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查看: 141|回复: 0

可乐《蛮学妹恋爱了》

[复制链接]

91

主题

92

帖子

48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86
发表于 2019-9-25 22: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乐《蛮学妹恋爱了》
出版日期:2019/10/04

内容简介

初见李白学长的第一眼,蛮学妹就秒丢了自己的心,
一直以来她因为喜欢,逮着机会就赖在他身边。

心里对他的恋慕多到快涌出来,看到他就开始犯花痴
即使知道他喜欢的是与他同样性别的男人
女人在他眼里跟摆设没两样,引不起他的兴趣
但只要他一日没找到他的白马王子,她就有机会──
感谢老天爷终於听到她的祈求,赏了个大甜饼给她
在几张她和他约会却遭偷拍的照片神助攻下
他被庞大的亲友团逼着带女朋友回家见家长
而她当然义不容辞的陪他回去演这场戏
虽然是假女友,有机会终结她的单恋就要把握啊……
老天!喝醉酒的学长看起来还真是秀色可餐
让她内心长久以来暗恋他的小宇宙大爆发
酒後乱性一把扑倒他,顺势把他吃乾抹净!
那一夜他们「闹出人命」,他为了负责决定娶她
原以为可以藉由婚姻与相处,充分占领他的情感与生活
没想到那个令他心动的白马王子竟然出现了……



 1-1

  晚冬,总是灰蒙蒙的天空下起绵绵细雨,城市闪烁的霓虹在薄薄雨幕下,透着股烟雨朦胧的美感。

  星期五,晚上九点整,位於精华地段的「冠华文化」台湾分部,仍处在灯火通明的加班常态中。

  因为成为台湾出版界龙头,身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冠华文化主编李白鸿,每天日理万机,累得像条狗。

  在他的火眼金睛把关下,各类出版品每每上市就霸着排行榜不下,为出版社赚来大把钞票。

  那难以言喻的成就感,大大满足了他想为出版业尽一份力的雄心壮志,甘之如饴为总编兼大老板余若骋卖命。

  只是每当下班开着车回家时,行驶在深夜空荡荡的马路上,他不免觉得有一股浓浓的孤单涌上心头。

  他才三十岁,怎麽能把强健的体魄、大好的青春浪费在工作上呢?

  是该找个人来谈恋爱吧?

  但这麽晚了,上哪儿找肌肉猛男搞基情?

  加上李家世代大儒,还有位祖先当过宰相的赫赫光环,莫名的束缚着他,让他这个有为青年,不得不当早起早睡不混吧、不走夜店的异类。

  他仰天大叹了口气,关上电脑,准备接着关灯时,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谁在这个时间找他?

  他顿住脚步,接起电话,还没开口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开朗甜美的声音──

  「李白学长,吃饭吃饭!」

  听到熟悉的嗓音,李白鸿皱起俊秀的浓眉问:「你怎麽混到这个时间还没下班?」

  「噢,就还在处理南茵的事呀!」

  今年三月,韩国一档以提供朝圣者住宿与韩食料理的综艺节目开播,关於朝圣之路的话题再度被关注,相关的出版品再次成为焦点。

  作者是罹患癌症的费南茵,她年仅二十岁,是极少数年轻且外貌出众的台湾朝圣者;这由李白鸿亲手签下且备受总编余若骋肯定的作者,一雪他当年误签某个写了狐狸精故事的美少女作者之耻。

  费南茵的朝圣者之路一上市,便创下同类型作品的佳绩,因此当她的第二本游记再推出时,已成为各大媒体邀约的对象。

  但因为费南茵的身体状况,必须与医院做的沟通等大小事项,都要比一般作者来得谨慎,当中花的人力成本可想而知。

  听着翻阅纸张的声音由电话那头不断传来,李白鸿心头一柔,允诺道:「辛苦了,我让余董给你加薪,年终赏你个超级大红包。」

  「呿!」蛮恒柔聪明灵巧,人际关系一流,对於这份工作游刃有余,会让她需要加到班的原因,一直以来就只有一个……

  她开门见山问:「你有永明医院院长的电话吧?南南那个主治医生有够难搞,我要直上达天听请命!」

  李白鸿大蛮恒柔几届,两人同校却不同系,但都听说过彼此的名声。

  他是X大美男才子,因为才华洋溢,藉着本名被取了很威的绰号叫「李白」,而蛮恒柔一进学校就因为貌似Angelababy而轰动整个校园,让无数学长、学弟恋爱了,粉丝们昵称她「蛮妹」。

  缘分就是这麽奇妙的事情,在学校没有交集的两人,竟然是在冠华文化巧遇,因为这样的缘分,两人的友谊也迅速建立起来,吃饭、追剧看电影,不愁没伴。

  「吃饭时给你,先下楼罗!」

  在他挂电话前,蛮恒柔问:「要吃什麽?」

  「你决定,我的脑容量只用在上班。」

  她怎麽会不知道李白学长有这麽个怪癖呢?

  她「嘿嘿」笑了两声。「意思意思问一下,以示尊重。明天放假不用上班,那去淡水吃热炒?」

  「可以。」他答应得很爽快,但挂电话前却忍不住嘟囔了句:「小食怪,迟早有一天被你吃倒。」

  蛮恒柔是现代正妹的标准身材,但食量却很不一般,很惊人,如果有大胃王比赛,他一定帮她报名。

  当然,是瞒着她报名,蛮恒柔毕竟还是有她的美女包袱的。

  「喂喂喂,别人身攻击喔!」

  「我哪有?这不是事实吗?」他哈哈大笑,忍不住调侃。「节制些,免得以後没人敢娶你。」

  「没人娶我没差呀!我有你陪吃陪玩就好。」嫁不出去她也没在怕,话接得很自然。

  李白鸿忍不住碎念,「都多大了,还陪吃陪玩咧?你呀,真的该好好打算打算,等我有一天找到白马王子,你找谁陪吃陪玩哪!」

  虽然他的性取向很明确,但不知为何在蛮恒柔面前最自在坦率。

  听到这句话,蛮恒柔才真的慌了,心里暗暗诅咒他千万千万不要找到他的白马王子!

  看来,她真的该好好打算打算了!

  暗暗定了心思,她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说:「好啦好啦!眼前当下,你的白马王子还没出现,我们吃饭先?楼下等你,掰。」

  听着电话断线的声音,李白鸿没好气地嘀咕:「是有这麽饿喔?」

  他挂上电话,关灯,拎着外套、公事包走出办公室。


 1-2

  蛮恒柔快手快脚整理好东西,在两分钟内便关上办公室所有电源,拎起背包到大楼外等车。

  片刻後,她看见李白鸿那辆白色的Ford限量版特仕车出现在眼前。

  李白鸿一看到蛮恒柔,停下车,缓缓降下车窗,朝她招了招手,扬声道:「上车吧。」

  蛮恒柔看着车里男人英俊带点儒雅气质的侧脸,心因为视觉上美好的画面而悸颤怦动。

  她还记得在她大一那年,因为学校举行的一场吟唱比赛,秒丢自己的心。

  当时李白鸿身上一袭皓月白的长马褂,衬得他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愈发颀长,戴着复古圆框眼镜更显儒雅,拿着摺扇,似吟似唱的翩翩风采,迷倒了一群学姊妹。

  她就是在那一刻被他圈粉的,而这麽多年过去,看过像她家总编兼大老板余若骋那样时尚内敛的逆天帅哥,她依旧觉得当年那个堪称传奇的X大美男才子李白鸿,才是真正的帅。

  李白鸿见她像被点穴似的定格在原地,不解地轻按了下喇叭。

  猛地回过神,蛮恒柔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看他看得忘了神?

  意识到这一点,她心里产生极大的冲击。

  她不是天天跟李白鸿见面吗?为什麽心里对他的慕恋还是多到涌了出来,看到他就像个小花痴,悸动不已?

  不该!太不该呀!

  她懊恼的上了车,看到男人俊秀墨黑的浓眉,双眸细长深邃,鼻梁俊挺,薄而有型的唇瓣透着诱人的粉红……迁怒的瞪了他一眼,啐了句:「祸害。」

  「什麽?」

  蛮恒柔哪敢再说一次?只是朝他扯出一抹足以融化全世界的甜笑。「我说,我有李白学长真是太幸福了!」

  见她谄媚的模样,李白鸿微眯眼,冷不防的伸手掐她的嫩颊,警告道:「别想拗我请客。」

  这男人掐她真的没在手软的,痛得她唉唉叫。「喂喂喂,有点风度好不好,人家可是冠华的美女公关耶!」

  李白鸿看着她的脸颊留下自己的手指红痕,才意识到自己又不小心把她当同类……

  他们李姓一族在老家当地是大族,溯流追源可以到清初时期,距今几百年过去了,开枝散叶下,李姓族人至少有好几百人。

  偏偏李白鸿家这一支独脉单传,姑姑及其他近亲生的全是女儿。也许是从小在女儿堆里长大,他对男人的兴趣才会比女生浓厚。

  蛮恒柔外表虽是大正妹一个,但个性却十分爽朗海派,相处起来男人得很。他生理性别是男人,内心却是个小女人,莫怪潜意识里有些怕女生的他,会与她处得来。

  盯着她打量的同时,他注意到她削得短短的头发,忍不住好奇的问:「我记得你念大学时一头飘逸长发,怎麽出社会後反而削短了?」

  蛮恒柔一怔,很快的拨了拨头发说:「不觉得很帅吗?」

  浏海超短的鲍伯头很清新,无所遮掩的露出她下巴沿着颈子的美丽线条,再说了那张精致漂亮的巴掌小脸,就算剪个马桶盖也好看吧!

  李白鸿勾了勾嘴角。「帅!简直比我还帅了。」

  被他称赞,蛮恒柔乐得顺势卷起衬衫,露出纤纤细腕後握拳秀出肌肉。「我也有肌肉喔!有没有爱上我?」

  李白鸿根本没把她那白斩鸡似的竹竿臂放眼里,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揉了揉她的发顶,专心开车。

  她的鲍伯头其实很好做造型,想酷帅时尚一点,抹点发油斜拨浏海,这会儿被他的大手在头顶揉乱一通,她瞬间成了憨萌可欺的男孩。

  蛮恒柔哀怨的想,这模样怎麽当小攻去掳获她的小受学长的心呀!

  ☆☆☆   ☆☆☆   ☆☆☆

  李白鸿只当蛮恒柔讨厌他把她当小女生的习惯性动作,一来到这位於淡水河畔的热炒店,点了彼此都爱吃的菜後,态度十分殷勤讨好。

  认识这麽久,蛮恒柔哪里不知道他?

  再说了,以生物性别来说,他这个大男人本来就应该服务她这个小女人,更别说他们是学长学妹的关系了。

  在李白鸿进餐厅点菜时,她看着对岸的点点灯光想着,该用什麽方法才能快些结束自己的单恋状态……

  她想得入神,甚至因为用脑过度,头有些隐隐作痛,却突地感觉有一股暖意落在肩上。

  她抬起头,果然看到李白鸿皱着眉的俊脸映入眸底。

  「小姐,不冷喔!」

  被他的外套兜拢住,他身上的味道、暖意跟着窜入鼻息,像被他抱住,让她心情大好。

  「我有学长牌外套,暖得很。」说着,她不客气的勾住他的手,靠在他身边又说:「还有学长牌人形挡板,不冷。」

  李白鸿已经很习惯被她这样黏蹭着,没好气横了她一眼,却发现他的学妹有够迷人;仰头看着他时,那双澄澈漂亮的眼像布满闪耀的星星。

  「蛮妹,怎麽不交男朋友?」

  就他所知,不只出版社内部有人想追她,只要她合作过的厂商,几乎都有人想追她,当中不乏几个高富帅的黄金单身汉,可是没见她接受过谁,连约会也没有过。

  讶异他居然会问,蛮恒柔对上他那一双盯着她的沉黑眸子,心跳几乎是在瞬间疯狂跳动。

  她神色有点局促地微垂下脸,避开他的眼,许久才说:「我……在等一个人。」

  李白鸿记得很久前问过她同样的问题,她似乎也是这样的答案。

  同样的回答,他发现她被短发半遮住的耳朵、白皙的嫩颊,透出一层淡淡的绯红色,足以见得蛮恒柔应该很喜欢那个男人。

  「还是同一个男人?」

  「嗯啊!」

  「他知道你的心意吗?学长什麽时候可以见见他?」

  听到他这麽问,蛮恒柔差一点失手把他推进淡水河。

  她狠瞪了他一眼,直接走进餐厅里。

  李白鸿被瞪得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後知後觉的想起,蛮恒柔似乎不喜欢提那个男人,一提就变脸。

  他一时忘了,又不小心踩线越界了,加上她应该是肚子饿血糖低,总是笑容可掬的高EQ瞬间消失无踪。

  他有些懊恼地跟了上去,看到桌上已摆上酒蒸虾,讨好的帮她剥起虾。「老板说今天的虾很赞,吃吃看。」

  剥好虾,他顺道送到她嘴边。

  蛮恒柔不客气的张嘴,故意连同他修长的手指一并给咬了下去。

  鲜虾入口,清甜弹牙,滋味鲜美得她都要感动的喷泪,李白鸿却疼得哇哇大叫。

  「学妹,你这是挟怨报复!」

  她惊讶地摀住小嘴,眨巴着无辜的眼,露出十分抱歉的笑容。「噢,学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李白鸿伸出手指,露出上头的小牙印,在她眼前颤抖。

  「好啦!给你呼呼啦!」她抓住他的手指呼了呼,呼完,也剥了一尾大虾回敬,送到他嘴边。

  李白鸿张口想咬,她却缩回手,得来男人一记狠瞪。

  「不可以咬我!」

  「我是这种人吗?」

  蛮恒柔半信半疑,却还是重新把虾送到他嘴边。「我是不知道……啊!啊!啊!」

  她忘了,人有时兴头一起,耍起幼稚是不分年龄的。

  她没想到李白鸿会真的回咬她,她疼得泪眼汪汪的,把被咬红的嫩手凑到他眼前,指控道:「你这样对吗?比我咬得还大力,都破皮了……」

  李白鸿真的没想到女人的手那麽嫩,愧疚得不已,捧住她的手,「好啦!我给你呼呼……」

  「不要!我要跟你绝交!拒绝陪你当你的玩伴!」

  李白鸿听了,露出如丧考妣的脸。「学妹,不要啊!」

  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习惯有任何活动都要找上蛮恒柔,如果她真的与他绝交,他该会有多无聊啊!

  蛮恒柔当然舍不得真的跟他绝交,看他脸上的表情那麽夸张,忍不住演了起来。

  「滚!」

  在两人忘我的沉浸在这作戏般的无聊游戏里,完全没发现,有个人以店门口的景观盆栽做遮掩,手拿专业大炮相机,对着两人猛按着相机快门,喀嚓喀嚓的拍下两人的互动……


 1-3

  耀亲里,一里皆姓李,是附近最大的李姓家族。

  李姓宗长李云儒高龄一百零一岁,是现代少见的四代同堂且仍同住在一起的大家族。

  这一天一大早,天才蒙蒙亮,晨雾未散,李云儒已经领着儿子及老兄弟、老姊妹、老连襟们在公园里打太极。

  在打到第七式「左揽雀尾」时,一道身影急匆匆的穿过晨雾,扬声喊道:「爷爷……爸、爸……大消息!天大的大消息啊!」

  不理会孙子失去平日的沉稳,李云儒仍全神灌注在如行云流水般的拳起拳落间。

  「阿渊,你今天晚了。」李世盛分神对儿子说。

  李夙渊冲到长辈面前,缓了急促的气息才说:「因为出门前看到阿宇传来讯息,你们看了没?看了没?」

  李氏一族从清初时在耀亲里这块宝地落地生根後,子息繁盛的一代一代绵延至今,偏偏唯有李云儒这一支,一直处在阴盛阳衰的失衡状态当中。像被诅咒似的,每一代只出一个男丁,儿子李世盛,孙子李夙渊,曾孙李白鸿。

  儿子及孙子都是退伍後就结婚生子,偏偏到了曾孙李白鸿,居然晚了整整十年都还没打算交女朋友、娶老婆。

  这可急煞了李云儒,因此交代与李白鸿同在北部、跑影剧新闻的曾孙女李星宇,时时监视她堂哥的感情动向。

  「看到他连放假都窝在家当宅男的相片,我会伤心。」李云儒边闭眼打拳边冷哼。

  李世盛摇头感叹,「枉费啦!真的浪费咱们李家优良的基因。」

  在李白鸿大学时,听说被封为X大美男才子,迷他的妹子据说多到都可以组亲卫队了。他们还以为李白鸿多少会闯出几条「人命」,却没想到他什麽动静都没有。

  起初他们还以为李白鸿或许是条件好,挑女朋友的标准也高,因此耐着性子等着,却没想到一年过一年,转眼李云儒都破百岁,李白鸿却还是没传出半点消息。

  见长辈们如此淡定,李夙渊扯喉喊道:「我家儿子交女朋友了!」

  听到他的高呼,广场上的李家人默契十足,同时停下手边的动作,各自掏出手机滑呀滑的。

  只见李家那个只有长辈和昵称「摘星星的小宇」的群组里开了一个「堂哥的女人」的相簿,里面塞了近百张连拍。

  从并肩漫步到淡水河畔的海鲜快炒餐厅,贴心脱外套披在女生肩上,两人深情对望,你一口我一口为彼此剥虾喂食的笑闹,全呈现在李家众老面前。

  李世盛看着那些相片,嘴角掩不住往上扬,不住点头地开口对儿子说:「快,立刻把那不孝孙给我叫回来。」

  「我们会不会太急?也不知道交往多久了,会不会打草惊蛇?」

  「呿,大哥,你太古板啦!现在是速食爱情的社会,不会交往个三五年才能带回家见家长啦!叫他带女朋友回来给我们看看!」

  「对对对,马上。再拖,万不幸分手了,叨害了!」

  「呸呸呸……」李世盛正要开口,却看到高龄一百零一岁的父亲已健步如飞的离开广场。

  「爸!你做什麽?」他扬声惊喊,快步跟了上去。

  「我要回去放鞭炮!祭祖!」


  2-1

  周末,美好的赖床日,李白鸿却听到手机叮叮当当、不绝於耳的响起催命铃声。

  他想装死,但手机铃声实在太扰人,他睡意正浓,却不得不接手机。

  「喂──」

  「李白鸿,阿祖叫你带女朋友回家吃午餐。」

  听到母亲的声音,李白鸿皱眉瞥了时钟一眼,六点半,浓浓的睡意让火都飙上来了。

  「李太太,这种事有必要一大早打电话跟我说吗?」

  听儿子带着浓浓起床气的哑嗓,李邱凤媛难得没发火,依旧笑嘻嘻的。「怕你们年轻人有行程,早点通知早点敲定,免得你又给我一拖二拖三拖再拖,最後不了了之。」

  以往他只要稍稍露出一丁点不耐烦的语气,母亲绝对是立马哽着嗓,控诉他不孝,但今天,母亲的心情似乎异常的好……为什麽?

  这异常现象让他内心警铃大响,再浓的睡意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麽那麽突然?」他心里觉得奇怪,脑中却忽地闪过一个想法。「不是爷又帮我安排相亲──」

  「哎哟,我们是那麽不识相的人吗?嘻嘻,李白鸿,我们都知道了啦!准备一下,我们等你喔!掰掰。」

  莫名其妙被挂了电话,李白鸿根本还处在一头雾水的状况,想回拨问清楚,手机却立马就打不通了。

  老妈一大早这麽急着跟谁长舌?

  状况有些莫名,他有预感发生大事了,而且还是关於他的,因为他的眼皮一直在跳。

  他冒着被长辈训斥关於婚姻大事这件事,打了一轮电话,却发现所有长辈的手机全都占线中?

  李白鸿愈想愈不安,改拨另一支手机。

  手机响了一声便接起来了,他还没开口便听到堂妹有着浓浓睡意的声音传来。

  「阿祖,我只是刚好到附近采访,不小心撞见堂哥,才能偷拍到那些相片,我根本不敢过去跟他打招呼呀!所以我不知道他女朋友是哪里人,交往多久……呜……求求您老人家放过我啦……对我严刑逼供没用,反正堂哥等等就要回去了──」

  由那一口气呜呜咽咽的咕哝,李白鸿瞬间明白发生什麽大事。

  他失控吼了出来:「见鬼的李星宇,你做了什麽!」

  听到那声音,李星宇倏地秒醒,看到来电显示,惊慌得险些把手机给丢出去。

  但她知道,毁了手机也无法收回自己亲口承认罪行说出的话。

  她深呼吸,硬着头皮开口:「堂、堂哥,嘿嘿,好久不见……」

  李白鸿冷着嗓问:「你做了什麽?谁说我有女朋友了?」

  李白鸿对外的形象儒雅温谦,看起来脾气很好,但真的踩到他的点,让他发起火来,也不容小觑。

  「呜……堂哥,你别这样说话,我会怕,你知道我胆子小,禁不起吓啊──」

  「说重点。」

  李星宇扁了扁嘴,正想着该怎麽安抚他好脱罪,却突然想到,她才是整个事件的受害者不是吗?

  她瞬间底气十足地宣泄积累已久的怨气。「你凶我干嘛?都那麽老了,干嘛不交女朋友还要让一堆老人担心?还拖累我得当他们的眼线监视你,你知不知道我平常有多忙?既然交女朋友了就带回去给他们开心开心啊,矜持什麽啦?」

  很好,李白鸿总算知道自己原来活在「楚门的世界」里。

  难怪这一两年家里的老人安静到极点,原来是出了李星宇这个弃兄奸细。

  他忍着咆哮的冲动,由齿缝间挤出声音问:「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有女朋友了?」

  「你那天跟女朋友去淡水吃海鲜快炒,我都看到了啦!大庭广众下,你抓着人家的小手蹭呀蹭的,晒恩爱也不用这样,让我这大龄剩女看得多心酸寂寞啊……」

  原来是跟蛮恒柔去淡水吃宵夜那天。

  李白鸿无力的撑额叹气,「那是我学妹,不是女朋友。」

  李星宇错愕一怔。「那你干嘛对着她笑得那麽淫荡?」

  淫荡?

  如果李星宇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失控掐死她。

  「我平常对你或对其他人不也是那样笑?」

  「哪有!我传相片给你看,你就知道自己的笑有多招蜂引蝶,分明是发情前兆……」

  李白鸿脸绿了。「我看你是娱乐新闻跑太多,捕风捉影,想像大於事实,强项是渲染、挑拨!」

  翻脸了,翻脸了,这哪是她那个谦谦君子般的堂哥会有的尖锐语气?

  李星宇有些气弱,却不甘示弱继续举证。「什麽捕风捉影……你分明就含住她的手指,舔……」天哪,想到那天的画面,她都害羞得说不下去了。

  「那是咬!你──」

  「咬?是吗?哎哟,我不管啦!反正不管是不是女朋友,你就拜托你学妹陪你回去演场戏,当假日女友也好,拜托你带回去,让我耳根子清静清静。之後我们再来讨论怎麽善後,我会为了你背叛阿祖,赎罪,可以了吧?」

  李白鸿想了想,与她达成共识。

  眼前首要,是拜托蛮恒柔当他的假日女友,跟他回去演场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10-16 15:01 , Processed in 0.047802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