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查看: 265|回复: 4

安祖缇《爱上未来的你》

[复制链接]

3347

主题

3430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4329
发表于 2019-7-23 10: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爱上未来的你》

出版日期:2019/08/02

内容简介:

十八岁的童筱秋正值花样年华,青春洋溢美丽如花
怀着一颗萌动春心,期盼跟暗恋的心上人告白
但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让她的人生转了个弯……
当她从昏迷中醒过来,却已是人事已非
一个有点熟悉的陌生大叔冲着她喊……老婆?!
从青春美少女变成轻熟女,而且还升格为人妻
天啊!她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原来她的灵魂穿越到未来,成了三十岁的童筱秋
这个恶耗劈得她方寸大乱,脑袋当机无法运转
最悲摧的是她嫁的人不是心仪的校园万人迷
而是和她从小吵到大的冤家死对头──裴轩齐!
明明他们互看不顺眼,为什麽会昏了头结婚?
可恶!裴轩齐经过十二年竟然学坏了
她只不过是好奇的问起心上人的下落
他就不爽的摆张冷脸,跟她玩起冷战的冷暴力──
什麽?真正学坏的人是她?她感情出轨背叛婚姻?!
好冤喔!犯错的人又不是她,承担後果的却是她……


1-1

  「你很机车耶,教一下会怎样?」女孩恼怒的低吼。

  「求我啊。」男孩讥嘲的音调引人拳头痒。

  「我才不屑求你,不要就拉倒!」

  正在厨房里煮饭的侯宇蓉听到外头吵架的声音,不禁摇头叹气。

  这对「冤家」一天不吵架就会全身发痒是不是?

  没一会儿,她就听到女儿开了大门,接着重重甩上,分明是拿家里的铁门出气。

  那「砰」的一声,即便侯宇蓉有心理准备还是不免吓了一跳,没好气地从厨房探出头来。

  「门是惹到你了吗?」

  童筱秋用力甩掉脚上的鞋,两鞋一正一反,刚好成一个「圣筊」。

  她用脚将反了的鞋翻正,并拢推到角落去。

  「还不是裴轩齐,今天期末考,我有题数学写不出来,问他会不会,他说他会,却死都不肯教我,小气巴啦。」

  童筱秋恼恨的边走边脱袜子,来到浴室,又是朝洗衣篮泄愤似的狠狠一丢。

  「你们两个一天不吵,大概会天下红雨吧。」侯宇蓉对这对冤家青梅竹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每次都是他先惹我的。」

  童筱秋回房间把制服脱了,换了家居服出来,进厨房跟妈妈抱怨裴轩齐有多机车,侯宇蓉见她闲着,丢了一包荷兰豆要她帮忙把粗梗撕掉。

  童筱秋坐来餐桌旁处理粗梗,一边弄一边碎碎念。

  「他一定是怕我会了,学测考赢他,面子上挂不住才不肯教我。」童筱秋抽着鼻子,哼哼作声。

  侯宇蓉闻言只是笑。

  童筱秋跟裴轩齐两人是青梅竹马,但很奇怪的是,裴轩齐老是喜欢惹她,小时候是整她、欺负她,长大後有收敛了,但改在口头上气她,真不知这男孩心底在想什麽,好像把童筱秋惹得气噗噗,是人生最开心的事。

  偏偏这两人在学业上又是争得你死我活,常在争班上一、二名,不知何时才会停战休兵。

  虽然看他们每天吵吵闹闹,有时还挺烦的,但从别的角度来看,童筱秋会一直维持一个好成绩,裴轩齐也是有功。

  记得读国小时,童筱秋还满懒散的,成绩起起伏伏,又粗枝大叶,不是看错题目,就是弄错解题意思,裴轩齐一家搬过来之後,两人同学区又同学校,裴轩齐第一次考赢她就开始嘲笑她了。

  虽然家长都阻止裴轩齐不可以这样嘲笑童筱秋,裴妈妈还为此打过裴轩齐,但裴轩齐依然死性不改,而童筱秋被气哭的第二天就开始发愤图强,下次的段考赢了裴轩齐後,就换她讥嘲对方了。

  两人十年来一直是这样的模式相处,现在都十八岁了,还是一样吵来吵去的。

  用过晚餐後,童筱秋即回房准备第二天的期末考试。

  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赢臭裴轩齐,还有一个礼拜後的学测,她一定要考满级分,气死那个浑蛋。

  童筱秋从抽屉里拿出亲手做的布条,上头写着「赢裴轩齐」四个字,绑在头上,在後脑勺用力打结。

  「裴轩齐,等着瞧,这次的第一名一定是我童筱秋,嗯哈哈哈哈哈!」

  可怕的笑声在童家回荡,久久不散。

  ☆☆☆   ☆☆☆   ☆☆☆

  考完期末考,隔天就是休业式,接下来就是寒假了。

  不过身为高三考生,礼拜一还是得去学校寒假辅导,辅导到学测的前一天,等学测结束了,才是寒假真正的开始。

  为了不让考试那天匆匆忙忙,童筱秋在前一天下午的辅导课结束,就跟妈妈一起去查看考场位置,确定自己的应试教室在哪里,毕竟不是自己学校,先了解一下总是有备无患。

  确认好後,母女俩准备回家吃晚饭,突然有人叫住了童筱秋。

  童筱秋回头见到对方,小脸就红了。

  虽然暮色已起,但侯宇蓉还是察觉了女儿的异样。

  一名身高粗估约有一八○,个高腿长,外型俊朗的大男孩朝她们走来。

  耿若聿先礼貌的朝侯宇蓉打招呼,才问童筱秋,「你也来看考场?」

  「对啊,你也是吗?」

  「嗯。」耿若聿点头,「我们教室好像不一样。」

  耿若聿拿出准考证,童筱秋也忙拿出自己的。

  「我在那个二甲的教室。」耿若聿指着西北方道。

  「我在一乙。」

  「那好像离得有点远。」耿若聿语气似在叹息。

  「对啊。」

  侯宇蓉意外平日那个多话的女儿,在这名男孩面前竟表现得如此羞怯还寡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很文静呢。

  看穿女儿的心思,侯宇蓉以手遮嘴,掩住窃笑。

  「那你准备得怎样?」

  「不是很有把握。」童筱秋含蓄的说。

  不是一定会考满级分的吗?侯宇蓉在心里吐女儿的槽。

  「你一定行的,全学年第三名。」

  「你第一名的,我哪比得上你。」童筱秋抿着嘴害羞微笑。

  「别忘了还有裴轩齐。」耿若聿提点。

  一听到裴轩齐的名字,童筱秋的笑容微微走样,不过在抬起头来面对耿若聿的时候,立刻恢复含羞带怯的模样。

  「他也比不你啊。」

  「他虽然这次期末考是第二名,可是分数一直离我很近,你也是一样,我们都在伯仲之间。」

  「如果不是那题数学题我解不出来,我一定会赢他的。」童筱秋忍不住碎碎念,咬牙切齿。

  「你说什麽?」耿若聿好奇的问。

  她自言自语的非常小声,这儿风又有点大,听不真切。

  「没有啦,希望我们学测都能考出满级分。」童筱秋羞涩的笑。

  「一起加油喔。」

  「嗯。」

  「那我先回家了,阿姨,童筱秋,Bye-bye!」

  「Bye-bye!」童筱秋恋恋不舍的跟耿若聿挥手道别。

  耿若聿走了之後,侯宇蓉才撞了女儿胳膊一下。

  「那谁啊?」

  「隔壁班的啦。」

  「长得挺帅的,不过差轩齐一点。」

  在侯宇蓉的眼里,耿若聿虽然长得斯文俊俏,说话也温文有礼,但她不知那男孩哪儿不太对劲,得不到她的心,总的来说,她还是比较喜欢裴轩齐多一点。

  「哪有!」童筱秋一听就来气了,「裴轩齐哪有他好看,裴轩齐人丑心也丑,丑死了。」

  「你喜欢那个男生喔?」侯宇蓉眼朝耿若聿离开的方向瞟了瞟。

  「喝!」童筱秋倒抽了口气,刚才还气势汹汹,一下子就扭捏起来了,「哪……才没有呢。」

  可能是平常常被裴轩齐笑,所以童筱秋不太说没把握的事情。

  她自从有次上台领奖,上楼梯时差点摔倒,被耿若聿扶了一把後,心就落在他身上了。

  她一直想找机会告白,可偶然听到他拒绝隔壁班一个女生的理由是──

  「我上大学才想交女朋友,现在只想全力冲刺学业。」

  她就把希望寄托在考上大学後。

  她一定要跟耿若聿考上同一所学校,当校园情侣!

  这是她今生大愿!

  怕妈妈多嘴的去告诉裴轩齐,到时若是没成功,又要被裴轩齐耻笑,所以她打死也不肯承认。

  「真的没有吗?」侯宇蓉斜眼睨她。

  童筱秋被逼问得窘迫,顿时恼羞了。

  「吼,妈你很讨厌,我们赶快回家了,爸还在等我们带晚饭回去。」童筱秋一嚷完,就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向公车站。

  「好啦好啦。」

  侯宇蓉笑看女儿慌乱急促的背影,感叹的摇头。

  吾家有女初长成啦!


 1-2

  坐在试场的座位上,童筱秋不断来回比对准考证号码,确定没错才舒了口气。

  一会儿,她旁边的空位有人坐入了,同时,一声讥嘲响起。

  「不要偷看我的啊。」

  这声音不正是……

  裴轩齐?

  转过头去,还真的是他!

  只见他肘撑着桌,托着腮斜坐,肩靠着墙,态度吊儿郎当。

  童筱秋翻了个大白眼。

  裴轩齐的长相和耿若聿是不同类型,耿若聿长得文质彬彬,气质优雅,而裴轩齐虽然俊帅有型,五官深邃,但一张嘴跟喂了蛇毒一样,一张口就要毒死人,搭上那张俊脸,反而更让她讨厌。

  这种讨厌鬼,老天爷还给他一张好看的脸,真是浪费!

  「我还怕你看我的呢。」童筱秋反唇相讥。

  「手下败将还真是不知羞耻。」裴轩齐轻哼了声。

  「你……」

  童筱秋正要发难,监考老师进来了,她只好忍住这口恶气,从笔袋拿出铅笔跟橡皮擦……

  咦?她的橡皮擦呢?

  童筱秋吃惊的不断翻找。

  她昨天晚上明明有放进去的啊!

  她将笔袋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确定橡皮擦真的不翼而飞了。

  她怎麽会犯这种错?

  早知道早上出门的时候应该再检查一次的……

  突然,一颗方形的橡皮擦扔到她桌上,滚了两圈,刚好落在她掌心,她一愕,抬头转往右边,裴轩齐一脸不屑。

  「就是这麽粗心,才会每次都输我。」

  原本想道谢的童筱秋一听就火了,感激之情消散无踪,「我哪有每次都输……」

  「安静!」监考老师凌厉的视线扫来,童筱秋连忙噤声,羞惭地低下头去。

  一旁传来噗哧讪笑声。

  可恶的裴轩齐!

  虽然很想把橡皮擦丢还给他,当一个有骨气的人,可是没有橡皮擦,万一试卷写错事情更大条,只好忍受屈辱,把橡皮擦收下来了。

  呜呜呜……好恨啊!

  臭裴轩齐、死裴轩齐,真希望老天有眼,让他看错题目写错题,名落孙山!

  ☆☆☆   ☆☆☆   ☆☆☆

  两天的学测终於结束了,童筱秋虽然还满有信心的,可是又怕有哪里她没注意到的地方出状况,仍有些惴惴不安。

  她也知道自己比较粗心,所以写完题目,仔细检查到钟声响才交卷。

  不过她数学写得比较慢,检查不到一半,考试时间就结束了,实在很难不担心会不会她没检查到的地方,就正好出了问题。

  拉开脖子上的围巾,重新缠绕打结,後颈的围巾突然被扯。

  回过头去,果然是从小跟她不对盘的裴轩齐。

  「干嘛啦!」童筱秋恼火的把围巾从裴轩齐手中拉回来。

  「七月要考指考喔?」

  「你才要考指考!」臭家伙敢诅咒她!

  「你要读哪里?」裴轩齐忽问。

  「关你屁事……」

  「筱秋。」

  突然听到那道熟悉的温柔嗓音,童筱秋迅速敛起怒容,一转笑颜,其表情变化,裴轩齐全都看在眼里。

  他「啧」了声,假装无视心头的不是滋味。

  「嗨。」童筱秋转身打招呼,「考得怎麽样?」

  「一般般,你应该考得不错吧?」发现裴轩齐也在,耿若聿朝他点了下头。「轩齐考得如何呢?」

  裴轩齐耸了下肩,不置可否的样子。

  「我应该考得没你好。」童筱秋谦虚道,「我数学检查不到一半,钟声就响了,真怕有哪儿出错。」

  「不会啦,不要担心,我们一定可以上同所大学的。」

  裴轩齐闻言蹙了眉头。

  这两个家伙约好上同间学校吗?

  什麽时候交情这麽好了?

  「希望我们可以继续做同学。」耿若聿温言笑道。

  「我也这麽希望。」

  童筱秋走在他身边,一脸娇羞,小手握在身前像麻花一样扭转,一看便知是恋爱中的少女。

  裴轩齐没好气的两手插口袋走在他们後面。

  走到十字路口刚巧是绿灯,童筱秋有些遗憾的说:「我要过马路了。」

  如果公车站牌不是在对面就好了。

  或者两人同坐同一路线的公车的话,就可以一起回家了。

  结果,她只能跟裴轩齐那个臭小子一起走。

  真是令人生气。

  当年搬来她家旁边的,为什麽不是耿若聿而是裴轩齐啦!

  童筱秋在心中忿忿不平。

  「嗯,那Bye-bye!」

  「Bye!」

  童筱秋踏上斑马线时,耿若聿想到了件事,转头喊道:「童筱秋。」

  一听见他的声音,童筱秋立刻停下脚步转过头来,「什麽事?」

  「我明天……」

  一辆摩托车突然从转弯处冲了出来,失速难以控制,朝童筱秋方向冲了过去。

  「童筱秋!」

  童筱秋听到一声大喊,脸方转过的刹那,四周的景物竟变成了一团模糊,身体突然变得好轻好轻,轻得可以飘浮在半空中,然而这种轻盈的感觉只停留那麽一会儿,她就什麽都感受不到了。

  不管是周围人的喊叫,或是身体的疼痛,通通都感受不到了……


 1-3

  忽地睁开眼,童筱秋觉得有些茫然,眼前有一张留着胡子的粗犷俊颜在晃动,感觉陌生又有点熟悉。

  她迷迷糊糊的闭上眼,又晕了过去。

  再次睁眼时,她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还有惨白的日光灯。

  她觉得尿急。

  想起床上厕所,没想到一动就身体疼。

  「筱秋?」一个留着胡子,好像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的大叔低声询问,浓眉下的一双深邃眼眸透着关心,嗓音十分温柔。「会痛吗?」

  「你谁?」

  那眼睛她有印象,跟讨厌鬼裴轩齐几乎一模一样。

  「我谁?」乌眸透出错愕。「你怎会问这种问题?医生没说你有脑震荡啊。」那人的手在她头上摸了摸。

  一摸到後脑勺,童筱秋立刻疼得龇牙咧嘴,连忙打掉那人的手。

  这人在干嘛,为什麽随便摸她的头?

  「不要碰我!」童筱秋抗议,她以为自己是大吼出来的,充满威吓,其实跟蚊子音量差不多。

  「这里很痛吗?」那人柔声询问。

  童筱秋恍恍惚惚想起昏倒之前发生的事了。

  她被辆摩托车撞了。

  所以她是被送到医院来了?

  她猜想这个随便摸她头的人八成就是撞到她的骑士。

  但他怎麽可以随便摸她呢?

  真是没礼貌。

  肘撑着床想起来,却没想到关节处也有伤口,一碰触就疼得她龇牙咧嘴,额冒冷汗。

  不知是不是连锁效用,手肘一开始痛後,其他地方也开始疼痛起来了。

  她的头、手还有脚跟屁股,都好疼。

  「好痛。」她难受的掉眼泪。

  「医生说如果会痛就给你吃止痛药,你等等,我去叫护理师。」

  「我想上厕所。」童筱秋可怜兮兮地说。

  她不想依赖这个肇事者,可不知为什麽,她受伤躺在医院,竟然都没有家人来陪顾。

  那个时候裴轩齐跟耿若聿不是都在附近吗?

  他们没帮她通知家长一声吗?

  尤其裴轩齐那个浑球,好歹也当了十年邻居,怎麽可以视而不见?

  该不会以为她被车撞死之後,他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吧?

  哼,别想,她一定会好好的活着考赢他,并且跟耿若聿一起考入同一所大学当校园情侣的!

  「我扶你去上厕所。」

  男人的手自她的颈後插入,握着她一边的肩头,将她扶起来。

  她的身子几乎是靠在他的怀里。

  太近了吧!

  她想跟这个变态大叔抗议,可是疼痛加上尿急,让她没有力气斥责,不得不让他帮忙扶到厕所去。

  男人将她扶到马桶前,竟然伸手撩她的裙子。

  「你要做什麽?」童筱秋吃惊斥问。

  「帮你脱内裤,不然你怎麽上厕所?」

  「变态!你怎麽可以脱我内裤?」

  这大叔竟然是个变态!

  「你发什麽神经,脑袋撞坏了是不是?」男人没好气。

  这人语气怎麽也跟裴轩齐那麽像?

  该不会撞到她的人正是裴轩齐的亲戚吧?

  同一个血脉出的,讨人厌的地方也差不多。

  「不准碰我!」她红着惊慌又恼怒的眼喊,「不然我要叫救命了。」

  男人一脸莫名看着她。

  「好,随便你。」男人退让。「那你自己有办法吗?」

  「没办法也不需要你帮我脱。」

  「好啦,那你自己脱。」

  男人放开她,让她坐在马桶上。

  童筱秋正要抓起裙摆,突然发现男人没出去。

  「变态,想偷看我上厕所?」

  男人张着嘴,一脸难以置信。

  「你毛病啊?一直骂我变态!」

  「你随便摸我,又想脱我内裤……」因为出车祸身体不适,她呼呼喘了两口气後才又斥道:「又要偷看我上厕所,不是变态是什麽?」

  男人翻了个白眼。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骂老公变态的。」男人沉下脸来,担忧之色溢於言表。「你是不是有什麽地方不对劲?」

  「老公?你?」她吃了一惊,「你说什麽?」老公?

  她是十八岁的高三生,恋爱都还没谈过呢,哪来的老公?

  「我是你老公呀,不要跟我说,你头撞到失忆了。」

  童筱秋震惊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那张脸熟悉。

  如果把胡子剃掉,脸再年轻一点,皮肤光滑一点……

  小手十指不知不觉的握拢,隐隐发抖。

  「你叫什麽名字?」

  男人眉心聚拢。

  「裴轩齐。」


 2-1

  看她一脸错愕,整个人傻在当场的模样,可见真的不知道他是谁。

  难道他随口一句玩笑话,还真说中事实──童筱秋失忆了。

  「我去请医生过来。」裴轩齐匆匆离开病房。

  童筱秋仍是陷於巨大的冲击里,回不过神来。

  他是裴轩齐?

  他脸的确长得满像裴轩齐,可是裴轩齐没这麽老啊!

  那男人大概三十岁上下了吧,都可以叫他叔叔了,怎麽会是裴轩齐呢?

  这是恶作剧吧?

  是裴轩齐找了一个很像他的人来整她的吧?

  「喔!」她突然想到自己的尿急,膀胱已是在爆炸边缘,赶忙解放,再扶着墙壁慢慢走回病床。

  这是一间两人病房,隔壁病床目前是空的,应该是没有人睡。

  她爬上了床,觉得身体四肢仍是疼痛,半躺着喘了数口气,拿起床边柜上的矿泉水,倒了杯水来喝。

  一会儿,医生来了,在进病房之前,裴轩齐已大略说明了童筱秋现下的状况。

  「你记得自己叫什麽名字吗?」医生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温柔询问。

  「我叫童筱秋。」

  「那你记得自己是发生什麽事,送到医院来的吗?」

  「我发生了车祸。」

  她还记得那辆摩托车以奇快的速度冲过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就被撞飞了,像小鸟一样飞在半空中,只不过她是失了羽翼的鸟,一下子就重重的摔落下来。

  医生与裴轩齐对视一眼,眼神很奇怪,童筱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麽。

  「哪里不对吗?」童筱秋紧张的问。

  「你不是车祸,你是被棒球打到头,昏倒送医。」医生解释道。

  「棒球打到头?」童筱秋一脸哭笑不得,「怎麽可能,我全身上下都很痛,你看,」童筱秋拉起衬衫袖子,「我手肘都受伤了……」

  手肘的一片光滑让她诧异地瞪大眼。

  她的手肘没有伤?

  那为什麽刚才会觉得痛?

  「你身上有一些擦伤,是昏倒时造成的,但因为你是跌在草皮上,所以没有什麽大碍。」

  「我真是车祸……摔在柏油路上……」

  童筱秋检查四肢,还真的只有手背上有一些擦伤,除此以外,不见什麽大伤口。

  那她刚清醒时为什麽会觉得全身疼呢?

  「怎麽会?」她的脑子已经无法运转了,「我明明是学测那天在路口被车撞到的啊!」

  惊慌的水眸闪着泪光,不知该怎麽办。

  「筱秋……」裴轩齐手碰上她的肩,童筱秋下意识甩开。

  「不要碰我。」

  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裴轩齐,就算真的是裴轩齐,也不准随便乱碰她。

  裴轩齐嘴角抽搐了下。

  「医生,请问这是怎麽回事?」裴轩齐焦急询问医生。

  学测那天……不就是十八岁的时候吗?

  童筱秋现在已经是个三十岁的轻熟女了,跟他结婚也快一年了,但她现在看他的模样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还有点讨厌的那种。

  那会让他回想起,她跟耿若聿分手前,与他处处不对盘的相处状况。

  医生思考了一会儿,「你记得自己现在几岁吗?」

  「十八。」

  「你刚考完学测?」

  「对。」童筱秋点头。

  「但其实你现在已经是三十岁了。」

  「三十……」童筱秋傻愣当场。

  「你有可能是失忆了,也许是因为头受到强烈的撞击所致。」

  「我失忆了?」童筱秋呐呐重复。

  「我再安排更精密的检查,并请精神科医师过来会诊。」

  医师叮嘱护理师安排检查时间,便离开病房。

  脑子一片混沌的童筱秋看着身边的男人,嗓音在颤抖,「我三十了?」

  裴轩齐拿出手机,点开镜子程式,递给她。

  童筱秋看着那长方形的东西,心底很是困惑,一转过来,才发现上头竟然出现她的脸,以及她後方的病房背景。

  莫非这是照相机还录影机?

  她小心翼翼的将手机萤幕正对脸庞,上头出现的不是十八岁的青春稚嫩脸孔,而是成熟端庄的模样,她的头发甚至烫成了富有风情的大波浪卷,染成棕色,长度约在胸口处,而她高三时的发型是及腰长直发,乌黑油亮,总习惯绑成马尾,像条鞭子在身後甩啊甩。

  裴轩齐常说那马尾根本是打人的武器,有一次还企图把她的马尾剪短,两人又因此大吵一架。

  她的人生已经过了十二年,而她却毫无记忆?

  失控的泪水滑落,她不知所措的双掌掩脸痛哭失声。

  裴轩齐坐上床缘,手刚碰触到她的上臂,她立刻又喊,「不要碰我,我不认识你!」

  「你……」她不知该如何是好,裴轩齐同样不知所措。

  谁知道一颗球竟然让她忘了这十二年的时光,更忘了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的记忆停留在十二年前,她暗恋着耿若聿的那个时候。

  不安的感觉紧紧攫住了裴轩齐,尤其她抗拒他的碰触,更让他升起回归原点的恐惧,让他害怕可能的失去。

  他还记得十八岁那年童筱秋眼中关注的只有谁,她的心完全绑在那个人身上,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深呼吸了口气,告诉自己,别自乱阵脚,这可能只是暂时的,等她回了家,身处在熟悉的环境里,就会慢慢一点一滴的想起来的。

  他从皮夹里抽出证件,塞到她手中,除了证实自己是裴轩齐,上头的配偶栏正是她的名字。「我们好歹认识了二十二年。」

  「我不知道。」童筱秋看也不看的就将证件扔回去。「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失控的嚎啕大哭。

  她什麽都想不起来,她更无法理解她怎麽会跟裴轩齐结婚。

  他们不是个性相冲吗?

  他们不是互看彼此不顺眼吗?

  为什麽会结婚呢?

  她想问,可是现下完全没那心情。

  她并不喜欢裴轩齐,她喜欢的人是耿若聿啊。

  裴轩齐看着童筱秋崩溃的样子,无法安抚她的他默然捡回了证件,坐到陪病床上,点开手机浏览器,搜寻有关於失忆的资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11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19
发表于 2019-7-28 02:2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坐等新书哈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

帖子

1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5
发表于 2019-7-28 14: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般新书会放在哪个版块购买下载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222

帖子

263

积分

VIP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9-8-5 10: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到未来,很新颖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19-8-24 08: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题材不错哦!安大大的书品质有保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9-18 04:35 , Processed in 0.050579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