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安祖缇《被迫同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30 14: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被迫同居》

出版日期:2021/01/08

内容简介

搞什麽鬼!江静敏这女人是怎麽回事?
自己无处可去就要赶他走?他可是白纸黑字签了租约
跟他卖可怜没用,要演戏比惨他也是可以的──
呃……她这是哪一招?
声泪俱下的痛诉钱被男友骗光,还无辜的变小三
整个人穷到快要被鬼抓去,房东还要涨房租
她只好灰溜溜的回老家,谁知老家房子早已出租了──
唉,他到底不是个心狠的,无奈之下勉强收留了她
从此,他和她在阴错阳差下被迫开始了同居生活……
孤男寡女同住一个屋檐下,本是没什麽大不了的
只是一个分际没拿捏好,很容易就激出爱的火花
起初对他来说,她就是个莫名其妙要求同居的怪房东
他只当多了个临时室友,不想与她有任何瓜葛
没想到这天然呆收起苦脸,笑起来的模样忒是诱人
惹得他一颗心被她牵绊着,忍不住想对她好
等等!这是怎样的发展趋势啊?
先是吻,再来是牵手,这分明是恋人的节奏啊……

 1-1

  柏油路上,一只天空蓝色的行李箱轮子咕噜咕噜的转动。

  江静敏抹了抹额上的汗水,拉了拉已经汗湿的上衣,心想,台南真的好热啊。

  她从下了公车,越过十字路口,一路往老家走了大概十分钟吧,背上衣衫就已是全湿了。

  好不容易走到老家前的小径,路面不知何时铺了黑黝黝的柏油,窄小的一条路,顶多一台房车可过的宽度,左边是水沟,右边是泥地,上头几乎都是杂草。

  外婆的房子就在前面了啊啊啊……

  看着熟悉的平房,江静敏吐了口总算可休息的大气,现在只想赶快冲进浴室洗个冷水澡,再喝上一口冰水……她好久没回来了,冰箱也没插电,这冰水还得自己买呢。

  转头看了看离她约莫五十公尺距离的杂货店,捏了捏上衣口袋,里头有个五十元铜板,是她买车票时找的。

  一瓶矿泉水大概是二十块,是她现有存款的千分之一,想想,还是别花这个钱了,煮开水放凉实际一点。

  从口袋内掏出钥匙,江静敏越接近大门心头越纳闷──怎麽铁门没放下?

  站在门口,由於门是雕花玻璃,看不清楚里头的情景,但仔细一听,里头隐约传来电视新闻台主播的甜美声音。

  该不会是舅舅他们来了吧?

  这栋一楼平房是外婆留下的房子,建坪大概三十坪左右,後院是一块约莫四十坪大的空地,可以种植一些农作物,内有两间房,客厅跟厨房共用,因为过年过节时子孙辈会回来团聚,所以这块公共区域的空间最大,摆放三张圆桌绰绰有余,至於房间都小小的,大概是放张双人床跟一个梳妆台加两门衣柜,就不太有空间放其他东西了。

  房间一个靠前门,一个靠後门,以前外婆脑子开始不清楚,请了人来照顾,前房就是外籍看护住的,靠後门的则是外婆的房间。

  现在外婆不在了,在她脑子还清醒时就把房子产权送给了江静敏,因为她的子孙中,只有江静敏没有长辈照顾,从小跟外婆住一块儿的她是外婆养大的,一直到读大学才到北部去,离开这个家。

  大学毕业後她就待在北部,工作也在北部,一年前外婆过世了,舅舅问过她房子要不要卖,只是价钱不高,大概只能卖个两三百万吧。

  对家乡又爱又恨的她虽没打算回来住,但也不想卖,因为这是她从小长大的家,有着与外公、外婆的满满回忆,而且她还寄望着哪天离家出走的母亲回来时,找得到地方。

  但她万万没想到,当初一个执念,这间房子现在成为她的依靠之地。

  她原本在北部工作得好好的,不幸误信前男友谗言,把存款交给他去投资,一开始有收益还不错,後来就一直赔,她想止损但来不及,全都赔光了。

  存款没了也就罢了,钱还可以再赚,但後来又爆出男友劈腿,她甚至还不是正宫,她火大的跟他分手,而对方也非常「潇洒」的离开,真是把她气得牙痒痒的。

  没想屋漏又逢连夜雨,分手没几个月,工作的餐饮公司因为经营不善的关系,也收起来了。

  她靠这几个月节俭存下来的存款去找了一个月的工作,而房东竟然在这个时候要涨房租,於是她恼了,决定结束在北部的一切,回老家过生活。

  至少,在老家她不用烦恼居住的事,後面还有一小块农地可以种点菜,饿不死。

  南部薪资虽然比较低,省吃俭用还是过得去的。

  只是想到要应付那些碎嘴的邻居跟亲友……她就想叹气。

  当初他们就反对外婆让她去台北上大学,还让她在北部找工作,现在晓得她因为失业回家乡,讥笑的话肯定不会少。

  龙生龙、凤生凤,江梓慧生的女儿就是没用。

  小时候,她因为母亲没报户口拖延了入学,造成她成绩跟不上时,就是这样被讪笑的。

  现在她一无所有的回来,正好印证了他们的鄙视。

  她懊恼地闭上眼睛,不懂自己明明这麽努力了,怎麽还活得这麽难堪。

  「算了,别想这些了!」她激励自己。「重新在这里证明给他们看!」

  而且她现在手上的钱仅剩两万块,这个月一定得找到工作才行!

  舅舅也有外婆房子的钥匙,过年过节时,大家还是习惯过来这里聚会,毕竟空间比较大,可以容纳所有子孙,所以她猜可能是亲友们在此聚会,虽然她不晓得今天是什麽特殊的日子。

  她把玻璃门往旁拉开,「舅……你谁?」她吃惊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为什麽屋子里有个陌生男人?

  那男人上身穿着一件无袖背心,下身着条短裤,露出一双结实的长腿,个子挺高,一眼便知超过一八○,身材壮硕,握着哑铃的手臂有肌肉鼓起。

  他两侧头发剃得极短,头顶的发都束起来了,又黑又浓密,让江静敏不由得联想起海胆。

  「你谁?」男人反问。

  他的嗓音很低沉,像暴雨时的雷声,五官突出,线条刚硬,眼神凌厉,加上体格壮硕,就算人长得俊,江静敏下意识还是产生惧怕感。

  「我……我是屋主。」

  男人眯起眼,「屋主不是叫江允文?」

  「那是我舅舅。」江静敏纳闷地看着他,「你到底是谁啊?」

  「我是这间房子的房客。」

  「什麽?」江静敏大吃一惊,「我没有把房子出租啊!」

  虽曾动过这个念头,也贴过出租启事,但一直没有人租,毕竟这儿满偏僻的,离镇中心有段距离,开车大概要十来分钟,一般人租屋不会租到这儿来。

  话说,她现在才发现,屋内的摆设跟原本不一样了。

  原本客厅有组三加一的PU皮深咖啡色沙发,现在变成二加一的黑色真皮沙发,厚重的木质茶几也变成玻璃的。

  门口本来放了一些农具跟旧报纸,也通通不见了,而是放了一台脚踏车。

  因为她站在门口,所以看不到房间跟厨房有没有改动。

  「我跟江允文租的。」叶海暄放下手中的哑铃。「签了一年的约。」

  「那你已经租多久了?」

  「三个月。」

  那表示还有九个月,这间房子都是属於这个男人的?

  不是吧……

  江静敏好想仰天咆哮。

  那她要住哪里?

1-2

  江静敏二话不说拖着行李箱往回跑,跑了将近二十分钟,气喘吁吁,一头一脸汗的站在舅舅家门前。

  舅舅家的铁门是放下的,极有可能人不在家。

  指尖压在门铃上,至少压了一分钟,果然没有人来开门。

  她慌乱地拿出手机要打电话,隔壁邻居刚好出来,看见她,先是一脸意外,接着笑道:「静敏,你回来啦!」

  「嗨,陈阿姨。」江静敏放下手机。「你知道我舅舅去哪了吗?」

  「他们出国了,去澳洲,好像朋友的孩子要结婚,邀他们过去,顺便玩。真令人羡慕啊,我还没有出过国呢。」陈阿姨一脸欣羡。

  不是吧……

  江静敏眼神死。

  「他们有说要去几天吗?」希望明天就回来。

  「两个礼拜的样子。」陈阿姨也不太确定。

  舅舅跟舅妈两个人都是公务员退休,有两个儿子,目前在外地工作,其中大表哥已经结婚了,不需要再负担孩子的生活教育费用的两老退休生活可说是轻松惬意,一年出国两三趟。

  「那他们去几天了?」江静敏急问。

  「昨天才出去的。」

  也就是下下个礼拜才会回来?

  江静敏真的是要疯了。

  那她现在怎麽办?

  而且寄货运的行李晚点就要到了!

  才想到货运行,司机就刚好打手机过来,告知再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那里有收货的人吧?」

  江静敏脸色大变,「那个……可能要等我十分钟左右,你开慢一点,我现在马上过去!」

  拉着行李箱,原路途返回,果然货运车已经在路口了,但是因为入外婆家的那条小路太窄,货车开不进去。

  「就……在里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江静敏手撑大腿直喘气,汗如雨下。「请帮我送进去。」

  现在无法可想,只能先把行李放去老家。

  「好。」

  她的纸箱一共有六个,司机一一搬下来放在推车上时,江静敏飞快地跑回老家。

  「不好意思!」她一把拉开玻璃大门,对着正在做伏地挺身的叶海暄喊,「我东西可以先放在这儿吗?」

  「什麽?」不明其意的叶海暄站起身,抓起挂在沙发上的毛巾擦汗。「什麽东西?」

  「我的行李,有六箱……我现在无处可去,我舅舅也不在,他们出国了,要两个礼拜才回来。」

  「那跟我无关。」叶海暄冷酷的回。

  这个女人跟江允文是不是真有关系,或是什麽样的关系,都无法证实也不关他的事,他没道理接受她的要求。

  「我知道跟你无关,但我现在真的无处可去了。」江静敏急躁的恳求。「求求你,行个方便。」

  「饭店,镇中心有间饭店。」他记得。

  她哪有钱住饭店!

  她身上的两万块得度过找工作的这段时间跟发薪前的生活费用,而且什麽时候能找到工作还是个问题呢。

  「求求你啊,大哥,我不知道我舅舅把屋子租给你了,我才是真屋主,跟你签约的不是我,你那个租约是无效的。」

  这回换叶海暄脸色变了。

  「你应该不会想要对簿公堂的吧?」江静敏凛着心看着他。

  语出威胁不是她所愿,但她真的无计可施,被逼到狗急跳墙了。

  「那是你跟你舅舅的事,我是房客,要对簿公堂也是你跟你舅舅。」叶海暄条理清晰的说:「而且我房租有缴,你不能赶我走。」

  惨了,唬不过。

  江静敏的头顿时有好几个大。

  「小姐。」司机来到她身後,「要搬到哪里?」

  「呃……」江静敏左顾右盼,最後无奈指着脚边,「你先放地上就好。」

  「不用搬进去吗?」

  「先不用。」江静敏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心觉有些怪异的司机把纸箱放下了,请江静敏签完名後离开。

  「你那些东西不能挡住我大门,请移走。」叶海暄语调依然冰冷。

  「我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可是我真的……」

  「你把我赶走我也是无处可去,所以不要跟我卖可怜。」要演戏比惨,他也是可以的。

  难道眼前的也是一个天涯沦落人?

  那她还能狠心把人家请走吗?

  震惊的江静敏心想她还可以更倒楣吗?

  她以为她已经跌到谷底了,没想到才摔到一半!

  「我……我……」顿时心中充满绝望的江静敏「哇」的一声,崩溃的大哭起来。「我没有办法,我身上只剩两万块,我只有两万块跟这间房子了,我的存款1-3被我男朋友骗光了,公司没了,房东要涨房租,我付不起,只好回来老家想说先住着再想办法,谁知连老家也没有了,你说我现在该怎麽办?去死吗?我现在是不是只有去死了?哇啊啊……」她抱着头蹲下来崩溃大哭。

  突如其来的痛哭失声让叶海暄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这女人是怎麽回事?

  他到底不是心狠的人,再瞧她那模样也不像作戏,真把人赶走,万一她真去自杀了,这良心怎麽过得去。

  可谁知她说的是真是假。

  「你真是江允文的外甥女?有证明吗?」

  「我是啊……」江静敏抽抽噎噎的哭着,站起来的她拿出手机,点出相片APP,搜寻了一会儿,找出跟舅舅的合照。

  「你不觉得我们有点像吗?」

  照片里,站在中间的男人的确是江允文,旁边那个女人则是他老婆。

  这个女人站在江允文身边,看起来却是有些拘谨。

  「我看不出来。」叶海暄摇头。

  江静敏又崩溃了。

  「不然你打电话问他……啊,他去澳洲了……呜呜……怎麽办?我要带着这六大箱行李去哪啊?」她语无伦次地嚷着。

  其他亲戚都不住在这附近,最近的好像是住在南鲲鯓的阿姨,但详细地址她完全不知道,她也没有阿姨的手机号码,而且阿姨很不喜欢她,因为阿姨一直以为这栋房子应该是留给她的,却被外甥女给抢了。

1-3

  「那个……」叶海暄叹了口气,折衷妥协。「我没有办法帮你,但如果你不在乎我是个男人、不怕我的话,沙发可以先借你住一晚,你明天再想办法看要怎麽办。」

  江静敏哽咽地看着他。

  不怕他吗?

  不在乎他是男人吗?

  说真格的,她怎不怕呢?

  他的体格跟那让人不怒自威的长相,不怕才有鬼啦。

  见她面带些许惧色,叶海暄直言道:「不然,趁天色还亮,快去找饭店吧。」

  「我……可以让我考虑一下吗?」只要说到要花钱的事,她心头就一揪。

  身上钱不多,住饭店可能就好几千没了,花不下手啊!

  叶海暄无可无不可的耸肩。

  「你先进来吧,别站在门口哭。」

  他当初看上这栋房子,就是因为跟邻居没有直接连接,前面的平房已经无人居住,後面是农地,左手边是一块大空地,可以停三台车,不过听说是别人的土地,只是人不住在这,无人管理,因此变成他的停车场。

  右手边有一排透天厝,同样有块空地隔开,且还造了道墙把空地围起来,邻居的声音传不过来,他这边也传不过去,很安静,正适合他。

  不过右边的邻居有个叫刘婶的,特别热情好客,老是拿东西送他,俗话说礼多人不怪,他在不想打坏邻居关系的情况下,会以互惠赠与的方式收下,但她很爱聊邻里的八卦,想必他这边若有事发生也会变成饭後谈资,要是被看到有个女人在他门口大哭,而且可能是原屋主,不知会被传成什麽样。

  入屋的江静敏呆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

  冲击太大,她虽然很想思考接下来该怎麽办,脑袋却是一片空白。

  叶海暄瞟了失魂落魄的她一眼,先到浴室去洗了个澡,换了乾净的背心与短裤出来时,她还是原模原样的在发呆,脸上依然挂着两条泪痕。

  她看起来似乎真是无计可施了。

  其实她刚才哭得乱七八糟时喊的那段话,他听不太清楚,好像是没工作也没钱的样子。

  好好一个女孩怎麽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

  而且看年纪应该也不轻了,有二十七、八了吧?

  刘婶曾经同他讲过屋主的事。

  那是刘婶第一次送蔬果过来,他基於礼貌请人家喝饮料,刘婶就坐在那自顾自的「陪」他聊起天来了。

  因此他晓得这间屋子原本是个老阿嬷的,阿嬷养了一个孙女,是被妈妈抛弃丢给阿嬷养的。

  孙女读大学去外地之後,每个月会回来两次,大学毕业就直接在当地工作,不过还是继续维持每个月回来看阿嬷。

  阿嬷过世之後,这房子就变成孙女的了,但是孙女因为在外地工作,所以这间房子就交给舅舅代管。

  托租很久了,大概将近两年的时间,但是都没有人租,他是第一个。

  这个女子应该就是阿嬷的孙女了吧?叶海暄猜。

  虽然外头天色还很亮,但已经快六点了,要不是被江静敏这样一闹,他已经在煮晚餐了。

  叶海暄吃饭的时间早,因为他十点半就会睡了。

  他会来乡下住是为了调养身体,因此乖乖地遵照医生的吩咐,十一点之前一定上床睡觉,早上六点起床。

  乡下的空气很新鲜,步调也很缓慢,跟他在台北时截然不同,因此他刚开始还挺难适应的。

  尤其晚上出去,外头一片黑,路上都没人,只有路灯照着孤零零的自己,想找个地方喝酒也找不到,还真让他在这三个月养成良好习惯,加上无事可做,每日的运动习惯也培养起来,身子也恢复健壮了。

  要不然他刚来台南时,消瘦得脸颊都凹下去,锁骨明显的下雨天可以装雨水。

  与合夥人姊姊视讯,她欣喜的说他脸色越来越好了,还开玩笑说应该要轮流到乡下居住,这样才能维持身体健康,但都被他嗤之以鼻。

  姊姊那个人才不可能离开繁华大都市,来乡下居住,这四周甚至连便利商店都没有,要是没有他,肯定饿死的。

  要进厨房去准备晚餐时,突然有人敲了玻璃大门。

  听到声音的江静敏纳闷的转过头去,心头有底的叶海暄走过去开门。

  「海暄,你吃饭了没?我炖了一锅炕肉,想说吃不完就分一点给你。」刘婶满脸喜孜孜地笑。

  「谢谢刘婶。」叶海暄接过去。

  「不客气。」

  「你等等。」

  一向习惯有来有往,不欠人情的叶海暄端着炕肉锅回厨房。

  刘婶也跟着走进去,意外看到沙发上的江静敏,诧异的眼眨了眨。

  「欸?这不是静敏吗?你回来啦?」走来沙发的刘婶看到江静敏哭得一脸狼藉,惊愕地问,「你怎麽哭了?」

  「没、没事!」江静敏胡乱地擦着眼泪。

  「该不是想外婆了吧?」

  「刘婶,我舅舅把这房子租出去了?」江静敏问。

  「对啊,他没跟你讲吗?」刘婶有些意外,「他可能是忘记了,这一个月租金才几千块,你舅舅不会贪你这种小钱的,他不是这种人。」

  最後一句带着些许责备之意。

  「我知道,我没说舅舅贪我的钱。」突然就被斥责了,江静敏连忙澄清。

  「知道就好。」刘婶顿了下,「你舅不是出国了?」

  「嗯。」

  「那你是回来……?」

  「我本来要搬回来住的,可没想到房子租出去了。」

  「什麽?你要搬回来?」刘婶傻眼的看向走过来的叶海暄。

 1-4

  「刘婶,这小番茄送你。」叶海暄把一盒小番茄放到她手上。

  「这怎麽好意思?」一看到叶海暄,刘婶立刻眉开眼笑,一眼便知她非常喜欢这名年轻人。

  「我一个人吃不了这麽多,也不想放太久,就麻烦你帮我消耗。」叶海暄随意找了个藉口。

  刘婶一天到晚送东西过来,其实就是找机会来聊天攀谈,叶海暄岂会看不出她的意思。

  叶海暄心想这位大婶还真是闲得没事干,这麽爱聊天,不会找自家老公吗?找他这个外地人干嘛?

  「那谢谢罗。」刘婶笑着接过。

  这个小夥子不仅人长得好看,又客气,如果有什麽事情要帮忙,也几乎不推却,刘婶对他印象好得很,要不是女儿都嫁了,真想招来当女婿呢。

  刘婶语气迟疑地问,「对了,静敏说她要搬回来,可是这房子……」

  「在租约期间,这房子的使用权是我的。」叶海暄声明。

  「是这样没错……」明明不关她的事,但刘婶还是一脸为难样,好像她才是房客。「还是静敏,你要不要去你舅舅那住?你表哥他们都住在外头,他们家现在应该有空房。」

  「可是舅舅出国了。」江静敏揉了揉因为鼻水而发痒的鼻子。

  「噢,对喔!」才刚说过,老人家的脑袋又忘记了。「那、那你现在怎办?」刘婶装出温柔良善的样子,心里想的是又有闲磕牙的话题了。

  「他……」江静敏看着叶海暄,「说沙发先借我睡一晚,明天再想办法找住处。」她叹了口大气。

  会在刘婶面前提到这件事,也是因为看刘婶跟这男人似乎交情挺好的,也许会知道这个男人的人品值不值得信任。

  刘婶从小看她长大,虽然嘴很碎,但不是个坏人。

  「那不错啊!」刘婶玩笑道:「海暄不是还有间空房吗?」她转身指着靠大门的房间。「要不然这间房间给静敏住嘛。」

  江静敏只想问有关於暂住一晚的事,看刘婶觉得行不行,没想到刘婶竟然直接提议把一间房间给她居住。

  她傻眼。

  不过这是不是也代表这个男人是正人君子?

  「那间房间我有放电脑,工作用的,不太方便。」叶海暄婉拒。

  「只是放电脑啊,我记得里头有床吧。」刘婶自作主张开了房门,俨然当自个儿家了。

  叶海暄的太阳穴青筋在抽动。

  在这边住三个月了,刘婶这种随意的态度,他依然无法习惯,他想以後也不会习惯的。

  早知道会有这样一个邻居,他一开始不应该签一年约,还因为租金低,爽快的把一年的租金一次全付了。

  唉。他在心中默默叹气。

  千金难买早知道。

  刘婶擅自打开门後,江静敏基於好奇也偏着头偷觑。

  这房间还维持原来的样子──以前看护住的双人床跟一个双门衣柜,以及一张藤木制的单人椅跟一张小四方桌。

  现在那张小四方桌上头放着一台笔电,藤木椅放着坐垫,除此外没有其他变动或增设。

  「把桌椅电脑挪出来,静敏就可以住啦。」刘婶喜孜孜地看着二人,像是期待有谁称赞她这个聪明的好主意。

  江静敏尴尬的笑着,嘴角微微抽搐,因为她发现到叶海暄的脸色不太对劲,只有刘婶浑然未觉。

  「刘婶,你该回家吃饭了。」叶海暄直接拉开大门做出逐客令。「你家人在等你。」

  「噢,也是啦!」临走前刘婶还不忘再朗声喊了一次,刷刷存在感。「我提议很不错,可以考虑看看。」

  叶海暄关上门後,江静敏忙道:「我、我没有想要跟你抢房间,不过这沙发请借我住一晚,谢谢。」

  「嗯。」叶海暄无可无不可的点了下头,走进厨房,从冰箱拿出米箱准备要淘米时,想到客厅那个没钱还无家可归的女人,便煮了两碗的份。

  淘洗好的米放进电锅,思考了一下晚上的菜色,从冰箱拿出需要的食材出来。

  他平常都煮两菜一汤,今天多了个人,但因为有刘婶给的炕肉了,所以他还是煮了两菜一汤──鱼片豆腐鲜蔬汤、玉米笋炒百菇跟蒜炒空心菜。

  尽量使用食材的原貌,不使用过多的调味,以免造成身体负担。

  当他把食材备好,开火料理,江静敏闻到了菜香。

  她的肚子立刻咕噜咕噜叫了。

  为了省钱,在失业之後,她一天只吃一到两餐,今天也只吃了个馒头夹蛋配豆浆,一直撑到现在,早就饿得前胸贴後背了。

  咽了口唾沫,她悄步往厨房走去。

  厨房一整个大更动──以前的老旧厨具换成蓝色的新颖厨具,还多了一个中岛,中岛前放置了两张椅子。

  冰箱除了原本的那一个,竟然还多了一台新的。

  厚釜电子锅冒着热气,而站在炉具前的男人正手脚俐落地翻动锅子。

  他的动作娴熟,一看就晓得常下厨。

  江静敏默默地走回客厅,忽尔想到外头还有行李,总不能让行李在外头过夜,露水会让纸箱湿掉的。

  她打开门,用力将纸箱抱起来。

  「好重!」

  在台北时,是货运司机帮她搬的,自己亲自搬才发现如此沉重。

  她弯着腰屈着腿,一箱一箱的慢慢搬进来。

  搬到第三箱时,从厨房走出来的叶海暄看到她艰苦的搬着行李,眉头一皱,上前去接了过去。

  「啊……谢谢。」手上突然一轻的江静敏在晓得是叶海暄帮忙时,慌忙道谢。

  叶海暄没有回应,而是帮她把剩下的几箱都搬到靠墙的角落。

  她搬得辛苦得要命,对他来说却是轻而易举,让江静敏不禁有些感叹自己不管做啥都不中用,连搬个箱子都没力气。

  搬好箱子後,叶海暄直起身拍了下手,「吃饭吧。」

  「欸?」他的意思是……?「我也可以吃吗?」

  「来者是客,多一双碗筷而已。」

  饿坏了的江静敏闻言大喜。

  「谢谢!」她真诚开心的冲着他笑。

  大概是没料到她一转先前忧郁,开朗的朝他道谢,叶海暄上身微往後退,蹙了下眉头,心想,这个倒楣的女人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31 10:42: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看试阅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31 14:32: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很有趣哦,好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3 18: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不错看~~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6 15:36: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a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7 09:56: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坐等新书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8 23:31: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可以看全文啊,她的书我都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8 23: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不是八号吗,好像是今天可以出了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1-22 08:10 , Processed in 0.196120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