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查看: 185|回复: 1

桔子《放妻协议》

[复制链接]

3340

主题

3423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4291
发表于 2019-8-17 20: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桔子《放妻协议》
出版日期:2019/08/22
内容简介

娇气的女人,猫儿般撒娇媚诱,让他吃了又吃;
硬气的男人,饿虎般不知餍足,让她累了又累。
因为一场雨,熊远撞见了田雨静,那天她十八岁,她说她其实是离家出走。
习惯当大男人,硬脾气的他,一路顺风顺水在建筑界也算小有名气。
爱慕他的女人没有一见锺情,也能日久生情,可惜,他对那些女人不来电,想都没想多看一眼。
没想到,这一夜,他像是拎小猫似的把田雨静给拎回家,豢养似的给她吃,给她住,还无上限的撒钱。
没办法,他这人一向只懂赚钱,身为孤儿,他的钱,没人帮忙花,
好不容易碰上没钱的田雨静,索性花钱如流水,眼都不眨一下地买,买,买!
只是十八岁的她太小了,他宠她却舍不得要了她,
结果,这丫头向天借胆,不但爬了他床,还扒了他的衣服,就想把他给吃乾抹净。
身为男人,哪可能在床上被女人啃,自然是把人反压上床用力的办了,
却不小心啃上了瘾,一门心思老想着怎麽娶回家,拐她夜夜为他暖床。


     第一章

  「轰隆!」

  夜幕降临,暴雨来袭。

  熊远还没走出工地,豆子大小的水滴就砸下来了。

  夏季的雨常常来得急又猛,他取下安全帽,皱了皱眉。

  「熊先生,实在不好意思耽搁你时间,这雨应该下不了多久,要不你去办公室等一下再走?我让人送你回去。」工地负责人笑着说道。

  熊远是小有名气的建筑师,自己名下也成立了一个小小的工作室,不大,但是在业内很有名气。他们最新的这个游乐园企划就是熊远和他的老师一起设计的。不过熊远的老师是建筑界有名的前辈,平日里也比较忙,所以平时有什么问题,他们都是直接和熊远沟通。

  这个企划刚动工没多久,今天遇到一点小问题,叫了熊远来开会,没想到一开会就到了晚上,负责人有心想请熊远吃个便饭,但是被熊远拒绝了。

  「没事,我有开车过来的。」熊远低头看了一下时间,侧首问道:「有伞吗?」

  「有是有,但是这么大的雨,怕是伞也没多大用处。」负责人看着外面漆黑的天幕,风大雨大,伞基本起不了作用。

  「没关系,我车子就停在工地门口,只是几分钟的路程。」熊远揉了揉有点疲惫的眉心。他最近不仅在忙游乐园这个企划,之前的一个好友也是做房地产开发的,请他帮忙设计几栋有特色的别墅,他因着情分也不好拒绝,把自己弄得分身乏术,连续像陀螺一样转了大半个月,身形都明显可见消瘦了些。

  「那好,你等一下。」负责人转身去办公室取了一把黑伞递给熊远,「熊先生你慢走,路上开车小心。」

  熊远点头后,撑开伞走进倾盆的雨幕中。

  这一块停车场还没有修好,好在考虑到最近出入的人多,工地特意搭了个简易棚子,遮阳遮雨都行。他走到棚子下,收了伞,刚拿出遥控器要开车门,就听到黑暗里传来一阵轻微的的声响。

  他立刻扭头看过去,在昏暗的路灯灯光下,那双过分明亮的大眼就显得异常耀眼了。

  「这是……」熊远有点迟疑,「迷路了,还是在这里躲雨?」

  那人没有吭声,又往车身后面缩了缩身子。

  熊远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他是孤儿,深知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道理,本来都打算上车了,但是也不知怎么了,大概是连续的劳累稍微消磨了他那颗冰凉的心,他开口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不要……」那人连忙惊慌的回答。

  嗯?是女孩子的声音?

  熊远皱眉,「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在这种地方做什么?是离家出走?和家里面的人吵架了?」

  「不是……」

  「你叫什么名字?」熊远走过去,蹲在女孩面前。

  「田雨静。」女孩的声音细细的,柔柔的,听起来就像是未成年,熊远想了想,「那我送你去警察局?」

  「不用,谢谢你,你不要管我。」田雨静摇头。

  凑得近了,熊远才发现女孩一身都湿透了,身上穿了一条蓝色的裙子,但是此刻全部贴在身上,连内衣的颜色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立刻移开视线,皱着眉头想,这里是工地,大部份都是男人,等他车开走了,这棚子除了挡雨也没法挡住小女孩的身形,任何人只要从工地出来,一眼就能看见她。把小白兔放在一群大野狼的眼前,那不是摆明了挑战人性吗?

  「我叫熊远,是这个游乐园的建筑师之一。」熊远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田雨静。

  田雨静接过名片,不明所以。

  「我现在带你回我家去,让你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觉得我们需要聊一聊。」熊远觉得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和现在的年轻人有代沟,他完全想不通一个小女孩在暴雨天气离家出走到底是为什么。

  就不能选一个好一点的天气离家出走吗?好歹自己也能稍微舒坦点,不至于被淋成落汤鸡吧。

  「你有我的联络方式,知道我的身分和名字,如果我待会对你有什么不轨,你就立刻报警。」熊远知道这社会坏人很多,别人哪能随随便便就和他走呢?

  现在做好事也很难,但是……算了。

  看在这还是小女孩的分上,毕竟还不懂事,他作为大人,还是应该出手帮助一下。

  田雨静抿了抿唇,沉默了好一会,才起身,双手抱着胸,轻声开口,「谢谢你。」

  熊远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他有一百八十公分,目测田雨静也就一百六十多一点点,他的外套正好能把她整个人都罩住,「先暂时将就一下吧。」

  田雨静就这么坐上了熊远的车,跟着他回家。

  洗了暖呼呼的热水澡,换了熊远还没穿过的新睡衣,就像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那样滑稽。田雨静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熊远坐在沙发上,正拿着笔记型电脑敲敲打打。

  熊远并不是时下流行的那种韩式小鲜肉的帅气,因为职业的关系,他也常常在工地上走动、巡视,工作量很大,所以锻炼出了坚实的肌肉。

  嘴唇有点薄,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并不好接近,之前企划组的人还开玩笑说他要是换身衣服,都能去当黑社会老大了。

  田雨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当时居然就乖乖跟着熊远走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田雨静把自己离家时唯一带走的身分证放到熊远面前,「我成年了,今天。」

  熊远的视线从电脑上移开,拿起茶几上的身分证看了一眼,又看着田雨静,「介意跟我说一下你的事情吗?」

  田雨静偏头想了想,三两句就交代了。

  横竖她的人生也没什么值得说道的起伏,父亲是酒鬼,母亲是赌徒,从小被家暴长大,因为成绩优异可以拿全额奖学金,所以被允许上学。可惜学测的前一天被母亲关在门外,第二日高烧重感冒,导致学测成绩不佳,没法在大学继续拿奖学金,父母便觉得学费贵,想给她找个人直接嫁了。

  说是嫁,但是事实上也和卖女儿差不多了。

  田雨静之前一直没有成年,就算跑了也没用,很难在社会上立足,毕竟很多地方都不招童工。但是今年她终于成年了,不想自己一辈子都葬送在那对不作为的父母身上,她只能逃。

  「你就这么逃了,什么也没带?」熊远不可思议,「没想过报警吗?」

  「家庭暴力警察没法管,只能请社工处理,社工也只是口头劝导,将他们列入高风险家庭,固定探访。后来他们学聪明了,每次下手都挑肉多不容易留下痕迹的地方打。」田雨静的语气云淡风轻,很难想像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如此平静地说出自己被家暴这么多年的事情。

  熊远的拳头无意识握紧了。

  田雨静继续道:「我家很窄,我也没有独立的房间,如果收拾东西,很容易被他们发现。这么多年我一直有小心翼翼存钱,平时有帮同学补习,做作业,捡资源回收,我相信只要有钱和身分证,走到哪里都不怕。」

  「那你的钱呢?」

  「这里。」田雨静拿出一个小小的零钱包,大约是自己手工做的,并不防水。熊远打开一看,里面基本都是零钱,但是零零碎碎加起来还真的不算少,也够几个月的生活开销费用了。

  真是不容易,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家暴父母的眼皮子底下存这么多钱,怪不得敢冒着暴雨直接说走就走,原来是预谋已久。

  「社会远比你之前看过的还要复杂,如果你不打算回那个家的话,就自己小心一点。」熊远站起身,「那边是客房,床单被套我都已经换过了,你自己早点休息,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好,谢谢你。」田雨静真心实意的道谢。

  她生命中遇到的温暖不多,以前小的时候她被打,那些邻居一开始还会帮她说两句话,后来次数多了,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她也没奢望过别人能帮她走出困境,她知道,一切都得靠自己。

  但是来自熊远这个陌生人的善意,也确实温暖了她在暴雨中惶惶不安的心。

  这一夜,田雨静睡得极好。她终于不用再担心自己会睡到一半突然被人揪起头发,也不用担心每天都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了。

  ◎◎◎

  第二日她很早就醒了。

  昨晚洗过的裙子已经干了,她换下来穿上,又把床铺整理好,趁着熊远还没有起床,她又去厨房溜了一圈。

  可能是从小对食物的渴求太多但是又一直没有得到满足,导致她现在很想从事和食物有关的工作。田雨静已经想好了,她打算暂时去找家餐厅帮忙一段时间,然后去厨房做学徒,等以后存钱够了,再去念书进修,不管什么行业,只要能做到最好,她相信未来就是光明的。

  熊远自己一个人住习惯了,平日有空也会下厨,只是厨艺不算好,次数也不多,田雨静看了看冰箱,又拿了熊远放在鞋柜上的钥匙去周围的菜市场转了一圈,买了新鲜的食材回来,帮熊远做了丰富的早餐。

  有小米粥,青菜,玉子烧,还有煎饼。

  做完这些,她给熊远留了纸条,然后就这么走了。

  她很感谢熊远昨晚的收留,也希望熊远能有美满的未来。她现在,也要开始自己的未来了。

  熊远起床的时候,就看到桌上放着一张田雨静留下的纸条。他拿起来看了一眼,随手将它放到茶几抽屉里,又转身去了厨房。

  「真是没看出来,厨艺还不错。」熊远桌上的菜色,挑眉,也没洗手,就直接捻起一块玉子烧送进嘴里。

  玉子烧的味道很鲜美,是他喜欢的口味。

  「希望她能够真的重新开始。」熊远叹息一声。

  ◎◎◎

  两人都没将这次事情多放在心上,熊远事情多,一转眼就忘了他曾经在雨夜救了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

  转眼过了大半个月,熊远接到以前工地一位工头的电话,约他聚餐。

  因为工作的关系,熊远和各个行业的人都有打交道,上到政府部门,下到农民商工都要接触,他擅于交际,朋友圈也很广泛,这个工头就是他之前做专案时认识的朋友。

  「熊哥,明天还是老地方,你家离烧烤店近,麻烦你先过去订位。」工头给熊远打电话说道。

  他们经常聚餐的地方是一家很有名的烧烤店,食材新鲜,价位也还算合理,就是客人太多,每次都需要当天排队订位。

  「好。」熊远应下来,第二天下午特意提前一点出门,想先去拿号码牌。

  熊远对这一带很熟,为了抄近路就从烧烤店的后门走。

  这里不对外开放,是厨房的出入口。他刚进巷子,微微低头点燃一支香烟缓缓烟瘾,打算待会儿进店了就不抽烟免得影响别人,却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他脚步一顿,皱了皱眉头,没打算多管闲事,正要退回去换大马路走,就听到一道尖锐的女声,「田雨静,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你才来这儿几天?该勾搭的不该勾搭的全勾搭完了,怎么了,那么多男人你忙得过来吗?」

  「你别胡说,小心我告你诽谤!」田雨静捂着脸,瞪着那位女店员。

  「哟,还想告我诽谤,你有钱吗?」那个女店员双手抱胸,一脸不屑,「我怎么忘了,那些男人肯定给你钱了吧,晚上给你多少啊?」

  「啪!」又是一道清脆的巴掌声。

  「你敢打我?」那女店员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立刻让自己身后的两个小跟班上前,「给我揍死她!」

  熊远大步上前,就看到烧烤店的厨房后门,三个女生围着另外一个蹲在地上抱着头的女生拳打脚踢,而且那个蹲在地上的女生,他没认错的话,果真就是他认识的那个田雨静。

  这小妮子……才几天又被欺负了?

  「住手!」熊远皱着眉头,沉声道。

  「你谁呀!」那女店员不耐烦的回头,在看到人高马大还一脸阴沉的熊远之后,顿时噤声了。

  毕竟就熊远那身形,她们三个加起来也不够对付。

  「三个人欺负人家一个也好意思?」熊远干脆的把烟用指腹碾灭了,随手扔进一边的垃圾桶,「你们都是这家烧烤店的员工吧,信不信我找你们经理说两句,今天你们都得被辞退?」

  「我们经理又不认识你,你以为你是谁?」那女店员还想虚张声势。

  「我是你们烧烤店的客人,因为你们的行为,我觉得你们烧烤店的管理有问题,连员工都管理不好,不仅以后我不来烧烤店吃东西,还要告诉别的客人不要来这里,你觉得你们经理会怎么办?」熊远走近两步。

  「你……你不要乱说!」那三名女子对视一眼,转身小跑着进了店里。

  熊远走过去,在田雨静面前蹲下,双手手臂搭在膝盖上,叹了口气,「伤得严重吗?」

  田雨静勉强坐正身子,叹了口气,想站起来,可惜刚刚也不知道哪个人踢了她膝盖几下,现在痛得她膝盖稍微动一下就直抽气。

  「真惨。」熊远朝她伸出手,「起来,走。」

  「去哪里?」田雨静小声问道。

  「医院,不然还能是哪里。」熊远翻了个白眼,粗声粗气道。

  「我还要上班……」田雨静在这里工作了一个星期,要是就这么走了,她一分钱都拿不到。

  「都这样了还想着上班?也不看看你这张脸,五颜六色的,谁还敢让你去招待客人?」熊远一把将田雨静拎起来,也不顾她的挣扎,直接就朝外面大马路走去,伸手招了计程车,把田雨静塞了进去,报了医院的名字。

  田雨静身上还穿着烧烤店的工作服,一声不吭的坐在熊远旁边。司机本来是有心想关心两句的,但是一看到后视镜里熊远那阴沉的脸色就没敢开口了。

  ◎◎◎

  去了医院,挂了号,医生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碍,都是些皮外伤,注意不要碰水感染就好了。我开点药,你们去那边上药,之后每三天换药一次,可以在家自己换,也可以来医院换。」

  「谢谢医生。」熊远颔首,去缴了医药费,又带着田雨静去上药。

  漂亮的女孩总是惹人怜爱,田雨静又是沉默的性子,护士有时候不小心下手重了她也不说什么,惹得护士们都围着她,「小妹妹你是遇到校园霸凌了吗?你不要怕,一定要告诉父母和老师。」

  「我下手轻点,你要是痛就说。」

  「外面那个是你的家长吗?是哥哥,看着好像很厉害,一看就很能打,你要向他求助!」

  「你看看你身上这伤,大大小小的?还有疤痕,你这孩子是不是一直都不说?你这样你父母肯定心疼死了。」

  田雨静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总不能告诉别人,她身上的疤痕,都是她的父母打的吧?

  因为她背上也有伤,要脱了衣服上药,熊远不方便看,就在走廊上坐着等。几个兄弟到了烧烤店却没见到熊远,电话立刻就过来了,「熊哥,你去哪儿了?不是说好你提前去排位,是临时有事吗,我们都到了!」

  「嗯,今天有点事,今晚不去了,你们自己先吃。」熊远回答。

  「是什么事,有没有我们能帮忙的地方?」

  「没有,你们多吃点,把我那份也吃进去。」熊远说完,看到有护士出来了,立刻就结束通话起身。

  「你这个当哥哥的是怎么做的?」护士是个中年阿姨,「你看看你妹妹,一身都是伤,还有疤痕,一看就知道受了长时间的校园霸凌,你们家人的能不能用点心?校园霸凌可是能毁掉一个孩子的一生!」

  「我不是……」熊远想解释一下自己不是田雨静的家人。

  「好了,该上药的伤口都上药了,后背那些地方上药不方便,建议你们之后还是到医院来上药。」

  「好,谢谢你。」熊远看着不好亲近,其实还是很有礼貌的。

  这时,田雨静也出来了,手臂上缠了绷带,嘴角擦了药水但是没包扎,就是看着颜色有点怪怪的,护士也知道现在小女孩都爱美,想了想又给了田雨静一个口罩让她出门的时候戴着。

  「谢谢阿姨。」田雨静接过口罩,小声的说。

  「不用客气。」护士摆摆手,接着又去忙了。

  ◎◎◎

  熊远带着田雨静离开医院,然后迳自回家。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怎么会欺负你了?」熊远的语气很像质问,但是其实他真的只是出于关心。

  田雨静轻声细语的,把事情的过程娓娓道来。

  她长得好,性格也乖巧又勤快,除了家中爹不疼娘不爱之外,其实大部份的人对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烧烤店的客人多,难免有时候会出现招待不周的情况,但是田雨静的态度很好,每次都诚心向客人道歉,才工作了一个星期,就有好些客人专门找到经理,夸奖田雨静了。

  再加上经理本身也确实喜欢田雨静,所以田雨静这一星期的日子,除了忙了点,其实过得很好,比之前在家里被家暴的日子好多了。

  但她平时也不多话,也不会跟人打好关系,难免就引起几个员工不爽。

  「今天打我巴掌的那个女生,她一直暗恋店里的一位厨师,昨天那个厨师跟我表白了……」田雨静说道。

  「原来是吃醋了。」熊远点点头,又笑了,「不过还知道打回去,你也不算太差嘛。」

  田雨静又不是傻子,以前是因为太小了根本反抗不了大人,真遇到了要对她动手的人,她也不可能真的就这么傻傻让人揍的,只是当时对方有三个人,她确实没什么胜算,就只能尽量护着脑袋了。

  「但是你为什么会在烧烤店打工?」烧烤店生意好,但是工作量很大,薪水也不算高,员工流动性其实很高。田雨静这性子,其实更适合去咖啡厅工作。

  「我以后想当一名优秀的厨师。」田雨静说道:「所以想现在店里打工,累积工作经验,而且烧烤店包吃住,我也能省下更多的钱,等钱存够了,我就去进修。」

  「可是你现在显然不能继续在那家店工作了。」熊远想了想,说道:「你想专业进修哪方面,中餐、西餐还是甜点?」

  田雨静一愣,没明白熊远的意思。

  「我有个朋友,开西餐厅的。」熊远说道:「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帮你介绍。」

  「这样好吗?」田雨静连忙摇头拒绝。

  她和熊远非亲非故的,一共见面两次就被他救了两次,田雨静已经觉得很不好意思了。

  大概这么多年从没收到过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她笨拙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又觉得自己回报不了这样的温柔,只觉得压力很大。

  「这没什么,我只是介绍而已,你是否能够真正被留下来,还是要看你能否入了他的眼。」熊远觉得这不是多大的事情。他交友广泛,基本上只要不违背原则,朋友的事情他都是能帮就帮。当然,因为熊远自身性格的原因,他的异性朋友不算多。

  主要是熊远小时候忙着赚钱打工养活自己,上了大学之后很少有女孩子选择建筑系,后来出来工作,打交道的也多半都是男人。

  可能因为和女人接触得太少了,熊远自身又不算太温柔的性格,所以他一直觉得女人很麻烦,一点都不想和女人有什么牵扯,这也是他单身二十七年最重要的原因。

  可是,不知道是出于怜悯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熊远觉得他不讨厌田雨静,甚至可以说,他是喜欢这个女孩,所以也愿意帮她一把。

  不然这女孩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

  「不过你现在这样的情况,肯定不行。」熊远双手抱胸,上下打量了田雨静一眼,「你得先把伤养好,而且你是想做厨师学徒的话,最好到时候能直接进厨房……」

  田雨静想开口,就听到熊远不容拒绝的继续说道:「这样吧,你这一个月就在我家暂时的住下来,你那天做的早餐我很喜欢,我聘用你做我一个月的厨师,顺便你也可以好好养伤。」

  田雨静摇头,熊远却是自顾自地,「就这么说定了,走吧。」

  他站起身。

  「去哪里?」田雨静有点懵。

  「去帮你买点日常用品。」熊远说道,微微一笑,瞬间柔和了他整个面部线条,「你要在这里住一个月,总得需要买一些东西。」

  田雨静愣愣的看着熊远转身去拿钱包跟车钥匙,良久,缓缓笑了。

  「谢谢你,熊先生。」

  「别叫得这么客气,我的朋友大多叫我名字,或是喊我熊哥,你别先生来先生去的。」熊远漫不经心的道。

  「好的,熊哥。」田雨静甜甜的笑了。

  熊远看着田雨静的笑容,愣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转过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44

帖子

14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49
发表于 2019-8-18 16: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9-17 18:14 , Processed in 0.044516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