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安祖缇《让你记得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6 17: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让你记得我》
出版日期:2020/02/07

内容简介

女人,让路!女人,让开!
可恶!眼前的男人第一印象就不讨她喜欢
她是新进员工,总经理不知道她是谁虽没啥好意外的
但不管她长得美是丑,没道理转头就被忘得一干二净
每次都被他用女人两字简称,是佛也会发火
就算她喜欢帅哥,也是有选择的,沙猪绝对大扣分
啊!她发誓一定要让沙猪总经记得她的名字
从此「我叫伍昱洁」成为她见到他的第一句话……
靠!她上辈子一定造了许多孽
这辈子上天才会惩罚她亲到了总经理的嘴啊
亲到他的嘴巴,这比掉一块肉还要严重百倍
只是她还来不及为自己的衰运默哀
见她被个醉汉威胁时,总经理竟然挺身护着她
没想到这个大沙猪也有这么MAN的一面——
要死了,她为什么突然觉得这头沙猪变得超帅?
她又没喝酒,为什么脑子会出问题啊?
呜呜……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吻的关系啦……

1-1

  「惨了!要迟到了……要迟到了啊啊啊……」

  伍昱洁如棒球选手滑垒一般滑进一间办公大楼,一向耳聪目明的她,一眼就看到有部电梯正要关门,急急忙忙大喊:「等我一下!拜托!」

  幸运的是里头的人听见她的殷切呼喊,及时按下电梯门开启的按键。

  伍昱洁迅速冲了进去,呼呼喘着气,充满感激的抬头,「谢谢──」

  她的目光倏地发直,整个人呆愣,而在她的眼中,手还按在「开门键」上的男人顶上有数盏聚光灯集聚,周遭顿时一片黑,伍昱洁只看得见对方俊朗的笑颜。

  「不客气。」

  他的嗓音温煦略低,好听到叫人心尖发颤。

  更别说那嘴角微微扬起的笑容,使人如沐春风,顿时忘了身在何处了。

  这男人好帅啊!

  笑容好暖而且心地又好。

  伍昱洁红着小脸退到旁边,双手害羞的在身前扭成了麻花。

  「几楼?」男人问。

  「啊……呃……」几楼?她要去几楼?伍昱洁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不、不好意思,我忘了,请等我一下……还是你先关门,先去你要去的楼层,我……我再自己按。」

  「没关系,我等你。」

  「等、等我吗?」伍昱洁觉得自己快被他温柔的嗓音融化成一滩泥了。「那……那不好意思,我尽快。」

  她赶忙拿出手机,点开email的App,搜寻面试通知信。

  可越急就越找不着,那封信像跟她捉迷藏似的躲了起来,滑过来滑过去就是看不见通知信。

  男人见她急得汗都要逼出来了,好声好气的柔声道:「别急,慢慢来。」

  「好……」

  伍昱洁心想这人怎麽这麽好、这麽温柔,人又长得这麽好看,个子又高身兆修长……简直完美的跟天神一样。

  好不容易找着通知信,她不敢耽搁的火速在上头搜寻面试的楼层。

  「是……是五楼……」她手伸向电梯键盘,发现五楼的灯是亮着的。「五楼……」

  「我也要去五楼。」他微微一笑,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你是要来面试的吗?」

  「对啊,你、你也是吗?」

  伍昱洁真希望她跟他都可以面试成功,一块儿当同事,这样就可以天天见面了。

  华翊言但笑不语,关上电梯门。

  「我是要应徵采购专员,你呢?」伍昱洁热情的问。

  「同部门。」对方嘴角微笑加深。

  「真的吗?那真的是太巧了。」伍昱洁立刻从包包内拿出履历表,自我介绍道:「我叫伍昱洁,是这样写的,你呢?你叫什麽名字……」

  「五楼到了喔。」华翊言轻声打断她。

  「噢,真快。」这电梯也跑太快了吧,她还没自我介绍完呢。

  「我从这边走,祝你幸运。」

  「咦?」伍昱洁这才发现她好像搞错了什麽。

  瞧那人熟门熟路的直接进入大门,有个男人与他擦肩而过之际,还朝他点头打招呼,伍昱洁这才後知後觉的发现人家早就是公司员工啊,谁跟她一样来应徵的!

  她一定要应徵上!

  伍昱洁握拳发誓。

  她一定要跟他当同事……

  「女人,让路!」

  身後突然传来一道冷嗓,有一点沙哑,过分低沉,是故伍昱洁没马上听出对方说了啥。

  她转过头,入眼是一具宽大厚实的胸膛,把她的视线完全挡住,她的目光徐徐往上,後脑勺都快碰到背了,才看到对方五官。

  这人不仅高,且十分魁梧壮硕,人中还留着胡子,初判应该有四十上下了吧,乍看是个熊样,可再仔细一看,会发现他的五官俊秀,甚至可以说线条细致,若是剃掉胡子,然後再瘦个二十公斤,就会散发出一种娘味。

  伍昱洁从小就对帅哥情有独锺(要说她肤浅她也不在乎),故配备了跟雷达一样精准的双眼,任何帅哥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但眼前的男人第一印象就不讨她喜欢,可能就是那句──女人,让路。

  就算不知她姓名,好歹也可以尊称个小姐吧,直接喊人「女人」,一整个不尊重,她猜这男人一定是个大沙猪!

  她喜欢帅哥没错,但也是有选择的,沙猪绝对大扣分,就算帅得跟BTS的柾国一样也不行。

  「你刚喊我什麽?女人?」伍昱洁不悦挑眉。

  那人冷瞟她一眼,直接把挡路的伍昱洁推开。

  伍昱洁追了上去,却发现这个人也一样进入了公司大门。

  这是来应徵的,还是又是个员工啊?

  这家公司没有前台,大门入口右手边就是行销部,一名脸儿圆圆,笑容甜美的女孩一看到胡子男,立刻恭敬的喊了声:「总经理好。」

  总经理?!

  伍昱洁大吃一惊。

  胡子男竟然是总经理?

  自认已经「社会化」的伍昱洁立刻认知自己要识时务者为俊杰,一口气先吞着,不当面发难,可是再想到若总经理是个沙猪,那身为女性职员可能日子会不太好过,尤其她应徵的是3C零件公司的采购专员,这工作通常是男多女少,说不定沙猪总经理第一关就会把她刷下也不一定。

  既然人都来了,那就船到桥头自然直吧。思想正面的她如此决定。

  只是若被刷下来,就不能跟刚才那个俊美帅哥一起当同事了,好扼腕!

  脸蛋圆圆的小姐视线刚好投往她这边,她把握机会说明了来意,对方随即引领她到一间小型会议室等待。

  过了一会儿,有人进来了,竟然就是跟她共搭电梯的帅哥。

  「你好,我是采购部经理华翊言。」

  「你、你好。」伍昱洁赶忙站起,嘴角因为兴奋而不住的抽动。

  天啊,他竟然是采购部经理?

  那如果她被录取的话,就会成为他的员工了耶!

  太爽啦!

  老天爷,拜托祢这次一定要眷顾我啊啊啊……

  「请坐,不用太拘谨。」华翊言手指向对面的空位。

  「好的。」入座的伍昱洁难掩兴奋的双眼发光,直直瞅着他。「我有带履历表来。」

  「我看过你在人力银行的履历表了,你之前是在电脑公司上班,是负责什麽样的工作内容呢?」

  「我是业务助理,同时兼任采购方面的事情,我在前公司做了两年,所以在采购方面上,自认经验还行。」

  伍昱洁眼里闪着「快选我」三个字。

  「那你是为什麽离开前公司的呢?」

  「因为我对3C一直都很有兴趣,除了电脑以外,手机、平板等等我也想涉及,而不仅止於电脑方面。」

  「我们公司主要是贩售一些3C产品与3C的零件、周边,还有维修等售後服务……」

  华翊言简短的介绍了一下公司的资讯,又再问了伍昱洁几个问题,面试就结束了。

  「我们最晚七天内会通知,不管有没有录取都会通知。」华翊言微笑道。

  「好的。」

  「谢谢你特地过来面试。」

  华翊言朝她伸出手,伍昱洁忙不迭双手握上。

  好大、好暖的手啊!

  果然是人好手也暖。

  「谢谢经理,希望我有幸能成为你的员工。」

  伍昱洁嘴咧开笑,看起来有一点傻傻的。

  华翊言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在会议室门口分道扬镳,伍昱洁心想她回去路上一定要去拜拜,求神明保佑她能顺利录取。

  过去电梯那儿时,有两个女生已经在那儿等候了。

  「……真的吗?是gay喔?」

  「对啊,可惜他长得那麽帅,竟然是gay!」

  「你怎麽知道的?」

  女子A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只有一个不认识的伍昱洁,这才压低嗓音道:「我前天去夜店,隔壁就是gay bar,我看到经理走进去了。」

  「你确定你没看错?」女子B惊恐地抓住女子A的手。

  「经理长得那麽帅,我怎麽可能会看错!」说完,她大叹了口气,「这下咱们公司的女生都要死心了。」

  「果然帅哥都是gay。」女子B欲哭无泪。

  电梯来了,两人如丧考妣走入电梯。

  伍昱洁随後进入,基於好奇,偷看了一下两人挂在胸口的识别证。

  晶桥。

  咦,这不是她刚才去面试的公司吗?

  那她们口中那个是gay的经理会是谁?

  「你们在讲哪一位经理啊?」

  伍昱洁突然开口,把两名女子吓了一跳。

  「你谁啊?」女子A一脸防备的看着她。

  「我是今天来面试的,幸运的话,也许我们会变成同事喔。」

  「面试哪个部门?」女子B问。

  「采购部门。」

  「采购……」女子B立刻将嘴巴捂住。

  她这个动作是什麽意思?

  伍昱洁微微瞪大了眼。

  「该不会那个经理是采购……」

  「你不要乱猜,跟你无关。」女子B瞪了伍昱洁一眼。「不要乱讲!」

  这毫无疑问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那个俊美无俦的经理竟然是个gay?

  经理喜欢的是男生?

  那她不就跟寡妇死儿子一样没指望了?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2

  两日後,伍昱洁收到了录取通知,当下她真不晓得该喜该忧。

  喜的是她可以每天看到俊美天神华经理,忧的是人家又不喜欢女生,她尚未入场就被淘汰出局了,就算每天放送爱意电波人家也直接设为拒收。

  伍昱洁有两个闺密,一起在Line上组了一个聊天群组,平日不见面的日子,不管大事小事无聊事都会留言互相讨论、调侃、抒发抱怨,新公司的经理是个gay,自然也会在上面埋怨一番。

  个性与她比较相近,十分开朗活泼,目前在便利超商当店长的雷昀蒨立刻跟着她一起唉声叹气,也跟着抱怨最近有个常来便利商店,脸蛋俊秀的帅哥明明长相成熟,没想到竟是个高中生,害她到口的嫩肉飞了。

  方歆舒目前是图书馆员,生性文静爱看书,但是吐槽功力倒是一等一。

  一听到雷昀蒨抱怨没鲜肉可以啃,立马吐了句──

  人家看上你了吗?

  雷昀蒨嗤了声,改用语音通话,好能表达她的悲愤。

  两个人唇枪舌剑了好一会儿,翻了不知多少次白眼的伍昱洁才大吼叫她们别吵了。

  「现在的重点不是我吗?小鲜肉麻烦排入开会的第二项排程。」伍昱洁语气严肃道。

  「你那个是gay,已经成定局,没救了。」雷昀蒨说着风凉话。

  「呜呜呜……」伍昱洁假哭。

  「除非是双性恋,要不然你压根儿没半点机会。像我之前也喜欢过一个gay……」

  时常「遇人不淑」的雷昀蒨讲起古来。

  「那个故事我们听过了,你可以不用再说了。」方歆舒无情地打断她。

  「听过了喔?」

  「我们都认识几年了,我连你小时候包的尿布是什麽品牌都一清二楚。」方歆舒三句中绝对会有一句是在吐槽雷昀蒨。

  「最好你知道我的尿布品牌啦,连我都不晓得好不好……」

  「够了!」伍昱洁再次大喊制止。「麻烦不要跑题!」

  这两个人真的很爱斗嘴耶,一斗起来就没完没了,但怎麽斗都不会伤感情,也是熟识多年的默契。

  「你干嘛一直边缘伍昱洁?」方歆舒指责雷昀蒨。

  「又是我的错了?」雷昀蒨瞠目。

  「我们现在继续讨论经理是个gay的事情。」伍昱洁正色道。

  「都死局了有什麽好讨论的?」方歆舒懒得聊没有可能性的事情,她觉得这是浪费时间。

  「我倒是不以为然。」雷昀蒨推了推鼻梁上的细黑框眼镜,眼神露出柯南的锐利之色。「那个女生只是看到你家经理进入gay bar,但这不代表他就是个gay,说不定他只是去找朋友。」

  「可是如果朋友在gay bar的话,那表示他朋友就是个gay,我听说直男都很讨厌gay耶。」伍昱洁说出她的疑惑。

  「你是要相信谣言,直接放弃,还是要找出真相?」雷昀蒨手朝半空中一挥,摆出柯南的着名手势,「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不要被流言给蒙蔽了。」

  「我要写信叫青山刚昌快把《名侦探柯南》结束,否则你好烦。」方歆舒朝着镜头翻白眼给雷昀蒨看。

  「人家是日本漫画家收入排名第四名的大漫画家,才不会理你!」

  「好啦,你们不要吵,我会去找出真相的!」伍昱洁赶忙阻止两人又即将斗起来的剑拔弩张情势。

  「很好。」雷昀蒨「欣慰」地点头。「懂得自己去找出真相,才不会变成愚民。」

  「所以要怎麽找?直接去问他:『经理,你是个gay吗?』」方歆舒捏着嗓子发出恶心娇嗲的嗓音。

  「你白痴喔?是要害伍昱洁成为黑名单吗?」雷昀蒨抓着机会吐槽方歆舒。

  「那不然呢?」

  「去追他啊。」雷昀蒨眼中发出精光,「追到的话就会成为华翊言的男朋友了,就算他是gay说不定也可以把他掰直。」

  「对耶!」一向勇於挑战的伍昱洁右拳敲左掌心,「这样是一举两得耶,既可以知道经理到底是不是gay,同时也可以把他追到手。」

  「用力把他掰直吧。」雷昀蒨鼓励道。

  「加油加油!」方歆舒用力鼓掌。

  「我会努力的!」伍昱洁朝天大喊。


1-3

  晶桥的采购部门一共有五人。

  国外采购有两名,国内采购一名,主任一名,经理一名,而伍昱洁就是负责国内采购。

  两名国外采购专员都是男生,年纪在三十上下,十分热爱3C,闲聊的话题都脱离不了最新品,其中今年二十九岁的林子义是个忠诚的果粉,只要是苹果的新品发表会一定不睡的守在萤幕前看直播,即便隔天顶着黑眼圈来公司也不悔。

  伍昱洁虽然没他们两个这麽狂热,对於3C的知识也是充足,否则也不会被录取了。

  主任黄宣博是今年三十八岁的中年男子,在这行有十年以上的资历了,曾经在美国的相关产业担任过采购,後来因为母亲的身体状况不佳,为了照顾母亲才举家搬回来台湾。

  据说晶桥当初是总经理华子权一手创立,他原本是一家电子科技大厂的海外行销部门主管,後来跳出来自己开公司,华翊言是他的堂弟。

  晶桥目前在全台已经有三十家门市,尚在积极拓展中,虽是这两年才崛起的,但由於服务好、效率高、价格合理,品牌已经打响,只要3C产品有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晶桥。

  伍昱洁进入公司的第一个礼拜都在忙交接的事情,除了必须熟悉各家供应厂商的相关资料、帐务管理、了解目前库存、熟悉管理系统操作外,还得清楚各家门市的运作方式等等。

  由於业务范围比她当初在电脑公司的还要广,所以她完全没时间去「追」华翊言,顺便确定他的性向。

  好不容易终於把工作的重点都记住了,也逐渐上手了,她总算可以展开倒追计画了。

  在采购部门的好处就是女生只有她一个,其他都是男生,没有人跟她抢。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她走到华翊言位於部门後方的办公桌前,以温柔的嗓音道:「经理,下午茶时间到了,我想去买个蛋糕,要不要顺便帮你带一份回来?」

  公司下午三点半时是下午茶时间,有半小时可以休息。

  大部分的人都是喝茶聊天休息,但伍昱洁注意到华翊言偶尔会吃点饼乾什麽的,推测他应该喜欢吃点心。

  华翊言抬头,黑白分明的深色瞳眸如同慢动作般在她眼前缓缓张开,伍昱洁顿时心悸,心跳速度直奔一百五。

  啊啊……经理睫毛好长啊,她几乎可以感觉到凉风徐徐吹来……

  「好啊,帮我带份巧克力蛋糕吧。」华翊言笑道。

  「没问题!」伍昱洁心花朵朵开,开心战略第一步成功。

  「昱洁,你要买蛋糕喔?我也要我也要!」其他同事纷纷举手。

  「好啊,我正要顺便问你们呢。」只是先特地询问经理而已。

  伍昱洁把大夥想吃的品项记下来,拿起钱包要往外走。

  「你要去哪?」林子义问,「打电话叫他们送就好啦。」

  像做错事被抓包的伍昱洁心虚地眨了眨眼,迅速找理由,「我顺便走走,坐久腰酸。」

  「你才几岁的人会腰酸?」众人哈哈大笑。

  伍昱洁也陪着假笑了几声。

  开玩笑,当然要特地去买啊,她可是要挑选最漂亮的一块巧克力蛋糕给经理,经理只要一看到那块独一无二的精美蛋糕,一定可以明白小女人心中的瑰丽梦想的。

  来到电梯口,她低头滑着手机,观看附近那家咖啡馆的蛋糕有哪些品项。

  「欸,这些都看起来好普通喔,没有装饰华丽一点的吗?不知道可不可以叫他们特别做一下装饰。」伍昱洁自言自语抱怨着。

  电梯门开了,专心滑手机的伍昱洁一时没察觉,直到一道冷声响起。

  「女人,让开。」

  这声音不是……?

  她霍地抬头。

  果然是大沙猪总经理!


  2-1

  晶桥员工人数约莫有两百二十人左右,其中一百五十三人是全省三十家门市的门市人员总数,台北为总公司,台中、高雄两家分公司,而台北总公司,也就是伍昱洁任职之处,员工共有三十二人,她又是新进小员工一枚,总经理不晓得她是谁虽没什麽好意外的,但是每次都被叫「女人」、「女人」,是佛也会发火。

  好歹她的脖子上还挂着公司的识别证耶!

  伍昱洁虽然让开路让华子权过去,但想想心有不甘,跨步追了过去。

  「总经理,我叫伍昱洁。」

  华子权回头,浓眉微蹙,眼神像在看一个莫名其妙对着他汪汪乱叫的吉娃娃。

  「我叫伍昱洁,采购部门的国内采购专员伍昱洁,不叫女人!」

  华子权这才仔细看了这女人的脸,他注意到她的眼下有一颗小痣,是所谓的泪堂痣,俗称「爱哭痣」,与众不同的是,她这颗痣是红色的,在白皙的肌肤上红得醒目,像一滴血。

  华子权撇了下嘴,心知他转过头去就会忘了这张脸,只记得那颗痣。

  他就这样什麽都没说就转身走了,让伍昱洁更是气结。

  「好!」她握紧拳。「我一定会让你记得我的名字!」

  转回头去,电梯门不知何时已经关上,直往顶楼奔去,她惨叫一声,快速按了数下下楼键,好像这麽做,电梯就会下来得快一点。

  到了蛋糕店,下午茶时间已经过一半了,加上她又要请店员特地再帮华翊言的蛋糕加装饰,等她回到办公室时,就只剩下五分钟的午茶时间了。

  平日午茶时间热闹的办公室,不知为什麽静悄悄的,伍昱洁没发现异状,一踏入便举着蛋糕盒大喊:「我回来……了……」

  那个站在经理办公桌前的不正是华子权吗?

  他跟华翊言两人不知道在谈什麽,因为老板在,其他同事都低头在滑手机,没半个人讲话,就怕影响到他们。

  「你也回来的太慢了。」座位就在她旁边的林子义用气声念了她一下。

  「总经理为什麽会突然跑来?」伍昱洁打开蛋糕盒,准备分派蛋糕。

  现在还是午茶时间,她不认为要像林子义那样好像做错事似的小心翼翼,故开纸盒的动作也爽快俐落,「唰唰唰」的声响在静谧的办公室特别清楚,引起华子权侧目。

  红色的泪堂痣。

  是刚才冲着他大喊大叫的女人。

  好像叫伍什麽的……伍百块吗?还是伍亿元?

  想不起来,他也懒得回想,注意力继续放在与华翊言讨论的样品开发物料问题上头。

  林子义耸了下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华子权跟华翊言说话的音量极小,偶尔听到几个字眼,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伍昱洁一个一个分蛋糕,装饰得特别漂亮的那一个她拿到了华翊言的位子上。

  华翊言分了神给她,「谢谢。」

  「不客气。」

  华子权也在这时转头直视那明显漾着谄媚的小脸。

  这女人喜欢华翊言,表情太明显了。

  他心底暗地嗤了声。

  伍昱洁心想华子权这次应该记得她了吧,所以就站在原地也没走,一双眼直勾勾盯着他,想看他会不会有类似恍然大悟之类的举止出现。

  见她不动,华子权又是两道浓眉在中央蹙出一个川痕。

  「有什麽事?」

  瞧他的眼神,好像忘了十几分钟前,他们才在电梯前见过。

  伍昱洁心想这也太扯了吧,不管她长得是美是丑,都没道理转头就被忘得一乾二净啊?

  见她没答话,华子权不耐的说:「我们在谈事情,没事就走开。」

  「昱洁,先回座位。」华翊言温声说道。

  「噢。」锺情的经理开口,她一定是乖乖遵守的,便很乖的回座位去吃她的蛋糕。

  原来是叫五亿元……不对,是伍昱洁。

  华子权回头再看了她一眼,伍昱洁此时正小心翼翼的打开切片蛋糕胶膜,除她以外,其他人也在吃蛋糕,相较起来华翊言桌上那一个特别华丽,一看便知是精心客制化的。

  华翊言看到他的视线落到了蛋糕上,体贴的一笑,「要吃吗?」

  他将蛋糕举到华子权面前。

  华子权心想堂弟的心思细腻敏感,不可能毫无所察,将蛋糕转给他的举止八成是有意的。

  「嗯。」华子权不客气地收下,眼角余光注意到那个「泪堂痣」惊讶的张大嘴,口中的蛋糕都快掉下来了。「我走了,刚说的事你再看着办吧。」

  「好。」

  华子权端走了伍昱洁用心请店员加了草莓片、棉花糖霜,还用金箔装饰的蛋糕,伍昱洁瞬间心痛得无以复加。

  她的爱心呀……

  「经理……」她颤声低唤,「蛋糕……你不吃吗?」

  华翊言歉然一笑,「抱歉,我对草莓过敏。」

  「过敏?」她竟然不知道经理对草莓过敏,那她特地请店员加的草莓片不就是多此一举?

  天啊,她悔恨的肠子都要青了。

  「不好意思。」华翊言拿着钱包走过来,「一共多少钱?」

  伍昱洁本想说不用了,但其他同事也在这时转过头来看着她,询问蛋糕的价钱,伍昱洁心想她是这间办公室薪水最低的,又才刚进公司,而她的大方只想对经理而已,便说出了一个数目。

  「六十。」

  她说的是本来的价格,不过经理那个经过她一番要求的蛋糕,被收费了一百五十块,可惜已经入沙猪总经理肚子里了。

  送别人她还没那麽呕呢,偏偏就被那个臭男人拿走了。

  华翊言没说多余的话,将钱放到她桌上。

  「经理。」伍昱洁急急叫住转身的他。「你还对什麽东西过敏?」

  「我过敏的东西可多了。」华翊言笑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转身回座。

  虽然碰了一个软钉子,但伍昱洁不是轻易就会放弃的人,送食物太冒险了,万一不小心送到会让经理过敏的东西,轻则被拒,重则危害经理生命可就不得了,毕竟过敏这种事可大可小,不能赌的。

  没关系,女人可以展现温柔的地方多的是,她一定会让经理深刻感觉到,虽然她是女生,却是他最好的选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19: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期待新书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21: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7 21: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7号了,可以出版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8 01: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盼到啦,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8 22: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啊!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2-22 18:53 , Processed in 0.292309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