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查看: 156|回复: 0

艾思《魔王上司吃定我》

[复制链接]

3345

主题

3428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4296
发表于 2019-8-26 22: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艾思《魔王上司吃定我》出版日期:2019/09/06
内容简介

这个男人真是恶劣又没礼貌!
当着厨师的面嫌弃食物难吃,这也太超过了;

看他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模样,更是令人生气
真好笑,难不成他真当自己是白宣恒啊?
要知道,白宣恒可是美食界的传奇人物
经他监定过的美食就像有了金字招牌,绝对是品质保证
一句话就能决定厨师前途是「无量」还是「无亮」
热爱烹饪的她对他的崇拜有如滔滔江水连线不绝!
什麽?他就是如假包换的白宣恒?还是她的新老板?!
糟了,不知他会怎麽折磨她这个有眼无珠的小助理?
咦?她的工作内容只有一项──负责填饱他的胃
听起来很轻松,顶多就是流流汗、跑跑腿嘛
呜,她错了!她崇拜的偶像竟然是个挑剔大魔王!
最可恶的是除了爱挑剔,他更擅长演戏
动不动就摆出他是老板他说了算来威胁她
就连他表明要追求她,她也没有说不的权利
可怜她就这样傻傻的被他推入火坑……


楔子

  这里是位在阳明山上的白家豪宅。

  当管家将寄自夏威夷的喜帖交到白鸿龙手中,白家的天花板,差点被年届八十的白鸿龙一声怒火咆哮掀翻。

  「这个小王八蛋!真的想把我活活气死是不是?!」

  白鸿龙紧捏着手中喜帖,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历经风霜的脸庞,仍然可看出年轻时候是个英俊迷人的大帅哥。

  事实上,白鸿龙年轻时,完完全全就是风流美男子的最佳代表。

  在那个民风保守的时代,他可是留学美国的菁英,将美国恋爱自由那一套带回台湾,女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换,不知道伤了多少女人心。

  现在,报应来了。

  白鸿龙皱起花白的眉毛,直挺鹰勾鼻下的薄唇,不断发出怒吼,并且怒瞪着喜帖上相拥的两个男人。

  没错,他虽然有老花眼,但是可没眼花也没看错,喜帖上的的确确摆了一张两个男人亲密相拥的照片。

  而其中一名年约五十出头的东方男人,长相俊俏斯文,传承了白鸿龙优秀的基因,也是他最骄傲的三个孙子的爸。

  没错!

  这个透过喜帖出柜,曾经有过三段异国婚姻,分别生下三个同父异母小孩的男人,就是他白鸿龙唯一的儿子。

  「总裁,请保重身体,别气坏了。」管家及时送上一杯冰凉的苦茶,让气到头顶冒烟的白鸿龙消消火气。

  「子凡,我活到这把年纪了,也不过是希望後代子孙能让我骄傲,好好把我传下去的事业做大,娶个好太太,生一堆小萝卜头来壮大白家,这麽平凡的心愿,怎麽会这麽难啊!」

  老伴早已过世多年,白鸿龙的满腹辛酸,只能跟在他手下一干就是干了四十多年的老管家,诉苦抱怨。

  「总裁,其实少爷已经……」管家有点迟疑的瞟了一眼喜帖。「他已经很努力了,为了哄总裁开心,少爷隐瞒自己真实性向这麽多年,还有过三段婚姻,完成总裁的心愿,替总裁生下三个金孙。」

  其实管家这种说法,还算是保守的了。

  白鸿龙的独生子──白宇安,不仅是遗传到父亲英俊的外型,就连父亲的风流花心都半分不差的传承下来。

  这三十年来,白宇安闹过数不清的绯闻,三段婚姻到最後都是离婚收场,爱面子的白鸿龙一怒之下,把独生子逐出集团,转而把栽培重心摆在三个孙子上。

  白宇安也不以为意,带着花不完的钱到处环游世界。

  没想到就在去年,白宇安被记者偶遇,并拍下在夏威夷与一名白人男子过从甚密的照片。

  原来风流了一辈子的白宇安,其实骨子里根本就是个同志,这件震撼人心的新闻闹上了新闻头版,在台湾的政商界投下一颗震撼弹。

  後来,白鸿龙不得不动用集团旗下的媒体势力,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这桩新闻压下来。

  「这个不肖子,居然真的给我出柜了!真的想把白家的脸都丢光,他才甘愿!」

  「总裁,时代不同了,很多国家都已经立法通过同志结婚合法的法案。」

  「废话,我当然知道!」

  白鸿龙气得眉颤唇抖,一口气灌完冰凉透心的苦茶,还是压不下狂烧的肝火。

  其实,他在意的不是儿子出柜的事,而是……

  想当年,他在美国求学时,曾经交了一个吉普赛女友,当他劈腿被抓包,不得不提出分手时,那位精通占卜,疑似还会某些巫术的吉普赛女友,在不甘心被他甩掉的情况下,曾经指着他的鼻子,大声诅咒他──

  「杰森,你竟然敢甩掉我,那你就给我等着瞧!我诅咒你还有你的後代子孙,永远都得不到真爱,永远!」

  得不到真爱?天底下哪有这种事!哼,他才不信!

  原本白鸿龙对这个诅咒嗤之以鼻,压根儿不当一回事。

  然而,他唯一的独生子,一连结了三次婚,也离了三次婚,现在又出柜当同志。

  再然後,他一手栽培起来的三个孙子,每个都已经是适婚年龄,三人的个性兴趣都是大大不同,分别掌管白氏集团旗下不同属性的子公司。

  老大白映桦,是中美混血,负责白氏集团旗下的媒体事业,是台湾最年轻俊美的媒体大亨。

  他有着惊人的洁癖,不管是生活习惯上的,还是感情上的,都有着非常挑剔的洁癖,对於女人更是非常之挑剔,几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看上眼。

  老二白辰睿,是中德混血,负责集团旗下的科技事业,拥有高智商,个性一丝不苟,凡事按部就班,绝不容许出半点差错,就像一架量身订做,超完美的机器人。

  老三白宣恒,是中日混血,负责集团旗下的餐饮事业,行事作风低调,是个味蕾极为挑剔的超级美食家,经常飞往世界各地,亲自挖角能令他满意的大厨。

  三个人都有志一同,摆明了只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对女人没兴趣,跟他们风流成性,一天到晚闹绯闻的父亲完全相反。

  「我前天要你送给老大的相亲名单怎麽样了?」

  「呃,被退回来了。」

  「给老二的相亲名单呢?」

  「也被退回来了。」

  白鸿龙一听,一方面火冒三丈,一方面又忍不住想起那个诅咒。

  儿子没救了,他当然把希望全都放在三个孙子身上。

  他的希望是什麽?

  当然就是别让那个愚蠢的诅咒成真,三个孙子能安定下来,事业有成,婚姻美满,最好在他躺进棺材之前,快点生几个曾孙让他抱抱。

  结果,三个孙子大了,翅膀硬了,根本不把他这个爷爷的话放在心上,事业越做越大,身旁却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儿子都出柜当同志,万一这三个孙子也有样学样……白鸿龙直摇头,不敢再往下想。

  不行!他绝对不容许那个该死的诅咒应验,儿子爱出柜就随他去,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把三个孙子送进礼堂,破除白家子孙永远得不到真爱的诅咒!

  「子凡,快!把你收集的相亲名单全都拿过来。」

  「是!」

  他白鸿龙什麽女人没碰过……呃,不对!应该说是什麽风浪没见过,才不会怕一个没科学根据的真爱诅咒!

  ……真的是这样吗?

  嘿嘿,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周五晚上,深夜十一点。

  隐身在东区某条小巷弄中,一间在网路上受到网友与美食部落客推崇的平价日式料理店,开始涌进大量人潮。

  人潮中,有因为网路推文而来嚐鲜的网友,也有加班到刚刚才离开公司,拎着公事包就来报到的上班族,更有早已经成为老主顾的饕客。

  梁心晴走进店里,熟门熟路的坐进她专属的老位子。

  「现在才下班?」绑着蓝色头巾的老板,口音有着浓浓日本腔。

  「对啊。」梁心晴脱下外套,拿起菜单勾选,不忘抬头给老板一个疲惫的笑脸。

  大学念的是商业类科,毕业後理所当然考进一间大公司,当起上千名员工里的一颗小螺丝钉,算一算,这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工作,也已经过了六年多。

  哎,二十八岁了,工作不上不下,老是加班,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有时想想,真的好心酸。

  「这个礼拜天,我老婆要在社区举办厨艺比赛,你会来参加吧?」老板熟练的翻着烤架上的串烧,忙着刷上酱料。

  「不了,我这个周末要在家里赶工作。」梁心晴哀怨的说。

  「真可惜,本来我还想说又有机会嚐嚐你的手艺。」老板一脸惋惜,操着平板的日本腔赞叹︰「上回你煮的那锅红烧肉,味道超赞。」

  「是伊川大哥不嫌弃啦,我的手艺哪里比得上你跟王姊。」梁心晴被称赞得好害羞,脸颊立刻涨红。

  拜托,人家伊川大哥是道地的日本大厨,老婆是小有名气的料理老师,她这个小咖根本没得比。

  只是因为从小跟在厨艺精湛的奶奶身边,耳濡目染下,她也学了不少拿手好菜,对煮菜很有兴趣。

  好吧,她承认,不是很有兴趣,应该说是非常有兴趣才对。

  她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希望长大之後可以成为一流的主厨,不过很可惜,她的父母一点也不支持她的梦想。

  抵不住来自父母的压力,她只能违背心愿,填志愿时填了商业科系,从此踏上一条跟烹饪完全沾不上边的路。

  拿起裹着海苔片的鲜虾手卷,梁心晴咬下一口,感受新鲜食材在舌尖上跳跃的美味。

  「伊川大哥,这个手卷真的很──」

  「难吃。」

  咦?是谁打断她的话?有够没礼貌!

  伊川大哥的手艺明明好得没话说,这个男人──那麽低沉,应该是男人的声音没错──真的超级没礼貌!

  梁心晴把脸一转,蹙起眉心,看向那个没礼貌的男人。

  同样是吧台区,男人就坐在与她间隔一个空位的位子上。

  她的位子是伊川大哥特别为她预留的,所以她隔壁位子是空的,可以毫无阻碍的看清楚男人面貌。

  这个没礼貌的男人……长得还……挺帅的。

  不只是帅,他一身包裹在剪裁合身西装底下的体格,更是棒得没话说!

  虽然是坐着,但是目测看来,他一双长腿缩在桌下不大的空间里,显得十分别扭,高壮的体格挤在本来就壅塞的吧台区,连旁人都替他感到不舒服。

  从侧面角度看过去,他的鼻梁挺直突出,深邃大眼,嘴唇上按着纸巾,一手还拿着筷子,夹起陶盘里冒着热烟的蒲烧鳗。

  「烤得太乾,失去了鱼肉原本的鲜美,难吃。」男人又嚐了一口,然後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拭嘴角,动作流畅又优雅。

  他身上那套深色西装,光从布料的光泽与质感来看,就知道绝对价格昂贵,脚下的皮鞋更是光可监人。

  这个男人应该坐在高级餐厅里吃牛排喝红酒,再不然就是有专人伺候的顶级日本料理店,怎麽看都不像是会出现在平价餐厅里。

  察觉到她注目的眼神,男人转过头,一双耀亮的眼眸与她相对。

  他对她挑起一道有型的浓眉,嘴角勾起,这个挑眉微笑的表情,帅气得像是杂志封面的男模。

  心跳无预警的加快,脸颊飞上两朵红云,梁心晴连忙撇开脸,不敢再继续盯着那个男人。

  欸,等一下,她有什麽好害羞的?

  他居然当着厨师的面,嫌弃人家的东西不好吃,这也太超过了吧?

  「先生,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很失礼吗?」

  她瞄了一眼伊川大哥难看的脸色,决定鼓起勇气向那个男人提出抗议。

  虽然说开门做生意,客人最大,不过如果遇到奥客,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不过依照伊川大哥的个性,绝对会忍耐下来,甚至还会虚心求教,但她没办法容忍自己的朋友被奥客欺负。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男人不只外型英俊出色,就连声音也低沉富含磁性,宛若大提琴拨动一般的优扬悦耳。

  「不然还会有谁?」她佯装镇定的回应,心跳却在听见他迷人的磁嗓後,一连漏了好几拍。

  「我说了什麽失礼的话?」白宣恒移动一双性感电眼瞟向她。

  「你怎麽可以在厨师面前,批评他用心做出来的料理?就算真的不合你胃口,你也不应该当面说出来,这是基本礼仪不是吗?」

  看着她义正严词的纠正自己,白宣恒勾起嘴角,一手托着下巴,脸上浮现富饶兴味的笑。

  做为白氏集团旗下餐饮部门的最高负责人,他对食物的挑剔是出了名的。

  为了挖掘厨师,他经常飞往世界各地,亲自造访品嚐各厨师料理的美食,顺便考察各大餐厅的餐点特色与行销策略。

  内行人都知道,能被他挑中并挖角进入白氏集团的餐饮事业,身价绝对是三级跳,就跟镀上一层金箔一样,不管是新手厨师,还是多年老经验的主厨皆然。

  他挑人一向不看资历,而是亲自品嚐监定,能合他口味才算数,否则,管你有几颗米其林星星,不合他胃口,照样挑剔嫌弃。

  当然,身为台湾餐饮界龙头企业的领导人,肯定会有人怀疑他的口味能算是公正的准则吗?

  他只能说,打从他自爷爷手中接下餐饮事业之後,白氏集团在餐饮界的影响力已经囊括整个亚洲,收益更是年年攀升,无数美食家都对他们集团旗下的餐厅都给予最高评价。

  为了避免有厨师在他面前刻意造假,他坚决不曝光,所有对外发言都交给公关部门,用不着他这个总经理出面。

  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隐身於幕後主导公司决策,靠他挑剔的味蕾,替公司挖来更多通过他认可的厨师。

  这也是今晚他会出现在这家平价日本料理店的原因。

  可以在网路受到美食部落客大力称赞的餐厅,说什麽也该自己来品嚐一次,看看那些部落客的推荐是否属实。

  没想到这道普遍受到饕客喜爱的蒲烧鳗,他嚐过之後,只觉得再普通不过,显然网路评价仍有待商榷。



  「你应该向伊川大哥道歉。」梁心晴忍不住发出正义之声。

  「道歉?」

  白宣恒眉头挑得更高,态度看起来有些嚣张。

  「为什麽我要道歉?我只是忠实说出我的感受,难道法律有规定,还是菜单上面有注明,吃到难吃的食物,还得昧着良心说好吃?」

  梁心晴被他一席话堵得脸红语塞。

  「又没人逼你来吃!」到最後她只能窘恼的回敬他这句。

  「所以不是别人逼我来的,我就不能评论这里的东西好不好吃?」

  白宣恒不只对食物的挑剔功夫一流,口才更像磨得锋锐的菜刀一样犀利。

  「你这个人怎麽这样!我只是提醒你注意一下自己的礼貌!」

  「很抱歉,我的礼貌取决於我吃下肚的食物合不合我胃口。」

  「你──」

  「心晴,这位客人说的没错,客人本来就有挑剔的权利。」

  好脾气的伊川满脸歉然,操着日本腔浓重的中文,频频向白宣恒致歉。

  「你应该道歉的对象不是我,而是那些在你手上浪费的好食材。」白宣恒用着流利的日文对伊川说。

  向食物道歉?!伊川愣住,立刻做出一个日本人最常见的九十度鞠躬,用日文连声道歉。

  他们两个人在说些什麽?

  为什麽伊川大哥要向这个可恶的男人鞠躬?

  不懂日文的梁心晴一脸错愕,看着伊川大哥与男人用日文一来一往,她完全是鸭子听雷,雾煞煞。

  哇呜,这个男人的日文说得好顺溜,十足道地的日本腔,跟伊川大哥的对答流畅无碍,彷佛日文就是他的母语。

  会是日本人吗?

  可是刚才听他说中文,完全听不出日本腔耶,难道是日籍华侨?日文也说得太好了吧!

  男人用日文对伊川大哥说了一长串话,过不久她看见伊川大哥弯下腰,向男人九十度鞠躬,口吻激动的频频道谢。

  现在是什麽情形?这个人明明是奥客,为什麽伊川大哥要不断对他弯腰鞠躬,甚至还向他道谢!

  「你跟伊川大哥说了什麽?」她忍不住开口问男人。

  男人脸上那双深邃的桃花眼一勾,似笑非笑的斜瞟她

  这位正义小妹似乎以为他在欺负这个日本厨师,一副把他当成坏人的模样。

  她大概不晓得,不知有多少餐厅大厨眼巴巴盼着他光临,就算没能被他挑中,但是许多厨师在听完他的评监指导後,无不茅塞顿开,厨艺突飞猛进。

  更有知名大厨说过,他的一句建议,价值远胜上万客人的称赞,由此可见,他的味蕾有多精确挑剔。

  「我只是针对他的缺点做了一些建议。」

  白宣恒拿起另一条全新的湿纸巾,动作优雅地擦拭他修长的十指。

  「你是厨师吗?还是美食评论家?否则你凭什麽批评建议伊川大哥。」梁心晴质疑的追问。

  「因为我有一个绝对不出错的好味蕾。」白宣恒一脸自负的回覆。

  切!看他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模样,真是令人生气!

  奥客就奥客,还在那边装什麽装!

  真好笑,难不成他当自己是白宣恒?

  对,没错,她最崇拜的偶像就是白氏集团的白宣恒。

  据说白宣恒年轻俊美,从白氏集团的总裁──也就是他爷爷手中接下白氏的餐饮事业之後,白氏在餐饮这一块的版图就日渐壮大,近年来更是一跃为餐饮龙头。

  只要对美食界有点研究的人,一定都清楚,白宣恒有一副与生俱来的敏锐味觉,但凡是他监定过的美食,绝对是品质保证。

  无论是新手还是老手,能被白宣恒肯定的厨师,从此在美食界就能占有一席之地。

  除了亲赴世界各地挖掘好厨师以外,白宣恒更制定了一年一度的厨艺大赛,只要可以在比赛中脱颖而出,就能签约成为白氏集团的一员。

  虽然跟餐饮这条路无缘,但是其实她心中一直怀着这份梦想。

  热爱烹饪料理的她,很希望有一天能参加这个比赛,得到白宣恒的亲口肯定,并且成为一个厨师……

  只不过,这个梦想对於现在的她来说,非常、非常遥远。

  「你好像对我很有意见?」她不以为然的表情太生动,白宣恒的视线直往她那头望去。

  「我倒觉得是你对伊川大哥很有意见。」

  切,奥客!

  梁心晴撇唇,不想理会他,迳自拿起筷子夹起握寿司,沾了沾酱油送进嘴里。

  嗯,真的好好吃喔!

  「你是在帮这间店拍广告吗?」

  她吃得太开心,没发现白宣恒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表情丰富的脸上。

  她後知後觉的红了脸,拿起纸巾摀着嘴,飞快吞下嘴里的寿司,才看向那个没礼貌的花美男。

  对,虽然对他方才不留情的批评很感冒,但是不可否认,他的长相确实很可口,尤其是那一双会勾魂的性感电眼,一对焦就会让人心跳失速。

  「你觉得难吃,并不代表别人的感觉都跟你一样。」她困窘的飞瞪男人俊脸一眼,努力不受影响。

  「我想也是。这种等级的食物就能让你露出那种享受的表情,可见你对美食的标准一定放很低。」

  说罢,白宣恒耸了耸西装底下的宽阔肩膀。

  「欸,你这男人讲话太过分了吧,凭什麽评断别人对食物的标准!」

  ……可恶!

  这个男人到底以为他是谁?自己喜欢挑三拣四,嫌东嫌西,还敢嘲讽她对美食的标准放太低?

  要不是他有一张英俊的面孔,她敢保证,如果他经常用这种高傲又唯我独尊的态度对待女人,一定早被女人围殴。

  他真的要好好感谢他父母,给了他这麽好的基因。

  「怎麽,不服气?」

  见她一脸怒气冲天,向来不在乎旁人感受的白宣恒,忍不住想逗逗这位正义小妹。

  「每个人对美食的标准本来就不同,我不会跟没礼貌的男人一般见识。」

  明明是他不识货,伊川大哥的平价日式料理店,在网路各大美食部落格超火红,每到深夜就会涌入一堆夜猫族饕客,虽然比不上顶级日本料理店,但吃过的人大多赞不绝口。

  算了,跟这种看起来只适合去高档餐厅用餐,养尊处优的男人计较,只是自找麻烦,还是多吃几块生鱼片比较实在。


梁心晴哼了一声,自顾自地享用起手边的美食。

  「不说话,是表示默认吗?」

  白宣恒撑着下巴,用着令人呼吸困难的专注目光,直勾勾的凝视她。

  一对上那双明亮的黑瞳,梁心晴的心脏用力跳动数下,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异状,她赶紧端起清酒喝了一口,将不该有的骚动压下。

  「不说话代表我不想说话,谢谢。」

  她扯开一抹礼貌性的浅笑,故意用冷淡的态度回答。

  白宣恒唇角一勾,正想继续招惹可爱的正义小妹,蓦然,西装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数下。

  他漫不经心的拿出手机睨上一眼,查看简讯。

  原来是管家传简讯来,说什麽爷爷血压升高,忽然昏厥不醒,要他尽快赶回阳明山的白家祖宅。

  看来爷爷又想出新花招,准备找他们三个兄弟开刀。

  白宣恒无奈的对着简讯笑了笑,看在梁心晴眼里,很自然而然的联想成女友狂叩。

  这麽帅的男人,一定早就死会了吧?看他从头到脚都是高级货,想必应该是个优秀的菁英分子,女朋友一定也很出色……

  等一下!无缘无故,她为什麽要想这些?

  梁心晴暗暗发窘,脸蛋比手边那盘鲑鱼卵握寿司还要红润。

  「老板,买单。」

  白宣恒站起身,大手往口袋一探,眉头忽然皱紧。

  「先生,一共是八百二。」

  尽管白宣恒刚才毫不留情的做出一堆批评,伊川对他的态度却是充满敬意。

  嗯?奇怪,伊川大哥说完话之後,怎麽就没下文了?

  一直拉长耳朵偷听隔壁动静的梁心晴,停下筷子,抬头一看。

  这一看才发现,那个站起身来,身高将近一八五的男人,此时正皱着眉头,两手在西装和西装裤口袋摸索。

  「Shit!」白宣恒低咒一声。

  平时他上餐厅监定的时候,秘书都会随行,买单这种事都是交由秘书搞定。

  今天他会来这里用餐,完全是一时心血来潮,皮夹不知是被他丢在公司抽屉,还是家中客厅的桌上,反正他已经记不得。

  看来他只能拨个电话,请秘书跑一趟。

  「来,八百二。」

  蓦地,一只白皙的小手伸过来,手心上摆着八张百元钞票与两枚十元铜板。

  白宣恒愣住,抬眼看去,发现梁心晴已经将钱付给伊川,替他解了围。

  「爱嫌弃,又想吃霸王餐,先生,你真的很超过。」

  付完帐,梁心晴没好气的斜睨某人。

  「你不是看我不顺眼吗?为什麽还要帮我?」白宣恒玩味的挑高一道眉。

  「我才没有看你不顺眼。」

  梁心晴小脸一红,立刻反驳。

  「我只是觉得你那样挑剔别人用心煮的东西,很没礼貌。」

  「给我你的联络方式,我会把钱还你。」他朝她伸出手。

  他的手掌好大,好宽,骨节分明的指头好修长。

  梁心晴不由自主地望了那只漂亮的大手好几眼。

  不晓得握住那只手会是怎样的感觉?他这是藉口跟她要电话吗?

  唔,不要想歪,他只是想还钱,而且这麽优秀的男人,一定、肯定、绝对已经死会了。

  「没关系,不用还了。」

  梁心晴猛摇头,一方面是拒绝,一方面是把脑中不该有的遐想甩掉。

  「真的不用?」白宣恒的眉头挑得更高。

  「算你好运,遇到我这个好人,当作是我请客吧!如果下次你还会来这里用餐的话,请你别忘了拿出你的礼貌。」

  稳下紊乱的心跳,梁心晴朝着白宣恒露出一抹大方的笑容。

  白宣恒望着她两颊上的小酒窝,一瞬间失了神,胸口跟着起了一阵骚动。

  就在此时,西装口袋里的手机又开始震动。

  「你的手机响了。」

  梁心晴好心提醒他,坐回位子上,继续享受还未吃完的握寿司。

  「喂?」

  白宣恒飞快接起手机,黑瞳却直勾勾盯着梁心晴,她正吃着握寿司,露出一脸很享受的满足笑容。

  看见她眯起眼睛,嘴唇上弯的表情可爱迷人,他不由得目不转睛,一刻都舍不得挪开。

  「宣恒,你听见我的话了吗?我都高血压晕倒了,你们几个兄弟居然连一个人都没回来看我,你们三个是真的想把我活活气死才高兴吗?」

  白鸿龙中气十足的吼声,从手机另一端传出来,差点震破了白宣恒的耳膜。

  他苦笑,转身走出店外,站在高挂着日式红色灯笼的门廊下,压低温醇悦耳的嗓子,好声好气的安抚老人家。

  梁心晴随後结帐走出来,手上挽着公事包,看见前方那抹修长的高大背影,忍不住放慢脚步。

  男人一手按着贴在耳边的手机,一手插在西装裤口袋,梳得整齐的浓密黑发,一丝不苟。

  她的视线一路往下巡礼,扫过白宣恒站得直挺的後背,西装之下是一双傲人的长腿。

  哇噢,他真的好高,体格十分精壮,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见到这麽适合穿西装的男人。

  「好了,我已经说过,我很抱歉,我刚刚在忙,所以才会耽误一下时间,现在马上就要赶过去看你……」

  嗯,女朋友闹脾气了?

  想不到像他这样高傲的男人,也会这样低声下气的安抚人,看来他一定很重视女朋友。

  将心中不该有的失落感抹去,梁心晴摇摇头,收回视线。

  她看看手表上的时间,踩着疲惫的脚步,转向往捷运站的方向。

  费了一番唇舌才安抚好火爆的老人家,白宣恒一结束通话,立刻回到店里。

  只是当他折返回来,却只看见桌上的空盘空杯,以及空荡荡的座位。

  嗯?才一会儿工夫,刚才那位小姐已经离开了?

  俊脸略带失落的梭巡过店内一圈,确定完全没有刚才那位正义小妹的芳踪,他才转身离开。

  踏出店门之前,他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座位。

  想起那女人脸颊上的可爱酒窝,还有品嚐食物的迷人表情,他心中莫名充满了失落。

  今晚可真是糗,没带钱包还让女人请客,难得他想认识一个女人,想不到那个女人居然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竟然连交换联络方式的机会都不给。

  是他的魅力退烧了,还是那个女人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要是爷爷知道他想跟一个女人要电话,恐怕就算是天涯海角,也会派人把这个女人找出来。

  想到令人头疼的爷爷,白宣恒苦笑一阵,拉开蓝宝坚尼的车门,坐入驾驶座,准备回阳明山抗战。


 星期一的中午十二点,梁心晴抱着装满各式杂物的纸箱,肩上背着包包,一身干练的浅色套装,此时皱得像泡过水的菜乾。

  她走到一旁人行道上的公园椅上,一屁股坐下,纸箱往腿上一放,双手托住脸颊,深深叹了一口气。

  「梁心晴,这件案子你是怎麽盯的?跟厂商订好的货,都已经延後一个礼拜,到现在还没送过来,你到底是怎麽跟厂商沟通的?」

  两个钟头前,她被组长叫进办公室骂得狗血淋头。

  不是她没跟厂商沟通好,而是当初负责联络的人根本不是她。

  当初负责这桩案子的,是跟她同期进公司的另一位女同事。

  那位女同事「人脉广」,每次处理的事情一出包,就往她这个倒楣鬼身上推。

  通常她会把被骂被诬赖,当作是在磨脾气,考验忍耐度。

  今天她不知道吃错了什麽药,忽然一个脾气上来,开口就向组长提辞职。

  唉,念商科,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上班族,这些从来就不是她的梦想,为什麽她还要这样逼自己撑下去?

  她突然好怀念从前还是学生的时候,每到放假,跟着奶奶一起窝在厨房研究食谱的美好日子。

  小时候,爸妈忙着工作,无暇照顾她和弟弟,把他们寄养在奶奶家,奶奶每天都会从厨房端出一堆香喷喷的美味料理。

  这样的情景,时常萦绕在她脑海里。

  全是因为爸妈希望她念商科,让她被迫与冷冰冰的数字为伍,成为一个无趣的上班族。

  她的梦想不是成为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啊!

  她好想待在属於自己的厨房,用心烹煮每一道她跟奶奶一起研发的独门料理,让每个嚐过料理的人,都能露出幸福的笑容。

  想着想着,梁心晴拿出包包中的手机,拨通奶奶家的电话号码。

  没过多久,电话那一方随即被接起。

  「喂,这里是梁家。」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和蔼慈祥的声音。

  「奶奶,是我……」

  一听见奶奶的声音,梁心晴烦躁的心,立即沉淀下来。

  「晴晴?怎麽这个时间打电话给奶奶?现在不是上班时间?」

  「奶奶,我辞职了……」

  「哎呀,工作好好的,为什麽突然辞职?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麽困难?」梁奶奶语气关切的追问着。

  「不是,我只是突然觉得这个工作不适合我。」梁心晴沮丧的说。

  「奶奶知道你一直不太喜欢现在的工作,没关系,工作再找就有,重要的是要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生活才有意义。」

  「奶奶……」

  「晴晴,奶奶知道你一直很听你爸妈的话,但是选择自己所爱的,才能真正的快乐,知道吗?」

  其实梁奶奶早就知道梁心晴的志趣不在此,也知道她的梦想是成为一位厨师。

  此刻听见奶奶这番话,梁心晴顿时有所省悟,并在心里下了一番决定。

  「奶奶,谢谢你,我知道该怎麽做了。」梁心晴展开一抹笑颜,一扫心中所有的阴霾。

  「晴晴,不管你做了任何决定,奶奶都会支持你的。」

  「谢谢奶奶。」

  从小到大,梁奶奶总是不断鼓励梁心晴追求自我梦想,乖巧的梁心晴却不想辜负父母的期望,毕业後从事了不感兴趣的工作,所以才一直过得不快乐。

  但是这一次,她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意,选择真正想要的生活。

  为了摆脱无趣的上班日子,为了让父母支持她,她一定会努力实现梦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9-17 19:07 , Processed in 0.046275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