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朱轻《夜夜强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2 11: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轻《夜夜强宠》

出版日期:2020/07/23

内容简介

男人说女人只是玩意,没打算上心,却栽跟斗了;
女人想男人素行不良,没想过真心,心却丢给他。

不想被後娘拆了论斤卖,卫灵蕊逃出家门, 卖身为奴一年,
做了大官人傅锦程的侍女,为了毁清白, 以後再不被逼着嫁人,
她胆大爬上大官人的床成了通房丫头。
没曾想,大官人在床上的手段花样,竟这般折腾人。
因为不愿为妾,她逃出傅府,却被大官人给追了回来,
从此被细金链给囚在大床边,教他收拾得要多乖有多乖。
傅锦程这人向来清冷,不曾舍得对哪个女人给予宠爱,
独独对卫灵蕊却霸道得不行,明明是她招惹他在先,
爬上了他的床,竟还想逃?不想当妾?那行, 找个媒人,
算个日子,进门当傅夫人吧,他娶谁不是娶,
更别说是娶个自个儿心尖上的女人。
条件是,他不纳妾,不养外室,他的娃娃们,她负责生!

 第一章

  卫灵蕊忙个不停,她一直做家务到深夜,才闲了下来,身上已不知糊了几层汗水,又闷又黏的,实在太难受。

  於是她去了厨房,轻手轻脚的架锅烧水,又拖来浴桶,锁上厨房门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

  洗完澡,她又小心翼翼地先将浴桶里的水舀出来盛在水桶里,拎去後门处泼掉;来回几趟以後,又把浴桶和桶都拿了出去,用清水洗净,收好。

  之所以这麽小心,是唯恐吵醒了已沉睡的家人。如今正是农忙的季节,她和父亲,两个弟弟成日里在田间做活,大家都累得狠了,能让他们多睡一会儿也好。

  哪曾想,还真是怕什麽就来什麽,在路过父母的房间门口时,卫灵蕊听到了从父母房里传来了隐约的谈话声。

  该不会是她弄出来的声响把父母给吵醒了吧?卫灵蕊吃了一惊,她心里很是不安,就站在堂屋里不知如何是好。

  寂静的夜里,父母的对话显得更清晰了,卫灵蕊听到父亲说道:「今儿来向蕊儿提亲的刘公子挺不错的。」

  卫灵蕊一怔,随即明白过来,父母正在商议的,定是今日派了媒婆来家提亲的刘秀才。她不由得咬住唇儿,羞答答地垂下了头。

  刘秀才今年二十三四岁,虽然穷,却有功名在身,人也生得清秀斯文。他在镇上开设私塾,与卫灵蕊有过几面之缘,没想到,他竟对她有意思。

  卫灵蕊害羞地用手指卷住辫梢绕圈儿,然後听到继母用嫌恶的语气说道:「嘁,一个穷秀才,只给得起五两银子的聘礼,这也叫不错?」

  卫灵蕊一呆,然後听到父亲问道:「秀才还不好?」是呀是呀,卫灵蕊不自觉连连点头,秀才不是挺好的吗?虽如今尚未考取功名,只要潜心学业,说不定哪一天就高中了呢,那她岂不是就跟着成了官夫人?

  可继母迟疑一会儿,压低声音说道:「当家的,我是这麽想的……」

  听到这儿,卫灵蕊顾不得许多,连忙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将耳朵贴在了房门上,听到继母说:「依我看,咱们就把大姑娘许给杨柳镇上的马员外,如何?」

  什麽!杨柳镇上的马员外?

  卫灵蕊无声地倒抽一口凉气。卫父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妥不妥,马员外都已经六十多了,且已病入膏肓,眼看着就要没命啦!」

  继母小声嘀咕,「那要不是这样,人家能出一百两银子的聘礼吗?当家的,要是咱们有一百两子的话,就能给大儿子虎生盖间新屋,再讨一房娶妇儿了!」站在门外偷听的卫灵蕊呆住。

  卫父也犹豫道:「那岂不亏了我们大姑娘?」

  继母又道:「你放心,大姑娘虽不是我生的,却也在我跟前长大,我能让她吃亏吗?只等马员外一翘辫子,我立刻就把大姑娘接回来,如何?」

  卫父沉吟道:「可若是出了嫁的姑娘还在娘家住,会被人戳後背的!」继母又笑了,「既然当家的怕被人笑话,那我就索性再给大姑娘找个婆家?」

  卫父吃了一惊,说道:「大姑娘还未出阁,怎麽你就已经做好了要让她再二嫁的准备了?」

  继母道:「当家的,你听我说,那槐树镇上的孟老爷也愁相不中合适的儿媳妇,咱家大姑娘长得好看又勤快,配他家三少爷难道还配不上?」

  此言一出,不仅仅是卫父大吃一惊,就连躲在门外的卫灵蕊也惊呆了。

  天!孟三少爷可是个疯子啊!卫灵蕊以前去临镇赶集的时候见过一回那疯子,不但生得鬼面獠牙,还蓬头垢面的,成日里除尽了衣衫去欺侮吓唬小姑娘,要不就是拿着大棍子胡乱打人。

  卫父急道:「这如何使得!」

  继母却轻笑道:「当家的,孟老爷给出的聘礼可是二百两银子呢,等咱家大姑娘二嫁过去,这二百两银子到了咱们的手里……咱们先花一百两银子给小儿子鹿生起新屋,娶媳妇儿,还能剩下一百两银子咱们自个儿花用!到时候啊,咱们也起座新屋,再买几亩良田,到时候再给你讨个妾,让你也当个老爷,天天享福,如何?」

  ◎             ◎             ◎

  听到这儿,卫灵蕊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她根本不会相信,平日待她不薄,甚至对她嘘寒问暖的继母居然如此心思歹毒!

  可转念一想,其实她早就已经觉察到了。继母永远嘴上说得天花乱坠的,实际上却一直哄着她做家务、做农活,让她从早到晚的为了这个家,一直忙个不停。

  卫灵蕊不但要和爹爹、弟弟们一块儿做地里的活计,回到家里还要烧饭洗衣,照顾菜园子,养鸡喂猪……正因为这样,全家人都歇下了,就她一个人还要忙到深更半夜。

  在这一瞬间,卫灵蕊既委屈又伤心,一颗心儿紧紧的揪了起来。她多麽希望爹爹能够喝斥继母,严厉地教训继母,不能这样苛刻她。

  可是,她却听到了爹爹欢喜不已的声音,「你果真愿意给我纳个妾?」

  卫灵蕊的心儿瞬间跌落谷底。

  继母笑道:「你若依了我,让我来做主大姑娘的婚事,那我便依了你。」卫父毫不犹豫的一口应下,「使得!到时候给我纳个十八岁的黄花大闺女……」

  继母笑骂了一声什麽,卫灵蕊没能听清,她抚着隐隐作痛的心房,踉踉跄跄地走到了院子里,坐在平日她惯常着的小杌子那儿,呆呆地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

  卫灵蕊只觉得浑身冰冷,过去许多不能理解的事,现在全明白了,她本是太平村里生得最美的姑娘,从好几年前起,就陆续有人上门向她提亲了。

  可继母总不许,说不想随便把她许了人,定要为她谋一门好婚事。可如今卫灵蕊已是双十年华,继母却依旧没有为她择定人家,这多少让卫灵蕊有些惶恐。

  原来继母是打着这个主意,想把她给卖了,而且还要卖两次,得来的卖身钱好让一家子起新屋、娶媳妇儿、买良田……却全然没有人在乎她的死活!

  卫灵蕊无力地独坐在院子里,仔细地想了一回从小到大,她为家里人付出的一切,又想了想家里人是怎麽对她的……越想,心里就越难受,不由得抬头看向了深?幽静的夜空,眼泪扑籁籁地就顺着面庞淌了下来。

  ◎             ◎             ◎

  夜空中有无数星子闪烁,卫灵蕊想起幼年过年时,亲娘舅过来看望她,见她在寒冬腊月里还穿着单衣,心疼得抱着她哭,然後告诉她,「蕊儿的亲娘去了天上,要是蕊儿想娘亲了,受了委屈了,就抬头看星星,把蕊儿心里的苦,全都说给娘亲听吧。」

  於是卫灵蕊怔怔地看着满天星斗,忍不住泪下。直到泪水迷蒙了双眼,她才将手合十,低语默祷,「娘亲,若你在天有灵,教教我怎麽做吧。」

  自然无人应答。

  可是,心底有道小小的声音彷佛说,若亲娘还在世,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跳进火坑的!既是这样,她自然不能让天上的娘亲再为她担心了……与其留在这里要被继母卖上两次,索性离开他们,自己过活,且还要过得更好才是!

  这麽一想,卫灵蕊索性轻手轻脚地回了房,收拾了自己的几件衣裳,又摸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约百十个钱,打了个小包袱连夜离了家。

  站在自家的篱笆前,她回首看着居住了二十年的家,忍不住泪流满面。这是她的家,理应是她的庇护所,曾经让她心甘情愿的付出过所有,但到头来……她才知道,这个冷冰冰的家根本就不属於她。

  今天她离开以後,大约再也不会回来,那麽天下之大,究竟哪里才是她的容身之处?她离开了这里,又会遭遇怎样的人情冷暖?

  卫灵蕊背着小包袱黯然离去。

  ◎             ◎             ◎

  天亮时分,她步行来到镇上。

  因不想让继母轻易找到她,所以当她看到有人用老牛拉了一辆车,说是要去隔壁县城赶早市时,卫灵蕊数了十个钱,交与车夫,然後与四五个准备去赶集的大婶们一块儿上了牛车。

  到了隔壁县城逛了一圈,卫灵蕊心想,索性再去远一些,於是又找了一辆牛车,来到了更远的一个县城。

  这时已是下午时分,卫灵蕊知道自己得赶紧找个地方歇脚了。要不然,一个大姑娘夜里没处去……那太可怕了。

  但她又能上哪儿去呢?她在这儿无亲无故的,想歇脚,要嘛就是住客栈,要嘛就是租赁个房子。可是,去住客栈,会不会被人发现其实她是孤身一人,有坏人想打她的主意可怎麽办?租赁房子……她也没有这麽多的钱。

  正在她犹豫不决,在街上无目的徘徊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座高大的府邸门口贴了张纸条,上面写着个大大的聘字?

  卫灵蕊是识字儿的。她的外祖父是个秀才,可惜英年早逝,所以她娘亲和舅舅也是识字的。卫灵蕊是从会说话时起,就被娘亲教导着会背诗句;从会走路起,娘亲就教她识字念书了。

  盯着那个聘字想了很久,卫灵蕊终是大着胆子叩门去了。

  一个婆子过来开了门,见了卫灵蕊,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惊讶地问道:「姑娘你这是……」

  卫灵蕊红着脸儿问道:「嬷嬷好,请问你们府上可是,可是要聘侍女?」婆子愣了一下,又打量了卫灵蕊一番,面露喜色,「正是。」

  这婆子领了卫灵蕊进府,找到了一个姓汤的嬷嬷。汤嬷嬷穿着绫罗,一看就是个管事嬷嬷。卫灵蕊隐去了继母想卖她的主意,只说家里太穷想出来找个事做。

  汤嬷嬷看了看她的头发,检查了一下她的指甲,又现让她做了几样简单的家务活。见卫灵蕊做事麻利,汤嬷嬷很满意,便做主让她签下了一年的活契。

  卫灵蕊松了口气。

  汤嬷嬷告诉卫灵蕊,这里是傅府,府里只有一位主子,大官人傅锦程。傅家本家在省城,大官人是作丝绸生意的,长年居於渭水城。不过,眼下傅大官人去了隔壁县城,大约几天以後才会回来。

  ◎             ◎             ◎

  在傅府住了几天,卫灵蕊渐渐熟悉了,知道傅府看着气派,其实人口简单。前院有四个男仆四个小厮,後院止有四个婆子并她一个侍女。而据说傅大官人的嫡妻已於四年前去世,也没留下个孩子。

  傅府的待遇还挺不错的,当下人也能穿上好料子的衣裳,每顿饭至少有一个荤菜。卫灵蕊以後是要服侍大官人的,所以汤嬷嬷让她住在大官人的院子後头,她拥有独一间小厢房,还有床、衣柜、桌子和一张圆凳!

  要知道,卫灵蕊在家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单独的房间。父母睡一间房,两个弟弟睡一间房,她从小到大都是在厨房里打地铺的。

  如今日子过得好,一下子就让卫灵蕊忘却了离家的烦恼与惶恐。她把大官人的院子收拾得乾净妥当,有时还会帮着汤嬷嬷做些其他的家务事,所以容易就融入了进来。

  傅府後院里全是年老力衰的粗使婆子,卫灵蕊年轻,做活又麻利,没几日,汤嬷嬷就将她视作左臂右膀,无论去哪里,做了些什麽,都要将卫灵蕊带上。汤嬷嬷还告诉卫灵蕊许多大官人的喜好,又说自己已经年老,希望卫灵蕊以後可以好好服侍大官人。

  卫灵蕊有些为难。她也不想当一辈子的奴才。但看着已有些腿脚不便的汤嬷嬷,这话她也说不出口,就想着索性先做上几个月,等到契约期快到的时候再说。

  等到卫灵蕊熟悉了府中以後,汤嬷嬷找了个天气晴朗的时候,带了卫灵蕊去大官人的几处铺子里转了转,好教掌柜和伙计们认一认她。虽她是府里的侍女,但说不定将来也要去铺子里走动,先认一认人总不会有错。

  卫灵蕊有些害羞,但也挺兴奋的,尤其是,她觉得铺子里的掌柜伙计们……人都挺好的,这是不是也说明了,大官人也是个好人呢?

  然而就在卫灵蕊跟着汤嬷嬷离开最後一间布铺後,隔壁药铺的一个小伙计跑来问布铺的小伙计,「刚才那个穿水红色衣裳的姑娘来你们铺子里做甚?」

  布铺小伙计略解释了几句,说是东家傅大官人新聘的侍女蕊儿姑娘。

  一听到蕊儿二字,药铺小伙计恍然大悟,那漂亮姑娘果真是卫灵蕊!

  原来这药铺伙计正是太平村的人,在此处药铺当学徒,故此认得卫灵蕊。只是,穿上了丝绸衣裳的卫灵蕊太漂亮了,他没敢贸然当面相认。

  小伙计不由得想起了前天他娘从太平村赶来看他时,说起了太平村的新鲜事,说卫灵蕊突然失踪,她继母王氏哭得那叫一个悲痛欲绝,好像天塌了似的。

  没想到,原来卫灵蕊来傅府做工了?小伙计心想,要不他托人往太平村报个信儿吧?痛失爱女的王氏实在是太可怜了。

  ◎             ◎             ◎

  卫灵蕊完全不知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依旧安安心心地待在傅府。

  这一日,她正在院子里晒茉莉花,汤嬷嬷突然过来找她,「蕊儿姑娘,快快准备一下,大官人这就回来了!」

  卫灵蕊被吓了一跳,无端端紧张了起来,「这麽快?不是说……要到十五那日才回来吗?」大官人好相处吗?会不会嫌她愚笨?若果真嫌她的,会不会赶了她走……

  汤嬷嬷面含忧色地说道:「刚才小厮明月赶回来报信儿,说大官人已经到了码头,这会子正坐着马车往府里赶。明月是骑快马回来报信儿的,说大官人病倒了!」

  啊?卫灵蕊睁大了眼睛。

  汤嬷嬷又道:「我已经吩咐人去请了郎中过来,还请姑娘收拾一下官人的厢房,沐浴擦身用的热水,更换的衣裳……请一并备好,待会子大官人到了,仔细服侍。」

  卫灵蕊一怔,点点头,赶紧去收拾了。

  收拾得差不多时,前院果然传来一阵喧嚣声,不过一会儿,卫灵蕊就看到两个小厮吃力地半拖半架,踉踉跄跄地扶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进了後院。

  那男人身穿长袍,头系玉冠,生得面容俊美,气质儒雅;只是呼吸十分急促,还面染潮红的,额头与鼻尖上还淌着汗珠,眼睛也半阖着……

  可是,他明明就是一副十分虚弱的模样,却在看到卫灵蕊的一瞬间,大约是猛然间见到一个陌生人?他突然盯住了她,还流露出警觉的阴冷眼神。

  卫灵蕊没想到,大官人虽然一副病蔫蔫的模样儿,可眼神却这样凌厉,她被吓得一个激灵,不由自主地躲到了汤嬷嬷身後,心惊胆战地偷偷打量着他。

  ◎             ◎             ◎

  卫灵蕊垂头跟在汤嬷嬷身後,看着小厮们将大官人放在床上,又喘着粗气离开。汤嬷嬷急得不得了,转头吩咐卫灵蕊,「快去替大官人除靴、卸冠,我这就去请了郎中过来。」说着,她便急急地去了。

  卫灵蕊悄悄打量着躺在床上两眼紧阖,面色潮红的英俊男人,又紧张又害怕,还羞红了脸。无论教她做什麽活计,她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可是,她却并没有服侍过人……尤其还是个这样好看的成年儒雅男子。

  可一想到汤嬷嬷的吩咐,且大官人看起来也是虚弱到了极点的模样儿……卫灵蕊只得大着胆上前,先替大官人除了靴,又费力地把他的一双腿儿抱上了床。

  正当她准备转身去角房里拧一方热帕子,为大官人擦把脸时……

  她的手腕却突然被人捉住!且那力度之大,不但令卫灵蕊身形一顿,而且整个人都朝後倒去。她跌坐在床前,一转头,就看到大官人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眸子看向她,眼神凌厉,还哑着嗓子低声问道:「你……你是何人?」

  卫灵蕊慌慌张张地答道:「我是……卫氏灵蕊,是、是新来的侍女。」

  「侍女?」大官人眯着眼,半信半疑地打量着她,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他心想,自家哪有这样美貌的侍女?

  卫灵蕊头一回与陌生男子这样亲近,不由得一颗心儿怦怦狂跳了起来,只觉得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子他的唇……怎麽可以这麽好看!就像传说中颜如冠玉,面若敷粉的天神仙君一般。

  她垂眸,红着脸儿点头,懦懦地答道:「是,大官人不在府里的时候,是汤嬷嬷作主与我签下了一年的活契的,大官人可要我去请了汤嬷嬷来作证?」

  大官人一怔,松了手,低声说道:「不必了。」然後微喘了两口气,又道:「给我倒杯茶来喝。」遂闭上了眼。

  卫灵蕊手忙脚乱地爬起身,急急地朝角房走去,又觉得手腕处火辣辣的疼痛了起来,臂膀处还好似散了架,啊,原来大官人的力气这样大!

  她顾不得许多,飞快地拧了块热帕子,急急地走出来,又倒了一杯温茶,端至床前,先用热帕子轻柔地为大官人净了脸,净了手,才作势要扶起他,想喂他喝茶。

  不曾想,身材如此高大强壮的英挺男子却连起身的力气也无。

  好在卫灵蕊是个做惯了农活的,见大官人起不来床,她便将手探到他的後背,扶住他宽厚的肩,再一个发力……她只用一手便稳稳地扶起了他,然後用另一只手取过茶盏,喂他饮下了温热的茶水。

  大官人微喘了两口气,侧头看向她,微不可闻地说了声,「多谢。」然後身子一软,就靠在了卫灵蕊的身上。那陌生又浓重的成熟男子气息再次薰得卫灵蕊满面通红。

  她红着脸儿放下茶盏,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大官人放倒在床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2 14: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更新啊!!可以尽快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2 14: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速度啊,跪求坛主更新吧书荒了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2 15:3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书荒,什么时候更新,,,期待完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5 15: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试阅看不够啊,期待全版,对朱轻的书还是蛮有情怀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8-5 04:02 , Processed in 0.090351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