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查看: 169|回复: 2

可乐《总裁咬一口》

[复制链接]

3106

主题

3181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1661
发表于 2019-7-23 10: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乐《总裁咬一口》

出版日期:2019/08/02

内容简介

欠债还钱,为什麽她借「奶」却得还人?!
多年前她抢人一口奶,现在他老爸上门讨恩情
希望身为营养师的她去照顾卧病在床的儿子──
听说她和他吃同一个人的奶,说不定还有抢奶之仇
她就这麽乖乖送上门,不知道会不会被挟怨报复?
直到听闻他过着吃不下东西、生不如死的日子
戳中她万事以食为先的思考模式,勾动她的恻隐之心
为了「一乳之恩」,她认命的去伺候他好报恩……
虽然她不是神婆,没办法作个法就让他恢复健康
煮些营养可口的药膳替他调理病体还难不倒她
没想到大总裁个性卢小小,把她的好心当驴肝肺
光是哄他吃饭就快折腾死她一身肥油了──
不得不说,这男人一张嘴是毒了些
可那张脸特别养眼,墨黑深瞳带着惑人的魔力
定定凝视着她时,就让她的魂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但她心动却不敢行动,因为她没有被美色冲昏头
既然是个麻雀,就别妄想着飞上枝头能变凤凰…


楔子

  在欧阳盼盼还是一个小胚胎时,就受到众所嘱目的期盼。

  只因为她是爸爸和妈妈结婚多年,做了无数次的人工受孕才成功的孩子。

  她还在妈妈的肚子里时,小名就叫「盼盼」。

  顾名思义,就是爸爸妈妈期盼她能乖乖的在妈妈的子宫里平安的长大出生。

  可惜天不从人愿,在盼盼待在妈妈肚子里七个月时,爸爸妈妈遭遇了一场重大的交通意外。

  爸爸为了保护妈妈跟她,当场死亡,妈妈被送到医院,拚尽所有力气生下她後,也跟着爸爸走了。

  盼盼带着父母的期盼来到这个世上,可是却也在同时承受了失去父母的悲伤。


1-1

  安心医院的婴儿房为了竞争激烈的新生儿市场,费尽心力在新生区注入一点不同其他医院的活力,与产妇区只有一墙之隔的新生儿区是用不同的墙壁颜色作区别。

  新生儿区刷着浅粉、嫩黄色调交错的墙面还贴着可爱的小豆苗壁贴,让人一走进来,就有一种忍不住想微笑的温馨宁和感觉。

  大片的透明玻璃窗前站着一群父母,隔着玻璃窗看着自己的小宝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唯独一对头发有些灰白的夫妇,脸上是明显的悲伤和担忧地看着婴儿室里,那唯一一个待在保温箱里的小宝宝。

  突然,一抹爽朗的声音在老夫妇身後响起。

  「华姨!您怎麽在这里?」

  老妇人转过身,看到那张俊文儒雅的熟悉脸孔也有一丝讶异。

  「少爷,你怎麽也在这?」

  被唤作少爷的男人亲密的牵起身旁女人的手,脸上是掩不住的幸福笑容,「我跟老婆一起来看我们的儿子。」

  老妇人看着站在男子身旁,身形明显丰腴却不掩容貌秀丽的女人,惊喜的说:「你跟黎秘书终於结婚了。」

  女人扬起羞涩的笑,对着老夫妇打招呼:「华姨、欧阳叔好。」

  男子也对站在老妇人身旁的男人点头致意後,才又开口,「孩子等不及来报到,就赶紧把婚礼办一办,没来得及请华姨和欧阳叔喝喜酒。」

  「你们交往那麽多年,早该结婚了,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在想什麽,就爱拖拖拉拉,现在这样多好,老婆儿子都有了。」

  周华是尹端文的家教老师兼保母,从小看着他长大,大总裁跟小秘书的爱情她是一路看着过来,看到他们修成正果,她也为他们感到欣慰。

  再看着玻璃窗里躺在婴儿床上头好壮壮的男宝宝,欣慰之余却也勾起心中失去独生爱子和媳妇的悲伤。

  寒暄过後,尹瑞文才发现周华的不对劲。

  犹记得周华不做他的保母後,就跟她开中药行的丈夫一起回乡下养老,两人注重养生,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

  今天再见她,却见她老态尽现,眼里有着浓浓的悲伤。

  「华姨,您怎麽了?是不是遇到什麽事了?」

  医院充斥着生老病死的人生百态,他们在医院偶遇,但却是在充满新生喜悦的婴儿房,尹端文一时之间不敢随便猜测。

  看着跟儿子差不多年纪,又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孩子,周华再也忍不住悲伤的落泪倾诉。

  尹端文听到周华的遭遇,心里不胜唏嘘,眼带怜悯的看着在保温箱里,看起来比其他新生婴儿小上许多的小宝宝。

  「华姨,为了宝宝你要保重身体。」尹端文安慰她。

  周华叹了口气。「这个可怜的孩子,我跟你欧阳叔年纪大了,能再看顾她几年呢?更何况她不足月就出生,我怕……」

  宝宝是儿子与媳妇用生命拚命保护下来的血脉,周华对她异常怜爱,却更害怕这个脆弱的小生命无法好好的成长茁壮。

  「华姨不会的,现在医学这麽发达……」

  从小尹端文的父母为事业忙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周华陪伴他,在他心中周华就像他的第二个母亲,看她为此难过憔悴,他的心里也感到难受。

  彷佛感受到丈夫的想法,站在一旁安静陪伴的黎亚青柔声开口,「如果华姨您不介意,我可以帮忙照顾宝宝。」

  「黎秘书,你的意思是……」周华有些讶异,怕误解了对方话中的意思。

  黎亚青的脸上充满初为人母的慈爱光辉,「宝宝吃母乳比较好,我的奶水多,可以两个一起喂。」

  听到黎亚青的话,周华与丈夫心里虽然乐意,却怕这只是对方的客套话。

  「这太麻烦你了……」

  「真的不麻烦。」她转头看向丈夫,「端文,等会儿你去问问护理师,是不是要我过去喂?还是可以跟我们儿子一样,抱到产後病房让我喂?」

  尹端文对於妻子的体贴异常感动。

  他摸了摸她的脸,「我等等就去问。谢谢你,也辛苦你了。」

  黎亚青知道周华在丈夫心里的重要性,爱屋及乌的回道:「不辛苦,你从小就是华姨照顾大的,我们给点回报也是应该的。」

  听到这里,周华和欧阳儒已经感动到说不出话。

  他们当然知道宝宝吃母乳最好,但孙女一出生就没有妈妈,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黎亚青的决定让两老只能泪眼蒙胧的握着她的手,表达内心激动的感激。


 1-2

  一年後

  「胖胖小猫咪……再喝一口奶奶……快快长胖胖……」

  刚满一岁,还走不稳的小男孩踮着脚尖,趴在母亲的膝头上,奶声奶气的对着母亲怀里瘦小的女娃娃说话。

  黎亚青看着儿子可爱的模样,爱怜的摸摸他柔软的头发,「是盼盼小猫咪,不是胖胖……」

  「胖胖、胖胖、胖胖小猫咪……」小男孩正在学说话,重复着母亲的话,却怎麽也没有办法标准的发音。

  黎亚青被儿子逗笑了,看着才满一岁,却比同龄孩子还要头好壮壮和聪明的儿子,她心中就有说不出的骄傲和喜爱。

  同时被她抱在怀里喂奶的女娃娃却哭了起来,细细弱弱的哭声就像小猫崽一样。

  黎亚青抱起怀里的女娃娃温柔轻拍着安抚。

  两个孩子的吃用都是一样的,但女孩因为先天不足,在她的悉心照顾下还是比同龄的孩子瘦小虚弱。

  也因为这样,他们遵循着传统不敢给孩子起大名,只昵称她「小猫咪」,最近才帮她起了名字。

  欧阳盼盼,延续她父母对她的期盼,也同时代表着她的爷爷奶奶希望她能健康长大的期盼。

  小男孩一脸担忧的看着在母亲怀里嘤嘤哭泣的小女孩,努力踮起脚尖,在她哭得红通通的嫩脸上亲了亲。

  「胖胖小猫咪乖乖不哭哭了。」

  本来哭得抽抽噎噎的小女孩似乎听懂了小男孩的安慰,竟然一下子就不哭了。

  小女孩湿漉漉的黑圆眼眸看着他,伸出瘦弱的小手拉住他肥嫩的手。

  小男孩反握住她的手,然後小女孩就破涕为笑了。

  黎亚青看到这一幕也露出笑容,虽然小女孩不是她亲生的,但她觉得小女孩跟自己很有缘,再加上喂养了她这麽久,心里几乎就当她是自己的女儿了。

  「盼盼知道哥哥在安慰她呢!润润好棒呀!」

  受到母亲鼓励的小男孩扬起开心的笑容,对着小女孩又说:「胖胖小猫咪要快快长大,哥哥带你出去玩。」

  儿子的话让黎亚青几乎可以想像两个健康可爱的孩子,手牵着手在草地上奔跑玩耍的模样。

  她的脸上再次扬起温柔的笑容,而下班的尹端文一进门就看到这温馨和乐的画面,被繁重公事压得疲惫不堪的身心在瞬间松缓了许多,甚至有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

  他何其有幸能拥有这麽温柔善良的妻子和聪明健康的儿子,他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只是此时的他不知道,这份幸福竟会如此短暂……

  ☆☆☆   ☆☆☆   ☆☆☆

  十月,秋风轻抚大地,枝头上逐渐泛黄的枯叶,彷佛感受到大宅里的悲伤,纷落如雨下。

  大宅的客厅被布置成灵堂,沉肃的黑与白充斥其中,唯一的色彩是正中间那张被放大的彩色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笑得温柔鲜亮,与那黑白形成强烈的对比。

  「黎秘书还这麽年轻怎麽说走就走了,董事长夫妻感情这麽好……」

  「可不是!董事长都伤心的晕了好几次了。」

  「唉!最可怜的是孩子,董事长和黎秘书的独生子不是才刚满五岁,这麽小就没有妈妈……」

  阵阵耳语从前来上香致意的客人口中说出,没有人注意到站在一盆白色兰花旁的小男孩。

  小男孩穿着正式的黑西装,红红的眼眶看着照片中的女人,听到那些人的话,眼里有着浓浓的悲伤。

  「润润,你躲在这里做什麽?」软糯的声嗓在小男孩身後响起。

  尹润晨转过头,不意外看到穿着黑色小洋装的欧阳盼盼,她的个子娇小,此时正仰着头看他。

  「胖胖小猫咪,我觉得很难过。」尹润晨强忍着泪意,遵守着妈妈说的男子汉不能轻易掉眼泪的话。

  欧阳盼盼虽然年纪跟尹润晨一样,但天真的她对生死的概念还不清楚,她最讨厌尹润晨叫她「胖胖」,但现在她能感受到尹润晨的难过,难得的不计较他的发音不标准。

  她牵着他的手,从侧背的小袋子里拿出一包糖果,「不要难过,盼盼的慢慢糖给你吃。」

  尹润晨看着她手上颜色粉嫩缤纷的慢慢糖,强忍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滴落。

  「慢慢糖」是妈妈亲手做给他们吃的糖果,因为烘烤的时间很长,他跟欧阳盼盼都叫它慢慢糖。

  妈妈不许他们吃太多糖,所以每次都只烤一小盘,让他跟欧阳盼盼一人一半,每次他们都很珍惜的吃,舍不得分给其他人。

  这时欧阳盼盼大方的分出她的慢慢糖,却也让尹润晨感到更加伤心。

  「不哭、不哭,虽然青青阿姨不在了,以後换盼盼烤慢慢糖给你吃。」

  欧阳盼盼努力踮高脚尖,伸长手擦着他的眼泪,用稚嫩的嗓音说着天真的安慰。

  她娇小的身体用力的抱着他,属於她甜甜香香就像慢慢糖的气味围绕着他,她努力安慰他的模样,莫名的让尹润晨感到温暖安慰。

  妈妈不在了,爸爸很伤心,他觉得很孤单很难过,但至少他还有欧阳盼盼,他的胖胖小猫咪,为他赶走了孤单害怕。

  他伸出手紧紧的抱着欧阳盼盼,在心里偷偷的许愿,希望他喜欢的人不要再像妈妈那样离开他身边了……


1-3

  寒风呼呼吹的冬日午候,两个女生在充满粉嫩色调的房间里忙得满头大汗。

  「盼盼,憋住……千万要憋住喔!」

  「我……呜……我、我可不可以不要……」

  「当然不可以!马、马上就好,你忍着。」抹掉额角的汗,魏怡然语气十分坚定。

  「呃……可、可是……我好像快喘不过气了……」

  腰上的感觉好紧、好紧,紧到让欧阳盼盼不禁怀疑比她瘦弱的魏怡然究竟由哪生来的神力,可以生出这麽大的气力。

  「不够、不够,再深吸一口气。」

  跟着欧阳盼盼呼吸的节奏,魏怡然出声催促着。

  为什麽要这麽痛苦?

  欧阳盼盼极度压抑的嗓音由喉咙深处痛苦挤出,「呃──我真的快没气了……」

  魏怡然看着束在欧阳盼盼粗腰上的束腰,顺利让腰围小了一点,兴奋地开口:「不行、不行,就快好了,你忍着!」

  「呃──」红嫩唇瓣逸出痛苦的呻吟。

  「盼盼,再一颗扣子,只要再扣上一颗扣子就成了。」

  束腰上的紧绷,逼得欧阳盼盼粉白的圆脸染上薄薄红晕。

  她挤出的声音跟她的人一样,被腰上勒紧的压力给勒得变形了。

  「难难……我不、不行、真的不行……」

  魏怡然使出吃奶的力气,使劲扯着圈在欧阳盼盼腰间的束腰,用力地开口:「不行也得行!盼盼,你……忍住──千万要忍住!」

  欧阳盼盼拚命晃头。「不行啊──」

  「盼盼,你……忍住──」

  魏怡然话才说完,欧阳盼盼却再也憋不住气地吐了一口长气。

  顿时,新鲜的空气进入肺部,欧阳盼盼跟着松了口气。

  但在同时,好不容易扣上的扣子,因为她的吐气,啪啪啪啪地似离弓的弹珠,蹦跳的老远。

  连带的,魏怡然也因为脚步一个不稳,「咚」地往後跌坐在地板上。

  「厚……欧阳盼盼……前功尽弃了啦!」

  盯着扣子全掉光的束腰,魏怡然泪眼汪汪地看着体态丰腴的欧阳盼盼,气得想掐死她。

  「对不起嘛!」欧阳盼盼露出尴尬的笑容,一脸愧疚。

  「就叫你再忍一下下,就可以把那件洋装穿进去了。」魏怡然一脸沮丧,有股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拉起魏怡然,欧阳盼盼无所谓地说:「哎哟,就算真的穿上又如何?难保我不会在现场把洋装绷坏,那不是更丢脸了。」

  她是个早产儿,一出生就没有妈妈,听奶奶说有个好心的阿姨喂奶给她吃,但因为先天不足,她的身体一直很虚弱,吸收不好,比同龄的孩子看起来瘦弱许多。

  幸好开中药行的爷爷努力研究适合她的药膳,让她在饮食中慢慢养壮身体。

  就这样,在爷爷奶奶的细心呵护下,她的身体日益健康,连原本纤瘦的身形,也如灌风似地一点一滴增长至目前的体型。

  这正印证了人家说的,爷爷奶奶养的都会特别大。

  只是在现在人的审美观念中,身高一百五十八公分,体重五十八公斤的她是个胖子,但她却不烦恼,甚至可以说是满意有自信的。

  她深信,健康的身体绝对比身材来得重要。

  再加上她健康丰腴的身材,让疼爱她的爷爷奶奶看得安心又满心欢喜,她更是从来没有动过减肥的念头。

  只是她这麽认为,她的好闺密魏怡然却不能认同她的想法。

  「欧阳盼盼,你可以再没有出息一点,是谁答应我要让那个贱男刮目相看的?」她叹了口气,想起那个贱男的模样,就恨得牙痒痒。

  她跟欧阳盼盼是大学同学,同班又同寝室,毕业後又很幸运的一起进入安心医院当营养师,两人的感情比姊妹还亲。

  当她知道同部门的男同事,因为嫉妒欧阳盼盼的工作能力比他强,而故意到处说她的坏话,甚至拿她的身材开玩笑作文章,魏怡然气到不行,偏偏当事者欧阳盼盼小姐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更让她生气。

  「哎呀!嘴巴长在人家身上,他们要怎麽说是他们的事,我自己过得舒心快乐就好了。」

  只因为那个男同事说了她的穿着像孕妇,连孕妇都比她有「腰」这种话,魏怡然为了证实好友也是有「腰」这件事,硬叫她穿上小一号的洋装,出席医院举办的圣诞感恩晚会。

  对欧阳盼盼来说,有没有「腰」这件事并不重要,只是看着魏怡然这麽积极热血,她实在不忍心泼她冷水。

  而在她们努力了一下午却还是失败的状况下,欧阳盼盼真心觉得,她已经表现出最大诚意配合了。

  而被魏怡然折腾了这麽久,憋气憋了那麽久,她觉得午餐都消化完了,肚子开始感到空虚寂寞冷了。

  「你就是这样软软的无所谓,他们才会挑你这颗软柿子欺负。」

  魏怡然气得伸出手指戳着欧阳盼盼白嫩嫩、软绵绵的脸颊。

  实话说,欧阳盼盼真的不算胖。

  她天生骨架娇小,只是从小被她爷爷奶奶照三餐外加两顿下午茶一顿消夜的补,才会肉长得比骨头还多。

  更要命的是,欧阳盼盼热爱美食,是天生的吃货一枚。

  电视美食节目、脸书、IG打卡分享哪儿有好吃的,她绝对不会错过,这样的她能不肉吗?

  不过,撇开欧阳盼盼肉肉的身材不说,她天生皮肤白肤质好,一双圆眸又黑又亮,她要是出生在唐朝,杨玉环都要靠边站了。

  以现代的审美观来说,若是她能减个十公斤,肯定是个大美女。

  偏偏欧阳盼盼说什麽都不减肥,还拉着她到处去吃美食,若不是她天生吃不胖,现在的身材肯定也很可观。

  「被骂又不会少块肉。然然,我饿了,我们去吃这家的可丽饼好不好?」

  欧阳盼盼拿出手机,滑开她在网路上爬文搜集到的美食清单,点出了离她们最近的一家店,眼带祈求的看着魏怡然。

  魏怡然没好气的开口,「如果骂你能让你少块肉,我一定天天骂,你这脑袋到底是什麽构造呀!气死我了!」

  「哎哟哎哟!别气别气了啦!走啦!我带你去吃甜甜的就不气了喔!」

  太习惯魏怡然随时森七七的样子,欧阳盼盼依旧扬着甜甜的笑容,拉着她出门补充刚刚消耗掉的体力。


2-1

  阴暗的房间只有床头的一盏小灯,在幽暗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将床上颀长的身躯,勾勒出晦暗不明的光影。

  「爸,我的身体……您就不要再费心了。」

  尹润晨半坐在床上,几颗软枕垫在身後,声嗓有着不符年纪的嘶哑。

  「说那什麽话,爸爸不准你这麽快放弃,知道吗?」握着儿子瘦弱的大掌,尹端文心里有说不出的心疼和懊悔。

  当年妻子骤然离世,他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打击,失意颓丧了好一阵子。

  那时才五岁大的尹润晨生了病,因为他的疏忽,从小病变大病,几乎没了一条小命,虽然最後保住了性命,却也落下了病根。

  原本健康活泼的孩子,成了病恹恹的药罐子,随着年纪的增长,身体越发虚弱。

  浓眉浅挑,尹润晨微乎其微地勾唇,看着父亲苍老憔悴的模样,厌世的话却不忍心说出口。

  他并不以为找个营养师来调理他的三餐,对他的病情会有任何帮助。

  父母的感情深厚,母亲去世後,父亲家庭公司两头烧,还不到六十岁却显得苍老虚弱。偏偏他的身体不中用,无法帮父亲挑起家业的重担,虽然公司董事会赋予他总裁的职务,但有哪间公司的总裁几乎从不露面,只用线上遥控公司?!

  若不是看在父亲这个董事长的面子上,加上他的决策为公司带来利益,他也不会稳坐总裁的位置。

  尹端文看着儿子消瘦苍白的俊颜,以及脸上了无生趣的表情,鼻头没由来的一酸。

  他这年纪该是驰骋商场、意气风发的年纪,再依他的聪明睿智、精明果断,在商场上绝对会是个意气风发的人物。

  可是偏偏生了这麽场怪病!

  黎亚紫抚着尹润晨因为过瘦而微凹的颊,柔声开口:「你们父子就别在这里唉声叹气了,有机会我们就试试,为了你,我跟你爸一定会想尽办法治好你的病。」

  尹润晨拧眉沉默,脸部线条犹如棱石,唇角却扬起不相符的浅弧。

  坦白说,紫姨这话他早听得腻了。

  由五岁那年秋天至今,多少希望挟着失望,残忍地压碎每一个信誓旦旦的希望,最後的结果往往无疾而终,拖到今天,他的身体依然孱弱的有如风中残烛。

  纵使现今医学发达,他孱弱的身体却找不出病因,就算被父亲和紫姨紧紧呵护,他也只能被动的熬到油尽灯枯的那一刻?

  他没有答案,对於生死,他早看破。

  看不破的是长辈为他心悬挂念的牵绊。

  暗叹了口气,他扬声淡道:「算了,再差也不过就是这样吧。」

  听他泄气的话,黎亚紫拉着尹端文的手问:「你不是说那个营养师是早产儿,後来靠她爷爷的秘方食补,才让身体越来越健康吗?」

  黎亚紫的话让尹端文茅塞顿开,不由得想起在医院偶遇周华时的情景──

  他是定期回自家医院做健康检查时遇到周华的,他以为她也是来看医生,没想到她是来医院送东西给她孙女。

  久别重逢,两人热络寒暄後,周华秀出手机里孙女的相片给他看。

  相片里的女孩健康丰腴,一张圆润脸庞像刚从树上摘下的新鲜红苹果,漾着诱人的健康红晕。

  尹端文怎麽也无法相信,这个女孩竟然与当年那个哭声比小猫咪还微弱的早产儿是同一人。

  两人聊开了,周华便细说起当年缘由。

  黎亚青去世没多久後,他们也离开了尹家,当时欧阳盼盼的身体还是一样体弱多病,长不高也吃不胖,最後是欧阳儒倾尽所学,研究了适合欧阳盼盼的食补,才这样一点一滴将她补成现在这副健康的模样。

  听说现在的欧阳盼盼,是活力十足的健康宝宝,也是安心医院的现职营养师。

  听到原本瘦弱的欧阳盼盼靠着食补变得健康,这让为儿子的身体发愁的尹端文就像溺水的人遇到浮木一般。

  他激动地拉着周华的手问:「华姨,那你可以请欧阳叔也帮润晨调配适合他的药膳吗?」

  尹端文需要帮忙,周华自然义不容辞,只可惜丈夫在两年前已经去世了。

  她充满感叹的回答,到了她这个年纪对生死已经看淡了,但语气还是有一丝难掩的落寞。

  「华姨,我不知道欧阳叔已经……对不起。」不小心挑起周华的伤心事,尹端文愧疚的道歉。

  「没事、没事,不用道歉。」周华拍了拍他的手反过来安慰他。「只是润晨小少爷的身体怎麽了?」

  尹端文叹了口气。「都怪我,亚青的死带给我很大的打击,那时我不知道润晨病了,他差一点就因为肺炎死掉。那之後他的身体就一直没好过……根本没办法过正常人的生活。」

  印象中,尹润晨是个白胖壮小子,这转变让周华有些惊讶忧心。

  「怎麽会这样呢?没到大医院做检查吗?现在医学那麽进步,总会有办法治的呀!」

  「该做的都做了,找不出原因。」沉重的叹了口气,他转而问:「还是华姨可以把药膳食谱给我吗?我会请医师和营养师评估看看适不适合润晨。」

  周华想了想才说:「不用那麽麻烦了,让盼盼去就行了,她可是尽得你欧阳叔的真传,药膳做的可好吃了。再说她本身就是营养师,让她去调理小少爷的身体最适合不过了。」

  两家毕竟太久没联络,加上孩子都大了,他虽乐於这样做,却又念及孩子的想法,顾忌不少。

  「盼盼会愿意吗?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她?还是我聘她当润晨的专门营养师,薪水的部分我跟她谈。」

  听到他提及钱,周华生气地说:「什麽麻烦不麻烦,盼盼一出生就没有了妈妈,还是少爷跟黎秘书善心,把她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养。受了你们这麽大的恩,回报也是应该的。」

  当年尹端文纯粹是怜惜欧阳盼盼,从没有想过要得到什麽回报,但如今却因此为儿子多寻得一丝希望,他心里不禁有些感慨。

  万事皆有因果,虽然妻子早已不在了,但如果她知道自己的母乳之恩造福在儿子身上,肯定也会感到欣慰开心的。

  听着父亲转述当日情景,情绪激昂的彷佛他的病已经痊癒了一般,尹润晨不忍心泼父亲冷水,随口问道:「欧阳盼盼……是小时候在我们家住过一阵子的胖胖小猫咪吗?」

  「这麽小的事你还记得,该不会对人家女孩子念念不忘吧?」黎亚紫唇边噙着浅笑打趣他。

  「润润别难过,虽然青青阿姨不在了,以後换盼盼烤慢慢糖给你吃。」

  说这话的小女孩比他矮上许多,却用纤细的手臂用力抱着他,给当时的他温暖。

  他当然记得她,因为她承诺会陪在他身边,却在不久後连声再见都没有说,就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虽然小孩子的话不能当真,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被背叛、抛弃的难过心情,还是让他感到心痛。

  尹润晨冷冷地扯唇,为黎亚紫丰富的想像力感到嗤之以鼻。「紫姨,你真的想太多了。」

  他才不会对那样的女孩念念不忘!

  「别说紫姨想太多,说起来,你这年纪也是该交女朋友了。」黎亚紫充满感慨地说。

  交女朋友?

  他每天就像颗果冻,软趴趴地无法起身,这样的他怎麽交女朋友?

  他是连想都不敢想。

  想起自己身上莫名的病症,尹润晨感到烦躁,索性垂下眼眸,继续看公司传真来的公文。

  见他沉冷着脸不说话,再度露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样,尹端文叹了口气,「我们先出去吧。」

  等到房中恢复静谧,手机传来讯息──

  尹总,什麽时候可以开会?

  尹润晨飞快地回覆──

  半个小时後准时开会。

  收到。

  看到秘书简洁的讯息回覆,他掐了掐眉心重振精神,将所有的心思放回到公事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206

帖子

249

积分

VIP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9
发表于 2019-7-23 20: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书,太好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91

帖子

16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6
发表于 2019-8-1 20: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8-26 03:13 , Processed in 0.052009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