆少煊考上同一所大学!

  她就是不懂啊!她明明刻意挑选非台北的大学,跑到有美食沙漠之称的新竹读书了,为什麽骆少煊也考上这所学校啦!

  他当初不是说非第一志愿不读的吗?

  「我的第一志愿就是这间学校啊。」面对她的疑问,骆少煊的笑容灿烂的足以让路边一干女子心脏病突发。

  屁啦!对他的笑容麻痹的骆熙彤完全不信,猜他八成是为了面子硬拗的。

  还好,大学的女生比较勇敢主动,不需要透过她示好,虽然她因为「骆少煊的妹妹」也得到不少好处,但她一点都不喜欢,她只要安安静静的生活就好了呀呀呀……

  她明明是内向不善社交,有社恐的一个人,却因为骆少煊,不得不应付一堆女生……偶尔还有男生。

  心累啊。

  化学工程系毕业的她,找工作的时候故意往南找,就是想离骆少煊远远的,老天不负苦心人,总算让她在南部的一间制药公司找到药品研发助理研究员的工作。

  这工作实在太适合她了,她可以埋首药品处方设计、开发、制备、设置、测试、生产……每天两点一线的过生活,不会有骆少煊为她带来的难以负荷的人际关系。

  她是趁骆少煊去当兵时,找工作、找房子、搬家,一气呵成,虽然也花了不少时间就是,但一想到她的生活终於可以摆脱他就开心得合不拢嘴。

  可为什麽他突然出现了?是谁告诉他她家在哪的?重点他不是在当兵吗?

  「你逃兵喔?」现在当兵不是只要四个月吗?为什麽还要逃兵?

  「我退伍了。」

  「什麽?什麽时候?」她惊愕的低喊。

  「今天。」

  「你退伍为什麽不先回家看你爸妈?」他四个月没回台北了耶。

  「你忘了我在屏东服役,要回台北也得先经过台南吗?」骆少煊语气超级理所当然,好像他的突然造访,是应该的。

  所以呢?为什麽不搭直达车回家?记得她那时还很开心抽中空军的他在屏东服役,离台北超级远,依他的个性,肯定四个月都不回家。他当初在新竹读大学时,明明离台北只要半小时车程,他还真是寒暑假才会回家呢。

  果然如她所料,那四个月,骆少煊都没回台北,她大概是因此「松懈」了,才忘了他退伍的时间,不过没关系,他经过而已嘛,可能打个招呼就走了,再怎样他都要回台北的,而且还要找工作……

  「对了,我工作也在台南,顺便来看一下环境。」

  骆熙彤瞬间被这句爆炸性的宣言炸得屍骨无存。

  「工作……」她因过度惊愕无法成语。

  「在台南。」他很有默契地说完她未出口的话。

  「你不是刚退伍?」今天才退伍就有工作了?

  「你忘了我还没毕业就有很多公司来网罗了吗?」

  「那为什麽会在台南?」她的嗓音几乎是颤抖的。「你不是说你比较想留在新竹的吗?」她是听骆少煊说过有好多公司邀请学业优秀的他去上班,也听他说过他想留在新竹的啊!

  「台南天气好,所以我选择台南。」才怪。

  当初他在挑公司的时候,可是故意挑了在南科也有设厂的公司呢。

  他早猜到这丫头心里在想什麽,当初大学故意挑新竹的学校被他破解了,工作肯定会往南部找,她的思想行为完全在他掌控之中,哼哼哼。

  「你又为什麽会知道我住在这?」

  「我昨晚梦到的。」当然是他早在她身边布好眼线啦,她那些屈指可数的朋友中,有哪个他不熟的?答案是没有!

  「……」那就去摆摊算命了,还当什麽工程师!

  「你要让我在门口站多久?」骆少煊手探进门缝,拉了拉那条看起来很脆弱,稍微壮一点的男人一撞就断的门链。

  这东西是有屁用,明天再找时间买个坚固耐冲击力的安全门扣帮她装上。

  他为什麽不直接回台北呀?无奈的,骆熙彤开了门。

  四个月不见,骆少煊很明显的晒黑了,衬得两排整齐的牙齿更是白得发亮,一展开笑颜,就会闪瞎一堆女生的眼。

  「有没有想我?」他张开双臂就给她一个熊抱。

  「没有。」两手垂落身侧,任由他抱着的骆熙彤非常老实的否认。

  这可是她难得安静的四个月啊。

  「我们难得分开这麽久,你都没想我吗?」骆少煊不满。

  她仔细地想了下,「偶尔吧。」在她感叹不用「交际应酬」的日子好棒棒的时候。

  「偶尔就够了。」这丫头没心没肺,他也不是今天才知道,可偏偏他就是个被虐待狂,喜欢被这样凌虐。

  「你晚上睡哪?」现在都八点了,他该不会想在台南住下吧?

  「在你家打地铺。」

  果然。骆熙彤在心里叹气。他应该是看时间太晚,想要蹭个免费旅馆才来找她的。

  「你吃饭了吗?」骆熙彤问。

  「还没,陪我去吃。」

  「唉。」她叹了口气,「走吧。」

  骆少煊一直很想有个妹妹,可是妈妈不愿意。

  他是人工受孕得来的小孩,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成功,其中的苦难真是不足为外人道,因此有了这一个,父母就满足了,母亲不想再苦第二次,父亲也不想妻子再受苦一次,因此骆少煊的愿望注定落空。

  不过後来,过年过节时,他看到其他亲戚的小孩,所谓的妹妹就只是个爱哭的生物──跌倒也哭、被兄姊打也哭、被骂也哭、做错事也哭……看得人小鬼大的他好烦躁,决定还是不要妹妹好了,否则老有个哭哭兽在旁边烦,也很讨人厌呢。

  进入幼儿园没多久,他就注意到有个小女孩一直安静的坐在角落看故事书,眼睛大大的,长长的头发微微卷,头顶两端系了漂亮的蝴蝶结,像个小公主一样漂亮又可爱,重点是──从没看她哭过!

  骆少煊因为出生月份的关系,是教室里第二大的小孩,骆熙彤是最小的,个子很明显矮了他人一截,骆少煊甚至可以看到她的头顶。

  他觉得骆熙彤就是他理想中的妹妹的模样啊──又可爱又漂亮还很安静。

  尤其在知道两家人就是邻居(骆熙彤是在入学前两个月才搬来的),且还同姓,因此认定她就是他「遗落在外」的妹妹。

  他把骆熙彤当成妹妹照顾,家长是乐见其成,年龄相近的孩子嘛,能玩在一起是很不错的,尤其骆熙彤的个性安静,平常几乎足不出户,只爱窝在家里看故事书,有个「哥哥」愿意带她一起出去玩,当父母的也很高兴,殊不知骆熙彤半点都不愿意。

  尤其这个「哥哥」太帅、人缘太好,给她的困扰实在太多太多了呀呀呀!

  骆熙彤小时候脸圆圆的、五官也圆圆的,十分可爱,一双眼睛更是大得像漫画里的人物,自带一股特殊的灵气,长大之後一样的漂亮,加上气质沉静,横看竖看就是个文学美少女。

  骆熙彤是个社恐,认为朋友少少的就好,可是在她身边,多的是为了接近骆少煊而找上她的人,让她分不清谁是真心想跟她交朋友。

  有些人一开始跟她交好,最後也都会露出「真面目」来,於是她乾脆不交朋友了,自己一个人,也落得清静……才怪,有骆少煊这样出众的「哥哥」在,怎麽可能清静呢。

  她千方百计想要逃离他,没想到工作地点一样在台南,不幸中的大幸是,他在位於新市区的南科,她则在台南旧市区,不管工作还是生活范围都有一段距离,至少至少,她可以平静的过生活……吧。

  骆熙彤租赁的房间是一房一厅格局,十五坪大,家具是房东给的,沙发是两人座,她也才刚搬来,没有给客人使用的寝具,因此决定,床铺就给个高腿长的骆少煊睡,个子矮的她睡客厅沙发,弯腰屈腿凑合着还是可以的。

  「我是客人,怎麽可以我睡床,你睡沙发?」听了她决定的骆少煊直接否决。

  「那……」

  「我们一起打地铺。」

  「什麽?」她没听错吧?一起打地铺?「我有床为什麽要打地铺?」

  「这样才公平啊,不管谁睡床或谁睡沙发都不公平,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一起打地铺。」他一本正经地说着,充满说服力。

  骆熙彤蹙眉沉思,觉得这话乍听好像有道理,可又有点不太对劲。

  「我不想打地铺,地板很硬,我会睡不着。」

  「不然我们一起睡床,你那是单人加大,勉强可以一起挤。」

  「不太好吧。」虽然小时候常一起睡……但那是小时候啊!

  而且他长得如此高大健硕,单人加大的床放他一个人就塞满了。

  「我们是兄妹啊,睡在一起有什麽不对?且打地铺也是睡在一起。」

  「所以我说你睡床我睡沙发……」

  「有床可以睡干嘛浪费?一起睡一起睡!」

  骆少煊不由分说拉着骆熙彤走往房间,突地一把将骆熙彤打横抱起,往靠墙的床铺里侧塞,自己则侧躺在外侧(要是平躺,一个不小心就会摔下床)。

  「这样不是很好吗?都公平,都不用睡地板,也不浪费床。」他把枕头塞到骆熙彤的头下,自己屈肘当枕,微笑面对着好久不见的她。

  骆熙彤还是觉得怪怪的,她是不知道别家兄妹会不会二十几岁还睡在一块儿啦,虽然说,他们不管对内对外,都像「兄妹」,但不是真兄妹啊,同睡在一张床上似乎不太好。

  「我……」还是去睡沙发吧。

  「你何时要去公司报到?」骆少煊打断她,把作势起身的女孩压回床。

  「下礼拜。」

  「我是下个月,我还得去找房子,你有空帮我找一下吧。」

  「我对新市不熟。」

  「那你对旧市区熟吗?」

  「也不熟。」她今天才刚搬来耶。

  「那你就趁这机会多走走逛逛,熟稔一下。」

  「我不想。」她讨厌出门啊,而且找房子超级累的好吗?

  「好吧!」骆少煊佯装叹气,「那你等我回来一起去找。」

  「……」不是吧,为什麽是一起去找?「我……」要去睡沙发。

  「终於退伍真是太好了。」再次打断她的骆少煊一脸开心的说,「当兵生活实在很无聊,虽然是空军但不是开飞机的,下新训之後就过着扫地、上课、吃饭、睡觉无限轮回的日子……」

  骆少煊开始说着当兵时的琐碎日常,一开始激昂的声调,慢慢的变得平淡,越来越像催眠曲,不仅没给骆熙彤打断的机会,还让她像被催眠般,眼皮越来越重。

  当兵的事……真的……好无聊啊……她的意识堕入一片黑暗,啥也不晓得了。

  察觉到她的眼睛完全闭上了,呼吸平缓,貌似睡着了,骆少煊停止再「唱催眠曲」,轻声低唤,手在她眼前挥了挥,「熙彤?熙彤你睡着了吗?」

  进入睡眠状态的骆熙彤没有回应他。

  「总算睡着了。」松了口气的他微微笑了起来。

  没让她快点睡着,就会一直吵着要睡沙发了。

  「晚安。」

  他撑起上半身,轻轻在她覆着浏海的额面上啄吻了一下,细睨着安详的睡颜,骆少煊叹了口气。

  真是对他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呢。

  他可是个身心健康的男人,而且还是拥有一百八十七公分身高的大帅哥,却完全没被当男人看待,这是真的被当成哥哥了!

  该怎麽做,这丫头才能「长大」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仅提供试阅分享,资讯到此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9-13 15: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完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9-17 02:55: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完整版,青梅竹马挺温馨的,怎么苦情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0-21 10:28: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看过?好像知道好不好看,本来好好的青梅竹马挺好的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GMT+8, 2024-7-19 10:53 , Processed in 0.066925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