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镜水《BEAUTIFUL》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2 10: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cy 于 2020-7-12 10:18 编辑


镜水《BEAUTIFUL》

出版日期:2020/06/24

内容简介

他隐藏身分「奉命」进入公司抓内贼,不意第一天上班即见到当年被人霸凌的学姐。
他在霸凌事件後向校方检举,她则选择息事宁人──转学。
十多年後再见,她是公司部门主任,他是生人勿近的打杂助理。
她对待下属极其照顾保护,面对经理的无理谩骂总是微笑以对。
他问她都这样被对待了,为何还笑得出来?
她说:是你当年的挺身发声改变了我,让我在面对欺凌时生出勇气微笑以对。
颜值百分、不喜人群的孤癖男与脸上有大片酒红胎记的认真女,在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里,情愫暗生……
世俗的美丑观,与他们不相干。

 毕业季。

  谢师宴开始活络了。

  「主任,市场部在找你喔,说已经把东西寄到你的信箱了。」

  「我正在回应。」

  「啊!主任,业务部课长有打电话来。我差点忘记说了。」

  「好,我知道了。」

  「那个海报的设计比较赶,主任你可以先看一下吗?」

  「我看了,意见在这里,拿去吧。」

  「谢谢主任!」

  程依棠在回覆完市场部的信件,结束和业务部的通话後,拿起桌上杯子,想喝一口热茶润润喉,这才发现原来她自早上到公司之後,根本忙得没有时间倒茶。

  从黑色肩背大方包里取出一个纸盒,带着平常使用的保温茶杯,她起身走到了茶水间。

  在泡着热茶的同时,她打开了纸盒,拿出里面的手作饼乾,将茶水间的公用零食盘整齐排满。

  「咦!主任,又请我们吃点心啊?」女职员走进来,眼睛立刻一亮。「每次都是主任请客,主任真好!」赶快手拿了一小包,因知道只要稍微晚一点就会被抢光。

  程依棠温声道:

  「这阵子会因为谢师宴比较忙,大家都要加油。」

  「当然!」女职员边用手机通知姐妹们下午茶甜点已到,边问:「主任啊,你真的什麽都会耶!居然这麽会做点心,上次的凤梨酥和雪花饼也好好吃喔!还有这麽特别的包装,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外面买的。」

  「只是很简单的包装而已。」包装材料行里都有的。「做了我自己一个人吃不完,你们愿意帮忙,我很高兴。」程依棠将纸盒收起。

  女职员赞美道:

  「真的很好吃啊!不会太甜,材料也实在,你乾脆贩售好了!」

  程依棠被如此夸奖,脸微微热了。

  「你们吃得开心就好。」她微笑着说。

  陆续有职员走进茶水间,问候道:

  「主任好。」

  程依棠友善回应道:

  「你们好。」

  几个人问候过後便涌到零食桌前,道:

  「快拿啊,不然没了!」

  「什麽什麽?」男职员经过,也加入抢夺。

  程依棠露出柔和的笑容,回到自己座位上。

  她喜欢烹饪和烘焙,无论是做菜或是点心,一人份的菜色还好处理,但做了甜点总是吃不完,於是试着带到公司分享,没想到大家都喜欢,真是太好了。

  在午餐前她把工作都按照急缓处理了大半,随即跟着经理进会议室开午餐会议。结束後,经理叫住了她。

  「等等,那个……」经理似乎一时想不起她的名字,最後只道:「我说部门缺人补上了没?」

  程依棠点头。

  「人资已经招聘了,新助理会在这几天报到。」之前的同事因为家庭因素而离职,不巧紧接着进入忙碌期,她知道经理的意思,如果不尽快补人,接下来会更加手忙脚乱。

  「你要赶快让新人上轨道,我们需要即时战力。」经理交代着。

  「好。」程依棠应道。毕业季,也意味着公司将有新人到来。

  回想起自己求职时的过程,有点遥远了。

  在一次次的面试失败之後,她终於在这间饭店里找到第一份工作。埋头一路努力,至今已十年了。

  因为饭店有着明确的制度,她逐步升上主管职,良好的环境和合理的待遇,让她感觉能在这里工作真是幸运极了。目送经理离开後,她准备回自己的座位,途经茶水间,听到几个吃过午饭的男性员工在里面聊天。

  「原来这是主任做的?」一人惊讶。

  「你不知道?主任超会做这些,比外面卖的还好吃。」

  「主任很贤慧耶!做事负责,个性也满好的。」

  「贤慧是贤慧,好也是好,不过嘛……」

  「我懂你的意思。」

  程依棠并非刻意偷听,但因为自己是被谈论的对象,所以担心惊动到他们,只能停下脚步。站在外面一会儿,她彷若没事一般走过门口。

  即使没有回头,她也能感受到里面的人些微不自在地移动视线。

  她没放在心上。和以前相比,这些人只是诚实地说出心里所想的而已。

  好好地打起精神工作吧。

  各种文件接连不断递过来,她忽然想起最近因为太忙,还没有从人资部那里看见新进职员的资料。於是赶紧去一趟拿了回来;不过实在是忙到没时间翻阅,她当天加班到快十点才能够回家,那个档案就这样躺在她桌上到隔天。

  一早,新助理报到了。

  办公室里忽然有种奇妙的安静,然後在这静谧中,响起了微微吸气的声音。

  在和新人照面後,程依棠立刻明白了是什麽原因。

  对方是男性,手中翻开的履历表里,标示着他今年二十九岁,而贴在上面的照片,不及他本人俊美的十分之一。

  还有,他的……名字。

  「哇!来了个超级大帅哥!」有人低声兴奋地说道。

  因为这缘故,整个办公室像是停摆了一样,所有的人都在看着这个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男人。

  程依棠见他直勾勾地瞅着自己,遂正式说明道:

  「你好,我是事业开发部的主任,敝姓程,程依棠。」她还以为来的会是刚毕业的年轻人,虽然对方的外表看起来要说是毕业没多久的年纪也不会让人怀疑,既然都要三十岁了,那多半不会没有工作经验,部门要的是能够处理各项简单事务的助理,一般都是才离开学校的社会新鲜人,是有什麽特别的理由录取他吗?还是来应徵的人不多?可现在是毕业季,应该不至於如此啊。

  由於徵求的只是非常单纯的助理职务,面试当时人资并没有通知她要在场。

  思考着这些问题,待回过神来,只见对方用那双相当漂亮的眼睛,露骨又赤裸的,一直一直地看着她。

  那是相当失礼的注视,气氛瞬间变得有点尴尬,程依棠一时怔住。

  「那个……」

  正想说些话来缓和气氛,就听他道:

  「初次见面。我是孙时延。」他朝程依棠伸出手。

  程依棠停顿了下,在礼貌性地轻握手後,很快便收回。

  「你的专长是,计算机概论和程式语言,嗯……」她不是很懂为什麽人资要塞一个专业的电脑人才过来,部门要的只是处理杂务的助理啊,这实在太不合适了。「你的座位在窗户那边,我先请同事带你认识环境。」她道,一面想着得先向人资那边确认一下,是不是中间过程出了什麽差错。

  请旁边位子的同事帮忙带人,好几个女职员随即跟着围了上去,程依棠独自去了人资部进行确认。

  结果,档案没错,人也是对的,是真的来应徵他们部门的助理。奇怪的是,找不到当初面试的主管,履历和一般相比也不够完整,可是该写的也都写了。不过,这种小助理的职缺,本来就不会太严谨。

  也许,真的就只是单纯地想要这个工作,她不应该以自己的想法先入为主。

  手机铃声提示她接下来的行程,她赶紧回部门整理文件,开会去了。会议虽冗长,不过还好在午餐时间前结束。

  走回部门时,听到几个同事正在邀请新来的助理用餐。

  「我们公司餐厅的菜色不错喔。」

  「吃腻的话,外面也有几家好吃的。」

  「一起去吧。」

  孙时延坐在位子上,看着面前的女同事。

  「不要。你们太吵了,我喜欢一个人安静吃。」他道。

  「……啊?」众女傻眼。

  自讨没趣的尴尬气氛瞬间占领整个办公室。

  「那……好吧。」众女也只能僵着笑脸散开。

  程依棠目睹这一幕,看着同仁们的表情,有点担心起来。

  下午开始,她观察着孙时延的工作情况,负责带他的女同事,原本早上还满开心的,现在却面无表情地对他交代事项,幸好,即便这位新进助理对人际关系没有兴趣配合,处理公事倒是相当俐落,并没有发生什麽问题。

  虽然只是一些影印或打字的简单事项,可无论交付的是什麽杂务,他都能够很快做好,甚至连事务机器的使用也无需旁人解说。程依棠仔细观察着他与同事之间的互动,确认孙时延的助理工作很快就上手之後,总算放下心来。

  不过,程依棠有种大材小用的感受。但是她很快地告诉自己不要随便质疑别人的生涯选择。

  下班时间一到,孙时延便离开了。几个手上还有工作未做完的同事,留下来加班,不久也陆陆续续走了。

  在办公室的灯关掉大半之後,程依棠仍留在公司里。

  等回到家,已经接近十点了。

  关上住处大门,将钥匙放回肩包内,然後进房拿取乾净衣物,卸妆後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

  用柔软的毛巾包住湿发,她站在浴室的镜子前。

  镜面映照出她的素颜。覆盖左脸大半部皮肤的葡萄酒色,是自小就被嘲笑的不同之处。

  她的面部有着大块的深色胎记。

  懂事以後,她理解了这个事实,并且体会到了它所带来的影响。在青春期那个不知轻重的年纪,是她被嘲弄得最激烈的一段日子。

  可是随着年纪慢慢地增加,长大之後,她了解到,在成年人的社会里,尽管内心也许仍是那般想着,却不再会轻率地当面取笑别人了。接着,只要把自己打扮得乾净整洁,穿着得宜,就谁也不曾指着她嘲谑了。

  轻吁口气,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一下。

  好想吃个甜点慰劳自己啊。

  然後,好好地睡一觉。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

  「怎麽样?」

  「……什麽怎麽样?」

  「第一天进办公室上班怎麽样?」

  孙时延坐在电脑前面,双手在键盘上敲打,用蓝芽耳机和对方通话──

  「就那样。」

  「不跟我讲一些心得吗?」那头的男声说着。

  「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什麽异状。」不过……孙时延稍微停了动作。

  「虽然我让你进公司是调查事情,可是你也该享受一下普通上班族的生活。」男声这麽说。

  「我想赶快结束。」孙时延眯起眼睛。

  「虽然你这麽雄心壮志,不过有社交障碍的你,打算怎麽做?」

  孙时延脸一沉。

  「我没有社交障碍。」他只是不喜欢跟人交际而已。「如果我有,那你何必叫我进公司调查事情?」矛盾。

  「因为你跟我们不同姓,比较好办事啊!」因为他的姓氏并不怎麽常见。放一个和公司老板姓氏相同的人进去,还在人资那里动手脚,那还不马上被看穿?「你本来就是替公司工作啊,只是换了个单位。」男声道。

  孙时延沉默了会。

  「我问你,难道……」他一直在怀疑。

  「没有,跟你妈,也就是我姑姑,完全没有半点关系。」男声带着笑意,回答得超快。

  那就是有关了。孙时延道:

  「算了。」

  「你不要生气啊,你知道我是不得已的吧?」毕竟是来自亲姑姑的要求。

  「我挂了。」不想再讲下去,孙时延切断了通话。

  他就知道自己一定是被设计了。他明明就没有社交障碍。

  不会与人相处和不喜欢与人相处,完全是两回事。

  因为这样而被逼迫到一个不情愿待的地方,简直没有道理,在家族企业里工作就是这样。不过,倒是发生了一件完全意料之外的事情。

  孙时延望着萤幕上的软体记事表格。

  在今天的日期打上了「遇见了那时候的学姐」一行字。

  隔天,他准时上班。

  一早就做着连训练过的猴子也能做的杂事,无聊得要命,不过为了履行助理这个职务,他也是好好地完成了。

  他以前的工作内容不怎麽需要接触人群,现在被弄到这里来,他也懒得抵抗那些家人,不过如果是要看他笑话的话,那他是绝对不会给人有机会笑的。

  把事情做好。然後没辙的和看戏的,就都会放他回去了。

  将影印好的资料敲了敲弄整齐,再用钉书机钉好,看着主管签名栏还空着,他推开椅子起身,走到主管的办公桌前。

  「请过目签名。」他将文件放上桌面。

  程依棠正在用电脑处理工作,闻声望着那叠文件,道:

  「谢谢。」她拿到眼前,仔细确认上头文字是否有误。在签名的时候,她道:「如果你有什麽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可以透过公司帐号告知我。」

  公司里每个员工都会有自己的帐号,除了可使用信箱及公司的共用资源与商业福利,无论处理任何事情都会留下纪录,找得到人负责。

  「帐号……」孙时延喃念了下。

  这不确定的语气令程依棠微怔,她抬起脸,道:

  「你还没申请吗?」这应该是一开始就要办理的,因为要有帐号才能进入内部作业系统。

  负责带他的女同事阿洁伸长了脖子在听他们的对话,这下赶忙站起身,走过来解释道:

  「我昨天太忙了忘记讲,不过後来看他可以使用系统了,以为自己其实已经告诉过他了。」说真的她吓了一跳。本来因为午餐的难堪准备稍微整一下他,想说给个下马威,让他不知所措地求救这种程度就好,可是没想到一回头却发现他已经顺利在处理工作了,简直莫名其妙啊!一定是有谁偷偷帮助他了吧。

  这种超级美男子就是吃香到可恶又可恨啊!就算态度那麽傲慢也有人心甘情愿主动奉献。

  是因为昨天中午时候的事吗?程依棠大概能猜到是怎麽回事。她没有责怪女同事,只是问着孙时延道:

  「所以你可以使用系统?」

  「可以。」孙时延平淡回应。

  没有设好帐号和密码的话应该是不行的,那大概就是有谁私下教了他。这个场面不好详细询问,程依棠想了想,最後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那就好。都回去位子上吧。」

  「是。」女同事本想知道到底是谁那麽三八,结果落空。不过,没有被责备已经是万幸了,程依棠的宽容让她自觉错误,有点不好意思。

  孙时延则是又看着程依棠。他毫不掩饰自己露骨直接的视线。

  程依棠好久没这样被注视过了,从高中之後就没有过。只能温声道:

  「怎麽了?」是有什麽事要告诉她吗?

  「……没事。」孙时延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程依棠实在不懂。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她也就忙着去处理事情了。

  孙时延坐回椅子上,再次望向程依棠。他那奇怪的目光,自然都被附近的同事察觉了。

  「这个,帮忙输入一下。」坐在他旁边的女同事,也就是阿洁,这回不敢再乱来了,拿着一份资料递给他。

  「好。」孙时延接过,敲着键盘进入系统。

  女同事原想告诉他这份资料要放在哪一个线上档案里,却见他毫无障碍地点出正确路径,并且迅速作业起来。

  修长的身材,挺直的背脊,明明只是普通的衬衫和长裤,穿在他身上却散发出亮眼光芒,就连敲打键盘的手指都那麽好看,整个人像是画作一般赏心悦目。

  到底是谁教他要怎麽做的?一定是个超级三八啊!女同事虽感不悦,但倒是省了她很多事,不需手把手花时间带人。

  在心里哼了一声,她专注解决自己的工作了。

  孙时延没多久就处理完手上的资料交出,接下来就一直重复着影印和打字这两件事。很快到了午休用餐时间,这次没有人再找他吃饭,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个人时光。

  下午,他送文件到另外一个部门,再次引起广大注目,他完成任务後,毫无感觉地在众人目光中离开。

  下班时间一到,他就关掉电脑起身走人。

  不管别人要他如何,虽然是和以前不同的环境,他仍旧照着自己想要的那种样子来进行。

  不要有人接近他,也不想接近任何人。

  回到家里,洗过澡後,随便吃了些东西当作晚餐,拿出冰箱里的罐装咖啡,他在书房的电脑前坐下。

  萤幕开启後,进入公司的作业系统。一时间房间里回荡着机械键盘的声响。

  隔日一早,办公室里,女同事率先疑惑道:

  「咦!怎麽回事?」

  「怎麽了?」对面的探头过来。

  女同事指着萤幕里的某个作业路径道:

  「我记得要进这里之前还要再认证一次的。」明明已经使用个人帐密了,还要再输入确认,她还抱怨过有够麻烦,难道是她记错了?

  「有吗?」对面的同事没什麽印象。

  「有吧?」女同事自己也有点搞不大清楚了。到底是不是记忆有误?思考片刻後决定算了,不要浪费时间去探讨这个,反正这样使用起来顺畅多了。

  孙时延坐在自己位子上,目不斜视地输入资料。旁边在讲些什麽,他一点也没有反应。

  午餐时间,他到公司楼下的便利商店买了两个三明治和咖啡。

  在回部门的途中,经过吸菸室时,有人挡住了他的路。

  「喂,你过来一下。」是同部门的两个男职员。

  孙时延移动视线,睇着那个烟雾弥漫的空间,并没有跟着对方走进去,而是站在门边。

  「什麽事?」他问。

  男职员只得跟他一起站在门口。本来想关起门说悄悄话的。

  「你啊,看主任看得太过火了吧?」压低了声音。

  「啊?」孙时延挑起漂亮的眉毛。

  两个男职员身高不及他,被他这样一注视,顿时又更矮了两截,原本想说他脸有够娘炮,就算长得这麽高应该也没什麽气势,好像也不是那样。尽管面对这个绝对疯狂受女性欢迎的超级帅哥,有种同为男人好像输了的感觉,不过倒也不至於难看地嫉妒,更何况这小子一个年近三十的大男人,做的都是那种超级简单的工作,毫无专业性谁都可以取代,上帝是公平的。

  男职员道:

  「我可以理解,我第一次看到主任也吓了跳。」虽然没有表现出来。

  另外一个附和道:

  「是啊,好像油漆泼在了脸上。庆幸的是,就算没那个胎记,她也不是漂亮的长相。」不然就太可惜了。

  「最惊人的是,她的名字感觉起来是个大美女对吧?」继续一搭一唱。

  「对对!有够残酷的!」简直太搞笑了。

  像是在说笑话一样,他们口沫横飞,趣味似地讲着。

  「──哈?」孙时延用一个音节打断他们讪笑的对话。

  两个男职员一愣,左边的先回过神来,道:

  「那个,总之啊,就算主任长得那个样子,你的注视也太露骨了。」

  那个样子是什麽样子?这种提醒又算是什麽。孙时延沉下了脸。

  「……臭死了。」他低声启唇。

  「咦?你说什麽?」男职员没听清楚他的低语。

  孙时延微扬起了线条优美的下巴,往下睨着他们,一脸嫌恶地道:

  「我说,菸味臭死了。白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2 15: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哦,镜水终于出新书了,期待完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3 00: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镜水终于出新书了。那我的向容会有盼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7 08: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jxl0316 发表于 2020-7-17 05:42
镜水的新书啊,虽然不敢盼望,但是还是期待向荣的书能够有盼头

嘿嘿嘿,请问向荣也是新书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8-5 04:18 , Processed in 0.09141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