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3დ资讯] 玉竹《小户女招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11 12: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玉竹《小户女招夫》

{出版日期}2023/05/12

{内容简介}

他上山捡了个美娇娘,本以为只是顺手救人一命,
谁知竟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这等幸福生活的开始……

白芷活了十六年,最近终於明白周遭那些亲戚有多卑劣,
因为不同意她给镇上的员外做妾,大伯和三叔竟把爹爹活活气死,
他们甚至大半夜将她迷晕掳走,幸好她提前清醒跳下马车,
在她慌不择路跑进山里差点一命呜呼之际,猎户萧远经过救了她,
几天相处下来她发现他非但不似传言般凶神恶煞,还是个面冷心热的好人,
於是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她做出此生最大胆的决定……以身相许!
第一次提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彷佛对她没有半点想法,
可当他帮助她摆脱前未婚夫纠缠,她再度表示要嫁时他却答应了……
莫非是看到她刚刚骂渣男的场面,喜欢上她这泼辣的表现?


第一章 挣钱帮买药

漓水河畔风景秀丽,景色宜人,在它对岸有一座青山名唤虎松山。

虎松山南侧山脚下屯居了大大小小好几个村子,村里的人勤劳朴实,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生活。

他们祖籍不尽相同,来自全国各地,但他们的先祖无一例外都是为了躲避战乱才远离家乡,一路跋山涉水至此处定居,繁衍生息,经过世世代代的努力达成如今的规模。

他们背靠着虎松山,面朝漓水,加上朝廷分发的一亩三分地,手头算不得宽裕,但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这里的几个村子都是以姓氏命名,其中以白家村的发展最盛,村里人数最多,六年前还出过一个秀才,乃当之无愧的村子之首。

六月十五,天刚蒙蒙亮,看东西还不清晰,白二柱就赶着牛车在村口等候。

这个时辰日头还未出来,偶尔有微风拂过,能短暂地吹散燥热,空气很闷,蝉鸣声此起彼伏,好似不知疲倦一般。

白二柱是白家村唯一拥有牛车的人,农闲时就做些泥瓦匠的散工,算是村里的富户,每月逢五逢十都有乡亲要坐他的牛车到镇上赶集。

他来得早,四处静悄悄的,便坐到榕树底下等候,没等多久村子里就陆陆续续有人过来,两刻钟的时间牛车便坐满了人。

都是一个村的,乡里乡亲之间每日抬头不见低头见,先相互寒暄一番,紧接着就是一路畅聊,东家长西家短,聊得很是愉悦。

从村里到镇上有二十里路,牛车去一趟都要一个时辰,白二柱便收他们每人一枚铜钱走一个来回,一个月出来六趟,算下来也能挣几十文钱,收入还算可观。

「都坐稳罗!」白二柱一声吆喝,牛车缓缓起步,牛蹄子踩着坚实地面,发出沉闷的声音。

没走几步,身後传来姑娘家清丽婉转的呼喊,「二柱哥,等等……等等我……二柱哥……」

白二柱在最前面压根听不到,还是同行的王氏听见了帮忙喊停。

牛车停下来,白二柱下车回头看,就见白芷左手提着裙摆,右手拎着个小包袱,一路跑来累得气喘吁吁。

见车停下,她也跟着停了一会儿,弯着腰单手扶膝直喘气,双腿如同灌了铅般,有些抬不起来了。

「你慢点,不急。」看到她焦急的神色,白二柱忙安抚她,又小跑过去替她拎东西。

白芷的娘亲早逝,她爹是十里八乡唯一的秀才,很得大夥儿敬重。

「不碍事的,东西不重,我自己拿就可以了,多谢二柱哥。咱们快过去吧,莫要因为我而耽误大家的时间。」白芷说话温温柔柔,那双杏眼好似一汪清泉,微笑时盈盈如月。

她皮肤白皙,脸颊因为剧烈奔跑还微微泛着红,如同那盛开的桃花,娇艳美丽,因自幼跟着父亲读书识字,带着与同村姑娘不同的书卷气,她很容易害羞,以往鲜少出门,自然也不用下地干活。

「没事。」白二柱红着脸挠挠头,抢着替白芷拎东西,憨笑道:「咱们慢慢走也行,不打紧,你要去镇上给业叔拿药吗?」

白芷的父亲名叫白文业,村中小辈都称他为业叔,原本在私塾做先生,有一笔不低的收入,父女俩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可就在半年前白文业突然病倒,这病来势汹汹,反覆两三回之後他连行走都很吃力,私塾那份活计自然也不成了,如此家里失去收入,他从三弟那里过继的儿子很快被带了回去。

这半年来,白文业顿顿离不得药,家中的积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见了底,生活捉襟见肘。

「嗯嗯,爹爹的药还剩下两天,撑不到下个赶集日。」白芷有些不好意思,手紧紧攥着袖口,乖乖回答,「我这几天攒了点绣品,拿去卖了就可以给爹爹买药了。」

听了白芷的话,白二柱心里难受,也不好再继续这个令人心酸的话题。

正好两人已经走到车子旁,他将包袱还给白芷,对她友善地笑道:「别担心,先上车,咱们到镇上再说。」

白芷点点头,笑着道了谢。

「阿芷,来,坐婶子这边来。」王氏住在白芷家隔壁,白文业生病後她没少帮忙他们家。

其他同村婶子嫂子也都纷纷挪位子给她腾地,关心地询问白文业的病情,又安慰了她几句。

闲谈之间,金乌缓缓升起,初时柔和,阳光照到脸上,衬得笑脸都灿烂几分,不过夏日温度上升快,仅仅半个时辰,花草上的晨露就已经被日头蒸发乾了。

「哎哟,咋的怎麽热呢?」王氏身形有些胖,最是不耐热,现下又与大夥儿挤在牛车上,额角布满汗珠,刚擦掉转眼又冒出来。

白芷与她坐得近,身体差不多碰到一块,她原本不觉得热,看到王氏这样心头无端涌上一股焦躁,竟也有了热的感觉。

「是啊,这种天气不仅人难受,那地里的庄稼也得受渴。」

「那可不,我家那口子这两日都忙着到漓水边挑水浇地,不然新种的两亩苞米地估计都活不成。」

「每天挑水也是辛苦,我家老头子已经挑不动罗,等着我家大娃回来帮忙,若是能下一场雨就好了,能省不少事。」

「是啊,下雨过後天气也能凉快些。」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白芷一直默默听着,毕竟说到地里的事她也不懂。

「阿芷,你热不热?」王氏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害羞不好意思,便主动开口,引她一块聊。「来,婶子这头巾借你用,瞧这小脸蛋白白嫩嫩的,像那煮熟的鸡蛋,日头毒辣着呢,可不能晒坏罗。」

王氏没有闺女,每回见到可人疼的白芷都会忍不住关心她几句。

这孩子从小没了娘,那些亲戚都不是省油的灯,她那秀才爹当爹又当娘,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光想想就觉得可怜。

白芷闻言腼腆一笑,轻轻摇头,「婶子,我不热,我……」

话音未落,王氏就直接帮她将头巾绑好了,她甚至来不及婉拒,这话愣是卡在喉咙中,再出来时已成一句道谢,「谢谢婶子。」

王氏摆摆手,看着白芷乐呵呵地笑,心下熨贴,道:「哎哎哎,没事,没事。」

行程的後半段比较枯燥,该聊的话题前面半个时辰已经聊完了,後半个时辰几乎都没怎麽说话,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更盛,大夥儿都微眯起眼睛,还有几人开始昏昏欲睡。

这时牛车驶入林间,有树荫的遮挡,发热的脸颊才得以暂缓。

白芷抬起微凉的右手捂了捂脸颊,又拿手帕轻轻拭去额角汗水,她长舒一口气,心中却并未觉得松快,也不知道这点绣品卖得的钱够不够给爹爹买药?

穿过这片树林,再往前行半刻钟就到了镇上。

因为是赶集日,所以到镇子上的人不仅只有虎松山这区的村民,还有其他远一点的村子人也会过来采买。

白二柱轻扯拴牛的绳子,牛车慢慢停下来。「各位要办啥事就抓紧时间去办吧!咱们最迟申时一刻回村,若提前办完就到这来,人齐咱们就提前回去。」

每回出来白二柱都是这样交代,即便他不说大夥儿也知道该怎麽做。

「二柱,你放心吧!咱们又不是第一回来了,还怕走丢不成?」王氏觉得这小夥子不错,就是憨得有点可爱,忍不住打趣他。

见白二柱挠挠头,她只觉得好笑,转头见白芷四处张望,转而道:「阿芷跟婶子一块走吧,也好有个照应。」

若说前面是打趣开玩笑,她对白芷说的话却是认真的,小姑娘温温柔柔胆子也不大,一看就是个容易上当受骗的。

以往上街她都是直接去药铺拿药,药铺的苏大夫是从京城来的,医术好人也好,单是去那里王氏并不担心,只是这回见白芷还带了绣品过来卖,若不看着点指不定被坑得连本钱都亏了。

看到白芷犹豫,她又续道:「没事,婶子不怕麻烦,要买的东西也不多,陪你卖了东西你再陪婶子去买就好了。」

想到一会儿要跟不认识的人打交道,白芷心里也害怕,有王氏在确实好很多,便乖乖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後走着,王氏兴致高昂,不停地与白芷絮絮叨叨。

「最近镇上不太平,上月最後一个赶集日,牛家沟孙癞子家的小孙子就丢了,至今都没找到,没准已经被卖到别处去了,听说孙癞子那儿媳妇直接哭晕过去。」

王氏的大儿媳是牛家沟人,去喝喜酒听说了这事,回来便跟王氏说了。

「那些个人贩子都是杀千刀的,没良心,专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你一个小姑娘长得又漂亮,多注意些总是好的。我家老二前段时间回来还跟我说县城窑子里很多姑娘都是从别的地方拐来的,真是可怜。」王氏叹了一口气。

白芷听完这些话,心里也隐隐感到害怕。

王氏的二儿子比白芷大两岁,是个机灵有本事的,八岁就拜了师傅在县城学打铁,每两个月回家一次,打铁铺伙食好,现在生得人高马大很是壮实,他久在城里见多识广,说的话想来也都是真的。

两人一个说一个听,很快就走到镇上最大的绣坊门口。

听闻这家绣坊的东家是外地有名的富商,家财万贯,比他们清水镇的朱员外还要气派,在清水镇还没人敢到这里惹事。

望着绣坊气派的大门,还有招牌上金光闪闪的「锦绣坊」三个大字,白芷不由自惭形秽,她紧紧抓着小包袱,踌躇不前,眼前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一个是她能比的。

「阿芷,你怎麽不进去?」王氏已经进去了,正要跟掌柜打招呼,转头一看丫头人不见了,又赶紧出来寻,抓着她就要往里面走。

白芷内心抗拒,避开了王氏伸过来的手,反手抓住她的手臂,摇了摇头,满眼乞求道:「婶子……我们去别家好不好?我……我的绣品没那麽好,咱们寻个小绣坊得了。」

清水镇有两个地方收绣品,除了锦绣坊之外,还有另一家规模小很多的布匹店,还兼卖些日常用的东西,平时去那里的都是家境一般般的小老百姓,档次自是没有锦绣坊高的。

「你这孩子,来都来了咋不进去看看?问问又不要钱。」王氏不赞同地道:「你娘亲的绣活在整个镇上都是出了名的,不怕不怕,先进去试试,不行咱们再换地儿也不迟。」

白芷的娘亲於刺绣上很有天分,在县城拜了有名的师傅,学得一身本事,还能推陈出新,见过她作品的无人不夸,只是她在白芷九岁时就病逝了,教给白芷的东西很有限,现在白芷拿来卖的绣品都是仿着母亲留下的旧物反反覆覆练习。

她没见过其他绣娘的绣品,在家中时她觉得自己绣得还不错,可是书上说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的技术不一定就像她以为的那麽好,加上看到锦绣坊那气派的店面,难免自惭形秽,萌生退意。

「换……换一家吧。」白芷依旧无法鼓起勇气。

「不行不行。」王氏是个热心人,既想帮白芷又哪能让她轻易退缩,「阿芷乖,听婶子的没错,你的绣品算不算好东西你说得不算,得绣坊的掌柜说了才算。」

王氏想了想,将白芷拉到锦绣坊旁边的榕树下,凑到她耳边小声道:「那陈记布店的老板婶子认识,不仅抠门还是个不要脸的,你卖给他顶多两文钱一幅,转头他就用五文钱卖出去,就是个奸商。」

说完,她用余光扫了眼四周,毕竟背後说人坏话不好,还是小心些,免得被旁人听到传出去。

两文钱一幅?白芷内心动摇了,紧了紧怀中的小包袱,里面有两块帕子、四个香囊外加两条络子。

香囊做工比较繁复,应当贵些,可依照王氏所言,那老板这麽抠门,想来也不会给太多,若是帕子、络子两文钱一个,香囊四文钱一个,算下来总共也就二十四文钱,没亏,但离爹爹的药钱还差六文。

想到这,白芷俏丽的小脸不由皱成一团,忍不住抬头再次看向锦绣坊。

「走吧走吧,阿芷莫担心,婶子陪你进去瞧瞧,不合适咱们再说。」王氏笑盈盈的道。

白芷心头微暖,点点头,还是决定鼓起勇气试一试。

她们一走进去就有夥计迎上来热情招待,并未因她们穿着寒酸而有半点不耐烦。

「二位有什麽需要可以直接同我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见对方客气,王氏的笑容又真诚了几分,一把将白芷拽到前面介绍道:「这是我家丫头,她在家做了几件绣品,想问问咱们锦绣坊收不收外来货?」

王氏知道这里是收的,只是先问一句显得自己有礼貌些,尽可能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收倒是收,可需要掌柜先看看手艺才能决定。」夥计将视线转到白芷身上,上下打量,眸中闪过一丝惊艳。

「哎哎哎,应该的应该的,这做生意啊可不得挑最好的,不然口碑咋打出去,咱们虽是小老百姓,可也懂得这理。」王氏是个讲理的人,不然也不会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有出息。

这话夥计听着舒坦,便说替她们问问掌柜,白芷则趁机看了看绣坊中的绣品花样,没一会儿便见夥计朝她们招手。

王氏瞧见,赶忙拉着白芷走过去。

掌柜姓周,是个微胖看起来很和善的中年大叔,见她们走过来便友善地询问一句,「听说你们是来卖绣品的?可将成品带来了?」

他其实没指望乡下人能做出什麽好东西来,只想着若是还可以便收下,放在低品阶货物那里卖,面向家境一般的客户。

「带……带来了。」白芷一紧张,说话都不利索了,但她也知机会来之不易,忙将包袱放到柜台上。

周掌柜不动声色观察她,小姑娘面容虽然长得极好,但是观其穿着打扮以及开个包袱都发抖的手,想来也不是殷实人家的姑娘。

「掌柜伯伯请看。」白芷鼓起勇气主动说了一句话,心扑通扑通直跳,一半是因为担心,一半是因为紧张。

周掌柜随手拿起一条帕子,摊开後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刺绣,有些诧异地问:「丫头,这是你自己绣的?」

白芷以为出了什麽问题,紧张地抬起头,清澈的杏眸看向周掌柜,「对……对,怎……怎麽了?我……我是照着娘亲旧物仿绣的。」

说完,她又慌忙低下头,不敢再与周掌柜对视。

周掌柜心下叹了一口气,小姑娘明亮清澈的眼眸让他想起自家闺女,同样的年纪他闺女什麽都不用愁,活泼自在,而眼前的小姑娘则要熬眼睛挣钱。

罢了罢了,小姑娘也挺可怜的,东西又做得还不错,就收了吧!

「绣得很好,这些店里都要了,丫头打算卖多少钱?」难得动了恻隐之心,周掌柜说话声音都柔和许多。

「我不知道,我是第一次卖。」白芷很高兴,眉眼弯弯,眸亮如月,加上掌柜的看上去很和气,便大着胆子反问道:「掌柜伯伯您想多少钱收?您开价就好了。」

周掌柜笑笑,明白白芷不是在说场面话,是真的不懂行情,「你的绣品质量还不错,绣工虽然还有些稚嫩,却比许多人都好了,你是个好姑娘,伯伯也不骗你,给你开个实价,布料品质一般,绣活不错,勉强能算二等卖品。」

白芷认真听着,见周掌柜给出的评价中肯,便乖乖点了点头。

周掌柜满意地看着她,继续笑道:「这络子没什麽难度,花样也一般,就给你两文钱一条,帕子三文钱一块,香囊给你五文钱一个,这一些算下来正好三十文钱,你考虑一下要不要卖。」

虽然比预想的差一点,不过也够给爹爹买药了,白芷很满足,当即笑着点头。「卖,卖的。」

白芷爽快,周掌柜自然也爽快,当下就数了三十个铜钱递给白芷,让她当面点清楚,银货两讫。

完成交易,白芷正要离开,周掌柜喊住她,又对一旁的王氏点点头,这才问道:「丫头可考虑长期合作?」

闻言,白芷先是一愣,随後反应过来,眼神亮了亮,「伯伯打算一直收我的绣品?」

「嗯。」周掌柜笑着给了肯定回覆,「我瞧你很有天分,不过要合作自然不能由着你来,你得按照店里的规矩,绣店里需要的货品。」

「嗯嗯。」白芷快速点头,生怕慢一步掌柜的反悔。

「你绣帕子和香囊的布料和绣线也要在店里买,保证品质。」周掌柜提出第二个条件。

闻言,白芷有些犹豫,锦绣坊的东西都比其他地方要贵些,她手头拮据买不起,但再三犹豫後她还是点了头。

周掌柜继续道:「保证品质的前提下,我给你重新开价,帕子简单绣样的三文钱,绣样别致复杂些的就五文钱。香囊料子好,做工也精致,那我就在原来的基础上给你加三文钱,也就是八文钱一个,那络子若是有更好的花样,我也给你加两文。」

这给出的价格还是很有诱惑力的,白芷明显心动了,就连一旁的王氏也不由点头。

「最後,店里的布料、绣线我都按照市场价低一文卖给你。」

周掌柜这最後一句话彻底安了白芷的心,她已经开始盘算自己一个赶集日能做几样绣品,又能挣几个钱了。

「好,谢谢掌柜伯伯。」

「我这有几个花样,你先看看能不能做。」周掌柜从柜台抽屉拿出三张纸递给白芷。

上面的图样看起来比白芷平时做的复杂些,不过她极有信心能做好。「伯伯,这纸我能带回家照着做吗?」

周掌柜点点头,道:「自是可以的,你做的过程中若是有哪里不明白可以到镇上来,伯伯让店里的绣娘教你。」

「多谢伯伯。」白芷高兴地道谢,高兴过後看着刚到手的铜钱,心下窘迫不已。

她想现在就买料子回去,这样用旧布料学会花样後就能直接做,下一个赶集日还能拿来卖,可这些钱是要给爹爹买药的,不能乱花。

她欲言又止,小脑袋耷拉下来,想回家又有些不甘心。

「阿芷。」王氏扯了扯她,俯身凑到她耳边道:「多好的机会,听婶子的没错,你应下,现在就买料子回去做。」

「婶子,这三十文要给爹爹买药的。」白芷低下头,神情低落地道:「买了药就没钱了。」

「哎,我还以为是什麽不得了的事,手头不宽裕,婶子先借给你,待你绣活上手挣了钱再还给我也不迟,婶子今日带了三十文钱,可以借你十文,咱们先买点回去试着做。」

周掌柜看着一老一小嘀嘀咕咕,没一会儿就见王氏从荷包中掏出十个铜钱递给白芷。

小姑娘许是感动了,杏眸中盈了泪,想哭又强忍着,让人看了不由得心酸。

「去吧去吧。」王氏催促。

白芷乖乖点了点头,接过那十文钱就跟掌柜的买东西去了,从绣坊出来,她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走吧,婶子陪你去药铺。」

药铺离绣坊并不远,走几步就到了,买完药,白芷又陪着王氏去买其他东西,她们速度还算快,午时刚到便拎着东西回到拴牛车的地方。

此刻,白二柱一个人躺在牛车上,用布巾遮住半截脸,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婶子跟你说啊……」王氏兴致正好,还在滔滔不绝的与白芷谈论婚嫁事宜。

五月时白芷刚满十六,一年前与白文业最有才华的学生定了亲,可後来白文业一病不起,从家中顶梁柱变成了拖油瓶,男方那边就寻藉口将这门亲事退了,白芷虽然难过却能理解,她也不想拖累别人。

可那人刚跟她退亲,转头就和朱员外的女儿订亲,还到处秀恩爱,十里八乡都知晓了,着实让白芷感到难堪。

王氏还在絮絮叨叨,直接将白二柱叨叨醒了,转而把话题转到白二柱的亲事上,白芷这才松了一口气。

爹爹如今这模样,她着实没什麽心思谈婚论嫁,而且做人儿媳妇哪里有在自家方便,就算人家同意她将爹爹带过去,也未必愿意她将所有心思都花在爹爹身上而忽视其他。

谁都想家里越来越好,而不是找个累赘拖累家里。

白芷想到这忍不住叹气,觉得做女子太难了,若她是男子就好了,不用担心旁人异样的目光,就能尝试做很多事来挣钱,给爹爹看病买药。

「哎,阿芷。」王氏用手肘轻轻撞了白芷一下,将她飘远的神思拉了回来,「你咋走神了?可有听到婶子的话?」

白芷其实没太注意王氏後面的话,不过她还是乖乖点了头,免得她若说没注意听,王氏又要唠叨一遍。

「原本你的婚事在咱们清水镇也是很抢手的,那麽多好小夥子不选,你爹偏偏瞧上了那人,当时婶子就觉得他不靠谱,退婚也好,就是苦了你。」王氏感叹,她见过那人一面,只觉得不太正派,谁知竟还是个不仁不义之辈。

提到前未婚夫,白芷略有些尴尬,勉强笑了笑,抱住王氏的手臂,也不说话。

白二柱瞧在眼里,知晓她不想再提这事,忙开口替她解围,「婶子说得对,那人不行,阿芷这麽好的姑娘,咱们也不怕寻不到好人家,等业叔好点再说。」

「也是。」王氏也意识到自己话多了,笑着点点头,拉着白芷一块坐到牛车上,悠哉悠哉聊着天。



未时刚过,其他人陆陆续续回来集合,人一齐,牛车就晃晃悠悠动了起来。

因上街一趟玩得尽兴,大夥儿一路聊回去,哪个村子有啥事、谁家又娶媳妇了,总之东家长西家短,增添了不少话题,气氛比上午出门时活跃多了。

申时二刻,牛车回到虎松山脚下,遥遥远眺可以看到宁静祥和的白家村,大夥儿慢慢安静下来。

白芷有些担心,出门这半日,也不知道爹爹怎麽样了?

突然一阵马蹄声响起,白二柱听见了便驱着牛往道路边缘走,只是山路崎岖狭窄,牛车就占了大半位置,剩下旁边一点地儿,也不知道那马能不能过得去。

白二柱刚避开位置,白芷就看到一人一马由远及近朝他们奔来,待走近些,马儿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她才得以看清这一人一马的模样。

枣红色的马儿比白芷以往见过的都要高大精神,即便她不懂马,也能猜到这是一匹清水镇都找不到第二匹的好马。

至於马上的人,白芷偷偷打量,只见男子剑眉星目,长相刚毅,乍一看很是俊朗,只是他脸庞微微一侧就看到脸上有道长长的凸起疤痕,显得有些狰狞。她不认识此人,只在心中暗暗惋惜,再往下些便看到了男人露在外面的精壮手臂。

正打量着,男人似有所感,锐利的眼神扫过来正与白芷的目光对上,将她吓了一大跳,慌乱地低下头,心脏因为害怕而怦怦直跳。

那眼神冷冰冰的,好似没有一丝情感,对上视线那一刻她感觉像是被猛兽盯上,头皮一阵发麻,好似下一刻就会小命不保一样。

萧远已然注意到小姑娘的变化,他绷着脸眉头轻蹙,显然没想到对方会如此胆小,他才看了一眼就吓成那样。

想到这,萧远默默收回目光,小心翼翼地驱马从牛车边上那点位置通过。

马与牛并排时,白二柱笑着主动与萧远打招呼,道:「我方才听到马蹄声就知道是你,萧大哥,你打哪回啊?」

「镇上。」萧远言简意赅地回答。

他来白家村两年,可因性格原因与村里的人都不熟,也没打算花心思结交,甚至在村中还有许多关於他的不好传言,他都知晓,只是懒得理会罢了。

「最近可猎到了什麽好东西?」

萧远无意中帮过他,白二柱打心眼里觉得萧远是好人,值得深交,所以每回遇到萧远他总是在找话题想多聊几句,即便萧远不怎麽理他他也开心。

「猎了几只野鸡野兔。」萧远瞥了白二柱一眼,淡淡回答,然後补了两字,「走了。」

未等白二柱反应过来,枣红马就已经跑没了影。

白二柱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遗憾自己嘴太慢,未来得及与萧大哥多说几句话。

「二柱,你跟他很熟?」

见那一人一马已经跑远,牛车上的乡亲们这才壮着胆子开始谈论萧远。

「还行。」白二柱有些得意,二十岁的人了却高兴得像得了糖果的孩子,嘴角微扬,眉眼都是笑意。「萧大哥对我有恩,他在山上帮过我,人好着呢!」

不过大夥儿并不相信白二柱对萧远的评价,一个又一个提出质疑。

「真的假的,你小子别被他骗了。」

「就是,他要是好人又怎会一直住在山上?还有那陈大家的狗蛋,还不是上山着了他的道?」

村民越说越离谱,就连萧远是妖怪变的会吃人这种荒诞不经的谣言也搬了出来,直说得白二柱额角突突,心中分外不爽,若不是说这话的是长辈,他都想直接将人赶下车,这钱也不挣了。

「够了!这种话往後莫要再说,你们也不想想,萧大哥若是妖怪,你们能好好活过这两年?一个个的旁人编排什麽你们都信,简直是……是……无知!愚昧!」白二柱绷着脸,气鼓鼓地不再说话,赶牛车的速度要比原先快了些。

白二柱老实憨厚,平时总是乐呵呵的,个性热心勤奋,少有与人红脸的时候,可就是这样的老实人生气起来才让人觉得可怕。

这会儿见他生气,其他人都识趣地没再说话,只有一个没眼色的陈婆子还想继续说,被王氏不认同地拦下朝她摇摇头,这才消停。

白芷默默在一旁听着,怎麽也没想到事情会往这种方向发展,她缩了缩脖颈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被误伤。

没多久,牛车就缓缓驶进村子,停在那棵古老的大榕树下。

方才闹脾气的陈婆子下车後一声招呼也不打,气冲冲地走了,活像旁人欠她百八十两似的,其他乡亲见状也没搭理她,笑盈盈地与白二柱搭话告别。

白二柱不是那等得理不饶人的,也露出一个微笑抬手与大夥儿说再见。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白芷才上前对白二柱柔柔一笑,分外真诚地安慰他道:「二柱哥别生气,我信你。」

王氏也上前来,「就是,婶子也信你,那个陈婆子就是这样的人,你莫要在意,她说的话你就当放屁,过了便过了。婶子知道你是好孩子,可也不能让别人笑话了去。」

白二柱点点头,知道王氏是为他着想才说这几句,他便道谢应下了。「多谢婶子和阿芷,你们上车,我送你们到门口吧。」

「不不不,不用了。」王氏连忙拒绝,「你家就在这还送什麽送,婶子说这麽多也不是想占你便宜,只是陈婆子那人你也知道,若是闹得太过,她指不定出去怎麽编排你,你娘最近不是在托人给你说亲,你还想不想娶媳妇了?」

她捶了一下白二柱结实的臂膀,这才拉着白芷回家了。

白二柱恍然大悟,一拍脑门,赶紧拉着牛车就往家里走,他得回家问问他娘给他定下没有,若是还没有,再问问需不需要拿斤白糖去陈婆子家道歉。

等他母亲郑氏听完这事当即翻了个白眼,对自家傻儿子道:「你又没做错,道哪门子歉?就那陈婆子嘴碎,什麽话都敢乱编排。」

萧远仗义,素不相识还救了她儿子,她对萧远很有好感,接着道:「她若敢在外面乱编排你,看老娘不撕烂她的贱嘴!」

有了自家娘亲这番话,白二柱心里踏实多了,很快就将事情抛诸脑後,稍作休息就帮忙下地挑水去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仅提供试阅分享,资讯到此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GMT+8, 2024-6-17 07:44 , Processed in 0.062277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