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安祖缇《邻家妹妹好推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0 15: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邻家妹妹好推倒》

{出版日期}2020/01/10

{内容简介}

「妈咪,因为长得帅而喜欢一个男生很肤浅。」
什麽嘛!她竟然被个七岁小女生给教训了?

不过她以前就是这麽肤浅,才会嚐到苦果啊!
当年她被齐棠那张俊帅的脸所迷惑,任他颐指气使
虽然她对他的个性与喜好了如指掌
却看不清他只当她是邻家妹妹,不曾喜欢过她
连甜言蜜语都没有,就轻易的被扑倒在他身下
傻傻爱上这个「射後不理」的渣男,人生因而走调……
被喜欢的人看不起、抛弃,忍受屈辱过日子
让她由爱转恨,恨到希望他穷困潦倒一生
是女儿带给她人生的意义与快乐的生活
才逐渐放下仇恨,将他摒除於心门之外,几乎将他忘了
怎麽也没想到,齐棠会再次出现在她的世界──
他轻易就接受自己多了个女儿,开心当个现成老爸
也不知他施了什麽妖术,让女儿的胳臂完全往外弯
她真是後悔莫及,早知那天就不要鸡婆的出手帮他
这负心汉也就不会再度来扰乱她的人生了……

门铃响,齐棠上前开了门,就看到住在对门的任薇琳扬着笑脸,轻声询问,「我妈叫你来我家吃饭。」接着她提起手上的东西。「洗衣乳我帮你买来了。」

  「噢。」齐棠淡瞟她光洁却是黑得发亮的脸蛋,在她的嘴角上方有个黄色的东西。

  他伸手一抹,随意放进嘴里。

  「你刚吃了布丁?」

  「欸?」任薇琳觉得丢脸的在脸上乱抹一通,「还有吗?」

  「没有了。」他偏头,「进来帮我把衣服洗一下,我去换件衣服。」他身上还穿着校服。

  「好。」

  任薇琳进来後,齐棠将门关上。

  任薇琳後脑勺绑着马尾,随着走路的步伐左右晃动,让人起了想揪她马尾的冲动。

  她的脖子跟脸一样被太阳晒得黑黑的,因为她是学校的田径选手,专跑一百公尺短跑,去年还拿了全国中等学校田径锦标赛第一名。

  终年练跑的结果就是被台湾毒辣的太阳晒得从头到脚都黑得跟黑炭一样,晚上要是没开灯,就不知道她人在哪里。

  人家说一白遮三丑,即便五官精致秀气,任薇琳健康黝黑的肤色还是让她变得不起眼,但她却是齐棠生活里唯一有实质接触的相近年纪女孩子。

  谁叫他读的是男校呢。

  齐家与任家当了多年邻居了,两人可说是青梅竹马,齐棠跟任薇琳不同的是,他高中念的是第一志愿,体育成绩平平,而任薇琳念的是体育成绩优异的学校,每年有不少学生保送入体大,如无意外,任薇琳也会是在保送名单内,所以她一直是专心练跑,学校成绩都是低空飞过。

  齐棠的父母目前都在国外,本来只有父亲单身赴任,预计三年後回来,但某次母亲意外发现父亲跟其他女人的暧昧讯息,二话不说,辞了工作杀到国外去看守父亲的「贞操」,就把齐棠给留下来了。

  齐母原本是想带儿子过去的,但齐棠不愿意。

  齐母是个很严厉的母亲,从小按时间帮他安排读书计画表,并且严格遵守,有机会脱离母亲的掌控,齐棠求之不得,才不想跟着母亲转学到英国的高中就读。

  原本齐母想强硬地将孩子带去,但是齐棠与她谈判──离学测只剩两个月时间了,他不想浪费这两年半的努力,除非学测考不好,他才愿意去英国。

  齐母想想也对,孩子焚膏继晷努力这麽久,突然把他转学到英国去,对他的确不公平,即便担心,还是勉为其难让他留下来了。

  临行前,齐母将儿子交给了任家,请任母多注意儿子的饮食,毕竟他从小被母亲捧在手心中呵护长大,别说煮饭,他连怎麽煮开水泡面都不会(当然齐母是不可能让儿子吃泡面那种不健康的食物)。

  齐母当然没料到,当她前脚一出国门,齐棠立刻就去买了盐酥鸡、珍珠奶茶、鸡排等平日家中不准出现的食物,碗装泡面只要加热水就可以吃了,这对头脑聪明的他来说绝对不是什麽困难的大事,他甚至不忘加颗蛋。

  总言之,母亲一走他立刻变成脱缰野马,过了一个礼拜的颓废安逸日子,把原本一尘不染的屋子弄得凌乱不堪,直到某日齐母与他视讯时,因为齐棠角度没乔好,齐母眼尖的发现齐棠堆置在角落的泡面碗,立刻打电话拜托任母供应他的晚餐,并且剑及履及,当日就把伙食费给汇过去,让任母想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多个孩子吃饭,也不过多双碗筷,加上又是多年的邻居,任母自是不会拒绝,但收了钱就会有压力上身,所以任母就把那笔款项提出来交给齐棠了。

  齐棠并没有特别喜欢任薇琳,她对他来说,就是个隔壁小他一岁的妹妹,最大的优点就是很好使唤,唯命是从,不太敢有任何怨言。

  他理想的女朋友是肌肤白皙,气质文雅,最好随口就能念上一段诗词,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像仙女一样的女孩。

  这是十八岁的他,脑中不切实际的妄想。

  任薇琳与他喜欢的类型是天差地别,截然不同。

  但他知道任薇琳喜欢他。

  所以他有时会故意撩她,纯粹只是因为好玩,看她害羞脸红的样子很好笑,而且她还满「贤慧」的,在发现他家乱七八糟之後,每天都会过来帮他整理屋子,还会帮他洗衣服,等於得了一个免费的佣人,他毫不知羞耻的接受她的好意。

  况且他母亲也不可能让他跟任薇琳在一起。

  进入青春期的时候,齐母怕小孩性冲动乱来,就曾经告诫过齐棠,任薇琳虽然是个开朗可爱的女孩子,但她太笨了,为了优生学考量,她是不可能允许家里有一个愚蠢的媳妇。

  虽然齐棠觉得母亲的说法很伤人,不过他也不曾想过跟任薇琳有任何超过邻居的关系,所以也就没有替任薇琳说话,仅是点了头算是有听进去了。

  在他家母亲的话就是圣旨,他不想自找麻烦。

  眼前的马尾实在晃动得太惹人注意,齐棠一个箭步上前,重重拉了一下任薇琳的马尾。

  「哎哟!」任薇琳因吃痛而轻喊。

  那夹杂着些许痛苦的娇嫩嗓音,让齐棠的体内起了些许反应。

  他想到了昨天在同学家偷看的A片。

  他长这麽大还没看过A片,也都是因为母亲控管严格。

  昨天一名同学满十八岁生日,邀请了几个比较好的去他家庆祝,齐棠就是其中一个。

  他没想到庆生的娱乐节目就是看A片。

  由於被隔离得太乾净了,他没有办法免疫的在看到女优光着身子跟男优嘿咻时,硬了裤裆。

  他是第一个起反应的,加上隆起的太明显,同学嘲笑他是处男。

  当时在场的仅有两个有女朋友,处男不只他一个,但没有一个像他反应这麽快,让他有些恼羞成怒,尚未思考,赌气的话就冲口而出──

  「谁说我是处男,我早就有过经验了。」

  「谁啊?」

  「谁……」他身边根本没有女生,故第一个跃入脑海的就是任薇琳,「就、就我家隔壁那个邻居啊。」

  「那个跑得很快的妹妹喔?」

  说话的同学是曾经拿着PS4跑去齐棠家打电动的侯均颐,在家一天只能打半小时电动,可是藉口说要到齐棠家念书的话,就可以玩一整晚。

  侯均颐就是在那天看到任薇琳的。

  他没看过晒得那麽黑的女生,但他有注意到任薇琳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黑白分明,很是灵动。

  他那时还对齐棠说:「你邻居长得满可爱的。」

  齐棠还笑他忘了戴眼镜出来。

  任薇琳陪他们打了一会儿电动,玩的是赛车游戏,她的反应快又机敏,竟然打赢了齐棠,让齐棠有些拉不下脸来,就把人赶回家了。

  侯均颐觉得齐棠对任薇琳很是颐指气使,所以听到他们发生过关系,非常讶异。

  「对,就是她。」齐棠点头,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

  「可是看起来不太像啊。」侯均颐是有交过女朋友的人,他知道情侣互动是怎回事,齐棠跟任薇琳之间完全没有情侣感。

  「哪里不像?」齐棠不太爽,觉得侯均颐是在拆他的台。

  「如果你们是情侣,为什麽打电动的时候她是坐在我旁边,而不是你旁边?」

  齐棠闻言喉头一噎,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结巴道:「我、我又没说是情侣,只说是有上过床,我怎麽可能看上那种丑女!」

  由於齐棠的表情很明显生气了,气氛顿时变得尴尬,大夥便匆匆结束了这个话题,继续看A片。

  「你干嘛拉我头发?」任薇琳一脸不爽地回头。

  「你、你绑马尾好丑,去剪掉啦。」不知在心虚什麽的齐棠撂下话,快步回房间。

  「什麽啦!」竟然说她丑,好过分。

  任薇琳嘟着嘴走到後阳台帮他洗衣服。

  齐棠一回到房间立刻把门关上,果然下身已经硬起来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处男,所以才会听到呻吟声就起反应吗?

  想到昨日同学的嘲笑,他就满心不爽。

  从小到大,他成绩一直顶尖,若他考第二名,绝不会有人考到第一名。

  他习惯走在同学的最前头,没受过挫折的他个性难免骄傲,受不得激。

  望着搭起的帐篷,他鬼使神差拉下了拉链,掏出昂然,手握上时突然打了个激灵。

  他干嘛自己来?

  想到昨天侯均颐的质疑,不禁有气。

  他若是自己来的话,不就应证侯均颐的话,好像他真说了谎吗?

  他目前跟任薇琳的确还是清清白白的关系,但他很清楚任薇琳喜欢他,他如果真想要的话,任薇琳肯定会给的,换句话说,他不算说谎啊。

  他扬着莫名的自信走进浴室洗了冷水澡。

吃完晚餐,侯均颐打电话来说要找他一起打电动。

  齐棠虽然不爽侯均颐那天的吐槽,但是两人本来就是麻吉好兄弟,不会因为这样就翻脸不相往来。

  两人在六十寸萤幕前激动的玩着赛车游戏,互不相让。

  比了几场,各有输赢,侯均颐忽然想到了件事。

  「啊你女朋友咧?」

  女朋友?

  谁?

  齐棠嘴方要吐出疑问,倏忽想起自己说过的话,连忙咽下,改口,「不晓得,在她家吧。」

  「去叫她来啊,我还要跟她比赛车。」

  「咱们男生打电动,叫女生过来多无聊。」

  「你是玩输她,所以不敢叫她喔?」侯均颐开着玩笑,但听在齐棠耳里无疑是挑衅。

  「啊?什麽鬼?」齐棠摆出一脸不屑,「我那天是让她,搞清楚状况好不好?」

  「那叫她来啊,这次你就别让了,让我看看学霸痛宰女朋友的画面。」

  「她……她可能已经睡了,她早上还要晨练,不要……」

  像是上天故意揭穿他的谎言,门口传来敲门声与叫唤,「齐棠。」

  「她没睡啊。」侯均颐指着门口,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齐棠暗中翻了个白眼,心里咒骂有够会挑时间出现的任薇琳。

  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开了门,「干嘛?」

  「我想到衣服应该洗好了,我来晾衣服。」

  其实她已经忘了这件事,是刚才洗完澡准备要睡觉的时候,忽尔想到,整个人弹跳起来冲过来齐家,所以她身上还穿着睡衣。

  她的睡衣是细肩带上衣加短裤,显露少女健美的身材,尤其是紧致玲珑的曲线、一双笔直匀称的长腿,让侯均颐整个看呆。

  她穿着睡衣出现在他家不是第一次了,半点都不稀奇,但齐棠的视线不知怎地一直无意识的溜向她隐隐约约的乳沟,好奇她穿什麽尺寸的罩杯。

  任薇琳走进客厅,意外发现侯均颐也在。

  「哈罗。」她大方地打招呼,「又来打电动?」

  侯均颐已经盯着她的姣好身材盯得是魂不守舍了,压根儿没发现她跟他打招呼,嘴巴开开的,垂涎的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齐棠注意到侯均颐色狼般的视线,一阵不快涌上,迅速推了任薇琳一下,「不是要晾衣服,快去啊。」

  「好啦!」任薇琳不懂他干嘛推她,让她有些不悦的皱了眉头。

  任薇琳往後阳台方向走,侯均颐还傻愣愣地望着她的背影发呆。

  「看什麽啦!」齐棠老大不爽的搥了侯均颐一记,「快点,尬车啦!」

  他直接按下START键,画面立刻进入倒数,侯均颐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拿起无线控制器,不平的大喊:「喂,你作弊……」

  两人在客厅对战得激烈,任薇琳晾好衣服进来,就看到他们很幼稚的一边笑一边飙骂对方,玩得不亦乐乎。

  她随意的在齐棠身边蹲下,纤臂环抱双腿,完全没发现两团胸乳被膝盖挤了出来,露出浑圆的北半球。

  齐棠战完一轮一转头,就看到这可让男人喷三尺鼻血的场景,整个人都呆住了,就连侯均颐也看得嘴开开。

  任薇琳浑然未觉自己在这两个男孩身上制造了什麽波澜,还兴致勃勃的说:「我也要玩。」

  她伸长手臂,就看谁要把控制器给她。

  离她比较远的侯均颐将控制器放到她手中,「咑」的一声,齐棠回过神来,侯均颐则走来任薇琳另一边坐下。

  「你跑去那边干嘛?」齐棠怎麽看都觉得侯均颐另有图谋。

  他一定是要偷看任薇琳的胸部。齐棠笃定。

  可是任薇琳那个笨蛋毫无知觉侯均颐频频溜向她胸口的目光,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时,丰弹雪乳摇晃了下,齐棠觉得下身都要被她摇硬了。

  「让位子给你们啊!」侯均颐理所当然道,摆着手催促,「过去、过去一点!」

  任薇琳也推了推齐棠,「过去一点。」

  「不要!」齐棠断然拒绝,「侯均颐你给我回来这里坐。」

  「我不要!」侯均颐故意朝他做鬼脸,让齐棠气结。

  「那任薇琳你过来坐这边。」齐棠拍拍身边原本是侯均颐坐的位子。

  「干嘛这麽麻烦啦?」任薇琳完全不晓得这两个男生在演哪出。「你坐过去就好啦,我不想站起来。」

  齐棠绷紧了嘴角,满脸不爽。

  任薇琳见他好像生气了,心里有些怕怕的,只好嘟着嘴站起来,坐到齐棠另外一边去。

  经过齐棠面前时,一阵沐浴乳香味传进他鼻尖,齐棠觉得某处又要硬了。

  任薇琳一向对他百依百顺。

  他有些得意的嘴角微扬,以胜利者的姿态望向侯均颐。

  幼稚。

  侯均颐心底浮现这两个字。

  虽然他们这种十八岁的青少年是不会成熟到哪去,还常出现中二行为,但齐棠还真难得幼稚成这样,好像在跟他抢女人似的。

  不是说这两个人已经是上床关系吗?

  他横看竖看还是没有那种亲密感。

  尤其加上齐棠刚才那幼稚的举动,如果任薇琳是他的女人了,干嘛示威?

  「喂。」侯均颐身子往侧边倾,好能让任薇琳看到他。「薇琳妹妹。」

  「嗯?」正在选择比赛车型的任薇琳朝他投来困惑的神色。

  「你有男朋友吗?」

  他故意问「你有男朋友吗」,而不是直接问「你跟齐棠有在交往吗」或是「上过床吗」,就是要让任薇琳在没防备心时说出事实。

  齐棠虽然嘴硬说上床不代表交往,但对女孩子来说,上过床就等於是情侣关系了,任薇琳这种性格朴实的女生哪可能认同炮友关系。

  齐棠一听到侯均颐提起「男朋友」三个字,心头立刻警钟大响。

  昨天这小子才质疑他说谎,今天就问任薇琳有没有男朋友,莫非是想打脸他?

  「男朋友?」任薇琳握紧手上的控制器,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爱慕的眼神扫了一下齐棠,最後放在萤幕上。「没……」

  他要被拆台了!

  如果任薇琳否认的话,侯均颐明日一定会到学校宣传,与同学一块儿取笑他说谎。

  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齐棠心头一急,未加思考,猛地扣住任薇琳的下巴,急急忙忙吻了上去。

  乍然被吻,措手不及的任薇琳错愕的双眼瞪大。

  齐棠……吻她?

  她脑中一片空白,不能思考了。


  重重吻了一下後,齐棠立刻转回头来,呛道:「问个屁,不就说我是她男朋友了吗?」

  心急的他已经忘了昨天是强调虽上过床但没交往了。

  「噢……」侯均颐没想到齐棠直接身体力行,证实自己说过的话,所以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眼睛敢再在她身上流连,我就把它挖出来。」齐棠威胁道。

  宣称自己是任薇琳的男朋友後,不知怎地就有了底气,可以理直气壮的禁止侯均颐偷瞄他「女朋友」的胸部。

  「我又不是故意的,」侯均颐吊儿郎当的说,「谁叫她身材这麽好。」

  「她身材好关你屁事!给我滚回去!」齐棠怒指大门。

  「吼!」侯均颐不爽的喊,「朋友这样做的喔?为一个女人翻脸喔?」

  「朋友妻不可戏,是没听过吗?」

  「好啦好啦!」

  侯均颐身子往旁倾,齐棠见状,立刻挡住他的视线,不让他再看见任薇琳凹凸有致的身材。

  「干嘛啦,我跟嫂子说bye-bye啊。」

  「Bye你个头,回去回去!」齐棠恼怒挥手,越看侯均颐那双贼眼越不顺眼。

  「啧!」侯均颐不爽弹舌,「算了,回去就回去。」

  侯均颐动手拆除电视游乐器的接线。

  任薇琳虽是清楚听到这两个人的谈话,但却是越听越迷糊。

  她什麽时候变成齐棠的女朋友了?

  为什麽好像齐棠跟侯均颐都知道这件事,就只有她本人一无所知?

  她什麽时候被订下来的?

  难道齐棠在外头都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喜悦爬上心头,任薇琳难以控制嘴角的笑,顿时变得害羞起来。

  「齐棠……」她羞答答的双手交缠。

  「干嘛?」齐棠还余怒未消。

  要不是穿这麽露的衣服,侯均颐会一直盯着她看吗?

  也不想想这里都是年轻气盛的少年,她的穿着很容易引起犯罪的!

  「我跟你……什麽时候开始交往……」

  话未说完,齐棠立刻又把她的唇封住了。

  该死的女人,为什麽一定要在侯均颐面前问这种无聊问题?

  是这麽想拆他的台吗?

  今晚第二次被吻,任薇琳比较不像一开始的不知所措了。

  刚刚因太突然,来不及反应,现在她可以好好的感受齐棠唇瓣的滋味了。

  齐棠的嘴唇好软喔,还有清甜的水果香,应该是今天的餐後水果西瓜的味道吧。

  她忍不住动了动唇,做出了一个含吮的动作,原本只是想把她的嘴巴封住,好不让谎言拆穿的齐棠体内血气顿时上涌,胯间分身悄悄硬了。

  女生的嘴巴吻起来的感觉好奇怪,好像……像果冻!

  QQ的,软软的……很好吃的感觉。

  齐棠情不自禁双手捧着小脸,更加深入的吮嚐Q弹的粉唇。

  「放什麽闪啊?」侯均颐抱起他的PS4盒子,看着竟然拥吻起来的两个人。「喂,我还在耶,哈罗!」

  竟然没有人理他?!

  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侯均颐忿忿然抱着PS4走了,临走时,还故意把会自动上锁的大门甩得震天价响,却仍是无法把沉浸於热吻中的两人惊醒。

  齐棠是第一次吻女孩子,虽然吻得很笨拙,但整个人非常投入,他就像嚐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顶级牛排,一旦咬住就舍不得放开,一定要用力的、努力的嚼嚼嚼,将鲜美的肉汁以舌尖细细品嚐过後,才肯甘愿的吞咽入胃里。

  同样的,任薇琳也是。

  但任薇琳是一整个沉浸在少女心爆发的氛围里,她的四周色彩都是恋爱的粉红色,就算齐棠的牙齿不小心撞着了她的,有时舌头顶得太深,让她想作呕,但她都没有把他推开,而是更全神贯注,闭着双眼,沉浸在亲密接触的浪潮里。

  不知过了多久,齐棠放开了她。

  任薇琳因为羞怯而不敢直视他的双眼,所以没看到齐棠的视线是直直落在她的胸口上。

  想做。

  齐棠全身细胞都在咆哮。

  他的胯间已经硬得像根铁条,棉质运动裤完全没有任何阻挡作用,帐篷立得老高,像是要把裤子顶破。

  他霍地将任薇琳推倒,高大的个子压了上来,继续吻她,同时手放上他渴望已久的胸部,大力的搓揉。

  这就是女生的胸部。

  揉起来的感觉好软好绵又好有弹性。

  齐棠直接揉胸让任薇琳吓了一跳。

  「齐棠!」她有些心慌的箝制他的手腕。「不、不行……」

  「为什麽不行?」

  齐棠的眼睛已经有些迷蒙了。

  「我们……你喜欢我吗?」

  「我都亲你了还问这种废话。」齐棠没有正面回应。

  「但是……」

  「你喜欢我吗?」齐棠反问。

  「嗯。」任薇琳轻点了下头。

  「那就对了。」

  齐棠拉开小手,把细肩带上衣直接撩起来。

  任薇琳穿的是运动内衣,齐棠便一起推高,露出两颗圆晃晃的胸乳。

  「呀!」任薇琳害羞遮掩。

  「别遮,我要看。」

  「不可以这样……我们才刚……」

  「你不是喜欢我?」

  任薇琳因齐棠的抢白而一愣。

  「喜欢我就满足我。」齐棠蹙着眉头露出怒容,「要不然谁相信你真的喜欢我。」

  「我是真的喜欢你!」任薇琳急急坦白。

  「那你要当我的女朋友吗?」

  「女朋友」三个字让任薇琳难以控制嘴角的笑意,用力点头。

  「情侣都会做这种事的,侯均颐也是。」

  「侯均颐也跟他女朋友做过喔?」任薇琳好奇的问。

  其实齐棠根本不知道侯均颐跟女朋友有没有做过。

  每次问他,他都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不肯吐实,非常欠打。

  「对!」齐棠说得斩钉截铁,「他还说跟女朋友做过之後感情更好。」他随口乱诌。

  「噢……」但想到要做那件事,任薇琳还是有些心里忐忑,「可是……可是这样会不会太快了?」

  齐棠坐了起来,瞪着她,接着冷笑,「说谎!」

  「我说什麽谎了?」任薇琳冤枉的嚷。

  「你要真喜欢我,怎麽可能不给我!」

  「可是……」

  「算了!」齐棠作势起身。

  「等等!」任薇琳情急拉住他的手,「一定要吗?」

  「要不然哪能证明你说的是真心话。」

  任薇琳咬住下唇,还是很犹豫。

  齐棠用力抽开手,任薇琳连忙两手握回。

  「好……我给你嘛。」

  齐棠回头粲然一笑。

  任薇琳从没见过齐棠笑得如此开心,顿时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爱他就该给他。

  「走。」

  齐棠反手抓住小手,将她带到房间里。

 任薇琳一进房间就被推倒在床上,齐棠动作粗鲁的剥去她身上的衣服,抓起胸乳就迫不及待的吸吮两颗粉嫩的乳首。

  「等等等等,」任薇琳急喊,「灯,关灯啊!」

  顶灯那麽亮,她会害羞。

  「啧!」

  齐棠没好气地走到门口关灯,灯光一灭,整间屋子陷入黑暗,他摸索着回到床上,一边啃着乳尖,另一手在纤躯上游移探索。

  任薇琳虽然晒得很黑,但肌肤仍是少女的细致柔嫩,不像视觉看起来那麽粗糙。

  「唔……」

  齐棠毫不怜香惜玉的蹂躏乳尖时虽然有点疼,但是抚摸肌肤的感觉却是难以言喻的舒服,任薇琳不觉发出了细细的呻吟。

  他知道女生发出这种呻吟就代表她爽。

  齐棠的手摸到双腿之间的那块私花禁地,这儿的触感也跟他想像的不一样,微微的湿润,花唇触感跟胸乳一样的柔软,他两指掰开,摸索到了一个小洞穴,毫不犹豫地直接戳入。

  「啊!」任薇琳疼得轻喊。「轻点,好痛耶!」

  齐棠没理她,手指仍在里头乱钻。

  入口感觉小小的,不知能否放进他的巨大。

  这样一想,下身男器就颤动了起来,叫嚣着想挺入小穴的慾望。

  齐棠起身快手快脚地将自身的衣服全部脱了,再把任薇琳的双腿拉开,扶着高昂挺立的长物,直接抵进小穴。

  「啊!」未曾有过任何经验的花穴因为他的突然侵袭而疼痛。「很痛,你出去!」

  齐棠不耐烦地挥开她阻挡的手。

  「都要痛这麽一次的,你就不能忍耐一下吗?」他的语气充满不耐。

  「你说那什麽话啊?什麽叫做都要痛一次的?为什麽我一定要忍耐?」

  知道自己说错话的齐棠顿了顿,怕她又拿乔不肯给,到时麻烦的是他。

  「好啦,我小力一点,干嘛这样就生气?」

  「我哪有生气。」一被齐棠指责就整个气焰萎缩的任薇琳委屈的嗫嚅。「你说的喔,会小力一点的。」

  「嗯。」

  任薇琳虽然因他的粗鲁而不爽,可是她更怕齐棠跟她吵一吵真的动气了,一听到他的保证就态度软化,认命地躺在床上,等着齐棠第二次的进犯。

  她也知道第一次难免会痛的,但她真没想到这麽痛,齐棠刚开始的确有慢一点,但一嚐到被紧紧束缚的甜头,就不管不顾的直冲入底,任薇琳身子瞬间像被人劈开的疼,好像他挺入的是一把刀,活活把她的下体劈开两半。

  事情发生得太快,眼泪比尖叫更快出现,她哭喊着要他停止,但这时的齐棠已经停不下了。

  小穴好舒服好舒服,又紧又暖得像要把他给融化。

  他用全身的力量去压制乱踢的双腿以及想把他推开的手,放纵慾望在嫩穴内驰骋,尽情享受小穴的紧致,直到所有的种子尽射入花宫深处,这才喘着气,软软的倒在她身上。

  任薇琳还在哭,一是因为疼,二是因为他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只管自己爽就好。

  她生气的想要骂人时,齐棠突然在她唇上亲了一记。

  「好舒服。」他开心的一笑,翻身躺在侧边。

  他终於不是处男了,可以挺起胸膛理直气壮的跟班上的同学说他有做爱的经验了,完全不用心虚。

  齐棠那一吻,就让任薇琳所有的怒气消失无踪了。

  「真的很舒服吗?」任薇琳像个小女人一样依偎在他身边,头枕在他的肩窝。

  「对,超舒服。」

  任薇琳心想,好吧,他舒服就好了,谁叫女孩子的身体构造就是这样,一开始都要受到疼痛的煎熬,不过以後应该也会跟他一样舒服的吧?

  两人躺在床上,眼看着就要睡着,突然响起的门铃声将两人惊醒。

  「薇琳!你在不在?」

  「是我妈的声音!」任薇琳霍地跳起来。

  齐棠连忙开了灯,催促任薇琳穿衣服。

  「齐棠啊,薇琳有没有来这里?」外头的任母还在喊。

  任薇琳快手快脚将衣服穿好,出房门前,齐棠猛然拉住她。

  「不要让你爸妈知道我们上过床。」

  「我知道啊。」要是被发现两人上了床,一定会被打死的。

  「还有不要说我们在交往。」

  「为什麽?」

  「你傻啊,我要考大学了,如果这消息传到我妈耳里,她一定马上回台湾把我抓去英国。」

  任薇琳倒抽一口凉气。

  「对喔!」她竟然没想到。

  「一定要保密。」齐棠竖起食指放在唇上。

  「好。」任薇琳连忙点头。

  「奇怪,没人在吗?」任母正要转身回家,齐家大门开启了。

  「妈?你、你干嘛?」

  「什麽我干嘛?你不是在睡觉?怎麽跑来这里了?」

  「我、我本来是在睡觉没错,但是突然想到我衣服忘了晾,怕放到明天会臭掉,所以赶快来晾衣服。」

  任母指指手表,「都十点多了,你早上五点要起床去学校晨练,九点就该睡的人耶。」

  「我……我们刚才在打电动,打到忘记时间了啦。」任薇琳赶忙找了个藉口。

  「打电动?」

  「对啦!」任薇琳推母亲回家,「玩赛车啦,那个齐棠的同学叫侯均颐的带他的PS4来玩。」

  「是喔。」任母突然靠近任薇琳闻了闻,「你身上怎麽有种怪味道,好像……」

  「是汗啦!」任薇琳慌忙截断母亲,并先她一步进屋,拉开与母亲的距离,「玩得太激烈了,流了一身汗,我再去洗个澡。」

  「噢。」任母未想太多,「快点睡,免得明天又爬不起来。」

  「好啦!」

  任薇琳急急忙忙闪进浴室里,一拉开内裤,一缕白色液体自腿间滴落。

  她倏忽想起件事──他们没有避孕!

  她会不会因此怀孕啊?

  吓得魂不附体的任薇琳匆匆洗完澡躲进房间,立即拨电话给齐棠。

  这时的齐棠早就睡着了,完全没有听到电话的铃声,睡颜一脸满足。

  任薇琳打了好几通都没人接,现在又不方便去对面敲门找人,要怎麽办?

  她急得哭了,那一晚几乎不成眠。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0 23:5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月10号才出版………等等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1 00:3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是个虐心故事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6 11:3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十号就能下载了,坐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8 18: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整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7-5 09:17 , Processed in 0.116881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