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蜜见《一心迷倒你》(肉食女的竞猎 第二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3 10: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蜜见《一心迷倒你》(肉食女的竞猎 第二场)

出版日期:2010年12月17日

内容简介:

这次,她看上的猎物是全立法院最正直的男人
为了掳掠心上人,她化身时下最流行的「肉食女」
就算他再怎么「坐怀不乱」,总是个男人吧?
这头她「虎视眈眈」积极布局,想要诱惑他
他却完全不为所动,完全不上钩!
不甘心的她更加努力,对他紧咬不放
却不巧介入一场政坛的桃色风暴……
为了灭火,他安排她成为他的未婚妻
转移媒体注意力,也让她「名正言顺」待在他身边
哦呵呵呵……这下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心里暗喜着自己「竞猎」成功
哪知对他来说,这一切都是演戏
而她,只不过是戏里的女主角而已……

陆行云条件虽然不错,但还是差她一截!

  她施立茜才不屑跟杜之婵那个小不点抢男人!凭她的条件肯定可以找到更好的对象……

  自从和大学同学杜之婵争夺知名室内设计师陆行云败北,施立茜就不断这么自我心理建设,似乎贬抑那两人才能凸显自己的价值。

  事实上,施立茜的各方条件的确都是上上之选。

  大学时期身为班上「Beauty 4(四大美人)」之一,她不只因为和中国古代第一美女西施同姓,她那双会勾魂的丹凤眼和樱桃菱口,真如国画中的古典美女般细致剔透,纤长窈窕的身段更增添独特的风韵,莫怪同学们皆称道──施立茜和西施一样堪称四大美人之首!

  不过,「西施捧心」这等柔弱的景象和施立茜一点也沾不上边,强势和精明不服输的个性是她的武装,有时伶牙俐齿得令人难以招架。或许是那份与生俱来的高傲气质让她显得与众不同,却也难以亲近。

  但有必要装柔弱时,施立茜演来也十分得心应手。这「有必要」的时刻包括对人有所求时展露的甜美无辜,或有她欣赏的男人在场时才会展露的小女人娇态。她天生懂得表现自己的优势,尤其在男人面前。

  只是,她以前使过的招数在陆行云身上完全派不上用场,还被外貌身材都略逊一筹──至少施立茜如此认为──的杜之婵捷足先登,骄傲的她怎么都拉不下这个脸。

  杜之婵被誉为「Beauty 4」四大美女中的貂蝉化身,她的玲珑甜美虽然讨喜,施立茜却从不将她当成对手。但想不透的是,陆行云居然会舍弃条件最好的她屈就于次级品,看来她得再好好研究男人的心理,才能知道他们心里想些什么……

  「下车了,还发什么呆?」冷淡的女声打断施立茜的冥想,她赶紧从恍神中回到现实,掏出钱包付了计程车钱,抱着一叠资料紧跟着下车。

  第一次来到立法院,施立茜感到兴奋莫名。但她仍故作镇定地腾出一只手抚平窄裙的绉褶,同时不忘将垂在脸颊的发丝塞到耳后,踩着黑色尖头高跟鞋追随顶头上司唐斯琪身后。

  她绝不能表现得像只惊慌的小白兔!那些立法委员权势再大,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人。只要是男人,相信九成以上都会喜欢她这种女人──长相甜美、身材姣好,该凸的部位凸得恰到好处,该翘的地方浑圆挺立……

  施立茜相信自己极女性化的外表有着绝对优势,非常适合公关这一行业,何况她的口才和胆识过人,从小学演讲比赛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她并非只是个虚有其表的花瓶……

  「茜茜,专心一点,『娘娘』今天心情不太好,应该是那个来了……」走在她身边的同事──也是指导她的前辈柯珂──低声提醒着,并朝她偷偷眨了下眼睛。

  「嘻……」施立茜对柯珂吐吐舌尖,然后正色看着前头昂首阔步的主管唐斯琪。只见她不断跟迎面而来的人打招呼,亲切的模样和在公司判若两人。

  刚进这家党政关系良好的「伟肯公关顾问公司」才一个多月,顶头上司唐斯琪是施立茜所追求的榜样。在应征面谈时,唐斯琪表现出来的自信和气势都让她慑服不已。

  唐斯琪才三十五岁,入公关这一行已经十几年,靠着姣美的外貌身材和八面玲珑的交际手腕,在政商界十分吃得开。身为业务总监的她在公司有着呼风唤雨的本事,所以被下属取了一个令人敬畏的称号──娘娘。

  唐斯琪的本事可让施立茜敬慕不已,也是她对未来的期许。她要让自己走到哪里都吃得开,都是瞩目的焦点!有什么比这份职业更适合她?

  她下意识抬起下颚,学着唐斯琪伸展优美的颈项,跨起大步随着上司走进一间会议室。

  「李委员、郑委员还有王委员……各位好呀!看来斯琪来得正是时候哦……」唐斯琪亲切地跟会议室里的立委们打招呼,如多年好友般热络。她早已掌握立院的所有议事行程和动向,算准这些经建召集委员们刚开完会,时间掐得刚刚好。

  「呵呵,你不只来得正是时候,这些咖啡点心也送得恰到好处哦!」李委员赞许地看着唐斯琪,但那双中年男子的疲累眼神却在见到她身后的施立茜时亮了一下。「我说斯琪啊,你们公司愈来愈会挑人罗……光你们这群娘子军出马,我看啥事都好谈、都好办……呵呵!」

  唐斯琪注意到他的视线飘向何方,也深知施立茜对男人有着秒杀的吸引力,虽然百般不情愿让这些年轻女人抢走她的光采,但某些事还得靠她们推波助澜。

  只是,她们永远是她唐斯琪手中的棋子!

  唐斯琪的妒意只在心头旋了一下,她刻意朝李委员笑得暧昧。「呵呵……我就知道李委员欣赏这一型的!」

  这些政治人物在议事堂的形象和私底下截然不同,开开这种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可说是拉拢距离的一种方式,唐斯琪深知如何取悦他们,无论哪一种场合。

  在场未离开的诸委员们就像被花朵吸引的蜜蜂般自然地往这儿聚集,眼角带着好奇欣赏的笑意。「斯琪,你就别吊胃口了,赶快介绍这位美女吧!」

  「各位别急……」唐斯琪还真是故意吊这些男人的胃口,停顿了一下才开始介绍,「她是施立茜,刚来公司一个多月,目前由柯珂带着熟悉状况,往后请各位委员多多指教疼惜哦!」

  如预期般成为众人目光焦点,施立茜表现得落落大方。她早已从皮质扁盒里掏出名片,展露出最甜美的笑容。「请大家叫我茜茜,这样比较亲切啦!如果茜茜有不懂的地方,还望各位委员大哥多包涵指教!」

  诚恳的口气不经意流露属于女孩的傻气,在这些习惯被奉承阿谀的中老年男人心中,施立茜稚嫩得犹如早春玫瑰般赏心悦目。尤其那一声「大哥」霎时瓦解年龄的距离,令这些男人们顿时觉得自己年轻不少。

  「茜茜……名字和人一样亲切可爱……」郑委员笑呵呵地接过名片,一双眼袋深厚的眸子直盯着施立茜瞧。

  「谢谢郑委员!」眼前这些男人年纪都和她父亲相仿,甚至可以当她爷爷,从小就是爷爷奶奶辈杀手的施立茜只把他们当成长辈,故意不去探讨那眼神里的含义。反正她只要达成目的就好。

  在议事厅造成一番小骚动后,唐斯琪不让施立茜窜红得如此快速,于是急着带她离开众人包围,往其他委员办公室走去。

「看来你挺受欢迎的嘛……」走在长廊上,唐斯琪斜眼看着走在后方的施立茜,带笑的口吻字字带刺。连方才几乎被冷落一旁的柯珂对施立茜也不再那么热络。

  施立茜很习惯这种被同性排斥的感觉,但现在的她不能像以前那样谁也不甩。毕竟她是活在群体之中。

  「委员们对我好,还不都是看在唐小姐的面子上!所谓『爱屋及乌』嘛!如果唐小姐不是立法院的红人,谁会理我呀?」一番阿谀的话说来轻松自然,施立茜第一次发现自己有拍马屁的天分。

  「是吗?」唐斯琪的口吻颇不以为然,施立茜则笑盈盈迎视她的目光,感觉「娘娘」已收起眼底的利箭才悄悄松口气。

  「当然罗!不然你问珂姊。」把柯珂拖下水是为了分散唐斯琪的妒意,柯珂不得已只好点点头,却暗自记了施立茜一笔。

  接下来至立委办公室一间间拜访,施立茜知道自己不可太招摇,不能抢了「娘娘」的风采,因此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站在一旁露出比之前还要含蓄的甜美笑容。她必须等待。

  职场上本就是弱肉强食,不够强的总会被淘汰,但太突出的也会第一个被牺牲。她必须慢慢储备实力,等待成为猎者的一天。

  约莫踏过了十几位立法委员的办公室,施立茜紧握着手中拿到的名片,逼着自己记下每一位委员和他们助理的名字和长相,甚至认真地边走边在名片上做笔记。

  唐斯琪将这一切看在眼底,她对身边的柯珂使了眼色。「你们这几个老鸟如果飞得不够勤,小心连巢穴都被占了。」一番警告意味浓厚的话语惹得柯珂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施立茜自以为摆平了「娘娘」,却浑然不知已被拉入女人的争斗之中。她跟在两人身后,发现往下个办公室时她们的脚步变慢了,还听到唐斯琪一脸凝重地问着柯珂:「确定他没在忙吗?」

  柯珂慎重地回答:「我刚打电话问过他助理,说他自己在办公室里。」唐斯琪于是推门而入。

  施立茜看了一下门口的名牌写着「梁又实委员」,之前研读过的资料闪过脑海。

  梁又实,立法院历年最年轻的立委,哥伦比亚大学管理硕士,回国选立委前任职美国某大银行投资部门,财经背景雄厚,因此一上任便成为经建委员会总召集人。

  为何一向自信满满的「娘娘」也会露出这种忐忑的表情?这种年轻立委应该比那些老油条还好搞定呀……施立茜一头雾水地跟在后头,但这种问题还轮不到她这种菜鸟层级来伤脑筋。

  一见到她们一行人,梁又实的秘书王韬立即起身相迎。施立茜观察到这间办公室和其他立委办公室不太一样,墙壁连一幅画都没有,更不见盆栽等赘饰,里头的工作人员比其他立委少了一半,但感觉每个人都忙得很有效率。而且,助理清一色都是男性。

  「委员正在里面,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空见你们。不然我先问一下……」

  王韬显得有所忌惮,却被唐斯琪回绝。「没关系,我们直接进去就好……」

  她不想在属下面前示弱,况且她认为对于梁又实这种立院菜鸟,她终会搞得定。说完,她便踩着高跟鞋推开紧闭的木门,柯珂紧跟在后,施立茜跟王韬及其他助理点头致意后也快步跟上。

  梁又实正为方才经建委员会的混乱生着闷气。开完会后回到办公室,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里细细研读提案报告,愈看愈紧锁着一双浓眉。

  这是什么烂提案?那些财团凭此就想在这种重大开发案中获利,自己不费一分一毫,简直把政府当作提款机!他真想撕毁这些利益集团的真面目!偏偏党内有大多数同志都赞同这个提案,更让梁又实感到无力。

  尽管内心愤恨不平,但梁又实那张方正阳刚的俊脸看来仍是面无表情,唯有两道浓眉间皱起的小隆起泄漏情绪。身为政治人物,EQ应该高于一般人才不至于感情用事,这是当过好几届立委的父亲给他的训练和身教。

  只是,对于有些人就不用太客气──当他听到开门声抬起头时,唐斯琪那张自以为是的笑脸一映入眼帘,梁又实脑海里立刻闪过这个念头,决定拿这些投机分子开刀以消心中之气。

  「梁委员,不好意思打扰您啦!」一看到梁又实那张永远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扑克脸,唐斯琪还真难以招架,但也只能尽量陪笑脸。

  梁又实放下手中文件,好整以暇地看着唐斯琪,语气极为冷漠。「你的确打扰到我了。」

  又是一群出卖美色的花瓶!他也知道「伟肯公关公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对政治有着期许和抱负的梁又实全然反对关说文化。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优先考量,是身为政治人物的基本道德,若是循着正常程序和法律,他也不反对财团介入开发案。但这中间有太多连结俨然成为模式,令他感到无奈且气愤。而这些专为财团说项的公关公司则是他最瞧不起的一群人。

  他不以为然地看着唐斯琪和她身后两个女人,眼底毫不掩饰对她们闯入的不悦以及不屑。

  好帅气的男人!这是施立茜第一眼见到梁又实时心里不自觉的赞叹。但他的态度和眼神很快让她推翻第一印象,尤其他那不屑的眼神和口气实在伤人,施立茜忍不住在心里暗啐着:当立法委员有啥了不起?跩什么跩呀!

  她虽陪着笑脸,但那双凤眼却勇敢回视着咄咄神色。

  相较于唐斯琪和柯珂的谄媚示好,梁又实倒是注意到那双虚与委蛇的眼神,印象中没有一个女人会对他露出那种不屑的表情,虽然那表情一闪而过,但他已看出潜藏在那张乖顺表情之下的挑衅。

  像这种所谓的「公关」人员,有什么资格露出那样的表情?

「不好意思啦!斯琪知道委员您问政认真,公务繁忙,但希望您给我们的新人一个机会……」唐斯琪陪着笑脸,犹如酒店妈妈桑推销自家小姐一般对身后的施立茜使了个眼神,「茜茜,还不跟梁委员自我介绍一番,还得谢谢梁委员抽空接见我们……」

  唐斯琪将施立茜当成挡箭牌,毫无预警地推上火线,因为梁又实那张严肃不悦的脸让人看了着实不寒而栗。这些委员鲜少不买她的帐,但梁又实一板一眼的硬式作风让她常踢到铁板,算是立法院里最难搞定的人物。

  感觉梁又实一双犀利深邃的眼眸似乎要看穿她的心思,施立茜赶紧歛起不羁的眼神换成热络笑脸,吹捧似地开着玩笑:「您好,我叫施立茜,大家都叫我茜茜。没想到梁委员这么年轻而且这么帅气!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哪个明星呢!」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套搞熟悉招数往往能拉拢和陌生人的距离,尤其对男人。但她不知道梁又实并不是普通男人。

  「你这是在捧我还是侮辱我?」梁又实不喜欢别人说他像明星,他在政坛立足靠的是实力而非脸蛋。这个女人跟他很熟吗?明明是个菜鸟还敢耍油条,轻佻的态度令他十分看不惯。

  扎扎实实的硬钉子戳得施立茜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唐斯琪赶紧跳出来打圆场。「委员您别见怪!茜茜她刚到公司,还是个新人,比较不会说话,请您多多包涵!」

  收到上司示意的眼神,尽管多么不情愿巴结这个臭脸男,施立茜还是强迫自己放下身段。

  「茜茜刚进这一行,什么都不懂,如果有得罪委员的地方请您包涵指教。」她双手递上名片并略略弯腰,显得相当恭敬慎重,一改之前的俏皮。

  梁又实根本没接过名片,脸上甚至没有任何笑意,当然谈不上亲切。「是吗?那你要我怎么包涵指教呢?」他故意反问,想看她出糗后的反应。

  他不相信眼前这女人会是那种柔顺婉约的角色,愈是这样的人,他愈想揪出包藏在谄媚脸孔下的祸心。

  单刀直入的质询让施立茜哑口无言。「这个……」

  她知道自己此时的模样肯定很愚蠢,一时不知如何回应的她因而转头向唐斯琪求救,但上司却摆出看好戏的嘴脸,柯珂则事不关己地耸着肩。施立茜当下决定靠自己扳回一城。

  如果她真的有错,骄傲如她也听得进别人的指责和教训,却容不得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用这种轻蔑的口吻和态度对待,尽管对方是个高高在上的立法委员。

  说穿了,这些立委「诸公」也不过是正常的男人,闹出花边新闻或外遇绯闻的比比皆是,她不相信哪个正常男人能经得起美色诱惑,只是看她愿不愿意出手罢了!

  这个梁又实,外表一副高傲又道貌岸然的模样,或许褪开这层假道学的外衣,他比任何男人都还像禽兽呢!她真想亲手扒开这层外衣,用女人特有的魅力勾引他、迷倒他,要他以后乖乖舔她的脚趾才心甘情愿!

  这么想的同时,施立茜感觉全身细胞都复活起来,甚至汗毛也兴奋地竖立,犹如备战或准备攻击的母狮。这种兴奋感甚至比见到陆行云时还强烈!但她对梁又实这种眼睛长在头顶的男人没兴趣,她只想征服他,然后慢慢吊他胃口,最后折磨他……

  施立茜眼波一转,眼瞳闪动的光芒和嘴角漾起的笑意完全不同之前的卑微,此刻的她是个有企图而且危险的女人。

  她将平坦的小腹靠在桌沿,上身慢慢往前倾,衬衫开襟间若隐若现的深壑乳沟正对着梁又实,纤细的指尖夹著名片塞进他的衬衫口袋里,故意嗲声嗲气地说着:「等你想到要怎么『包涵指教』时,可随时召唤茜茜……梁──委──员──」

  以媚眼紧盯着那张扑克脸两秒钟,然后她也不管身边两个瞪大双眸的上司,头也不回地走出办公室。

  唐斯琪愣了好一会儿才连忙跟梁又实鞠躬哈腰猛道歉,生怕惹恼他。但他只是挥挥手要她们离开,平静地看不出在生气。

  唐斯琪如释重负地带着柯珂离开,梁又实这才拿起口袋中的名片,轻哼一声直接丢入垃圾桶里。

  但「施立茜」这三个字,已登入他那超强的记忆体之中。

  ※※※

  像是被附身后突然回魂,施立茜一走出梁又实的办公室便感觉脚软。她紧靠着走道的墙边,手抚着仍扑通乱跳的心脏,极力忍住想笑的冲动。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大胆,当众勾引一个立法委员?老天……这下「娘娘」肯定气死了!她该怎么收拾这善后呢?

  眼角瞥见从里头冲出来的两个身影,施立茜赶紧站直身子,假装镇定地看着一脸阴沉的唐斯琪,等候「娘娘」处决。

  「以后……」唐斯琪顿了一下,故意卖关子。事实上,她还真佩服这只菜鸟的勇气,连她都不敢这么对付梁又实。刚刚看他似乎没有发怒的迹象,相当难得,或许施立茜这颗小卒子不但有本事过河,还能直接擒将……如此一来可以帮她除去不少的障碍!

  唐斯琪纤薄的嘴角勉强扬起,努力挤出的笑容代表着称许。「以后你就专门负责梁委员办公室的联系,主要搞定他们老大,知道吗?」

  「我?」施立茜以为唐斯琪在开玩笑。只有较资深的公关人员才被赋予专责联系几名立委办公室,她还是个新人;更何况这个梁委员像座冰山,连唐斯琪这等铁达尼号级的人物都被冰山撞沉了,她何德何能?

  「只要能搞定他,以后在立法院就没什么能难倒你。」唐斯琪深知如何驱动下属的企图心和竞争力。

  被赋予这种不可能的任务,施立茜骨子里的战斗因子轻易被激起。但是,这谈何容易?「我……我不知道能不能胜任……」

  不知所措的表情让唐斯琪轻笑出声。「刚刚你就做得很好呀!」

  「刚刚?」她做得很好?想起方才的失态,施立茜不自觉红了双颊。她这辈子从未这么大胆过……

  「如果你一直把自己当新人,永远也不会进步。」唐斯琪点到为止,丢下这句话后便快步离去。施立茜反应慢了半拍,才知道「娘娘」的用意。

  莫非她要自己运用女人先天的优势?从小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件难事……

  「是的!『娘娘』!」她忘形地跟在身后大喊,惹来柯珂转过头狠狠瞪她一眼。施立茜这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老板非但没开除她,还让她独立作业,这么好的机会她肯定要好好把握!施立茜踩着轻快的脚步跟上两人,更加肯定自己在这一行必有一番作为。

  但她没想到,自己惹上了什么样的难缠角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10-17 18:21 , Processed in 0.044091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