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可乐《独占君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6 17: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乐《独占君寢》

出版日期:2020/02/07

内容简介

沐一澄真心觉得自己的命运离奇又诡异
身为中医师的她上山采药,不小心踩空摔下山坡
本以为自己这下真要「英年早逝」
没想到这一摔,竟然摔出了个穿越奇遇……
来到没半点现代文明的地方,她既憋屈又疑惑
想不透老天爷在她身上做了什么安排
不像穿越剧里的女主不是当妃子就是富贵人家的千金
她不是穿来可以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贵命
只是少了值班地狱,一样要研药、制药与药草为伍
最最让她想不通的是那个名叫君旭照的世子爷啦
他们之间的孽缘开始于她救了中毒奄奄一息的他
就算他知恩图报,也不需要以身相许这么夸张吧?
虽然以择偶标准来看,他的确是高富帅的完美典型
但因为一个急救的吻和九不清的拥抱就要娶她
对她这个现代人来说,简直跟儿戏没两样——
可恶!他前一天还霸道的宣称她是他的女人
结果隔天他就落跑闪人,戏耍人也不是这样的……
楔子

  「圣华生」中医院,在院方新公布的终止合约通知名单不小心提前流出时,整个医院内部陷入一片人心惶惶的惊乱当中。

  已经连续值班将近二十四小时、脸上挂着明显熊猫眼的沐一澄在结束值班地狱,准备回家狂睡时,主修小儿科的闺密叶颖,风风火火的朝她奔来。

  「沐、沐沐沐……」

  没耐心没气力等她说完,沐一澄一把搭上她的肩,「颖颖,我快往生了,咱们……晚点聊。」

  不等她反应,沐一澄松手,准备飘走。

  没料到叶颖却是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凑在她耳边急声说:「你在名单里啊!」

  她定住脚步,疑惑地蹙起眉。「什麽名单?」

  「终止合约通知名单。」

  进入医院後,院方就规定,主治医师得在两年里取得讲师资格,第六年成为助理教授,第九年拿下副教授资格。

  除了临床、教学等指标外,论文数量也不能少。未达标准的医师,会收到一纸「终止驻诊关系」的通知函,就正式和医院说掰掰了。

  一听到关键字,沐一澄飘恍如烟的思绪瞬间拉了回来,迷蒙美眼登时转为接诊时的清亮犀利。

  见她终於清醒过来,叶颖松了口气,却马上绷起嗓问:「你没写对吧?」

  沐一澄知道她说的是自己的论文。

  她进医院多年,已经成为助理教授,但论文量一直未达标。

  她哀怨的瞥了好友一眼,没多说叶颖已经知道答案了。

  「这消息是人事的小许不小心透露的,你想想办法,去跟教授套套近乎,抓紧时间把研究论文交了。」

  沐一澄眼神死。「我现在连呼吸的时间都有困难了,哪有时间做研究论文啊?」

  医生一直是医院血汗制度下的牺牲品。

  从业这些年下来,她数度萌生独立开业的念头,却迟迟未下决心做改变,一拖三拖就陷入爆肝的轮回当中。

  「请个假回老家一趟,休完假,论文也能交了。」

  沐一澄是孤儿,在偏乡山上的孤儿院长大,附近有个老中医待她极好,她也总爱往他的中药店钻,久了,她认识了不少药草,最後甚至以此为志向,考上中医师。

  进入圣华生後,她只是定期汇钱回孤儿院,休假也只想蒙头大睡,真的没想过要花费时间奔回被她称为「老家」的孤儿院。

  想着好友的话,感觉身体疲惫的程度,以及很可能让她丢掉工作的危机,沐一澄决定接受好友的提议──

  休假回老家,写论文去!
1-1

  腊月寒冬,百花凋零,红梅堆满天际,凛风一吹,片片殷红花瓣便如落雪,纷纷坠落天地。

  「真美啊……」

  红梅衬映着白雪,明艳中透着股清雅,煞是美丽。

  突然,有只雀鸟飞来,灵巧的身子稳稳的停在梅枝上,纤细的梅枝一颤,弹了躺在地上的女子一脸雪沫子。

  冰冷的感觉袭来,沐一澄猛地打了个激灵,恍然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

  她疑惑地眨了眨眼,看着四周一片白皑皑雪景,感觉一股凛人寒意瞬间渗筋入骨。

  「咦,这……是哪里?」

  她记得自己请了假,回到了位在偏乡山上的育幼院写论文。

  有别於医院里充斥的乙醚混杂着中药的味道,山上满满的芬多精,放松了她似乎从没放松过的神经。

  这一次,她的论文是以「淫羊藿」为主题,深入研究这一味药草对人体更极限的疗效。

  今天一早,她起得特别早,想到附近去找找是不是有药草可摘。

  虽说身边没有任何可以做实验的仪器,但手边有药草「本尊」可观察,多少刺激一下灵感。

  她梳洗完毕,灌了杯温开水後,晃出房间没多久便遇到育幼院的工作人员。

  「小沐,起得这麽早!」

  院长知道她是来休假的,安排她住在院里最安静最角落的房间,让她可以不被打扰。

  「嗯,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跑跑步。」

  工作人员微笑说:「记得早些回来吃早餐。」

  大家都知道,这个备受院长看重的孩子是院长的骄傲。

  虽离开育幼院多年,却每个月都汇钱到院里。

  随着她工作愈发出色的表现,到最後,她成了育幼院最大的财力支援。

  这次她难得休假回来,没有大医生的架子,活泼漂亮可亲,加上抽了时间给院童们上了急救常识,让大家在短时间里认识她,很快就与大家打成一片。

  「好的,没问题。」

  沐一澄笑着颔首,小跑步离开育幼院。

  长大求学离开育幼院後,她一直在城市生活……嗯,严格说起来,是泰半的时间都给了医院,医院几乎成为她的家。

  也许是因为这样,来到山区,加上主修中医,入眼的一花一草一木皆具吸引力,因为在那看似满山遍野的杂草植物中,很可能可以找出好几味能治病用的药草。

  於是,沐一澄从长年忙碌的工作里硬是维持出的跑步习惯,在这里可就完全没了该有的进度,她每跑几步就会被路边的植物吸引,跟着停下脚步研究、观察。

  而她的收获也颇丰富,没有多久,她便找到了她想要的淫羊藿。

  沐一澄摘了几片,没想到在不远处发现另一种更珍稀的药草。

  这发现让她有些亢奋,上前靠近药草的同时却没注意到,蓊郁盎然绿意间,其实藏着未知的陷阱。

  原来那珍稀的药草前是一处斜坡,她的脚步踩空,人便失控的往下坠落。

  完了!

  她对地势完全不熟呀,斜坡後不会来个悬崖,直接带走她的小命,让她上了天堂吧?

  无数个想法随着翻滚团子般的身子混乱冒出,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滚落的身势停了下来,紧接而至的是一个撞击袭来──

  痛!

  这感觉才袭来,沐一澄的意识也因为痛,瞬间晕了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晕了多久,一醒过来,被雪沫子砸上脸的瞬间看见这雪色皑皑的世界,陷入恍然。

  她到底是醒来还是还在做梦?

  昏过去前,她眼前是一片舒心的盎然绿意,季节还是夏天好吗?

  就在她的脑子被眼前雪色冷意搅得一片混乱之际,一抹声音缓缓传来打断她的思绪──

  「姑娘,你没事吧?」

  沐一澄拉回神思,发现一名白发、长髯,穿着一身灰色衣袍的长者面容映入眼底。

  风在吹,长者的白色长发、长髯,以及那一身灰色衣料随风在雪中摇曳。

  她脑袋瓜子里那混乱的思绪彷佛也随着那晃曳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她的脑中是一片空白。

  见她瞪着黑白分明的水灵灵眸子怔怔瞅着自己,庞通发现女子由太阳穴蜿蜒至腮边、几乎已经乾掉的血痕,蹙起白眉说:「哎呀,这可不好,莫不是撞得傻了?」迳自说完,他扬声又问:「姑娘感觉可好?是由那陡坡掉下来的吗?」

  沐一澄顺着他说的方向望去,眼底映入的是斜陡的雪坡,脑中闪过她坠落前发生的事。

  她是为了摘珍稀的药草掉下来的,可这一掉,她是掉到哪个未开发的蛮荒偏远之地?

  疑惑浮现,脑中涌动的混乱让她晕啊!

  不过是个斜坡,她也不觉得自己滚摔多久,怎麽可能摔到哪个未开发的蛮荒偏远之地啊?

  就算是有,但……现在还有用古称谓说话的地方吗?


1-2

  转眼隆冬过去,积雪初融,春寒料峭的气候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半点春临的气息。

  沐一澄一早起床,甩开被子,凝脂般的脚丫子一踩地,立即被空气、石地上凛人的寒意给逼得躲回被子里。

  「不行不行,冷冷冷……」缩回床上,沐一澄哀哀的咬着被子呜咽。「呜……电暖炉,我怀念你……」

  其实不只电暖炉,她怀念所有现代家电用品啊!

  为什麽感慨会如此深,说起来绝对不会有人相信,因为,她穿越了!

  即便来到这里,已经过了好几个月的古代生活,她还是处在宛如梦境的恍然当中。

  这些日子以来,她每到夜深人静,脑中思绪便自有意识转着那日事情发生的经过。

  从育幼院起床後到瞧见那株稀有药草,这一整个经过都没有任何异样,但她就是因为掉下那个斜坡,莫名其妙穿越了。

  直到如今她还是无法理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遇,甚至幻想着,有一天睡醒会发现,她只是做了一个真实无比的穿越梦。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日复一日的睡前期待到醒来後幻灭……

  想着想着,她禁不住又伤春悲秋了一番,没多久便听到一抹精神朗朗的声音,由门外传来──

  「沐儿,是时候该起身了。」

  喊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几个月前,在雪地里救了她的恩人,庞通老先生……也是她来到古代後唯一的依靠。

  老先生习医,热中医理,一生未娶妻,因此膝下无子嗣。

  他整天与药草为伍,在京城近郊,这处叫红梅村的小村子有间药庐。

  药草跟她的职业相关,老人家相信她胡乱掰出的悲惨身世,见她对医理自有一套独特的见解与热情,与她相见恨晚,成了忘年之交。

  又见她无处可去,便收留了她,两人以祖孙相称。

  除此之外,其他的一切,她可就头痛了。

  拿庞通老先生来说就好,也许是多年来秉持着「一人饱全家都饱」的心态,他对金钱的概念真是严重不及格。

  以现代的观点看起来,庞通老先生可说是以宽大慈悲的胸怀做着「慈善事业」的年度大好人了。

  为什麽说是「慈善事业」?

  都说老先生有着宽大慈悲的胸怀,遇贫困穷苦之人便不取诊金,让病患以自家农作、野食抵诊金,可谓为当代仁医。

  但也因为如此,老先生的日子过得极为清苦,有时甚至连保障三餐温饱这件事都极为困难。

  沐一澄在现代也算是热中事业的人,把时间全奉献给医院病患,最後,被挤压得所剩无几的生活时间,让她无法要求什麽生活品质。

  她在吃穿用度上也极为随意,但来到这个没有半点现代文明的地方,她是既憋屈又疑惑,不懂老天爷在她身上做了什麽安排。

  她自然揣臆不了老天爷的想法,再听到老先生的话,百般哀怨的由好不容易煨暖的粗布被子里钻了出来。

  有一阵子「穿越」电视剧最夯的题材,不时可以听到护理师们个个爱心眼的讨论主人翁穿越进王府、当妃子或某某大户人家千金,吃香喝辣,勾心斗角再横扫情敌,成为男主角唯一真爱。

  但回过头来瞧自己……唔,这便是现实。

  连穿越也穿得比人现实。

  来到这里後,她觉得自己跟在现代没两样。

  不是穿来可以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贵命,只是少了值班地狱,一样研药、制药与药草为伍。

  偶尔还可以用现代中医学与老先生切磋琢磨古代医学,日子过得一点都不无聊,加上在现代她是孤儿,没亲人没男友,连宠物都没养一只,无牵无挂的她好像只是换个与世隔绝、物资贫乏的地方生活。

  这麽想,心情好多了。

  沐一澄漱洗後,把自己裹成粽子,走出从柴房隔出当她闺阁的房,朝老先生的研药区走去。

  她的脚步一靠近,药草味伴随着热气蒸腾的白烟扑鼻而来,进了门,从摆在木茶几上的陶壶为自己倒了杯温水,她边喝边说:「爷爷,咱们今儿个还继续熬去邪百宝丹吗?」

  庞通在窗前的超大木桌前拣药。「对,今天继续熬去邪百宝丹,你用过早膳後,先去後山摘些五云草回来。」

  沐一澄来到古代後发现,经过岁月的推进,前人不断的钻研,医学的演进,两者差异甚钜,很多古代的药草名也与现代的不同。

  对她来说,采药这件事,其实是有趣的活儿,但这一摔,摔出了个穿越,她心里其实是有阴影的。

  能摔回现代当然最完美,若是又摔到个不知名的地方,她可真是无语问苍天了。


1-3

  京城近郊景色清幽,初春雪融,一湾溪水蜿蜒向南,潺潺流水夹杂着未融尽的冰碎子,被透着股柔和暖意的阳光,映照得波光粼粼。

  沿道两侧是蓊郁密林,冬时枯尽的枝头已吐出新芽,待天气更暖和,便会恢复往日满映绿意的荣景。

  因为离京城近,常见高官贵族家的公子至此处纵马奔驰,或入林骑射。

  说是这麽说,沐一澄穿来这些时候,却是没见过半个高官贵族家的公子出现。

  当然,这也非她在意之事。她沿溪走了片刻,便转进林子里,那儿才真真是她的天堂。

  进入山里,便是药草的天然宝库所在,有着在现代可能已经绝种绝迹、数不尽的动植物资源啊!

  说不准她能利用这些药草,研究出现代没有的药,别的不说,光是她的论文,她也有打算多摘些淫羊藿来研究。

  因为满脑子转着这些想法,她情绪有些高昂,完全没注意前方大树旁,突兀的生出两条腿来。

  如此状况,理所当然让她向前的步子直接踢上那一双腿,跟着跌个狗吃屎。

  沐一澄美丽的小脸着地,鼻尖蹭红了,因为惊吓而微张的小嘴吃了泥。

  「呸呸呸!」她吐掉口中的泥,想着是什麽绊倒她?回眸一看,竟看到有名男子奄奄一息的半靠在树上。

  男子一身黑衣,皮风衣,肩上有个似龙似虎头的猛兽护甲,腰间护带上也有一颗相同模样的立体雕饰。

  是……这个时空江湖中人的装扮?

  沐一澄没心思理清,因为男子脸色苍白的无一丝血色,乍看他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但她被他绊倒时发出那麽大的声响他都有没反应,那就很不寻常了。

  「先生……呃……不对……壮士?少侠?公子?大爷?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她实在不知道哪个称呼比较合宜,但不管了,先救人比较重要。

  男人没反应,她忙凑上前探了探男子的呼息,胸部并无起伏,跟着做疼痛测试,伸手捏了他鼻子下方的人中,也不见他喊疼。

  沐一澄心一凛。

  没有呼吸、没有心跳!

  她不知道他遇到了什麽事,只知道当人的呼吸心跳终止时,心脏、脑部以及身体各器官都可能因为缺乏氧气的供给而受损,继而坏死。

  所以,她得在黄金四分钟内让他恢复心跳与呼吸!

  沐一澄丢下身上的竹篓子,准备将他平放在地面,却发现男人还挺重的。

  以往在医院还有医护人员会帮忙,他们这种医生级的,只需要上前做检查就可以了。但穿来这地方,她早就有凡事亲力亲为的心理准备了。

  她跪在一侧,一手捏住男人的鼻子,维持「压额抬下巴」的姿势,保持男人呼吸道畅通,开始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跟着是连续三十下的胸部按压。

  沐一澄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久,只知道这是一个紧张刺激又费体力的活儿,没过多久,她额上已经布满细汗,後背都湿了。

  只是累归累,还没到她放弃的时候,她在一下接着一下的按压与人工呼吸循环後再度将嘴覆住男人的嘴吹气时,突然感觉一缕呼吸抚过她冒汗的光洁额心。

  她抬起头,一眼就对上男人微睁开的双眼,以及感觉贴在唇上的唇瓣微微掀动。

  心一喜,她抬起头,绽开笑容问:「醒了吗?」

  没等他回答,沐一澄伸手探了探他颈动脉,另一手放在他的胸口,感觉心脏有力的在她的手掌心下跳动,她整个紧绷的情绪才稍稍放松。

  「太好了,啊──」

  她话都还没说完,便感觉僵麻的右臂被一股惊人的力道猛地一跩。

  这力量来得太突然,她整个人无法控制的趴进他的怀里,娇嫩嫩的小嘴蹭上男人刚硬的下颚。

  「痛痛痛……」

  她的痛呼才到嘴边,却听到男人不带半点起伏的声嗓传来。

  「你想做什麽?」

  沐一澄双手撑在男子健壮的胸口上,疑惑地眨了眨眼,好片刻才明白他的话。

  她忘了自己身在古代,以着专业的口吻解释。「刚刚你没了心跳呼吸,我帮你做了急救。你现在感觉怎麽样?知道自己为什麽晕倒,有什麽病史吗?」

  她边说边打量男人的神色,安心了不少。

  万幸,男人恢复了呼吸心跳,脸色以及苍白的唇色也都恢复该有的血色,虽然还有些气虚,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君旭照一醒来,便看到自己被个眉目娇俏的女子给轻薄,心中除了震怒,更有浓浓的不敢置信。

  想来那人除了派杀手狙杀他,见他大难不死,又大费周张派了个女子来色诱他吗?

  见女子方才一双软荑抚过胸前,一点樱唇贴吻而上,被他识破却无半点女子矜持,反而吐出一番他似懂非懂的话,他敛眉淡声开口:「你可以走了。」

  在刚刚短暂的接触中,君旭照已经察觉女子没有武功,虽然他身负重伤,却也不至於对一个弱女子下杀手。

  得到这样淡然的答案,沐一澄有些不能适应的微微一怔。

  这些年在医院,由她手中从鬼门关拉回的病患不少,却没有一个像他这样反应的人出现。

  没有感激涕零,激动表达对她的救命之恩,至少也该维持基本的礼貌说声谢谢吧?

  枉她帮他做心肺复苏做到双手僵麻,凑上小嘴做人工呼吸……

  她暗暗在心中哀叹,却还是不忘医者仁心。

  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这是做功德,发挥大爱精神,不该因为对方的态度而改变初心。

  沐一澄EQ超高的兀自排解那突生的情绪,爽爽快快起身,却没想到发丝不知怎麽的勾缠到他腰间猛兽饰扣,随着她起身一拉扯,痛得她一手压着头皮,一手压着那该死的纹饰痛呼出声。

  「痛……痛……」

  因为急着想拉回自己的头发,沐一澄根本没发现,她的手没落在他腰间猛兽饰扣上,而是落在他的胯间。

  她胡乱一抓,却听到男人由齿缝挤出想杀了她的凶狠语调。

  「该死的,你这个女子也太大胆了!」

  沐一澄当然不会知道他咬牙发什麽狠,却是可以感觉,她原本想抓住的东西没有该有的冰冷,却是在瞬间像被赋予了生命般的在她掌心中慢慢活了过来。

  心猛地一僵,她不可思议的望去,却在瞬间被一道平空而落的猛雷击中似的,震得她僵在原地。

  天啊!

  她到底做了什麽?

  在她掌心里的哪是男人的猛兽饰扣,而是男人力量与生命的泉源啊!

  「对不起!对不起!」

  沐一澄像被烫着似的松开手,目光却还是管不住的瞥向男人胯间那惊人的隆起之上。

  当医生这麽多年,对於人体、性器官,她基本上已经无感。

  但眼前这个男人,阳刚英俊,体格颀长健壮,还拥有尺寸惊人的大雕,根本是男人的梦想,女人的幻想啊!

  发现女人松开手,双眼却是大胆地落在他的胯间,君旭照面色一僵,感觉恢复的气血全往脑门直冲。

  「女人……你休想让本世子动慾!」

  世子?

  她这才想起自己在古代,男人肯定对於她在现代不会有半点问题的医疗行为感到吃惊,也莫怪他从刚刚的脸色就没多好看。

  再有,男人自称世子,是什麽勳贵子弟吗?

  她暗暗打量着他的衣着,虽是墨色,上头却有同色系的丝线绣纹出精致的图样;再回想布料水滑般的质感,绝不是一般平民百姓可以穿得起的。

  沐一澄猜测他有可能是王公贵族宗室子弟,她现在身处阶级制度分明的古代,这样的人,是她掉十颗脑袋也得罪不起的人物啊!

  还有他最後一句话说了什麽?

  动慾……慾……

  细细酌量入耳的字句,沐一澄脸上陡然浮现浅浅的红晕。

  她立刻往後退退退,在离了他大约一公尺的距离才开口澄清。「您多想了,刚刚只是不小心碰、碰到,小的没、没别的意思,您自个儿多保重,再见……呃……不,咱们别再见,掰……掰掰。」

  君旭照看着女子露出惊慌的神情,避他如避如蛇蠍的态度,以及那令他费解的古怪言语,暗忖,这女子到底是作戏,还是真的与他只是萍水相逢的偶遇?

  君旭照瞅着渐渐消失眼际的娉婷身影,发现她一身淡雅的布衣,腰间系了条靛蓝色的腰带,如上等墨色般的黑发随着急慌的脚步在不盈一握的纤细间晃动。

  若是那人派来的女子,不该是这样的装扮……

  太多思绪在脑中起伏,没多久他便感到血脉运行间传来一股强烈的疼痛,跟着晕眩感袭来,眼前一黑,他再度晕了过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19: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期待新书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8 22: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啥时候可以出啊,好期待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8 22: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就等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0 12: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可以看啦,好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2-20 11:05 , Processed in 0.23884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