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向晚《情妇交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31 10: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向晚《情妇交易》

{出版日期}2022/09/08

{内容简介}

季言萧这个男人在蓝喜生命中存在的意义是特殊的
对於她来说,他是不可被人窥知的存在
只要不被别人找到关於他的蛛丝马迹
她就可以欺骗自己,她还是那个单纯的蓝喜……
当初是他出手挽救了她家的画廊和她摇摇欲坠的梦想
为了抓住生命里仅剩的东西,她甘愿沦为他的身下奴
「只要我玩不腻你,你就甭想从我身边离开。」
这话明白昭示了她只是他用金钱买来的情妇!
蓝喜其实也分不清对他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在两人作下交易後,她一开始是怨恨他的
但随着时间过去,季言萧的身影慢慢渗入她的心里
男人的霸道和柔情、掠夺和疼宠
让她一方面想要远离他,一方面却眷恋着他的陪伴──
身体上他们有着最亲密的关系,是他开启了她情慾之门
可是在感情上呢?她不知道
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已经将一生赔给这个男人了……

第一章

  云朵飘浮在蔚蓝色的天上,随着风缓慢移动着纯洁无瑕的躯体。而在这片天空下,有一个女生正快速的将这一幕捕捉在一张纸上。

  「小喜,你怎麽还在这呢?」

  被叫为「小喜」的女生顺着声源看了过去,见到正向她的方向小跑步过来的好友叶明心,她连忙上前了几步。

  「明心,有什麽事吗?」

  叶明心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顺了口气後才说道:「颁奖仪式已经开始了,你快点跟我走吧。」

  「哦。」蓝喜点了点头,然後她将手里的画纸揉掉,扔在垃圾桶後才跟着叶明心朝前面的建筑物走去。

  「刚才那画不是画得挺好的吗?怎麽不要了?」

  蓝喜摇了摇头,「明明是纯洁无瑕的东西,却被我画得污秽不堪,还是不要了吧。」

  「歪理。」

  叶明心虽然跟蓝喜是好朋友,可还是无法完全理解她那颗脑袋到底在想什麽。就像刚才这幅画,她用素描的方法画下天上的云朵,自然要将白色的云朵画成灰色的。

  「那个女生就是美术系的蓝喜,听说她得了这次专业技能大赛的冠军,她的画就摆在画展室的中间。」

  「有能力又是美女,追在她身後的男生一定很多。」

  「那些男生就是好色,不是说她是在搞援交的吗?这种女生,外表看起来像公主,其实就是张开双腿赚钱的下贱女人。」

  「援交?不是吧。」

  「怎麽不是,A班的人说看到她衣裳不整的跟着一个男人从一辆宾士车上下来,然後还去了宾馆。」

  蓝喜拉住正冲动的要去找说话的女生理论的叶明心,「不是说颁奖仪式开始了吗?我们还是快点去现场吧。」

  「不行,我真是听不下去,小喜,你放手。我要去教训教训那群女人,让她们知道乱说话会烂舌头。」叶明心就是讨厌这样子的女生,嫉妒人家就算了,嘴还那麽臭。

  蓝喜将滑落下来的头发撩到耳後,然後她状似漫不经心的问:「明心,如果她们说的是真的,你会像她们一样看不起我吗?」

  叶明心愣了一下,突然,她一把扳过蓝喜的肩膀,仔细的研究着她的表情。然而在确定自己在蓝喜的眼里看到的是确实是认真的神色,叶明心突然赏了一个爆栗给她。

  「蓝小喜,就像刚才那幅画,你觉得污秽不堪,可是在我心中那就是洁白的云朵。所以,我不管那是真是假,你就是我的好朋友。」叶明心在看到蓝喜嘴角的笑容,却又绷紧了脸,「小喜,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的问这种事,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瞒着我啊。」

  「明心,其实我……」

  还没等蓝喜说完话,叶明心却着急的打断了她,「这个等下再说了,老师都出来催我们了,快点走吧。」

  颁奖仪式进行得很快,结果其实也是毫无悬念的。

  蓝喜从颁奖台下来,手里拿着的奖状还没放下就被等在一边的叶明心抢过去了。

  「嗯嗯,美术系专业技能大赛第一等奖,这麽大的奖,小喜,待会可得请我吃饭呀。」叶明心高兴的说,可是她等了一会儿都得不到蓝喜的回应,她疑惑的看向她。

  蓝喜正看着手机,在看到简讯内容的那一瞬间,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只见她慌乱的抬起头看向叶明心,好看的眉还皱着,「明心,奖状先放你那里,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

  「那待会要不要一起吃饭庆祝下?」

  「不好意思,明天吧。明天我请你吃大餐,我先走罗。」蓝喜抓过自己的包包,转身就往走。

  叶明心看着她匆忙的背影,不禁蹙起了眉头。

  什麽事啊?那麽匆忙的。

  十分钟,西门口停车场。

  蓝喜想起刚才看到的简讯内容,红唇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如果是别人看到这条简讯,一定不是很明白其中的意思,可是她只需要看到那个手机号码,就大概清楚了。那个男人很少打电话给她,基本都是发简讯,时间限制还有地点。

  阳光很灿烂,明亮的光线刺得她的双眼微微眯起。蓝喜用手挡在额头上,在一排车子中见到那辆熟悉的宾士车後,她连忙快步的走过去。

  车子的後座坐着一个男人,他正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文件,蓝喜开门坐进去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

  一年多的时间让蓝喜已经大概了解这个男人的性格,冷静、公私分明,所以她很识趣不在他开口前开口。从包包里拿出一本小本子跟一支铅笔,她在纸上画了几下,可什麽也没画出来。画画是她在这部车里唯一的乐趣,如果翻一翻她的本子,一定会发现里面有很多张是跟在季言萧身边的赵秘书侧面的素描,但现在赵秘书不在车里,她连个模特儿都没有。

  不对……

  笔尖突然停止滑动,蓝喜抬起头来,从後视镜里看到了坐在她身边男人的那张脸。刚才她才意识到她从来不画他,就算他有一张让她觉得完美得想要描绘下来的脸。

  季言萧确实有出色的外表,他的脸棱角分明,每一分都像经过精心测量雕刻出来的。而最让蓝喜喜欢的是他英气的眉毛下那双眼睛,深邃的就像一汪深潭,似乎只要看一眼就会被吸纳进去。就像现在,她感觉自己快要迷失在他的双眸里……等一下……

  「要看的话就大方的看吧。」」

  季言萧不知什麽已经看完文件,现在正透过後视镜看着她。

  蓝喜尴尬的收回自己的视线,她刚才居然将季言萧当成一件艺术品来欣赏了,而且还因为看得出神而打扰到这个男人。

  「那个,我不是故意要看你……嗯,我只是刚好看了一下……」觉得怎麽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都不对,蓝喜不禁有些着急起来。她偷偷的瞥了身边的男人一眼,正好撞上男人的视线。

  「蓝喜,你觉得你有必要解释吗?」季言萧声音变得有些冷,而在看到蓝喜茫然的眼神时,他的表情绷得更紧。

  蓝喜确实反应不过来,季言萧的怒气好像不是因为她「观赏」了他,可是他到底为何生气?

  然而,季言萧却没有给她时间让她想清楚,他突然一把搂住她的腰,一个用力将她扯到自己的怀里。

  「吻我。」季言萧要求道。

  蓝喜已经从最开始听到这种要求会迟疑转变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了,她跪在他身侧,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红唇慢慢的凑近他,然後贴上。

  季言萧的唇有些凉,却是蓝喜喜欢的温度,因为这种凉意可以让她保持理智。她上下蹭着他的唇,然後探出舌头舔舐着他的唇瓣。她的动作很灵巧,看得出是有「训练」过的。没错,季言萧就是将她从一个什麽都不懂的少女转变为技术嫺熟的女人。

  「把舌头探进来。」季言萧没什麽耐心的说道。

  蓝喜的脸蛋浮现两团红晕,但还是听话将舌头慢慢的探入他的口中寻找着他的。两人的舌尖在碰触到那一瞬间突然疯狂的搅在一起,季言萧抢过了主动权,狂肆的吮吸着她的唇。

  「唔。」蓝喜发出一声模糊的呻吟声,季言萧的吻对於她来说总是太过於激烈了,而她却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季言萧在勉强嚐够她的滋味後才好心的放开她,将软成一滩水的蓝喜拥入怀中,左手抚摸着她的後背。

  蓝喜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刚才还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她挪动着身体,让自己坐得舒服点,然而当她的大腿不小心蹭到某处「隆起」後,她的身体突然一僵。早就不是过去单纯的自己了,她怎麽可能不知道那是什麽。蓝喜轻轻的将腿移开,假装她不知情。

  可是,季言萧这个男人怎麽可能放过她呢?他抬高她的下巴,低下眼跟她四目交接。

  「你觉得我是没感觉的是吗?」

  「我没有。」她下意识的否认。

  季言萧的眼眸一暗,「蓝喜,我应该说过不要对我说谎。」

  「可这不算什麽谎言吧。」蓝喜抗议道。

  「两个了。」

  「好,我知道你那里……那里有反应了。」蓝喜主动屈服,她才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他争论,显得自己跟个傻瓜似的。

  「那就做你该做的事。」

  蓝喜抓着他衣服的手突然紧了一下,但她脸上却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将头压向他的耳边,她轻声问:「可不可以回家再……这里是学校门口。」虽然这时间停车场没什麽人,但毕竟是公共场合。

  「晚上我还有个宴会。况且这种事还做的少吗?」

  蓝喜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有时候她就是会忘记自己在他身边的原因。

  「我知道了。」她垂下的眼帘里藏着一抹黯淡和自嘲。

  蓝喜将窗帘全部拉上,将车里的世界跟外面隔绝开来。她挪动身子面对他,然後俯身让自己的脸孔对着他那里。她伸手去解他的裤头,微微颤抖的手泄漏了她内心紧张的情绪。

  季言萧突然抓住她的手,「那麽勉强吗?」

  蓝喜摇了摇头,就算是,她也没必要在这个男人面前表露出来,因为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把她的「勉强」看在眼里。

  「那就好,你最好快点,我没有那麽多时间给你。」

  蓝喜深呼吸一口气後,拉下他深蓝色的内裤。瞬间,他硕大的昂扬弹跳出来,那力度刚好打在她的脸上。尽管看过了无数次,她还是被他的尺寸吓到了,她没看过其他男人的,但季言萧的男性绝对是属於天赋异禀的那种。

  双手圈上他的粗大,她上下律动着自己的手掌。摩擦让手心滚烫得宛若要烧起来一般,而这种高温还能传递进她的身体里,蓝喜突然觉得嘴唇很乾。

  季言萧在看到她探出舌头舔着自己嘴唇的那副魅惑的样子时,眼底慾望的神色更加浓郁。他抚摸着她的脑袋,突然,他的手往下一压。

  「含进去。」简单的三个字却是无限的淫靡。

  蓝喜双眼闭了又睁开,盯着他的男性看了几秒,终於还是低下了头。但他实在是太大了,蓝喜很勉强才含入整个前端。她的舌头轻轻的扫过他的小孔,将那滴白浊吃在嘴里,他浓郁的男性味道立刻散在她的口中。

  季言萧的呼吸渐渐变得沉重,就连冷静的表情也出现了裂缝。他突然扣住蓝喜的头,挺动着下身让自己肆意的在她嘴里进出着。

  蓝喜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动作,他深深的顶入她的喉咙,那种不适感让她难受得流下了眼泪。

  「唔……」她发出模糊的抗议声。

  「你再忍一下。」季言萧安抚的摸着她的头,却一点也没有放缓速度。

  「饭凯(放开)。」

  蓝喜双手捶打着他的大腿,却被他抓住压在身後,她渐渐放弃了挣扎,努力张大自己的嘴,试图让自己好过点。

  她的口温热而潮湿,虽然比不上下面那张小嘴来得让他舒服,却还是让他感受到巨大的快感。季言萧知道她不舒服,但他却无法停下来,想要在她嘴中解放的冲动激烈得让他只有更快更狠的肆虐。

  她口中分泌出的津液润滑了他,还有很多被带出来,染湿了她的下巴,也将他下体的毛发染得湿亮。

  「咳咳……」蓝喜捂着嘴唇,剧烈的咳嗽着。她的嘴边挂着一些暧昧的白浊液体,季言萧用大拇指刮了一下,然後送进她的嘴里。

  两人之间又陷入了一片沉默,直到季言萧再一次开口。

  「今晚你住在公寓。」

  正在喝水的蓝喜突然停下动作,点了点头说:「哦。」

  季言萧不再看她,拿起手机发了条简讯,然後拿起另外一份文件看着,这种冷漠的神情宛若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蓝喜看着他曲线优美的侧脸,无声的笑了。这就是季言萧,没有过多的情绪,总是那麽冷静自持。相比之下,总是被他带动情绪的自己就跟个傻瓜似的。

  十分钟後,赵秘书回来了。蓝喜的视线跟他对上了有那麽几秒,在他的眼里,她毫不意外看到一丝尖锐。蓝喜连忙扭头看向窗外的景色,假装赵秘书真的只是有事离开一会儿,而她跟季言萧的事他不知道,当然,只是自欺欺人。

  车子开了大概半个小时,然後停在了季言萧住的社区外面。将蓝喜放了下去,车子就开走了。

  蓝喜收回视线,转身往身後的豪华公寓走去。

  「蓝小姐,又过来啦。」保全跟她打着招呼。

  「嗯,你好。」她礼貌的回了一句。

  蓝喜走了好一会儿才到季言萧所在公寓楼下,她仰头看着面前高楼,一整片的阴影将她笼罩在底下,蓝喜突然觉得楼高得就要压下来了,而自己却渺小得连逃都不能。嗯,不对,或许应该说,从一开始她踏入这里,她就连逃跑的权利都没有了。

  书本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突然惊醒了蓝喜,她睁开双眼往四周看了看,才记起自己现在是在季言萧的家里。将掉落的书捡起来拿回房间,她束起头发,再拎了条睡裙去浴室洗澡。

  躺在都是季言萧味道的床上,蓝喜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突然想起自己还有油画作业,她乾脆起身到书房作画。

  颜料由深到浅,逐层覆盖,纸板上的人物变得越发立体起来。但当那张俊雅沉稳的脸映入蓝喜的眼眸中时,她突然一愣,手里的画刀不小心就刮坏了还没乾的颜料。

  蓝喜看着快完成却又被自己毁了的油画,暗自叹了口气。其实她从不画季言萧,这个男人在她生命中存在的意义是特殊的,他对她来说是个不可被人窥知的存在,所以她不画他。似乎只要不被别人找到关於他的蛛丝马迹,她就可以骗所有人、甚至自己说,她还是一年前那个单纯的蓝喜。

  其实只是自欺欺人而已。蓝喜突然想起今天下午听到关於她的流言,自嘲一笑。那些人确实没说错什麽,她虽然不是在援交,可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她是季言萧的情妇。

  是的,情妇。她跟季言萧之间就是一场交易,他给她一切,而她必须解决他的需求,或者说陪他睡觉。

  蓝喜倒了杯凉开水喝,她不喜欢让自己沉浸在这些事情,所以只好找些其他事来转移注意力。刚从厨房出来,她就听到了门开的声音。

  「回来了。」

  「嗯。」季言萧解开领口处两颗扣子,他走到蓝喜的身边,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薄唇就压了上去。

  蓝喜嚐到他口中的酒味,她的眉头不禁皱起。双手抵在他的胸膛正要推开他,但季言萧却先一步握住她的手。

  他放开她,说道:「我要洗澡。」

  「哦,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蓝喜快步朝浴室走去,季言萧跟在她身後过去。不过他没有进去浴室,而是靠在门口看着她在调适水温。

  被他的炽热的视线这般盯着,蓝喜竟觉得有点紧张。她连忙站起来,一边甩掉手上的水,一边往外走,「可以洗了……啊……」

  蓝喜看着正埋在她脖颈上的头颅,一张脸染上了羞涩的红晕。季言萧温热的气息全数喷在她的肌肤上,伴随着灼热的吻一个又一个烙下,她感觉自己的肌肤都快要被灼伤了。

  男人的手不知什麽时候爬到她的胸前,握着她一边的浑圆肆意的揉捏着。

  「季言萧,等一下。」

  「等什麽?」季言萧不悦的问道。

  「我还有作业没完成。」

  「说实话。」季言萧的语气沉了几分,他了解这个小女人,她很少会拒绝他,更何况是用这种他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的藉口。

  蓝喜踌躇了一下,低声说道:「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酒味。」

  季言萧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突然退後一步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跨入了浴缸。

  蓝喜的视线从他闭着的双眼到浸在水里的健壮身体,再到他腿间生龙活虎的玩意儿,有点搞不清楚状态。他现在是什麽意思?

  「不是说有作业?我要在洗澡後看到你已经完成了。」

  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笑笑说:「嗯。」

  蓝喜拿另外一块纸板正要替换刚才那块,但看着刚才在画上弄出来那点瑕疵,她觉得无法忍受。她对艺术是有着严苛的批判标准的,所以她不允许自己随意的对待艺术。将新的纸板放下,她重新调了些颜料。

  季言萧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脸正栩栩如生的映在那张纸板上。

  「这就是你说的油画作业?」他的黑眸里闪过一丝光亮。

  「嗯。」蓝喜专注盯着面前完美无瑕的作品,眼睛因为愉悦而发亮。虽然之前总是抑制画季言萧的冲动,但今天画下那张艺术品般的脸时,她才发现自己内心有多满足。当然,她满足只在於自己创作出一张让自己很满意的作品。

  季言萧看着她嘴角美丽的笑容,眼神突然黯淡了几分。

  「画完了?」

  「嗯,画完了。」

  「那就好。」

  蓝喜还没明白他是什麽意思,整个人就已经被他抱了起来。

  「我们就来解决刚才还没解决的事情。」他抱着她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被丢在床上,蓝喜才记起「还没解决的问题」是什麽,她用手撑起自己的身体,一边往後退着。

  「季言萧,我明天早上还有课,今晚可不可以不要做?」她也没想到今天会这麽晚,季言萧是个性慾很强的人,她怕自己明天会下不了床。

  「刚才我已经让步,现在不可能。」季言萧扯掉了围在下半身的浴巾,往床边靠近。

  蓝喜看着他已经昂首起立的慾望,双眼瞪得大大的。怎麽……那麽快……

  「那今晚就一次可以吗?」她还在垂死挣扎。

  「蓝喜,你就用这种姿势来跟我谈这个?」季言萧盯着她春色外露的大腿根部,目光变得火热无比。

  蓝喜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才发现因为刚才的挪动,她的裙子已经高高的翻起。自己居然用这种姿势跟他说「不要做」,估计季言萧是以为她「欲拒还迎」吧。蓝喜真想打自己一拳。

  「交流的时间结束。」

  「等一下。」

  季言萧嗤笑一声,抓住她的脚踝,一把将她扯到身边来。

  蓝喜尖叫了一声,但季言萧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双眸睁得跟铃铛一样大。

  她的下体已经完全的裸露出来,而他的头正埋在她那里。季言萧是个有洁癖的人,他很少这麽做,但今天怎这麽突然?

  蓝喜的疑问很快就被快感驱赶得无影无踪。她的双手往下捧住了季言萧的头,纤细的手指插入他柔顺的发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9 07:26: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更新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16 00:0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才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16 00: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作者是新人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0-6 03:22 , Processed in 0.364144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