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金晶《色一点才是老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21 22: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晶《色一点才是老公》

{出版日期}2022/07/25

{内容简介}

冷情男人,宠妻无限,不过是因为爱了;
娇娇女人,刁蛮闹腾,只因为她想他了。

商业联姻,有钱人的世界,哪有什麽真爱?
席源承相亲碰上明悦,一个是嫌恋爱麻烦的工作狂,
一个是情商不足的工作狂,二个把工作当生命的人,
第一次相亲,肯定不来电。席源承开门见山说了,
他不想找女人,如果有个未婚妻,肯定日子就太平了,
明悦心想,她也相亲相到想吐了,假面婚姻似乎不错。
就这样,俊男美女,一个高富帅,一个白富美,
成了公事公办的未婚夫妻,要多恩爱有多恩爱,
可惜,全是演出来的。本以为这样的伪婚姻可以更久,
直到一场意外的床战,两人滚了一夜床,明悦逃了,
席源承却上瘾了。他无时无刻想着怎麽娶她当老婆睡,
见她离家出走,没钱又没地方住,大野狼披着羊皮,
假好心的带她回家,这不,床离这麽近,
自己想娶回家的女人不拉上床,怎麽对得起自己呢?

第一章

明悦脸上挂着假笑,姿态优雅地吃着晚饭,坐在她前面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年龄比她大三岁,鼻梁高嘴唇薄,眼睛深邃,一看就是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

但他确实也有这样的本钱,望着人说话的时候,那双黑眸似一汪桃花潭,格外的深情。

她此时此刻正在相亲,眼前的人是她这个月相亲的第十个。

外貌,家世,全部与她匹配,皆由她妈特意为她选出来的。

她今年二十七岁,从她二十五岁开始,她妈便开始替她找适合的男生,但那时还只是偶尔相亲,现在已经成了强制性任务,要求她必须在今年年底前找到未来老公,和他结婚。

实际上,明悦并不想结婚,尽管前面这个男人是她的理想型,帅,话不多,白净儒雅。

一顿饭下来,她放心了,对方应该对她也没有什么兴趣,他坐下来之后和她随意寒暄了几句,等到饭菜上来,他便没有说什么话了,只安静地用餐。

也许是他的教养,让他在吃饭的时候不说话,但是,这是一场相亲,不说话,只有一种可能,他对她没有兴趣。

要知道,她相亲这么多次,男生见到她,有过度热情的,有很会聊天的,即便是再高冷的男生,也不会一声不吭。

所以,他对她不来电。

没由来的,她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这口气又堵住了她,今天相亲失败,意味着明天还有另外一个相亲。她不喜欢和陌生的人一起吃饭,而且是抱着必须结婚的目的。

这个念头刚闪过,她的喉咙一阵疼,手里的筷子也快拿不住了。

席源承擡头,注意到她不自在的表情,「明小姐?」

「啊……」她狼狈地泛起了生理泪水,一根鱼刺卡住了她的喉咙,好疼。

席源承的目光看到她的碗里,注意到了碗里还未吃完的鱼肉,再看她一手轻轻地捂着喉咙,一副不敢乱动深怕鱼刺刺穿喉咙的样子,他淡定地放下筷子,「鱼刺卡住了?」

她睁大眼睛,虽然知道他这么冷静是应该的,毕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他是不是应该在性冷淡声调上加一点情绪,就是假惺惺地关怀她也好。

见她可怜兮兮地点点头,他喊了服务生过来买单,接着站起来,走到她旁边,手放在椅背上,身上有着淡淡的雪松气息,隐约地萦绕在她的身边。

他并未贸然地对她动手动脚,声音依旧冷淡,「我们去医院。」

闻言,她僵硬地缓缓站起来,他在后面拉开椅子,她伸手去拿包,他转身往外走,她跟在他的后面,像是他的傀儡一样,他走,她也跟着走,只是她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

在停车场上了他的车,他开车送她去医院,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完全没有一点人情味,途中依旧是一句话也不和她说。

方才在餐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觉得这个人很有礼貌,很绅士,脸上的笑容也很温和,可是之后……她是来应付相亲的话,他好像也是。

她恍然大悟,原来他和她一样是被逼着来相亲,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

大约是怕她对他有兴趣,才在打完招呼后采取了冷淡不说话的处事方式,想明白后,她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免得他以为她对他有意思。

两人同坐一辆车里,却像是在不同的时空。

◎          ◎             ◎

到了医院,他陪她去挟鱼刺,她大剌剌地坐下,一束灯光从上方洒下,她张着血盆大口,余光瞄到了一道身影。

他站在一旁,聚精会神地看着医生用工具将那一根鱼刺给挟出来,一根奶白色的细细的鱼刺在灯光下闪烁着冷厉的光芒,就是这么一根小小的鱼刺差点让她痛死,眼睛红得似小兔子一样。

医生格外的温柔和耐心,「现在觉得怎么样?」

一个淑女,怎么能在无处可逃的极为明亮的灯光下张开小嘴。明悦不痛之后,开始觉得难为情,在心里嘀咕,这个人是不是没眼色啊,看什么看啊,一点也不照顾她微薄的自尊心。

她迫不及待地坐起来,做了几下吞噎的动作,点点头,「不痛了。」

「嗯,插得不是很深,也没有出血,没什么问题,以后吃鱼,要注意鱼刺哦。」医生年纪大约五十岁,看明悦的眼神,彷佛看自家小孩一样和蔼。

这副哄小朋友的口吻让明悦耳朵都红了,偷偷觑了席源承一眼,只见他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颇为赞同医生的说法。

和一个近乎陌生的男人相亲,鱼刺卡住喉咙,被送医院,并且被他围观如何张开嘴取鱼刺整个过程,这一连串的事让她雪白的肌肤上染上了一层深沉的红晕。

丢脸,太丢脸了。

谢过了医生,缴费之后,她急匆匆地往外走,男人不疾不徐地跟在她后面。

等到医院门口,她想就此和他分别,他忽然对她一笑,「明小姐,你打算怎么回去?」

她的车还停在餐厅门口,走出了医院,夏日的晚风带走了她脸上微微的燥热,她又恢复成了落落大方的名媛,微笑以对,「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他定定地看着她,眼神有些奇怪,她也说不清怎么奇怪,只觉得他似乎在考虑什么。

她无暇去顾忌他的想法,随意地朝他点点头,踩着高跟鞋往外走,坐计程车回餐厅,再开车回家,至于她妈问起这次相亲结果嘛,就说……

「明小姐。」

她思绪被打断,脚步停下来,转过头,「席先生,有什么事吗?」

「晚饭吃到一半,不如再找一个地方继续?」他询问。

她有些犹豫,不知道他为什么提出这样的建议,本来他们的交集应该在前几秒就该断掉的。

「或者明小姐不饿的话,我们一起喝咖啡怎么样?」他又说。

她默默擡头,看着黑漆漆的天空,这人怕不是有病,大晚上的喝咖啡,是打算让她晚上不睡觉吗?

「还是明小姐更想喝酒?」

晚上喝酒更符合成年人的生活,但是她现在只想远离他,在他面前丢了一个好大的脸,这么大的人了,吃鱼还吃到了鱼刺,她清了清喉咙,「不了,」装模作样地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有机会再一起吃饭吧。」

见鬼的机会,她才不会跟他还有下一次。

「明小姐,我有些事正好要和你一起商谈。」

他的神色过于严肃,以至于明悦在这一刻相信了他的话,「好吧。」

◎          ◎             ◎

明悦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人,但是她真的没见过席源承这样的大骗子。

他说有事情要和她说,神色正经,口吻认真,那么这件事想来应该是重要的,他的眼神很透彻,没有一丝一毫的淫邪之色,所以她信了。

五分钟后,她开始怀疑她刚才对他的信任。

此刻,他们在7-11里,坐在高脚凳上,桌子上摆着两杯饮料,一杯他要喝的咖啡,一杯他给她买的热牛奶。

玻璃窗上倒映着她迷茫的小脸,鬼使神差地跑到这里,坐在随时有人往来的7-11里,听他说话。

在她的认知里,重要的事情应该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就算不是隐蔽的地方,起码也不该是7-11这样生活气息的地方。

他们两个人,一个穿着昂贵的手工西装,一个穿着精致的洋装,又恰好是一男一女,简直是男女约会的标配,可就是这样看似不缺钱的两人,却在7-11里一副要谈情说爱般的架势。

明悦能感受到,收银台的戴眼镜男生正八卦地注意着他们,不需要她有读心术,大约能猜透他的想法。

他,席源承,长得帅的抠门鬼。

她,明悦,眼瞎的恋爱脑。

「席先生,你有什么事?」快说,说完她就闪人。

「明小姐近来忙碌吗?」

「嗯?」

「我的意思是,相亲的次数多吗?」他开门见山。

她唇角轻抽了一下,忍着脾气,「还好。」

「我这个月见过三位女生。」

明悦看了看他,「哦。」

「你是我见的第四位。」

「你是我见的第十位。」她懒洋洋地说,比人数,她略胜一筹。

「那么,明小姐的母亲应该是很着急了。」他说。

她瞪了他一眼,「难道你父母不着急?」

「自然也是着急的。」

「席源承,你说重点。」她没好气地说。

他轻勾了一下唇,笑容似有若无,「那我就直说了,我希望明小姐能答应做我的未婚妻。」

「什么!」她皱眉,反对道:「我对你没兴趣。」

「那我们可真的是太般配了。」他笑容愈发的真诚,「我对你也没有兴趣。」

明悦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她打算起身要离开了,但他下一句话挽留了她,「我们对彼此都没兴趣,又同时被家中逼婚,想必你暂时也没有结婚打算,很巧,我也是。」

她像是嗅到了同类的味道,脚步一顿,她轻巧一个转身,又坐回去,「那为什么要我做你的未婚妻?」

「基于一样的目的,我们可以为对方打掩护,享受自由。」

明悦心想,她低估他了,他的外表,他展露出来的气势,以及他温雅的笑容,都让她以为,他是一个绅士。

不,这是披着绅士皮囊的野狼,和她一样不喜欢被约束。

「假未婚夫妻,是吗?」她兴致勃勃。

「没错。」

「为什么是我?」

「你对我没兴趣。」他旧话重提。

她惊讶地看他,「难道别的女生都对你有兴趣。」

「十有八九。」

这,还真的是桃花运旺盛,毕竟明悦都不敢说,和她相亲过的每一个男生都喜欢她,还有男生嫌弃她太漂亮,不适合娶回家做老婆。

看着斯斯文文的他,这是大多数女生会喜欢的男生,样貌和家世皆有,确实没有女生会想放过他这么一条大鱼,不说一定会走到结婚的第一步,但是他的初印象会让女生们喜欢,甚至愿意下一次见面约会。

「那么你不怕我是假装的吗?」她又抛出一个疑问。

他眼里闪过一抹笑容,温吞地说:「我想,没有一个女生会愿意在第一次和人约会的时候,被鱼刺卡住喉咙,更没有一个女生会愿意张大嘴,让人看清楚她的口腔内部结构。」

她本已褪下的温度又一次席卷而来,脸颊滚烫,前者很可能是吃相不好吃太急了被鱼刺卡住,后者的情况过于奇葩,总之两者的共同点,那一定是和她一起吃饭的男人引不起她的兴致。

她对他的没兴趣,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明小姐,你觉得怎么样?」他望向她。

她思绪有些飘远,婚姻是什么,她至今都不懂。读书的时候,不懂的题,她可以去问老师,一定要弄懂,工作上遇到的麻烦,她也会竭力解决,因为她知道,如果不解决,遗留下的问题会影响以后的工作。

但唯独婚姻,她还没想透。婚姻在她记忆中的雏形,并不美好。她出生在明家,明家什么都有,钱财都有,在政界也有一些关系,说不上是最顶级的豪门,但也是有几分底家。

她妈是明家大小姐,也是明家的继承人,一直是很强势,也是这一份强势,让她爸无法忍受,提出了离婚,转头娶了一位善解人意的温柔妻子。

从此之后,她的人生中,就只有两个字,赢家。

她妈不许她失败,要她样样都要出色,她也习惯了,学业事业,无可挑剔,但女生面临的又何止这两件事,她们还要面对结婚生子。

于是,她也走上了这条结婚生子的路,可是她自己内心并不想,她愿意相亲,不是真的要结婚,而是碍于她妈的关系才答应的,但也只是假意答应,吃完饭回头说不喜欢就好。

可她感觉到了她妈逐渐失去的耐心以及急切的心态,这种方法也维持不了多久。

任何问题,她都可以努力认真地克服,可是结婚,到她这里,成了头痛又没办法解决的大问题。她试图和她妈讨论结婚这件事,而她妈的态度坚决到顽固,绝对要结婚生子,没有余地。

她也在想,要怎么办。

席源承的提议,给了她解决问题的另一种可能。其实,她也想过类似的方法,可也担心男生会不会纠缠她,或者想要从她这里拿到什么好处。

「席先生,你想要什么?」

「什么都不要,只想耳根子清净。」

她噗嗤一声笑了,她奇异地产生了共鸣。接触下来,她能感受到他是一个很冷感的男生,对外界的事并没有什么感兴趣的样子,只是他微笑的样子太容易欺骗人了,以至于别人觉得他温和儒雅。

「明小姐,你想要什么?」他轻声问。

他大约是没想到,这么一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居然还要以利诱之,以至于他脸上出现了一抹困扰神色。

她垂眸,他们对彼此没兴趣,他们也没有想从对方身上挖好处的念头,这个提议,完全是一个纯粹的合作。

很快,她下定决心,擡头朝他一笑,端起他给她点的热牛奶,「那么,席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他看看她手里的热牛奶,再看看她娇媚的笑容,从善如流地端起咖啡轻碰了一下她的热牛奶,「合作愉快。」

以最诡异的心态踏入7-11,又以匪夷所思的方式决定了他们未来相处模式,他们神色如常,彷佛刚完成了一项合作案。

她喝了一口热牛奶,暖呼呼的,偏头看他,见他一口喝完了咖啡,「晚上睡的着吗?」

「咖啡因不会影响我的睡眠。」

她太疑惑了,他为什么会选择这里,于是问了出来。

他淡淡一笑,「明小姐,我是正经人,夜店适合喝酒一夜情,而这里,」他轻叹,「是最近最方便的一个谈话地方。」

明悦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搞得谁不是一个正经人,切!

◎          ◎             ◎

很快,明悦和席源承订婚了,他们正式成为未婚夫妻。

别人眼中,真的未婚夫妻。

他们心里,假到不能再假的未婚夫妻。

明悦坐在办公室里,正在处理文件,手机响了,是席源承。

她正要接通电话的时候,黄秘书敲门进办公室,她的声调一转,软软地喊,「阿承,什么事呀?」

黄秘书将文件放下,走出办公室门,摸了摸手臂的鸡皮疙瘩,哇,副总裁居然也有这么甜美的时候。

在副总裁身边待了多年的黄秘书一脸的欣慰,原来自家的上司也不是一个只爱工作的木头美人,订婚之后好幸福哦。

明悦看到黄秘书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她的声音又是一转,公事公办,没有一点感情,「席源承,有事吗?」

电话那头的席源承不在意她前后不同的态度,语气平平地说:「今天晚上有空吗?有一个朋友的聚餐。」

明悦想了想今天的行程安排,确定自己没事,一口应下,「可以。」说完,两人也不浪费时间,连再见也不说,默契地一起挂了电话。

他们订婚到现在快一个月了,但是彼此没有私下见面,全部都是一些需要带女伴或者男伴的场合,比如长辈的寿宴,朋友们的婚宴等等,他们会一起出席这些场合。

并且,为了引发其他麻烦,他们对外的形象是,一对恩爱的未婚夫妻。

至于是什么麻烦,主要是他们或多或少会引来一些烂桃花,表现的恩爱些,能阻止这些烂桃花。

所以有外人在的时候,他们一律非常的热情甜蜜,等没人的时候,他们就是最冷酷无情的陌生人。

将手机放在一旁,她继续工作。

直到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她的手机再一次地响起,席源承低沉的嗓音传过来,「我现在准备出发到你那里,大概要二三十分钟。」

「你直接给我地址,我自己过去也可以。」

席源承也不想绕路去明氏再去聚餐的地方,可没有办法,「我那些朋友都很精明。」

明悦点点头,他怕被人看穿,「知道了,那你到楼下了再和我说,我再工作一会儿。」

◎          ◎             ◎

到了六点的时候,席源承的车出现在楼下,明悦知道他到了之后,合上文件,拿起包往楼下走去。

一眼就看到了席源承的车子,她打开车门坐进去。

她朝他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随即闭上眼睛,「我休息一会儿。」

席源承应了一声,安分地当司机,车子一路开到了目的地,一停下,她便睁开眼,「到了?」

「对。」

他们两人一起下了车,还未进去,席源承朝她伸出一手,她眼里闪过一抹嫌弃,哦,大热天的还要牵手,为什么热恋的情侣会喜欢亲亲抱抱呢!都要热死人了。

腹诽归腹诽,她姿态大方地将小手放在他的手上,男性的大掌包裹住她的小手,又大又热,被他一路牵着进去,冷气吹到身上的时候,她才觉得舒服。

席源承看了她一眼,她似乎特别的怕热,拿了一张纸巾给她,「擦擦。」

明悦正打算接过来,看到有几个男女朝他们这边走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嘴唇没动,却发出细微的声音,「你给我擦。」

席源承也注意到了,他当做自己没看到,拿着纸巾往她脸上擦,她脸一僵,生硬地说:「不要把我的妆擦花了。」

他的手一顿,本打算擦拭的手又放轻了些。

女生,果然要比男生麻烦啊。

男生擦汗,哪有这么多顾虑,直接往脸上一擦就好,可看着她今天精致的妆容,他手下留情了。

「哎哟,席源承,你也有这么妻奴的时候啊,哈哈哈。」穿着黑色短袖的男人大笑。

「我以为席源承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温柔了。」另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衬衫的男人附和他。

他们各自带着他们的女朋友,听了他们说话,她们在一旁娇娇地笑着。

「闭嘴。」席源承没好气地瞪他们,误交损友,「先吃饭吧。」

「急什么,你喝爱情水都喝饱了,还吃饭。」

「明悦饿了。」他木着脸说。

两个男人翻了一个白眼,不理他,和明悦打了招呼,明悦浅笑地颔首。

除了这两人,包厢里早就有好几个人了,男男女女都有,里面很热闹。席源承带着明悦和好友们打了招呼,便带着明悦坐在一旁吃东西。

明悦确实饿了,中午之后一直忙工作,到现在一口水都没有喝,又渴又饿,「你和他们一起玩吧。」

席源承摇摇头,给她递了一杯果汁,「我陪着你。」

她压低了声音,「也不用这么黏糊糊的吧?」

席源承瞅着她,凑在她的耳边低语,「平时来了,我也是坐在一旁的。」他不是爱热闹的人,只是偶尔和朋友们出来聚一聚。

话音刚落,他的脸就被她的手一把推开。

他一呆,这是干什么?脸上还带着少许的刺痛,可见她那一掌多用力。

「你不要对着我耳朵说话!」她有些气急败坏地说。

他转回头,就看她一脸的羞赧,灯光下,她洁白如珍珠的耳此刻覆上一层薄薄的红晕,令她平日有些寡淡的眉眼多了几分娇羞。

席源承迟疑了几秒,她耳朵这么敏感的吗?

他礼貌地收回视线,往后仰了仰,「抱歉。」

她瞪了他一眼,他低声问:「但是,你不是说,你敏感部位是腰部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21 23: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金晶的新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24 20: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期待ING!快快更新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25 18: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今天出版吗,为什么还没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26 03: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晶大大的新书~试阅感觉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29 03:54: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金晶的新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9-18 14:3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不是虎头蛇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晶的小说 挺好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0-6 01:49 , Processed in 0.244895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