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安祖缇《一不小心睡了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6 12: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一不小心睡了你》

出版日期:2019/05/10

内容简介:

丁靖容身为小三的女儿,出生就背负着原罪
私生女的身分是她这辈子都无法撕掉的标签

即使认祖归宗了,她仍是见不得光的那一个
在丁家她与母亲动辄得咎,被视为眼中钉、麻烦物
过得跟仆人无异的日子,还不时让异母兄姊欺负解气
这种被踩在地上任人践踏的日子,是人都过不下去……
没想到世间事出乎意料的荒谬可笑
明明她的存在对异母姊姊来说就是一个错误
到头来却得仰靠她这个错误来挽救岌岌可危的婚姻
重金利诱她去和自己丈夫上床当「代理孕母」──
她会答应替她姊怀个孩子不是出於姊妹情深
也不是贪婪拜金,靠「出卖」身体换取金钱
而是她想带着母亲脱离丁家,就得有所牺牲!
但她们自以为计画周全,谁知人算不如天算
她进错房间上错床,阴错阳差睡了姊夫的弟弟──
这下事情大条了,万一他揭穿真相
她的「牺牲」与苦心计画的一切就都打水漂了……

「喂,你去帮我怀个孩子。」

正在摺衣服的丁靖容一脸懵的抬起头来,看着她的异母姊姊,「什么怀孩子?」

就算是在拜托人,丁筠恬依然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或许对她来说,这不是拜托,而是命令吧。

丁筠恬是丁靖容的异母姊姊,长了她八岁,今年三十。

若以古代的妻妾身分来说明的话,丁筠恬是正室的孩子,也就是嫡女,而她是外室的孩子,因为一夫一妻制的关系,她母亲汪莉瑾的身分一直没被承认,而丁靖容也是以领养的方式姓了丁家的姓。

汪莉瑾年轻时是父亲丁烽耀的秘书,被年轻俊帅的总经理拐上手,生了一个孩子,直到丁靖容要上小学了,才来到丁家,入了丁家的户籍。

两母女在这栋豪宅里,住的是最小的仆佣房,日子过得也跟仆人差不多,汪莉瑾每天都要早起替一家人煮早餐、洗衣打扫,丁靖容也得帮忙做些简单的家务事,还外加让哥哥姊姊欺负解气。

丁靖容想离开,可是汪莉瑾不愿意,她总天真的想着,会有一天,元配张景景走了,她就可以顶上丁太太的位置了,毕竟张景景大了她十岁。

而且她也担忧,如果离开丁家,张景景跟她儿女一定会想办法阻止丁靖容拿到属于她的那份财产。

其实丁靖容根本不屑什么财产,她希望有尊严的活着,但汪莉瑾总是苦口婆心要她忍耐,好言相劝将来定有海阔天空的日子。

丁靖容个性是较倔的,无法忍受每日照三餐被欺负,她也是爸爸的孩子啊,凭什么她就得当出气筒?

一日跟丁筠恬吵架时,她生气的推了丁筠恬一把,汪莉瑾冲上前保护了丁筠恬,自己却滚下楼梯,左手因而活动有些不便。

丁靖容是自那日之后,才开始收敛自己的脾气,跟妈妈一样,忍气吞声,鲜少跟元配的那些人吵架起冲突,就算一时忍不住,事后不管对错,她一定是先低头道歉的那个。

久而久之便也习惯了,眼观鼻,鼻观心,就当作有只狗在那边吠,听而不闻就好,至少这样做,日子的确过得平和些。

丁筠恬在三年前出嫁了,丈夫向禹寰家里经营物流、航运,家世背景优异,而丁家是中部知名的美容百货业者,资产亦不容小觑,两家可说是门当户对,男帅女美,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过两人结婚三年,一直没有怀孕生子,今天丁筠恬突然跑来要她生个孩子,该不会丁筠恬在这方面有问题?

丁靖容如此猜测。

「你听不懂中文吗?」丁筠恬一脸凶神恶煞,「就是叫你帮我怀孕。」

「代理孕母?」

「差不多意思。」丁筠恬撇了下嘴。

「我才不干。」

她年纪轻轻不过二十二,大学刚毕业,虽然曾经交过男朋友,但未亲密到上床的程度就分手了,还是个处女呢,叫她当代理孕母,是当她平日好欺负,脑子也是傻的吗?

「我丁家养你这么多年,懂不懂感恩?」丁筠恬怒道。

「你生不出来就该去看医生,代理孕母又不合法。」

而且她才不要帮丁筠恬生孩子。

若是丁筠恬平常对她温柔体贴,像个真正的姊姊,她或许会因为感激而义不容辞,但丁筠恬对她可坏的,谁要帮她生小孩!

「你……贱人,走着瞧!」丁筠恬气呼呼地走了。

「莫名其妙。」丁靖容没放在心上,继续折她的衣服。

过一会儿,汪莉瑾走进来两人一起住的房间。

这仆佣房就像外头的小套房,面积只有六坪大小,一房一卫,相较于丁家人两百坪的生活空间,小到有些局促。

「刚那不是筠恬吗?」

汪莉瑾与丁筠恬擦肩而过时,丁筠恬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汪莉瑾很好奇她怎么会突然跑来她们居住的房间。

「对啊。」

「她回娘家啦?」

「谁知道。」丁靖容耸了耸肩,没打算把丁筠恬的胡言乱语告知母亲。

「她没事不会过来,是不是找你麻烦了?」

「欸,就……就有些事她不爽啊,来找我发脾气。」

反正她在这个家里一向是动辄得咎的,母亲听了也只能叹气不说话。

学财务金融的她,一直幻想着找到一份好工作,赚很多的钱,多到让母亲不用再想着遗产,不用再奢求父亲一个眼神的施舍,就像范冰冰说的,她自己就是豪门。

她多想能挺着胸膛,在丁家人面前说出这句话!

可现实是残酷的,她毕业快半年了,一直没找到能学以致用的正职,目前暂且在一家手摇饮料店打工,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拍着胸脯告诉母亲,她就能让她过好日子,不用仰丁家鼻息。

丁靖容看了一下表,「打工时间到了,我该走了。」打工时间是下午一点开始。

「嗯。」汪莉瑾忍不住叹了口气,「怎么你爸也不帮你在自家公司安一个职位,让你在外头打工,赚那么一点薪水。」

「哈!」丁靖容冷笑,「丁昱尧怎么可能让外头的私生女进去他们家工作。」

丁昱尧是丁家长子,今年三十二岁,在自家百货集团担任行销经理的职位,目前没有女朋友,不过亲戚那边有意介绍一位旅外的音乐家给他,可能最近就会相亲见面了吧。

丁昱尧跟丁筠恬都非常讨厌她跟母亲,她们母女俩代表了父亲外遇的羞耻,就算父亲肯让她进公司工作,丁昱尧也绝对会大力反对的。

他小时候还曾经把她推到喷水池里,企图淹死她呢。

汪莉瑾闻言,满面愁容,「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有尽头啊?」

「那你得祈祷爸早日挂掉,分完遗产就可以走了……」

「靖容!」汪莉瑾生气的低嚷,「叫你不要乱讲话。」

她虽然用遗产要求女儿一定要留下,其实心底还是期盼着枕边人的那个位置。

她要的不是钱,是丈夫的疼爱,偏偏她长得虽漂亮,却没有心机手腕,只能傻傻地等,等着丈夫回首一个怜爱。

丁靖容不予置评的撇了撇嘴,「好啦,我出去了。」

她拿起包包背在肩上,走出最角落的仆佣房,离开位于精华地段的豪宅社区,出外搭乘公车上班。

她以为丁筠恬找她当代理孕母的事,是一时兴起,被她拒绝之后就没有第二次了,没想到过没三天,她又出现了。

「我给你钱。」丁筠恬开门见山,「你要多少?」

丁靖容头也不抬的说:「一亿。」

「我去国外找也不用一亿!」

「那你去国外找啊。」干嘛来跟她说废话。

「我给你一百万。」

「一亿。」一百万?去吃屎吧!

丁筠恬咬了咬牙,「五百万。」

「一亿。」

「贱人,就知道你跟你妈的目的都是为了钱!」

「不爽不要找我,去找别人,搞不好真的一百万就能找到。」

丁筠恬再度被她气走,她很纳闷怎么这两次丁筠恬都没揪着她耳朵骂到她道歉为止,轻易的就放弃了,想不到没一小时她去而复返,这次加码了一间房子。

不得不说,丁靖容心动了。

她知道丁筠恬名下有好几间房产,至少五间吧,其他的股票、基金、珠宝、现金更是多到能养活好几个家庭,而她却只有不到十万的存款,身上还背着学贷,待遇完全天差地别,所以母亲坚持一定要拿到遗产,再怎么说,就算遗嘱没她的名字,特留分也有个几千万吧。

她对父亲没什么父女亲情,毕竟他对她也不怎么疼爱,眼看着老婆欺负她妈妈,也没有主持过什么公道,还假借工作繁忙,三天两头不回家,但大家心知肚明,八成外面有养小公馆,只是人家比她妈妈聪明,没有上门来闹,为女儿要一个名分,在外头过着舒服优渥的日子。

其实母亲的心意她明白,她不希望她是个父不详的女儿,但她还真宁愿父不详,看看这过得是什么日子,身分证上有父亲的名字,并没有比较幸福啊。

所以心里虽然对丁家有重重的怨,但她不曾责怪过母亲。

她只希望自己有能力能赶快赚钱,不用等那虚无缥缈的遗产,说不定她活得还没父亲久呢,世事难料,谁知道明日会有什么意外发生,毕竟棺材放的不是老人,而是死人啊。

可真要帮丁筠恬生孩子吗?

她心底是千百般不愿啊。

「怎样?你再坚持一亿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丁筠恬撂话。

「我要先拿现金,怀孕时,就给我房子。」

「不行。」丁筠恬也是个精明的,「我先给一百万订金,怀孕时再给四百万,孩子生了,才能给房子。」

「好啊,那一百万明天转帐给我。」

「你什么时候危险期?」

「危险期?」当代理孕母关危险期屁事啊。

「我要你危险期的那几天,去跟我老公做爱。」

「什么?」她傻眼看着丁筠恬,脑子完全当机了。「做、做爱?跟你老公?」她不会年纪轻轻就幻听了吧?

「对。」

「不不不不不不!」她连忙摇手,「我是答应当代理孕母,你把受精卵直接放到我子宫里就好的那种耶。」

跟她老公做爱?

丁筠恬怎么想得出来这种荒唐事啊?

况且哪个女人能忍受自己的丈夫上其他女人的床?

「我老公根本不知道我不孕,就算知道了,他也不可能为我去做人工受孕,他会直接跟我离婚!」丁筠恬气急败坏地嚷,精致的脸蛋涨红着难堪。

「我、我觉得你还是另找办法吧,这种……这种方式我不行。」

叫她跟姊夫上床?

她怎么做得出来!

「你帮帮我吧,」丁筠恬突然用力握住她的手,「我一定要比外面那个女人早怀孕,不能让他有理由跟我离婚。」

她的双眼写着深浓的恨意,丁靖容怀疑她会不顾一切,甚至要妹妹去跟她老公上床,不过就是为了报老公在外头养女人的恨。

丁筠恬因为汪莉瑾母女俩的关系,十分痛恨小三,没想到自己的老公却也在外面养小三,再加上她一直没有怀孕,很多人暗中酸她就是因为生不出孩子,老公才会去外头找别人生,更是让她不仅没了面子连里子都丢光了。

她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才想出了这馊主意。

「不是啊……」丁筠恬捏得她好痛,可却抽不出手来。「他外面已经有女人的话,干嘛不离婚?不然去告他通奸啊。」

「你白痴啊,我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丢我脸面的事情。」

「让你的老公跟你妹妹做爱,就有脸了?」天啊,这标准在哪里,她不懂啊!「而且这样生出来的,是我的孩子耶!」

「至少你也是丁家人,血型一样,都有我爸的基因。」

这时她就是丁家人了?

以前都骂她杂种的耶。

「你放开我,很痛!」她抓得她太痛,她没有办法思考。

丁筠恬有些勉为其难的松手,好像这一放,她就会跑掉似的。

「而且你老公怎么可能跟我上床!」

谁都知道她是丁家的私生女啊!

「他睡前有喝酒习惯,我会在他酒里下药,加速醉意,你趁他醉酒的时候跟他上床。」

「所以你的计画他是不知情的?」丁靖容震惊。

「当然要瞒着他啊,你真的是白痴耶。」丁筠恬翻了个大白眼。

「你再骂我白痴,就不用谈了。」骂得这么顺口?

丁筠恬抿了抿嘴,再翻了个白眼,「所以你答应了?」

「你老公不知道你的计画,你要怎么瞒十个月?最好怀孕十个月,枕边人会看不出来。」

「我们分房很久了,我就算装假肚子,他也不会知道的。」

原来这对夫妻早就貌合神离了。

丁靖容实在不明白这些人在想什么。

就像她也不明白爸爸不仅对妈妈凉薄,对丁夫人张景景也一样薄情,外头女人养一堆,但是这两个人还是坚持要留在他身边。

「医院那边我也会去打点,你不用担心。」丁筠恬又道。

「你想设计我多久了?」连医院都想好了。

「你以为我很想拜托你吗?我是逼不得已。」

哟,说得好委屈啊。

那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跟姊夫上床就不委屈了吗?

「我现在没有办法答应你……」

「丁靖容!你不能言而无信!」丁筠恬气得跺脚。

「我本来以为只是代理孕母,现在还要上床,我心理上克服不了。」就算是五百万加一栋房子,她也没办法。

「你是想再漫天喊价是不是?」丁筠恬怒道。

「我又不是妓女,是要怎么跟一个不喜欢的男人上床?」臣妾办不到啊。

「你混蛋,你白痴,你食言而肥,你出外会被车撞死!」

丁筠恬撂下诅咒后又跟一个礼拜前一样,气愤的跑掉了。

「竟然诅咒我会被撞死,心有够坏的!」

不知道是不是丁筠恬的诅咒生效,她去打工的时候,竟然被一辆从路口冲过来的脚踏车给撞了,还好只是扭到脚,休息个三五天就好了。

丁筠恬听到了风声,有些得意地过来。

「看吧,老天爷都觉得你不对,在惩罚你了。」

脚上缠着绷带,坐在床上的丁靖容无言瞪着她。

「我跟我妈讨论过了,我给你位于台湾大道上那间一百多坪的房子,再加现金一千万,我知道你一直很想离开丁家,这正好给你一个理由走,大家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吗?」

「你是说,新光三越旁边那栋吗?」丁靖容双眼发亮。

那可是精华地段的豪宅啊!

「对,那间房子就算你不自住,也超级好脱手,随便一转手也有个四、五千万。」

丁靖容握着拳,再度犹豫。

「幸运的话,你一次就中奖,万一你试了几次,还是没中奖,我一百万也不会拿回来,就当送你了。」

丁靖容低头闭眼,挣扎许久,就是说不出个「好」字。

这时,汪莉瑾刚好回来了。

丁筠恬一看到汪莉瑾,立刻摆起了脸色,脸上写着厌恶,好像跟她呼吸同样的空气,对她是种亵渎。

「你想好再告诉我,这种好机会不会再有了。」丁筠恬闪过汪莉瑾,离开房间。

「丁筠恬又要干嘛了?」汪莉瑾问。

「还不就那件事……」她惊愕的发现母亲脸上一片红。「你脸怎么了?谁打你?」

「没事啦,是我不好,不小心打破了盘子。」汪莉瑾装出无所谓的笑了笑,「冰敷一下就好了。」

丁靖容连忙从角落的小冰箱拿出冰块,放进塑胶袋里,再包上毛巾,为母亲冰敷。

这巴掌想也知道是张景景打的,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出手打母亲了。

她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

这种被踩在地上的日子,她绝对不要再过了!

当晚,母亲熟睡后,她拨了个电话给丁筠恬。

「我答应帮你,但是,你要照我的意思来做……」

为了要抓准容易受孕的时间,丁筠恬要求她要记录基础体温,还买了很贵的排卵试纸给她,就是希望一次就能够中奖。

丁靖容当然也希望一次就中,谁要跟一个不爱的人一直上床啊。

终于,受孕的那天来临了。

丁靖容躲在向家大门对面的行道树后,等着丁筠恬的消息。

她大概等了快一个小时,才收到讯息。

她先用丁筠恬给予的门卡,进入社区大门。

她跟丁筠恬的体型相似,都是瘦高型的,眼睛都像父亲,所以她穿着丁筠恬的衣服,眼睛以下围着丝巾走进来,警卫完全没有起怀疑。

来到十八楼,丁筠恬早就守在门口,一听到电梯声,立刻就开门了。

向家是楼中楼建筑,房间都在楼上。

「上楼之后左手边第二间。」丁筠恬低声道,「别走错了。」

「左手边第二间,我知道了。」

「千万别让他开灯,我们只有眼睛像而已,你也没我漂亮。」

「……」她该提醒丁筠恬,她过于高挺的鼻梁跟尖细的下巴是整型来的吗?

「我出去等你,完事再发讯息给我。」

丁筠恬怕两个人都在房子里会出事,毕竟这间房子,不仅公婆,连小叔跟佣人都一起住着,现在还不到凌晨一点,随时可能有人出来,察觉蹊跷。

向家一家四口感情非常好,关系紧密,就算结婚,向禹寰也不愿搬出去,还好公婆人好,小叔也不是难相处的,不过跟她话不投机,平常鲜少交谈,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

但再好相处,还是比不过小家庭来得自由方便,最后向禹寰被她卢得受不了,答应只要有了孩子就愿意搬出去,偏偏……偏偏她生不出来!

丁靖容点点头,心情陡地紧张起来,呼吸都不顺了。

丁筠恬离开后,丁靖容悄声上楼,在楼梯口谨慎地确认。

「左手边第二间。」

她站在雕有菱形格纹的棕色房门前,深吸了口气,毅然决然开门进入。

房里开着凉飕飕的冷气,昏暗的室内,仅亮着一盏晕黄色的台灯,隐约闻得到酒味。

床上的被褥隆起,显见「姊夫」应该是睡着了。

丁靖容想着丁筠恬的叮嘱,知道这时候该脱了衣服,裸着身子爬上床,可手指就是抬不起来。

太难了,她还是跨不过那道坎。

她坐在床上,转头看着只露出浓密黑发的姊夫,逼自己想着母亲被打的红肿脸颊、平日挨骂的委屈、搬出去的海阔天空……

贝齿用力一咬下唇,咬到都出了血,那强烈的疼痛代表了在丁家所受的折磨,若想脱离,就得牺牲!

她霍然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以极快的速度卸下身上的衣服。

只要速度稍微慢了点,她的勇气就会流失,于是她一鼓作气钻入被窝里,男人的体温充盈,有点暖,但她还是因为害怕而全身颤抖,上下排牙齿都在打颤。

勾引男人她不会,事前看了几部爱情片跟A片恶补,但没有实际操作的经验,勾上男人腰身的手几乎没有知觉。

丁筠恬说,向禹寰的背脊颇为敏感,吻他的脊椎会有感觉。

唉,她一点都不想知道人家夫妻的闺房情事啊。

硬着头皮,她沿着脊椎一点一点的吻下去。

「嗯?」吻到中段时,她听到「姊夫」发出微微的呻吟声。

她不能开口,因为她跟丁筠恬的声音并不像,她声线较低一点,若刻意扬高音调就会破,所以她唱歌的时候完全没法唱高音。

于是她只好继续吻。

姊夫转过身来,看着她,怕被认出不是他老婆,丁靖容连忙低下头去。

可这样一直躲着脸也不是办法,索性把台灯关了,屋内立刻一片暗,伸手不见五指。

她大着胆子抱着他,吻唇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只好吻他的脖子、肩窝,尽量不去碰触到比较私密的地方。

一会儿,她感觉到有什么顶着她的小腹。

该死,是男人的那里。

他勃起了。

她感觉到未经人事的小穴颤栗着恐惧,心口泛起想逃的冲动,想告诉丁筠恬她不干了,她做不来,真的没办法。

可是母亲被打肿的脸在此时晃入了脑海,丁家人欺负她们的景象一幕幕翻过,她咬紧牙,继续吻。

她一定要拿到钱,拿到房子,她一定要搬出丁家!

姊夫霍地抓着她的肩膀,将人推躺在床上。

她的双目已经稍微适应光线,隐约可以看到他五官的样子。

他的眼睛半睁半闭,看得出尚被酒精给蒙了神智,说不定他以为床上主动的这个女人,是他外头养的情妇呢。

唉,这些男人怎么都一个样呢。

她的父亲是,姊夫也是,家里已经有老婆了,那里还是发着痒,一个、两个都无法满足。

姊夫长得俊,是公认的,这时虽因光线不足而有些朦胧看不清,但的确是很容易让女人一见钟情的脸。

不过她是没感觉的,毕竟是别人的老公,而且还是丁筠恬的。

她这个人因为母亲的关系,在这方面有洁癖,绝对不可能对别人的老公动心。

但现在却要跟别人的老公上床,命运真是爱捉弄她啊。

希望他是个早泄的,弄个几下就射了,她就可以快点离开,省得折磨。

她看到姊夫似乎笑了,头低了下来,准确无误的就吻上她的唇。

丁靖容大吃一惊,下意识就把他推开。

她听到他不满的发出一声:「嗯?」

惨!

她在心里唉叫。

万一他因此生气不做了怎办?

那她不就白忙一场?

为了弥补刚才发生的错误,她只好主动把他的头勾下来,吻他的嘴,还把舌头也使用上了。

幸亏她虽然没上过床,但接吻还是有过的,她自信这方面应该不是太糟糕,可不知道是因为他唇上残留酒精气味的关系,还是丁筠恬下的药的原因,他的舌一进入她嘴里缠弄没多久,她的脑子就晕糊糊了,忘情地随之起舞,双臂不自觉的勾上他的颈,待他离开时,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竟有种意犹未尽之感。

「呵……」她听到他一声低笑,沉而性感,诱引她小腹深处莫名的一阵酥麻。「小妖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8 20: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啥时候有全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8 22: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也好期待 希望能赶快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 20: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咔咔咔咔咔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23: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了完整版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7 00: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想看啊,最近书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1 11: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可以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2 10: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还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11-21 23:45 , Processed in 0.04461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