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桔子《娇妻不回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 18: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桔子《娇妻不回家》

{出版日期}2020/01/17

{内容简介}

谈结婚时,男人耍酷的睨着女人,就怕她不肯嫁;
提离婚时,女人冷漠的望着男人,为何不能爱她。

霸气高冷的洛予宸眼中,余清浅是朵高岭之花。
两年前,余家老爷病危时,急着为余清浅找老公,
正好对女人清心寡慾的洛大少爷也传出要找女人结婚,
还不小心看上了余清浅,两家自然联姻了。
谁知两年婚姻, 余清浅忽然提出离婚,炸得洛予宸怒火狂烧,
大手一挥, 离就离,他还会舍不得吗?
洛予宸的所有朋友, 谁不知道他洛大少爷这婚离不了,
当初听她大小姐要相亲, 堂堂洛大少爷慌得跑去报名相亲,
就怕她真嫁别人。 离婚後,洛予宸有多喜欢余清浅,
明眼人还都看出来了, 一发现余清浅被他搞出小肉球,
直接撂话跟她再婚。 可惜,余清浅压根不稀罕,
还骂他为什麽不能喜欢她? 傻眼的洛大少爷只得连哄带拐地把人骗上床,
委屈地说, 他这辈子,什麽女人都看不上,就只喜欢余清浅,
她嫁谁都不行,只能嫁他,她爱谁都不准,只能爱他!



 第一章

  「我们离婚吧!」装潢优雅大气的宽敞客厅,余清浅将一份离婚协议书放在洛予宸面前。

  洛予宸拉扯领带的手一顿,他最近为了一个并购案忙得团团转,已经连续加班好多天了,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就是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高强度的工作而出现幻听了。

  可是眼前的人无比真实,余清浅穿着她喜欢的那件剪裁完美的一字领黑色小裙,脸上甚至还有恰到好处的礼貌微笑,她气质柔和,态度却坚定,「我说,我们离婚吧。」

  「好端端的突然提这事干嘛?」洛予宸站起身,「我累了,先休息了,你要是心情不好就多出去转转,要不然我下个月抽时间陪你出去玩一趟?」

  「洛予宸,我没有在开玩笑。」余清浅坐在沙发上没动,语调仍旧柔和,却成功让洛予宸停住了脚步。

  他站在楼梯拐弯处,转身,脸颊轮廓绷得很紧,「我能问一下原因是什麽吗?」

  他们是家族联姻,余清浅是余家大小姐,父母早亡,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当年也是余老爷子病危,急着想为余清浅找个老公,恰好当时圈中传出洛家大少爷也准备相看对象的时,两家一合,就促成了。

  也因此,当年的婚礼虽然盛大却也仓促,至今挂在两人卧室的婚纱照,还是两人婚礼前一天才补拍出来的。

  洛予宸性子冷淡,余清浅性子柔和,两人的婚姻虽无太多相濡以沫,但也算相敬如宾,这种相处模式,洛予宸其实是满足的。

  可是眼前这个温温柔柔的,连骂人的话都不会说的女人,一开口,就是这样的重磅核弹,他觉得无法接受。

  「我们本来就只是家族联姻而已,彼此也没太多感情。」余清浅将颊边的头发勾到耳後,「只要离婚条件协议商量好,是不是离婚,因为什麽原因离婚,应该并不重要吧?」

  余清浅的话确实是事实。

  洛予宸在原地站了半晌,最後气笑了,大步走过来拿起那份离婚协议书,「好!我倒要看看,你离婚协议书里到底写了些什麽!」

  余清浅是余老爷子一手培育出来的孩子,自然品性没得挑。虽然是她主动提出的离婚,但是离婚协议上的财产分配清清楚楚,不存在丝毫模糊。

  洛家的产业她分毫不要,余家的产业之前一直是洛予宸在管理,但是负责人还是挂名余清浅。她於经商之道并不擅长,洛予宸除了对她没有爱情之外,经商手腕和人品也是没什麽可挑剔的,所以余清浅打算徵求洛予宸的意见。

  若是他愿意继续管理余氏,那她名下的股份便分一半给洛予宸,若是洛予宸不愿意,她就另外找职业经理人来管理。

  洛予宸看着里婚协议书,嘴角忍不住勾起嘲讽的笑意。

  真是好大方的妻子,老公的产业分毫不要,还大方的把自己名下的产业分一半给即将成为自己前夫的男人。

  可是她当他洛予宸是什麽人?

  他和她结婚,难道是为了那点产业去的?

  「离婚我没意见,不过这个财产分配要重新算。」洛予宸面无表情,「我们没有婚前协议,既然夫妻婚後是一体,现在离婚,自然所有的财产也该均分。」

  余清浅想要拒绝,洛予宸却不愿意再和她纠缠,「就这样,如果你不愿意,那这婚也别离了,你考虑一下,决定了就跟我的律师联络。」

  余清浅抬头,望进洛予宸的眼中。

  「我累了,今晚睡书房。」说完,洛予宸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若是余清浅还有平日里的聪慧,她一定能看出洛予宸此刻落荒而逃的狼狈。

  可是她现在太难过了,全身都在颤抖,克制自己的情绪都来不及,哪里还顾得上洛予宸?

  ◎             ◎             ◎

  三天後,两人从律师事务所出来,彼此都成为了独立的个体。

  洛予宸的脸色冷漠得可怕,他甚至都没有看余清浅一眼,迳自朝自己的车走去。司机早早为他打开车门,洛予宸坐进车中了,才忍不住抬起头,发现余清浅还是孤零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的司机呢?」洛予宸降下车窗,没忍住地开口问道。

  「我待会儿搭车回去。」余清浅其实性子一直都偏冷淡。别的千金名媛出门,恨不得有司机和佣人服务,她却常常是自己开车。

  不过今天她心情不好,不想开车,所以决定搭车。

  「上车吧。」洛予宸声音冷漠,「这里不好拦到计程车,你堂堂余家千金,能不能有点千金小姐的派头?好歹你是我洛予宸的前妻,叫车岂不是让人笑话?」

  他这话未免有些强词夺理,两人现在已经没什麽关系了,余清浅在外的风评如何,和洛予宸实在没什麽关系。

  余清浅迟疑了一下,还是上了车。

  洛予宸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余清浅无意中也看到了来电显示的名字。顿时表情一黯。

  「什麽事?」洛予宸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麽,洛予宸应了一声,「你在公司等我,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洛予宸又问余清浅,「你现在……回哪里?」

  余家房产到处都是,他也不确定余清浅之後打算住哪里。

  「你还有事,我还是自己回去吧。」余清浅摇头。

  洛予宸蹙眉,像是有点不耐烦的模样,「我问你,你说就是了,既然我说了要送你,就代表我现在不着急,没什麽事。」话出口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好,着急了些。

  可他确实是想知道余清浅今後打算住在哪里。

  他本以为余清浅要搬回老宅,就是以前和余老爷子一起住的那个地方,最後出乎意料,余清浅搬去了市中心的一栋大楼。

  「这麽大的公寓,连个佣人都没有?」洛予宸双手抱胸环顾了一圈,「家里有几个佣人跟你也比较熟悉,不然……」

  「不必了。」余清浅站在玄关处,转身面对着洛予宸,「我已经到家了,公司里不是还有人在等你吗?你先回去吧。」

  她这样明显的逐客之言让洛予宸的脸色很难看,他嘴唇微张,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转头就走了。

  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余清浅愣愣的站在原地,许久,她靠着墙壁缓缓地滑落,坐在地上,失了全身的力气。

  这段她强求了两年的婚姻,终於还是走到了尽头。

  ◎             ◎             ◎

  洛予宸气冲冲的回了公司。

  刚在办公室坐下,秘书就来敲门,「总裁,穆小姐已经在候客室等了您许久了,您要见一面吗?」

  洛予宸这才想起来,揉揉眉心,「让她进来吧。」

  不一会,穆恬就出现在了洛予宸的办公室。

  两人是高中同学,一个是校花一个是校草,当年两人的绯闻在学校传得是沸沸扬扬。不过洛予宸从来没理过那些流言,升大学之後两人分别去了不同的国家留学,这麽多年除了网上偶尔的寒暄之外也没别的联络。

  还是前一阵,穆家的生意出了问题,穆恬从国外回来,主动联络了他,两人这才又联络上了。

  「找我什麽事?」洛予宸伸手,示意穆恬坐下说。

  穆恬今日的装扮明显是精心准备过的,一袭贴身的白色连身裙完美的勾勒出她的魔鬼身材。她当年能当选校花可不是没有理由的。分明是火辣辣的身材,却又长了一张清纯脱俗的脸,正是最受男人欢迎的类型。

  可是洛予宸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彷佛穆恬跟普通人无异。

  穆恬柔柔的笑了一声,表情有些低落,「还不是因为我家里的事情,所以才厚着脸皮想来找你走後门吗?」

  洛予宸想到穆恬家中最近的事情。

  洛氏有意向对穆家进行投资,不过关於投资之後所占的股份,双方暂时还没有谈妥。对於洛予宸而言,穆家那点产业还不够他放在心上,自然有手下的人去负责。

  再说了,洛氏投资那麽多钱却不能在穆氏有掌权之地的话,那洛予宸觉得这桩买卖不划算。

  毕竟穆家虽然底蕴在,手上的许多专案是有发展前景的,但是目前掌权的是穆恬的弟弟,那就是个纨絝子弟,若不是换个掌权者,穆家就是有金山银山,也得在他手上败完。

  「我知道你是什麽意思。」洛予宸点点头,「不过这件事没什麽商量的余地。你弟弟的性格想来你比我更清楚,洛氏这边投资之後可以不派人完全接手穆家的公司,但是你们的负责人,必须要换一个。」

  穆恬咬咬牙,表情难过,「可是那也是穆家人辛辛苦苦累计下来的家业,若是就这麽换了掌权人,我怕我父亲他们接受不了这个打击……」

  「你们不如换一个角度。」洛予宸就像是在进行一场谈判,「若是洛氏投资,你们只是换个掌权人,好歹股份还是有的,也够你们一大家子吃穿不愁了。但若是洛氏不投资,你们一旦破产,财产清算的之後,你们的处境可就……」

  「可是……」穆恬抬头注视着洛予宸,眼中有楚楚的泪光。

  可惜洛予宸现在正烦心着呢,一点都不待见穆恬这种弱不禁风的作派,「穆小姐,如果你今天来找我只是想凭着我们高中同学这层关系,想让我在这件事中退後一步,那实在抱歉,这个公司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也要考虑其他股东的意见。」

  再说了,他们高中的时候哪有什麽关系?当初穆恬强吻他那件事,洛予宸到现在还觉得心里不舒坦。

  穆恬知道今天在洛予宸这里是讨不了好处。

  什麽要考虑其他股东的意见?在洛氏,洛予宸的话就是圣旨,他做的决策根本就没有其他股东反对的余地。只要他愿意帮忙,这事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

  只可惜当年她心高气傲,见洛予宸对自己的示好迟迟没有反应,拉不下面子来,最後便选择了出国去了,还特地选了跟他不同的国家,最後反而让余清浅那个女人捡了便宜。

  不过她听说他们夫妻俩也是貌合神离,想来洛予宸对余清浅也没什麽感情。

  「对了,清浅最近还好吗?我也很多年没见过她了,想约她出来吃个饭。」穆恬能屈能伸,很快转变了话题。

  「她最近有点忙。」洛予宸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余清浅那个女人性子软,特别好说话,现在又独掌余家那麽大的家业,洛予宸怕余清浅被穆恬哄骗几句就晕了头,万一让余家出资帮助穆家就不好了。

  穆家现在就是一个无底洞,余清浅那家伙还是好好坐等每年年底红利进帐就是了,其余的事情,她就不要操心了。

  啧,真是,都成前妻了,他干嘛还操这份心?

  穆恬见洛予宸出神的模样,差点挂不住脸上的笑容,她握着包包的手紧了紧,「我看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你了。」

  洛予宸按下内线电话让秘书进来送客。

  ◎             ◎             ◎

  待到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洛予宸才整个人都窝进椅子里,叹了口气,眉眼间都是戾气。

  这段婚姻以一种猝不及防的方式结束,而他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余清浅好端端的为什麽突然要和他离婚的原因。

  是他哪里做得不够好吗?

  还是余清浅……遇到了心上人?

  脑海中刚闪过这个念头,洛予宸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不,不可能的,余清浅那个女人性格平和冷淡,他一直看着她,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结婚,从来没有看到过她为任何一个男人失魂的样子,不可能会有人让她动心的!

  可是他还是有些魂不守舍。

  不行!他得看着她。

  万一……万一她被人骗了呢?

  ◎             ◎             ◎

  离婚後的日子好像对余清浅而言好像没有太大的区别。

  洛予宸很忙,因为不喜欢她,所以也没有太多心思儿女情长,两人相处的时候话也不多。只是身边乍然少了个人,一时半会的还有点不不习惯罢了。

  余清浅睡醒了,从床上起来,看着镜子中稍显憔悴的自己。

  不行啊,要振作起来才行!

  她拍拍脸颊,打开冰箱取出一瓶鲜奶,刚倒进杯子里打算喝一口,鼻间闻到牛奶特有的那股腥气,她突然一阵反胃,捂住嘴巴就往洗手间跑。

  「呕……唔……」她还没吃早餐,吐出来的都是酸水,好一阵子都觉得胃里还充斥着那股腥气,她又乾呕了半天,软绵绵的站起身子,漱了口,皱着眉头,换了衣服出门。

  她这个月好朋友迟了一些。

  以前都很准时的,只是她这阵子心情不好,一直很萎靡,也不太吃的进东西,所以一开始晚的时候她也没放在心上。可是她已经连续好几天出现反胃的症状了。

  她和洛予宸还未离婚的时候,夫妻关系也很正常,只是洛予宸经常出差,两人上床的次数所以算下来也还不算太频繁。但是她和洛予宸身体都没问题,又没有刻意避孕,所以也不排除某些可能……

  ◎             ◎             ◎

  去大附近的药局买了验孕棒,余清浅回到家,愣愣的看着上面的两条线出神。

  为什麽偏偏是离婚之後,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脑海中乱成一片,余清浅拿着验孕棒在沙发上坐了好半天,某一个时刻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似的,她进屋拿了手机和钱包,出了门,直接叫计程车去了医院。

  而她上车的瞬间,洛予宸正好将车开到余清浅的社区门口。

  嗯?大清早的,余清浅要去哪里?洛予宸皱了皱眉,开着车迅速跟了上去。

  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余清浅还有点懵。

  「恭喜你,你已经怀孕八周了,目前来看宝宝很健康哦。」医生看着检查报告笑咪咪地说道。

  「八周……」余清浅表情复杂。

  那推断一下,这个孩子应该是洛予宸之前出国那次怀上的了。

  因为说是要忙一个并购案,要出国起码一个月,临走前那几天她被洛予宸折腾得差点没了半条命,在床上好些天才恢复元气……

  「余小姐?余小姐?」医生见她神态有异,不由得有点迟疑地问余清浅,「这孩子,你要吗?」

  「当然要!」余清浅瞬间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医生,我刚刚就是有点太惊讶了,请问我接下来应该注意些什麽?需要买点什麽营养食品吗?」

  「来,你记一下,我跟你说说……」医生很耐心的叮嘱了余清浅半天,等她走出医院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袋子和一本妈妈手册。

  袋子里装的都是一些怀孕期间需要补充的各种营养素,余清浅默默在心里盘算着。

  虽然她喜欢独自一个人,但是现在有了孩子自然不能那麽任性了,得请个司机和佣人才行……

  「余清浅!」在医院门口焦急的等了半天的洛予宸,一看到余清浅从医院出来,就匆忙地立刻下车迎了上去,「你怎麽在医院待了这麽久?出什麽事了?身体不舒服吗?严不严重?」

  余清浅看着突然出现的洛予宸,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你……你怎麽来了?」

  「你别管那麽多!」见余清浅没回答自己的问题,洛予宸乾脆直接一把拿过余清浅手中的检查报告,打开一看。

  妊娠八周?

  嗯?洛予宸呆住了。

  这个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是不是他看错了?

  於是他又仔细看了一眼,然後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向余清浅。

  ◎             ◎             ◎

  余清浅在洛予宸的注视中,脸红了,正想着自己该怎麽转移一下话题,就听到洛予宸开口,「我们再婚吧!」

  余清浅睁大了眼睛,「你在开什麽玩笑!」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在开玩笑?」洛予宸皱眉,一把握住余清浅的手腕,「你怀了我的孩子,居然还要和我离婚?你到底在想什麽?」

  余清浅看着洛予宸的模样,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在想什麽?她还不是想放他自由。

  她喜欢眼前这个男人,足足十年了。可是这有什麽用呢?哪怕她再继续喜欢这个人二十年,三十年,他的眼中依旧不会有她的存在。

  一旦穆恬出现,她余清浅的存在,不过就是个笑话。

  当年若不是爷爷,她根本不可能和这个人结婚的,可惜终究不属於她的东西,哪怕她自欺欺人两年,在看到穆恬回国的那一刻,她终究会明白。

  她是个可笑的小丑。所以她选择了离婚,不再束缚住洛予宸。

  「你哭什麽?」洛予宸见余清浅眼眶都红了,瞬间就慌了,「我是不是语气太重了?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有点着急……你别哭……」

  「你……你干嘛要和我再婚……」余清浅吸了吸鼻子,勉强压下眼眶上涌出来的热气,「你放心,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是这个孩子终究有一半是你的血脉,我也不会阻止你看孩子的……」

  「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洛予宸每次面对余清浅的时候,都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泄气感。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已经有不少人对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了。洛予宸咬咬牙,突然一把打横抱起余清浅,在余清浅小小的尖叫声中,抱着她大步朝车子走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 00: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大大分享!又有新书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破镜重圆?希望能快点看到新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挺好看的。快点出书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试阅不错,等完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试阅不错,等完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1-20 16:40 , Processed in 0.208957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