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莫颜《仙夫太矫情》(重生之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7 14: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莫颜《仙夫太矫情》(重生之三)

出版日期:2019/08/06

内容简介:

几千年来仙魔不两立,仙界俊美得很祸水的剑仙,
该怎麽把魔界的艳使大人拐到他身边?
这不是什麽复杂难解的修仙文,而是一个幽默的爱情故事……

魄月觉得自己真是闲得没事干,才会发神经去勾引段慕白。
他身为冷心冷情的剑仙,斩妖除魔从不手软,修为到他这种程度,怎麽可能轻易动情?
美人计不成,她赔掉自己的小命,死在剑仙的噬魔剑下,魂飞魄散。
谁知一觉醒来,她重生了,重生这事不稀奇,变成段慕白的徒弟才吓人!
仙魔向来誓不两立,她当了一辈子的魔,从没看过段慕白冷漠以外的表情,原来,他是爱笑的;
原来,他可以温柔似水;原来,他一点也不冷漠;原来……
等等,这人怎麽那麽爱动手动脚?这人怎麽老光着身子,还爱吃她豆腐?
原来,段慕白清冷、神圣的形象是装的;原来,他比千年老狐狸还狡猾;
原来,他不动情则已,一动情便会要人命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7 14: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魄月双目一睁,迎目所见,竟发现自己身在陌生的石室中。

  她猛然坐起身,杀气腾腾瞪向四周的同时,一手摸向腰刀,却摸了个空,她狐疑地低头一瞧,惊得全身一僵。

  她的玄衣战袍不见了,弯月妖刀也不翼而飞,所有战场上会用到的法器全都不在了,这个发现令她又惊又怒。

  是哪个王八羔子让她光溜溜地躺在冰床上!

  她立刻捏了个魔诀,想变出一套衣裳来,却发现失效,莫说衣裳,连个肚兜都变不出来,虽然她从来不穿肚兜的。

  她愤怒地跳下床,怒目一扫,石室内除了冰床,什麽都没有,唯一可用的是挂在门口的布帘,她上前扯下,充当衣裳包在身上打了个结,虽然露肩露手又露腿,但该遮的重点部位都遮了,聊胜於无。

  若被她知道是谁剥光她,她定要以牙还牙,不只剥光对方的衣裤,连人皮也一起扒了。

  她赤足踩在地上,沿着石室外的通道一路摸出去,本以为有人看守,直到出了通道,却始终碰不到一人。

  她来到洞口,方知自身所处之地是山腰的一个石洞里,洞外冲刷而下的瀑布形成水幕,让这处石洞更加隐密。

  她在洞内分不清白天、黑夜,直到瞧见水幕外高挂的明月,才知此时已入夜。

  她感到十分疑惑和茫然,不明白自己怎麽会在这个地方?努力搜索着记忆,她记得仙魔大战、记得自己上战场,却一时想不起其他细节,反倒惹得脑袋瓜昏沈沈的。

  她甩甩头。算了,不管如何,先回魔界再说。

  她正想捏个魔诀离开此地,不经意一瞄,瞥见一抹身影,猛然一惊,立即火速趴下。

  瀑布冲刷而下是一处水潭,水潭中央有块突起的大石,石头上坐着一名男子。

  她悄悄探出半个头,一双眼紧盯着那人。

  矫情的白衣、矫情的清高、矫情的仙气飘飘──她没看错,是他,剑仙段慕白!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魔族最大的劲敌竟然在此!

  这人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儿做啥?

  瞧他盘腿打坐,闭目凝神,似在修练……哦,她明白了,此处隐密,灵气旺盛,正是闭关修行的好地方。

  瞧他一身月牙白长袍,周身一圈亮晃晃的仙芒,摆明了给人当靶子,她不乘机偷袭都觉得太对不起他。

  修练闭关时,一身功法都用在打通全身筋脉,吸取天地灵气,正是天门大开、气罩护体最弱的时候,难怪他会躲在这里。

  此时杀他,千载难逢。

  她眼中杀意暗涌,猛然俯冲而下,运转魔功,五指成爪,直击他的天灵盖,夺取他的元丹。

  吞食仙人的元丹能提高法力,剑仙的元丹却能增加百年功力。

  她势在必得,一身杀势对准了他,岂料中途察觉异状,心想怪了,怎麽目标好像歪了,有点对不准呀?她忙催动内息,却惊觉丹田空虚!

  她脸色剧变,摧不动内息,便施展不出魔功,这时候送上门,不等於自杀才怪!

  她俯冲的姿势向来威风,如猎鹰扑兔,在乍惊法力失效後,四肢拚命挥动,倒成了一只慌张的旱鸭子。

  完了、完了,这下子不死也会去掉半条命!

  她直直掉入潭中,水面巨大的冲击扑面而来,撞得她骨头都要散了,寒冷的水流瞬间无孔不入地包围住她,她拚命捏诀,却惊觉连最简单的隔水术也失效了。

  没了隔水术,她便无法在水中呼吸。她惊慌挣扎,四肢越是用力踢打,身子越是向下沈。

  难不成自己最後的下场竟是淹死?窝囊啊窝囊,若传出去,她不被妖魔两族笑死才怪!

  快窒息的胸腔疼得难受,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猛然被人捞起,哗啦浮出水面,一接触到空气,她立即迫不及待地大口吸气。

  终於得救了!她想,才松口气,待回神时,发现自己正两手抱着人家,她移开点距离,对上一双幽冷的眸子。

  矫情的白衣、矫情的清高,还有矫情的仙气飘飘……救她的人,正是仙界出了名的冷男,魔界悬赏最高的仇敌。

  魄月脸色僵硬。完了,与其被段慕白杀死,倒不如淹死算了。

  她这儿脸色比死人还难看,他那儿却目光温柔似水。

  「你身子未好,怎可轻易戏水?」

  魄月瞪着他,僵硬的表情逐渐转成一脸狐疑。仇敌见面,从来都是分外眼红,他这温柔的眼神是怎麽回事?

  「就算戏水,好歹也穿件衣裳,难不成你想勾引我?」

  她呆住,低头一瞄,这才发现裹在身上的布帘不见了,八成是掉下来时被水冲掉了,此刻她正一丝不挂着。

  魄月有点傻了。段慕白面对她,从来都是冷漠得跟冰渣子似的,他身上的仙气护体堪比锐利的刀刃,让妖魔无法近身,但是此刻,他不但抱着她,且目光含笑,语态温柔,说话的口气彷佛在对情人打趣似的。

  他不是段慕白!

  她沈下脸。「你是何人?为何假扮剑仙?」

  段慕白不会对她假以辞色,她勾引他足有百年之久,从没成功过,就算脱光衣服在他面前色诱,他也从不上当。

  「宝儿居然说师父是假冒的,该打。」伸手轻弹她的鼻尖,这个亲昵的小动作,惹得她目瞪口呆。

  宝儿?师父?他在说什麽?

  他施了个净水术,让她身子瞬间乾爽,接着手一伸,从虚空中拿出一件罩衫,包住她赤裸的娇躯,打横抱起,腾飞而上。

  她被一路抱回了石室,待她回神时,已被安置在冰床上。

  「坐着别动,冰床有助安神,乖乖躺着。」嘱咐完後,他便转身出了房。

  魄月怔怔地瞪着门外,记忆中好似有什麽渐渐苏醒了,她忽而想起什麽,猛然低头扒开身上的罩衫,露出一对饱满漂亮的粉嫩胸部。

  她想起来了!

  仙魔大战……身为魔族将领的她,奉魔君之命,率领一支魔军偷袭望月峰。

  望月峰是段慕白居住之处,双方兵马交战,她与他大斗法,在斗了千招後,她落居下风,来不及逃走,被他手中的噬魔剑一剑穿心,魂飞魄散。

  本该有剑伤的胸口,却只看到一片白皙无瑕,依然饱满,依然浑圆,却找不到任何伤口。

  这不可能,难道这是幻境?

  是了,只有在幻境,剑仙才会那麽反常地对她温柔,也能解释她身上为何无伤。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魄月在石室里四处搜寻,若是幻境,总有破绽,她要破了这个幻境。

  谁知她无意中瞧见石室里的一缸水,在见到水中的倒影时,她惊得往後退。

  水中有人!

  她左右张望,正想开口喊人,随即又想到自己身在幻境,喊人也无用,便闭上嘴,犹豫了下,看不出有何危险,便又谨慎上前,盯着水中的倒影。

  那是一张娇嫩的面容,约莫十六、七岁,那姑娘瞪着她,如同她也瞪着那姑娘,她眨眼,那姑娘也眨眼;她低头,那姑娘也低头。

  水面映出她的脸,却也不是她的脸!

  魄月惊讶地摸着自己的脸,继而拧眉。这是怎麽回事,她怎麽成了别人?

  她蓦地恍悟,难怪段慕白看她的眼神和对她的态度大不相同,分明是把她当成另一个人了。

  她肯定是被他用噬魔剑砍死後,魂魄不知怎的就跑进了这个女人的身子里,本该魂飞魄散的她,竟是藉由别人的身子重生了。难道她施展不出魔功,摧不动内息,是因为换了一具身子的原因?

  「说了坐着别动,又不乖了。」身後传来男人温柔的轻斥,健臂一搂,把发呆的她给抱回冰床上。

  「你伤了元神,虽然已无大碍,但身子还虚,要多休息。」

  还是那张俊脸,却因为不再冷漠,给人的感觉差了十万八千里。被段慕白用如此温柔的目光盯着,饶是认识了这家伙几百年,她还是不习惯他这张脸,太靠近、太耀眼、太肉麻了。

  真没想到,向来在外冷心冷情的剑仙,也有如此和蔼可亲的一面。

  对了,他喊她宝儿,又自称师父,她竟成了他的徒弟?

  下巴突然被掌心托起,对上他关怀的眼。「怎麽傻了?」

  魄月眨眼瞧他,试探地喊了句。「师父?」

  「嗯?」

  看样子,他是真没认出她来,把她当自己徒弟了。

  「师父,徒儿感到丹田空虚,摧不动内息。」

  他说她身子尚虚,不知这身子发生什麽事,只能想办法探听,又怕被他发现异样,只能问得保守点。

  「你遭受魔族攻击,虽然死里逃生,却伤到元神,师父虽然护住你的元神,但仍需多休养。」

  遭受魔族攻击?她懂了,看来这身子是在仙魔大战时受了重伤,原主人肯定已经战死了,她的魂魄乘机占了这个身子,藉此又活过来。

  「乖乖别动,师父还在煮药呢,去去就回。」段慕白叮嘱几句後,转身出了石室。

  待人一走,魄月眸光一转,嘴角抿出邪气的笑容。

  呵,这可有意思了,她本是魔族之人,居然变成了修仙弟子,还成了剑仙的徒弟。

  魔君麾下有四大将领,分别为黑煞、厉武、催心和艳使。魔君早想收伏剑仙,四大将领人人都想抢先立下这个功劳,身为艳使大人的她,为了收伏段慕白,曾使出浑身解数来色诱他。

  不管是装萌、装无辜、装可怜,用尽了各种计谋,却都媚惑不了他。

  剑仙独来独往,自成一派,没有在乎的人和事,却想不到他居然有一个徒弟,而且看得出来,他很疼这个徒弟。

  成为剑仙的徒弟,要收拾他,机会就多了,看是对他煎煮还是炒炸,任她挑选,还能抢在其他人之前立下大功,到时她可以向魔君请求,把剑仙居住的望月峰当成奬赏赐给她。

  思及此,她又阴恻恻地笑了。

  段慕白走进房,她已收起邪笑,换上一张我见犹怜的神态。

  「把这碗药汤喝了。」盛着浓稠墨色汁液的药碗递到她面前。

  魄月盯着那药碗,那药汁看起来有些恶心。她故意天真地问:「师父,这是什麽药?」

  段慕白含笑道:「你为魔功所伤,这碗药能洗筋易髓,化去你体内的魔气。」

  她心头咯噔一声。化去魔气?她都施展不出魔功了,喝了这药,会不会从此魔功尽失?

  不行,她不能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8 10: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出新书了,好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0 06:58: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新书什么时候有结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0 09:5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开心了,终于看到了,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1 10: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莫颜的新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4 23: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看 莫颜的书不要错过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6 15: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去下了....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22: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很好看的一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11-21 23:33 , Processed in 0.047947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