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石秀《霸总的床伴契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2 17: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秀《霸总的床伴契约》

{出版日期}2020/06/23

{内容简介}

娇弱的她,让他爱不释手,直压她上床;
威猛的他,就爱折腾,一次次不知餍足。

赵诚译的花心,在富人圈里,那可是众所皆知,
第一眼见到罗梦宁这职场小白兔,他却上了心。
第二次再相遇,好心为她挡酒,送她回家,
还大方地想为她撒钱,来个床伴交易时,
这女人却给了他一记白眼,末了还甩车门走人!
从来没有女人敢给他冷脸,第一次开口包养,
这女人却给他软钉子,他承认自己玩女人,
从来看上眼就想征服,对得罪他的女人耍手段时从不手软!
才刚想好手段欺负她,罗梦宁却自己送上门,
还乖巧的由他摆布。 谁知,这女人他睡过後不但上瘾,还不肯放人,
霸气地想包养一辈子,要她这辈子注定只有他一个男人。
罗梦宁:「哪时可以结束这场包养关系?」
赵诚译:「等你当赵太太时。」

 楔子

  下午四点多,一辆银灰色敞篷跑车从校园里面宽敞的林荫道上疾驰而过,停在了东侧教学楼大门口,驾驶座上一个又酷又帅的男子引得刚下课出来的女学生一脸花痴地尖叫。

  赵诚译不理会那些叫声,他戴着一副太阳眼镜,靠着椅背坐在驾驶座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等他妹妹出来。

  身为赵氏集团总裁,他平时也没这麽闲,只是下午刚好出来办事,拗不过电话里妹妹的恳求,便顺路来接她回去。

  他权贵出身,长相俊朗,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可是他对女人挑剔,不是随便一个女人都可以入他的眼。

  何况身居高位的他,做事不择手段,很有野心,是一个冷情冷心的人,又哪里会轻易对一个女人动心?要是让他看上,盛世美颜与无可挑剔的身材,必须兼而有之。

  他这人骄傲惯了,根本没把外面那些长相身材一般的女学生放在眼里。

  赵美凌看到教学楼周边一堆人,就猜到是她那个万人迷哥哥来了,她扬起下巴,一脸得意地穿过人群,走到车子前,双臂搭在车门上一脸甜笑道:「哥哥,你真好了。」

  赵诚译转过脸对自家妹妹没好气地一笑道:「快上车,不然就不管你了。」他真的受不了车旁那些聒噪的女生。

  「好。」赵美凌打开车门上了车,在车上的她,俨然一个骄傲的公主。

  赵诚译望着车前方,正准备启动车子,便看到一个很独特的女生迎面而来,她穿一身深灰色修身连身裙,乌黑长发及肩,虽然没化妆,但五官精致,凭他对女人的敏锐感知,她要化妆,那可称得上是绝美容颜。

  深灰色让她的美很克制,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看到她高挺的胸部,隐约现出内衣勾人的轮廓,而纤细的腰,似不盈一握,还有裙摆下白皙修长双腿,性感诱人。

  太阳眼镜底下,他眸色深了深,似是捕捉到一缕似有若无的让他异常兴奋的气息,那女生,似乎很有个性,不好征服,却挑起他的兴趣,他好久没找床伴了。

  赵美凌注意到哥哥没启动车子是因为在看经过的一个女生,一看到对方,她脸上很是不屑,对哥哥道:「她是金融系的学姐,快要毕业了,好像在实习。告诉你,她在学校的口碑超差的,据说经常去夜店赚钱,还有人说她援交……」

  赵诚译听着妹妹对那女生的评价,恰好那女生绕过他们车子从车门走过,像是听到他妹妹说她坏话似的,冷冷淡淡的眼神瞥过来,与他瞬间相撞,又移开。

  不知道为什麽,听到妹妹说的,又与那女生有了短暂的眼神碰撞,他倒更兴奋了。

  女生一副清纯样子,身材却很诱人,他不介意她是否夜生活丰富还援交,因为他在感情上怕麻烦,各取所需的关系更好,他要性,想满足生理需要,对方爱钱,愿意把身体给他,事後不拖泥带水,一时之间,他有点心动。

  赵美凌看哥哥目光沉沉看着後视镜,而学姐早就走远了,她不爽,压低声音警告哥哥道:「哥哥,你要什麽女人没有?可千万不要找那个渣女。」

  赵诚译唇角勾起,不以为意地笑笑,启动车子便绝尘而去。


第一章

  身为职场新人,罗梦宁每天在公司里面的工作就是打杂兼跑腿,从早上踏进公司大门,送咖啡,帮各部门送文件,还有列印文件,修改文案,接待客户……每一样她都用心去做,可是被排挤也是常事。

  虽然身体累心也累,可是这家金融投资公司在台北很有影响力,很多应徵者挤破脑袋都进不来,竞争相当激烈。她当初是凭着自己优异的成绩和实习经验,经过一轮又一轮严格的筛选进来的。

  进来公司後,虽然有些部门主管曾暗示她,对她有好感,但她拒绝了。她後来才知道,当初她能进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老板看中她长相身材,说应酬用得上。

  她不怕应酬,她在夜店推销过啤酒,酒量还好,她也知道怎麽防人,不让自己吃亏。

  她想转为正职人员,想升迁,想有高薪。以前家里有钱的时候,她过的也是养尊处优的生活。大三上学期,她父亲生意失败,负债累累,她的生活也一落千丈。她需要很多的钱来扭转眼前家里的状况,所以学会了隐忍,有了跟她这年纪不符合的沉稳。

  累了一整天,终於到了下午六点,她坐在办公桌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想着一天的工作终於结束了,一切还算顺利,便轻轻地舒一口气。

  就在她准备收拾好桌面的东西准备下班时,一遝厚厚的资料放到了她桌面,她顶头上司王主管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把这些资料整理好,明天早上交给我。」

  罗梦宁心里有些不愉快,可是脸上很快堆起一抹违心的笑,「好,我知道了。」

  王主管就是看不惯罗梦宁年轻貌美身材好,还把她来应徵的侄女挤掉了,要知道,她之前帮侄女花了不少钱疏通关系。她瞥一眼罗梦宁白衫衬衫底下高耸的胸脯,语带讽刺道:「不要以为自己有那麽点姿色就可以在这公司站稳脚,这公司水深着,小心试用期都过不了。」

  罗梦宁听到王主管挖苦她的话,不以为意,冷嘲热讽的话,她这两年听惯了,无所谓,不过晚上又要加班了,她有点头大。

  王主管看一眼在装聋作哑的罗梦宁,只感觉一拳打在棉花上,不过只要她在自己手下做事一天,她都不会很好过。

  罗梦宁看王主管离开,便开始整理那些资料,她知道,只要把工作做好,王主管就不能轻易挑她的刺。

  ◎             ◎             ◎

  时间不经意过去一个多小时,罗梦宁还埋首资料堆里面,突然,她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一道男声传来,「行销部还有谁在?」

  罗梦宁只亮了自己头顶上一盏灯,听到声音,她站起来望向办公室门外,不知道外面出了什麽事。

  门外来的是公司高层,罗梦宁有点疑惑,白天开会的时候她送过咖啡,知道他是市场部的杨经理,她礼貌地一笑,「杨经理你好,只有我在加班。」

  杨经理看到她,眼前一亮,忙招手道:「你收拾一下,等一下到门口集合,晚上的应酬老板需要带几个人去。」

  罗梦宁听到杨经理的话,觉得这是个机会,只要她表现好,说不定会得到老板的赏识,眼下,她很想试用期过後能转为正式员工。但看到满桌的资料,她望向杨经理道:「杨经理,我还没加完班。」

  杨经理摆摆手,「先不管了,我明天和王主管说一声就好了。」

  罗梦宁微笑点点头,乖巧道:「好。」

  几分钟後,她到了公司门外,老板的车在前面,杨经理的车跟在後头,她和另外两个女员工上了後面的车子。

  一路上,另外两个女员工有点高傲,不太把罗梦宁这种职场新人放眼里。罗梦宁也懒得理会她们,她只想争取晚上好好表现一下,让主管注意到她。

  ◎             ◎             ◎

  到了饭店,在服务生的引领下走到一处包厢,门推开,里面很宽敞,来的人都已经入席了。

  罗梦宁跟在後面进去,她看到老板笑着跟里面的人寒喧,而另外两个高层也对那些人很客气,和她一块来的两位女员工已经嗲声嗲气地和那些客户谈话。

  看到老板入席,罗梦宁选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坐下,细细地观察饭局上的这些客户,这种场面,她也是见识过的,知道要怎麽应付。可当她看到斜对面那个沉默不语的男人,想着他应该就是来的路上两个女员工谈论最多的那个人,赵氏集团的赵诚译。

  「陈老板,你带来的这些美女,一个个都貌似天仙。」有个客户色眯眯地打量着罗梦宁还有另外两个女员工,最後目光落在脸化淡妆模样清纯,穿职业装比较保守的罗梦宁身上。

  「沈经理过奖,趁着这机会带她们出来见识一下,助助兴而已。」陈老板笑着扫一眼带来的几个女员工,很快便注意到罗梦宁。当初会让她通过筛选进来公司,除了她能力出众,更多是看上她良好的外貌条件,想着应酬用得上。

  可是,他晚上的目标是赵诚译,赵氏集团总裁,所以根本就没把沈经理放眼里。

  「陈老板,刚刚你迟到,是要罚酒的哦。」沈经理旁边另一个客户笑道。

  「好、好,我自罚三杯。」陈老板豪气地站起来,旁边的女员工乖巧地给他满上酒,他端起,一饮而尽,紧接着第二杯,第三杯。

  「陈老板好酒量。」席中的人鼓掌。

  「今天真的很难得,跟各位老板见面,以後生意上还是要多关照啊。」陈老板笑着对大家说完,目光落在赵诚译身上,对旁边的杨经理使了个眼色。

  杨经理在车上已经大致了解过罗梦宁一些情况,他笑道:「今天难得遇到赵总裁,那就让我们公司的梦宁敬赵总裁一杯怎样?」

  赵诚译可不认识什麽梦宁,不过他倒是很快就注意到妹妹嘴里说的那个口碑很不好的女生,她今天穿着规规矩矩的套装,不显身材,他差点就认不出她来。

  陈老板看到赵诚译的目光落在罗梦宁身上,心中一喜。多少人费尽心机,都不能让高高在上的赵诚译看一眼,看来他今天应酬可是带对人了。

  杨经理迫不及待的拥着罗梦宁肩膀对赵诚译道:「赵总裁,这是我们公司新人罗梦宁,来,梦宁,你去给赵氏集团的赵总裁敬一杯酒。」

  罗梦宁那麽难得才有机会引起老板注意,怎麽会拒绝,她端起酒杯举向老板引荐的那个气质不凡的男人,对他甜甜一笑道:「赵总裁,我敬你一杯。」

  赵诚译看到那灿若桃花的一笑,无法把眼前的她和那天无意看到的她视作同一个人,相较之下,他还是比较喜欢那天那个冷漠的,神秘的她,他点点头,端起酒杯把酒乾了。

  「陈老板,赵总裁见过的美女多了,不是什麽女人都能入他眼的。不过我倒是看中这个漂亮迷人的罗梦宁小姐了,不管怎样也得和她喝上一杯。」沈经理情商不高,说话很直白。

  「谢谢沈经理抬爱,我酒量不是很好,就和你喝一杯。」罗梦宁不卑不亢地笑道。

  「好、好,乾杯。」沈经理看着罗梦宁对自己笑,兴奋到了极点,与罗梦宁碰杯後,又对身边的服务生使眼色,要他添酒,然後笑道:「梦宁,不知道为什麽,我看到你就特别喜欢你这种女生,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合眼缘吧,来,我们再乾一杯。」

  罗梦宁本来不怕应酬,可是晚上她加班,晚餐还没吃,现在应酬喝的偏又是高浓度的酒,她酒量再好,也懂得量力而行,刚刚喝了两杯,她胃里已经在翻滚,再喝,她就真不行了。

  沈经理步步逼近,「梦宁,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罗梦宁陪笑,因为酒精的作用,她脸色绯红,一双水眸更是动人,她看着面前的这杯酒,犹豫着要不要喝,喝了,她就要醉倒了,不喝,就是不给客户面子,她转正职也许就难了。

  「梦宁,你醉了?」沈经理一只咸猪手就要往她肩膀上搭的时候,赵诚译低沉的声音传来,「罗小姐不想喝,就不要勉强她了,沈经理要找人陪酒,在座还有很多人选。」

  所有的人都很惊讶,因为赵诚译很少插手别人的事情,这还是他第一次给一个微不足道的陪酒小员工解围。

  罗梦宁对赵诚译笑笑,以示感激,她发现这男人虽然冷漠深沉,但人很好,很绅士,她一下子就对他很有好感。

  陈老板很有眼力,知道赵诚译一定是对他带来的人有兴趣,想要潜规则她。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赵诚译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如果不是看上了罗梦宁,根本不会管她要落入谁手里。

  最终,酒席到了尾声,而罗梦宁感觉头越来越晕,想赶紧结束然後回家好好睡一觉。

  沈经理知道赵诚译对罗梦宁有意,知道赵诚译是个狠角色,不敢和他抢人,只是看到罗梦宁有了醉意,一副任人揉捏的样子,心里恨得痒痒的。

  人陆陆续续离开,陈老板对赵诚译道:「赵总裁,刚刚我们有两辆车过来,我今晚喝得有点多,想早点回去休息,杨经理喝了酒不能开车得请代驾,梦宁就拜托你帮忙送一下。」

  赵诚译看一眼因为站立不稳,正靠着墙边的罗梦宁,点点头,同意了。不管这女人是装醉还是真醉,看着她,他很有感觉。

  ◎             ◎             ◎

  上了车,赵诚译本想让罗梦宁别装了,对他耍心机的女人很多,可他却更有心机,看穿一个人於他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他又想看看她能装到什麽时候,於是饶有兴致地看着靠在椅背上的她道:「你家地址,和司机说一下。」

  罗梦宁对赵诚译一笑,她觉得这男人长得帅气不说,人还很绅士,比她以前见过的男人都要有风度。她跟司机报了地址,又对赵诚译微笑以示感谢。

  车子在马路上疾驰,罗梦宁头晕,脑袋一偏,枕在了赵诚译的肩膀上,瞬间车子里的气氛很暧昧。

  赵诚译只当罗梦宁是故意对他投怀送抱的,想着这女人真的很懂勾引男人,他唇角一勾,脸上浮起一抹笑意,手臂顺势搂在她纤细的腰身上。

  大手在她腰部,隔着薄薄的布料似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她竟然没有拒绝,这样也好,他不爱碰处女,因为那样麻烦很多,既然她主动,他当然不会拒绝。

  罗梦宁脑子里面晕乎乎的,但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她感觉到一只大手抱在她腰侧,她租屋在郊区,有一段路正在修路,并不平坦,车子偶尔会颠簸一下,她觉得赵诚译是出於好意才稳住她。

  赵诚译低头看一眼靠在他肩膀的罗梦宁,从他的角度看,能看到她白色衬衫最上面那颗钮扣没有扣,露出一道诱人的乳沟,他热血沸腾,感觉快把持不住。

  女人投怀送抱,对他的亲密接触没有拒绝,他也只当是她默许他对她的所有举动了。所以,他眼神有点放肆,手也沿着她的腰部缓缓上移,刚好车子又是一颠,她身体惯性前倾,他大手抱在她胸脯上稳住她,指节感受到她胸脯饱满而充满弹性的手感。

  罗梦宁感受到的是左胸一紧,虽然手很快松开了,但她还是敏感得差点叫出声来。这是她第一次让男人碰触她敏感部位,而他是出於好意,她才没有反感他。

  「听陈老板说,罗小姐是刚刚出来工作,可我看罗小姐很懂得进退,是个见过世面的。」赵诚译手臂仍环住罗梦宁的腰,想一点点打开美人的心扉。

  罗梦宁点点头,有点不自在地想要拉开与赵诚译之间的距离,应声道:「嗯,以前经常跟爸爸应酬,所以懂一些,不过出来应酬真的不好,我没喝过高浓度的酒,差点就醉了。」

  赵诚译感觉罗梦宁声音很好听,想着她叫床的声音一定也不差,真有点迫不及待拐她上床。他笑道:「女孩子还是不要出来应酬比较好。」

  罗梦宁听到赵诚译这话,想起爸爸也和她讲过,顿时很感动,她对赵诚译道:「没办法啊,我是职场新人,只能听从上头的安排,你都不知道,生活真的是太糟了,烦恼超多的……」

  赵诚译难得的很有耐心,「女孩子迟早要嫁人,何必太辛苦,难道你想当女强人?太要强可不是什麽好事。」

  罗梦宁坐直身子轻叹一口气道:「没办法,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赵诚译觉得妹妹说的真不假,这女人终於谈到钱了,他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看着她幽幽地说道:「你想要钱,我最不缺的就是钱,只要你愿意,我供你钱花。」

  罗梦宁听到赵诚译这话,感觉有点不对劲,转过脸看着他,迟迟没反应过来,她傻气地问他道:「你说的是什麽意思?」

  赵诚译淡淡一笑道:「别装了,我会觉得好笑。」

  罗梦宁更加迷惘,酒也醒了大半,看着赵诚译皱着眉头反问他道:「我装?装什麽?」

  赵诚译一脸戏谑地看着她道:「你不是需要钱吗,只要你当我的床伴,我可以给你钱花。」

  罗梦宁脸上怔住,只感觉心里的温度一点点消失,她是缺钱,可她不是那种为了钱出卖身体的人。自从她家出事,她有过很艰难的一段时间,可她都是凭自己的能力挣钱解决困难。她知道,有人在背後抵毁她、排挤她,可她活得坦坦荡荡,对那些污蔑的话置之不理。

  本来赵诚译在饭局上对她伸出援手,她对他有好感,可没想到,他和那些男人没什麽两样,对他的好感顿时消失无踪,她不想再理会他,只冷冷地对司机道:「麻烦停车,我要下车。」

  「总裁,这……」司机有点为难地请示赵诚译。

  赵诚译抓住罗梦宁一只手腕,没好气地对她说道:「你无端端闹什麽脾气?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要下车很危险。」

  「要你管。」罗梦宁不管不顾,用力甩开赵诚译的手,对司机又重复一遍道:「停车,我要下车。」

  司机很矛盾,不知道该听谁的,他知道赵诚译脾气不好,耐心也有限,想着这女孩子真的是太傻了,多少人巴巴地想要往赵诚译床上送,都没有机会,她有机会,却不珍惜。

  赵诚译看着一脸愤怒坚持下车的罗梦宁,烦躁地对司机道:「停车,让她下去。」司机忙把车靠路边停下。

  罗梦宁拿起自己的包下了车,砰地一声把车门关上,气冲冲地往前走。

  赵诚译扯一把领带,想着这女人就是扮清高,他要什麽女人没有?这女人真不识相。

  回到租屋,罗梦宁把房关上,背靠着门,气得浑身颤抖,她不过是配合公司高层去陪个酒,又不是出去卖,赵诚译那人,她真的错看他了。

  重重地把脚上的高跟鞋甩掉,她光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眼神变得冷冷的,以後,她不想再看到那人。

  而回程车上的赵诚译脸色也极为难看,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让一个女人做他床伴,没想到会被拒绝。可是隔着衣物搂过那女人的腰,摸过那女人的胸,他有点意犹未尽,想着找个女人泄泄火,可最後还是打消这念头,罗梦宁真的成功激起他的征服慾,他倒是要看看,她可以装到什麽时候。

  ◎             ◎             ◎

  第二天上午,罗梦宁在公司忙得焦头烂额的,雪上加霜的是,市场部杨经理一早就出去办事了,电话联络不上,王主管不信她昨晚去应酬,以她不按时完成工作为由训斥她一顿,还额外给她很多工作。

  等她好不容易忙完得以喘一口气,王主管又把一份合约交给她,「去,把这份合约带到赵氏集团,下午两点前签好带回来。」

  罗梦宁瞥一眼那合约,这种工作,不是该法务室的人来做吗?哪里轮得到她行销部一个小小员工来?可是这些天她跑腿的工作做的不少,上面的人要欺负新人,她也只好忍了,看看手表,她对王主管道:「可是午餐时间快要到了,我能不能先吃饭再去?」

  王主管冷笑,「这是老板吩咐的,你敢谈条件?要是耽误了,你赔得起吗?」

  罗梦宁没办法,拿起合约道:「知道了,我马上去。」

  王主管看着罗梦宁离开的身影,有点疑惑,毕竟这种事情,还轮不到她罗梦宁来做。

  ◎             ◎             ◎

  罗梦宁匆匆忙忙地赶到赵氏集团,到了总机,总机小姐在给总裁办公室打了内线电话後,态度很好地对她道:「这份是急件,可是秘书说总裁正在开会,她让你到接待室等一下,等总裁结束会议再签字。」

  罗梦宁一听到要等,头都大了,想着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她肚子有点饿了,可是总机小姐礼貌地说道:「罗小姐,我先带你到接待室去等吧,总裁很快就开完会了。」

  「嗯,好的。」罗梦宁想着,工作最重要,她忍一下就好,便跟着总机小姐向电梯口走去。

  总机小姐把她带到接待室,很快便离开了,她坐在沙发上,把那份合约放到桌面,环顾四周,打量周围的环境,发现赵氏集团真的很大很气派,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她正在被楼上总裁办公室落地窗内的赵诚译冷冷的眼神打量着。

  「总裁,你明明没在开会,为什麽要让我对总机说谎呢?」一旁的高秘书很纳闷,不知道总裁跟楼下那个女员工有什麽过节。

  赵诚译是个冷心冷血的人,他看着罗梦宁,冷哼一声道:「不识相的女人,就让她吃点苦头,让她一直晾在那里吧。」

  高秘书不敢再多嘴,只看一眼罗梦宁,想着她还挺漂亮的,怎麽就把他们总裁给得罪了呢?又想着总裁一向风流花心,那美女恐怕是要栽倒在他手里了,心里有点可惜。

  「去,给她倒杯茶,免得她说我们堂堂赵氏集团,一杯茶水都没给她。」赵诚译把身边的高秘书打发走,不想他在旁边干扰自己。

  高秘书应了是便大步离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7-7 19:29 , Processed in 0.18839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