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安祖缇《不请自来小鲜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26 15: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不请自来小鲜肉》

出版日期:2022年8月5日

内容简介

佛系个性的尚沄青觉得自己的人生平平淡淡的
其实,这也没什麽不好,反正她无欲无求
直到遇见了小鲜肉贺君仲,动摇了她的佛系人生……
两人只有一面之缘,他却很自来熟亲热地喊她姊姊
明明优异的外貌让他有四处拈花惹草的本钱
但他这个黏人精,千方百计就只想在她四周打转
得知她的宠物用品店请不起店员,他立刻毛遂自荐
虽说她喜欢大叔型的成熟男人,对小鲜肉没兴趣
不过店里多了个能言善道的帅哥,生意还真变好了……
原本她单纯的把他当弟弟,对小鲜肉没什麽杂念
没想到他冒出一句「我喜欢你」扰乱她平静的心湖
害她莫名其妙开始在意起他这个小底迪
而他使出浑身解数又缠又撩,就是不容她佛系待他
还以她男友自居,果断灭掉她可能冒出头的桃花──
她後悔了!让他住进来,根本是引狼入室!
瞧瞧,他竟然用青春肉体诱惑她,想逼她「验货」
呜,这样的谈恋爱方式,姊姊真的招架不住啊……

 楔子

  将酒精喷洒在柜台台面上,静待一会儿後,尚沄青以乾净的纸巾将桌面擦拭乾净。

  她所经营的宠物用品店已经打烊了,铁门早放下,将柜台整理好後就可以上楼去休息了。

  这时,有道颀长人影悄悄自後方进入柜台,忽地自背後将尚沄青搂住。

  吓了一跳的她回头见是男友,轻声抱怨,「你把我吓一跳。」

  「有害怕吗?」贺君仲调皮的手按上她的胸口,「心跳果然有加速了。」

  对他的顽皮行径不为所动的尚沄青拿掉他的手後道:「再等一下,我快整理好了。」

  「明天再做就好了,忙了一天,很累了。」

  「我整理柜台就好,」她说:「你先放开我。」

  她习惯打烊後会把柜台台面清洁消毒,整理货架跟拖地等大范围的清扫,都是开门营业前才要做的工作。

  但贺君仲仍未放开她,拨开她颈後的发丝,轻吻优美细白的颈项。

  「我还没洗澡,」她笑着拨开他的头,「有汗臭味。」

  「宝贝的汗也是香的。」他拉开衣领亲吻肩膀。「而且美人不会流汗。」

  这贫嘴的小朋友。

  尚沄青每次在心里腹诽他时,都称呼他是小朋友,因为,他小了她六岁。

  虽然他有时会做出很幼稚的举动,但有时的表现又十分沉稳值得依靠,还有特有的体贴与细心。

  他也从不吝惜赞美她,明明优异的外貌让他有四处拈花惹草的本钱,但他不仅专情,还是个黏人精,千方百计就只想在她四周打转。

  他解开她长版衬衫上,胸口处的两颗扣子,大掌滑了进去,直接抓起一团雪乳揉抚。

  「等等,别……」

  乳首受到刺激,她的气息不由得沉重,话有些说不清楚了。

  「我知道,别停手。」他故意扭曲她的意思,将扣子又打开了两颗,穿过腋下的双手,一手抓握一个,粉色的乳尖就在他的双指掌握之中,挤压揉捏成圆润润的挺翘果实了。

  「唔……」她细喘着,手已经离开了擦桌子的纸巾,改握在突起的桌缘。

  她往後转头,贺君仲立刻把握机会吻上小嘴,火舌同时探入,纠缠粉红小舌,刷过敏感的上颚。

  她微微颤栗,小腹深处也跟着颤抖。

  拉下尚沄青下身的裤子,粗指在小穴边缘试探,指尖已有湿意。

  手指滑入,快速抽送,引出更多的透明春露。

  「啊……嗯啊……」

  尚沄青的身子已经有些站不住的往前倾,她感觉得到自己已经在高潮边缘,但贺君仲却在这时将手指抽出,一缕银丝从他离开的地方滴落,不偏不倚落在他蓄势待发的顶冠上。

  他顶着这一抹稠液,抵上嫩穴,充满力量的温热触感使得纤躯一颤,全身细胞满是兴奋地等待。

  接着他奋力往上一顶,冲进了湿透滑润的甬径,她难以控制的娇喊了声,被激擦过每一寸花肉的快意所征服。

  他拉起她的右腿架在臂弯上,好让他的粗硕有更充分的进出空间。

  「啊……啊啊……」尚沄青双手抓着柜台,因他强力的抽插而全身晃动。

  他持续狎弄双乳,雪嫩的肌肤上,一道道的红痕是他爱抚过的痕迹。

  他在她耳畔低喃、亲吻,同时使用充满爱意或淫秽的字眼加速她的高潮。

  在他们的初夜之前,他是如此的谨慎小心,就怕被定义为精虫冲脑的任性小朋友,可当她允准他在她身上探索,他就再也不克制慾望,只要一有机会,就会使用他的骄傲之处,将她整得欲仙欲死。

  一回合之後,他把人提放到柜台上,拉开她的双腿,让漂亮的私花完整绽放在他眼前。

  他迫不及待的再次进击,欣悦的看着自己占有美丽的花穴,狂猛的进出,整屋子只听见两人交错的喘息呻吟,以及蜜穴被快速摩擦所发出的令人羞耻的水声。

  他埋首亲吻圆乳,将一对红艳的果实吸吮得啧啧有声。

  「啊……呀啊……」极致的欢快使得纤躯一颤一颤,蜜穴嫩肉同样颤抖着挤压他的粗大。

  他缓了下来,闭眼低吟,彷佛沉浸其中。

  好一会儿,他张开眼睛,与她缠绵热吻,长腰又开始加速起来。

  她双手搂着他宽厚的胸膛,忍不住问,「你今天打算做多久?」

  「别急。」他笑舔她敏感的耳垂,诱发一阵哆嗦。「说好周六我可以尽情做的。」

  因为明天周日休假啊。

  平常她要求他一个小时内得结束,否则隔日就起不了床了。

  「可、可是……啊嗯……」他猛然加快速度,害她得喘一喘才有办法继续说:「我的……我的屁股……唔嗯……有点疼……」

  柜台台面是木板做的,硬啊。

  「疼吗?」一听到她屁股疼,他就心疼了。「那我们去楼上。」

  他托起光溜溜的粉臀,往楼梯方向走。

  至於被脱下扔在地上的裤子,就等明天再捡罗。

  尚沄青头靠在他肩膀上,细细轻吟,体内仍有他的分身随着步伐,一下一下的维持着快意。

  「你怎麽……」她咬了下唇,「都有用不完的精力?」

  「因为我是小鲜肉啊。」他得意洋洋。「有没有觉得小鲜肉很棒?要是大叔就只剩下一张嘴了。」

  闻言,她哭笑不得。

  他真的很记恨她曾说过她喜爱的类型是「大叔」呢。

  她迟迟没有回应,贺君仲耐不住的又逼问,「你说啊,小鲜肉有没有比大叔好?」

  这不回答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有。」一说完,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你在笑什麽?」他皱起眉头。

  怎麽听起来像是在嘲笑他?

  「没事。」嘴上说着没事,但还是止不住笑。

  至於这小鲜肉是怎麽个不请自来的呢?

  这一切,都要从那天说起──

 第一章

  翻阅着今年度的收支簿,尚沄青秀气的双眉不自觉地锁起。

  今年就只剩下四个月了,可是父母遗留给她的宠物用品店的业绩却是每况愈下,照这个情况来看,不用等到年底,就会出现赤字了。

  她轻叹了口气,起身巡视货架,整理与补充货品,思索着该怎麽解决这困境。

  一只大白熊犬跟在她身後,亦步亦趋,看上去十分乖巧。

  这家店是在两年前从父母那边继承过来的。

  父母在四十岁高龄才生了她,从小她就是在店里长大,动物是她的玩伴。

  两年前,父亲因病过世了,母亲因为思念成疾,在两个月後也跟着一块儿去了,她在短短时间内成了孤儿,内心受到极大的冲击,也是靠着五年前开始饲养的,名叫奶茶的大白熊犬来帮她度过,否则不知何时才能振作起来。

  奶茶原来的饲主因为跟女朋友分手,不想触景伤情,送来做宠物美容之後,就没有再回来把狗领回去。

  数度连络无果,只好暂收下来饲养,等着原主良心发现领回去的那一天,没想到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五年,大白熊犬也因此成了她的家人。

  不要问尚沄青为什麽一只白色的狗会叫奶茶这个名字,那得问原饲主才知道。

  奶茶不是第一只被弃养在此的宠物,不过有的被其他人领养走了,有的後来过世了,现在剩奶茶陪在她身边。

  原本用品店的後方是美容室,宠物美容师就是尚妈妈,自尚妈妈过世之後,尚沄青就把这项服务收起来,单纯只卖宠物用品了。

  当初尚妈妈曾经叫尚沄青也去考宠物美容执照,但尚沄青从小看着妈妈在帮宠物美容时被咬的经验,一双手伤痕累累,甚至还有缝针的疤痕,让她心里有阴影,因此打死也不肯去考。

  目前这家店只有她一个人顾,从早上十点营业到晚上十点,星期日休息。

  以前还有请工读生,不过自从去年附近开了一家大型连锁宠物用品店,生意严重受到影响,为了节省人事开销,她只好自己一个人顾了。

  幸亏房子是自家的,不缺钱的她在双亲过世之後也没想要靠此赚大钱,只要收入够付她跟奶茶的生活费用,以及宠物用品店的水电、杂费跟税费等就行了。

  可再这样下去,恐怕连打平都不行了。

  这是父母遗留给她的店,她不想收起来,不过她没什麽做生意的天分,个性的关系只能佛系经营。

  她想如果把营业时间改为中午十二点开始,或者提早打烊,减少开支用度,是不是就能将店维持下去?

  凝神细想时,差点撞着了一个十分钟前就进来店内的大男孩。

  「对不起。」她抬起头来道歉。

  「没关系。」那男孩看着她,欲言又止。

  「需要帮忙吗?」尚沄青问,「你是要买饲料还是用具?」

  「呃,我……」

  「沄青,来帮我结帐一下。」一名老顾客喊。

  「不好意思,我先去结个帐。」她转身快步走回柜台。

  结帐的时候,老顾客关心地问:「怎麽我每次来店内都没什麽人啊?你这样没问题吗?」

  尚沄青苦笑,坦诚以告,「的确是有点问题,所以我在想要不要晚点开门,还是晚上休息,或者改成网购,省点开支……许阿姨你觉得呢?」

  许阿姨是十几年的老客户了,就算连锁宠物店的价格比较低,她还是坚持过来消费,有情有义,因此尚沄青也就坦率的询问许阿姨的意见。

  「这麽糟糕喔?」许阿姨也跟她一样露出愁眉。

  尚沄青叹着气点头。

  「缩短营业时间的确是可以省点水电费啦……这做生意我不懂,你别收起来就好了。」

  「收起来是不至於啦,我在想要不然就休息……」

  「不可以!」刚刚差点被她撞着的高个大男孩突然冲出来喊:「不可以休息!」

  她看着那名「陌生人」,心想:你谁啊?

  「如果你觉得太累,晚上我可以帮你顾店。」大男孩自请推荐,「我叫贺君仲,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忙。」

  如果这人是老顾客,那麽他说这话还有道理,但尚沄青从没看过他……呃,好像又有一点点印象,她猜可能是偶尔路过会进来晃晃顺便吹冷气的那种人,通常不买东西,慢条斯理地从前面逛到後面,再从後面逛回来,来回个几遍就出去了,因此会有单薄的印象。

  「我没有要请工读生喔。」尚沄青毫不委婉地拒绝。

  没想到一旁的许阿姨竟然也附和:「你请个工读生帮你顾晚上,这样你也不会太累,可以考虑看看。」

  以方便性来说,身为老顾客的许阿姨当然觉得营业时间越长越好,这样她可以随时过来买东西,却忘了尚沄青要缩短营业时间的目的是为了省开支。

  尚沄青只能给许阿姨一个尴尬又不失礼的微笑。

  工读生的法定时薪是一百六十八元,如果算晚上工读四个小时,那要付给六百七十二元,还有劳健保费用,加上她也不可能放工读生一个人长时间在店里,所以得把自己算进成本里,但是,店内生意不好的时候,一个晚上的收益可能不到一千块,请工读生肯定赔本的。

  「我们店里生意没有好到有余裕请工读生。」尚沄青也没有什麽隐瞒的坦然告知。

  「我会努力帮你赚钱的,绝对不会让你亏本。」贺君仲的眼中闪着热切。

  他已经来这家店观察好几次了,店内生意如何他很清楚。

  这是难得的,可以接近她的机会,他得好好把握才行。

  今年暑假的时候,他跟同学骑摩托车环岛,从嘉义出发往南走,逆时钟绕台湾一圈,最後再回到嘉义,一共花了五天时间。

  短时间又是骑摩托车环岛,其实很累,因此回到嘉义时,都有点恍神了。

  本来这个活动他们打算三天结束的,没想到五天才完成,还有其他玩乐计画在等着他们呢,休息个半天,明天又要继续疯狂了。

  口渴的他们在一家便利商店停下来,打算买些饮料回家喝。

  可是结完帐要出去时,有个店员突然叫住贺君仲,说他还有东西没结帐。

  当时他拿着两瓶奶茶,还抱着两碗泡面,这些确定已经结过帐了,立刻摇头否认。

  「就在你背包里。」认为他要偷东西的店员语带怒意。

  贺君仲闻言也不爽了,立刻拿下背包打开,「我哪有偷……」靠,里头还真多了一瓶瓶装咖啡,还冰的呢。

  「请你跟我们到後面谈谈。」过来的店长一脸严肃。

  「不好意思。」一名女子有些怯生生地举起手,站在众人旁边。

  那名女子就是尚沄青。

  转过头去的贺君仲因为被冤枉而面色不善,但一看到对方,就整个呆了,双眼迸出光。

  好漂亮。

  她脸上没有半点妆粉,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貌,肤色白皙如纸,五官精致,眉目如画,气质温文,完全被吸引的贺君仲双唇不受控制的微开,就只差没流口水。

  他遇见了,他心目中的女神。

  大家以为她要过去,因而让道,没想到她却说:「他没有偷,是别人放进去的。」

  「你们是同夥吗?」店员怒问。

  贺君仲恍然回过神来。

  这位漂亮的小姊姊是要替他伸冤吗?

  「你不要胡说,她是常客。」店长斥责来打工没三天的店员。「尚小姐,你确定吗?」

  「我看到有个人把那瓶咖啡放到口袋,我就一直跟着他,他可能觉得有压力,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她指贺君仲。「就把咖啡塞到他背包里。不过那个人塞完就跑了,我有跟出去,但来不及,已经跑掉了。」

  她踅回来时,就看到贺君仲被当成小偷了。

  「我相信尚小姐说的话,我们会再透过监视器确定一下那个人是谁。」店长对贺君仲道,「同学,不好意思了,这瓶咖啡就送你吧。」

  「没关系,不用了。」他摆手,把咖啡还给店长。

  见误会已经解除,尚沄青就进去继续挑选她要买的东西了。

  「走吧。」同学拉他。

  「你们先回去。」贺君仲把他买的东西塞到同学手上。「帮我拿回去。」

  「你要干嘛?」同学好奇地问。

  贺君仲挥手要他们先走,人跟上了尚沄青。

  「刚刚谢谢你。」他对尚沄青道谢。

  「不客气。」尚沄青友善的回应之後,就低头挑东西了。

  贺君仲站在她身边,很想再跟她搭话,但不知怎地脑袋一片空白。

  他平常能言善道的,怎麽这个时候变成哑巴了?

  尚沄青挑了一个沙拉跟苹果牛乳,拿到柜台结帐。

  「我付钱。」贺君仲立刻拿出钱包。「算谢谢你刚才帮我。」

  「我只是举手之劳,而且我帮你不是为了让你请客。」说话一向直率的尚沄青拿出手机扫描载具,同时用电子支付把帐结了。

  她把物品放入斜背的灰紫色包包中,走出超商,解开绑在廊柱下的狗绳。

  一条大白熊犬站起来,亲昵的偎向尚沄青。

  「这是你的狗吗?」贺君仲问。

  「嗯。」她点头,对奶茶说:「走吧。」

  「你……你住附近吗?我送你回去。」

  「我还没有要回家,我们还在散步。」

  「那我陪你散步。」

  尚沄青用纳闷的眼色看着他,「为什麽?」

  「呃……」因为他想跟她聊聊天,多认识她呀。

  但是她此时的神色有着拒人於千里之外的不悦,贺君仲竟感到惊慌而退缩了。

  「那那不然……我走好了。」

  尚沄青点了下头,就牵着奶茶走了。

  自那天之後,贺君仲不知怎地,就是没法将她忘记。

  他猜他可能对漂亮的小姊姊一见锺情了,但当时同行的同学却说那个女生看起来一般般,让他很不高兴。

  真是一群没眼光的家伙!

  况且现在的社会,人们为了自保,人情冷漠,像她这样愿意见义勇为的不多了,一开始店员还认为他们是同夥,有可能一个不好,自己反而招惹一身腥呢。

  虽然人家明显不把他放在心上(可能是因为他年纪比对方小的关系吧),可是连续数日辗转反侧,学校都快开学了,他还是对她念念不忘,於是决定要把人找出来。

  他想,便利商店的店长认识她,应该很好找。

  可没想,他去便利商店询问时,店长却不愿意告诉他,怕他另有所图。

  於是他只好在那附近找人问,幸亏她带着一头大白熊犬,十分引人注目,因此很快知道原来她是宠物用品店的老板。

  那间宠物用品店离他们学校有二十分钟的车程,通常他们不会逛到那边去,如果那天环岛回来时,不是因为口渴,也不会在那家便利商店买东西。

  进来宠物用品店,她抬头对他喊了声:「欢迎光临。」就低下头去做自己的事了。

  那模样好像已经忘了他了。

  前两次他过来时,都找不到机会向她开口,他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跟她说到话,最好能约她吃个饭。

  他装作要找东西的东摸摸西逛逛,苦思不出一个适当的开场白。

  他至少在里头晃了约莫十分钟,她突然起身在卖场整理商品,他抓着时机上前,想问她还记不记得她,可奇怪的是,一到她面前,他话又说不出口,然後她就被要结帐的阿姨叫走了。

  他到底是怎回事呀!

  他躲在柜台前方层架的角落,偷听她跟阿姨聊天的内容,惊知她要关店休息(他误会了尚沄青的意思),怕以後再也见不着她,心急地跳出来大喊:「不可以!」

  这一喊出来他突然就有勇气了,在漂亮小姊姊面前莫名畏缩的自己被踢到外太空去,积极的自我推荐。

  他白天要上课,没法帮她分忧解劳,但晚上是可以的,他可以来工读,帮她做生意,增加业绩,这样她就不用关店了!

  但是人家明显不想接受他的好意,不断地拒绝,一点都不委婉。

  「不用,谢谢。」

  尚沄青不认为多请这个大男孩当工读生,生意就会变好。

  该是带奶茶出去散步的时间了,因此尚沄青直接请贺君仲出去。

  玻璃大门上的营业时间就有写着「6:00-6:30休息」,那是奶茶傍晚出去散步的时间。

  平常奶茶一天出门散步三次,时间分别是开店前、下午六点,跟晚上闭店後。

  将奶茶套上牵绳,将大门「营业中」的牌子反转成「休息中」,推开门出去,上锁,一转身,就看到贺君仲「阴魂不散」地站在她後面。

  「你要干嘛?」吓了一跳的她惊魂未定,双眸瞪得老大。

  「姊姊,像这个时候我就可以帮你看店了。」他很自来熟亲热地喊她「姊姊」。

  「不用了,谢谢。」她这样的营业时间已经行之有年,老顾客都晓得。

  「不然你试用一个礼拜嘛,生意不好就不用给我工读费用。」

  「不行,这是违法的。」

  他提了好几个建议,都被尚沄青拒绝,因而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跟在她身边,就连奶茶散步完回店里了,他还跟着。

  尚沄青不由得想这人怎麽这麽麻烦啊?

  「姊姊……我很可怜耶,我得自己赚生活费,不然会没饭吃。」他蹲在柜台前,双手托腮,泫然欲泣地盯着她。

  他想她这麽善良的一个人,一定会因为「同情」他而收留他的,即使他根本不缺钱花用。

  他们家可说是兽医世家,不仅双亲是兽医,两个哥哥也是。

  他目前读兽医系四年级,等毕业之後考到执照,也会回家中开设的连锁动物医院任职。

  尚沄青虽然对他感到同情,可现在店内的收入也只是勉强打平而已,哪有余力请工读生。

  「很抱歉。」因此她只能再次狠心拒绝,手指往东方提议,「那边不是有家连锁店?你可以去那里应徵。」

  那家连锁店雇用的店员很多,她有次趁周日休假,偷偷跑去「探查敌情」,随便数数竟然就有四个店员,客人也是络绎不绝,与她店内的清冷情况相差十万八千里。

  「那里额满了。」

  敢情他来这之前已经去那边应徵过了?

  她是备胎人选呢。

  不过尚沄青不是个小气爱计较的,会先选大公司是正常人的思维,要是她也是会做这样的选择,因此未放在心上,只是,她真的没有请工读生的意思,只好再度拒绝。

  「你是不是因为我先去应徵那一家店了,所以才不录取我的?」贺君仲如是问道。

  尚沄青傻眼,「当然不是啊。」她一开始不晓得他去连锁店应徵过时,就拒绝他了呀。

  「不是的话就应该录取我啊。」贺君仲讲得理直气壮。

  「但我没预算啊。」她都讲得这麽明白清楚了,完全没给自己留面子,他怎麽都听不进去呢?「你看就知道我这边生意不怎样啊。」站在柜台後方的她要他转头去看一下卖场现况。「都没人啊。」

  「那你有没有想过,录取我之後,生意会变好?」他的眉梢眼底都写满自信,还故意站直身,让她看看他的个子有多高。

  「为什麽?」尚沄青不解的问。

  「……」贺君仲嘴角抽搐了下。「有美男当招牌啊。」

  尚沄青这才仔细地打量他,「噢……原来你长得挺不错的。」

  贺君仲个高腿长,身高一六六的尚沄青目测他应该在一八二左右。

  俊俏的脸蛋,舒眉朗目、鼻梁高挺,嘴唇是嘴角微翘的猫嘴,带有可爱的俏皮感,眼睛还会笑,的确是受人喜欢的长相。

  「是吧。」贺君仲略显得意的挑眉。

  「可是我们这边的顾客都是叔叔阿姨比较多,没有年轻妹妹喔。」

  这些老顾客都是从父母在世时培养起来的,当然也有一些被另家大卖场的低廉价格给吸引走了,但还是有几位较长情的,即便价格贵了些,还是愿意来捧场。

  她想贺君仲这样的年轻弟弟,吸引的就是年轻妹妹了吧?

  但他们这边的客人最最年轻的也已经超过三十了。

  「姊姊啊,我觉得你真的不太会做生意耶。」贺君仲叹气。

  「啊?」他竟然看得出来?

  「阿姨才喜欢小鲜肉。」

  「有这回事?」她怎就不觉得?

  「大部分的男人喜欢二十岁的年轻女性,女人也一样。」而他不属於「大部分」的男人中。

  「可是我喜欢大叔型的成熟男人。」她就喜欢三、四十岁的男人呀。

  贺君仲的脸瞬间垮下了。

  「你又不是阿姨!」他不爽道:「等你四十岁你也会喜欢小鲜肉!」

  干嘛生气啊?尚沄青觉得莫名其妙。

  贺君仲突然拍上柜台,脸逼近她。

  「我哪里不好,你干嘛不喜欢?」

  尚沄青眨了眨眼,诚实道:「我没有不喜欢,只是我没钱雇用你。」她总不能拿老本来请工读生吧?

  她以为他是指控她不肯录取他,是因为不喜欢他这个人。

  「所以我刚说了嘛,你有多赚钱才付工读费给我,没有就不用给。」贺君仲不屈不挠。

  「可是你不是穷到没饭吃了?万一没赚钱,又花时间在这边工读,你亏大了耶。」尚沄青拿他说过的话堵他。

  「一定会赚钱的啦,我很有自信。」贺君仲头昂得高高的,看上去很是臭屁。

  「但我没信心。」尚沄青继续泼冷水。

  「你又不会亏。」

  「但我也不想占人便宜。」尚沄青很坚持。「你可以去别的地方打工,像便利商店或饮料店。」

  「我老实跟你说好了,我想来这里工读是因为我喜欢……」他看着她。

  「喜欢什麽?」困惑的眸直视。

  「喜欢奶茶啦!」他转身跑过去抱着躺在地上乘凉的奶茶。「奶茶我爱你。」呜呜,他现在还是没勇气告白,怕她跟拒绝他工读一样拒绝他一颗心。

  「汪!」亲人的大白熊犬开心地摇尾巴。

  「你喜欢奶茶可以每天来看牠,不用来工读。」反正跑进店来吹免费冷气的人不差他一个。

  贺君仲生气的回身瞪她,「你怎麽这麽难搞!」

  又被骂了?尚沄青心想这小朋友脾气还真不好呢。

  被百般拒绝、频频受挫的贺君仲不爽地走了。

  尚沄青想这底迪的脾气真是大啊。

  她不以为意的坐在奶茶身边,奶茶立刻躺在她的双腿上,一脸舒服的享受主人摸头。

  「有人为了你想来工读耶,你好受欢迎喔!」

  店内也有一些客人是为奶茶来的,不过大都是来看狗,饲料物品还是去连锁店买,所以没啥帮助。

  不过有人陪奶茶玩,奶茶很高兴,这就够了。

  第二日下午,尚沄青从仓库搬出猫砂补货。

  基本上,猫砂每一袋都沉,大包的甚至超过十公斤,每一次的补货都让她气喘吁吁。

  「嘿咻!」她从推车上用力搬起一包40LB的矿砂,突然,一双手臂强硬把猫砂抱了过去,轻轻松松就叠放在栈板上。

  她吃惊地看着那不仅不请自来,还自动帮忙的大男孩。

  「把这些都搬上去就好了吗?」贺君仲指着推车上的猫砂。

  「我自己搬就好。」

  「姊姊,这种粗重的事让男生来就好了。」

  「我自己来也可以。」

  「我怕你腰会闪到。」

  「我没那麽老。」上次谁说她还不算阿姨的?

  「我没说你老,你不要对号入座。」

  「我真的请不起你。」尚沄青叹气。

  「我也说了除非盈余有增加,否则我不收工读费啊。」接着他又说:「其实我也想多赚点,不然我们打个商量,你算一下你每个月的盈余,用最高的那一个来算,然後,扣掉最高盈余,剩下的一半就是我的薪水,如何?」

  「万一是负的呢?」

  「那就不用付钱啊,姊姊你笨笨的耶。」

  又损她。

  可恶的小朋友!

  「这样对我们两个来说都很划算,你不可能会亏,如果我有办法招揽更多的客人,我也会多赚钱,毕竟一个小时一百六十八的工读费,吃两个便当就没了。」

  「你真这麽喜欢奶茶啊?」

  他喜欢奶茶,更喜欢她啊。

  他抿嘴笑得眼儿眯眯,「对。」接着他又说:「若用这样的方式,我就不是工读生了,我算业务,是你承揽的业务,不算底薪只算业绩,你也不用担心没钱付我底薪,而我如果有能力的话,赚的会比底薪还多,这样你我都不吃亏。」

  这可是他昨天回去之後绞尽脑汁,又问了法律系的同学得到的方法。

  尚沄青环胸思考。

  老实说,她还真有点被说服了。

  在她思考的时候,贺君仲手脚俐落地帮她把推车上的猫砂都补好了。

  「姊姊你看,我已经补好了。」他很骄傲的昂了昂首。「店里有个男生很不错吧?」

  尚沄青心想他动作还真快。

  要是她肯定还拖着老命抱那重得要命的猫砂。

  「我还可以帮你遛奶茶。」贺君仲又提出一项优点。「不然你每次都被奶茶遛,满可怜的。」

  「……」又被他说中了!

  奶茶是大型犬,光是体重就比她重了,站起来的高度跟她身高差不多,每次出门与其说是遛狗,还真的是被牠遛,牠有时突然暴冲,她还真没一次拉得住。

  「还有!」他又说,「以後等我当上兽医师,你家的奶茶看病都不用钱,免费。」他挑了挑眉。

  大概是听到自己的名字,原本趴在凉凉的地砖上吹冷气的奶茶站起来吐着舌头看着两人,貌似在笑。

  「你干嘛诅咒我家奶茶生病?」尚沄青不悦蹙眉。

  「这跟保险一样,有备无患。」贺君仲蹲来奶茶身边,抚摸白色长毛。「奶茶年纪不小了吧?」贺君仲打开奶茶的嘴巴检查了一下牙齿。「别的不说,狗狗年纪大後最好定期洗牙,这也是不少费用,但我都不收你钱喔。」

  「重点不在钱……」

  「重点明明就在钱,否则你干嘛自己一个人顾店,不请人帮忙?」

  这可恶的小朋友怎麽这麽会讲话?

  她叹气,妥协。「你什麽时候要来上班?」

  不得不说,有个兽医朋友绝对是好事,毕竟奶茶已经六岁了,而大白熊犬的平均寿命是十到十二年。

  狗没有健保,年纪大後最让人担心的就是医药费。

  当然她也不可能真让人家白医治,但至少可以打个折嘛,减轻一点负担。

  而且说不定他来工读,生意真的会变好呢。

  虽然她不认为阿姨会喜欢小鲜肉就是了。

  像她就对小鲜肉没兴趣。

  「我明天六点就来上班!」贺君仲开心的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27 00: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有新书看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31 01:25: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不错啊,人设很有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8-10 10: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产的安大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8-10 19: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试阅还不错,小缇子的作品值得一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0-6 01:45 , Processed in 0.211317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