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查看: 291|回复: 3

金晶《待到村花出嫁时》

[复制链接]

3357

主题

3440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4560
发表于 2019-8-17 20: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晶《待到村花出嫁时》
出版日期:2019/08/22
内容简介


娇气的女人,猫儿般撒娇媚诱,让他吃了又吃;
硬气的男人,饿虎般不知餍足,让她累了又累。

追男人哪能不嚣张,看上了就该啃得连渣都不剩;
钓女人哪能太柔情,看上了就该扔上床吃乾抹净。

听说莫蓉蓉去山上砍柴的时候捡到了个英俊的男人,这事一下子就在村里传开了。
又传出那男人来历不明,莫蓉蓉却要他做她的夫君,
不少人在私下骂她不要脸,想嫁男人想疯了。
可没人知道,其实她可是很挑男人的,这个叫冯铮的男人她看着顺眼,
人高马大,虽然有些古板,不懂得哄人,但起码看着能下田。
别看她外表娇娇弱弱的,性子可是说一便是一,古人都说了,救命之恩,理当以身相许。
管他要不要,她的夫君他当定了,这是天意,谁让她捡到他的。
冯铮一个铁铮铮的汉子,这一辈子没见过这般娇蛮难缠的女子。
身为世家子弟的他,并非瞧不上乡野村姑,况且她还美过京城第一美人。
而身为大将军的他,被这麽一位嚣张姑娘给瞧上了,便宜被占尽不说,最後还被半夜摸上床,
是男人都有底线,是她惹的火,就得拿她灭火,反正都要娶,索性把人给收拾了。


    第一章

  莫蓉蓉去山上砍柴的时候捡到了一个英俊的男人,这件事一下子就在清水村传开了。

  没过一天,又传出了新的流言蜚语,那个男人来历不明,莫蓉蓉却要人家做她的夫君,不少人在私下骂她不要脸,想嫁男人想疯了。

  此时,被人非议的莫蓉蓉正端着煮好的粥和清蒸小鱼乾去了她隔壁屋子里,那里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的右脚受伤了,暂时还不能下榻,村里的大夫医术不精,只给开了跌打药要他养伤,莫蓉蓉虽然想要一个不会跑掉的夫君,可也不想一个下不了榻的男人做夫君。

  要是这个男人走不了路的话,那她就相当于养一个废人了,她那两亩地需要人来耕耘,她不养废人,就是他长得再好看都不行。

  自然,她当初在山林里捡到他时,看中的是他的好皮相,尽管是一张沾满了血渍的脸,看起来很渗人,可也难以遮掩男人英俊的相貌。

  救他,就是看中他的模样清俊,这才救,不然她才不乐意救他,她又不是菩萨心肠。

  她眼界一向高,她很会挑男人,不能太丑,不能太矮,不能不会做事,不能……诸多乱七八糟的一堆,但归根到底还是要她看着顺眼。

  他,她第一眼就看得顺眼了,于是就救了他,救了他之后才发现,他的喉咙受了伤,这段时日还不能说话,骗他写下他的名字,知道了他叫冯铮。

  昨夜用晚膳的时候,莫蓉蓉厚着脸皮地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男人直接吓得掉了筷子,晚膳没吃完又躺回去。

  这时,她推开门,走了进去,就看到冯铮咬着牙,一手扶着床柱,努力地要站起来,她把早膳放在一边,双手叉腰,凶横地说:「我救了你的命,你就这么糟蹋你自己?」

  「大夫都说了,要养着养着,你就不肯养是吧?存心想把自己养废了?不就是要你以身相许嘛,你装得跟个黄花大闺女似的干什么,我是逼良为娼的恶人不成?」她一口气不带停地说完。

  冯铮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撇了撇嘴,「娶我不好?我可是这清水村的村花,走出去谁不多看我一眼。」

  她的模样确实生得娇俏,也不像一般村姑一身的黑皮肤,她的肌肤白如豆腐般白皙;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一眨一眨,扎着两条又黑又粗的麻花辫,如不谙世事的娇媚小姑娘。

  可与她外貌不同的是她的脾气,娇气又霸道,她说一便是一,不准他拒绝,要他做她的夫君,可曾问过他的意见?

  冯铮一个铁铮铮的汉子,这一辈子都没遇到过这般娇蛮难缠的女子,偏偏她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不是不认这个理,只是实在没办法想像娶她。

  「你是不是哪里来的世家子弟?所以瞧不上我这乡野村姑,不过,一个恩字压你头上,你不想娶也要娶,这是天意,谁让我捡到你的。」

  她瞧他器宇轩昂,只怕是出身不俗,可她不管,反正她救了他,也瞧上他了,他就是她的人,她的性子从小就是霸道,就想独占。

  她是清水村有名的村霸,别看她是姑娘,可力大无穷,谁惹到她,直接一拳头过去就将那人给揍趴下,所以她虽长得漂亮,却是没人敢惹的硬茬子。

  他抿着唇,喉咙受伤了,否则他真想说,谁让她捡了他?救了他?若是知道救命恩人是她这德行,他干脆死在那儿算了。

  「你就这么不想娶我?」她冷下脸。

  他没说话,可眼神表达出来的意思很明确,他就是不想。

  「呵呵。」她娇笑了一声,走到他面前,伸出一根指头戳着他的胸口,「就你如今孱弱的样子,还不速速从了我?」

  他到底是怎么惹上了眼前这个没皮没脸的女人?

  她眯着眼笑,「孤男寡女,同住一屋,救了你,给你看病,给你做饭,这样贤良淑德的女子,你还不娶!」

  冯铮哪里见过这样凶悍的女子,再凶悍的女子也没她这样的作风,他想了想,便避开她的手指,重新扶着床柱站起来,往一旁的桌子走去,那上面有纸笔。

  他艰难地跳过去,额头冒汗地坐在凳子上,提笔在上面写着,姑娘的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尽,但婚姻大事不能一人作主,姑娘有什么想要的可以说出来,若是在下能做到的,必然做到。

  莫蓉蓉走了过来,看着他写的字,他写完字,放下毛笔,一双黑眸便盯着她,她一声不吭,眨了眨眼,忽然委屈地说:「我不识字。」

  冯铮一怔,什么不识字?之前不是还知道他的名字怎么念的吗?

  她无辜地笑,「哦,我就只认识冯铮两个字。」

  冯铮要是不知道她在戏弄他,他就是真的傻。

  她笑靥如花地将早膳摆在他的面前,「看什么,你未来娘子这么好看的吗?快吃吧。」

  她真的很自恋,他提起笔,在纸上写下,多谢,药费和吃食到时候银子结算给你……

  最后一个字在莫蓉蓉突然伸手拿走了笔和纸之后,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黑线,她将纸笔收走,「又不是小孩子了,快吃饭,难道要我喂?」

  她竟是不想跟他沟通了,他心中叹气,无奈地低头,慢慢地吃起了早膳,说实在的,她做的饭菜很家常,但味道倒是不错。

  罢了罢了,除了不能娶她,看在她的救命之恩,以及她照顾他的分上,他以后会还人情的。

  一碗粥很快喝完,小鱼乾也吃得干干净净的,她给他倒了一杯清茶,笑盈盈地问:「你胆子挺大的嘛。」

  他看向她,她坏坏地笑了,笑得就跟地痞流氓一样,「就不怕我在里面下药,把你给强上了啊!」

  他觉得,可能她不是厚脸皮,她压根是没有脸皮。

  「哈哈!」她爽朗地笑着,端走了空碗盘。

  冯铮默默地擦了擦嘴,心想也不知道他的属下什么时候能找过来,在这儿多留一日,便多欠她一分。

  ◎◎◎

  莫蓉蓉不想冯铮成了一个瘸子,于是借了一个牛车,在牛车上铺了一层稻草,又怕他坐着不舒服,拿了一床旧床铺垫在上面,搀扶着他过去。

  冯铮对她摆摆手,示意他自己就可以,她笑着说:「你怕什么,你受伤的时候,是我给你上的药,该摸不该摸的我都摸了。」

  冯铮木着脸,恨自己这时开不了口,不然他一定说,姑娘请自重。

  「好了,像一个大姑娘一样,扭扭捏捏的。」莫蓉蓉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肩上,一手扶住他的腰身,撑起他往牛车走。

  冯铮从未有过这般的狼狈和无能为力的时候。

  坐在牛车上,冯铮干脆躺下,看着蓝蓝的天空,却是难得的惬意。莫蓉蓉在前面赶着牛车,喉咙哼着小调儿。

  冯铮看过去,就看到她小手甩着辫子,乌黑的大辫子甩呀甩的,和那牛尾巴有点像,他看着看着就笑了。

  她侧过头,正好看到他在笑,便问:「笑什么?」

  他不能说话,她嘴角一弯,「我知道我知道,肯定是我长得好,我都跟你说了,这清水村就我长得最好看了,就是镇里姑娘也没有我长得好。」

  她眨着大眼,望着他,「看你像是从大地方来的,你说,我是不是长得比你那里的姑娘都好看?」

  她的眼很清澈,一看就彷佛能看到她眼底的得意,这是一个嚣张的姑娘家,与冯铮印象中的姑娘家截然不同。

  他十岁离京,犹记得京城里的姑娘家少时再活泼也没有眼前这位莫蓉蓉姑娘来的鲜活和开朗。

  十岁跟随父亲到了军营,在那以后,便再也不会去关注这些事了,满脑子都是如何练兵带兵,满目皆是黄沙,流血流汗。

  「看傻了,是不是?」她发出银铃的笑声。

  他回过神,就看到她那骄傲的下颔抬得高高的,那副模样还真的是神气,他闭上眼,不去看她。

  「好啦,给你看,我岂是小气之人,你要看就看,你我的关系,哪是看一眼,就是给你看一辈子也成。」

  他无奈地闭着眼,脸上是太阳懒洋洋的温度,心中却在想,她到底是为何这般的认定了他。

  「对了,我跟你说,我是孤儿,以前有一个嬷嬷陪着我,后来嬷嬷去世了,如今就剩我一人了,你要娶我,也不用麻烦,聘礼自然是少不得的,但不用送那些我不喜的,我最喜的就是银子,你送我银子就好了,一箱,两箱,当然若是没银子也成,我可不是见钱眼开的人。」

  他嘴角抽动了几下,却彷佛有点明白为何她这般的霸道,也是,若是不霸道,她一个孤女如何能在这村子里活下去。

  他更加觉得此女不好对付,她若是有长辈,兴许还能打消她的念头,可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做事张扬,仅凭喜好,冯铮这一回算是遇上了对手。

  行军作战,最忌讳的就是看轻了对方。他从未因她村姑的身分而低看她,却知道若是处理不好,只怕她会是一个大麻烦。

  她看起来并不是一个怕麻烦的姑娘,反而是那种将事情闹得越热闹越好的人,简单来说,她似天生有一种反骨。

  牛车晃悠悠地往镇上走,头顶上的太阳更加的烈了,一顶草帽落在了他的头上,他抬头,就对上她笑嘻嘻的脸。

  「夫君大人白皙,可不要晒黑了,黑乎乎的,可不好看。」她巧笑倩兮。

  他的脸上一阵滚烫,神色严肃,彷佛在说,男女授受不亲。

  她依旧笑着,「哎哟,你再瞅我,我就……」

  「哞哞!」牛车停了下来。

  莫蓉蓉转过头,就看到牛车前站着同村的陈柱子,「柱子,你干什么?」

  「蓉蓉,我过来看看你。」陈柱子小声地说,一双眼就往莫蓉蓉身后看。

  「看啥?」

  「没……」

  「看我男人干什么?」

  陈柱子一脸的失望,下一刻,沮丧地摇摇头,往旁边一站,呜呜,他的蓉蓉真的要这个长得像小白脸的男人,不要他!

  冯铮直接将草帽往脸上一盖,他能怎么办,话说不了,关系也撇不清,腿还断了,就是爬也爬不过莫蓉蓉走路的速度。

  可他的耳根子就是不清净,她娇媚地笑着,「你这是害羞啦?羞什么,早晚是我的人。」

  唉,冯铮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叹气了。

  ◎◎◎

  牛车到了镇上的医馆,莫蓉蓉请大夫给他看腿,一边说:「大夫,我家男人怎么样了?」

  大夫检查了一遍,「莫急,断了骨头,要好好养一养才行。」

  「要怎么治疗?」莫蓉蓉松了一口气,没瘸腿就好。

  「老夫这儿开几帖药膏,早晚贴着,不要乱动,再开服药给他内服,这小子身上还有些内伤,得养一养,腿上给他绑上木板正骨,平时别拿掉,不然骨头长歪了就麻烦了。」

  「嗯,我记下了,大夫,他的喉咙似乎受伤了。」莫蓉蓉说。

  「这是怎么弄的,里外都有伤!」大夫最气不好好对待自己身体的病患了。

  「在山上砍柴的时候摔下来的。」莫蓉蓉随口编了一个理由。

  「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胡来!」大夫提醒了一句,接着示意冯铮张嘴看了看,「舌头没事,喉咙倒是有些红肿,我再开药给他。」

  「多谢大夫。」她开心地说,不是瘸腿,也不是哑巴,这个捡来的夫君真的是太好了。

  冯铮看着她显而易见的笑容,不解地看了她眼,接着又听她问大夫,「大夫,大概要多久才会痊愈?」

  「骨头断了的地方大概要几个月养一养,至于其他的,也是急不得,喉咙的话,等红肿消退了,就试着说话,多说话对喉咙的恢复有好处。」

  「是。」莫蓉蓉细心地将每一点都记下了。

  等大夫开了药,莫蓉蓉这才扶着他,坐着牛车回清水村,忽然想起什么,让他坐在牛车上不要动。

  「我去买些东西就回来,你在这儿不要动。」

  他点了点头,等好一会儿,她大包小包地回来了,眼睛亮晶晶的,「你怎么没逃?」

  他对着她挑挑眉,似乎不解她的意思。

  「我还以为你会逃,你不是不想做我的夫君?」

  他先是摇摇头,又点点头,他不会逃,也确实不想做她的夫君,可男子汉大丈夫,逃又解决不了问题,她对他的救命之恩,他是要还的,也不知道她懂不懂他的意思。

  她脸上露出一抹猫儿偷腥的笑容,「我就知道你想做我的夫君,只是口是心非,害羞罢了。」

  呵,她完全没有懂他的意思,他干脆地往后一仰,将草帽往脸上一盖,眼不见为净。

  她却不管,拿出刚买的新鲜出炉的肉包子,「先吃个肉包子垫垫肚子吧。」

  他闻到一股美味的肉味,脸上的草帽被她拿开,她将肉包子掰开两半,一半递给他,一半放入她自己的嘴里。

  脸颊鼓起地咬着,她举止大大方方,倒是不粗俗,他接过肉包,对她点点头以示感激,这才张口吃下。

  香喷喷的半个肉包一下子就吃完了,他意犹未尽的时候,她又递了半个给他,「喏,一人一半。」

  他接了过来,她继续说:「一人一半,谁也没有多吃,虽然我是女子,但我做的可没有比男子少。」

  他笑了,将手里的那一半递给她,她看着那肉包子好一会儿,「你不饿?」

  他没说话,她白了他一眼,「你饿还给我?」

  他的目光在牛车上扫了一眼,又看了看她买的东西,那意思是她出力的多,他没做什么,少吃些也成。

  她看他这正经的神色,下流地摸一把他的下巴,「你怎么就这么乖!」

  冯铮呆了呆,刚才发生什么了,她吃他豆腐?

  「只要你别嫌弃我吃得多就好了,你不知道,以前嬷嬷老说我吃得太多,吃穷了她,那我不是怕你嫌弃我吃得多吗?」

  她到底是有几分姑娘家的心思,还真的是怕他被她的大胃口给吓到了。

  他摇摇头,又将肉包子往她的前面递了递,她摇摇头,「逗你的,我还买了酱牛肉,晚上加菜,现在可不能吃太饱。」

  她坐上牛车,又哼起了小调,他冷峻的脸上浮现浅浅的笑意,低头看着肉包子,低头吃了起来,一个孤女过日子总归是不容易的,如果她愿意,他会让她这一辈子吃穿不愁。

  ◎◎◎

  牛车慢,赶紧赶慢地回到清水村的时候,天色也暗了。

  她先扶着他去了他的屋子,「你先歇一歇,我将东西整理好了,煮饭去了。」

  他点点头,看着她去忙了,他的目光落在院子里的柴火上,一根根的柴被劈好了,还有一堆没有劈的,则是堆积在另一面墙角边。

  其中有一根柴棍很高,去一去毛刺,正好可以给他当拐杖用,他单脚地往那柴棍跳去,跳的时候带动了那受伤的地方,令他隐隐地皱了皱眉头,却没停下。

  他曾经受过很重的伤,这伤倒没有到让他无法忍受的地步,到了那一根柴棍旁边,他深吸一口气,缓了缓劲儿,将那柴棍拿了过来。

  大掌往小腿的靴子伸去,摸到了一把匕首,莫蓉蓉行事乖张,脱了他的衣衫给他上药,却没有收走他的东西,这匕首也是他醒后她还来的。

  她图的不是他的身外之物,仅是他这个人,这一点才是真的令他烦恼不已。

  他拿着匕首,快速地将柴棍上的毛刺给去掉,动作利索地将柴棍削得表面平滑,柴棍一下子变得面目全非,认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莫蓉蓉难得去一趟小镇,买了不少家中缺的东西,等她把东西都置办好了地方,回头一看,他自力更生地做好了拐杖。

  好气!

  她就是故意不想给他找一个拐杖的,没想他自己就地取材,解决了这个问题,她不过是有心眼地想让他多依靠她罢了。

  结果他却有他自己的打算!

  哼,她愿意让他依赖,他却是怕碰她一下惹来麻烦,她就跟洪水猛兽一样,有这么可怕吗?

  「你手真巧啊。」她阴阳怪气地说。

  他看了她一眼,他的手艺尚可,多年在外,不说面面俱到,可有些事情确实得自己动手。

  「那我以后可放心了,有夫君养着我呢。」她笑得两眼成了弯弯的月亮。

  他的手微顿,养着她倒是没什么,毕竟养一个人对他而言很简单,只是她口中的养绝对不是字面上的意思,特别是她一口一个夫君。

  而他却没办法阻止她,只能让她夫君夫君地叫着,她连他唯一可以表达的纸笔都给收了,他能如何呢。

  见他恍若未闻的样子,莫蓉蓉也不气,这个男人就是倔,就是闷,她才不怕呢,「我去做饭了。」

  他忽然敲了敲拐杖,她看向他,不解地挑了挑眉,他拿着拐杖在地上写着,不要喊我夫君。

  她瞄了一眼,轻笑了一声,「说你傻,你还不承认,都说了我不识字呢,哪有村姑识字的,傻子!」说完,她就转身往厨房走。

  心知她是故意的,他摇摇头,站起来,拄着新做的拐杖,一步一步地走着,她突然转头看他,「你小心脚,大夫让你静养着呢。」

  他点点头,表示知道,在她的注视下,回了屋子休息,她这才甩了甩辫子,去了厨房做菜。

  ◎◎◎

  厨房炊烟袅袅,能听到她切菜时咚咚的声音,他坐在凳子上,倒了一杯水喝,心想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很好的,只一说话就让人头疼得狠。

  他看着外面暗下来的天色,许久未有的宁静令他神色更加的柔和,他冷硬的五官在夜色之下,少了白日的冷淡。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一抹丰韵有致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她娇笑着,「饭菜做好了,今儿不要在屋子里吃,到院子里吃,屋子里太闷了。」

  现在正是初夏,确实闷热,只有晨间和晚上才会舒服些,听了她的话,他也没有拒绝,点点头。

  院子里摆上小桌子,上面放着她做的菜肴,两人一同吃着饭,院子侧对着门,农户不讲究,睡前屋门都开着,也方便人串门。

  两人安静地吃完了饭,一个农妇走过门前,看到他们,笑着打了一声招呼,「蓉蓉啊,吃晚饭啊。」

  莫蓉蓉抬头,「嗯,是呢,李大娘。」

  「这是……」李大娘的眼睛落在那俊俏的男人身上,眼神一亮,真的是长得俊,这两人在一起,还真的像是金童玉女。

  「我男人!」

  「哦,哦。」李大娘得到第一手消息,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走,告诉旁人这消息,这个来历不明的英俊男人,被莫蓉蓉给拿下了!

  冯铮正好吃完最后一口饭,这饭梗在喉咙里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

  李大娘刚走,又有几个农妇经过,纷纷看了过来,莫蓉蓉笑容满面地表示,这是她男人!

  冯铮难得的红了脸,这女子不知羞,实在是太不知羞了!

  等他好不容将嘴里的饭噎下,想兴师问罪的时候,她一脸的无辜,「怎么了?」

  她竟还问他怎么了,他什么时候是她的男人了。

  是他疏忽了。

  今日也不是她第一次说他是她男人的话了,在医馆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对大夫说的,只是他当时没到当真。

  这儿是她生活的地方,身边的人都是还熟识,她就不怕他头也不回地走了,那她名声坏了,怎么办?

  还是她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将后路给斩断了,最后他因为愧疚娶了她?他咬了咬,她的心一定是黑的。

  怨不得别人说,最毒妇人心,这话当真是一点也没有错。

  彷佛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的,莫蓉蓉挂着笑,「乡下人不讲究,吃饭都开着门的,还有人端着饭碗去门口吃的。」

  他自然知道乡下没讲究,可她就不怕她的名声吗?刚才他就该待在屋子里不出来才是。

  「唉,那我现在去关门,行了吧。」她好声好气地说。

  他瞅了她一眼,她立刻懂他的意思了,笑着站起来就往外走,走到一半,她停下来,又小声地说:「我们这儿睡前才关门的,早早地关门,那是夫妻要做亲密的事儿了。」

  这是他认识她这几日来,她第一次说话这么轻,等他听清了她说的话,他瞠目结舌。

  夫妻的亲密事……

  「那我还关门不?」她好整以暇地站着没动,笑咪咪地问他。

  他站起来,冷着脸,拿着拐杖,急急地回了屋子,身后是她放肆的笑声。

  「你倒是走慢点,别摔了!」

  冯铮的脸红了,回到屋子里,脸上的热度也没有退下来,若是让他的部下看到这一幕,什么冷面将军的美称都没了。

  他坐下冷静了一下,忽然想到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从莫蓉蓉开口到院子里吃饭开始,她是不是早就想着把他的名分给定下来呢!

  真的料不到她的心机这般的深。

  刚想到这儿,她的人便出现在他屋子门口,娇滴滴地喊了一声,「夫君,你生气了吗?」

  他抿着唇,一脸的凉意,这事搁谁身上,谁不生气?

  「为什么我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你还百般的嫌弃?」她真的是想不通。

  因为她是一条美人蛇。

  「你该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她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脸的担忧。

  一个正常男人看到她这样的娇美人,只怕魂不守舍了,他就算再柳下惠,也该心中有些荡漾才是。

  可他这副样子,嗯,实在是像极了一个不爱女子的男子。

  清水村也不是很闭塞的小山村,外来的一些风吹草动有时候会吹到这儿来,例如去了京城的人回来说起了那儿如何的金碧辉煌,也有一些不正经的地方,什么青楼,小倌馆之类的花柳之地。

  前者是女子伺候男子,后者则是荤素不忌。就是胆大包天的莫蓉蓉乍听之下都被吓到了,没想到大地方的人还真的是还玩花招呢。

  莫非她救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好龙阳的?

  她柳眉轻蹙,她该不会运气这般的好吧。

  冯铮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瞪她说什么?一激动,他被口水呛到,猛地咳了起来。

  她收回狐疑的目光,笑着说:「就说说而已,我先出去了,你早点休息。」

  他重重地捶了一下桌面,她说的是什么鬼,他怎么可能喜欢男子,他才不是这样的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222

帖子

264

积分

VIP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4
发表于 2019-8-17 21: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有新书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47

帖子

15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51
发表于 2019-8-18 16: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晶的新书,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3

帖子

13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9-8-19 09: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试阅很有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9-20 00:37 , Processed in 0.048559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