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陈蓁《国师的专属厨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0 21: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蓁《国师的专属厨娘》

{出版日期}2022/09/21

{内容简介}

本姑娘的料理暖胃又暖心,
冰山国师吃完直接成为暖男夫君!

宋南枝的倚仗就是预知未来剧情还有高超厨艺,
她抢先姊姊拯救自家快倒闭的酒楼,提供食谱当股东吃红利,
又用烧麦收服公主,顺利离开国公府留在宫中当御厨,
艺高人胆大的她,应下给有厌食症的冰山美男国师祁星准备吃食的差事,
怎麽说对方都是隐藏Boss,抱对大腿准能护住自己小命,
果然一碗酒酿圆子敲开祁星的胃与心防,为她设置专属豪华厨房,
拿金条给她垫桌脚,陪她喝酒看星星,使巧计在雪天绽放花海逗她开心,
两人互动实在暧昧,她不禁对他起了非分之想,
然而厨艺太好却也引来麻烦,宫宴上太后对她的欣赏与称赞,
竟让皇帝动了将她赐婚给纨裤三皇子的念头……

第一章 为自保大显身手

金秋月圆,丹桂飘香,宫中挂起了八八六十四盏六角琉璃灯,为今晚这场宴会增添了一抹光华色彩。

酒过三巡,世家夫人和小姐们移步至中庭,不约而同开始互相寒暄,说相府家的三千金出落地越发水灵了,说礼部尚书家那位刚封了郡主的表小姐身段更婀娜了。

总之就是哪好往哪夸,巴不得把几位交好的贵女夸上天去。

毕竟谁都清楚,这场盛大的中秋宴名义上是庆贺佳节,实则是为了替几位皇子择妃,尤其是年龄最长的太子殿下,正到了要婚配的年纪。

至於太子妃的人选,无非就是宋国公那两位掌上明珠——

气质如兰,清丽绝伦的大小姐宋南珠。

明艳活泼,巧笑嫣然的二小姐宋南枝。

两位千金都是宋国公府所出,但自身情况有所不同。

大小姐宋南珠的生母是开国元勳林老将军的长女,也是国公府的第一位主母,曾经与国公爷举案齐眉,恩爱非凡,後来不知出於什麽原因自请出家,在清音寺削发为尼,从此不问世事。

二小姐宋南枝的生母则是如今的新任主母,出身没怎麽听说但处事颇有手腕,将偌大的国公府上上下下打理得井井有条,还与京中排得上号的大臣家眷都有来往,堪称名门夫人的典范。

所以说这两位各有千秋,就看太子更喜欢哪一款了。

众人怀揣着一颗八卦的心,偷偷瞄着宋家两姊妹,却只看见施施然倚在水榭旁的宋大小姐,没见着另一个,不禁疑惑,这麽重要的场合,二小姐居然提前离席了?奇哉怪哉。

殊不知此时此刻,浑身无力的宋南枝正满脸绝望地瞪着床顶。

她穿书了,穿成了风靡全网的大女主文《医女凰妃》中的炮灰女配。

她的姊姊宋南珠是这本书中的女主,从小跟着德高望重的住持学习医术,结识了不少云游四方的高人,十五岁时已经达成了妙手回春、活死人肉白骨的成就,次年从外祖父家搬回京城,一回来就遭到了同父异母的妹妹排挤,常常在外人面前诋毁她的声誉。

原本女主不想理会这些家宅暗斗,没想到妹妹因为嫉妒她的才貌,担心她挡了自己的凤凰路,决定偷偷在晚宴上给她下一剂「合欢笑」。

合欢笑,顾名思义,是一种春药,服下者起初会四肢软绵,之後全身燥热失去理智,做出一些不可描述的举动。

只要女主在大庭广众下出丑,那麽她就不再具备成为太子妃的资格,自己便能名正言顺地当上太子妃。

女配想得很美好,却完全忘记女主是个医仙,区区一点助兴药,怎麽可能逃得过医仙的眼睛,女主仅仅一转手,就把自己和女配杯中的酒换了个方向,冷眼看着女配把那杯加了料的酒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她这个同名的现代人宋南枝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穿了过来。

宋南枝:「……」多损呐。

根据原着的剧情,再过不久她会被人当场抓包,衣不蔽体和契丹王子在一个房间里被翻红浪,手臂上的守宫砂消失,已然是失了贞洁。

也是从这之後,原主彻底黑化,将自己所有的不幸归罪於女主身上,处处与女主作对,甚至不择手段地诬陷女主与多位皇族有染,最後被忍无可忍的男主太子和男配三皇子丢进大牢中,拔舌抽筋而死。

光想像,宋南枝就觉得舌根发酸。

「咚!」

门外传来重物碰撞的声音,伴随着小太监尖细的嗓音,「哎哟,王子,您小心脚下呐。要不咱家先给您备上醒酒汤,您去屋里躺一会。」

太监的声音越来越近。

这麽快就来了?

宋南枝像一条蛇一样瘫在床榻上,颈後泌出了好几层香汗,沾湿了身上薄薄的夏衫,露出底下若隐若现的蝴蝶骨和腰线。

她偏着头,面色潮红,檀口中逸出不轻不重的呢喃,单看这场景足以让任何一个雄性生物赞叹一声尤物,可如果再靠近点就会听到——

她说的是:我日。

因为身子使不上劲,宋南枝只能靠滚来挪动身体,她艰难地扑腾着火烧火燎的四肢,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床上狠狠摔落在地,顺势滚进床底下的空隙。

她前脚刚收进衣裙,後脚房门就被一把推开,摇摇晃晃的契丹王子一屁股坐在床榻上,觉得身下有些汗津津的,也没多管就闷头大睡。

一个床板之隔,宋南枝死死咬着嘴唇,担心自己发出什麽奇怪的声音,小腹处一阵阵热浪袭来,她掐紫了手心,暗暗祈祷捉奸的剧情赶紧结束。

时间在煎熬中过得特别慢,彷佛有三个世纪那麽长,契丹王子那缺心眼的随从终於发现自家主子走错地方,匆匆忙忙带人来寻找,几个女主安排的小厮混在其中,没看到床上有别人只能悻悻离去。

两扇门再度合上,宋南枝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顷刻间酥麻感遍布每一根神经,令她不自觉呻吟出声,庆幸的是这个时辰宾客们应该都准备打道回府,不会有什麽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

秋分前後更深露重,凉凉的西风吹乾了宋南枝身上的衣物,又很快被新出的汗打湿,如此反覆,她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凭本能抱紧自己的身体,侧身蜷缩在角落……

昏昏沉沉间,好像有人拉住了她的手,那人身上好清凉,如同冰做的一般,宋南枝舔了舔唇,八爪鱼似的攀了上去。

这次她作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还是本届金厨奖的获奖者,眼看就要别上金厨勳章了,下一秒画风突变,一个提刑官拿着烧红的钳子撬开她的嘴巴把舌头拔出来,她看到自己那半截舌头在石板上蹦躂,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她的脸上身上脚下都开始疯狂流血,鲜血不停地淌,淹没了她眼前的审讯台,冰冷地包裹着她残破不堪的身体,直漫过她的头顶。

「啊!」

宋南枝惊叫着从水里坐起来,呼吸急促,胸口不住地起伏。

她头发上还滴着水,定睛一看,自己整个人都泡在水潭中,难怪会作被水淹的梦!

四周的环境已然不是先前的房间,看上去更像是某处天然形成的寒潭,潭底源源不断地冒出冷气,如白雾一样萦绕在她身侧,缓解了她身上残留的药效。

身後的石台上放着一套乾净的衣物,她踮起脚取过来,三下五除二地换上。

有人出手救了她,是谁?

宋南枝心中疑惑却思索不出答案,环顾一圈,除了影影幢幢的梨花林,连只飞鸟的痕迹都看不见。

她仰起头,天穹上只挂着一颗孤零零的长庚星,长庚星西斜,东边天空已经泛出鱼肚白,朝霞映着波光粼粼的潭水,美得如梦似幻。

宋南枝用眼睛记下这一切,回头深深望了一眼潭水,拖着酸软的身躯往外走。

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今日有人在危难关头帮了她一把,他日她必定会倾尽所能回报对方,可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想办法脱身。

宋南枝边走边估量着自己的处境,即将走出林子时突然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铿锵有力,夹杂着盔甲摩擦的响动,飞快地穿过宫道。

宋南枝立刻贴在树後,一声不吭地警惕着外面的情况。

「找到人了吗?」

「报告统领,还未找到。後宫的娘娘们都歇下了不好打搅,其他地方都找遍了,并没有看到宋国公府二小姐。」

宋南枝屏气凝神,并没有因为听见禁军说到自己就贸然出去,接着她又听到一个士兵小心翼翼地出声——

「统领,还有一个地方没找……後面那片林子要不要搜一搜?」

宋南枝觉得自己背上的毛都炸起来了,两人对话的内容她不能完全听清,但也知道他们是想来查她脚下这片地,以她现在这个模样在这麽偏僻的地方被发现,想不传出闲话都难。

「搜你个头啊!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不知道那是什麽地方啊,国师祁星的地方你也敢擅闯,嫌小命太长了是不是?还不快回去跟太子殿下禀报!」

士兵被骂得狗血淋头,唯唯诺诺地退下了。

此时宋南枝打着十二分的精神,自然没有错过禁军口中的那个名字——

国师祁星。

她猛然想起文中的一些设定。

男女主订婚後接踵而来的是各种反派,前期是以她为代表的各种世家势力,中期是野心勃勃篡位登基的三皇子,後期是侵入中原的异域族人。

异域人天生身体条件适合习武,个个武艺高强,这大大打破了男女主对武力的认知,一时之间中原大军屡战屡败。束手无策之际,女主从历史记载中找出了他们的弱点,又凭藉着坚定的信念和不屈的灵魂,攻克了重重难关,逐一击破敌方阵营,获得了胜利。

这时主角们的实力几乎达到了顶峰,放眼整片大陆无人能及,就在读者以为要大结局的时候,闭关多年的国师出关了。

国师看了一眼被围剿的族人,信手杀光了包围他们的士兵,并给侍奉自己多年的皇族留下了一句「好自为之」,随後带着仅剩不多的族人扬长而去。

自此大陆上再没出现过异域人,男女主顺利成为了帝后,故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当时大部分读者都是黑人问号脸,虽然这个国师只提到了短短半章,但从描述上来看实力完全能秒杀男女主,他就这麽走了?

对此作者给出的答覆是:境界不一样,看法不一样,皇权地位於他皆是过眼云烟。

有些人觉得作者是在搪塞他们,疯狂差评;也有人觉得这个解释说得通,在架空历史背景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很正常,格局不能太小。

宋南枝没发表意见,她纯属是闲来无事看看小说,小说里的故事都是虚构的,就算隐藏Boss把男女主干掉了也和她没有关系。

不过现在好像有关系了,她欠人家人情的关系。

宋南枝挠了挠头,顿时觉得压力山大。她又观望了一会,发现禁军始终在附近的宫道上来回巡逻,不敢再多待,看准时机就猫着腰朝反方向走。

然而她低估了宫中地形的复杂,冗长的巷道弯弯绕绕,又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常来的人很容易迷路。

宋南枝欲哭无泪,她忘记了,原身是认得路没错,可她不认得路啊,跟瞎子摸象似的在里面乱转,还不是早晚会撞上禁军,到时候给她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宋南枝蹲在墙边一筹莫展,打算再找找路时旁边冒出一阵细微的声响,她条件反射地扭头,「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

她循着声源望去,小路又黑又窄,看不清里面具体有什麽,只能粗略瞥到一个飘着的白色人影。

这是撞鬼了?

宋南枝咽了口唾沫,大着胆子凑近了点,刚好对上从里面幽幽伸出来的头。

苍白的脸、无神的眼睛、杂乱的头发,看起来和鬼没什麽两样。

但宋南枝还是一下认出了她,「康宁公主?」

康宁公主是已故的先皇后留下的小女儿,与当今太子萧明宇一母同胞,出身尊贵,本应受尽宠爱,可惜她的智力一直停留在五岁那年,时而清醒时而痴痴傻傻,连太医都摸不清病灶,更别提替她根治了。

日子一久,皇帝渐渐遗忘了这个小女儿,草草赐了处宫殿给了个封号,便不再过问。

太子早些年还偶尔来探望探望小妹,无奈小妹根本认不出他,这些年也就往来得少了。

这麽看来,这位康宁公主也是满惨的。

宋南枝眼中带上一丝同病相怜的意味,俯下身来问道:「公主怎麽会一个人在这……」

话还没说完,面前的小公主飞快地上前一步捂住了她的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小点声,别让大丫和二丫听见了,不然明天又要挨打了。」

宋南枝闻言皱起眉头,康宁公主再怎麽不受待见,也是堂堂一国嫡出公主,看护的人少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人敢打她?

她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会大声,压低嗓音轻轻道:「公主这麽早是要去哪?」

康宁公主抹了把蹭上的灰,不好意思地看向自己的小肚子,拢手到她耳边说:「我跟你说,你别告诉别人,其实我是去外面找东西吃的,重华宫里的东西实在太难吃了,喂小猫牠们都不愿意吃呢。」

宋南枝:「……」这得多难吃。

她看了看可怜兮兮的小公主,心中忽的生出一计,「公主,我有个办法能让您立马吃到好吃的,作为交换,您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她提出的要求自然是让小公主替她打掩护,证明她们一直在一起,她没有见过任何异性。

这对康宁公主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小公主很快拍着胸脯答应下来。

重华宫的厨房好些时日没正经开伙了,一推开门,一股子发霉的气味扑面而来。

宋南枝把袖子一卷,在厨柜里上下翻找起来,翻了一刻钟果真让她找到了些食材,但大部分都是素的,只有一块小小的酱肉硬得跟石头一样。

宋南枝叹了口气,这公主住的地方怎麽比冷宫还要凄凉。

她盯着案板上的些许糯米、两根歪瓜裂枣的胡萝卜,还有三四个洋葱香菇和玉米,努力搜寻着名厨菜单上的早点。

静默了几分钟,她娴熟地抄起菜刀,把洗净的胡萝卜和香菇飞快切成丁,同时沥乾湿糯米和玉米,把均匀而饱满的颗粒混合在一起,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不多花一分时间,又将力度控制得恰到好处。

康宁公主在一旁看呆了,她从没在哪个宫女或娘娘身上看到过这种功夫,也只有御膳房那些老头能够勉强赶上这种速度。

宋南枝麻利地揉好面团,擀面杖一旋一按,一块薄薄的面皮就出现在她手下,紧接着是三块、五块、十块、二十块,整整齐齐二十四块皮摆在篮中。

烧卖这道点心,讲究的是皮薄馅厚,软糯适宜。同样的面皮和馅料,在不同厨师的手底下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风味,当厨师失去了精密的仪器,所有的度量衡只能通过直觉来判断,这就极其考验基本功。

很显然,她的基本功十分紮实。

半个时辰後,浓郁的香气自厨房里飘散而出,将整个重华宫的宫人从睡梦中唤醒。

掌事宫女急匆匆挤进围观人群,一眼就看到康宁公主和一个面生的女子坐在一起吃早点,那早点不知是怎麽做的,白里透着金,金色糯米里夹着肉末,一口咬下去滋味无穷,惹得旁边几个小宫女垂涎欲滴。

掌事宫女心中一边唾弃她们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一边肚子也有些蠢蠢欲动。

「大丫——快来快来!」康宁公主看见掌事宫女,朝她招了招手,「我想哥哥了,你帮我把太子哥哥和太子妃叫来好不好?」

「公主你又开始说胡话了。」掌事宫女鄙夷地瞧了她一眼,拨动红艳艳的指甲,「太子殿下日理万机,哪有闲功夫理会你,还有太子妃……哪来的太子妃,不是还没选出来吗?」

宋南枝放下筷子,心中大致有了一个猜想,男女主还没有把她失德的消息公之於众,或许是因为没有找到有利的证据,又或许是因为目前的证据无法直接摧毁她,否则以主角那雷厉风行的性子,分分钟能把这桩丑闻传得全城皆知……

她面无表情地看向那个欺主的恶奴,拔起嵌在桌边的菜刀朝那头走去,吓得对方连连後退。

「青天白日的,你……你想干什麽?」

「干什麽?」宋南枝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郑重其事地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当然是请、你、去、传、公主的话。」

「你……你……」掌事宫女没想到宋南枝居然真的敢威胁她,登时像一只被戳破的纸老虎般瘪了下去,哆嗦了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强撑着双腿往东宫走。

东宫距离重华宫不远,传个话半炷香时间就能到,一来一回正好一炷香的功夫。

宋南枝分完了剩下几笼烧卖,若有所感地抬起头,果不其然看到原书中的男主角和女主角,她淡定地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太子萧明宇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他一整晚没睡等着禁军的回报,却等来了一个宋二小姐人间蒸发的消息,这事儿还没解决,妹妹那儿又紧跟着出事,弄得他焦头烂额。

准太子妃宋南珠的气色也没好到哪里去,她陪了太子一整晚,清晨匆匆打了个盹又被吵醒,宫女的话让她心中生疑,总感觉这打扮和她那个妹妹宋南枝如出一辙,可宋南枝那麽胆小的人,怎麽可能做出这种事?

两人当即决定找上门来看看,不看不要紧,一看竟还真是他们遍寻不得的宋南枝。

「你昨晚到底去哪里了?」宋南珠上来就是一句来势汹汹的质问。

敢情是直接拿她当犯人审了?宋南枝按了按耳朵,心知不管她回答什麽,都会被扣上一顶夜不归宿的帽子。

在古代夜不归宿可是大忌,关乎到一个女子的清白,一旦有了这种污点,想要再嫁一个好人家就难了。

宋南枝佯装不知情,「昨晚?昨晚我哪也没去啊。」

宋南珠的眉宇间有些轻蔑,吃定她已经失身,「都这样了你还想抵赖,你昨晚不是和契丹王子在一起吗,王子都已经坦白了,你也不必藏着掖着了。」

坦白个头,契丹王子压根没见过她好吗?

宋南枝翻了个白眼,此时如果站在这的是原主,可能被女主一刺激就说出了实话,可是她不一样,为了活命,脸皮可以比自己做的千层饼还厚。

她不卑不亢地站起身,「姊姊怎麽能这麽污蔑我的清白,昨晚我明明让小厮给你带话,说我许久没见公主,晚上陪公主住,怎麽到你这儿就变成我在外面鬼混了?」

萧明宇听到这话斜瞄了一眼未婚妻,嘴上没说什麽,紧蹙的眉头却显示出他内心的犹疑。昨晚听说小姨子作风不检点的时候他也十分惊讶,但仍旧选择相信未婚妻,甚至出动了禁军帮她出气,倘若真的只是姊妹之间的拉踩,那他做的一切岂不是成了笑柄?

宋南珠察觉到太子的不悦,急忙斥责出声,「什麽小厮?你胡说什麽,我根本没有带小厮进宫过!」

她一急之下露出了破绽,那是一个宋南枝从一开始就在等的破绽。

「姊姊没有带小厮?」宋南枝扬起了一个轻快的笑,「你确定吗?」

女主今晚带了小厮,还不止一个,因为她早就预料到女配会对她下手,提前安排人手防范未然,女配中药後那些人一直尾随跟踪,所以原文中女主才能在那麽短的时间里将女配抓个现行,而且女主自诩正大光明,带了多少人大家看得一清二楚。

「也可能是带了。」宋南珠眼神闪了闪,「我忘记了。」

「那看来姊姊最近记性不太好。」宋南枝迅速接过话头,不动声色地把主动权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兴许是太劳累了,才会把我托人带的话给忘了。」

她说着抬眸看了看女主,眼中有显而易见的控诉。

宋南珠只觉得自己胸口郁结着一口气,指着宋南枝道:「别想狡辩,我都说了没有听到过什麽传话,我要是真的听到了,怎麽还会满皇宫的找你?当我闲的不成?」

宋南枝摇了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姊姊大半夜的不睡觉,莫名其妙来找我不说,还把我失德的消息传得七七八八,不知到底是为了哪般?」

她轻轻松松把锅甩回了女主头上,她知道女主没有证据,只能靠口头逼问来给她设套,她又不蠢,才不会上当。

宋南珠没想到才一夜不见,宋南枝就变得如此伶牙俐齿,关键还有个康宁公主站在她那边。

宋南珠目不转睛地盯向康宁公主,「公主,昨晚我妹妹真的一直和您在一起?」

「昨晚谁和我在一起?」康宁公主咽下最後一口美食,看了看宋南枝後乖巧地点点头,「嗯对,昨晚好吃的……她一直和我在一起。」

宋南珠:「……」这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啊?

可不管她怎麽问,康宁公主就是一口咬定宋南枝昨晚无时无刻都在重华宫里,一步都没出去过。

「好,好。」宋南珠气极反笑,放下一句狠话,「宋南枝,你今後最好都不要让我抓到把柄。」

宋南枝理都不理她,自顾自地投喂康宁公主。眼瞧着女主怒气冲冲地离开,男主抿唇打算跟上去,她出手拦下,「太子殿下。」

萧明宇不甚高兴地看向宋南枝,以为她又要像以前那样朝他哭诉,嫌恶地拂袖避开她的手,「还有什麽事?」

宋南枝一阵无语,「殿下爱护心上人是好事,但也不要把自己的胞妹忘在脑後,不然哪天胞妹饿得生病了都没人知道。」

倘若不是男主成天只围着女主一个人转,康宁公主也不至於沦落到这种程度,上有恶仆仗势欺人,下有霉米食不饱腹,照这个样子下去,康宁公主就算是没病,也迟早因为营养不良饿出病来。

「大胆!」萧明宇脸黑了黑,冷冷地出声道:「你是在指责本宫没有照顾好康宁吗?」

宋南枝默默顶住来自男主的威压,垂眸道:「小女子不敢。」

她嘴上说着不敢,手上却没有停下收拾碗筷,厨房里能用的碗具实在少得可怜,再坏掉几个恐怕公主以後都要吃手抓饭了。

萧明宇这时才注意到这厨房破败得像几个月没用过一样,锅碗瓢盆全部堆在一处,放置蔬果的厨柜里空空如也,连根蔫掉的菜叶都见不到。

登时一股愧疚之感涌上萧明宇心头,他大怒道:「重华宫的宫人呢?都是干什麽吃的?公主的一日三餐都是谁在负责?」

两个掌事宫女被推搡着爬出来,打着颤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太子殿下息怒,太子殿下息怒。」

其中有一个还想给自己开脱,「太子殿下,不是奴婢克扣公主的食俸,是公主平日里嫌弃奴婢们做的吃食,宁可吃白馒头也不吃我们做的菜。」

宋南枝心道,这时候你们不该反思一下自己的做菜水准吗?

萧明宇位处东宫数年,奴大欺主的事情也不是没听说过,冷嗤一声道:「公主不爱吃你们就不做了吗?还是说这偌大的重华宫连个像样的厨子都找不出来?」

一众宫女奴才吓得伏跪在地上,没有一个人敢吱声。

萧明宇凌厉地扫了他们一眼,大步走到康宁公主跟前,软下声音道:「康宁,你想吃什麽跟哥哥说,便是御膳房最好的厨子哥哥也能给你调过来。」

康宁公主许久没见到太子,很兴奋地抓住他的袖子摇了摇,摇罢歪头指了指宋南枝,「我不要御膳房那些老头,我要『好吃的』。」

萧明宇现在听明白了,妹妹口中的「好吃的」就是宋南枝,宋南枝就等於好吃的,可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宋二小姐当真会做饭吗?

对上太子怀疑的眼神,宋南枝挺直了自己的腰板,「太子不相信小女子,大可以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监工。」

萧明宇思索片刻觉得可行,便允了下来。

午後太子派来的人就到了,与其说是派,不如说是请,因为来者是本朝的御厨首席,在朝廷与民间都颇有名气的名厨崔老。

别看崔老只是一个没有品阶的厨子,他曾经侍奉过三代君王,不仅精通宫宴料理,对药膳颇有研究。每一代君王迈入残年之时,都会由崔老亲自负责膳食,以保证龙体的安泰康健,这样的人物,可以称得上是古代的金厨奖获奖者了。

「小人见过宋二小姐。」

宋南枝哪里敢让他拜见,在她原先所处的时代,新厨师对老厨师是非常尊重的,不论身分地位如何,都应该是她向崔老行礼才是。

她眼疾手快地扶起崔老,恭恭敬敬地请他坐到厨房里唯一一把椅子上。

崔老是个笑咪咪的老头,留着一撮白胡须,十分好相与的样子,但宋南枝心里清楚,越是这样的老师傅,越是要求严格。

她心中暗暗骂了一遍男主,面上依旧和和气气的,「请崔老赐教。」

「赐教不敢当。」崔老摆摆手,「老夫一介庖厨,在宫中当差五十多年,见到的厨娘寥寥无几,不承想宋二小姐一个名门贵女,竟愿意主动接触这种累活,实在让老夫刮目相看。」

宋南枝没受过封建主义的洗礼,没有那种三教九流的观念,「民以食为天,有食自然有厨子,在我看来厨子不比别的行业低贱。」

崔老的眼中隐隐有光,再看向宋南枝时多了几分和蔼,「今日虽是太子令我前来,但你也不用太过拘泥形式,只管放手做便是,不管做什麽菜都行。」

没有考题,反而是最难的考题。

宋南枝闭上眼睛,沉下心来,脑中滑过许多的大菜名菜,最後选择做一道最最简单的鸡蛋羹。

南瓜去蒂,掏空瓜心,保留橘色外皮和金黄果肉,用细火闷至微微松软。

此时她还有帮手可以使唤,白天那群趾高气扬的宫人这会全都伏低做小,殷勤地给她递这递那,任凭她差遣,於是她毫不客气地指挥他们用铁丝编了一个打蛋器。

刷刷三个鸡蛋下去,打蛋器迅速接上,蛋清和蛋白充分搅拌後,添茶倒水再次重复搅拌,挑一小勺盐洒在表面入味,待到泡沫沉没,一并倒进网纱过一道筛,便得到了新鲜不腻的鸡蛋液。

随後她拿空南瓜作罐子,鸡蛋液作芯子,覆上一层纸,整个放进蒸锅,末了加入秘制的酱汁,撒上葱花,一个口感滑弹的鸡蛋羹就出炉了。

全程宋南枝都没有抬过头,但她能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跟着她转,包括崔老。

佳肴上桌,崔老尝了第一口,眉眼就舒展开来,他一言不发地把鸡蛋羹吃完,果冻般的口感还残留在口齿之间,令人惊讶不已。

他忍不住问道:「这道菜叫什麽?」

宋南枝微微一笑,「金瓜芙蓉蛋,也可以说通俗点,就是南瓜鸡蛋羹,最好是要入口即化,香浓清甜,特别适合给老者和孩子吃,吃完以後会感觉脾胃暖暖的,既养生又滋补,而且还有开胃的奇效。」

她考虑到崔老的年纪,故而挑了一道最方便品尝的菜肴,一来是简单乾净,二来也是想展现自己的控火能力,可以精准地把握食材的生熟,在口感达到最佳的时候出锅。

崔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忽而又想到了什麽,斟酌着开口,「宋二小姐,冒昧地问一句,你可有接触过患厌食之症的人?」

宋南枝摇头,「为什麽这麽问?」

她的确听说过厌食症,厌食的人对寻常食物提不起兴趣,甚至会感觉恶心难受,只能尝试着从一些开胃的小食入手慢慢进行调理。这种有特殊需求的客人她还没有遇到过,倒是常常听到前辈提起。

「哦是这样。」崔老摸了摸鼻子,呵呵笑道:「老夫有一位厌食的……故交,常年受此症困扰,极少进食,我想着以宋二小姐这般本事,兴许会有独到的见解,所以想起来问一句。」

本来也是随口一问,崔老没指望得到什麽答覆,正打算说点别的时,沉吟许久的宋南枝突然开口了——

「虽然我没有接触过,但崔老若是信我,我可以尽力一试。」

崔老讶然,这个年纪轻轻的姑娘真是让他刮目相看,以前怎麽就不曾听说过宋国公府出了这样一位小姐?

他又和颜悦色地和宋南枝聊了一会,将近傍晚的时候才回东宫覆命。

东宫的办事效率很高,当晚就给了一纸文书,大意是召宋国公府的二小姐宋南枝入重华宫办差。

宋南枝接旨後马不停蹄地回了国公府,准备收拾行李打包入宫,反正她也不想在那个乌烟瘴气的家里头待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0-6 01:59 , Processed in 0.206045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