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苏打《黑侠》(本命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5 20: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苏打《黑侠》(本命之二)

{出版日期}2022/10/07

{内容简介}
「清平剑」元钧是江湖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外人都道他温柔,礼貌,仁义,风度,武力值高
见他人有难便出手相助,遇不义则拨乱反正──
对蒙札恩来说,元钧是她见过最表里不一的人
人前是端方谦和、救死扶伤的元少侠
人後是开口吐不出几句人话的切开黑!
他算准她是个就算揭露事实也无人会相信的「妖女」
不仅利用她、欺负她,更没事就来寻她开心
偏偏众人被他的能装会演骗得团团转,真真假假分不清
算了,既然惹不起,那她总躲得起吧……
明明不想再与他有瓜葛,为什麽就是无法漠视他?
他只把她当成猎物耍弄,不是真心想疼惜她
但初相见开始,这名男子就在她心底占据了一席之地
在让她好奇、惊艳的同时,却又让她生气、让她伤怀
明知他的青梅竹马一直视她如眼中钉欲除之後快
为博红颜一笑,他连她也可以无情地铲除
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中剑,一剑刺向她……


 第一章

  「想活命就伸手。」

  手中握着一只浑身发出暗诡绿光的狰狞蜈蚣,蒙札恩居高临下问着瘫坐在地的一名纳西族中年男子,迷离而神秘的眼眸透出一股如冰的淡漠。

  「我──我──」明明全身都胀成黑紫色了,但中年男子却还是整个人瑟缩成一团,试图退至身後根本无处可退的洞壁上。

  「阿爹,是小团特别去求五仙门姊姊的,小团不要你死……」男子身旁有一个年约十岁的小丫头,扯着他的手不住啼哭,「阿娘还在家里等俺们啊……」

  或许是真的受不了那股再用力都吸不到气的窒息感,更或许是顾及身旁年幼的女儿,以及还在山那头等待他们的妻,男子明白,虽伸手有可能是死,但不伸手绝计活不到一下刻钟,所以最终他一咬牙,将手伸了出去!

  指尖,传来一阵剧痛,口中,被塞入一颗苦到无边的丹丸,苦与痛间,眼前只有一片望不到尽头的黑雾,但当黑雾散去,中年男子缓缓睁开眼,深深吸了几口气,然後望着自己手脚间的黑紫色竟真的徐徐褪去,一点一点回复原来肤色。

  「谢……谢你,姑娘……」望着独坐在洞窟一角大石上的紫衣女子一眼後,中年男子立即瞥过眼,然後领着闺女就地跪拜。

  瞥眼,虽然自己也身为外族,早看惯了各式各样外族装扮,但眼前这名女子的模样与装扮,着实惊世骇俗得让人完全不敢直视。

  她年约十八九,美艳不可方物,一头及腰乌黑长发,用一个小巧银饰简单扣住前发,项上、耳上、腕上全戴着镶有紫色宝石的小银链,这都不打紧,她原先典型的蛊族装扮就已够让人退避三舍了,如今改换上的那一身五仙门的衣裳,就更教人不知该把眼睛摆哪儿好了。

  抹胸似的紧身上装,包裹住了胸前的丰盈浑圆与後背,虽缀了紫色轻纱,却露出了整片雪白的锁骨及臂膀。

  此外,她的裙长虽及地,但裙旁的边叉却开至膝上四、五寸,令她穿着长靴的匀衬雪白长腿不时若隐若现。

  美是真美,玲珑也是真玲珑,但整个人就是散发着一种诡异且高冷的气息,令旁人都不敢靠近……

  「嗯。」面对中年男子笨拙的谢意,因先前采药便服已脏污破损只得换上门派装束的蒙札恩淡淡应了一声,随即便闭目养神,根本懒得理会四周投射过来的畏惧、异样眼光,以及如同蚊蚋嗡嗡般的窃窃私语声。

  「看到了没有,她刚刚用了毒蜈蚣!这五仙门妖女原来是黑蛊族的,千万别靠近。」

  「是毒蛊族!真要靠近一定要记得闭气,听说她们连呼吸都有毒。」

  「看这鬼蛊族女人穿得多不知羞耻,中原的青楼女子都穿得比她多!」

  猜半天一个也没猜对,真是一帮没见识又好大惊小怪的中原人。

  蛊族虽在百年前分裂成擅於制药、钻研以毒攻毒医术的「药蛊族」,长於施展伤人蛊术、最引人惊骇的「黑蛊族」,以及精於养蛊、炼蛊的「毒蛊族」,但也只有三族,哪来的鬼蛊族……

  蒙札恩如今所在的这个青窝山垂直崖壁中央半圆形洞窟,其实位於纳西族、傈傈族及布衣族等少数民族居住地的巴蜀东缘,原本鲜少会有人经过,可如今却挤了近五十人,只为一场波及百里的冲天山火,一阵罕见又巨大的地牛翻身,以及之後连绵不断、造成山石滑坡的惊天暴雨。

  巴蜀自古多瘴气,连被流放至此的罪人都宁可直接掉脑袋也不愿踏入此地,因此这群中原人自避难於此後便抱怨不断,毫不令人意外。

  但对自小居住在巴蜀西南缘、且身怀武功的蒙札恩来说,青窝山内的沼泽地绝对是块宝地,其间的毒虫、毒蛇、毒草、毒蠍,甚至毒瘴、瘴水,都是入药不可或缺的药材及药引,因为她是「药蛊」族人,最擅长的便是以毒攻毒。

  明白外族百姓见蛊族人皆避之如蛇蠍,因此一般不具备武功的蛊族人大多是往与蛊族居住地地缘较近的皿血山去采集药材,而每回她来青窝山时,若非必要,也尽可能不与他族百姓照面,可此回实属无奈。

  虽早习惯他人的异样目光与议论,但此刻要蒙札恩心底没一点火气,她也做不到,毕竟是他们中原人避难避到了他们的地界里,明明现在大伙儿一齐被困在这儿,就如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他们竟还有空嚼人舌根。

  正当蒙札恩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点时,身旁突然传来一个老迈苍苍、颤颤巍巍的嗓音,「姑……姑娘……」

  「嗯?」蒙札恩纳闷睁开眼,望着不知何时走至自己身旁的一名布衣族老妇。

  「我当家的……高烧一直没退……」虽「蛊族」二字听着有些骇人,但或许是发现方才的中年男子并没有被毒死,也知晓五仙门人多半懂些医术,因此布衣族老妇鼓起勇气也来求援。

  「你烧得更厉害吧?」只看一眼,蒙札恩便淡淡说道,然後由腰包中取出一只长相丑怪的毒蠍死屍,轻扎了布衣族老妇的双边耳垂,各挤出一滴黑血,并塞了一颗丹丸到她口里,才起身朝她当家的方向走去。

  就在蒙札恩低头查看布衣族老者的病势时,身後突然响起了一阵欢呼──

  「元少侠回来了!」

  「元少侠带药草跟食物回来了!」

  「诸位好。」回应那些欢呼声的,是一个清然寡淡的低沉磁性嗓音。

  不用回头,蒙札恩也知道现在身後是什麽样的热闹光景,毕竟连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位应是道门弟子的「元少侠」元钧,确实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飘然尘世之外的道骨仙风,仙到让人心生一种他身旁有云雾缭绕的错觉。

  但让他受到众人欢迎的,不仅仅是他独特的孤高气质,救死扶伤的义行义举,更在於他俊美的外貌与温文尔雅的谈吐与行为举止。

  俊美到什麽程度才能令那群自视甚高的女侠们眼眸霎时发亮,老实说蒙札恩有点分辨不太出来,毕竟打小她四周就围绕着一群帅俊妖美的师兄姊们。

  但她并不否认自己对他确实印象深刻,原因无他,只因他是这个洞窟中,唯一一个对所有民族都一视同仁之人。

  完美得近乎虚幻。

  而由元钧回到洞窟那一刻开始,洞内中原人便一拥而上,另一撮外族百姓,则开始朝蒙札恩走去,一来,除了元钧外,其余中原人本就对他们心怀成见,二来,十天来的水土不服,与逃难饥寒造成的伤病,若这名出身五仙门的蛊族姑娘能治,他们宁可相信她会比中原人更愿意对他们伸出援手。

  待一边终於发完药、食,一边终於看完所有伤病时,夜已深沉。

  无视几名守夜者的异样目光,蒙札恩缓缓起身走至洞口,望着那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大片黑暗,以及那如同天破似的下个没完没了的雨,心底着实有些担忧。

  因为这个位於绝壁上的洞窟,原本可供进出的小路早全被冲断震塌了,每日洞中大多数人的食粮,全靠轻功高绝的元钧冒雨外出寻觅。

  其实他看起来也不过就二十五、六,但那身恍若御剑飞行的绝顶轻功,着实让蒙札恩钦佩不已,也纳闷像他这般人物,怎会到巴蜀这偏远之地来,难不成也是来参加那些江湖人士口中的大会师吗?

  正当蒙札恩难得放任自己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她的身後响起一个低沉的嗓音,「姑娘,请用。」

  「不必。」没有回头,因为这个嗓音这十天来她都听熟了,而闻着那阵淡淡的烧烤香,她明白,他应是拿食物来给她。

  但他小看她了。她可是药蛊族人,野外求生对她来说不是能力,而是本能。

  更何况不过十天罢了,她当初外出采药带的糍粑应还撑得下去,尽管分送给他人食用後确实所剩不多,但真到那时,她还能用那些外人看来可怖的虫、草来果腹。

  「请用。」身後嗓音依旧清淡且低沉。

  虽不想元钧因与自己交谈而招人非议,但一想及她再拒绝恐怕更引人侧目,蒙札恩也就回身颔了颔首,接过他手中递过来的烧烤兽腿肉,坐在窟前大石上吃了起来。

  但她没料到的是,在她用餐之时,元钧竟未离去,而是直接在一旁打坐。

  老实说,这种感觉很怪,因为一直以来,除了在五仙门里,蒙札恩早习惯了他人的戒备与敌视,这是第一回有人这麽平心静气地与她以这样近的距离相处。

  追求清静无为、视万物如刍狗的道门弟子,他看来确实跟其他界限分明的门派有些不同。

  「左臂有个口子。」

  原只是好奇悄悄望两眼,但当望见元钧左手臂上的猛禽撕裂伤,蒙札恩下意识擦了擦手就起身想为他疗伤,但手才刚伸向前去,却又蓦地停下,而後,直接将药与紮布放在他身旁,「请用。」

  之所以改变心意,是因蒙札恩想起了中原男女间似乎不能靠得太近、太亲密,他也是中原人,大概不会愿意自己靠他太近。

  「我有一受伤手就不乐意动的隐疾。」但元钧却淡淡说道。

  一受伤手就不乐意动?隐疾?

  听到这话,蒙札恩怔了怔,半晌後才明白过来,他表达的应该是一受伤手就动不了的意思,看样子她对中原语言的认识还太浅、太流於表面,是得再努力精进点才行。

  但一受伤手就动不了,对练武之人可是大忌,他也未免太坦荡了,居然这麽大剌剌的说出口。

  本着对他道门身分的尊重,以及这十天来行为举止的信赖,蒙札恩真的蹲至他身旁,熟练且迅速地帮他将伤口处理好,并紮上紮布。

  当紮布上的结刚打好,两人身後十步远突然传来了一个温柔至极的嗓音,「元大哥。」

  「李姑娘。」一听到这声音,蒙札恩下意识立即缓步走离,而元钧则应了一声後继续调息。

  「我方才见元大哥的衣衫上有破损,若不介意,我帮你补补吧。」发话的女子──李如沁,嗓音愈发温柔了。

  「无妨。」元钧淡淡回道,依旧迳自行气。

  「元大哥,我想跟你一起去觅食,你不愿,现在想帮你补个衣裳,你也不愿……」李如沁边哀怨轻语,边将手伸向元钧的肩头,但手未及碰触到他的衣衫,他却突然站起身来。

  「那就有劳了,李姑娘你先请。」元钧淡然地对李如沁颔了颔首。

  一旁的蒙札恩当然明白李如沁过来的意图,毕竟这些日子以来,此女对元钧的爱慕之意可说是毫不遮掩,因此当人一靠近,她早识相地回身就着窟外大雨洗手。

  但就在元钧的脚步声响起的同时,取出帕子擦手的蒙札恩却听到了一个若有似无的低语声──

  「贱人就是矫情。」

  什麽?!

  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蒙札恩缓缓回过头去,望着元钧那一如既往仙风道骨的背影与步伐。

  听错了?

  嗯,应该是听错了,毕竟她已好久没有安心阖眼休息,有点幻听也是正常的。

  这是同时触怒雨神与山神了吧,要不,这雨怎麽下得如此没日没夜、没完没了。

  又四日後,望着洞窟中的人们病的病、饿的饿,连向来活泼的小团都有气无力地蜷缩在父亲身旁,蒙札恩微微思索了一会儿,便穿上连帽斗篷走至窟口,仔细打量着四周,找寻可供足尖踮踏的突出石块,或者能任她拉荡的结实藤蔓。

  或许她的轻功没有元钧那样令人惊艳,但她五仙门的「蝶飞」也不是浪得虚名,只要谨慎些,应该还是可以降抵垂直山壁中段那道先前被元钧清出的小石台,施展她的引蛇笛──

  毕竟她不能与平民百姓争食,也不想成为他人累赘,更不能眼见与自己一般同为外族的人们挨饿。

  看准了洞窟旁一条如手臂粗的藤蔓,以及绝壁上可供落脚的小石洞後,蒙札恩冒雨拉住藤蔓依计画往下飞降。

  一切都如同她预想般顺利,但就在离地约十丈时,她手中的藤蔓不知因何,竟不自然地整个断裂!

  想都没想就当机立断松手,迅速坠落的蒙札恩提了一口真气後,眼眸急扫四周,然後眼角余光突然瞥及一抹蓝色衣袖。

  任足尖点踏在那衣袖主人的手臂上,蒙札恩借力使力,轻巧一个翻身,飘飘然降至石台上。

  「你不该下来。」几乎与蒙札恩同时落地的元钧举起大袖为她遮雨。

  「谢谢,但我想下来。」蒙札恩仰起小脸望着元钧淡淡言谢,因为若没有他的「一臂之力」,现在的她恐怕还在狼狈地困境求生。

  「这倒是,有那种女红惨绝人寰且善妒臭婆娘在的地方,不说你,就算是头猪也会想跑。」元钧回望着湿黑鬓发紧贴在颊旁,脸庞因滴落着水滴而显得分外娇媚的蒙札恩一眼後,又转眸望着那条被暗器削断的藤蔓,神情若有所思。

  「你──」听到元钧的话,蒙札恩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怎麽?」元钧回眸淡淡问道。

  「你真的是人。」蒙札恩脱口而出。

  因为她现在完全肯定,她前些天听到的那句话绝不是幻听,而一旦有了这个认知,元钧原本给人的虚幻感彻底不复存在,整个人显得那样的真实与鲜活。

  「我可从没想当整天喝露水的劳什子神仙。」闻言,元钧嘴角微微一扬。

  「而且对不善女红的人格外有意见。」望着那抹不再那样仙风道骨但却让人感觉亲切的笑意,蒙札恩又说。

  「你觉得我该不该有意见?」举起自己的衣袖,元钧微微眯起眼。

  「该。」事实胜於雄辩,看到那补得跟块破抹布似的衣袖,蒙札恩确实无话可说,但在看到他的左手上臂时,她不禁皱了皱眉,「又伤了。」

  「是。」元钧领着蒙札恩至一处树丛较浓密、雨势较小之处後席地而坐。

  「一受伤手就不乐意动的隐疾又犯了?」蒙札恩边说边望着不远处一头獠牙长得惊人的巨型山猪屍体,心中着实佩服。

  「没错,请。」元钧毫不客气的将伤口转至蒙札恩眼前。

  「你这样能上去吗?。」蒙札恩一边帮元钧清洗伤口一边淡淡问道。

  「想上去自然能上去。」元钧回得那样云淡风清。

  「那你就上去吧。」将紮布绑好後,蒙札恩起身张望四周,然後取出别在腰上的凤舞笛。

  「我想见识一下引蛇笛。」但元钧却动也没动,双眸直望蒙札恩手里那把造型诡美且缀着银凤凰雕饰与宝石的凤舞笛。

  略略思索了一会儿後,蒙札恩直接由腰间小包取出一块墨色石,在元钧四周画了一个圆圈,然後脱下斗篷披至他身上,「站着别动。」

  依言站起身,元钧直接将右臂举至胸前,然後看着蒙札恩愣了一下後,直接飞身将足尖点在他的臂上,一个空中鱼跃後,将笛举至唇旁。

  元钧的举动,确实让蒙札恩讶异了,因为五仙门教施展引蛇笛时,整个人几乎都浮在半空,若无人、或无一个立足点,会相当耗费吹笛者的真气,而他竟明了这点。

  以元钧的臂、肩,甚至後背为支点的蒙札恩,整个人就像在空中飞舞,而随着乐声绵绵不绝由凤舞笛中流出,他们原本站立的石台上,开始出现了由各方涌至的大小群蛇!

  但怪的是,这些大小蛇却只全围在圈外,根本没有一条蛇敢靠近元钧所在的那个圆。

  半晌後,当蒙札恩终於停止吹笛,身形缓缓下落时,元钧早伸出手,将掌心轻贴在她光裸的腰背上,将她搂进圈内、自己身前。

  「你可以上去了。」仰头望向高了自己一个头,且被群蛇围绕依然镇定自若的元钧,蒙札恩小脸上满是雨与汗,然後感觉着自己後腰处的那只大掌掌心那样温暖。

  能配合得这样默契,着实太出乎她的意料。

  过往她练习与施展引蛇笛时,身旁多是同门,因此往往不需多发一语便知该如何行动,但元钧明明是道门,却能完全心领神会。

  「你的衣裳及斗篷水火不侵?」元钧没有理会蒙札恩的「上去」二字,反倒突然问道。

  「是的,凤蟒皮。」都不知道该不该诧异元钧竟会连这也知晓,但蒙札恩还是点了点头,然後指着在他们左侧一头大得惊人,并且蛇口张得极其骇人的巨蟒,「那头则是极其罕见的龙蟒,约莫是先前地牛翻身、大火焚山再加上连日大雨,竟在此地现身了。」

  「既如此,还客气什麽?」闻言,元钧手中长剑倏地出鞘,由那头巨大龙蟒大口刺入,并一把刺穿过蛇头後再插入牠的身躯,将其口朝天、蛇头後弯地稳稳定在石上,「你的女红如何?」

  「你的隐疾看样子没事了,请自己动手,我很忙,小团还饿着呢。」

  淡淡回了一句後,蒙札恩一转身,手中先是射出数十记骨针,将身旁群蛇蛇头全定住,继而由靴旁掏出匕首,俐落地剖开蛇腹取出蛇胆,而後一气呵成的放血、剥皮、去骨、去内脏,最後再将其斩成一块块完全看不出原来模样的肉块,用雨水清洗过後,以大树叶将肉及蛇胆细细分开包裹好。

  将食物打包完成後,蒙札恩略略思索了一会儿,索性一并将龙蟒处理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晓如何处理这罕见且珍贵的巨蟒,万一出了差错就可惜了。

  这其间,元钧将斗篷披回蒙札恩身上,便回身开始支解那头巨大山猪。

  半晌,他突然听到身後传来一个唤声──

  「这给你。」

  「这样好的珍宝我可不想掠人之美。」望着蒙札恩处理那头龙蟒之际,竟将取出的那颗只比鸡蛋稍小一些的龙蟒胆直接拿至自己眼前,元钧虽嗓音依旧低沉,但眼眸含笑。

  「女子体阴,不适合食用龙蟒胆,况且我吃过凤蟒胆了,两者食用後百毒不侵的功效是相同的。」蒙札恩先是认真解释着,但忽地像想起了什麽,手蓦地缩回,「算了。」

  她竟一时忘了,虽元钧对她的态度还算和善,但毕竟两人出身有别,她觉得龙蟒胆是好东西,他恰好在此处定是机缘,可他人或许不做如是想。

  「那我就不客气了。」但未待蒙札恩将手收回,元钧便将龙蟒胆取了过来,直接扔入口中,并取出腰间酒葫芦灌了两口酒一把咽下。

  见元钧毫不迟疑吞下龙蟒胆,蒙札恩心底一暖,继续回身处理龙蟒,但在听到後头不同於「支解」食材的窸窣声时,忍不住好奇回头,「你在做甚?」

  「编个藤篮及藤索,既然你都确定我是真人了,要一个大活人背头大山猪飞几十丈高也未免太强人所难。」就见元钧熟练编着藤篮与藤索,没几下就编出了几丈长。

  「早几天怎麽不做?」蒙札恩又问。

  是啊,若他早想到了这个法子,怎麽早几天不做,任自己一个人待在窟外的凄风苦雨里来回奔忙。

  「早几天没人给我做水火不侵的披风。」

  「这两者间有什麽关联?」

  「想到有人会给我做水火不侵的披风,我突然就不那麽抗拒早点回到那个破洞窟里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26 00: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打重出江湖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27 08: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作者,狠狠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27 09: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哇,苏打大大终于重出江湖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29 08: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看完整版,喜欢的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0-7 03:23: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很好看的样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0-9 15: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超爱苏打!终于又出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0-15 00: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打终于出新书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书苑TXT-言情小说、免费小说下载、台言小说下载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手机版|鲸鱼书苑

GMT+8, 2022-12-3 23:38 , Processed in 0.228554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