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安祖缇《前世情人强制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31 10: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前世情人强制爱》

{出版日期}2022/09/08

{内容简介}

席认宇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清纯中透着妖娆的美人
美人脸上染着慾色,眼神娇媚,勾引得他情慾蠢动
原本很享受的梦境,画风急转直下,变成犯罪恐怖片
美人持刀刺杀他,那梦境真实得让他生生痛醒!
在做了血腥春梦的隔天,他在未婚男女联谊的活动中
竟然遇到了跟梦中一模一样脸庞的女人蒋令仪
他向来不信鬼神,但这样的巧合也让他心头暗惊……
跟他一样,蒋令仪在遇见他後也是天天做梦
不一样的是,虽然他们都梦见了彼此,情节完全不同
一个是每晚死一次,一个是每天甜蜜谈恋爱
同样的男女主角,怎麽情节大相迳庭?
「你有前世的姻缘债要还!」算命师揭晓「谜底」
前世那对相爱相杀的情侣折腾他们的目的
就是要今生的他们圆满前世未能有善果的爱情──
那梦境是给他主动出击的机会,他不介意假戏真做
她却跟他不同调,一颗心全扑在事业上
面对她「过河拆桥」的行径,这下他要怎麽破啊?

第一章

  光线昏暗,隐约仅可见家具轮廓,月光被藏於帘外,几乎没有半点作用。

  但是,他却可以看清楚爬上他床的那个女人的面容。

  只见她一头长发垂落,随着她往前缓缓爬行,搔痒他躺在床上的裸身,彷佛也搔进他的喉咙深处,害他喉咙一阵痒,想咳,但咳不出来。

  女人面容清丽带艳,微微上挑的外眼角微染红晕,说不出的媚。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似有氤氲,覆有薄薄水气,水汪汪的,随时会滴出一滴泪。

  唇线分明的嘴角上扬,瞅着他笑,他整个人都失神了,融化在这浅浅的媚笑中,几乎要忘了自己是谁。

  她身上未着寸缕,一对浑圆的雪胸在半空中晃啊晃的,白皙如月,胸上蓓蕾粉得娇嫩,他好似看见春末樱飞舞。

  喉头紧缩,连带那话儿也跟着紧绷了起来,高高耸立,碰触柔软的身子,如笔在她身上画线。

  终於,她爬到了他面前。

  长发似帘幕,把周遭隔绝,他就只看得到那一张娇艳的脸。

  她笑得更深,深得颊上酒窝若隐若现。

  他醉了。

  醉在那一对浅池里。

  她低首时,他把嘴巴张开了,双唇碰触的同时,两人不约而同伸出舌,纠缠,交转,滑腻腻的黏在一块儿。

  他的双手一把抓握如凝脂一般细嫩柔滑的胸乳,五指深陷软软乳肉。

  他放肆搓揉,拉扯敏感乳尖,在啧啧亲吻中,隐约听见了呻吟。

  他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或者两者皆有。

  因为她的手,就抓着他的分身,搓揉柱身,玩弄顶冠,修得细长的指甲尖轻抠上头凹洞。

  有点痛、有点痒,更多的爽。

  她离开了他的唇,一缕牵系在四片唇间的银丝证明刚才的吻有多激烈炽热,难舍难分。

  她抿唇一笑,把银丝抿断了。

  她啃了他的下巴,吻他的喉结。

  他粗喘,感觉分身在冷凉的小手中被玩弄得更形粗硕。

  她舔吮乳尖,贝齿咬啮,灵活的舌尖兜转。

  他粗喘,眼半闭,睫毛因为快感而颤抖不止。

  吻一路往下,就在他以为她会把分身放入口中时,她却坐了起来。

  长发遮掩了丰满的胸乳,但遮掩不住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以及圆滑的腰臀曲线。

  她握着粗大的男性,慢慢的放入自己的体内。

  她微蹙了下眉头,像是因意料之外的巨大而感到些许不适。

  但那并不妨碍持续坐下的念头。

  紧致的水穴一寸寸吞没他的分身,花肉绞紧,他舒爽得彷佛要升天。

  察觉就要泄了,他连忙沉了呼息,缓慢的吸吐,以免才刚开始就精关大开,那可是奇耻大辱。

  终於坐到了深处,顶上了花径的尽头,小腹深处顿时一片酸软。

  「啊……」她昂首发出深深的长吟,纤颈弧度十分优美。

  接着,媚眼一弯,前後扭起腰来。

  被锁在水径里的分身像是被一圈又一圈的花肉绞扭,说不出的欢畅快意。

  一对圆乳上下晃动,粉红乳蕊似花瓣纷飞,分明就是在勾引他。

  他伸出双手,一手一个,毫不怜香惜玉的放肆狎弄。

  迅速浮起的红痕,显现手劲多大,但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甚至愉悦地喊起来。

  「啊……啊啊……」

  她放浪的媚吟,纤手往後撑在他的大腿上,快速的上下起落。

  他可以看见他的分身已是一片湿滑,转瞬间被她吞没又出现,交合处不久就一片泥泞,墨毛都湿了。

  他受不住了。

  身上的女人太浪、太紧,把持不住的他,身子一个激烈的抽动,激情的种子几乎填满小小花宫。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专心享受这极致的愉悦。

  半闭的眼眸因一道奇异的光亮而张开。

  当他反应过来时,那亮光犹如流星,消失在他的胸口。

  剧痛,伴随而来。

  「你……」

  她拔出匕首,鲜血随之喷出。

  剧痛难忍的他吃惊地看着那依然在笑,但因为飞溅上俏颜的血液而显得诡异的脸庞。

  紧接着,又是手起刀落──

  「啊!」他痛得大叫……

  席认宇惊惶起身,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胸口。

  没事。

  感觉太过真实,他将胸口摸了个遍,确定没有伤口、没有流血,才松了口气,如坠落般躺回床。

  太可怕了,那个噩梦。

  下次谁再敢说,做梦是没有痛觉的,他一定会狠狠搧那人两巴掌。

  明明就痛得要命。

  痛到他现在仍余悸犹存。

  痛到他胸口还隐隐作疼。

  搬新家的第一天做了这种噩梦,实在不是个好兆头。

  难不成,这屋子是凶宅?

  不对啊,他买的是全新落成屋,也没听说过工地出过事,不可能是凶宅。

  也许只是刚巧就一个梦吧。

  喉头突然乾渴,他起身下床。

  身上仅着一条黑色四角贴身内裤的他,走来厨房,按下冰温热开饮机的冰水按键,倒了杯冰水喝。

  冰凉的水液滑入食道,胸口那被刺的灼热感彷佛被浇熄般消失不见。

  昨晚被他随手放在中岛厨具上的手机,LED指示灯正一闪一闪,显示有未接来电或未接讯息。

  他低头以FACE ID解锁,萤幕跳出从小认识的哥儿们传来的讯息。

  「联谊?」浓眉蹙起,关掉萤幕,已读不回。

  他这个总角之交温则岳大概是有记忆时就有这个人存在了,当年两人的母亲差不多时间怀孕,互允如果是一男一女就指腹为婚,还好两个都是男的,要不然一辈子的婚姻就被这样儿戏决定,他可受不了。

  温则岳天生多情,白话文就是:没女人会死。

  所以从幼儿园就开始追女生,妥妥色胚一枚,十三岁就已经不是处男了,还好没出过事,要不然可能十六岁就当起小爸爸,或者被一状告到法院去。

  有趣的是,温则岳一辈子追着女生屁股跑,但今年都三十三岁了竟然还找不到老婆,连他那个个性严肃的弟弟都结婚了,小孩也两岁大了,温老兄至今还在靠联谊找新娘。

  不过席认宇对联谊一向兴趣缺缺,温则岳也知道的,怎麽会突然找他一起联谊?

  因为纳闷,他点开讯息想知道完整内容,不想,温则岳刚好也开了LINE,发现他已读不回五分钟,立刻连珠炮狠狠臭骂。

  为什麽不回我?大老板啊?跩了啊?看不起你的青梅竹马啊?

  异性才叫青梅竹马。

  这个不读书的。

  吐槽好兄弟的席认宇眼角抽了抽。

  这家伙凌晨五点不睡觉,八成是鬼混到这时才回家。

  现在是怎样?又已读不回?啊?又读!毒死你好了!快点回喔,不然我现在马上打电话过去!

  席认宇没理他,拿出两片吐司放进烤面包机。

  叮咚叮咚叮咚……

  持续再传数个讯息,发现席认宇改为不读不回了,温则岳直接打电话来。

  手上拿着蛋的席认宇点了通话键,转身在平底锅倒油煎蛋。

  「席总裁,我今晚有联谊,你快来帮忙凑个数,我请客。」

  原来是叫他去凑数的。

  「咱们铁哥儿们的交情就赌在今晚了。」

  关他屁事啊。

  「有个白痴今天得了急性肠胃炎,现在躺在医院哼哼唧唧,晚上是去不成了,现在我手上黄金钻石单身汉就剩下你了。」

  没兴趣。

  「我告诉你,今晚的女生都超赞的,我可是运用了很多关系才找来的。有空姐、有模特儿、有秘书……一个个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要腿有腿,年轻又美丽,你说赞不赞?」

  他没睡饱,想打呵欠。

  温则岳最厉害的就是即便没人理,他也有办法自嗨。

  席认宇就没他这本事了。

  「大哥你今年都三十三了,已经事业有成,也该找个老婆了吧?」见席认宇一直没反应,温则岳像个老妈子教训起人来了。

  「你先烦你自己吧。」席认宇终於回话。

  「我很烦啊,所以我积极的在联谊咩。」喜欢的新娘不好找啊。他哀怨。

  「你好好找个女人定下来,不要再流连花丛中了。」换席认宇教训人。

  「你讲话怎麽跟我妈一样啦,我以後要叫你席妈妈。」

  「你敢的话。」他语气带着笑。

  「嘿嘿……」温则岳的笑带着胆怯。

  很多坏事丑事还要席认宇帮忙cover的,他哪敢随便造次。

  「好啦,你到底要不要过来帮我找我未来的老婆啦?」

  席认宇很清楚温则岳这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如果继续在电话里拒绝,等等他就会出现在大门口了。

  因为他就住在隔壁栋大楼而已,门牌号码只差两号。

  想想今晚也没事,去帮温则岳这个忙也不是不行。

  温则岳知道他大食量的,敢撂出「我请客」三个字,可见是火烧眉毛了。

  「好啦,几点?」

  「七点!」温则岳欢欣高呼,「对啦,你记得穿低调一点。」

  「啊?」低调?

  「你如果穿得张扬高调的话,我们四个还有得玩吗?」

  这联谊的场合,第一个印象就是外表。

  温则岳自认长得不错,高大帅气,但跟席认宇比起来就是差了一截。

  席认宇身高一八五,他一八○。

  若是席认宇外貌的PR值是99,那麽他就是95(不过跟其他人比,他自认还是99)。

  家里的资产虽然差不多,但是席认宇已经继承家业了,而他呢,老妈放话,没结婚之前就只能当领薪族,泣。

  奇怪了,人家席认宇也还没结婚啊,为什麽他爸妈就不会这麽专制?世道不公啦!

  况且,席认宇虽然外表一个正经,温则岳可是很清楚他是肉食男,真有他看上的女人,他就会开始大力散发费洛蒙,将在场的女人迷得不要不要的,同时间一起排卵,他们就只能捡剩下的,这还有什麽好玩的?

  他费尽心思找着了五个优质女人来联谊,可不是让席认宇後宫选妃。

  至少得人人有希望,要不然他那三个兄弟会砍死他的!

  「你不是叫我参加联谊,找个女朋友的吗?」这前後逻辑不对啊。

  「是这样没错,但不能让镁光灯都聚在你身上啊,我才不要吃残羹咧。」

  「……」他是不是该把这段话录起来,给联谊的女孩子听?

  「你也别开蓝宝坚尼。」

  「那……」

  「奥迪也不准。」

  「不然……」

  「你开头又大(TOYOTA)吧。」

  「我没有头又大。」一直被打断的席认宇有点不爽了。

  「那你搭计程车。」

  「……」席认宇哭笑不得。

  看样子温则岳真很看重这次的联谊。

  「计程车很好哇,你还可以尽情喝酒,有中意的就顺便上饭店去开房间,嘻嘻嘻……」温则岳笑得超变态。

  是你想上饭店开房间吧。

  席认宇懒得吐槽。

  「穿得像个草食男,最好像那种只会死读书的书呆子……把你的黑框大眼镜戴出来吧,可以降一点颜值。」

  席认宇有一百五十度的近视,平常不需要戴眼镜,不过晚上开车时就会戴了。

  这度数维持了十几年,因此他的眼镜也一直没变,是读书时配的那副,看起来过时土气。

  「……」随便了。「晚餐好吃吧?我不要去夜店那种地方。」又吵东西又难吃。

  「米其林二星,包厢。」温则岳强调,「我是要找老婆的啊,今晚的联谊是非常正经的那种。」

  老板可是他的铁哥们,当年大嫂是他帮忙追上手的,一句话就直接开包厢,不用排队预约。

  温则岳每次说要找老婆,但看中的对象不是拜金女就是玩咖,只重外表不重内在,席认宇怀疑温则岳可能行将就木了,才会认真找一个老婆──帮他推轮椅。

  他想去吃个大餐,顺便看看温则岳耍猴戏,挺划得来的。

  「好。」他一口允诺。

  席认宇没开奥迪没开蓝宝坚尼,也没叫计程车,他要温则岳开车来载他,当他的司机小弟。

  都帮忙凑人数,还不准高调,要他当司机刚好而已。

  温则岳满口答应,在看到席认宇果然低调的打扮,还喜孜孜地下车帮席认宇开车门。

  温则岳有预感,今天他会是联谊里最闪亮的一颗星,哇哈哈。

  进了餐厅包厢,其他三个男生已经到了。

  在场男生皆是名牌义大利手工名牌西装,合身的剪裁,让个子在视觉上硬是多了五公分,席认宇眼扫过去,看出没有一个鞋底没放增高鞋垫,就连温则岳也是,因此他现在的身高跟席认宇齐平。

  在场只有席认宇穿格子衬衫搭牛仔裤、戴黑框眼镜,而且还被安排在最边角的座位。

  这四个男的,每个都不忘记把车钥匙放在桌上,一眼望去,宾士、法拉利、BMW,还有一个开玛莎拉蒂──那个人就是温则岳,只有席认宇桌上是空着的。

  他想温则岳这小子心机贼深啊。

  叫他别一枝独秀,自己却是特别张扬,根本就是想当全场目光焦点。

  再观察温则岳的眼神,还真透着股急切。

  他想该不会这小子当真想认真起来了?

  伯父伯母那边催得急,而且温则岳一天不结婚,就休想继承家业。

  人都已经三十三了,还在当董事长特助,也难怪玩心重的他开始急了,偏又不喜欢父母介绍的门当户对的女孩,想找自己看对眼的,因此想要握有优先选择权,也是不难想像啦。

  他拿起手机,传了讯息给温则岳。

  认真想找对象了?

  温则岳很快的回讯──

  当然,我要找个漂亮的乖女孩当老婆,把继承权拿到手後,继续过风花雪月的放浪生活。哇哈哈哈……你也学学我啊!

  原来是打这样的主意。席认宇嘴角抽搐。

  席认宇本身对於成家目前尚无心思,他主掌公司大权也才一年多的时间,底下那些老臣跟股东还在看他表现,这是家族企业,他不是没有竞争对手,堂弟们虎视眈眈,他预计等到三十五岁才有余裕处理婚姻大事。

  不过想想,自从他拿到总裁位置,为了巩固位置十分忙碌,疏於跟女朋友联络,她偷偷脚踏两条船被他发现而分手後,也差不多一年没交女友了。

  难道,这就是他昨晚做春梦的原因?

  不过原本很享受的梦境,画风急转直下,变成犯罪恐怖片,肯定是压力太大了。

  他真的得找个女友,但必须是乖巧不吵不闹的,别像前女友一天到晚找碴让他心烦,要不,只好找个炮友来解决生理慾望了。

  服务生送上menu,温则岳指示等女生来再点餐,席认宇举起手一看,都七点零五了,怎麽女生一个也不见蛋?

  「女生还没来?」席认宇蹙眉。

  他的胃已经开始发出空虚的呼唤。

  「我跟她们说的时间晚了十分钟。」温则岳回道。

  「为什麽?」席认宇不解。

  「男生先到,才有诚意啊。」温则岳语气理所当然。

  「你就不怕她们迟到一小时?」

  「都是社会人士,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啦……」

  才怪!

  半小时後,只有一名女孩到场。

  那是一名衣着华艳的女孩,深V领口几乎要开到肚脐眼去了,丰满的胸乳各露出了东西半球,席认宇笃定可以听到在场男士猛咽口水的声音,个个一双眼盯着V领的开口,想找到走光的机会。

  不过这女孩看起来应该颇有经验,衣领完全贴合身体曲线,席认宇猜八成贴满了双面胶,预期洗澡时将会听到可怕的哀号声──他年轻时就有任女友老爱穿这种性感的衣服,因此他在这方面已经是头识途老马了。

  「大家好。」纤纤玉指摆呀摆,声音又娇又嗲,坐在最旁边的席认宇猜想,桌下肯定有人起反应了。

  女孩状似不经意的扫过桌上的四把钥匙,接着落坐在BMW前面──就在玛莎拉蒂旁边。

  席认宇想,还算聪明,没有表现得太明显。

  在深V女来了之後,其他人也陆续接着来了。

  果然是争奇斗艳,外型一个比一个优质且性感撩人,在场男士个个处於发情状态。

  四名男士前面的位子都坐满了,只有席认宇前面的椅子是空的。

  一脸无聊托着腮的席认宇倒要看看大迟到的那个女人长得是有多国色天香,联谊敢迟到一个小时以上,让他饿到八点还没饭吃。

  早知道就不要来凑数了。

  「可以上菜了没?」百无聊赖的席认宇问温则岳,「我肚子饿了。」

  他争取来的开胃小菜早就空好久了,饿到他血糖低,脾气要出来了。

  「还有一个……」

  席认宇凌厉视线扫过来瞪向温则岳。

  「我马上叫厨房上菜。」温则岳立刻就孬了。

  温则岳迅速把服务生叫来,吩咐厨房先把菜上了,不用等最後一个人了。

  八点十五分,最後一位女士终於姗姗来迟,足足迟到了一小时又十五分。

  她穿着西装外套搭配宽松的长裤,看起来像是刚从工作场所赶过来,长而微卷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甚至只剩忙碌了一整天的残妆,就连口红都斑驳,不像其他四个光鲜亮丽。

  她看起来是有点狼狈的。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一入包厢就道歉的她见只剩席认宇前面有空位,就直接坐进去了。「我叫蒋令仪,大家好。」

  当她拨开长发,展露五官,笑出一对酒窝时,席认宇突然觉得这女人有点眼熟。

  「迟到要处罚。」男生开始起哄。

  「要怎麽处罚?」蒋令仪毫不扭捏的问,「要不然我先自罚……五杯好了。」

  她五官虽出色细致,但打扮没另外四个女生让人一眼惊艳,脸上甚至还有疲惫之感,残妆更让她显得黯淡无光,就整个被比下去了,不过态度倒是挺豪爽大气,不会扭扭捏捏的还要人拱。

  「好喔。」席认宇旁边那个宾士男的将葡萄酒瓶递给席认宇。

  看得出来闹归闹,但因为外表差於另外四个,身上的衣着保守无趣,所以没有一个男的对她有兴趣,要不然,怎麽会把斟酒的工作交给席认宇。

  真现实。席认宇心中暗啐。

  席认宇把她面前的酒杯斟至七分满。

  她拿起来咕噜咕噜就开始喝。

  一口气喝完,放下酒杯,「再来。」

  这豪爽的气势让席认宇微挑了下眉,继续倒酒。

  连续喝完了五杯酒,唇上染了红酒的颜色,红晕染上双颊,增添了股艳色,尤其她的眼尾染了一圈红,眼神有迷离之色,竟有了份性感。

  「噢……」四名男生互换眼色。

  谁也没想到这看起来最朴素的女人,一喝了酒,人看起来好慾,让男人起了一丝兴趣。

  只有席认宇脸色微青。

  那微挑的眼尾、娇媚的慾色,不就是在他梦中连刺了他两刀的女人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8-31 15: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书,非常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1 15: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部分内容好像还不错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3 19:09: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简介不错,期待快点能看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10 00: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快点看到完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17 02: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看过了,还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0-6 02:39 , Processed in 0.221289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