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寻露《乡野小福女》(卷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22: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寻露《乡野小福女》(卷二)
出版日期2019/12/04

内容简介

想不到程子阳会为了她,不甩千金小姐王嫣然的追求,
明明王嫣然才是他命中注定之人,王家的高门势力对他前程大有助益,
可不管对方如何死缠烂打、循循利诱,程子阳就是雷打不动,
他更在村人面前承认喜欢她,让她感动得不行,
而她写的话本卖得红火,早将当贤内助的资本攒得足足的,
毕竟程子阳上京赶考很花钱,有她在就不用愁,
自从婚事定下後,她就只等着将来当个官夫人享清福,
谁想他不过高中解元就麻烦一堆,土地免税福利引起贪心村民想分杯羹,
还有世家公子嫉恨他成绩太出色,在上京考春闱途中对他下药……


 第二十章 「正宫」来质问

  程子阳前往当日他与迟梅宁去过的面馆,那条街是老街,面馆也是开了好多年的,他实在没想到迟梅宁竟然会记得这家面馆,还想带家人过去。

  他到了面馆的时候,迟梅宁等人已经到了,他进去先给长辈告了罪,又道︰「大娘今日一定别客气,这顿晚辈做东。」

  听他这麽说,迟老太太挺高兴的,嘴上却推拒道︰「哪有让你付钱的道理。」

  「应该的、应该的。」程子阳说完,叫了夥计过来点菜,另外又叫了一碟咸菜、一碟肉菜。

  等待的时候,程子阳不时瞄向迟梅宁,而她被他瞧得脸火辣辣的,最後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

  迟老太太瞧着两个人打眉眼官司,与孙氏等人捂嘴偷笑,他们若是能好好的,让她少活两年都是甘愿的。

  跟在程子阳後头一路追过来的王嫣然站在不远处,瞧着面馆里头言笑晏晏的两人,只觉脑子嗡嗡作响,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情形。

  若是她没认错的话,坐在程子阳身边的应该就是上一世使尽手段进了她家当妾,最後被她娘打死的女人。

  也就是这个女人,在程子阳还未中举之前,寻死觅活的想赖上他。

  可如今为何程子阳一脸柔情的看着对方?

  他不是说憎恶那个女人吗?

  面馆内,气氛其乐融融,面馆外,王嫣然浑身冰冷,如坠深渊。

  程子阳对迟梅宁温柔的笑,迟梅宁略带不满的瞪眼,这情景瞧在王嫣然的眼中是那麽的刺眼,她恨不能上前去将那个女人的嘴脸抓花,让她离自己的男人远一点,而不是站在这里远远的看着。

  子阳不是说最讨厌这个女人吗?为何两人现在这般亲密的坐在一起?还有他看那女人的眼神为何那麽深情?

  上一世她迷恋他、爱慕他、敬爱他,到头来换来的是什麽?不过是一句冰冷的话、一个冰冷的眼神。为什麽她求了一辈子的柔情密意,这个令人作呕的女人却轻易的得到了?

  凭什麽!王嫣然捏着手帕,手指越攥越紧,嘴唇因为极度愤怒微微颤抖,连带着牙齿都轻轻发出咯咯的声音。

  樱桃站在一旁,疑惑的看了眼那家面馆,发觉自家小姐神色不对,惊慌道︰「小姐,您怎麽了?」

  王嫣然一动不动,目光带着恨意瞅着面馆里的人。她忘记了自己已经重生,看着那一对男女,她就想起前世独守空房的日子,忘不了那一个个夜晚她多麽的痛苦,一遍遍的哀求换来的却不过是冷言冷语。

  许是王嫣然的目光太过强烈,迟梅宁察觉到了,抬头望去,就见一身穿书生长袍,身形却很矮的人站在外面,一脸的悲愤,她不认识对方,以为是找程子阳的,便对他道︰「程子阳,外面那人是不是找你的?」

  程子阳闻言望去,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皱眉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他的声音不大,外面的王嫣然却知道他瞧见她了却没有出来的意思,又低头与身边的女人柔声交谈。

  王嫣然浑身都抖了起来,她忘记了自己之前的计画是要一步步让他爱上她,满脑子都是他背叛自己,登时大步朝面馆走进去,满含热泪的盯着程子阳,状若疯癫道︰「程子阳,你不是说你最憎恶这个女人,这辈子都不想与她有交集吗?如今算什麽,我又算什麽?」

  满室寂静,迟梅宁心尖儿颤了颤,似笑非笑的看向程子阳,「最憎恶的女人,是我吗?」

  「不,你别听她胡说。」程子阳眉头紧皱,活了二十年竟从未像此时这麽紧张过,他转头朝王嫣然不悦道︰「这位姑娘,在下并不认识你,实在不知你在胡言乱语些什麽,你若不交代出个子丑寅卯来,别怪在下说话难听,坏了姑娘的名声。」

  程子阳言辞犀利,说得王嫣然一愣,她看着眼前年轻的男子,脸色惨白一片。

  是啊,她已经重生了,如今程子阳还不认识她呢。那她方才说的话,程子阳会不会误会觉得她不知书达理?她要怎麽说才能让他认清这个女人的面目?难道说他们是天定的夫妻?还是告诉他这个女人之後会成为她爹的妾?

  可再瞧一眼旁边与他看似很登对的迟梅宁,王嫣然的心又痛了起来,她蹲下身子抱住膝盖,「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程子阳见状,眉头皱得更紧,难不成因为自己那日在县学门口未出手扶她,这人就对他怀恨在心,今日再见他便生起了报复的心思?他不由打量王嫣然,想到她的家世,越发瞧不起对方,原来大户人家的姑娘也并非全是知书达理之辈。

  「梅宁……我……」

  「我们吃好了,娘,咱们先走吧。」迟梅宁将微微颤抖的手缩回衣袖,看都没看程子阳一眼,转头对迟老太太道︰「程公子还有事要忙,咱们就不要打扰了。」

  迟老太太这会儿终於反应过来,长舒一口气,转头看了程子阳一眼,道︰「原来你心里是这麽想我闺女的,算我瞎了眼,还想着把闺女嫁给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我还当你程子阳是什麽正人君子呢。梅宁,咱们走!」

  一听这话,程子阳神思微动,急忙道︰「梅宁,我当真不认识她。大娘、梅宁,你们听我解释。」他无奈又焦急,「方才从太白楼出来这位姑娘就叫出我的名字,我都不知她为何会认识我,可我之前真的未曾见过她,更不知她是何人,我又怎会跟她说那样的话?」

  迟老太太瞥了眼穿着讲究的王嫣然就晓得对方家世不错,冷笑道︰「程公子不用再说了,我们小门小户可当不起程公子的解释。」

  她说着从袖子里摸出银两,叫过小二要付帐。

  程子阳急道︰「我来。」

  「承受不起。」迟老太太霸道的将他往旁边一拦,把银钱递给小二,然後拽着迟梅宁的胳膊便走。

  迟梅宁瞥了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似乎受了莫大委屈的王嫣然,心里隐隐觉得不舒服,她看了眼程子阳,什麽都没说就跟着迟老太太走了。

  程子阳眼睁睁瞧着迟家一众人等离开,脸上冰冷一片,冷冷瞧着王嫣然,「不知姑娘到底是何用意,在下与姑娘有何深仇大恨,你竟如此害我?」

  「我……」王嫣然抬头,满目的泪光缓缓滑落,好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她想说,我们是天生一对,我们才是要携手一生的人。可她知道,如果当真这麽说,非但不会得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喜欢,可能还会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鬼神附身了。

  程子阳显然对王嫣然没什麽兴趣,看她一眼都觉得烦闷,甚至恼火,他到底做了什麽孽才招惹上这种女人,关键是他都不认识对方,对方却摆出一副自己欺负了她、让她受委屈的模样,他招谁惹谁了?

  「姑娘是大家闺秀,在下一介农户,实在当不起姑娘如此厚爱,还望姑娘今後能够自重。」程子阳说完,瞧都没瞧王嫣然一眼,迅速地离去。

  「小姐……」樱桃方才都吓懵了,她不知道自家小姐何时认识的这位穷酸秀才,上次也是,眼睁睁瞧着小姐往对方身上倒,这次居然又发生这样的事。

  「程郎!」王嫣然跪坐在地,泪流满面。

  程子阳踏出面馆,忽然听见王嫣然这声呼唤,猛然转身又抬步回到面馆门口,朝着里面的王嫣然讥讽道︰「还请姑娘自重,不要堕了你王家的名声,更不要攀诬在下的名誉,姑娘若是不听劝阻执意如此,他日姑娘即便名节受损也不要来找在下负责,在下即便舍去性命,也断不会屈从!」说完这话,他哪管王嫣然脸色如何灰败,转头朝着迟梅宁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然而怒气中的人走得飞快,等他追出来,早就不见了踪影。

  迟老太太拉着迟梅宁急匆匆出了面馆,顾不得这是在县城,当即破口大骂,「没想到程子阳是这样的玩意儿,亏我还当他是正人君子,努力撮合你和他,多亏你没答应,不然这会儿还得跟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争风吃醋呢。」

  「娘,咱们回去吧。」迟梅宁看着她娘这样维护自己,心里暖暖的,但不可否认,听那女人叫出程子阳的名字,又说自己是程子阳最憎恶的女人时,她的心里挺不好受的,虽然她知道这说的大概是以前的原主,可一想到那女人看着程子阳的眼神,她就莫名觉得生气又委屈。她倒是想给那女人一巴掌,让对方清醒一点,但那女人似乎是程子阳认识的人,若是自己把人打了,反过头来程子阳又怨恨她怎麽办?

  迟老太太点头,反正该买的也买了,本来就是打算吃了午饭就回去,这会儿回去也妥当。「咱们就不去你大哥那儿了,直接回去吧。」

  因为她发了怒,跟着出来的两个儿媳妇都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一直到家才赶紧找藉口回屋去。

  迟梅宁也说身体不舒服回了屋,躺在炕上就开始胡思乱想,到了夜里还睡不着,翻来覆去,脑中始终回荡着那个女人和程子阳。

  到了後半夜,她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着,却又梦到程子阳与那个女人拜堂成亲,她在梦里又气又急,大喊一声「程子阳你混蛋」。

  话一喊出来,迟梅宁陡然惊醒。

  这时房门被拍响,外面的人喊道︰「怎麽了,梅宁?」

  迟梅宁气喘吁吁,伸手摸了把额头,全是冷汗,她定了定心神对门外的迟老太太道︰「娘,我没事,作噩梦了,你快去睡吧。」

  「没事就好。」

  迟老太太离开,但迟梅宁这下彻底睡不着了,脑中甚至还记得方才作的梦,似乎真真切切发生的一样,她不由怀疑,难不成这梦里发生的便是原书中程子阳和女主成亲的情景?

  按照原书中写的,女主不是程子阳中举之後,由女主的兄长介绍才认识的吗?怎麽瞧着白日的样子倒像是早就认识一般?

  翌日起床後,迟梅宁发现全家看她的目光都带了小心翼翼,好像她是受了伤的瓷娃娃似的。

  迟老太太拿出昨日扯回来的布料笑咪咪道︰「我闺女就是好看,这衣裳做出来让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得羡慕。」

  黄二花腆着脸夸赞,「咱们梅宁说是九天仙女下凡都不为过。」

  「那当然。」迟老太太嘴角噙着笑,得意的看了眼黄二花,觉得这媳妇偶尔脑子也挺灵光的。

  哪知黄二花下一句就道︰「程子阳是瞎了眼,看不到我家梅宁这麽漂亮,还有那个你们说的那啥女的,简直不知所谓嘛。」她说完就察觉家里人都看着她,顿时讪笑道︰「这样看着我干啥?」

  「我打死你这臭婆娘!」迟老太太疯了似的朝黄二花冲过去,抓着她头发就给了她两巴掌,「早上跟你们说啥了,当老娘说的话是放屁是不是?」

  黄二花自然不会乖乖挨打,一边跑一边求饶,整个院子又热闹起来。

  孙氏和马氏也不去救妯娌,拿了软尺过来给迟梅宁量尺寸,又问她想做什麽样式。

  迟梅宁心下感动,知道家里人是怕程子阳的事让自己难受,便笑着和她们说了起来。

  饭後没一会儿,忽然听见有人叫门,迟兰出去瞧了一眼,回来小声对迟老太太道︰「奶奶,程秀才在外面,说要找小姑姑。」

  迟老太太眼中杀气腾腾,「不见,就说不在家。」

  迟兰迟疑的看了眼迟梅宁,噢了一声,推门出去了。

  迟梅宁不以为意,只当没听见。

  过了一会儿,迟兰又回来了,「奶奶,他说见不到小姑姑他不走。」

  「那就让他待着吧。」迟老太太嗤笑一声,「还读书人呢,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以前嫌弃我们,现在倒是上赶着来了,早干麽去了?晚了,我们不稀罕了。」一扭头,见迟梅宁坐在凳子上发呆,她道︰「梅宁啊,没事就回屋睡会儿去,昨儿累了一天,好好歇歇,赶明儿娘带你回外婆家住两天。」

  迟梅宁嗯了一声,起身回屋,坐在炕桌前将纸铺开,磨了墨提笔却又写不下去了。说起来,这纸还是程子阳买来的,她好像还没给他银两呢。

  迟梅宁凝眉一思索,从自己的小金库里拿了差不多数的银两後来出来,对迟兰道︰「小兰将这银子拿去给程秀才,就说是当日请他代为买纸的银两。」

  迟兰不敢拿,转头去看迟老太太。

  迟老太太站起来,将银子拿过来道︰「我去。」说着,带着怒气出了门。

  见程子阳站在院子外面,迟老太太的火气更大,几步到了门口,将银两扔过去,「拿去,这是你帮梅宁买纸的钱。」

  程子阳脸色一僵,躬身施了一礼,道︰「大娘,能否让梅宁出来,晚辈想与她说几句话。」

  迟老太太眉头挑得老高,「不用了,梅宁不在家,去她外婆家了。」

  这话程子阳明显不信,「大娘,昨日那女子晚辈当真不认识。」

  「你认识与否老娘不关心。」迟老太太头一扭,要多生气有多生气。

  程子阳无奈道︰「昨日晚辈跟随同窗一起去参加王家的文会,因记着与大娘的约定,到了时辰便出了太白楼,哪知那位女子跟了出来,口口声声叫着晚辈的名字,晚辈不欲与她纠缠,话都没说两句就离开了那里,不想对方竟然跟随晚辈到了面馆,才有了後面那一出。」

  他自己都纳闷那女子如何得知他的姓名,甚至还在面馆说出他憎恶迟梅宁这事。

  诚然,这事儿放在半年以前,他绝不会不认,那时候的他的确憎恶迟梅宁,可这事儿又岂会是一个不相干的女子所知道的?就算对方心悦他,却不曾与他说过话,又如何得知这事?难不成她特意往镇上打听过他的事?若真是如此,倒也说得过去。

  只不过那都是以前了,如今他心悦迟梅宁,又怎会在他人面前提起以前的过往?

  程子阳见迟老太太不说话,心下焦急,「还请大娘相信,我若与那女子有染,就让我天打雷劈。」

  迟老太太嗤笑一声,「你以为你发誓老娘就信了?」

  话刚说完,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飘来一阵云彩,然後轰隆一声,一道惊雷劈过。

  程子阳的脸立刻黑了,这老天爷也不想让他好过了?他昨日一直心绪不安,同窗回来与他说起文会後来的情形他都没心思听,索性直接找夫子告了假,一大早便赶了回来,他甚至家门都未进,直接来了迟家,却被拦在门口,连迟梅宁的面都没见到。

  这会儿惊雷劈下,迟老太太冷笑三声,她伸出手指指了指老天,道︰「瞧见没,老天爷都看不惯你程子阳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想娶我闺女,别说我闺女本来就不乐意嫁,就算现在她乐意,老娘也绝不让我闺女嫁给你这等人面兽心的畜生!」

  迟老太太说完,将院门一关,转身回屋去了。

  程子阳看着紧闭的院门,再瞧一眼手中的碎银子,双手握紧,胸中一口郁气堵得喘不过气来。

  他知道胡同口那儿早就站了几个碎嘴的妇人等着瞧热闹,可他顾不得了,到了这一刻他才明白,他比想像中还要喜欢迟梅宁,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麽时候对她上了心,一次次的将她放在了心上。

  「迟梅宁。」程子阳抬头望向她所在的房间喊道︰「我知道你能听见,我程子阳指天发誓,与那女子绝不相识,请你相信我!」

  房间里,迟梅宁烦躁的将毛笔搁下,刚躺在炕上就听见程子阳的喊声。

  她一个翻身坐起来顺着窗户缝往外瞧,就瞅见程子阳站在篱笆外,朝着她房间的方向说话。

  待听清程子阳说的话,迟梅宁又坐了回来,他与她说这些做什麽?他与那女子认不认识跟她有什麽关系?更何况那女子兴许真的是程子阳命定的妻子,她又能做什麽?做得多了,等人家命定的夫妻好上,再把她扔一边或者踩上几脚?是自己活得不耐烦了吗?

  程子阳喊了一声没人应答,心中不由着恼,他抿了抿嘴,定了定心神,扬起嗓子喊道︰「迟梅宁,我,程子阳心悦你。」

  这一嗓子喊出来,别说迟梅宁傻眼了,就是迟老太太等人也都吓得不轻。程子阳说啥?心悦迟梅宁?

  还没等迟梅宁缓过神来,迟老太太已经抄起扫帚冲了出去,「好你个程子阳,枉费你还是读书人,竟然上门败坏我梅宁的名声,我跟你拚了!」

  不止迟老太太火了,就是迟长江兄弟俩也都火了,一同抄起家伙冲了出去。

  他们大周朝虽然民风开放,可到底对女子要求甚多,如今程子阳吼这一嗓子,往後谁还敢往家里来提亲?指不定背後嘀咕迟梅宁是不是与程子阳有什麽苟且之事。

  迟老太太本来就没消气,程子阳又烧了一把火,彻底点燃了她的脾气,不打程子阳打谁?

  而程子阳喊出这话也有些後悔,他是痛快了,让迟梅宁知晓自己的心意,却也真的将迟梅宁架在火上烤,但话已经出口,听见的不止是迟家人,连看热闹的人也听得一清二楚。

  转瞬间,迟老太太到了跟前,程子阳都做好挨打的准备了,不想棍子却没落下来,反倒身边传来一声闷哼,他睁眼一看,大惊道︰「娘!」

  迟老太太没收住的扫帚打在护子心切的李秀娥身上,顿时有些慌了,扫帚一扔,赶紧打量她,「没事吧?你看你这突然冲出来……」

  屋里的迟梅宁也眼瞅着不好,赶紧跑出来,正巧目睹她娘一扫帚打在李秀娥身上的情形。

  「婶子,你没事吧?」迟梅宁叹了口气道︰「都怪我,不然我娘也不会……」

  「不关你的事。」李秀娥面带歉意的站起来,「这事儿是子阳办得不妥当,当街喊出这样的话来,是要坏了梅宁的名声的,该打。」

  「他该打,你还跑出来?」迟老太太忍不住气道︰「你说若把你打出个好歹来怎办?」

  李秀娥讪笑,「子阳犯了错该打,可他是我的儿子,我替儿子挨打也没什麽不行。」

  迟梅宁忍不住去看程子阳,他嘴唇紧抿,目光也直直的看着她。

  「迟大嫂,你看要不就趁机把两个孩子的婚事定下来?」

  「好。」

  「不行。」迟梅宁怒瞪向程子阳,「我不想嫁给一个憎恶我的人。」

  「我说了,那女人是谁,我并不认识。」程子阳看着她面色有些痛苦,「我承认,我以前是憎恶你,可你自认为以前的你不讨厌吗?」

  迟梅宁抿了抿唇,心里说:是的,你说的没错,我看这本书的时候也讨厌极了原主,还跟读者一起骂原主活该来着。但问题是现在她成了当事人了啊,哪个坏蛋会觉得自己坏不成?

  迟梅宁道︰「我觉得我完美无缺。」

  迟老太太点头,「对,我闺女这麽好,你凭啥讨厌她?」

  「我讨厌的是以前的迟梅宁,喜欢的是如今的迟梅宁。」程子阳倔强道。

  迟梅宁哼了一声,「不管是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是我。」她顿了顿道︰「那万一我往後又变成那样呢,那你就继续厌恶我了?」

  程子阳一噎,顿了顿,脑中浮现出以前迟梅宁的模样,开口道︰「不厌恶……但我不会让你变回原来的模样。」

  「好了好了,别说这麽多了,我闺女不嫁你。」迟老太太心里已经怨上程子阳了,这会儿他说得再好,她也不想听了,「我闺女长得好,心也善良,老娘就不相信我闺女找不到比你们更好的婆家,咱们回家去。」说着,拉着迟梅宁就往家里走。

  程子阳伸手握住迟梅宁的胳膊,「梅宁,你信我。」

  迟梅宁挣脱一下没挣脱开,不由轻笑,「要我如何信你?」信你能把原书中的女主抛弃了,转头娶个女配?

  迟梅宁见他发愣,趁机将胳膊抽出来,努力让自己笑得好看,「话本後期的交涉,我会自己过去与刘掌柜谈,就不劳烦你了。」说完,她跟着迟老太太进了院子然後回屋。

  回到房间,迟梅宁坐在炕上静默不语。

  迟老太太推门进来,担心道︰「梅宁啊……」

  她抬头笑了笑,「娘,我没事。」

  可不知怎麽的,她的眼泪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第二十一章 认爱不退缩

  迟梅宁从穿越过来已经几个月有余,她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上男主角程子阳,不会做那破坏人感情的坏人,甚至之前程子阳问她对他怎麽想的时候,她还不往这方面想,然而就在昨日,女主角王嫣然哭喊着问程子阳「你不是最憎恶这个女人吗?」这话时,她的心里除了苦涩,胸口也堵得喘不过气来。

  可今时今日她却发觉自己比想像中没出息的多,听到程子阳说出那句「你信我」时,她差一点就脱口而出「我信你」了。

  但她不敢,她知道原书中男主角和女主角情比金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不敢去赌程子阳对她的这份感情到底能坚持多久。

  毕竟她如今只是农家女,虽然貌美,但王嫣然顶着主角的光环,又有作者亲妈护持,不仅自身满腹诗书,家中也是官宦之家,不管从哪方面讲,程子阳娶她都是最好的选择。以前小说中有多少是高中状元後抛妻弃子,另娶高官之女的?虽然她知道程子阳是心志坚定之人,可有女主角在前,她实在无法相信自己有这麽大的魅力,能让一代权臣为她舍弃到手的靠山。

  迟梅宁坐在炕上,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为自己未知的未来,也为自己还未开始就看不到未来的感情。

  迟老太太看着心肝宝贝哭得伤心,顿时心疼,「梅宁啊,你看上程子阳了?」

  迟梅宁抬头看她,一头栽进老太太怀里,闻着熟悉的味道,更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看她这样,迟老太太还有什麽不明白的,她叹了口气,又将迟梅宁扶正,认真的看着她,「你告诉娘,你是不是喜欢程子阳?」

  迟梅宁委屈的看着娘,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喜欢。」

  「我就知道。」迟老太太见她神色不似作假,非但没有松口气,眉头皱得更加厉害,「我就知道你之前不乐意钱家和刘家的婚事是因为他,果然啊,程子阳虽然是男子,却将我闺女祸害得不浅啊,这搁在话本里,就是勾引人的狐狸精啊。

  「那你想嫁他吗?」迟老太太又道︰「现如今他说喜欢你,也愿意娶你,那你愿意嫁吗?你若是愿意嫁,娘这就找他娘去。」

  想嫁吗?迟梅宁有些犹豫,喜欢一个人和嫁给一个人在後世好像是两回事,喜欢一个人,谈恋爱都不一定能结婚,但在这里,一旦确定关系是一定要成亲的,那麽她要嫁给程子阳吗?若是要嫁给他,等於跟女主角公开为敌啊。

  那麽,她害怕吗?

  迟梅宁被自己的这个问题问住了,转瞬之後又觉得自己为什麽要害怕女主?她本身就是老天爷扔进来原书改变命运的,那麽是不是她破坏了男女主角原本的感情线,将男主据为己有也没关系?

  还有,小说中女主一般肤白貌美,可瞧着王嫣然的模样并比不上她啊,她为什麽要退缩?她为什麽不能成为新的女主?想当初作为富二代的她,从来只有别人哄着她、害怕她,什麽时候她也知道胆怯了?更何况程子阳是她看上的男人,管她女主不女主的呢,等自己和男主成了亲,那麽自然而然的就是女主了!

  「梅宁,别怕,不管你做啥决定,咱们家里都支持你。」迟老太太道。

  迟梅宁缓缓回神,瞧着满眼关切的迟老太太,她擦乾眼泪,语气坚定道︰「娘,我嫁。」与其嫁个自己不喜欢的,不知道此时在何方的男人,还不如嫁给程子阳呢,起码她现在动心了不是?

  「我要嫁给程子阳。」迟梅宁说。

  迟老太太了然,「那娘去与程子阳的娘说。」

  其实她心里明白程子阳是与那女子无关的,对方一看非富即贵,若程子阳当真有心,便不会一大早跑来她家门口说出心悦梅宁这话来,反而该过来撇清关系才对。毕竟这年头,男子娶妻哪个不想娶个对自己更有益的?程子阳能主动来,说明他当真不贪慕对方的家世。

  昨日也好,今日也罢,她气急败坏说的那些话不过是迁怒罢了。何况早些时候程子阳厌恶梅宁人尽皆知,而他不止学识好,长得也俊俏,有大户人家小姐看上再正常不过,那女子定是早瞧上了他,便到处打听,然後瞧着程子阳和她闺女在一处,才起了坏心思故意来破坏。

  况且如今闺女都说喜欢人家,迟老太太自然要为闺女着想,至於面子什麽的,就没那麽重要了。如此一想,她便将所有错处都归咎到王嫣然头上,至於自己闺女稀罕的男人,比起其他乡下汉子来说,好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迟老太太刚想转身,突然又道︰「不过他如今只是秀才,若是他真能顶得住那女子那边的诱惑,考得举人,我就将你嫁给他。」

  女儿喜欢归喜欢,她也不能轻易的把闺女就这麽许配出去,万一这期间发生个啥事,程子阳转头又瞧上那女子,和人家好上了,到时候倒楣的还是闺女。

  见迟梅宁想开口说什麽,迟老太太不容拒绝道︰「就等明年秋闱後再做打算,那时他若还坚持娶你,那就嫁,若是期间他与其他女子纠缠不清,那这门婚事就算你同意,娘也不会答应的,我的闺女没有去别人家里受委屈的道理。」

  「娘,我听你的。」迟梅宁看着她娘,明白她娘的担忧。不过这样也好,原书中程子阳就是中举後与王嫣然相识并定下亲事,若是这一世程子阳未按原书中那样与王家搭上关系,仍旧坚持喜欢她,那麽她便嫁,否则就听娘的,不管今後嫁还是不嫁,都与程子阳无关。

  见她听话,迟老太太非常满意,笑着道︰「那娘出去了,你好生歇着。」

  迟梅宁点点头,坐在炕上透过窗户往外瞧,程子阳与李秀娥仍旧站在院子外面,此时却不止他们两人,还有村中一些看热闹的,见迟家人没在外面便过去搭话打听,程子阳沉默不语,目光紧盯着迟梅宁的窗户。

  说实话,迟梅宁对程子阳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在她看来,程子阳便是那种心志坚定之人,从来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根本不会因为这等私事来坏自己的名声。想到之前两人少有的相处,还有程子阳对她做的点点滴滴,迟梅宁不能否认她动心了,之前不敢相信,如今细想,竟然察觉程子阳之前所作所为其实有着蛛丝马迹。

  比如她去县城与刘玉清相看时,他突然出现在书画铺子,若当真厌恶她,明知那是刘家的铺子他又怎会过去,还有去太白楼的时候,他也莫名其妙跟去了,若当真厌恶她,就该帮着极力促成这门婚事,毕竟她只要嫁了,便再无纠缠他的机会。

  再有那次哄骗她是她娘央他带她去县城那次,若是厌恶她,又怎可能给她机会与他独处?

  最近的一次,就是他给她话本之後,帮她去谈话本生意,若是厌恶她,程子阳断不会帮忙,更不会让两人多有交集。

  迟梅宁想到此处,心底竟有丝丝甜意,程子阳之前虽未说过心悦她的话,可行为却处处表现出来。

  看着程子阳略带憔悴的脸,迟梅宁忽然很想冲出去告诉他——?她,迟梅宁看上他了,她想嫁给他,不管上一世他属於谁,这一世,他只能属於迟梅宁。

  她胡思乱想间,迟老太太已经出去了。

  迟老太太先是将看热闹的人撵走,又过去与程子阳还有李秀娥说了一番话,具体说了什麽迟梅宁没听见,反正说完後,程子阳遥遥看了眼迟梅宁这边,然後朝迟老太太行了一个大礼,又说了一番话才和李秀娥离去。

  迟梅宁站起来将窗户打开,探出身子远远瞧去,除了程子阳挺直又宽阔的背,再也看不到其他。是了,程子阳不仅长得好,搞不好还有八块腹肌呢。

  迟梅宁暗暗想到这儿,还没走出视线的程子阳突然回头,她心中大惊,啪的一声将窗户关上。她捂着胸口,那里扑通扑通跳得厉害,脸上也微微发烫。

  迟老太太转身回屋,脸上的表情说不出轻松还是紧张,几个儿媳妇更是大气不敢出,也不敢问,等她进了迟梅宁屋里商量的时候,妯娌三个才默契的靠近房门听里面的动静。

  迟老太太道︰「娘跟他们说清楚了,一切都等秋闱结束後再说。」

  事情既然已经说定,迟梅宁也不再去想,索性离秋闱还有近一年的时间,谁知道这中间又会出多少事。

  程子阳从迟家回去的路上,不时有村民过来搭话,话里话外都是问他和迟梅宁的事。

  程子阳只瞅了对方一眼,并不言语,李秀娥则笑着与人客气两句,关於两家人的决定却只字未提。

  到了家,李秀娥见儿子神色不好,宽慰道︰「如今既然已经说好,那你就不要多想,用心读书。考取举人再娶妻也能不让妻子受委屈,於她於你都好。」

  「娘,我知道。」程子阳道︰「儿子不会因为任何事耽误读书的。」

  李秀娥看着儿子眼底的青黑,叹道︰「娘从不指望你能考状元,只要你过得好,娘就心满意足。这事儿迟家既然已经这麽说了,那梅宁定然也是心悦你的。」

  「当真?」程子阳闻言,心里一动,「那她为何不出来见我?」

  李秀娥笑了笑,「姑娘家嘛,脸皮薄,她若是不松口,你以为迟老太太会说出这番话来?迟老太太别看人品不怎麽样,在村里名声也不好,但对梅宁却是一等一的好,定是询问了梅宁的意见,才出面答覆的。」

  程子阳仔细一琢磨,好像确实是这麽回事,这两日他因为这件事茶饭不思,尤其昨日那事之後,心中多有烦忧,生怕迟梅宁心中对他有误解,这会儿听自家娘这麽说,心中松了口气,脸上也有了笑意,「娘,我知道了。」

  当日下午,程子阳便回了县城,临走时,在迟家门口站了会儿,什麽都没说便走了。

  到了县学,不少同窗过来与他道喜。

  「恭喜程师弟。」

  「果然是金子总会发光啊。」

  也有牙酸的过来道︰「程师弟日後发达可别忘了咱们这些落魄的同窗。」

  程子阳微微惊讶,「不知诸位师兄恭喜的是何事?有何喜事要恭喜?」

  几人惊讶,「程师弟还不知吗?」

  一人双手击掌,叹道︰「是了,你今日一早便告了假,这会儿还不知道呢。程师弟文采斐然,探骊得珠,被王家书院的山长看中,去王家书院的名额有你一个。」

  「就是,真是令人钦羡,要知道去王家书院的,咱们县学也只得三个,程师弟入学最晚,却得此机会,当真是可喜可贺。」

  程子阳挑了挑眉,不过是用心写了一篇文章,没想到竟然选上了,他抬头摇了摇头道︰「可我未打算去王家书院,诸位师兄可以不用恭喜师弟了。」

  此话一出,众同窗顿时惊讶,「机会难得为何不去?」

  连开始酸的人也道︰「就是,别人想去都去不得,你这有机会的倒是不去了,早知如此你昨日又何必过去?」

  程子阳瞥了对方一眼,淡淡道︰「谁能去、谁不能去,是王家决定,去还是不去,却是子阳的决定,林师兄若是觉得不妥尽管找王家去,大可说我程子阳不愿意去,将这名额让给你。如何?」

  「你!」林云志被他一堵,登时有些下不来台,人群中也隐隐有嗤笑声,更让他丢尽脸面。

  王家书院是什麽地方,取几个人并非固定,全看文章写的是否漂亮,这名额固然可惜,可他即便去说程子阳将名额让给他,王家恐怕也不会答应。更何况早上王家书院来人通知的时候,他还不服气特意去问了,谁知对方提及他的文章全是客气之语,分明是看不上他。

  其他人知晓林云志的毛病,笑过後便不再搭理,见程子阳的确不想去王家书院,倒是真心替他可惜,纷纷劝道︰「子阳何不再考虑考虑,咱们这些书生大多出身贫寒,就算家境好的也不能与王家相比,王家朝中有人,他日中举或者更进一步,不说在京城好混,就是去地方上也能放心施展拳脚。」

  「就是,机会难得,子阳多考虑才是。」

  程子阳见他们真心劝说,便拱手道谢,却也不好说担心树大招风,怕他日王家若是出事会连累自己,毕竟他真这麽说了,估计会有人觉得他有诅咒王家之嫌,还会被说忘恩负义,只能道︰「这事子阳早就考虑清楚,多谢诸位师兄替师弟考虑,然而子阳认为县学和府学夫子都不错,子阳已经决定过了年去府学试试,若是能入学最好,若是不能便回县学读书,离家近些也能帮母亲分担一些活计。」

  「可惜可惜啊。」几人惋惜过後,也只能尊重他的选择。

  是以到了第二日,王家书院来人通知前去入学的秀才要做哪些准备时,程子阳便将自己的决定告知了对方。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嫣然的长兄王怀恩,来之前他与二叔还讨论过清河县此次选出的这三位秀才,当时二叔特意夸赞了程子阳,还道程子阳的文章颇有大家风范,是少有的好文采,假以时日定能有一番作为,哪想人家直接言明不去王家书院。

  王家书院在沂州府与府学比也不差,甚至双方每年还会争夺生源,然而王家在朝堂有人,地方上也有人,不少中了秀才,甚至中了举人的都想进王家书院,以求日後能有个靠山,行事好方便。

  而府学在这方面就差了些,固然夫子不错,可夫子们多是多年未能中进士的举人,而且多是没有门路补缺的,去了府学又能有什麽依仗。

  两厢比较,乐意选择王家书院的多,选择府学的少些。

  据程子阳推测,宁愿选择府学,而非王家的原因多半有两个,要麽是当初想去没进去,要麽和他一样,觉得即便是读书期间也不能随便站队,唯恐日後被打上王家的记号。

  其他地方是否也有大族办这等规模的书院程子阳不清楚,但他很明白,自己不能去。

  因为临来前并未想到程子阳会拒绝,所以听完他的话,王怀恩当即惊讶,「程公子不再考虑一下?」

  程子阳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轻轻摇头,「请王公子见谅,家中只有家母一人,实在放心不下。」

  这样的理由,王怀恩其实不能接受,王家书院也有不少寒门子弟,哪个得了这样的机会不是感恩戴德,即便离家甚远,一年回家不过两回,依然趋之若鹜。然而他作为王家长房长子,又是上一科举人,能亲自出面相请,自认为已经给足面子,如今程子阳拒绝他的好意,在他看来就是不识好歹。

  多少人想入王家书院都进不去,如今竟被人嫌弃。王怀恩心中满怀王家的骄傲,对程子阳的不识趣分外瞧不上,面上却一派宽容大度之态,却不多加劝说,「既如此,那王某在此预祝程公子来年秋闱高中。」

  程子阳还了一礼,「在下也预祝王公子他日会试及第。」

  王怀恩拱拱手,与另两名决定前去王家书院的秀才说定时间、地点,便毫不迟疑的离开。

  待王怀恩离开,丁延啧了一声,「王家人气势的确不同。」

  程子阳轻笑一声,「待他日你我高中进士,也能如王家一般底气十足。」

  等王怀恩回了王家别院,将此事告知王永安,语气中颇为不屑,「二叔,我瞧着这程子阳也不过如此,我王家肯容他入学已是宽容大度,他竟不识好歹的拒绝咱们的好意。昨日文章写得出采,侄子觉得定是巧合。」

  听闻兄长回来,赶紧过来打探消息的王嫣然刚走到门口,听到这话便僵在原地。

  他不愿意?他居然不愿意来王家书院!

  王嫣然浑身微微颤抖,满怀希望的一颗心在这一刻坠落谷底,当日在面馆发生的事犹在眼前,程子阳冷酷的面容、绝情的话打在她的心尖上,现在想起来都让她喘不过气。

  那一刻,她彷佛回到上一世,程子阳也是这样,看不见她,不听她说话,好似在他眼里,她这个程夫人只是个透明人。起初王家屹立朝堂的时候,他瞧在王家的面上尚且对她不错,待王家倒台後,便再也看不见她了。本以为这一世能提前让程子阳进入王家书院,那麽她也有机会提早接触他,让他爱上自己,没想到他竟然拒绝了这样的机会。

  难不成是因为之前她不妥的行为惹怒程子阳,所以他才未如前世一般去王家书院?

  这个念头一起,慌乱、悔恨、委屈随之而来,额头的冷汗更是不受控制的流下,此刻她只觉心窝痛得厉害,手中帕子也因为手指的颤抖掉落在地,双手紧紧揪住胸前的衣襟,眼泪瞬间流下。

  「小姐,您怎麽了?小姐,您别吓樱桃啊……」樱桃瞧着她脸色相当难看,赶紧喊人,「来人啊,快叫大夫。」

  屋内,王怀恩和王永安听见动静,抬头就见王嫣然已然倒下。

  樱桃扶着她哭喊道︰「二老爷、大少爷,小姐突然就晕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0-8-15 03:34 , Processed in 0.203495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