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夜炜《与腹黑男神同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 18: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炜《与腹黑男神同居》
{出版日期}2020/01/17

{内容简介}

逢场作戏前,男人霸气女人娇气,想要玩玩罢了;
逢场作戏後,男人流氓女人装傻,只好打包回家!

九年前,她笑说:顾之行……我喜欢你!
那一年,他笑回:沈文尔,你不会是知道我喜欢你才来表白的?
那一场表白,顾之行无上限的宠爱,她傻得以为两人交往了,
却发现,顾之行与另一个女生也亲密的交往。
她抖声问:顾之行!你要跟别的女生交往,是不是先跟我分手?
他淡然回:分手?我们什麽时候交往过?
没交往过,原来一切不过是她一厢情愿!
九年後,她的男神再次走入她的生命,因为一场酒醉, 她霸气的把男神给睡了。
笑话,她看上他这麽多年了, 睡一下又不要他负责。
谁知,男神竟耍起了流氓, 逼她上床,打算要她再睡他一次。
为什麽? 自然是要她多睡几次,顺便把他一辈子给打包带回家!


 第一章

  「顾之行……我喜欢你!」

  「你不会是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来告白的吧?」

  「……」

  「顾之行,你要跟别的女生交往,是不是先跟我分手比较合适?」

  「分手?我们什麽时候交往过?」

  没交往过,对,一切不过是她一厢情愿,都是她一厢情愿!

  「啊!」

  沈文尔猛然睁开眼,发现在自己躺在床上,刚才那一切不过是个梦,只是这个恶梦到底要折磨她多久?她一身冷汗躺了好一会,才转向枕头边不断震动的手机,然後慢吞吞地接起来。

  「妈。」

  「沈文尔,我跟你说,你考试通过了,现在就算离职也必须给我回来。你说你那些高中同学,不是结婚生子就是事业有成,就你一事无成,你说回来当老师多好,工作稳定假期还多,而且还离家近。」

  又来了……

  其实她也知道回家好,可以待在父母身边,也不用每月支付昂贵的房租。只是在家工作的话,会有更多机会见到顾之行,到时就不只是作恶梦而已了。

  「你听见我说什麽没有!」

  「我听见了。」沈文尔敷衍地回答妈妈,「让我再想想。」

  「还想什麽想,这周末就回来,你顾妈妈家这周末要搬走,也不知道以後还回不回来,大家一起吃个饭。」

  顾之行家要搬走了?沈文尔一下又从床上坐起来,她不是听错了吧?

  妈妈继续说:「他们老房子好像都已经卖出去了。」

  连房子都卖了,那应该是真的搬了,沈文尔眼神一亮,「妈,你确定他们这周末搬吗?」

  「是啊,东西都打包好了。」

  沈文尔呵的一笑,立刻爽快地答应了妈妈,「那他们搬走之後我再回去吧。」

  ◎             ◎             ◎

  她叫沈文尔,二十七岁,出生在北部,但从小生活在偏离市区的爷爷家。

  这次她面试的是高中美术老师,面试一切顺利,等到九月开学就正式入职。

  现在离开学还有半个月,妈妈催促她来爷爷家打扫清洁,因为上班後她大部时间都会住在这里。

  沈文尔拿着妈妈给的钥匙,打开爷爷家有些生锈的大门。

  不算宽敞的院子,一间两层式的老洋房因为没人居住,玻璃窗蒙上着一层灰,院子里花草凌乱,显然因为主人不在了,房子也有些寥落。

  不过生长在院子里的老树却依旧繁茂,旁逸斜出的枝丫从爷爷家的院子,一直延伸到隔壁顾家的院子上空,如今正值果子成熟期,树上挂了不少金灿灿的梨子。

  沈文尔美滋滋地站在树下仰望,到底要摘那颗吃比较好呢?

  隔壁突然传来木头落地的声音,将她垂涎果子的好心情一下打破。

  这个小镇出产兰花也是传统工艺家俱盛产之地,在北部还算小有名气,不过沈文尔没想到房子会这麽抢手,顾家上个月刚搬走,现在房子就卖出去了。

  隔壁已经在装修了。

  她不指望自己跟邻居关系能好到如同当初爷爷跟顾家一样,只盼着她上班後隔壁装修已经结束,别每天电钻打得她脑子痛就行。

  ◎             ◎             ◎

  沈文尔拿着清洁工具进屋打扫,结果打扫了大半天才打扫掉蜘蛛网,灰头土脸地从屋子里走出来,早知道就请清洁公司的人来了。

  外头艳阳高照,树上的鸟鸣不绝於耳。

  沈文尔在屋檐下坐了好一会,然後扯下脸上的口罩,起身爬上那株老树。

  伸展到顾家院子的树枝上有个超大的梨子,沈文尔顺着那枝干往前爬,慢慢地人已经来到顾家院子。她趴在树干上伸手去构,但不管怎麽努力手离那颗梨子就是差一点点。

  此时,从在装修的房子,走出一个挺拔高大的男人,劲爽的黑色短发,面部轮廓硬朗,黑眉如剑,内双眼皮的眼睛不算大,但眼神干练锐利,鼻子高挺如峰,唇形十分性感好看。

  这人身高超过一百八十公分,穿一件白色T恤,一件军绿色的工作裤,脚上一双帆布鞋,手上戴有手套。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就看到晃动的老树上趴着一个穿着休闲服,紮着马尾的女生,眼睛微微一眯,长腿就迈开一步一步走到老树枝下,仰头看趴在树上的人好一会,嘴角慢慢勾起笑意,叫道:「沈文尔,你在干嘛?」

  这声音怎麽那麽耳熟?沈文尔低头一看,树下站着的可不就是……顾之行?

  她像活见鬼了似的缩回身体要躲开。

  顾之行连忙叫道:「小心……」

  「啊!」

  慌不择路的沈文尔手脚抓空,整个人从树上摔了下去。

  完蛋了!下坠的瞬间她只有这个想法。

  只是飞快下落的身体,在短短的时间内被人一把接住。

  顾之行原本是能接稳她的,但树下堆放了不少木头,人是接到了但他没站稳,结果抱着沈文尔一起摔在木堆上,嘴里不由闷声发出闷声。

  沈文尔连忙从他身上爬起来,她还没开口问他,顾之行就已经坐起来检查她的身体,「没摔伤吧?有没有事?」

  「我没事……」惊魂未定的沈文尔接着眉头就皱起来,「可是你的手……」

  顾之行右臂被木头割出一道伤口,但他只是看了一眼,「没事,小伤,你真没事吗?站起来了我看看。」

  她是真没事,但他的伤口不断地在流血,沈文尔急忙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面纸按在伤口上,「你其实不用接住我……」

  他像没事人一样咧嘴一笑,动了动手臂,「还能动,没什麽大不了的。」

  「你别动了。」沈文尔心里像被什麽梗着似,「还是去医院包紮一下吧,血都止不住。」

  此时从装修的房子里又走出来两个男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大个子,一个体型胖胖的。

  戴帽的人出声询问:「Jeffery,你还好吧?」

  沈文尔见到有别人在,赶紧将他推开,「你快让你朋友跟你去医院包紮一下!」

  顾之行转头跟两个同伴说:「你们不用过来,我出去一下。」

  说完扭回头看她,「好歹我是为了救你才受伤,为什麽让别人带我去医院而不是你?」

  「我……不太会照顾人。」沈文尔发现自己这个时候还是想跟他撇清关系,可看到他的血又把面纸染透只能硬着头皮说:「那我带你过去吧。」

  其实她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不是不愿意送他去医院,而是根本不想和他再有交集。

  当然他们之间无怨无仇,甚至她七岁来爷爷家读书就认识隔他了,然後经常一起上下学,直到高三的某天跟他一起放学回家的路上,她没忍住就跟他说:「顾之行,我喜欢你!」

  他深情款款地回答,「沈文尔,你不会是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来告白的吧?」

  当时那一刻,她以为自己拥有了青梅竹马的美妙爱情,然後她就完全陷入恋爱中。

  只是半个多月後,突然得知他给校花林薇儿写情书告白,因为两人实在太熟了,她忘了伤心而是立刻跑到他面前质问:「你要跟别的女生交往,是不是先跟我分手比较合适?」

  「我跟谁……」他抓住她话里的其他意思,大笑着问她,「分手?我们什麽时候交往?」

  当时以为他在装傻所以她怒不可遏地强调,「我上次就跟你过我喜欢你啊。」

  顾之行愣了一下就噗嗤笑了,他说:「那不是你喜欢的电影台词吗?」

  而这个乌龙的结尾也毫不意外,顾之行跟他的女友一起出国留学,然後她顶着这个笑话一顶就是九年。只是,她都快习惯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了,这家伙却偏偏又出现在她面前。

  ◎             ◎             ◎

  此刻看他坐在那里让医生包紮伤口,她恍惚觉得时空交错一下回到过去,他打架受伤被带到医院处理伤口,她在旁边一直哭,他一直逗她笑,还不忘了让她保证,不要告诉家里人他跟人打架的事。

  「沈文尔!」顾之行凑到她耳边叫了一声。

  她猛然回过神来,但看着眼前的人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想什麽,叫你几遍都听不到。」顾之行问。

  「没什麽。」沈文尔站起来,看他手臂被包上纱布,心里难受也过意不去,「很痛吧?」

  「没……」说到这里顾之行改口说:「刚才没觉得,现在真的很痛,你得扶着我走。」

  这就装得有点过了吧?但想到他刚才确实奋不身顾就冲上来救她,沈文尔还是伸手扶了他的手臂,由衷说道:「对不起,让你伤成这样。」

  顾之行反倒不大适应,「你现在怎麽那麽客气?这不像你。」

  那原来她是怎样的他还记得吗?大概记不得了吧,只有她才执迷於过去,「当然了,我长大了嘛。」

  「因为长大了,所以传讯息你不回,找你吃饭总说没空?」

  没事找她干嘛?沈文尔瞥了他一眼,这人是真长大了,原本就俊朗阳光的人身上多了男人的沉稳内敛,显得更加可靠,所以她真的一点也不想跟他有交集。

  沈文尔深呼吸,「当然,我忙着谈恋爱。」

  这话让顾之行面色顿了一下,没再接话。

  ◎             ◎             ◎

  两人走出了医院,下午的阳光没那麽强烈,但依旧有股难以言喻的闷热让顾之行心里有些烦躁,他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男朋友还是原来那个?」

  沈文尔挑眉,「我原来跟你说的是哪个?」

  顾之行有点想小揍她一顿,「你是交了多少个男朋友?」

  沈文尔想了想,拿手指头开始数,顾之行抬手推了一下她的额头,「还真敢数。」

  她笑着低头,他永远不会知道因为他的碰触,让她几乎热泪盈眶,太没出息了沈文尔。

  顾之行受不了地斜睨了她一眼,「你是在得意的笑吗?」

  她又笑了笑,然後抬起头深呼吸,平复自己从他一出现就被搅得乱七八糟的心。

  顾之行没好气地说道:「那改天带他出来让我见见,都不知道什麽样的人能看上你这个大懒虫……」

  「你看不上不表示其他人也看不上吧!」

  脱口反驳的话连自己都愣住了,沈文尔看顾之行被骂得一脸莫名,突然有些烦躁,时间过去了那麽久,她到底要耿耿於怀到什麽时候?就当他是一个多年不见的普通朋友就好了,反正他又不知道她真的告白过,不会发现她见不得他的晦涩内心。

  沈文尔故作轻松地换了一个话题,「你家不是搬走了吗,房子都卖出去了不是吗?」

  不管怎麽调整心态,都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疏远又不自然。

  顾之行说:「看你这表情,好像对我没搬走很失望?」

  「失望谈不上,就是有点好奇你为什麽突然回来。」

  「你不是也回来了?」

  「我是在外头混不下去了,可你不当你的大设计师回我们这个小地方干什麽?」

  「不错,至少还知道我是干什麽的。」

  她这句话的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我敢不知道吗?我妈恨不得时刻跟我夸你年轻有为,凭实力把自己改名为高富帅。」

  顾之行被她阴阳怪气的话逗得一笑,「我怎麽从你的话里听到一丝丝的嫉妒。」

  「何止一丝丝?我对你的嫉妒简直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顾之行呵的一笑,沉默了一会,看向她,「你不应该嫉妒。」

  「为什麽?」

  「只要把我拿下,我跟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

  又来了,多大的人了还说不正经的话,沈文尔将他的手臂推出去,不扶了,「想来顾大设计师用自己当诱饵,让不少女生拿下过吧?」

  「我可不是随便什麽人都能拿下的。」他看她的眼里闪过一道光芒,「如果是你的话,我也许就立刻弃械投降任你带走。」

  「你够了,我对你这种勾引敬谢不敏。」明知是玩笑,可胸口又传来熟悉的钝痛感,这真像一种不能治癒的病。

  顾之行突然一个大步迈到她跟前,拦住了她的去路,「那我要是认真的呢?」

  沈文尔牙关一紧,表情也跟着沉了下来,但嘴角很快淡淡一勾,「那我奉劝你迷途知返,还有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我不想让我男朋友误会。」说完目不斜视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顾之行看那绝情的小背影,认识二十年了,好像从来没见过这麽陌生的沈文尔,他心里不是滋味地喊住她,「沈文尔你等我……我伤口真的很痛,哎呀又流血了。」

  做作,沈文尔扭头瞪他,那腿是白长那麽长了是吧,非要她等才肯走上来?

  顾之行得逞一笑慢悠悠地走上来,还把受伤的手臂抬起来给她看,「真的很痛。」

  「你不进演艺圈太可惜了。」

  「沈文尔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快扶着我,不然我走不动。」

  真想狠狠掐他伤口一下,沈文尔不太情愿地继续去搀扶他,「你这次回来什麽时候走?」

  「不走了。」

  心脏突然怦怦乱跳,也很快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她错愕地看向他。

  顾之行点头,「我爸妈搬到我哥那去了,我把老家改装一下当工作室。」

  「工作室?」

  「嗯,好巧是不是,我们以後又是邻居了。」

  又是邻居!这四个字如同晴天霹雳打得沈文尔瞬间思绪短路,这就表示,如果她在这边的上班的话会不时地跟他碰面?沈文尔烫手一般松开了他的手臂,後退了一步。

  「干嘛这种反应?」顾之行好笑地问。

  沈文尔乾笑了两声,「对了,我突然想到我有急事要先回去。」

  「我们同个方向你丢下我回哪去?」

  是啊,同个方向,以後还会不时在路上偶遇,或者他还会不时过来串门,这,这简直就是恶梦啊!想到这沈文尔落荒而逃,「快到家了,你自己回去吧,明天记得去换药,拜拜!」

  ◎             ◎             ◎

  她一路跑回家,拿了钥匙就逃回家里。她绝对不会让恶梦重现,珍爱生命远离顾之行!

  虽然家里的母亲大人也蛮可怕的,但比起顾之行简直好太多了,所以第二天上午她冒死进行一个谈判。

  「妈,学校那工作我不想要了。」

  「哦,学校那工作你不想……你说什麽?」正在阳台晒衣服的母亲大人拿着衣架指着她,「你再说一遍。」

  「妈,你冷静啊。」沈文尔抬起双手安抚炸毛的老妈,「我是经过一个晚上的深思熟虑,才找你心平气和的商量这件事的……」

  「没得商量!」

  「咳……」其实不用想也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妈,我一直在外面工作,突然去镇上上班我不习惯。」

  「你试过了吗?现在就说不习惯?」

  「我想想都觉得自己习惯不了。」

  「那就别想,为了你这个工作我跟你爸没少操心,现在好不容易你考上又有名额给你,你居然在这个时候给我打退堂鼓,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沈妈妈气得拿着衣架就冲过来。

  沈文尔早有心理准备,立刻绕到客厅地沙发後面躲,两人开始了拉锯战。

  「妈,我们都是成年人,心平气和的谈话就好了,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是小人……」妈妈拿着衣架继续杀过来。

  「能不能放下衣架好好聊天……」沈文尔冲到门口,一把将门打开,她得逃命。

  而门口正好站着准备开门的爸爸,她爸笑咪咪地说:「我家乖宝贝来给爸爸开门……」

  砰!沈文尔见到跟在爸爸身後的顾之行後迅速把门又关上了,然後背贴着门板跟身後拿着衣架的妈妈求饶,「皇后娘娘,奴才知错了,这事我们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还想计议?」妈妈用衣架狠狠敲打门板,「你给我完全打消这个念头,不用再议!」

  「老婆,小尔,你们在干什麽,为什麽关门?」

  「你爸在外面?」

  「不是我爸!」

  「鬼鬼祟祟的,让开!」

  沈文尔双手按住门板说:「你先答应我,刚才我说的事千万不要跟爸说!」

  「呵。」老妈丢给她一个笑,一把将她拉走。

  沈文尔想给她跪了,都是女人,就不能放她一马吗?

  她妈妈非常无情地一把拉开门,未见她爸已开始投诉,「老公,你养的好女儿啊……咦……之行你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             ◎             ◎

  在妈妈身上切实的验证了一句话,女人是善变的。

  刚才一副母老虎的模样,在见到顾之行之後要多和蔼可亲就有多和蔼可亲,她妈妈将大门打开,就把门口的两个男人领进来。

  沈爸爸说:「我在楼下正好看到之行,就一起上来了。」

  顾之行说:「沈妈妈,我来买点东西,想着今天周末就来你家里吃个午饭。」

  妈妈说:「来得好、来得好,你这孩子,人来就好还带这麽多东西……」

  然後他们三个人,完全无视一个刚被母亲恐吓过的女儿,热络地往客厅里走过去。

  沈文尔垂头丧气,看来顾之行才是儿子。

  「老婆,你手里怎麽一直拿着衣架?」

  沈母一看自己的手,想起来了,继续生气地投诉,「还不是你女儿,学校好好的工作……」

  「妈!」沈文尔立刻从玄关冲过去,「妈妈、妈妈……」

  「她不要做了!」

  沈文尔伸出的手僵在半空,她怎麽会以为自己能阻止老妈的嘴呢?

  沈父跟顾之行的目光,在沈母说了这话之後都落在她脸上。

  沈父想了想,拍拍身边的沙发说:「乖宝贝,过来这里我们好好聊聊。」

  要是她妈妈能有爸爸半点好脾气,她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可现在聊什麽呀,顾之行在这里,她完全不想让顾之行知道。

  「爸,我们晚点再说吧呵呵。」

  「过来坐,一家人有事就应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所以说她一点也不容易,别看她爸爸这麽好说话,但加上她妈妈,她在这家里受到的教育那就是软硬兼施,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沈文尔老实坐到沙发上。

  沈父问:「是不是遇到了什麽问题,所以不想去学校任教?」

  沈母不满地说:「她都还没去能遇到什麽问题!」

  沈父再说:「要是你说的问题确实严重,那我们就会考虑尊重你的决定。」

  「我不尊重!」沈母用穿着拖鞋的脚踢了老公一下,「你别再惯着她,都是因为你平时一昧惯着,她现在才这样不知好歹。」

  沈文尔嘴角一抽,她都二十七了,能不能别当着外人的面说她?她也是要面子的。虽然她以前也没少看顾之行被训,但现在……她现在跟顾之行又不熟。

  跟她不熟的顾之行目光停留在她脸上许久,微微一笑,「小尔突然这麽决定,该不会是因为我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 21: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期待,过年放假不愁没书看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 00: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挺好看的,下来看看,谢谢LZ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 13: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能够快点看到,期待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1-20 17:39 , Processed in 0.220424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