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叶沫沫《良宸吉嫁》(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6 10: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叶沫沫《良宸吉嫁》(一)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3日

内容简介

与其委曲求全换来一场空,
不如理直气壮为自己而活,
绝不重蹈前世之覆辙!
林家虽是小门小户,但她凝洛好歹是府中嫡长女,无奈亲娘早逝,爹不疼,
又遭後母和妹妹联手算计,最终所托非人,还反误了自身性命,呜呼哀哉!
有了前车之鉴,她重生後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这个府里,上有坏心思的歹毒继亲,下有不长眼的欺主奴才,
个个认准了她是颗逆来顺受的软柿子,这些人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不巧却错估了她今时的能耐,既然要反击,乾脆让全府知道,惹谁都行,就是别惹她!
谁知安生日子没过多久,因缘际会下又与前世的负心人相遇,
纵使她刻意远离了对方,却避不过对方长兄一再出手相助。
看在上辈子这人曾到她的孤坟前祭拜的分上,应是情义之人,
然而,明明两人没那麽相熟啊,她怎不知不觉就欠下了人情债?
有道是,亏欠多,缘分久,莫非冥冥中自有安排……


第一章 立威

  不知道过了多久,凝洛在一阵洒扫的声音中醒来,她盯着空中淡青色的床幔出了好一会儿神。

  难不成自己这是又投胎做人了?可那帐子看起来也未免太过熟悉些……

  还未来得及细想,双颊上只觉瘙痒难耐,正欲伸手去挠却在指尖接触到脸颊时猛地愣住了。

  脸颊上似乎有好多痂,痂下痒得人心都乱了。心烦意乱中,凝洛却强迫自己不去关注身体上的异常,只伸手掀开床幔,光脚跑到铜镜前。

  一连串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她根本不用分辨方向,不用看房中的摆设,身体的记忆带她绕开房中的绣凳,直接引领她到她想去的地方。

  镜中人脸上满是水疱和结痂,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可凝洛还是看到那张脸上未脱的稚气。

  那是十四岁的凝洛,刚刚因为出水痘而高烧了几天。

  凝洛犹疑着伸出手,铜镜微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引起她心中的一阵悸动。

  她真的回来了,而且,回到一切尚未发生的时候……

  窗外却传来一声轻笑,而後一个略带讥讽的声音传来。「这人纵然是天仙的样貌也禁不起一脸的痂,看到那样一张脸,总让我想到小时候在烂泥地里见过的癞蛤蟆!」说完,那小丫鬟似是真看到一只癞蛤蟆在自己面前一样「咯咯」笑起来。

  又有另一人的声音传来,先是「嘘」了一声,然後压低声音道:「仔细让人听了去!」

  先前那个却是不屑地嗤笑一声。「如今这边的境况谁还不躲着?便是厨房来传饭的人都不敢近咱们院门,远远地喊一声抬脚便走,不知道的还以为屋里那位得了瘟疫呢!」

  凝洛才感觉到脚底蔓延上来的凉意,低头看了一眼,脚背上也零星几个红疹,衬得那双柔嫩的脚更加白皙了。

  凝洛缓缓走回床边坐下,窗外的声音言犹在耳。「……合该咱们命苦,摊上这麽一位……」

  「谁在外面说话?」凝洛沈声说道:「进屋来!」

  窗外的动静一滞,然後有脚步声匆匆响起来,很快两名丫鬟就出现在门口,凝洛看她们停了一停又对视了一眼,才低头慢慢走进来。

  凝洛沈默地看着她们,前世此时的自己听了那丫鬟的话,心中只觉羞愤,照过镜子确实觉得无法见人,兀自伏在枕上哭了一通,却毫无办法。

  「小姐,」白露受不了这沈默等待的气氛,忍不住抬头开了口。「您是有什麽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和小满就出去忙了,外面还有好多活计呢!」语气中竟有了责怪的意味。

  凝洛看向她,也没漏掉旁边那个丫鬟的小动作,她正慌张地看了凝洛一眼,然後轻轻地扯了一下白露的衣袖。

  白露倒是无所畏惧地回视凝洛,方才便是她在窗外说个不停,虽然疑心被凝洛听了去,可这位大小姐素来息事宁人,想来也是无妨的。

  凝洛看着面前的小丫鬟似带了几分挑衅的意味与她对视,不由淡淡地挑了挑眉,命道:「去外面廊下跪着!」

  声音虽然轻,但那言语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不容置疑,彷佛她说的话就是应该被执行,她说的就是天地间的真理。

  白露一愣,却是下意识地问道:「奴婢有什麽错?」

  「你是在问我?」凝洛反问。

  她这一反问,白露顿时觉得自己错了,大错特错,怎麽可以问出这麽荒谬的话来。

  小满不敢抬头,却忍不住再次伸手拉了拉白露的衣袖。

  「去跪着吧!」凝洛淡淡地道:「什麽时候想明白了,什麽时候再起来!」声音依然极轻,可是蕴含着让人无法反抗的力量。

  白露呆了半晌,垂下眼帘。隐约觉得,眼前的姑娘变了,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让她忍不住服从。

  白露仰脸望着凝洛,心里惊起万般疑惑,不过到底是忍下了。

  她平时是张扬胆大的人,并不惧怕这个小姐,但是此时想到自己的身分,想到凝洛那种明明轻淡却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场,她还是低下头,屈了屈膝。「奴婢领命。」说完,便低头走向门外。

  小满原想为她求情,此时却也有些怕了。小姐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让她不敢言语,最後到底将话咽回肚子里了。

  白露刚出门不久,就听院中有人惊呼道:「白露,你怎麽跪在这里?」

  凝洛素来知道自己房里是没什麽规矩的,便淡淡地吩咐道:「出去告诉这个院里的人,谁再大声喧嚷,也一并去跪着!」

  小满本就因为房中剩她一人而忐忑,如今得了凝洛的话竟如蒙大赦一般,忙一面点头应着,一面匆匆走出去了。

  白露跪得笔直,廊下已经站了几个丫鬟、小厮,正围着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8-13 13:29 , Processed in 0.089299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