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可乐《拐你当情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5 20: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乐《拐你当情人》

{出版日期}2022/10/07

{内容简介}
流潇洒、英俊多金的吕炜汉,妥妥的高富帅人设
好友戏称他像孔雀四处招摇,撩拨不少女人为他心动
虽然他的女人缘佳情史不断,但每一段情史都很短暂
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任何女人真正进驻过他的心
唯独尹雅仁这个天兵属性、憨萌可爱的女人例外……
平常时她迷糊、少根筋,言行举止透着傻气与天真
工作时她专业、有自信,眼底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深深吸引了他的目光,让他有种心情愉悦的幸福感
他强烈感觉到对这个纯真无邪的小女人动心了!
凭着花见花开的诱惑笑容,迷死人不偿命的独特魅力
吕炜汉有自信绝对可以把她拐来当情人……
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向来都是女人争相取悦他
没想到这回他主动出击却出师不利,连连受挫
这个迟钝的女人老是把他的真心话当玩笑
在她身边潜伏许久的情敌也跳出来挑拨离间──
现世报吧!万万想不到向来优游花丛间的他
竟然也会有担心自己的女人被抢走的一天……


第一章

  年末,冬至刚过,天气凉凉的,却没有该有的节气那样寒冷,尹雅仁甚至看到有人还穿着短袖在路上走。

  她知道台南很温暖,与北部的阴雨绵绵相较起来,这里的阳光是既热情又和善。

  但她怕冷,所以身上还是多套了件针织外套。

  缓缓走在巷弄中,看着暖暖的阳光从建筑物的缝隙中洒落,她的脚步不自觉变得缓慢优闲。

  尹雅仁舒服的叹了口气。

  每一次回到这里,她总觉得这小巷弄有让时间变缓慢的魔法。

  走在当中,曾沾满一身城市喧嚣的惊人节奏,被染着阳光气息与温度的风轻轻地吹掉了。

  人慵懒了,脚步也变慢了。

  只是这样的闲情逸致维持不到两分钟,她便开始慌了。

  完了,她……不会又迷路了吧?!

  阿嬷家在都更後,从水交社的空军眷村搬到市中心这仍保有许多旧式建筑的小巷弄後,便没再搬过家。

  她才两年没回来,怎麽有种走进迷宫的错觉?

  怎麽这弯弯绕绕的小巷子里的房子,每一间都长得那麽像?

  尹雅仁懊恼不已,最後只得硬着头皮掏出手机求救。

  手机很快接通了,一听到男人温文儒雅的声音,她扁了扁嘴,可怜兮兮地喊了声:「二叔……」

  尹国正接到侄女的电话,连话都没说,就忍不住笑出声了。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孩子,你又和哪些小蜗牛相见欢哪?」

  他这侄女全身上下只有两条呈现极端走向的神经──

  一条生活,一条工作。

  生活那条属生活白痴,生活技能零。

  工作那条严谨细腻,专注度一百。

  除了在国宝级修复大师的工作室帮忙那段期间回家不会迷路外,几乎次次回家都迷路。

  虽说蜗牛巷里的巷弄复杂,但能夸张到这种程度的,也只有他这个侄女办得到了。

  这次她整整暌违了两年再回来,会迷路,会求救,全都在他的意料之内。

  尹雅仁沮丧地回答:「就在电线杆跟水泥地上都爬满蜗牛的那一区。」

  唉!亏她还是国宝级修复大师的入门弟子,专业知识满分,细腻、专注度百分百。

  说完她自我嫌恶地叹了口气,难道是她把身体所有能量都给了专业,专业之外的事,她真的不行呀!

  尹国正依旧是笑嘻嘻的温柔口吻,「你二婶刚买完菜,我让她过去接你。」

  「谢谢二叔。」

  尹雅仁窘得脸都红了,挂上电话,直接蹲下,跟巷弄中鼎鼎大名的小蜗牛们say hello!

  突然,头顶传来陌生的男性声嗓。

  「小姐,请问一下,小豪洲沙茶炉怎麽走?」

  问路!

  尹雅仁浑身一僵,挣扎了两秒才回过头,看向问路的男人。

  当她的目光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双眼瞬间为之一亮。

  眼前男人的身高至少有一百九十公分,肩宽腰细,浓眉炯目,鼻梁修长而挺直;虽然蓄着一把大胡子,但看起来竟有几分年轻版金城武的神韵。

  而他的声线低沉浑厚,十足十阳刚的模样,让人不注意都没办法。

  只是现在可不是看帅哥的好时机,她秀气手指疑惑的左右晃了好几下,才一脸抱歉的说:「不瞒您说,我也迷路了!」

  话说完,尹雅仁咧嘴笑得尴尬。

  像是没料到她会这麽回答,男人一怔,跟着热心地问:「你要去哪里?需要我帮忙吗?」

  他口中的小姐看起来年纪不大,白白的脸上戴着副粗黑框眼镜、包子头,看起来像大学生。

  虽然说台南人纯朴热情,但面对陌生人的热情,尹雅仁还是有点怕怕的。

  「不不不,不用麻烦,我家就在这附近,再、再见。」

  男人看着女孩仓皇逃跑的背影,忍不住走到转角的道路反射镜看了看自己,突然想起大女孩的话,皱了皱眉。

  一开始她对他说她也迷路了,之後又说她家住这附近?

  住附近会迷路?

  骗人的吧?

  他有这麽面目可憎吗?

  男人看着反射镜中的自己,鸭舌帽墨镜,以及那因为刚下飞机来不及整理的仪容,咧嘴笑了笑。

  他这副尊容,跟野人没两样,难怪会吓到人!

  这时手机叮叮当当响了起来,他一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迅速接了起来,爽朗开口,「我迷路了。」

  「哈哈,不意外,我去接你。」

  在蜗牛巷,这个闹中取静的小巷弄中像是有魔法,任何人都可以迷路,然後一窥藏在巷弄中的时间魔法。

  蜗牛巷因为还有不少住户,来访的旅客,在细细品味文学作家叶石涛文字、寻找街角小蜗牛或是一片仍留着锈蚀的旧门牌、老窗花,都会不自觉放轻脚步、放松心情,慢慢走。

  就因为这样,尹雅仁这急惊风、像被鬼追的身影,在沿着弯曲的巷弄左钻右绕,彷佛快转的身影,自然而然引来旅人的侧目。

  她有些尴尬的缓下脚步,懊恼的想尖叫。

  她这该死的路痴病什麽时候才会痊癒哪?

  每迷路一次,她就被笑一回。

  於是,她就成了蜗牛巷里住户们的传奇。

  还记得刚跳下接驳公车走进巷子前,看着熟悉的巷弄,她还信誓旦旦,觉得这一次绝不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结果,竟还是一样。

  她叹了口气,却突然听到前方飘来充满疑惑的声嗓。

  「你……也来吃沙茶炉?」

  那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尹雅仁正觉得奇怪,抬起眼看到对方时,吓得差一点没了魂。

  「你你你……怎、怎……」

  看着她惊讶的反应,男人笑了笑,手指朝里面指了指,「和朋友约了一起吃火锅。」

  吕炜汉是北部人,因为工作的需求才到台南出差。

  他会迷路很正常,在朋友的引领下很快的来到约定的特色餐厅,却没想到又遇到那个年轻女孩。

  他不知道这该说是缘分,还是这个地方太小。

  沙茶炉的招牌就在眼前,尹雅仁没傻到看不出来他要吃火锅,只是看着自己在被对方吓得绕了八百圈後又绕回到他面前,她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她觉得自己很蠢。

  暗暗在心中哀号了一番,尹雅仁才想开口,却听到设在街角电线杆上的广播器响了起来──

  「喂喂喂,这里是里长放送,我叨雅伦又迷路了,如果有看到的里民,麻烦告诉我们家雅伦,她家在哪里。」

  「啊如果不认素我们家雅伦是谁厚,我跟你们说,我们家雅伦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梳丸子头,娇娇小小的,看起来像大学生……」

  巴啦巴啦……尹雅仁听到二叔那犹如浪涛一波又一波不断袭来的详细描述,透过里长办公室的广播器传出来,脸都绿了。

  二叔是大学教授,退休後莫名的被邻居们拱出来选里长。

  长相温文儒雅的二叔是被公认为最帅的里长伯,但是都说人是会被环境给影响的。

  为了跟欧巴桑们沟通,说话字正腔圆的二叔,广播时偶尔会在那温文儒雅的嗓音里加几句欧巴桑们的惯用词。

  也就是因为如此,她每次听到二叔的广播都觉得不伦不类,怎麽听怎麽奇怪。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全蜗牛巷的人应该都知道,久久才回奶奶家一次的尹雅仁又迷路了啦!

  在她窘得双颊发烫时,突然发现男人盯着她打量,她莫名心虚地想找个洞把自己埋了。

  男人看着她窘迫却又可爱的模样,管不住好奇地问:「我在想……你应该是雅伦小姐吧?」

  「我不是。」

  她毫不犹豫地否认,可无奈,左边不远处有一抹热情、且略显兴奋的声音响起──

  「哎哟,雅伦呀!偶看到你了,免惊,阿姨马上带你回去厚。」

  後方也有声音传来──

  「厚,雅伦你怎麽跑来这里了?偶素听里长广播才知道,你从那个非什麽翠的回来了喔?」

  「喂喂喂,那郭阿满呀,你去跟那个在小蜗牛电线杆等的秀云啊讲,她家雅伦在这里啦!」

  於是,来自四面八方的热情音源将她给团团包围。

  然後,男人朝着她露出宽心的笑,「还担心你回不了家,现在我放心了,雅伦小姐。」

  尹雅仁尴尬得连该做什麽反应都不知道,只得嘿嘿笑了两声当做回应。

  很好,她应该很快就会回家了。

  还有,我热情的邻居阿姨们,我的名字叫做尹雅「仁」,不是叫尹雅「伦」啦!

  ☆☆☆   ☆☆☆   ☆☆☆

  在热情乡亲的帮忙下,尹雅仁在见到自家二婶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尹杨秀云温柔地拍拍侄女的脸,没好气的说:「咱们尹家的小迷糊虫,你这样怎麽有办法自己一个人在国外待那麽久呢?」

  尹雅仁不只是蜗牛巷的传奇,更是他们尹家的传奇。

  尹家男丁旺盛,尹雅仁是尹家九代以来唯一一个女孩,也因此倍受宠爱,是尹家人捧在掌心的宝贝,一直被保护得很好。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尹雅仁即便长这麽大,个性里依旧保有小女孩的天真浪漫。

  当她因为在学校听到一场修复讲座後立定了未来的志向,决定在大学毕业後,追随修复大师的脚步,远赴义大利进修时,整个家族都吓坏了。

  天知道,这个连在台湾都可以迷路的孩子,怎麽有办法只身一个人在国外学习?

  可她还真的去了,最後不但拿到修复学院的文凭,回台湾後还拜了名师,跟随着师父的脚步回到台南。

  两年前,因为师父的建议,她又回欧洲,找了当地的老作坊拜师,精进修复手艺。

  她虽没有她在台湾的师父那样有名,但这番学经历,也足以让整个家族为她感到骄傲。

  尹雅仁苦笑着解释,「因为学校离我租的公寓只有一条街,而且跟我一起在老师傅工作坊当学徒的日本欧妮酱很照顾我,我才能奇蹟似的完成学业,顺利回来台湾。」

  有挚爱的家人在身边,她不怕迷路,跟着放松的心情让她又有了慢慢走的闲逸心情。

  尹杨秀云笑了笑,「那什麽时候回工作室报到?」

  尹雅仁边看着巷弄中老宅的白色窗花、彩绘墙板,边说:「下星期一。」

  「那好,还有几天的假,可以好好休息。明天婶去市场买一颗猪心,加些中药材,给你补补。」

  她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麽?」

  「在欧洲待了两年,我超怀念台湾的美食,刚下飞机回到家,我就跟我家老妈列了菜单。」

  「然後呢?」

  尹雅仁扁了扁嘴,露出哀伤的表情,「老妈就帮我收拾行李,叫我可以回台南了。」

  「你给你妈妈出了什麽难题?」

  她记得嫂嫂的手艺不错,应该不难应付侄女的口味才是。

  「我想念奶奶的黄金泡菜、菜脯,想吃甜甜的意面,甜甜的麻油鸡汤,牛肉汤,还有丹丹的玉米浓汤!」

  听着,尹杨秀云也笑出声来。

  尹雅仁却是充满无限感触的说:「很奇怪,虽然很多人都说台南的美食口味太甜,甚至连空气都是甜的,太可怕。但很奇怪,在那麽冷的地方,脑中浮现的都是这些食物。」

  「因为你是在台南长大,吃得是怀念的滋味。」

  尹雅仁亲密的勾住婶婶的手,「对耶!我怀念的是婶的甜,我跟日本的欧妮酱说起婶的甜味麻油鸡,她说光想就恶心;我说她没吃过不懂,光是那汤汁就可以让我淋着饭,吃上两大碗。」

  尹杨秀云被逗得很开心。「回家後我就让你二叔去市场再买只鸡回来,晚上就做给你吃。」

  尹雅仁甜甜的撒娇,「谢谢婶婶!」

  「对了,等行李整理好去看看你奶奶。」

  「奶奶怎麽了?不舒服吗?」

  「这一年雨水多,湿气重,你奶奶毕竟年纪大了,小毛病不少,身子一不爽快便没注意到储藏室的大型电子防潮柜坏了。」

  尹雅仁的奶奶尹林春分今年高龄八十,也是学美术的,画得一手好画,家中除了自己的作品,也收藏了不少当代有名的画作。

  她将那些作品视若珍宝,足以想像会有多心疼。

  「严重吗?」

  「发霉、颜彩剥落,其中一幅还是奶奶的作品,已经看不出原画模样了。为了这件事,她可是失落好一阵子。」

  尹雅仁听得热血沸腾,「我回去就帮奶奶看看!」

  「有你在我们就放心了。快走吧!太晚回去,又要被你二叔笑我们是不是变蜗牛了。」

  「因为我们在蜗牛巷,要慢慢走啊!」

  说完,尹雅仁扬声笑开。

  天气很好,心情很好,回到台南,她相信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   ☆☆☆   ☆☆☆

  坦白说,吕炜汉并不喜欢吃火锅,但他不得不说,这家火锅还真的是挺特别的。

  扁鱼沙茶汤头搭配店家特制的沙茶酱,配上新鲜的蔬菜以及温体牛肉,造就飘香半世纪的超人气火锅店,这也是诸多游客来台南必嚐的美食之一。

  在当地人的指导下,他打了颗鸡蛋,蛋黄拌入沙茶酱当沾酱,蛋白拿来拌过生肉後入锅涮烫,让他大嗑掉三大盘牛肉,还破天荒连喝了好几碗有蔬菜鲜甜和鲜肉滋味的火锅汤。

  在肚皮渐撑、腰头变紧的情况下,向来只吃七分饱的吕炜汉果断的停下筷子,不吃了。

  姚志清看着眼前这个被他当成孙子看待的男人停下筷子,担心地问:「怎麽不吃了?」

  「清叔别害我,再吃下去,我的肚皮会炸开。」

  姚志清朗声大笑,「男人就是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这麽点食量可不像你爸爸啊!」

  提起父亲,吕炜汉的神情无法抑制的一黯。

  姚志清见他那模样,关心问:「还纠结吕老董遗产的事?」

  他是吕老董吕正峰公司的元老,在吕正峰意外猝逝後,看尽这个企业大家族因为老吕董的遗产分配抢夺露出的丑态;大房与二房多年的争宠斗争,也因此浮上台面。

  姚志清长年跟在吕正峰身边,他知道老人家偏爱次子吕行健,也不止一次说过,将来会将大部分的产业交由他打理。

  但在吕正峰过世之後,拿出早已立好的遗嘱,书面文件不知为何泡了水,造成上头书写的文字模糊难辨。

  长房以正室的名义,断章取义,只给了二房一间业绩平平的小建设公司。

  吕行健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凭着一己之力,不但拉升公司业绩,甚至将规模拓展得更大。

  只是这些年来,看着父亲的心血被长房无度挥霍糟蹋,想重审遗嘱的念头从没断过。

  他不是贪父亲的心血,而是想延承父亲的精神,壮大吕氏。

  无奈这些年吕行健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心脏一直不好的他早就退休,过上养老的日子。

  吕炜汉不想父亲挂心,更不希望他有一天带着遗憾离世,归国接掌父亲的事业後,便开始着手寻求可以修复遗嘱的人。

  即便遗嘱修复後,答案与大房迳自解读的结果一样,至少了确父亲悬心多年的心愿。

  姚志清怎会不懂这对父子的心思,即便早退休多年,在吕炜汉找上他之後,应允会尽力帮他。

  吕炜汉苦笑,「您明白的……」

  姚志清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肩,「你先放心工作吧!我打听到有人做修复的工作,似乎就住在附近。一有消息我会马上联络你。」

  「麻烦您了。」

  「不用跟我这麽客套。有时间留几天吗?」

  「不了,下午还有块地得去看看。」

  「不打紧,有机会再多来走走。」

  「会的。」

  因为蜗牛巷里尽是曲折小巷弄,吕炜汉是直接将车子停在巷子外的路边停车格里,他与姚志清走出火锅店後边走边聊,看到那随处可见的蜗牛摆饰,脑中不由得浮现那个女人迷糊可爱的脸容。

  她说她住附近,不知道是哪户人家?

  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再看到她?

  尹林春分,八十岁,原本住在水交社的空军眷村,因为都更,才不得已迁出旧眷村。

  离开空军眷村後,她与小儿子比邻而居,换了间两层楼半的透天厝,没大庭院可晒农作物,於是儿子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帮她改建了房子,将大半客厅整修成庭院,让她可以种菜、晒农作物。

  因为如此,奶奶家不同一般住户的格局,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尹雅仁一走近便闻到空气里有晒萝卜乾的味道,闻到那味道,她口中的口水便不自觉分泌。

  奶奶与同时代的女性一样,拥有传统美德,有趣的是,她学的可是西方的艺术。

  在那个年代,拥有高学历的女性少见,不过却是让她在爷爷过世後,拥有比一般丧偶的妇人更丰富的生活。

  台南天气好,萝卜盛产时,便会有出自奶奶手的菜脯、腌菜乾类的东西送往北部。

  她这两年在欧洲,根本吃不到奶奶腌晒的菜脯,这时候一闻到味道,肚子里的馋虫被勾了出来,让她彻底化身为小吃货。

  尹雅仁踮起脚尖,在水泥花砖堆砌成的围墙外探看,果然看到平舖在竹箩子上的萝卜乾正接受阳光的洗礼,晒成乾扁乾扁的模样。

  「婶,麻烦你跟二叔说我先找奶奶,晚点再跟他请安。」

  「知道了。」尹杨秀云朝她挥手,准备进自己家门,却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对了,雅仁,怎麽没看你的行李箱?」

  尹雅仁因为期待见到奶奶,因为想吃菜脯蛋而飞高高的心情在瞬间定格──

  对厚,她的行李箱咧?

  尹雅仁想了很久後发出可怕的惊呼,「啊,死定了,还忘在高铁的接驳公车上!」

  尹杨秀云终於忍不住地大翻白眼,「天啊!尹雅仁!你到底是怎麽活到现在的?」

  为了行李箱的事,尹雅仁折腾掉整个上午才终於如愿踏进奶奶家。

  走进那采光明亮的客厅,摆着棕色的旧皮革沙发、铺着俗俗的针织彩垫,让时光像是停留在她小时候还跟着奶奶住在眷村时的感觉。

  彷佛时光一直没流转似的,停留在那一刻。

  说不出的怀念让她直接瘫死在沙发上头。

  阳光从白色铁花窗轻轻洒进屋里,在她身上投落一朵朵花窗格纹窗影。

  尹林春分看着孙女坐没坐相的懒样,没好气地拍了她印着格纹窗影的屁股一下。

  「长不住教训,活该折腾。」

  「奶奶,我也是千百万个不愿意呀!」

  尹林春分拿她没办法地摇了摇头,「饿了吧?」

  尹雅仁点头如捣蒜,「我要吃奶奶的菜脯蛋!你不知道,我在欧洲想死了奶奶您的古早味,嘴馋死了。」

  网路上很流行一句「奶奶养大」的,说的就是老人家对子孙那源源不绝、绝对满出来的爱意。

  那永远怕孩子吃不饱,所以照三餐外加点心宵夜喂养的爱,让那个被这样的爱心滋养的一方,最终会变成惊人的超尺寸。

  可她就是奶奶养大却完全失败的典范。

  食量惊人,却永远呈现身高不足、体重过轻的体态,也总是被误会是不是不爱吃东西,也因为这样,家人喂养她喂得也特别勤。

  看到奶奶脸上露出很是欢喜的表情,她知道等会儿餐桌上绝对不会只有她想念的菜脯蛋。

  「好,那你休息,好了我叫你。」

  尹雅仁突然想到一件事,跳了起来。「对了!奶奶,我可以先看看那幅画吗?」

  奶奶露出吃惊的表情。「你二婶跟你说了呀?」

  不知道是因为站在由窗边投射进来的光影当中,她觉得奶奶说起那幅画时,声音不同以往。

  她不禁好奇地问:「是什麽样的画?」

  尹林春分像陷入回忆地开口,「一个男人。」

  「是爷爷厚?」

  尹林春分迟疑了一会儿才说:「算了,也不是多重要的画,毁了,或许代表缘尽了,不用强求。」

  从事修复工作的尹雅仁对这句话却是大大的不认同。

  「怎麽可以!师父说过,修复绘画,是这世上唯一能够寻回失落时间的职业,也是世上最浪漫的工作。我也觉得,如果能透过修复,将那段遗落的时光修补,人生才会更圆满完整,不是吗?」

  尹林春分细细咀嚼着孙女的话,喃声笑道:「奶奶都这岁数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我总想,如果能再见他一面,他也还在世,就当是见见老朋友,若走了,能到他的墓碑前说声再见,这辈子也就没遗憾了。只是画没了……人也不可能找着……还是算了吧。」

  尹雅仁听着一颗心在胸口怦怦跳得好响。

  为什麽她闻到了浓浓的八卦味?

  她忍不住问:「奶奶,那个男人……不是爷爷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26 00: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书,期待万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26 12:55: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简介不错,期待可乐的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27 08: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期待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0-16 01: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哦,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书苑TXT-言情小说、免费小说下载、台言小说下载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手机版|鲸鱼书苑

GMT+8, 2022-12-3 23:13 , Processed in 0.215524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