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可乐《拐个顶天立地的汉子》(那家公司的禁爱令之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9 17: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乐《拐个顶天立地的汉子》(那家公司的禁爱令之三)

{出版日期}2020/07/03

{内容简介}

袁若阳是出了名的异性绝缘体
即使追求者众多,她也未曾对哪个男人动过心

因为她的心,早在很多年前就给了她的铁哥哥
但他离开了她,只有身影仍深深烙在她的心头
直到那一日,另一个男人走进她的眼里
将他的身影牢牢的印入她的脑海,忘也忘不掉……
第一次见到他,她就被他那张脸吸引了全副注意力
男人颜质逆天,偏偏表情太酷、眼神太杀
她窥听八卦的现世报就是替他挡下女祸引起的灾难
第二次见到他,她正遭到不明人士绑架胁持
他不知从哪冒出来,神奇的「英雄救美」──
遇见他之後,她就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
对他的靠近不但没有戒心,还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彷佛她在好久以前就已经认识他,甚至爱上他……
那一夜,凝视着他那一双让她熟悉的眼
酸楚又心痛的悲伤感,伴随着一幕幕过往纠葛而来
真的会是他吗?那个她从来不曾遗忘过的铁哥哥……

 楔子

  咻啪──咻啪──

  十多把枪同时朝着同一个目标开火。

  瞬间百来发子弹如弹雨,铺天盖地的扫射而来。

  男子手中只有一个垃圾桶铁盖当盾牌,凭着敏锐矫健的身手,或躲过或直接用充当盾牌的垃圾桶铁盖格挡。

  但他毕竟不是「美国队长」,没有通天的本领,只是一个不怕痛、失去求生意志的平凡血肉之躯。

  枪林弹雨下,没闪过的子弹,有的划过他的肩膀,有的穿透他的大腿或身上某个部位,撕扯开肌肉组织,带来强烈烧灼的痛楚。

  鲜血不断的由身上的弹孔流出,很快地将他身上的衣服给染湿。

  但男人却彷佛感觉不到身上的痛,昂藏身躯依旧直挺挺地向前挪动坚定的脚步。

  随着他的脚步逼近,一个个离他愈来愈近的持枪混混猝不及防,被他用布满弹孔的圾桶铁盖给打晕。

  眼见同伴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後一个个倒下,用尽子弹的混混,露出惊骇的表情,颤声开口。

  「干!这个人是穿了铁布衫还是丧屍……竟、竟打不倒啊!」

  绰号「鸡哥」的领头男子俨然也被眼前的情形吓到了。

  他知道这个年轻的男人是黑帮老大景文笙手下最能打的猛汉,为了从他手上抓走景文笙唯一的宝贝女儿,他派了十多个人在港口的仓库围剿。

  他以为这样的人手对付一个男人绰绰有余,却没想到,年轻男人强硬得令人胆寒。

  他确信在一颗颗子弹的攻击下,那男人身上不只一处枪伤,鲜血更是没了命的流,可诡异的是,男人受了重伤,却仍不见他倒下……那模样,还真的挺像电影里打不死的丧屍,令人不寒而栗。

  这天外飞来一笔的夸张想法让他感到无来由的惊惧,他咆哮:「饭桶!全都给我上啊!」

  原本十来个拿枪的混混被年轻男人撂倒了大半,剩下的,手中即便有枪也耗尽子弹,无用武之地,这时被鸡哥一喝,几个混混却迟迟不敢向前。

  这个男人能打,连枪都不怕了,他们解决得了吗?

  见手下僵持不动,鸡哥抽出一根根铁条丢到手下面前,吆喝:「还愣在那里做什麽?全都给我上啊!」

  「是……」

  瞬间,三个混混捡起铁条,朝着男人冲了过去。

  女孩蜷缩在角落,透过藏匿处的缝隙看着有如浴血战神般的男人,神情冷漠、无丝毫惧色的用肉身挡下朝他招呼而来的攻击。

  耳边回荡着铁条砸在他身上、敲到骨头的声音,那声音让人胆战心惊;每响起一声,她的心便狠狠揪一下。

  他其实很痛吧?

  他其实快死了吧?

  透过藏匿处的缝隙,她看到他持续与三个混混搏斗,身形依旧挺拔,但他身上地下全是血。

  女孩惊愕地摀住嘴,觉得心好痛,却不敢哭出声,只是反覆在心中祈祷着:拜托……老天爷拜托祢,不要让他死……不要让他死……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一道亮光洒入,让已适应黑暗的眼睛大受刺激的微眯了起来。

  她半眯着眼,下意识想逃,却听到一抹熟悉的声嗓响起──

  「小姐,没事了。」

  女孩顿下动作,仰起脸,看着眼前的脸许久,目光才缓缓定了焦。

  当男人那张染血却漠然依旧的酷酷俊脸映入眼底时,眼泪自有意识滚了下来。

  「哥哥……你流了好多血……」

  「嗯。」他定定瞅着女孩泪眼蒙胧的模样,淡应了一声。

  女孩有一张清丽脱俗的绝美脸孔,没有沾染一丝她父亲干尽肮脏勾当的戾气,个性纯洁美好得像天使。

  彷佛拥有她就能得到救赎的天使……

  女孩的眼泪持续掉着,许久才挤出声音问:「那……你会死掉吗?」

  男人身受重伤,但凭着超凡的意志力以及耐力撑着没倒下,他拧眉认真酌量了许久才开口:「也许……」

  他的话才到嘴边,便感觉女孩扑向他,抱紧他。「我不准你死!」

  女孩抱着他的力道不重,却还是让自己那满目疮痍的身躯狠狠一颤。

  他不知道这一颤是因为被她压到伤口的剧痛,或是她柔软的身躯、美好的气息彰显出他沾满鲜血的杀戮气味所造成。

  他暗暗凝定思绪,轻推开女孩,淡声开口:「你会弄脏衣服。」

  他是一身墨黑的装扮,就算流了血也看不出来。

  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其实受了很重的伤。

  女孩无视他一如既往的冷漠,不死心的追问:「哥哥……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终於开口,却不是女孩想要的答案。

  「小姐该走了。」

  说完,他没等她回应,用尽全身的力量将她拦腰抱起。

  男人的步伐沉稳,但女孩在他的怀里,闻到窜入鼻息的浓浓血腥味,哭得不能自已。

  她知道,他会死掉,而她却没办法留在他身边为他做什麽……

1-1

  「突援任务」法国总部的战情大办公室里气氛沉凝。

  墙上挂着块大白板,上面贴了好几张照片,目标区的地图,状况图和空中侦察照片,重点部分则用红笔写上附注加强。

  会议长桌前有成堆的资料档案夹提供了当地军方、人质和家属的最新参考资料,以供随时修正救援行动的细节。

  一如往昔,雷霆站在大白板前将刚接的任务简单解说。

  「两天前,亚非北部隶属无国界医生的圣彼得医院发生一宗持械劫案,十多位平民以及三名无国界医生被杀害。同时,该院院长与无国界医生的总召正在开会,闯入的武装分子击毙了院长,胁持总召。」

  话落,他指向白板一张相片接着说:「傅约翰,六十岁,美裔,也就是咱们这次援救的对象。」

  近几年来,「突援任务」使命必达的形象堪称为攻坚型的突击队与营救型的特种部队的结合,能力强过许多官方的特种部队。

  於是付得起钱的,有这方面的需求的人,直觉联想到的就是「突援任务」,对队员来说,进战区的救援任务如家常便饭。

  话一说完,雷霆一双锐利蓝眸扫了会议室一圈後,思考着这次该让谁执行任务。

  在他沉思之际,韩简毅开口打破沉默。

  「这次任务我接。」

  雷霆看向韩简毅,微微蹙起眉。「你不是刚回来?不休息?」

  「嗯,反正休息也是在总部闲着……太闷了。」

  其实在知道队员兄弟一个个谈恋爱後接任务的意愿降低,他便有了成人之美的想法。

  雷霆哪里不知道他的想法,果断的开口:「你不行。」

  韩简毅可以说是他成立「突援任务」的契机。

  那一年他刚退出佣兵团,正准备逃离家族企业扣上的枷锁时,遇到了父亲好友的请托。

  那个叔叔付给了他一大笔钱,要他救一个人。

  韩简毅便是当时他救的那个人。

  他把重伤的韩简毅由台湾黑帮救出来後,直接把他丢给在战区认识的卫天慕诊治。

  卫天慕把重伤的韩简毅由鬼门关拉了回来,而雷霆因为韩简毅展现出生无可恋的绝望、茫然,脑中突地衍生了创立「突援任务」的想法。

  韩简毅不是佣兵,没有创伤压力症候群,但他自小被抛弃,辗转进入黑帮所经历的一切,却早已摧毁他的求生意志。

  他无法眼睁睁看着一个孩子消沉堕落,所以一个可以让像他们一样的人有归属感,有活着意义的地方就这麽成立了。

  这些年来,「突援任务」的运作出乎他意料的好,而当年那个没了求生意志的臭小子跟着他,多少恢复了点人气……却依旧像游魂。

  他不希望过多的任务让韩简毅变成执行任务的机器。

  他是如此疼宠他的队员,但为什麽这些受他恩惠的混蛋,不知感恩图报就算了,还一个个联合起来忤逆他?

  雷霆愈想愈火,却在这时听到韩简毅语气冰冷的丢来一句疑问。

  「为什麽?」

  雷霆彻底炸开了,咆哮道:「公司的任务要雨露均沾啊!光是给你出任务,你口袋饱饱,那些谈了恋爱有家累的人拿什麽养家活口?」

  听到大老板激动的咆哮,大伙儿心知肚明他为什麽发火。

  最近「突援任务」的队员桃花朵朵开,即便有公司的禁爱令,还是阻挡不了爱情的到来。

  於是,会议室中几个不小心违背公司禁爱令,谈起恋爱的男人纷纷露出不自在的表情。

  雷霆漠视那几个男人的表情,目光直接落在新进团员身上,「知道公司的禁令吗?」

  突然被点名,身形高大壮硕的男子露出迷茫神情。

  雷霆微眯俊眸,压低着嗓问:「这麽重要的事,没人告诉你?」

  接收到大老板充满警示意味的眼神,柳奕迪暗暗踢了身旁过分憨直的壮汉一脚。

  突然被踢了一脚,壮汉冯培夏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後挠了挠头,赧然的朝雷霆一笑。「喔,容泰和DD都跟我说过。老板放心,没人会喜欢我这头大公牛……呵呵呵……」

  「就算有人喜欢主动扑上也要拒绝,知道吗?」

  外型剽悍、分量十足的冯培夏出乎意外的憨直,点头如捣蒜的应和:「知道知道。」

  他的温顺稍稍抚平了雷霆炸开的毛,正想开口,却看到身兼秘书、翻译、打杂小妹以及不小心漠视公司禁爱令和容泰谈起恋爱的年多希气喘吁吁的闯入会议室。

  开会中的男人全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尤其是容泰看到女友惊慌失措的样子,更是紧张的一把将她捉进怀里,关心的问:「怎麽了?」

  雷霆才谆谆告诫过新进员工,没想到不到一秒就被容泰给做了坏示范,气得一把将年多希从容泰怀里挖出来。

  「讲话就讲话,动手动脚的成何体统。」

  年多希脸一红,马上乖乖道歉,「老板,对不起。」

  容泰俊脸一僵,才要开口反驳,柳奕迪见一场无聊幼稚的战争又要展开,连忙出声。

  「多多姊怎麽了?」

  看着亲亲男友和尊敬的老板又要吵起来,年多希才正要头痛,听到柳奕迪的声音,感激的赶紧开口。

  「那个……那个艺人……趁我进门跟上来了!」

  年多希的话让战情会议室瞬间安静了下来,而韩简毅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年多希口中的那个艺人是台湾娱乐圈刚窜起的甜美小天后白曜华,几个月前到瑞士拍MV时意外坠崖。

  白曜华的父亲开出丰厚的赏金找上「突援任务」救爱女,而当时出任务的就是韩简毅。

  任务进行得很顺利,完成任务将人送回业主指定的地点,白曜华却黏上他。

  他好不容易回到总部,平静了好几天,以为一切已经恢复日常轨道,却没想到她又出现了?

  察觉韩简毅的神色,雷霆问:「艺人?怎麽回事?」

  白曜华都神通广大的找上门来了,韩简毅不得不硬着头皮报告。

  雷霆愈听脸色愈沉重,静默了片刻,抬起眼,他的目光由韩简毅开始,缓缓扫过在场的几个男人脸上後,咆哮道:「以後聘人,全给我选外貌接地气的人!」

  他这一吼,可把原本正经八百的严肃气氛给吼掉,更让队员们禁不住失声笑了出来。

  年多希之前就说过,「突援任务」里的男人全是长腿欧巴的模特儿等级,曾经让她一度以为自己进入了模特儿公司。

  雷霆对於自家队员包含他自己拥有高颜质这一点也感到十分无奈,却没想过这一点会招来烂桃花啊!

  他定了定心思,看向长相俊秀的韩简毅,「你招惹来的桃花,自己处理掉。」

  闻言,韩简毅俊秀的脸庞一绷。「我没招惹她,所有救援过程都是照着程序走的。」

  雷霆摊手,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他看着雷霆郑重保证,「我是无辜的。」

  雷霆揉了揉太阳穴,朝他摆手。「去,去处理掉,顺便探探口风,她是怎麽找来这里的?」

  韩简毅知道「突援任务」总部的位置不能曝光,他可不希望因为一个女人毁了雷霆苦苦维持的隐密。

  他不想面对却不得不面对,而这样的状况对韩简毅来说,根本是无妄之灾啊!

 1-2

  经历了转机以及飞行加起来长达二十小时的折腾,袁若阳终於来到法国巴黎的戴高乐机场。

  领到行李出关後,她走到入境大厅,立即在接机的人群中看到高举自己姓名的牌子在眼前热情晃动。

  她加快脚步上前,来到那高举自己姓名的牌子面前,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对方便张臂热情的抱住她。

  「学妹!终於等到你来了!」

  袁若阳感受那久违的热情,嘴角微漾笑意地开口:「学姊,我还有些晕机呢!抱这麽紧,我都要吐了。」

  闻言,乔菲连忙松开她,紧张兮兮地问:「晕机喔?感觉还好吧?」

  「还好还好……」

  没等她说完,乔菲接手拉过她的行李,边开口:「那我先带你回饭店休息,晚一点再进办公室报到。」

  「这样好吗?是不是先去报到比较好?」

  「没关系,这一次能请到台湾知名度最高报社『前线直击』国际新闻组的美女记者随行,都要让这次医疗救援团队的男人们暴动了。」

  袁若阳在台湾出生,国中时跟着阿姨定居国外,在美国普渡大学大众传播系毕业後便回台湾当记者。

  因为外语能力强、分析国际情势的敏锐度,常被派到国外采访重要新闻,又因为出色的外表,让她成为新闻圈最亮眼的新星。

  乔菲与袁若阳虽是不同系,却因为在校时被分配到同一间寝室而成为至交,毕业後虽各分东西,却仍一直保持着联络。

  这一次因为工作而产生联系继而可以见面,乔菲的兴奋溢於言表。

  听到乔菲夸张的恭维,袁若阳啼笑皆非地瞟了她一眼。「要不要这麽夸张啊!」

  「不夸张,相信我,真的不夸张!」

  袁若阳在父亲「意外」过世後,母亲跟着走了,她与收养她的亲阿姨相依为命。

  那时她就告诉自己,绝不让自己成为像父亲那样的人,要比他活得更有意义,让在天上的父母亲为她感到骄傲。

  也因为这样的信念,她在校时学习成绩以及表现都是亮眼出色的,又因为有一张好皮相,自然而然成为注目的焦点。

  就算毕业出社会找到了工作,她仍维持初衷,荣辱不惊,也因此很是习惯旁人对她的追捧。

  袁若阳从容淡然的开口问:「这次医疗救援团队都是男人?」

  平常她有不少机会被派到国外采访重要新闻大事,这次的采访任务却不同以往,是要远赴交战区,为暂驻在当地医院的无国界医生组织做一系列的宣传报导。

  一开始上层还敲不定要让谁接手这次的采访任务,她则是在看过一系列无国界医生组织发表的摄影作品,主动争取这次的采访任务。

  乔菲边解释边暗暗观察她的反应。「毕竟是高危险地区,参与的多数是男医生……但女医生也有,你不用太担心。」

  从学生时期,袁若阳便是出名的异性绝缘体,即便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也不见她对哪个男人动过心。

  她曾经怀疑她的性向,但袁若阳只是淡淡地说,她的心早在很多年前就给了一个男人。

  只是那个男人离开了她……

  她好奇是什麽样的男人可以让她念念不忘这麽多年,但袁若阳却就此打住,像刚掀开续篇却不继续演下去的罗曼史,挠得人心痒期待後续发展。

  敏锐地发现她的目光,袁若阳没好气地问:「干嘛偷偷观察我?」

  乔菲也不掩饰,嘴角跃着探八卦的浅笑。「你心里那个男人……回来了吗?」

  没想到初见面就被问及这麽敏感的话题,袁若阳斜睨了她一眼。「就这麽好奇?居然记到现在?」

  「参与计画的多半是怀抱大爱精神的好男人,有机会当然得帮你留意,说不定我还可以当个牵线红娘呢!」

  袁若阳沉默地半垂下眸,好半敞才无限感慨的吁了口气。「他或许永远不会出现了……」

  一如那段她与母亲不想回首的过往……

  「那就更应该敞开心房,毕竟青春的小鸟一去不复返啊!」

  「是啊……」袁若阳指着自己的心口,好遗憾的瞥了她一眼。「可惜这里始终挪不出空位。」

  乔菲直到今天才明白,袁若阳心中的那个男人对她而言是多麽顽固的存在。

  乔菲有些愧疚的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为了缓和气氛,东拉西扯,边走边说,车子很快就离开机场。

1-3

  乔菲帮袁若阳订的饭店就在无国界医生的法国办公室附近,快抵达目的地时,乔菲接到一通由办公室打来的紧急电话,於是将车子暂停在路肩。

  袁若阳坐在车上昏昏欲睡,却因为乔菲停车接电话,注意到窗外的景致。

  天气很好,阳光透过绿意盎然的行道树筛落满地金光,不远处的露天咖啡座在厚石砖路的衬托下,呈现专属於法式浪漫的优闲风情。

  她突然有了想下车走走、喝杯咖啡的冲动。

  这想法才浮现,乔菲讲完电话,看着她趴在窗口不知看什麽看得出了神,开口道:「办公室有工作我得先回去处理……」

  袁若阳没等她说完便开口,「菲,这里离办公室很近,我想下去晃晃,你处理完公事再来找我?」

  乔菲这才知道袁若阳出神的原因。

  「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吧?」

  袁若阳没好气的瞟了她一眼。「别忘了,明天我可是要跟着一群大男人去什麽地方。」

  乔菲一怔,随即笑开。「好好好,是我多虑了,去吧!有问题随时打我的手机,行李就先放车上。」

  两人达到共识,袁若阳拎着随身包包下车,朝着咖啡厅走去。

  袁若阳的脚步才定,目光却被角落一隅,一抹修长的身影给吸引了。

  男人侧脸轮廓白皙冷峻,看起来像是亚洲人,却拥有一双大长腿,不知正面看来是不是和他的侧脸一样吸引人?

  这想法才闪过,男人倏地转过头瞥了她一眼。

  两人的视线相触,袁若阳如愿看到男人的全貌。

  男人有一双俊秀墨黑的浓眉,炯然有神的双眸深邃,鼻梁俊挺,薄而有型的唇瓣隐隐透着诱人的粉红。

  袁若阳心里暗暗赞叹,男人的颜值爆表,可惜脸有点臭,表情太酷、太杀了。

  在两人的视线相触的那一瞬间,男人的薄唇抿成一直线,令他的脸部线条更显冷峻。

  袁若阳的心一震,难道是她没有礼貌的打量被发现了吗?

  她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直接走进咖啡厅去买咖啡。

  当她买完咖啡,正想找张藤椅坐下时,突然发现男人正坐在角落的藤椅上,他的对面有个穿着超合身低胸红色洋装,露出雪白丰盈豪乳的女人。

  是情人吗?

  因为两人都太出色,袁若阳忍不住好奇瞥了两人几眼,又碍於椅子所剩不多,她在离两人不远处的位置坐下。

  一坐下,她便发现,这个位置居然可以听到两人的对话──

  「你找我有什麽事?」

  男人淡然的声音响起。

  白曜华看着韩简毅冷峻的表情,心头却是荡漾着满满爱恋春情。

  这个男人从救她帮她脱困开始,便是一副超然淡定、不受诱惑的模样,却不影响她对他的爱恋。

  当时她就告诉自己,她要定这个男人!

  再说她白曜华是谁?是拥有魔鬼身材、天使样貌、拥有百万粉丝的流行小天后啊!她都可以想像,如果媒体知道有个男人被她看上,铁定会说那个男人是前世拯救了银河系才会如此幸运。

  只是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她发现韩简毅打从坐下开始,根本没有在看她,而是盯着她的方向出了神。

  男人冷硬的嗓,被漠视的难堪让她不满的伸出手,抓住男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大发娇嗔。「简毅,你好坏,怎麽都不理人家!」

  袁若阳看着男人不像女人那样热情的冷淡反应,出於职业上善於观察人和对事情敏感度的好奇心渐渐被唤起。

  女人对男人的称呼和态度还满亲密的?

  她不禁好奇起这对出色男女是什麽的关系?

  一感觉女人精心保养的手贴上,他微拧清俊浓眉,抽回手,冷声问:「你找我有什麽事?」

  感觉他的冷漠与嫌弃,白曜华可怜兮兮地扁了扁嘴,「你对人家也太冷淡了,你都不知道,为了来找你,我可是──」

  没等她将话说完,韩简毅冷冷打断。「白小姐,我说过,我们之间只是信托关系,我完成任务後,我们的交集也就结束了,甚至连朋友都不是。」

  在完成救援任务後,他便发现被救援者对他产生不正常的依恋。

  那当下,他便表明过立场,但显然这个女人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他的话坦白而无情,却遏制不了白曜华对他的喜爱,她一双时时送出秋波的美眸盛满对他的崇拜与浓浓恋慕。

  再说了,韩简毅是她看过最好看的男人。

  他白皙英俊,斜飞的浓眉英气十足,加上一双黑白分明的深邃眼眸,因为他整个人散发出温润如玉的忧郁气质。

  当拥有这样俊秀眉目的男人出现在她受困的漫天飞雪中,将她由恐惧绝望拯救出来时,她的心已经无法抑制的彻底沦陷。

  那当下她就决定,无论如何,她都要让他成为她的男人!

  白曜华无视他的抗拒,不死心的、厚着脸皮的重新抓住他缩回去的手,一脸受伤的问:「你抱过我,还、还脱光我的衣服……怎麽可以说我们连朋友的关系都不是?」

  「那是因为你困在雪中,我必须抱你起来才有办法离开。脱你的衣服是因为你失温,必须换掉身上湿掉的衣物。所有过程都只是为了确保我营救的人可以存活下来,不夹杂半点私人情感的必要行为。」

  韩简毅面无表情的陈述,无半点情绪起伏的语调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

  若是一般人或许早就被他这模样给吓跑了,但白曜华反而为他这模样深深着迷。

  她眼高於顶,对这一切视为理所当然,第一次遇到韩简毅这冷傲得不近人情、不带温暖的男人,唯有征服这样的男人才能满足她内心女王般的征服慾。

  「我不管,你就是要对我负责!」

  韩简毅冷睐了她一眼,心想这个女人到底是哪里有问题,他都说这麽明白了,为什麽还打不退她缠黏着他的决心?

  他失去耐心,直接切入话题。「你怎麽找来这里的?」

  她微微扬高弧线柔美的下颚,表情傲娇而得意。「我自然有我的办法。」略顿,她试探性的开口:「你住的楼下是家保全公司,不方便吧?我在这里有一栋公寓,如果你想,可以搬过来,或者──」

  韩简毅确定「突援任务」总部没曝光,那就没有再跟她纠缠的必要了,没等她说完,便直接打断她的话。

  「租处我明天就会退租,你不要再来找我!」

  话一说完,他起身,转身准备离开。

  满腔热情一再被他冷淡的态度泼冷水,白曜华羞愤不已地拉住他。「你……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

  韩简毅受够她的痴缠、自以为是,用力甩开她的手。

  男人那一甩的力道无情,白曜华跌坐回藤椅里。

  韩简毅侧眸冷觑着她激动的模样,冷声道:「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如果你再背地调查我,我会采取法律──」

  被家人、媒体、粉丝甚至是男人追捧上天的白曜华为了他低声下气,抛开属於她的光环,而他却不屑一顾,践踏她的真心?

  难言的羞愤在胸口沸腾,她脑子一热,顺手拿起桌上的热咖啡朝他泼去。「韩简毅,你这不知好歹的烂人!」

  韩简毅是何等身手,头一侧,俐落闪过热咖啡的攻击,却听到身後传来一声惊呼。

  白曜华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麽。

  她可是半点负面新闻都不能传出的公众人物,如果倒楣一点被粉丝或认识她的人目睹她野蛮的行径,她好不容易经营起的形象就这麽毁了。

  这想法一闪过,白曜华拎起包包,火速逃离现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7-7 21:41 , Processed in 0.128399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