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乔湛《逼婚不下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3 12: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乔湛《逼婚不下床》
出版日期:2019/04/23

内容简介:

男人的风流债,送上门的不要,得不到的最好;
女人的桃花劫,没有一见锺情,只能日久生情。

姜东宇从不相信的日久生情,毕竟年少时的他, 风流不羁,
多金帅气。可谁能相信, 近三十岁的他,这辈子最在意的女人,
竟是早早就被养在家里。她叫崔洛洛, 长得甜美可人,
明明不是他会看上的天菜, 却又迷得他乱七八糟,从此哪个女人也看不上,
像匹狼似的,只想一口啃了她。
崔洛洛知道, 自己被宠得娇气,而最宠她的正是姜东宇。 自小把她捧在手里,
哄在心里,在他身边打转的女人, 她左看右看全都不顺眼,还总是把人给赶跑。
她以为,她只是怕失宠,直到某个女人来叫板, 扬言要追走姜东宇时,
她哪里肯了,气呼呼地撂话, 姜东宇这男人是她先看上的,想要抢走,门都没有!


第一章

  「爸,你怎麽能擅自决定洛洛的婚事?」一记略带薄怒的低吼在偌大的姜家客厅响起。

  姜家男主人姜烨华放下报纸,抬头望着一向沉稳的儿子,诧异地扬了下眉,「东宇,你什麽时候回来的?」

  「爸,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哦,你说洛洛和书阳的婚事啊。」没有质疑儿子的咄咄逼人,姜父只是温和一笑,反问道:「我这个决定有什麽不对吗?」

  「当然不对。」姜东宇回答得又快又急,「书阳他根本就不喜欢洛洛。」游书阳是他的好友,又是他妹妹崔洛洛仰慕的对象,他不知道他爸是怎麽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是在他收到消息的时候,他爸已经擅自到游家提亲了,若不是书阳告诉他,他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怎麽可能,书阳不喜欢洛洛的话,那他们怎麽会在一起?」

  姜东宇知道近来崔洛洛和游书阳的绯闻在医院满天飞,但他没想到他爸会当真,还是说,这其实是崔洛洛特地让他爸出面安排的?

  要知道,崔洛洛虽不是他爸所出,但他爸对她的疼爱有时更甚於他这个亲生儿子,为了她,他爸跑到游家提亲也不无可能。

  想到这,姜东宇一张俊脸越沉,扬嗓道:「他们从来就没在一起过。」

  「怎麽会……」姜父一脸懵。

  「爸,你怎麽这麽糊涂,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书阳和丁宁在一起吗?」

  游书阳和丁宁同是他们姜家名下所经营医院的医生,作为院长的姜父当然知道。可他最近听到的消息是,游书阳已经和丁宁分手,目前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所以他才会在得知女儿也很喜欢游书阳的情况下,主动向游家提出订婚的要求,想要成全两个年轻人。

  可是现在儿子却说,女儿从来就没和游书阳在一起过,这是怎麽回事?

  「东宇,书阳不是已经和丁宁分手了吗?」

  「没有。」身为游书阳的同窗好友,又是他们的爱情见证人,他最是清楚好友的感情事,「他们之间只是有点小误会,但从来就没有分开过。」

  「啊?」姜父愕然,「那我……」不是办了件坏事吗?

  「你是办了件坏事。」姜东宇毫不留情的说出他爸内心的想法,脸上没有一丝同情,因为他很生气,生气他爸差点就将自己从小放进心尖,捧在掌心中的女孩给卖了,「所以这件事情,我不会帮你,你自己解决去。」

  「东宇,你和书阳是好友,你跟他解释,他或许还能不计前嫌。」姜父知道,姜家名下泰安医院之所以能发展得越来越好,离不开游书阳在医学界的名气,如果他因这件事跟自己闹翻,那他不就是得不偿失了吗?

  相对於姜父的顾虑,姜东宇倒是不担心这一点,毕竟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好友纵然生气,也不至於跟自己决裂的。只是,为免他爸以後再自作主张决定他和崔洛洛的婚事,他趁机提出要求,「我去跟书阳解释也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什麽?」深知做了坏事的姜父只想快点将误会解开,哪里听得出儿子言语中暗藏的用意。

  「以後你不准再插手我和洛洛的婚事,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作主。」

  「儿子,你的事情我们想作主也作主不了,只是洛洛那边,你阿姨……」就算他同意不作主,人家的亲妈也未必会同意啊。

  「阿姨那边我会说去,你只要答应我就可以了。」姜东宇口中的阿姨,便是他的继母刘珍珍,同时也是崔洛洛的生母,或许是她和姜父没生到小孩的原因,对他这个继子倒是向来疼爱且尊重。

  「好吧。」既然儿子都这麽说了,姜父也不好多说什麽。

  「那我先回房了。」说完这句话,姜东宇就转身上楼去了。

  ◎             ◎             ◎

  姜宅一共有三层楼,一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是姜烨华夫妇的房间和几间客房,三楼则是姜东宇兄妹的房间,偌大的楼层一人一半,原本都是一室一厅的统一风格,後来却被两兄妹根据各自的喜好重新装修过了。

  姜东宇是个工作狂,下了班还会在家工作,因此将原来的小客厅改成了书房,而崔洛洛这位备受宠爱的大小姐则因为衣服太多,故而将客厅跟卧室打通,给自己设计了一个豪华又大气的衣帽间。

  姜东宇走到三楼,却不急着回自己房间,而是朝崔洛洛的房间走去,身为一家发展稳定的中型医院的副院长,他不可能闲得连手下每一个职员的工作行程都清楚。

  但作为一个疼爱妹妹的哥哥来说,他知道崔洛洛基本每个周六都会和朋友们出去玩,而且根据她的习惯,她一般这个时间就会回家补眠了。

  思绪转到这,他已经站在崔洛洛的房间门口,修长的手指在门板上敲了几下都没人回应,他试图扭动一下门把,发现她居然没上锁。

  幸好这是在自己家里,不然她这个坏习惯迟早会害了她。姜东宇微颦着眉,一双长腿已经朝屋内走去。

  跟他房间的单调沉闷不同,崔洛洛的房间采用的是法式风格的装修,充满了深厚的艺术气息,整体格调非常的温馨浪漫,完全符合了其主人天真浪漫的个性。而房间中的圆形大床则是这个房间的一大特色,铺上水蓝色的床单,添加了几许甜美梦幻的感觉。

  「洛洛。」姜东宇边轻唤着崔洛洛的名字,边移动双脚朝她走去。

  可床上的人一动不动。

  又是穿着高跟鞋逛街了,她曾告诉过他,穿着高跟鞋逛街会特别累,偏偏她为了追求视觉上的美丽,就算累也忍着,女人怎麽会这麽奇怪呢。

  姜东宇向来严肃的唇角扯了扯,缓缓泛出一抹无奈的弧度,走到床边坐下,视线触及她裸露在被单外面的双脚上面,发现她的脚後跟上面有被磨破皮的痕迹,在她白皙又细嫩的肌肤上显得尤其刺眼,一看就知道是高跟鞋惹的祸。

  看来等她醒过来,第一件事便是要严格限制她以後再也不能穿高跟鞋才行,不过眼下更重要的是,他要替她处理一下伤口才好,他可不愿意她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任何不好看的疤痕,就算是小到不起眼的疤痕也不行。

  意识到自己内心强烈的占有慾,姜东宇身子一僵,接着他极力忽视掉自己的心情,走到她的床头柜旁,熟门熟路地找出医药箱,小心翼翼的为她上药。

  崔洛洛是被一阵清凉的感觉弄醒的,起初,她还搞不清楚是怎麽回事,下意识的要翻身,这时她惊觉有人正握着自己的脚,而且从脚跟处传来的清凉感觉,那人应该正在为她的脚涂抹什麽东西。

  最初的那一丝惊慌很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被宠爱的幸福感,自她懂得穿高跟鞋开始,她的脚跟就经常受伤,当然,这跟她长时间穿着高跟鞋逛街脱不了关系。

  只是女人都爱美,她自然也不例外,幸运的是,每次她受伤,都会有人在第一时间替她处理伤口,而那个人,就是她的哥哥,她这辈子最爱的哥哥。

  然而令她感到不解的是,自不久前她跟着哥哥和游书阳去美国出差回来後,她的哥哥就在生她的气,已经有好一阵子没理过她了。

  「哥……」

  一声又娇又甜的叫唤在安静中的空气中响起,带着天生的软糯,可以轻易的融化任何一个男人的心。

  姜东宇身子一颤,放下她的脚,跟他温柔的动作不同的是,他的语气硬邦邦的,似乎在跟她生什麽气一样地道:「以後再弄伤自己,我不会再理你。」

  说完,他收拾好医药箱,就要起身。

  可崔洛洛却像是早就料到他会这麽做一般,赶忙从床上爬起,跪坐在他身边,拉住他的手,可怜又可爱地撒娇地道:「哥,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你也知道我在生气?」他还以为她不知道。

  「拜托,我又没瞎。」意识到自己讲话太过没大没小,她吐了吐舌头,又恢复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哥,我知道错了,你以後都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你不是叫我以後都不要再管你的事情吗?」

  「我……」崔洛洛咬了咬唇,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他一眼,又小心翼翼地说道:「我错了,我收回可以吗?」

  「你真觉得你错了?」他面不改色,依然是一副生气的冰山模样,「那你告诉我,你错在哪里了?」

  「我不该那样子说话,更不该对你说那麽过分的话。」事後其实她也很後悔了,只是她仗着他对自己的宠爱,以为他不会怪自己,可或许是她这次说的话太伤人了,从美国回来这麽久了,他始终没理过她,就算她去找他说话,他的回应也是非常的冷淡,她不喜欢这样,一点也不喜欢。

  「哥,你就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虽然两人毫无血缘关系,但自她被妈带进这个家,姜东宇就待她很好,对她的宠爱丝毫不比她妈少,因此她也非常依赖他,凡事以他的意见为主。那天兴许是鬼迷心窍,才会冲动之下对他说出那般令人伤心的话来。

  「哥,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今天特地给你挑选了礼物。」说着,也不等姜东宇作出回应,崔洛洛突然跑下床,赤脚在木质地板上咚咚咚的跑来跑去,最後从被她随意丢在一旁的购物纸袋中找出她要送给他的礼物。

  不一会,她重新坐回床上,献宝似的将礼物递到他面前,「快看看你喜不喜欢?」

  在她的催促下,姜东宇当着她的面打开了盒子,里面赫然是一对精致绝伦的袖扣,简约低调的设计完全符合他的口味。

  不得不说,这二十年他并没有白疼她,她很懂他的喜好,每次送给他的礼物都令他感到很满意。又或许是,因为送礼的人是她,所以他才会格外珍惜。

  察觉到自己的思绪有点飘远了,姜东宇垂了垂眼睑,掩去眸中的异样情绪,故意说道:「你以为送礼物就可以让我轻易原谅你吗?」

  「那你想怎麽样嘛?」她嘟起了小嘴。

  「等我想好再告诉你。」其实他早就没在气她了,事实上,从小到大,他从未真正生过她的气,他只是在伤心,伤心她居然为了别的男人跟自己顶嘴,就算那个人是自己的好朋友,他的心仍是堵得慌。

  「什麽嘛。」她不满,「哥哥真小气。」

  「嗯,所以以後不要轻易惹我生气。」姜东宇从不否认,在爱情面前,他是个小气的男人。

  「人家哪有那麽坏。」不依地嘟喃着,这时崔洛洛像是想到了什麽,突然问道:「对了,哥,你这个时候怎麽会在家里?」

  虽然崔洛洛不是姜父所出,但她乖巧的性格和甜美的笑容,早在第一次来到这个家的时候,就成功的俘获了姜家两个大小男人的心,以致於现在的崔洛洛被宠出了娇气,可就算如此,她在他们眼里依然是可爱的小天使。

  不过跟崔洛洛的娇养不同,姜东宇从小就被家族赋予了重任,在别人还是玩耍的年纪,他已经开始接受医学知识,同时还要学习管理方面的知识,出了社会後更是一心投入到工作中,因此造成了他沉稳内敛的性格。

  而小他七岁的崔洛洛显然是不能理解他的压力,从小就爱跟在他身後,缠着他陪她一起玩,每次他不肯,她就耍赖撒娇发脾气,无所不用的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长大後她虽不像以前那般缠人,但只要是她想去的地方,她还是会想办法让他妥协。

  在她的面前,他彷佛变得没有原则可言,只要是她说的,没道理最後也会变成有道理。

  起初,他以为自己对她的百般疼爱只是哥哥对妹妹的爱护,直到她十四岁那年,他无意间在她的桌面上看到别的男生写给她的情书,他仍记得自己当时的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守护多年的宝贝要被人抢走了,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原来不知何时开始,他对她的感情就已经变了质,不再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疼爱,而是一个男孩在呵护自己心爱的女孩。

  「哥?」忽然,耳边传来了耐心的低唤。

  姜东宇回过神,转眸望去,只见崔洛洛不知何时已从床上站起,一张娇艳的小脸凑到他眼前,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充满疑惑地盯着他,「哥,人家在跟你讲话,你怎麽可以走神呢?」

  「咳。」太过接近的距离让姜东宇的神智有些恍惚,他轻咳一下,很快恢复自己一贯的冷静,可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他此时的耳根子有点红。

  不过一向粗枝大叶的崔洛洛没有留意,只是好奇地问道:「哥,你刚刚在想什麽?」

  说话的同时,她的脸又靠近了他一些,距离近得让他连她脸上的细小毛孔都能看得见,微垂下眸,便是她一张一合的樱桃小嘴,泛着自然的粉色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意识到自己内心疯狂的想法,姜东宇高大的身躯猛然一颤,慌忙往後退开,可剧烈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如雷贯耳。

  「哥,你怎麽了,脸为什麽这麽红?」完全察觉不到他复杂的心情,她忽然伸手,抚上他饱满的额头,自言自语般皱眉说道:「奇怪,没有发烧啊,怎麽会这样?」

  随着她的动作,她的身体几乎快要贴上他的身体,刹那间,她身上那股独特的少女馨香不断充斥在他的鼻息间,让他的呼吸也跟着乱了。

  为了不让她察觉自己的异样,更害怕自己在冲动之下对她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来,他连忙稳定心绪,拉下她的手,力持冷静地说道:「我没事,只是突然觉得有点闷。」

  「闷吗,那我去帮你开窗。」崔洛洛体质偏寒,所以从小就怕冷,一般睡觉是不关窗的,现在一听姜东宇喊闷,马上就要跑去开窗透气。

  「不用了!」姜东宇拉住她的手,阻止住她的动作,语气温柔地说道:「我问几句话就走。」

  她顺着他的力道重新坐回床上,有些诧异地问道:「什麽话?」

  「书阳和丁宁复合了,你知道吗?」

  听到他提起游书阳的名字,崔洛洛神情一黯,轻声应道:「嗯,我知道。」他们复合的消息在医院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她想不知道都难。

  「那你的想法呢?」问这话时,姜东宇的神情夹杂了紧张。

  可崔洛洛没发现,她咬了咬唇,难掩落寞的说道:「除了放弃,我还能怎麽办。」

  「洛洛……」姜东宇张了张嘴,想要安慰她,然而他的内心深处更想做的是将她紧紧抱住,然後告诉她,书阳不爱她,他会爱她,他会一辈子将她捧在手心中呵护,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可现实上,他什麽也做不了,更什麽也不能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内心澎湃的心情,故作平静地重新开口道:「爸前几天去游家为你提亲了。」

  「什麽?」像是听见了什麽不可思议的事情,崔洛洛瞠大眼,语气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哥,你刚刚说什麽?爸他……」

  「你没听错,爸去游家帮你提亲。」她不知情的态度总算缓和了姜东宇内心的焦虑,他多怕这是她主动要求姜父去做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吗?」

  「哥,你这话是什麽意思,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专门破坏别人感情的人吗?」

  「我也不愿意这麽想,但书阳曾跟我提过一件事情。」

  「什麽事?」崔洛洛心一跳,不知怎地突然变得心虚起来。

  「那次你跟着我们到美国出差,你是不是曾接过丁宁的电话?」他目光炯炯的望着她,大有一种看透她灵魂的感觉。

  崔洛洛心一慌,语气急切的解释道:「其实……其实我只是想跟丁医生开个玩笑而已,并没有要拆散他们的意思。」

  「但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一时的玩笑,书阳差点就失去了丁宁。」

  「如果是这样,那也刚好证明了丁医生不够爱书阳哥而已。」

  听见她这麽说,姜东宇气得拉下脸,「那是你还没真正爱过一个人,如果你爱过了,你就会知道,情人眼里是揉不下一粒沙的。」他便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才会在听到她说自己坚持要爱游书阳,不管游书阳爱不爱她,她都一定要爱游书阳时,气得好一阵子没理过她。

  「我……」崔洛洛被姜东宇堵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喜欢游书阳的,毕竟在她童年的时候,他就经常出现在她面前,他的温文尔雅就像是童话中的王子般,激发了她少女时期对爱情的憧憬之心。

  可奇怪的是,现在听见姜东宇说她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她竟连一个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这是为什麽?

  为什麽她没有大声的告诉他,谁说她没有爱过,她明明就很爱游书阳呢?还是说,其实她对游书阳只是仰慕而不是爱情呢?

  「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去向书阳哥和丁医生道歉。」

  「嗯。」看出她是真的知错了,姜东宇没有再责怪她,突然伸手在她柔软的发顶揉了下,语带宠溺的说道:「好了,你再睡一会吧,我要回医院了。」

  「你还要回医院?」说话的时候,崔洛洛的视线扫过床头柜的闹钟,接着又说道:「哥,今天是周末欸,你要不要把自己搞得那麽辛苦啊。」

  「没事,我习惯了。」说着,姜东宇从她的床上起身,顺带的将医药箱提起,放回它原来的位置,这才转身走出房间。

  虽然泰安医院近几年在他的整顿管理下,发展得越来越好了,甚至在美国那边建立了分院,但也正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以他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在工作上全力以赴,只为了能让家里人过上安稳无忧的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10-19 23:37 , Processed in 0.043588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