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元琅《姑娘穿越种田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0 21: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元琅《姑娘穿越种田去》

{出版日期}2022/09/23

{内容简介}

本姑娘种田一把罩,还有一手好厨艺,
引得世子闻香来蹭饭,自愿当夫婿!

父母意外双亡,又被老宅的奶奶叔婶切割抛弃,
叶青青艰难领着弟弟种田求生,幸好父亲救的公子留下一百两银票,
她更意外获得「万能农场」空间系统,里头有田有灵泉,
甚至有交易坊可买卖空间内外的东西,
於是她收购绣品赚差价,种植高产高品质的小麦番薯改善伙食,
利用前世知识,领着村人一起建酒坊酿酒发财,
无良亲戚见状眼红,不只想上门吸血,还试图把她卖去当小妾,
幸好邻居猎户大哥薛林机警又武功高,救下她不说还帮她教训恶人,
不枉她这段日子对他三餐加点心的投喂,且她的愿望他都极力满足,
举凡引他家泉眼酿酒、她想养狗看家他就送来两只小白老虎等等,
可薛林隐藏的身世秘密,却使两情相悦的他们被迫分离……

第一章 不作死求活路

叶青青看着递到她面前的那张银票,脑袋一阵眩晕。

这是梦,一定是她在作梦!

可是四周的泥墙、茅草屋,身下硬邦邦铺着稻草的土炕,盖在身上打着补丁的棉胎结块发硬的被子,却又那麽的清晰真实,无一不在提醒着她这一切并非是梦境。

脑子里如洪水般不停涌入的陌生资讯,让叶青青在天旋地转中终於弄明白自己穿越进了一本小说里,她还没来得及消化,就听到银票主人说话的声音——

「叶姑娘,在下已在此地耽搁不少时日,恐家中亲人牵挂,打算今日便启程返家,这一百两银票是在下的一点心意,还望叶姑娘收下。」

男子的声音清朗悦耳,捏着银票的那只手更是骨节分明、白皙修长,极为好看。

叶青青的视线沿着那只手渐渐上移,入目是一张俊秀的年轻脸庞,头发乌黑,唇红齿白。年龄约莫二十上下,长身玉立,一身竹青素色绸缎锦袍更衬得他清雅淡逸、气质不凡。

叶青青不由得暗暗在心中感慨,不愧是书中的男主角,就凭这颜值,放在她曾经生活时代的娱乐圈,那妥妥的是顶流。

想到自己竟然穿进了一本古早虐恋小说里,叶青青憋闷极了,更憋闷的是她穿成了书中同名同姓的炮灰反派。

原主本来是一乡间农女,虽然家中清贫,但是父母恩爱,疼宠儿女,一家人又都勤劳能干,日子倒也算过得幸福和美。

一日叶父上山砍柴时突降大雨,遇到在山中迷路的男主一行人,心善的叶父便领着男主一行人回家避雨。谁知半路上因暴雨导致巨石从山顶滚落,危急关头,叶父推开男主救了他一命,自己却当场被滚落的巨石砸死。

身怀六甲的叶母骤然听闻叶父的死讯,悲痛之下动了胎气,最终一屍两命,难产血崩而亡,一夕之间叶家只剩下十三岁的原主和六岁的幼弟。

男主愧疚自责,便将原主姊弟俩带回宁远侯府,留在他身边做了丫鬟小厮使唤,如此既能照顾庇护他们姊弟,也算报答叶父的救命恩情。

可是侯府的富贵生活却让原主渐渐迷了眼,对男主动情,生出嫁给他的心思,想藉此飞上枝头成为人上人,享受荣华富贵。

男主爱的却是自己那病秧子哥哥的未婚妻,也就是女主,只是顾忌彼此身分,一直克制隐忍。原主洞悉男主的心思後心生嫉恨,仗着恩情开始作死之路,不停在男女主之间制造误会,各种挑拨离间、诬陷谋害女主,成为男女主之间感情的催化剂,以一己之力推动无数虐身虐心的虐恋剧情。

最终男主看清原主恶毒的真面目,念着叶父的恩情只将原主姊弟俩赶出了宁远侯府,可是流落街头的姊弟二人却落入深爱女主的痴情男二手中,最後受尽折磨而死。

回顾完剧情,叶青青差点当场表演一个心梗去世,好在她穿越的这个时间点叶父叶母刚刚去世,男主周景安尚未带她回宁远侯府,一切都还来得及。

周景安见叶青青神情怔愣,整个人呆呆的不动不说话,心中愧疚更甚,想着叶家因为他没了三条人命,只剩下无依无靠的姊弟二人,自己只留下张一百两的银票就走人,确实说不太过去,可是他出门许久,身上的银钱所剩不多,这一百两已经是他能拿出来的极限。

周景安想了想,摘下腰间的玉佩,连同银票一起递到叶青青面前,「叶姑娘,日後若是遇到难处,可拿这枚玉佩去甘州宁远侯府找我,但凡我能做到的,赴汤蹈火绝不推辞!」

叶青青记得小说中可没有给玉佩信物这一段,周景安本想留下银票就离开,可是原主骤然父母双亡,心中悲痛凄惶,对未来更是茫然无措,见周景安气度不凡,出手阔绰,想来必定出自富贵之家,便像是溺水之人遇到一块浮木,立刻紧紧攀附上去,因此周景安才会改变主意,将姊弟俩带回宁远侯府。

叶青青不是原主,自然不会像她那般将周景安当做後半生的依靠,更不会走原主选的那条路——去宁远侯府给周景安当贴身丫鬟。

在她看来,周景安嘴上感念叶父的救命之恩,所作所为却不是那麽一回事,原主姊弟俩虽然出身清贫农家,却是良民,在这个阶级分明的时代,农户的地位仅次於士族,可是跟着周景安回宁远侯府後,姊弟俩立刻变成奴身。

虽然周景安因为叶父的缘故对他们另眼相待,使得姊弟俩在侯府一众仆从中地位超然,其本质仍是供人使唤的奴仆。

奴仆,那是比商户还低贱的存在,若是不知情的外人看了,真不知叶父是於周景安有恩还是有仇了。

叶青青的脑子又没进水,当然不会放着自己当家做主的自由日子不过,去给男主为奴做婢。她抬手接下周景安给的银票和玉佩,这是叶父叶母用命换来的,她拿得一点都不亏心,况且叶家清贫,还有个六岁的弟弟要养,总得为以後做打算。

「多谢周公子,公子一路平安。」

叶青青话音方落,一个身着深蓝色粗布衣裙的中年妇人端着碗茶水进了屋子。

妇人住在叶家隔壁,原主唤她王婶子,之前叶父叶母下葬,原主哭得昏厥过去,王婶子便和另外一位姓赵的婶子留在叶家照顾姊弟俩。

王婶子今日见周景安来了,便殷勤得去烧水泡茶,这会儿茶泡好了,便给周景安端了过来。她甫一进屋,视线就落在叶青青手中的银票和玉佩上,目光一闪,随即堆起满脸笑容,「周公子这是要走了?」

显然是听见了方才叶青青和周景安的对话。

周景安冲王婶子点了点头,并不与她多话,「叶姑娘,你们姊弟二人多保重,待我回去後会安排人关照你们。」他拱手与叶青青道别。

「周公子不必挂心我们姊弟,这些银钱足够我们过日子了,若是以後遇到难处,我们自会去找周公子求助。」

因着小说中原主姊弟俩的悲惨下场,叶青青并不想和周景安这个男主多加牵扯,若是自此永不相见再无来往才好呢!

叶青青将银票和玉佩收好,起身送周景安出了屋子。

正在院子里玩的叶小山见周景安等人从屋子里出来,不由得怯怯地站在原地,冲叶青青喊了一声「姊姊」。

叶青青闻声,抬头看向原主的这个弟弟,他一副面黄肌瘦像根豆芽菜似的样子,不过眉眼却生得很好看,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又黑又圆,格外惹人怜爱。

前世身为独生女,叶青青一直很想有个弟弟或妹妹,不过她爸妈生了她以後就把她丢给爷爷奶奶抚养,然後一门心思奋斗事业去了,一点儿都没有生第二胎的打算。

没想到她想有个弟弟的心愿竟然在穿书後实现了,这个弟弟长得还很合她的眼缘。撇开这一点不谈,既然她占用了原主的身体,就该替原主好好照顾唯一的亲人。

小说中叶小山的存在感并不高,幼年突逢变故,又在宁远侯府这样的高门大户中寄人篱下,造成了他胆小怯懦的性格,原主做的很多坏事他并不认同,可惜劝不住原主,反被嫌弃拖後腿,他最後的凄惨下场可以说是受了原主的连累。

不过现在换了芯子的叶青青自然要带他走一条和剧情不一样的路,挣脱剧情安排的命运,过不一样的人生。

叶青青冲叶小山招了招手,「小山,周公子要走了,过来和周公子道个别。」

叶小山依言上前,怯怯地和周景安道别。

周景安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转身出了叶家小院。

小院外早有随从牵着马在一旁等候,叶青青姊弟俩目送着这一主一仆骑马离开。

谁知周景安前脚刚走,後脚就有人陆陆续续往叶家来,来人中为首的是位五十多岁的白发老者,拄着一根鹤首拐杖。

这老者姓徐,是靠山村的里正,因其处事公道、为人正直,在其辖下的十村八乡中颇有威望。

和徐里正一起来的还有四位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是村子里德高望重之辈,他们身後还缀着许多跟过来看热闹的村民,没一会儿叶家小院就挤满了人。

这场面让叶小山忍不住紧张地牵住叶青青的手。

叶青青察觉他的惊惶不安,安抚性揉揉他的脑袋,然後根据原主的记忆上前与徐里正和几个老人逐一问好,将人请进堂屋中坐下。

叶父叶母一向与人为善,他们的身後事也是徐里正张罗、村里人一起帮着办的,所以叶青青猜测徐里正等人来叶家应该不是来找碴的,多半是有正事。

至於是什麽正事,她心念微转,转瞬便有了底。

果然还不等叶青青开口询问,徐里正在叶家堂屋坐下後便直接开门见山道:「青青,听说周公子走了,我们来是想问问你们姊弟俩今後有什麽打算?」

叶父为救周景安而死,徐里正本以为周景安会妥善安置叶青青姊弟俩,谁知今日竟听到消息说人直接甩手走了。

徐里正瞧着周景安的来历不一般,不敢对他指手画脚多加置喙,所以在周景安离开後不得不操这个心,找了村里的几位族老一起商议如何安置叶家这两个未成年的孤儿。

「青青啊,照理来说你们爹娘都去了,你和小山就应该回叶家老宅跟着你奶奶他们一起过,可是……」徐里正说到这儿忍不住面露难色,似乎不知道後面的话该怎麽说。

叶青青只听了前半截就心中了然,他们和叶家老宅的关系不怎麽好,这中间很是有一番耐人寻味的故事在。

当年叶老太太嫁进叶家後久久不见有孕,那时候叶家又子嗣不丰,只有叶老头一根独苗,急得叶老太太的婆婆差点要休掉她。

後来叶老太太不知打哪儿听说了一个「抱子得子」的说法,就是不孕的妇人去抱养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可以领着胎儿来投胎,使不孕的妇人怀上孩子。

叶老太太半信半疑地去善堂抱养一个父母俱亡的男婴,半年後果然有了身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孩子一个接一个的怀上,共生三子两女。

被叶老太太抱养的那个男婴就是叶青青的父亲。

起初叶老太太对叶父视如己出,十分疼爱,认为他是个小福星,给自己带来了儿女运,可是随着有了亲生儿女,叶老太太就渐渐越来越偏向他们,这份偏心在叶老头突然得了重病,大夫让准备後事时达到顶峰。

依照大宣朝律法,父亲去世,嫡长子继承七成家业,剩下的三成由其余的儿子均分。这个嫡长子并不仅限於血缘关系,过继、收养、记在嫡妻名下的庶长子等等符合律法层面上的父子关系都是被认可的。

叶老太太以往不知晓这些,还是叶老头重病後与她说起,她才知道竟然有这样的规定。

叶父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可是户籍登记上就是朝廷律法明明白白承认的嫡长子,能继承叶家七成家产。

一想到她和叶老头死後,叶父会分得七成的家产,而她亲生的三个儿子却只能均分剩下的那三成,叶老太太就心痛难忍。

叶老头也不愿意将七成的家产给叶父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养子,所以夫妻俩一合计,便演了一出戏。

叶老太太花钱买通了一个神婆,上门给叶老头跳大神驱病时,忽然指着叶父说他是灾星,叶老头的病都是让他给克的,只有将他逐出家门断绝关系,叶老头的病才会好,否则克死了叶老头後还会继续克叶家其他人。

叶老太太趁机吐露叶父的身世,先用对他的养育之恩打感情牌,再以叶家其他人的性命道德绑架,逼迫叶父离开叶家。

叶老太太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彷佛一道晴天霹雳直接劈在叶父的头顶,最後叶父带着妻儿从老叶家净身出户,一家人在村尾山脚下搭了两间茅草屋住了下来。

这件事当时在村子里闹得沸沸扬扬,明眼人一瞧就能看明白里面的猫腻,叶老头夫妻俩不想把七成家产给养子无可厚非,毕竟人心都是偏的,谁都想让亲生儿子继承家业,不愿意便宜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可是叶老头夫妻俩这事做得也太不地道了。

村里人都瞧着,叶父自从懂事起,一点点的小人儿就开始帮家里干活,等到了成婚的年纪,叶老太太却拖来拖去不肯给他相看,不想出那份聘礼钱。

後来叶父无意救下一位逃难的年轻女子,女子无处可去便嫁给叶父,他的婚事才算有了着落。

叶母人长得好看不说,还有一手好绣工,凭着这个没少赚钱,可是钱却全都进了叶老太太的口袋里。

叶青青和叶小山自懂事起就开始打猪草喂鸡喂鸭,每日不停干活。叶父这一房就像是老黄牛一般为老叶家辛劳付出多年,谁知最後竟被净身出户,瞧着实在让人心寒。村里自然有人替叶父不平,只是叶家的家务事他们无法插手,只能嘴上嘲讽鄙夷几句罢了。

叶父无亲族依靠,人孤力单,无处去讨公道,寒心之下,也权当这些年的做牛做马是还叶老头夫妻俩的养育之恩。

叶父叶母亡故後,叶家老宅的人听到消息,唯恐要他们掏银子办丧事,便一直紧闭门户装死,更别提去灵堂上露个面,给亡者上炷香了。

幸好丧事的一应花费都由周景安出,再加上村里人帮忙,叶父叶母这才顺顺当当的入土为安。经此一出,更显得叶家老宅的人冷血无情,为村里人所不齿。

这会儿说到让叶青青姊弟俩回叶家老宅,由叶老太太抚养,想也知道这事儿不好办。

徐里正似乎也明白这一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我已经让人去叶家老宅请人了,等人来了再说……」

话音刚落,一个中年汉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道:「爹,老叶家的人不肯来,他们说……」

这中年汉子是徐里正的二儿子,名叫徐有田,先前徐里正就是打发他去叶家老宅的。

徐有田看了叶青青一眼,这才吞吞吐吐道:「他们说和青青姊弟俩没有关系,不会管他们的事。」

徐里正当即脸色一变,杵着拐杖起身,怒气冲冲道:「我亲自去请!」

老叶家的人不想管叶青青姊弟俩是一回事,可是他让儿子去请人,对方来都不来,这就是不把他这个里正放在眼里,是在打他的脸。

叶青青见状忙将人拦住,「徐爷爷,不必去找叶家老宅的人了,我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您先坐,坐下听我说。」

徐里正闻言才坐回去。

叶青青清楚原主一家人在叶家老宅过得是怎样被欺负压榨的日子,更清楚那是一群什麽样的极品人渣,自然不能往叶家老宅那个火坑里去跳。

「徐爷爷,当初我爹离开叶家老宅的时候,说过与他们再无干系,所以我和小山是不会回去的,我们姊弟俩就独门独户自己过。」

徐里正皱眉,「这怎麽行?你们年纪还这麽小,单过的话拿什麽养活你们自己?」

叶青青解释道:「周公子走之前给了我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我打算用这个钱买些田地,再把田地租出去,一年下来的租子就足够养活我和小山,而且周公子还给我留了信物,他是宁远侯府的二公子,以後我们遇到难处可以直接拿信物去找他,他回侯府後也会不时派人来关照,不会不管我们姊弟的。」

说到这儿,叶青青从袖子里掏出银票递给徐里正,「徐爷爷,这买田地的事情我不懂,也没有门路,只能麻烦您帮忙了,若是有人卖田,徐爷爷直接帮我们姊弟买下来就是。」

先前周景安给银票的时候不巧让王婶子看到了,王婶子这个人心肠不坏,人也热情,就是有个大嘴巴的毛病,恐怕这银票的事用不了几天全村人就都知道了。

叶青青想着既然瞒不住,乾脆挑到明面上,也省得後面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徐里正的人品是靠得住的,这银票又是她在众目睽睽之下给的,不怕他起歪心昧下。而且她还故意透出周景安的身分,对靠山村的这些平头百姓来说,宁远侯府这样的勳爵之家是高不可攀的存在,更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叶青青这样做也是在明白的告诉村里人,虽然他们姊弟现在成了孤儿,但是他们有宁远侯府的公子撑腰,谁都别想欺负他们!

尽管叶青青并不打算和周景安多来往,但是眼下的处境只能先扯虎皮拉大旗了。

徐里正听了叶青青的话,心里竟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靠山村是个杂居的村子,村民们多是百年前因为逃荒在这儿落户的,叶家只有叶老头这一支,若是他们不肯收留叶青青姊弟,他们也没有别的亲人可以投奔。

至於村里其他人,大家都过得不宽裕,养活自家的孩子都紧巴巴的,谁也不愿意再多养两个非亲非故的孩子。

徐里正原本想着叶青青姊弟好歹叫叶老太太一声奶奶,这些年祖孙感情总有一些,他拿出里正的权威去压老叶家,总能叫他们收下这两个孩子,可是又担心如此一来,老叶家的人不会好好对待他们,反把他们推进了火坑。

现下他不用发愁了,他就说周公子那样的体面人,怎麽会做撒手不管这样不讲究的事情呢?

徐里正的目光落在叶青青脸上,暗含赞赏,这丫头以往瞧着闷不吭声只知道埋头干活,没想到竟是个心里有成算的,她能想到买田地这一点,以後的日子就不会过差了。

徐里正看向其他的几位族老,「你们说呢?」

其中一位姓李的老爷子没有回答,反而开口问叶小山道:「小山,你姊要带你单过,你愿意吗?」

在他看来,叶青青毕竟是个女娃,叶家以後要靠叶小山顶门户,他才是一家之主,这事叶青青说了不算,得叶小山点头,哪怕他今年只有六岁,可他是叶家的男丁。

叶青青并不知道李老爷子重男轻女的心理,想着她没有提前和叶小山商量,自己就做了决定确实不对,但是事发突然,她想商量也没时间。

叶小山难得机敏了一回,声音坚定道:「我都听姊姊的。」

叶青青眼底霎时漾满笑意,如此一来,其他人也没什麽可说的。

徐里正接下了叶青青的银票,许诺会帮她留意买田地的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23 09:26: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挺不错,想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0-6 02:46 , Processed in 0.217334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