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查看: 193|回复: 1

乔湛《前夫想再婚》

[复制链接]

3340

主题

3423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4291
发表于 2019-8-17 20: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乔湛《前夫想再婚》
出版日期:2019/08/22
内容简介

前妻说不爱时,前夫耍尽手段,捉回家折腾再说;
前夫想复婚时,前妻不让上床,丢上床欺负再说。
两年前,唐亚菲一句,我们离婚吧,丢下总裁老公,一走了之。

以前的她从不相信门当户对,只要她的男人爱她那就足够了。
後来才发现,她傻得天真,男人哪个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她才不想跟人共享老公。
两年後,总裁前夫找上门,仍是个高富帅,可惜,她压根不想跟这男人有牵扯。
婚都离了,哪还有什麽旧情,就算有,她也要打死不认。
谁知,前夫手段了得,软硬兼施,强势地进了她的家,
爬了她的床,把她里里外外啃吃得哭着求他放过她。
她印象中,前夫一向见不得她委屈,她都乖得不能再乖,
由着他在床上玩花样摆弄,怎麽他还不想放过她?
前夫想要再婚,可她不想吃回头草啊。
结果,肚子被搞大,不想再婚,同居也可以,她的总裁前夫比流氓还流氓!


楔子

  「我们离婚吧!」

  温元恺睁开眼,还没从宿醉的头痛欲裂中缓过神来,就听见妻子平静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他和妻子是属于闪恋,闪婚的类型,两人是经朋友介绍认识,彼此对对方的第一印象不错,因此一拍即合,交往结婚一切水到渠成。

  虽然他们两人从相识到结婚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但在这一年多里面,他们一直相处得很好,这也是他明明不想那么早结婚却还是和她走进婚姻殿堂的原因。

  可是,她刚刚说要跟他离婚,为什么?

  见他只是躺在那里,迟迟不回应,唐亚菲以为他没听清楚自己的话,于是又一次重复道:「阿恺,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他总算从愣怔中回神,语气平和的问,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他温和的表面下,他的内心已是情绪万千,有质疑、有迷茫、有慌乱、有受伤,当然……还有少许愤怒,为什么说愤怒呢,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居然让她想到了离婚?

  「没什么,只是突然发现自己并不适合结婚过日子。」唐亚菲的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

  然而就是她这样的态度,一下子点燃了温元恺心头的火焰,刹那间烧得他理智全无,伤人的话就这么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了,「你有新欢了?」

  他的妻子是个美丽独立的女人,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风情,他知道,像她这种类型的女人不管是否结了婚,她生来就是男人追逐的对象。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结婚的时候,他的母亲百般阻挠,认定妻子不会是个安分过日子的女人,只是他什么也听不进去,始终站在她这一边。

  可现在,她说了什么,她说她并不适合结婚过日子?这算什么,真是太他妈的太讽刺了。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温元恺一张俊脸因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

  唐亚菲抿着唇,静静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她爱他,从第一眼看见他,她就被温元恺的温柔儒雅所吸引。相识之后,更觉得他是个完美的绅士,无时不刻不体贴关心着她,而她也因此觉得,温元恺就是这世上最了解自己的男人了。

  可结婚之后,她才发现也许当初的自己真是被爱情冲昏头了,他根本就不懂自己,他不知她期许的是什么,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更甚者也许他连她是个怎样的人也不了解,不然他怎么说的出这么伤人的话来。

  唐亚菲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刻意忽略掉心底那股疼痛的感觉,故作无所谓的开口,道:「随便你怎么想。」

  随便他怎么想?什么叫随便他怎么想,难道她的意思是她默认了自己爱上别的男人了?这想法让温元恺内心一窒,薄被下的双手不自觉的紧攥成拳,彷佛只有这样,才能压抑住他心底的痛。

  他们……到底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即便他从来爱得深沉,但他始终相信她也如他爱她那般爱着自己,可现在……是他错了吗?其实她并没有那么爱自己,又或许是从来没爱过?

  温元恺坐在床上,心底过多的复杂情绪让他久久说不出话来,更不知道自己此时还能说什么。

  而他的不言语,让她误当成他不想挽留自己,呵,她真是傻,居然还在想着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唐亚菲撇撇唇,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为了不让自己在他面前流露出真实的情绪,她故作平静地再度开口,道:「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了,就放在床头柜那里,你看看还有没有需要改的,我……」

  「不用了,我现在签给你。」说不上是赌气还是什么原因,温元恺打断她的话,接着一个侧身,从床头柜拿过她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就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你不用看一下内容吗?」

  「没什么好看的,你想要的全带走就是了。」说完,温元恺从床上起身,当着她的面穿上衣服,然后开门离去。

  直到门外传来关门的巨大声响,唐亚菲才惊醒过来,他离开了,彻底的,毫不留情的离开了她的世界。

  她的身子,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一样,再也承受不住疲惫的滑了下来,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情绪,更是无处可藏,掩面失声痛哭起来。

  第一章

  两年后,市区商街的一家花店里,女店主美丽的身姿里里外外的忙碌着,虽然还要过一阵子才是情人节,但因为唐亚菲的手艺好,做出来的花朵漂亮又别致,因此早就有顾客在她这里预约下单。

  「老板娘,你这里还要工读小妹吗?」随着一道清甜的嗓音响起,旋即走进一个犹如洋娃娃般精致美丽的小女人,若不是她正挺着个六七月的大肚子,人家会以为她还是大学生。

  这时候的唐亚菲刚接待完一个客人,听见熟悉的声音,她忙放下手中的活,迎上去扶住好友,「你怎么挺着大肚子跑到我这里来了,总裁呢,他怎么放心你一个人?」

  唐亚菲口中的总裁是好友游汝雅的丈夫韩靖尧,也是她曾经的上司,虽然她两年前已经从韩靖尧的公司离职了,但习惯使然,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喊他总裁。

  「靖尧哥和儿子在附近的商场玩游戏,我对那些实在提不起兴趣,索性过来你这里坐坐了。」提起心爱的丈夫和宝贝儿子,游汝雅漂亮的小脸上难掩喜悦。

  看着好友幸福的模样,唐亚菲免不了有些羡慕,游汝雅比她还小一岁,可她已经是个三岁孩子的妈妈,现在肚子里又有了第二个宝贝。

  反观自己,经历了那次失败的婚姻之后,她至今仍是孤家寡人,每次看到好友家可爱的宝贝,她总忍不住想,也许她可以去收养一个小孩子来养,这样就算以后不结婚,老了身边也有个孩子作伴。

  「菲菲,菲菲?」突然,耳边传来游汝雅耐心的低唤。

  唐亚菲回过神,有些歉然的笑了笑,「怎么了?」

  「菲菲,你怎么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游汝雅发现好友的脸色不太好。

  「嗯,可能是最近太忙了,确实感觉有点累。」

  「累了就适当休息一下,要是真累出病来谁照顾你。」当年游汝雅为了追到现在的老公韩靖尧,跑到韩靖尧的公司上班,在那里认识了唐亚菲,一路上幸得她的支持和帮助才终于获得现在的幸福,所以游汝雅一直很珍视和唐亚菲的友情。

  也正是因为很珍惜唐亚菲这个朋友,游汝雅将自己视为兄长的温元恺介绍给唐亚菲,之后两人一见钟情并在不久之后步入婚姻殿堂。一切明明看似那么美好,可两人不知怎么在两年前突然离婚了。

  虽然好友说了只是因为两人性格不合导致离婚,但游汝雅却不相信,直觉两人之间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可惜,不管她怎么旁敲侧击,唐亚菲始终不肯跟自己透露离婚的隐情,也许,是考虑到她和温元恺的关系才不说,但……游汝雅真的很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啊。

  「我知道了啦。」唐亚菲感受到游汝雅的真心关怀,心里头漫上一股温温的暖流,「反倒是你,临产前就不要随便到处乱跑,多危险啊。」

  「安啦,又不是第一次怀孕了,靖尧哥都没你这么紧张。」游汝雅笑着打趣,「而且我是真的无聊,天天闷在家里,再不出来走走就要发霉了。」

  「你太夸张了吧,是谁几天前才旅游回来。」说起来游汝雅真是个好命的女人,有疼爱她的家人不说,又嫁了个好老公,纵然每天忙的不得了,但为了不让小妻子无聊,硬是挤出时间陪妻子到处去旅行。

  「哎呀,人家想出来看你嘛。」游汝雅被取笑得不好意思。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我以后有时间就去看你好吧。」她实在是不放心游汝雅挺着个大肚子出门。

  「还说呢,你一天到晚都守着店,什么时候才有空。」以前的唐亚菲热情张扬,可现在在她身上哪里还找得到过去的样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守在花店里,约她出去旅游也没时间,游汝雅都担心她会闷出病来。

  「没办法,我没有当少奶奶的命,唯有自力更生、自食其力了。」唐亚菲自我调侃的话语中有着淡淡的苦涩。

  之前为了当个好太太,她辞掉了韩氏的工作,虽然离婚后韩靖尧亲自发话她随时可以回去复职,但她不想再与过去有任何关连,才会开起了花店。虽然只是小本生意,却可以让她活得更自在,而且每天闻着花香,她感觉自己的心灵沉静了不少。

  至少,她现在已经逐渐学会了不再去想那段与他有关的过去。

  「对不起,菲菲,要知道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当初我就不该多管闲事……」看见好友脸上淡淡的哀愁,游汝雅不止一次感到很遗憾。

  「雅雅,你千万别这么说。」唐亚菲握住她的手,打断好友的自责,「这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是我和他的性格不合导致走不下去罢了,这怎么能怪你呢。」

  「真的是这样吗?」游汝雅追问:「菲菲,你和温大哥真的是因为性格不合才分开的吗?」

  「嗯。」

  「那你们……真的不可能了吗?」因为怕唐亚菲不开心,游汝雅很少在她面前提起温元恺,可现在提到这个话题,她就没办法假装不关心了。

  「我们已经结束了。」

  「可是……」游汝雅还想说些什么。

  唐亚菲已经先一步打断了她,「雅雅,我们不要再说这件事了,说说你吧,你的预产期在什么时候?」

  「还要好几个月呢。」其实游汝雅想告诉唐亚菲,其实温元恺一直都在找她,只是见唐亚菲一副不想多谈的表情,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解铃还需系铃人,来这之前韩靖尧就跟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游汝雅起初不信,现在却没有丝毫的怀疑,只希望,好友还会给温元恺解铃的机会吧。

  在店里又坐了一会,直到韩靖尧和儿子打完了游戏来接她,游汝雅才起身离开花店。

  ◎◎◎

  唐亚菲站在门口,看着好友一家三口相携离开的身影,眼里流露出一丝羡慕的神情。她是个私生女,是唐母年少轻狂后的产物,从小被丢在外公外婆家长大。

  虽然后来唐母结了婚,将她接过去跟继父一起同住,却怎么也无法填补她内心深处所缺失的那一块亲情温暖,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当初才会嫁给温元恺。

  因为他可以给她带来温暖,只是,他的温暖不属于她一个人,所以她宁可继续享受孤单,也不要跟别的女人分享他的温暖,那感觉太可悲了。

  思绪转到这,唐亚菲听见空气中隐约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她走到柜台那边,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是唐母。

  「妈!」虽然跟她妈的感情算不上多深,但她毕竟是自己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了,唐亚菲也想对她好点。只是自从她和温元恺离婚之后,她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尤其热衷于给她介绍相亲对象。

  唐亚菲大约知道她妈是什么想法,无非是觉得她识人不清才会导致离婚的下场,所以为了让自己的耳根子清静些,一开始她都会答应出去见一下,可随着时间一长,她就对这种场面感到疲惫和厌倦。

  可她妈并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一开口便是问道:「菲菲啊,你这个周六晚上有空吗?」

  「妈,我最近很忙。」

  「再忙也要吃饭,这样吧,周六晚上……」

  见她妈又要重复听过好几次的台词,唐亚菲语气颇显不耐的打断,「妈,我是真的没时间。」

  「菲菲,妈知道你心里在怪妈妈多事,但妈妈是真的关心你,过去妈妈对你关心太少了,才会……」

  「妈,周六晚上对吧,你把地址传到我手机,我会准时过去的。」唐亚菲吃软不吃硬,尤其见不到她妈自责,而她妈显然也是吃定了她心软,每次都使这一招逼她妥协,卑鄙。

  唐母一听唐亚菲的话,马上高兴的说道:「那我现在把地址传给你。」

  「嗯,那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忙了。」说完唐亚菲就想挂电话。

  「菲菲……」唐母突然喊住她。

  「怎么了?」唐亚菲的语气淡淡的。

  「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有时间就常回家看看,好吗?」唐母不是不爱唐亚菲这个女儿,只是当年年纪小,经济能力也有限,只得将女儿丢给父母。

  随着年龄增长,她知道要当个好妈妈了,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再后来,她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将女儿接过去一起生活,却发现女儿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好。」或许是她妈对自己的关心太少了,突然听到这么煽情的话,唐亚菲一时有些不知如何反应。

  「那我们有时间再联络。」

  「好。」唐亚菲的表情一直呆呆的,就连挂了电话,她有好一会都回不了神,就这么攥着手机站在柜台后面,就连有客人进门了也没发现。

  ◎◎◎

  进来的人恰巧就是温元恺,离婚两年,他不是没设想过再次见到她会是怎样的情景。或许是在人群熙攘的街道,又或许是在气氛高雅的餐厅,他们彼此身边站着另一个人,客套的淡漠的寒暄一句好久不见。

  可现实是,他们居然重逢在一家不起眼的花店里,若不是今天的情况特殊,他压根不可能出入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刚好这么巧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再次见到她。

  当年赌气签下离婚协议书,他从家里走出去后就后悔了,碍于男人高傲的自尊心,他没有马上回家找她,而是打算冷她个几天。

  可他却忘了,唐亚菲是个骄傲且有个性的女人,如果不是铁了心,她是不会轻易跟自己提出离婚的。所以当他几天后回到家的时候,她早已离开了,屋内少了她的气息,冰冷又寂寥。

  再也克制不住想要她回来的渴望,温元恺拼命的拨打着她的手机,可一次次的,话筒里面传来的依然是她关机的语音提示。之后他辗转找过一些她身边的亲朋好友,就连唐母那边也亲自拜访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人在哪里。

  一转眼,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期间他依然不间断的打探她的消息,却依然一无所获。他知道,跟她交情甚好又是两人的红娘的游汝雅肯定是知道唐亚菲的下落的,但她坚持不告诉他,他也没办法。

  况且,他很清楚唐亚菲的性格,如果她不想见他,哪怕他强行得知她的下落,她也一样会逃得离自己远远的,想必他想再找也不可能找得到了。

  现在,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他内心的渴望,他终于见到她了。

  她变了,以前她总是特别疼惜她那一头天然长卷发,连绑一下都觉得心疼,现在她却将整个头发盘在头顶,身上的穿着打扮也不如过去的性感热辣,而是改走起了温柔淑女的路线,却并不觉得突兀,反而出奇的适合她,彷佛这才是她原本的样子,而不是过去那个举手投足间尽是诱人风情的性感女郎。

  他忍不住好奇,她突然改变起风格,是为什么呢?因为自己喜欢,还是因为别人喜欢呢?想到也许是因为后者,温元恺的内心突然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那种感觉是嫉妒,至于为什么他会觉得嫉妒,他很清楚,因为他还爱着她,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注视太过炙热,唐亚菲总算回过神来,当她的目光一对上温元恺那张依然帅气的脸庞时,她只觉得呼吸一滞,双眸也因惊讶而瞠得大大的,无辜又可爱。

  是的,可爱,虽然他一直觉得他的前妻是个性感又有风情的成熟女人,可此时她的表情真的像只迷途中的小鹿,可爱极了,脑海中无数个问句一时间找不到出口,唯有最平淡、最真实的一句冲出了喉咙,「菲菲,好久不见!」

  两年多没听到他的声音,又是这么温柔的叫着她的小名,唐亚菲只觉得自己的心因他这一声缠绵的低喊而变得不平静。但下一秒,她的理智回笼,神情倏地一冷,眼神戒备地望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温元恺正要解释,却被唐亚菲抢了白,语气不快地质疑,「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只要要好的几个朋友才知道她的落脚处,而她很相信她们并不会背叛自己,她在意的是他是否一直在调查自己?

  温元恺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但她脸上毫无掩藏的厌恶让他感到很失落,离婚两年,他想过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或许并不那么乐见自己,却没想过她对自己的态度竟是这般的恶劣,她很讨厌他,这是为什么?

  「菲菲,我并不知道你在这里,我只是碰巧要买花才进来的。」不管她讨厌自己的原因是什么,温元恺都不想让她更加讨厌自己,于是将实情说出来。

  闻言,唐亚菲有种松口气的感觉,她并不是害怕温元恺找到自己,只是还没有做好面对他的准备。或者该说,自她决定跟他离婚后,她就不想再跟这男人有任何交集了,她就是这样一个人,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没必要牵扯不清、藕断丝连。

  「你想买什么花?」虽然并不待见他,但既然他说了是进来买花的,那她就将他当成普通的客人对待,没理由将钱往外推。

  「呃……我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花。」温元恺目光灼灼的凝着她,彷佛想要将这两年看不到她的时光一次性填补回来。

  这么火热的目光,唐亚菲自然也感受到了,她没有躲避,而是迎了过去,眼神平静得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先生,你买花是想送给男生还是女生呢?」

  听了她的话,温元恺眼里闪过一道惊喜,「如果我说是女生的话,你在意吗?」

  唐亚菲愣了下,后知后觉他是什么意思,她突然低低的笑了一声,笑声如风铃般悦耳动听。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222

帖子

263

积分

VIP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9-8-17 21: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9-17 18:20 , Processed in 0.045109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