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0★试阅] 墨时绾《一往情深》(卷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1 11: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墨时绾《一往情深》(卷四)

{出版日期}2020/10/14

{内容简介}

凌容与在皇帝缠绵病榻时代为监国,展现高度治国之才,
并提早布置,掐了沈贵妃妄想让亲子夺位的野心,
所以他继位毫无悬念,赵卿欢封后也毫无悬念,
可是那些臣子许是太闲了,连他不纳妃嫔不选秀都要管,
他就是要独宠皇后怎麽着?而且她替他生了龙凤胎,已经後继有人了,
看看女儿,乖巧可爱,果真是贴心的小棉袄,
再看看儿子,根本是来克他的,被他一碰就哭,
甚至还让她一度起了要同他分房睡的念头,
可恶,他这父亲兼皇帝岂会争不过还在喝奶的娃儿?

第六十章 龙体每况愈下

自淑嫔有孕之後,景成帝便不再召她侍寝,转而回到裴皇后与沈贵妃的怀抱,只是他去毓秀宫的次数远远比去凤仪宫还要来得频繁。

一来是裴皇后对景成帝总是不愠不火,与裴皇后一比,使尽浑身解数的沈贵妃,自然比她还要讨景成帝的欢心;二来则是沈贵妃为了挽回圣心,一直偷偷在自己的寝殿中点了极淡的迷情香。

其实早在淑嫔未入宫前,她为了与裴皇后争宠,就已经这麽做过,淑嫔入宫之後,她又将迷情香的剂量多加了一些

迷情香是沈贵妃特地找人调制的,寻常人闻不出味道有何不妥,再加上用量极少,就连太医给景成帝把平安脉时也诊断不出有什麽不对。

沈贵妃见淑嫔侍寝不过两个月就有孕,心中实在气得不行,想着自己如果日日承宠,应该也很快就能怀上孩子。

只可惜,沈贵妃却将自己算计到绝境。

那日景成帝在毓秀宫与沈贵妃恩爱没多久,整个人便晕死过去,还一度失去鼻息,沈贵妃因而惊慌失措尖叫出声,惊动了候在外头的陈忠。

陈忠立即就知道出了大事,派了几拨人出去,一拨人去请太医,另一拨人则去将裴皇后与凌容与请过来。

两人来了之後,太医们更不敢怠慢,景成帝一开始是不着寸缕的晕死在榻上,後来虽然被陈忠套上了长裤,可太医们仅看一眼便知道发生何事。

景成帝这是纵慾过度,也就是俗称的马上风,轻则昏厥,重则猝死,太医们丝毫不敢大意,立刻围上去诊治。

裴皇后听见太医的话,神色没有任何波动,甚至可以说是冷淡。

其实沈贵妃私底下对景成帝用药一事她与凌容与早就知晓,且他们还不着痕迹的替沈贵妃隐瞒,就是等着沈贵妃自己作死。

景成帝对这些事压根不知情,完全不晓得自己早就入了套。

裴皇后本就不稀罕景成帝的疼宠,就算沈贵妃再如何盛宠,她心里也不会有任何波澜,而且景成帝早就在十多年前就告诉过她,因沈贵妃父兄握有几十万的兵权,他十分忌惮沈氏,更担心沈氏拥有过多子嗣,到时会起了造反之心。

沈贵妃压根就不知道,当年她诞下凌朗不久,景成帝就暗中给她下了绝子药。

而裴皇后则是生下凌容与不久,就自己服了绝子药。

是以她与沈贵妃虽然十几年来承宠不断,却始终未再怀上孩子。

景成帝浑然不知自己之所以子嗣稀薄,完全是咎由自取。


裴皇后服了绝子药一事,凌容与前世就知道,裴皇后当初仙逝之前,不止将自己与牧逸春的那一段全说给太子知晓,就连他之所有没有任何兄弟姊妹,也是因为当年她的一己之私。

裴皇后心中一直都只有牧逸春,尽管当皇后多年亦未曾变过,只是两人都曾付出惨痛代价,如今才会不相往来,行同陌路。

「先将皇上抬回承乾宫,至於沈贵妃……」裴皇后淡淡扫了一眼已经换上乾净衣物的沈贵妃。

裴皇后话未说完,凌容与便拱手道:「母后,父皇向来身子健朗,不可能因此事就突然昏厥,儿臣觉得事有蹊跷,建议先让太医们将毓秀宫仔细检查一遍。」

母子两人悄然对视一眼,神色自然,一搭一唱。

「也好。」裴皇后颔首,肃容命令道:「赵太医、许太医,立刻查看毓秀宫中是否有不妥。」

刚才景成帝一度没了气息,沈贵妃方寸大乱,再回过神来时,裴皇后和凌容与已经到了,她根本来不及处理熏香,这会儿听到裴皇后的话,面色登时惨白如雪。

「太子岂可血口喷人,如此污蔑本宫居心何在?谁都不许乱动本宫宫中之物!」沈贵妃故作镇定,厉声喝止。

不过裴皇后一下命令,赵杰与许太医就已经上前开始动作,沈贵妃根本来不及阻止。

「禀皇后娘娘与太子殿下,熏香中确实掺有迷情香。」好一会後,检查香炉的赵杰率先开口。

之前宁老夫人寿宴时,牧婉清与赵卿欢就曾中过迷情香,赵杰对这香味再熟悉不过。

其他几名太医也闻了闻那味道,纷纷附和。

沈贵妃罪证确凿,裴皇后当下命人将毓秀宫的宫人都押到慎刑司拷问,沈贵妃则暂时幽禁於毓秀宫,待景成帝醒来後再发落。

景成帝醒来之後,得知自己居然被下了虎狼之药,心中气愤不已。

年过五十的景成帝,体力已大不如前,与妃嫔们缱绻时渐渐感到力不从心,因而寻找了许多法子来调养身子。

近几个月来,景成帝在沈贵妃与淑嫔那儿再展雄风,他原以为太医为自己的调养见效,想不到居然是身中迷情香却毫无所觉!

景成帝大怒,不止将沈贵妃降为沈嫔,更将她赶到揽月轩。

揽月轩如其名,位於六宫最偏远之处,四周空旷,夜晚唯有月相随,堪比冷宫。

得知沈嫔的下场,最舒心的莫过於淑嫔。

自从她有孕之後,沈嫔就处处刁难她,如今沈嫔失势,她又有孕在身,若是来日诞下皇子,她便有望升为妃。

淑嫔心中的如意算盘打得极好,可惜人算永远比不上天算。

景成帝得知自己被算计之後,便对妃嫔们心有存疑,派人到每个妃嫔的宫殿翻箱倒柜,更把平日使用的熏香与吃食、茶水都让太医们仔细检查一遍,就连裴皇后的凤仪宫也未曾放过。

裴皇后素来不喜与景成帝亲热,自然不会使手段,可淑嫔就不一样了。

她为新进妃嫔,若没能在景成帝一开始对她还抱有新鲜感时尽快怀上孩子,等到景成帝百年之後,她一个没有子嗣的嫔,将来可是要跟着帝王殉葬的。

淑嫔早早就为日後谋画,是以也与沈嫔一样使了小技俩,才会在短短两个多月就怀上孩子。

景成帝不知道自己每每来到永福宫时,淑嫔都偷偷在吃食里掺进虎狼之药,由於分量稀少,再加上并不是毒,太监们试毒时自然试不出个所以然,景成帝吃的时候也浑然不觉。

这些点心食物都是永福宫的小厨房做的,小厨房的宫人在景成帝的人马查探时,因过於惶恐不小心露出马脚,事情这才爆发出来。

如此一来,原本愁眉不展、百思不解的太医们,终於知道为何景成帝会在短短时间内身体状况就急转直下。

这些药偶尔用尚可,可若长期服用便会伤身,景成帝的身子如今已亏损严重,才会不论太医们如何为他调养都补不回来,几乎日日缠绵病榻。

景成帝终日卧床不起,就算他再不想,也只能下旨,命太子监国理政,代为处理一切朝中之事。

帝王病重,太子监国,消息一出,朝局动荡不安,朝野上下更是人心惶惶。

文武百官心里隐约知道,大梁的天,恐怕是要变了。

景成帝虽病得七荤八素,仍不忘发落淑嫔。

淑嫔有孕在身重罚不得,仅被褫夺封号降为答应,幽禁於永福宫,待诞下皇嗣,立即打入冷宫。

沈薇得知自己生完孩子就要被打入冷宫,当场痛哭出声,完全不敢相信景成帝居然对她如此无情。

沈嫔听闻侄女被降为答应之後,一开始心中痛快无比,过後却是深深的恐惧。

如今她们在後宫都失了宠,接下来景成帝岂不是要开始收拾她们的母家了?

那麽凌朗将来是不是也要跟着遭罪?

不行,皇位一定得属於她的儿子才行!

沈嫔虽然住到了揽月轩,可她没被幽禁,她与伺候她的宫婢依旧出入自如。

沉思半晌,她心有所决,亲笔写了一封信,将夏荷喊了进来,交代道:「将这封信交给三皇子,让他代为转交给丞相夫人。」

夏荷跟在沈嫔身边许久,见自家主子的面色不太对,又听她要找何氏,登时意会过来主子怕是又想做什麽。

她接过书信,犹豫了下,劝道:「奴婢斗胆劝一句,之前娘娘已犯下大错,如今您可千万不能再—— 」

沈嫔冷冷打断道:「闭嘴!本宫绝不会坐以待毙,见到三皇子什麽话都别说,尽快让他将信送到丞相夫人手上便是。」

夏荷无奈的叹了口气,垂首应了声「是」,拿着封妥的信,转身离去。

永安侯一派大都伏诛,可刑部侍郎的罪证仍在她手中,只要她能将何氏拿捏住,就还有希望!

沈嫔坐在罗汉榻上,轻轻摸了摸鬓边珠钿,红唇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微笑。

何氏得知沈嫔被降位之後,心中大大松了口气,正想着兴许父亲那件事应该就这麽过去了,怎料三皇子竟派人送来了信。

何氏拆开一看,原本刚回到原位的心,再次高高提了起来。

她没想到沈嫔被降了位分之後,非但没有要消停的意思,反而仍想着要拿捏她,继续将她当枪使。

何氏双眼猩红,心中憋屈气愤难平,何奈父亲及母家全被沈嫔拿捏在手,她再如何不甘,也只能乖乖进宫见沈嫔。

再回到相府时,何氏双眸已浑浊无神,犹如行屍走肉。

她万万没想到沈嫔会那麽恶毒,居然想……

就在她浑浑噩噩的踏进房内时,赫然见到自家夫君就坐在圆木桌前,黑眸深沉的看着她。

「老爷有什麽事吗?」何氏心中一凛,勉强笑了下,额间冷汗涔涔。

三皇子派人捎信过来的事,牧逸春身为相府之主自然知晓。

「沈嫔召你进宫都说了什麽?」牧逸春面无表情的问道。

何氏面色发白,嘴唇哆嗦,「嗯?」

牧逸春耐心的又问了一次,「沈嫔都说了什麽?」

「老爷,沈嫔娘娘什麽也没说,就是问我、问我……」

何氏被迫应下沈嫔的计画本就心乱如麻,如今见夫君神情严肃,一时之间更是想不出理由来搪塞。

牧逸春见何氏吓得身子瑟瑟发抖,沉默片刻,将在何氏离府不久,就被他找到的信,缓缓摊平在桌上。

何氏见他已看完那封信,蓦地绝望的哭了起来,「老爷,你听我说,我爹他真的—— 」

牧逸春淡淡打断她的话,「岳丈的事我与太子早就知晓,你告诉我,沈嫔召你进宫所为何事?」

「什麽?」何氏愣了愣,随即蒙胧泪眼瞪得老大,惊恐的看着牧逸春。

「你以为沈嫔查得到的事,我和太子会查不到吗?」牧逸春依然面无表情,语气却多了几分无奈。

他与何氏当了十多年的夫妻,私底下两人虽然并不亲近,但好歹也有个女儿,如何也想不到,妻子遇到了事居然不敢与他说。

何氏不敢置信,扑过去抓住牧逸春的手,眼泪直流,「那、那我爹和母家都没事了吗?」

牧逸春点头。

何氏此时才真真正正松了口气,放开牧逸春时,整个人已大汗淋漓。

「可你若答应沈嫔犯下错事,那麽到时不止你爹与母家有事,就连相府也都得跟着遭殃。」牧逸春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乾净的帕子,细心地为她拭去面上泪水,「好了,莫要再哭。」

他心里的确只有裴娆,对何氏亦谈不上爱,但何氏为他的妻,为他生儿育女,不论是身分地位、荣华富贵或是温柔体贴,该付出时他从不吝啬。

当年他与贵为皇后的裴娆偷情时,还未定下亲事,也从不觉得给抢了自己心爱女子的景成帝戴了一顶大绿帽有何错。

可自从父亲因此被活活气死,他决定听母亲的话迎娶何氏时,他便决定将对裴娆的爱埋藏於心底。

入朝为官,位极人臣,守护大梁,愿天下太平,的确是为了裴娆。

可他最多也只能做到如此,不能再多。

这也是何氏虽然知道牧逸春从未忘过裴皇后,却依旧对他们当年犯下的大错绝口不提的原因。

何氏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相府主母之位、牧逸春的女人,她所求的便是如此简单。

她看着牧逸春眉眼低垂为自己擦眼泪的模样,心中悸动不已。

半晌,她握住牧逸春的手,含泪笑了起来,将沈嫔威胁她做的事娓娓道来。

景成帝的妃嫔少,如今还有两个受到处置,他重病不起时,他只愿意让裴皇后侍疾。

「听说太子已为太子妃寻到两名接生过双胎的稳婆,此事可为真?」裴皇后坐在龙榻旁,看着面色苍白的景成帝,喃喃自语。

凌容与就站在一旁,淡笑道:「是的,人都已接进东宫安置妥当。」

如今他代景成帝监国,他前世便有过治国经验,处理起政事得心应手。

朝中老臣见他年纪轻轻却杀伐决断,运筹帷幄与各种决策甚至都不比景成帝年轻时逊色,不过一个月,文武百官便对这位年轻太子称赞连连。

此时赵卿欢已有六个月身孕,赵舒窈八个月,可景成帝的身子却每况愈下,始终不见好转,甚至有几次已一脚踏进鬼门关,全是靠着太医们跟阎王抢人。

凌容与每日下朝都会来探望景成帝,并时不时就召来太医询问景成帝的病情,在外人眼中,太子实在孝顺,丝毫挑不出错处。


可他们却不知,承乾宫里的人大都换成了他和裴皇后的亲信,就只剩景成帝身边的几个忠心老奴动不了。

如今也是因为裴皇后亲自侍疾,那些老奴才安心的退到寝殿外。

「太子妃是有福之人,必定能平安顺产,太子又为她寻了有经验的稳婆,并不用过於担忧。」裴皇后点了点头。「只是你父皇这样终日昏迷不醒也不是办法。」

裴皇后神色自若,话里却意有所指。

凌容与抿唇,不着痕迹的扫了昏迷不醒的景成帝一眼,垂眸淡道:「母后所言极是,况且大梁本就不可一日无君,儿臣监国实在惶恐,得尽快让父皇醒过来才行。」

裴皇后点了点头,温和的凤眸闪过一抹戾色,接着漾出几许笑意,她轻轻一叹,笑容温和的将芳云唤了进来。

她若无其事般的吩咐芳云让药童将药量加重一些,还再三叮嘱要再加上几许老参。

芳云低眉顺眼应了声「是」,面无波澜转身离去。

裴皇后轻捏手绢,细心温柔地替景成帝擦拭额间汗水,低声道:「皇上,您可要快点醒来,臣妾还有些话还没来得及对您说,您可千万要撑住。」

凌容与听见裴皇后的话,眸光微动,垂首抿唇不语。

重活一世,他已经知道母后对於父皇究竟是抱持着何种心态,母后原本应该与两情相悦的牧逸春共度一生,最後却一辈子都被囚困在皇宫之中。

前世景成帝病重时,这些事母后也曾做过。

当时他只顾着要收拾赵承平与害赵卿欢母子的那些人,因而并未发现,直到母后离世之前将一切说出,他才知晓母后究竟有多恨父皇。

对於景成帝的病情,众太医皆束手无策,赵杰为景成帝诊断完後,甚至直言不讳地说皇上已无力回天,要太子和裴皇后做好心理准备。

景成帝的身子因虎狼之药与过分纵慾早已亏空殆尽,就算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要不是凌容与强迫赵杰想办法吊住景成帝的性命,硬生生又多拖了一个月,景成帝恐怕早就撒手人寰。

凌容与此举自然有他的理由,他现在还太过年轻,朝中官员仍对他颇有微词,是以他需要用时间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让那些官员对他心服口服。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有接生双胎经验的稳婆们迟迟没有着落。

一旦景成帝驾崩,他成了新帝,到时要做的事太多,不止要安定朝堂,还有繁琐的登基与立后大典,一旦开始忙起来,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处理稳婆的事。

直到近日,才终於让他找到两个经验丰富,又接生过双胎的稳婆。

虽然他觉得只有两个远远不足,可此时赵卿欢已有孕六个月,肚子就似吹了气般,看起来跟怀孕七、八个月差不多,大得有些吓人。

怀双胎通常会早产,甚至有七个多月就生产的。

凌容与不敢再拖,就怕自己费了太多时间,反而没能赶上赵卿欢生产,最後只好再找几个经验丰富却没接生过双胎的接生嬷嬷,迅速地将这些人都接进宫,随时准备。

此时,赵卿欢生产的一切皆已安排妥当,凌容与并不想阻止母后。

她痛苦了一辈子,总该让她痛快一次。

父皇随心所欲的痛快了一辈子,自然也得承受当初肆意妄为的苦果。

药童也是凌容与和裴皇后的人,自然他们吩咐什麽,药童就做什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10-25 18:02 , Processed in 0.191693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