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金晶《总裁不嫁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1 22: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晶《总裁不嫁了》

{出版日期}2019/10/24

{内容简介}

喜欢上的女人,不怕追不上,只担心追上却给甩了;
看对眼的男人,不怕拐不了,就怕拐到了又给跑了。

吴菲甜长这么大,哪有人敢管她?
小时候的她是被父母放在手心娇宠长大,
之后进入自家公司,成了美女总裁,更没人敢惹她。
再说,她可是一路从小美到大,追她的男人哄她都来不及,哪敢惹她。
只是,她很挑,对自己想要的男人更挑,挑外表,挑内在,还挑他好不好撩,
因为她这人一向霸道,又是个小心眼的,她的男人谁都不能多看一眼。
谁知,多少帅气多金男追她,她却看上陈彦这个古板男,他对她爱理不睬,
没关系,嫌她麻烦不给追,没关系,等她把他拿下,捉上床办了后,再看看他乖不乖。
没多久,床是上了,人也被她给收拾了,可陈彦竟是个衣冠禽兽,
外表看着是位高傲教授,实际上脱了衣服却是个勐男。
每次滚上床时,直接做到她腿软,要多乖有多乖,哪还敢耍小性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2 09: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A大的董事会办公室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出来,一身干练的白衬衫黑色长裤,被长裤裹着的长腿露出一截纤细洁白的脚踝,踩着一双白色的细跟高跟鞋。

  「吴总裁,这次真的是非常谢谢你。」A大的校长笑得脸成了一张菊花。

  「不用客气。」

  「我送你。」

  「不用了。」她摆了摆手,示意校长止步,「有什麽问题可以联络我的秘书林木。」

  「是,那你慢走。」

  她点点头,转身往外走,她的身後跟着秘书林木,「总裁,这一次的图书馆捐赠後续我会跟进的。」

  吴菲甜脚步微顿,侧过身体,秋日的阳光大好,从大片大片的落地窗外洒了进来,正好照在她白得发光的肌肤上,一双冷艳的眼轻挑,「嗯,明天开会用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林木站得直挺挺,「准备得差不多了。」

  「差不多?」涂着YSL最新款的秋冬暗红唇膏的小嘴微启,「那就是还没准备好?」

  「是,」林木点点头,「还剩下最後一点。」

  「今天下班之前把资料准备好。」她道。

  「没问题。」

  吴菲甜点点头,继续往外走,即使是初秋了,太阳依旧带着夏日的余温,幸好A大的路两旁种满了高大的树木,多少起到了遮阳的作用。

  正好是每年大学的开学季,新生们刚入学,整个校园充满了朝气蓬勃。吴菲甜慢慢地走着,倒也不急,旁边的林木正跟她报告下午的行程,「吃过午饭之後,两点有一个会议……」

  吴菲甜听着林木的话,路过一座建筑物的时候,她停下来,转头看了看,外面正贴着一张海报,上面有一张照片,以及简单的人物介绍,讲座时间是十一点到一点。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一点半,讲座的题目是,人身体里的天使与恶魔。

  她飞快地扫了一眼人物介绍,这个男人叫陈彦,是美国加州大学毕业的博士,现在任A大的客座讲授,主修经济学,辅修心理学。

  她有些被吸引,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男人面无表情,眼神正直清澈,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细框眼睛,「林木,我不吃中饭了。」

  「嗯?」

  「我要听讲座。」她涂着杏色的指甲指了指讲座的题目,「似乎很有意思。」

  林木抽了抽嘴角,「总裁,你确定吗?」

  「嗯。」她点了点头,便往教室走去,整个教室很安静,只有男人沉稳的嗓音,彷佛大提琴般的浑厚深沉。

  她来得比较晚,坐在最後面,林木弯着腰跟在她後面,坐在了她旁边,见她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心想这样的讲座有什麽有意思的,他搞不懂总裁的心思。

  难道人不吃五谷,靠听讲座当精神粮食了吗?林木想着想着,忽然肚子咕噜一声,他饿了。

  吴菲甜余光瞥了他一眼,「你不用听,你出去吃饭,等一点钟过来。」

  「是。」林木确实是对讲座什麽的没兴趣,得到总裁的吩咐,飞快地踩着轻松的步伐走了。

  林木离开之後,吴菲甜和其他学生一样安静地听着,她撑着下颚,看着男人一丝不苟的装扮,他的装扮和她有些雷同,上身是白色的衬衫,袖子微微挽起到手肘,能瞧出他小麦的肌肤,看起来他有常常运动的习惯,胸口的钮扣松了几颗,恰当其分地露出他的锁骨,显得他不古板也不拘束,但也不会太浪荡。

  黑色的西装裤沿着他矫健的双腿,勾勒出他的大长腿,脚下是一双黑色的皮鞋,皮鞋擦得很亮。

  和海报上的不同,他今天没戴眼镜,看着更加的年轻,如果他不说话的话,可能更像是一个大学生,但他一张口,却能轻易地抓住每个人的眼球。

  吴菲甜认真地听着他讲话,他很高,但看起来有点瘦,似乎做研究的教授,都会很瘦,当然,除了瘦,脑袋上的头发也很少。

  她眯着眼仔细地盯着他的头发,头发很浓密,一点也不像会秃头的教授,她弯了弯唇。

  她终於明白为什麽这里的人都这麽安静地听课了,不是低头玩手机,而是真的在听课。

  也对,对上这麽一个极品教授,哪一个学生能不认真上课呢!她一个忙到不行的人,也忍不住地听他说话。

  吴菲甜根本没注意他说什麽,就觉得他说话很舒服,明眸善睐地侧耳听着,手指放在膝盖上无意地轻敲着,彷佛在为他奏乐般。

  两个小时的演讲很快就过去了,一点钟,陈彦准时结束了,站在台上对他们鞠了一躬,在掌声中礼貌地笑了笑。

  等学生们渐渐地离开了,陈彦吩咐助理帮忙将东西带到他的办公室,「是,陈教授。」

  助理很快收拾了东西,先离开了,陈彦最後离开,拿上手机和电脑,往後面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趴在那儿似乎睡着的人。

  他挑了一下眉,睡觉睡到他的课来了?还睡到下课都不知道?他冷着脸走过去,伸手在桌上轻敲了一下,「同学,下课了。」

  埋在手臂上的脑袋动了动,吴菲甜不小心睡着了,她睁开眼就看到帅帅的教授站在她的面前,神色很不好。

  「同学,你是来上课的,不是来睡觉,如果我的课让你觉得这麽无聊的话,请你下次不用来,谢谢。」

  他的声音与方才不一样,多了些冷色,她无意识地嘟着唇,「我不小心睡着了,你好凶。」

  她睡着了她还有道理?陈彦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深吸一口气,冷冷地说:「你叫什麽名字?」

  她歪着脑袋,小手撑着下颚,「吴菲甜。」

  「吴菲甜,是吗?以後不要选我的课,不然我会当你。」他很不客气地说。

  吴菲甜怀疑今天的她不漂亮了吗?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是不是太嫌弃了?「陈教授。」

  「无论你说什麽,我都不会松口。」他丢下这句话,就往外走。

  门被他拉开,光照进来,拉长了他颀长的身影,也更突显他的不近人情。吴菲甜眼睛一亮,站了起来,跟在他的後面,娇滴滴地喊了一声,「陈教授……」

  她嗲起来能酥掉男人一半的骨头,然而,她眼前的男人以更快的速度远离了她……

  吴菲甜站在那儿,整个人都傻了,他走这麽快干嘛!



  www.jingyutxt.com



  「总裁?」林木走过来,手里提着一份沙拉,打算车上给总裁吃,免得前总裁来骂他,不好好监督总裁吃饭了。

  「林木。」她转过身。

  「是。」

  「我是不是长得很可怕?」吴菲甜不敢置信地问。

  「不会啊。」林木摇摇头,「总裁,你怎麽了?」

  对自己的容貌,吴菲甜还是很有自信的,这个男人居然讨厌她!她不是万人迷,但陌生人起码看在她这张脸上绝对会对她笑一个。

  可他,居然跑了。

  真的是太……太有趣了。

  她甜笑着地转身走回贴着海报的墙,伸手一把扯下了那张海报,往林木的手里一塞,「你去调查他!」

  林木一头雾水,点了点头,「是。」



  www.jingyutxt.com



  下了班,吴菲甜自己开车回家,回到家里,管家李姨笑着说:「小姐回来了。」

  「李姨,我爸妈呢?」吴菲甜换了鞋。

  「先生跟朋友去打高尔夫球了,太太去逛街,应该快回来。」

  「李姨,我好饿。」吴菲甜娇娇地说。

  「马上就开饭了,小姐先喝一杯果汁。」李姨端了一杯雪梨汁,「天气燥,雪梨润肺。」

  「谢谢李姨。」吴菲甜拿过雪梨汁,一手拿着笔电,「那吃饭的时候叫我,我先去书房。」

  「好的,小姐。」

  吴菲甜走进书房,喝了一口雪梨汁,快速地打开笔电,趁还有时间,飞快地看了一下明天会议的资料。

  喝完雪梨汁,资料刚一看好,书房的门被敲响了,吴母笑着走了进来,「甜甜回来了。」

  「妈。」

  「吃饭了,下楼吧。」吴母上前牵着她的手说。

  吴菲甜一改在公司的冷酷女魔头形象,在吴母前面乖乖的,主动站起来,挽住她的手,「妈,我跟你说,我今天去A大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男生。」

  「什麽样的男生?」吴母感兴趣地说。

  「他是A大的教授。」吴菲甜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他居然要当我!」

  吴母听笑了,「哦,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爸爸也会这样吗?」

  「会,你爸以前可是说,你妈我这样娇滴滴的女人他最讨厌的,说我浑身上下做作矫情,他最讨厌这样的女人了。」吴母俏皮地说。

  「乱讲,爸爸是妻奴。」自吴菲甜有印象以来,吴父就是妻奴,女儿奴,反正很没自我的一个人。

  「那是还没爱上我之前,爱上我之後,我就让他一辈子都死在我坑里爬不出来了。」吴母嘿嘿一笑。

  吴菲甜被逗笑,「妈真厉害。」

  「老婆,甜甜!」吴父正好在换鞋,看到她们下来,走过去,一手一个地抱住,「吃饭吃饭。」

  「吃饭?」吴母轻笑,「我没让李姨煮你的饭。」

  吴父摇摇头,「没关系,我吃菜。」

  「煮了很多你不喜欢吃的菠菜。」

  「没关系,我最爱吃了。」吴父求生慾很强地说。

  吴母轻哼一声,径自推开他的手,在桌边坐下,吴父小声地对女儿说:「我今天就是打高尔夫球,回来迟了一点点……」

  「爸,妈妈说了,你出去玩可以,但不能比她回来迟的,你快自救吧。」吴菲甜吐了吐舌头,坐在吴母身边。

  「老婆,回来的路上,塞车了,所以回来比说好的时间迟了,我错了,老婆。」

  「算了。」吴母轻轻地说,转头对李姨说:「可以上菜了。」

  「是。」

  等所有的菜上齐了,吴母将菠菜放在了吴父的面前,「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吴父苦着脸将这一道菠菜给吃下去了,吴菲甜笑眯眯地看着,觉得她妈真的很厉害。

  谁知道大名鼎鼎的吴父,在家里是这一副怂样子!

  一顿饭在吴父痛苦的菠菜中结束了,吴菲甜笑着去厨房泡了一杯咖啡,出来的时候,看到吴父拉着吴母,两人也不知道说什麽,吴母被逗得在笑。

  吴菲甜摇摇头,无视秀恩爱的两个人上了楼,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忽然想起了那个一本正经的陈教授。

  想当她?不可能,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的事。

  她又不是学生。



  www.jingyutxt.com



  第二天会议之後,林木将资料放在了吴菲甜的前面,她打开一看,一目十行地浏览完之後,她挑了一下眉。

  「总裁,还有事吗?」

  「没有了,你出去吧。」

  「是。」

  吴菲甜盯着其中一行,嘴唇扬起一抹笑,还真的是巧合。她拿起手机,打给了吴母,「妈,你以前是不是有一个同学,名字叫陈伍?」

  吴母想了想,「是呀,你怎麽知道?」

  「我昨天不是跟你说有一个要当我的教授吗?是你老同学的儿子。」

  「这麽巧?」吴母惊讶了。

  「是呀,妈,你跟陈伍……」

  「陈伍?」吴父的声音插了进来,接着手机换到了吴父的手里,「甜甜,你怎麽问起你陈叔叔了?」

  「我小时候见过陈叔叔吗?」吴菲甜好奇地问。

  「是啊,你那时候才刚出生,当时他还要做你的乾爹,不过我不许,什麽亲爹,乾爹,你爸就是我一个人。」吴父霸气十足地说。

  「爸,你跟妈在一起?」

  「我陪你妈逛街。」

  「哦,爸,我要跟妈说话。」

  吴母在一旁听到,瞪了一眼吴父,吴父乖乖地将手机放在她的手上,整个人贴在她耳边,两个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妈,你跟陈叔叔什麽关系?」

  「什麽、什麽关系!」吴父在一旁跳脚。

  吴母推了一把吴父,回道:「我跟他从小青梅竹马,後来他去美国留学了,毕业之後就留在那儿没回来了,偶尔还会打电话……」

  「什麽!你们还打电话……」依旧是顽强的吴父。

  吴母不理他,继续道:「没想到你会遇到你陈叔叔的儿子,哎呀,他也真是的,怎麽不跟我说一声,他儿子来台湾了,也不让我照顾一点。」

  「照顾?照顾什麽!」吴父两眼瞪得很大。

  吴菲甜觉悟出一丝不对劲,赶紧说:「妈,回家跟你说。」

  「嗯,拜拜。」

  吴菲甜挂了电话,看着资料上照片里的男人,伸手往男人的脑门上点了点,「想当我?你胆子真大!」

  可能是当学者的人,看起来特别的儒雅,而陈彦除了儒雅之外,还有一丝清冷禁慾,看起来不是很爱说话,最重要的是,他明明是个三十岁的年轻人,为什麽要弄得他自己跟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一样。

  一点也不可爱。

  但,很对她的眼。

  长这麽大,谁敢管过她?小时候她就是被父母放在手心里娇宠长大的,大学毕业之後,她就进入公司,不说万人之上,起码公司的员工都服她。

  他是第一个敢用不爽的口气管她的人!

  她欣赏着他的五官,轻轻摇头,「白白浪费了这张脸,这麽帅不当渣男。」说是这麽说,语气却是满意的。

  林木给的文件里将陈彦大大小小的事都调查得清清楚楚了,小至他幼稚园在哪里读,大到他前一段感情生活。

  她眯起眼,这麽帅的男人居然只谈过两段感情,初恋是高中的时候,只维持了半年,最後一段感情则是大学谈的,谈了五年分手了,理由是女方出轨!

  他不仅不渣,还被人给渣了,好惨!

  但她唇角扬了起来,惨的好,分的好,不然哪有她出现的余地。她继续看,单身至今三年。

  难道是被前一段感情伤害了?她摸着下巴想,不对!肯定是他太呆,太傻了,活该单身三年。

  对着她这张闭月羞花的脸,他都能无动於衷,他太镇定了!

  将他的资料看完,吴菲甜喝了一口咖啡,苦涩的黑咖啡在舌尖晕开淡淡的香甜。

  「陈教授,你好呀。」



  www.jingyutxt.com



  吴菲甜回到家里,趁着吴父不在,找到吴母,「妈,你给我说一说陈叔叔吧。」

  吴母似笑非笑,「我们从小就认识,关系也很好,你爸就以为他喜欢我,其实没有,就是很好的关系,跟家人一样。」

  「哦,怪不得爸一听到陈叔叔就很激动。」

  吴母笑了笑,「你真的喜欢陈彦那个孩子?」

  「喜欢!」吴菲甜眼睛一转,「妈,你帮我牵线。」

  「你爸要气死了。」

  「不管啦。」

  「这件事交给你爸去处理。」

  吴菲甜捂着嘴偷笑,「妈,你好坏。」

  「这是中年危机感,知道吗?」吴母坏坏地笑。

  「哎呀,我得好好向妈学习如何驯夫。」吴菲甜觉得她妈太厉害了,就这手段,怪不得以前是霸总的吴父,现在是妻奴。

  「你要记住,不管是什麽时候,男女关系中总是要有些心思,不然小心爱情变亲情。」

  吴菲甜笑着说:「是,我的女王殿下!」

  「贫嘴。」吴母小声地说:「你去让你爸跟陈叔叔说一声,我们一家人和陈彦一起吃个饭。」

  「你们也要来?」

  「我总要替你看一看啊。」吴母说。

  「哈哈哈,好呀,如果他一个人住,不如住我们家好了,我们家这麽大,房间也多,我旁边的房间正好空着……」

  「八字还没一撇,你就想拐了人到家里?」吴母点了点头,「近水楼台先得月,但你也要耐心。」

  「嘿嘿,好啦。」吴菲甜心急地说:「我去了。」

  「嗯。」



  www.jingyutxt.com



  吴菲甜出了房间,找到刚泡了一杯牛奶,准备端给吴母的吴父,「爸,我有话要跟你说。」

  「等一下,我先端牛奶给你妈喝。」

  「哦,那我在书房等你。」

  「嗯。」

  吴菲甜先去了书房,以她对吴父的性子,一定会等吴母喝完牛奶,腻歪一会才过来,於是她打开电脑看起了文件。

  十五分钟之後,书房的门被敲响了,吴父走了进来,「怎麽了?什麽事?」

  「爸,我之前遇到了陈叔叔的儿子陈彦,听说妈跟陈叔叔关系很好,既然如此,请陈彦吃一顿饭吧。」

  吴父眯起眼,怀疑地问:「你怎麽突然这麽主动?」

  「哦,我在A大的时候听了陈教授的讲座,就是陈彦,真的很出色。」

  「什麽出色不出色的,不就是一个讲座吗?你爸曾经也做为优秀企业家去大学里演讲过……」

  「爸,我在说陈教授,不是陈叔叔。」所以,不要吃醋。

  吴父乾咳了一声,「不懂你这孩子说什麽。」

  「爸,我蛮喜欢陈教授的,你帮我牵线。」吴菲甜扬起甜笑,在父母面前,她从来说话不会绕圈子,喜欢就是喜欢,想干什麽就干什麽。

  吴父睁大了眼,「就看了他的讲座,你就喜欢他了?」

  「我听妈说,妈也是第一眼就喜欢你了。」吴菲甜笑得滑头。

  吴父咳了几下,「这天气乾燥,我有些乾咳。」

  「那爸爸多吃润肺的,雪梨汁什麽的。」

  「嗯嗯。」享受了一下女儿的关怀,吴父脸色红润了不少。

  「那爸……」

  「嗯?」

  「我们什麽时候聚餐啊?」

  他答应了吗?

  「爸,这事交给你了,就月底吧,这麽说定罗。」

  吴父傻傻地走出了书房的门,他根本什麽都没答应,但要是回去说清楚,似乎会被女儿看不起?

  不就是吃个饭吗?有什麽大不了的,让女儿知道陈伍的儿子一般般也行,早点死心。

  那就赶紧聚餐吧。



  www.jingyutxt.com



  吴菲甜又一次来到了A大。

  但这一次,她没有穿得很职业化,上身一件薄毛衣,下身一条合身的九分裤,一双白球鞋,背着一个小包,头上戴着一个棒球帽,整个人就像是大学生。

  她慢悠悠地走进了A大,根据林木提供的课程表,她找到了教室,照旧坐在最後一排,此时已经上课二十分钟了。

  也有几个人和她一样悄悄地进来,坐在她的旁边,是三女两男。

  「陈教授真帅。」

  「是啊,他的课我都听不懂,可冲着他的脸,我能一直听下去。」

  「听天书也是一种享受。」

  三个女生小声地嘀咕着,两个男生中一个板头男低声笑她们,「那你们还迟到!」

  「呵呵。」女生们尴尬地笑了笑。

  吴菲甜眼睛扫了扫她们,嗯,最新款的香奈儿小包包,最新款的口红色,还有刚做了发型的发香味……

  怪不得迟到了,都是穿着战甲有备而来。

  吴菲甜轻轻地卷了卷自己的髪尾,可惜她们再花心思,也没有她漂亮,不对,是人家陈教授根本不在乎漂亮不漂亮。

  以她对他的了解,迟到,是死罪。

  那她为什麽要迟到呢?

  不迟到,教授怎麽会私下训话呢。

  余光扫到旁边几人,她微微嘟嘴,一对一的训话看来是没指望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2 08: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是大女主文,小小期待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5 20: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不太喜欢大女人的类型,不过最近书荒,啥都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7 21: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晶的书不错的,值得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11-19 23:33 , Processed in 0.051050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