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可乐《大小姐的诱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4 09: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乐《大小姐的诱惑

{出版日期}2022/06/10

{内容简介}

秦欣天生一张很容易让人误会的美艳情妇脸
在前黑道大哥的父亲保护下,没有人能轻易接近她
关於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事,也向来不在她的思考范围
被她的天使脸孔、魔鬼身材迷惑的男人也没有胆动她
可这是什麽情况?明明她是来探望学生生病的父亲
哪知纪楚煜根本没有病,而是喝得酩酊大醉
醉得把她误认成已逝的妻子,还抓着她压在床上
更色胆包天的夺走她的初吻!
虽然他是个俊帅得教人看得移不开眼的帅哥
虽然他的哀伤与懊悔,激起她心头满满的同情
但不表示他就能乱吃她豆腐,这口气她可咽不下去!
二话不说一记粉拳狠狠K中纪楚煜,让他清醒清醒
好教他知道惹熊惹虎,千万别惹到恰查某……
咦,怪怪的喔,那一夜纪楚煜给她下了符吗?
只要她脑袋一放空,他的身影就进驻霸占她的思绪
让她在面对他时,竟破天荒有种春心荡漾的羞怯
喜欢吗?嗯,好像真的对他动心了……



 深夜,冷风呼呼的夜晚,位在市区未被都更的月夜街依旧是一片热络。

  香喷喷的烧烤味,充斥在空气中,诱得夜归的旅人饥肠辘辘,就算不饿,也会停下来,点个几串烧烤大快朵颐。

  为了方便让客人热腾腾享用烧烤,摊子外还摆上好几张桌子,要坐着吃,或直接站食,任君选择。

  也因为如此,这里成了夜归人的宵夜最佳选择,就算过了一般用餐时间,还是热闹滚滚。

  「老大,再来十根七里──」

  那吆喝声还没喊完,紧接着清脆的啪嗒一声响後,哀号伴随着哭声呜呜的响了起来。

  「呜呜呜……老大!」

  烧烤店老板是个理平头的壮汉,方头大耳,粗壮的手臂上十分突兀的刺着一朵开得娇艳的栀子花,他一听到「这个客人」的吩咐,直接拿起手上的铁托盘,朝着对方的脑门狠搧了一下。

  「猪吗?想操死老子啊!」

  外号铁头的方刚强多年前跟随着秦国煌,却因为他金盆洗手,跟着转行当泊车小弟。

  几乎每天近午夜才下班,一下班都是来这摊店名叫做「烤皇」的烧烤店吃宵夜。

  填饱肚子,顺便捧场。

  偏偏方刚强食量不小,没吃个二、三十串不会饱。

  基於照顾小弟,秦国煌多半是半买半相送,这也代表方刚强吃愈多,他赔愈多。

  当然秦国煌不会计较这麽多,顶多跟他耍耍嘴皮子。

  方刚强跟在秦国煌身边多年,见过不少风浪,被砸了一下哀归哀,其实不痛不痒,仍是嘻皮笑脸的看着前老大凶神恶煞的模样。

  「忙不过来,我其实也可以自己下海……不是,自己动手烤的。」

  秦国煌怒横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听到他抢先一步开口问。

  「对了,今天怎麽没看到小姐?」

  提起宝贝女儿,秦国煌像变脸似的,直接丢掉坏人脸,换上一张慈眉善目的面具。

  他眉开眼笑地开口:「说闷,骑车出去晃晃。」

  秦国煌唯一的掌上明珠秦欣可以说是「歹竹出好笋」,从小就成绩优秀,去年考上老师,已经在附近的莘传国小任教一年。

  可无奈,校长思想迂腐,一知道她的「家世背景」,立即就将她给解聘了。

  秦国煌只有国中毕业,能生出这样一个高学历、高智商、当老师的女儿,简直是奇蹟。

  也因为如此,秦国煌只要一提起才貌兼备的宝贝女儿,总是掩不住骄傲地把屁股翘得高高的。

  只是他却没想到因为自己曾经的「丰功伟业」害得女儿没了工作,感到十分的愧疚。

  方刚强看了看手表,疑惑地碎念。「都快十点了,怎麽还没回来?晃去山里了吗?」

  秦欣优秀归优秀,个性可是完全遗传秦国煌,脾气不怎麽好,除了那张漂亮的脸蛋让人知道她的性别,兴趣和一般女孩子不同。

  她热爱刺激的活动,交通工具是重机,以前被绑在中规中矩的校园一整天,骑着她心爱的重机上山奔驰已成常态;据说,这也特别的纾压。

  被解聘後,女儿表面上不在意,但骑着重机出门乱晃的时间愈拉愈长,让秦国煌也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听完方刚强一连串的碎念,也管不住担心了起来。

  「嗯,的确有点晚了,我打电话去问问……」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地,一声低沉粗犷的排气管声浪划破夜的宁静,也让同时沉闷的人,精神一振。

  「回来了!」

  两人异口同声,行动一致地往声音来源处冲去。

  「小姐!」

  「宝贝!」

  秦欣拿掉遮住脸容的全罩式安全帽,拨了拨波浪长发,看到两人夸张的冲到面前的反应,没好气的拧了拧纤眉问:「怎麽了?」

  在宝贝女儿面前,秦国煌简直比兔子还要温驯和善,女儿一问,他急切地开口,「吃饱没?爸爸给你烤一碗牛五花盖饭?」

  别看女儿瘦瘦的,比「吃了米(台语)」的方刚强还会吃。

  一餐两大碗白饭是基本量,早餐自己可以嗑掉一条吐司,食量很是惊人,而这种回到家必须补充能量的状况实属常态。

  在外面遛达了一整天就算吃过了,这个时间点来点宵夜也不为过。

  秦欣还来不及回答,方刚强欣赏着美得不可方物的大小姐一番,才义正严词的说:「大小姐,你得趁这段期间好好休息,别老是骑着机车往山上跑,太危险了!」

  秦国煌从来没有这麽认同方刚强的话,点头如捣蒜的附和。「对对对,台湾的天气潮湿多雨,山上一下雨就起雾,车速快容易打滑,还是别出门,在家练练拳就好。」

  女儿除了个性像他,身手也像他,十岁起就开始跟着她爷爷学武术,功夫十分了得。

  在家里的健身房打打拳,比骑着那肉包铁的交通工具到外头乱晃来得安全多了。

  其实秦欣喜欢上山的原因不只求心宁平静,主要是今年八十岁的爷爷、奶奶在山上过着隐居的生活。

  两老年纪虽然大了,但身体依旧十分健朗,有一片茶园与菜园,种茶种菜,生活十分简单惬意。

  她只要上山就喜欢找两夫妻泡茶聊天。

  这事父亲当然也知道,但就是爱瞎操心,让人很受不了。

  秦欣不耐烦地拧了拧眉,横了两人一眼後直接摀住耳朵。「吼,你们两个好吵!」

  父亲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这麽多年,方刚强是唯一还有往来的。

  他重情重义,待她如妹妹,但说实在的挺唠叨的,尤其跟父亲凑在一起,威力惊人。

  话落,她拎着安全帽往烧烤摊後方的住家方向。

  方刚强见状,不死心地跟了上去。

  「大小姐……」

  这家伙就像一只扰人的蚊子,不打死,绝对会吵得她耳根不清净啊!

  秦欣顿下脚步,拿着安全帽的手,啪的一声砸在一旁空的白铁桌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巨响。

  那声音让空气在瞬间凝结,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声音来源处,惊讶的看了过去。

方刚强怔怔盯着桌面上硬生生凹下的那一处,暗暗吞了口唾沫。

  「还想当沙包吗?」

  只要他们太吵,方刚强太热切,她乾脆就顺他们的意思好好练拳。

  每一次方刚强都是落败,被打到鼻青脸肿的一方。

  她就是不懂,这家伙怎麽那麽爱陪她练拳,难道真的是有被虐的倾向?

  秦国煌安抚了略受惊吓的客人,凑到女儿身旁,压低声音开口:「宝贝,形象,形象!」

  她的形象只留在学校,在家她做自己就好。

  「谁让他欠揍!」

  方刚强露出万般委屈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开口,却感觉到原本气势凌人的女人闪到他身後。

  「怎麽了?」

  「别动!」

  原本秦欣还想好好处理一下方刚强这莫名其妙的被虐倾向,却因为不经意捕捉到一抹人影,吓得魂都快没了。

  女儿这反差也让秦国煌感到好奇,忍不住问:「怎麽了?怎麽了?」

  秦欣快气死了,她躲都来不及了,这两个人为什麽偏要选这个时候和她说话?

  「我看到我学生了!」

  因为生得过分美艳,她就是一张很容易让人误解的情妇脸,个性却是十足十的豪迈叛逆。

  偏偏这样的模样、这样的个性,她当了老师,在民风保守的学区,她只能掩饰了本性,收起了叛逆,当一个中规中矩的老师。

  但回家後可就不一样了,她还是那个既帅又美,骑着重机上山下海的秦家大小姐。

  所以瞧瞧她的模样,一身黑,合身上衣以及皮裤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段,哪还有半点温柔婉约的气质?

  还有,刚刚她提着安全帽往桌子上砸的动作制造出那麽大的声响,若让学生看到了、认出她来,事情会很大条啊!

  虽然……她现在已经不是老师了,但她日後还是想朝着教育的方向走,所以形象还是很重要的!

  由此可知,女儿对於「老师」这个行业还是有着眷恋,秦国煌更加谨言慎行,不让自己流露半点当年混得很大尾的老大气息。

  他「目光温和」的看了过去,发现朝着他的烧烤摊走来的是一个脸色苍白、年纪约十一岁的小女生。

  见生意上门,对方又是女儿的学生,秦国煌暗暗在心里决定,来个半买半相送的优惠。

  他热切地走回烧烤摊接客,秦欣却感到疑惑了。

  她认出小女生是转学生,才刚到她的班上不到一个星期,她还没做过家庭访问就被解聘了,也因此对她的了解仅止於资料上的讯息。

  她只知道,小女生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只是即便如此,时间都已经十点多了,怎麽自己跑出来买烧烤?

  她的父亲上哪去了?怎麽放心让她自己一个人出来?

  职业病冒出了头,又曾经是跟她有短暂师生情缘的学生,秦欣实在无法坐视不理,当没看见啊!

  方刚强却忍不住开口问了。「大小姐要躲多久?不进屋子里去吗?」

  听到他的声音,秦欣扯了扯他身上的外套。「脱下来。」

  听到脱字,方刚强有些惊恐地往後瞥了她一眼,结结巴巴地开口问:「大、大小姐,你说脱脱……脱……」

  这人的脑回路有什麽问题?思想也太偏了。

  秦欣不客气地赏了他一记肘子,隐忍的开口,「外套借我!脑子里装什麽乱七八糟的想法?」

  方刚强惊觉自己会错意,尴尬地呵呵笑,还没来得及开口,便看到秦欣穿着他的外套,由他身後走了出去。

  方刚强的外套对她来说太大件,但正巧遮住她太火辣紧身的上半身以及上半个翘臀。

  她走到摊子前,看着小女孩低着头在点菜单上勾画,忍不住开口问:「纪宇柔,你怎麽这麽晚了还在外面?是爸爸陪你一起出来的吗?」

  说完,秦欣张望四周,并没有看到可能是她的父亲的人出现。

  一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纪宇柔抬起头看了过去,好半晌才认出来,那是曾经教导过她的老师。

  虽然听说这个老师已经不是她的导师,好像也不在学校了,她脸上还是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讶,以及无来由的心虚感。

  她眼神游移地低下头,嚅声开口:「老、老师好。」

  「原来你也住附近喔,你爸爸呢?」

  提起父亲,纪宇柔把头压得更低,「爸爸……不舒服……睡觉。」

  没料到是这样的答案,秦欣担心地问:「不舒服?去看医生了吗?」

  由资料上看起来,纪宇柔是独生女,家境不错,父亲是土地建商,母亲早逝,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

  她还没机会做过家庭访问,不知道她父亲忙碌的程度,以及给她的爱有多少,但由这段时间观察起来,她有些担忧。

  「爸爸说……睡睡就好。」

  纪宇柔的话打断她的思绪。

  睡睡就好?

  这根本是生病不想看医生的藉口啊!

  秦欣皱得眉头都快打结地问:「所以是因为爸爸不舒服,才没办法帮你准备晚餐?」

  纪宇柔支吾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秦欣的个性直率正气,被混过黑道的父亲过度宠爱,人格自在发展到带着蛮横的霸气。

  也因为如此,就算当了老师,心头那一股为人师表的热血,也比一般人更加热切。

  只要学生遇到困难,一定是二话不说,立刻帮忙。

  知道纪宇柔的状况,她哪有可能坐视不理,立即就拉起她的手,「还是别买烧烤当晚餐了。我让老板帮你做一份鸡肉丼外带回家吃。」

  这一带吃食多,出入相对性也复杂,时间都这麽晚了,她决定等饭做好就亲自带她回家。

  纪宇柔手上还握着笔,却被秦欣突然拉起手,惊诧的笔都掉到地上了,她惊慌地想捡笔。

  「老、老师……笔……掉了,我还没……」

  「不用管笔了。」秦欣原本想向父亲点了一份专为家人特制的鸡肉丼,但摊子的生意实在太好了,噗噗噗冒着烟的烧烤摊以及点餐的人都快把父亲给淹没了。

  秦欣想了想,直接拉着纪宇柔前进,边走边问:「你家离这里有多远?」

  纪宇柔不知道她为什麽问家在哪里,又想拉着她去哪里,却碍於她曾经是自己的老师,她不得不回答。

「前面的巷子右转,一下子就到了。」

  月夜街一整条巷子的民生分布很有趣,有高档餐厅,但也有CP值极高的庶民美食小摊贩,住附近的人就算天天外食也不会腻。

  但转往另一条巷子就不同了,综合住宅区中有一区是价格昂贵的透天厝,闹中取静,听说某某演艺天王也置产在此。

  她不知道纪宇柔家是落在哪一阶层,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学生家长此时面临的窘境。

  「老板太忙了,应该没时间做外带,你带路。家里有食材吗?」

  不懂老师为什麽这麽问,纪宇柔还是点了点头。

  「有就好,至少我可以帮你煮碗面让你当晚餐。」

  纪宇柔诧异地看着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哪有老师这麽好的?更何况,她已经不是她的老师了……

  秦欣现在满脑子都是帮忙她的想法,根本没注意到小女孩的反应,接着又问:「那爸爸吃过药了吗?」

  关於父亲的状况,纪宇柔实在有点不好开口。

  她完全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遇到以前的班导,虽然没做错事,却也莫名心虚紧张地说了谎。

  其实父亲是应酬喝醉了,但基於之前几个老师的经验,她不敢说实话。

  因为这很有可能让人觉得父亲不负责任,更夸张一点的,甚至会觉得她不适合留在父亲身边,认为应该替她找合适的寄养家庭之类的。

  想到她可能会和父亲分开,她不自觉就说谎了,却没想到这个谎话马上就要被戳破了。

  纪宇柔有点慌乱,最後只得硬着头皮开口:「有……吃药了。」

  秦欣点了点头思忖着。

  吃了药就好,但病症可能一时半刻间也不会舒缓,她送纪宇柔回家,确定一下家长的状况是否安好,再帮她简单煮碗面。

  心里的主意一定,她问:「吃面可以吧?」

  还真的是要帮她煮面喔!

  纪宇柔惊讶的抬起眼看她,不确定地问:「老、老师要跟我回家……还要帮我煮面?」

  秦欣垂下脸,看着小女生吃惊的表情,笑了笑。「烧烤摊是我爸爸的生意,我也住附近,所以陪你回家,帮你煮碗面不成问题。」

  纪宇柔心里一惊,她还以为自己运气这麽差,都离开学校了居然还会遇到以前的老师。

  更让她讶异的是,烧烤摊竟然是老师的父亲开的?!

  她心里暗暗觉得可惜,这家的烧烤串很划算,买一只烤鸡腿,可以让她配两顿饭耶!

  但老板是老师的爸爸,这样变得好奇怪……更奇怪的是,平常在课堂上的老师居然跑到她家,要帮她煮东西吃?

  这是在作梦吧?

  纪宇柔看着拉着自己的美女老师,慌乱不知道该怎麽拒绝她的好意,满脑子都是父亲喝醉酒的事被揭穿了怎麽办的想法。



    ☆☆☆   ☆☆☆   ☆☆☆



  在两人各自怀着心思的状况下,她们很快的来到纪宇柔的家。

  一如秦欣所想,纪家是属於高级住宅区的范围,足以说明家庭环境真的还不错。

  「爸爸上班,那家里有请保母或管家阿姨之类的陪你,或帮你准备餐点之类的?」

  听到请保母或管家阿姨之类的话,纪宇柔小脸一沉。「我长大了,不需要那些人的陪伴。」

  秦欣诧异地看着她。「那你平常都自己一个人在家?」

  「奶奶也住附近,有时我会去奶奶家。」

  她不得不说这让她很讶异,说起来还是个孩子,就算独立早熟,真的遇上状况能应付得了吗?

  看来她很有必要跟她的父亲好好的谈一谈了!

  纪宇柔回答完,暗暗观察着秦欣脸上的表情,心头忐忑得不得了,想了好久才又开口。

  「其实爸爸不忙时会在家陪我。」

  虽然还没跟家长聊过,但由她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却不难猜出,这个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有着被迫成长的贴心。

  但这不事一件好事啊!

  秦欣凝着她,看着她小脸上掩不住忧心的表情,只是揉了揉她的发顶,用微笑安抚她的情绪。

  「我知道了,有些事,我到时和你的父亲商量就好了。」

  虽然已经不是她的班导,而且老师的语气柔和,不像是要说什麽严重的事,却还是让纪宇柔很担心。

  她挣扎许久才疑惑地问:「要、要和爸爸商量什麽?」

  秦欣感觉到她的戒备,量了一下才说:「没事,就聊聊。」

  真的只是聊聊?

  想到以前遇到的老师做完家庭访问,似乎觉得爸爸没办法好好照顾她,找来很多社工阿姨要跟爸爸聊。

  虽然最後她成功留在爸爸身边,但她却担心又有人要来拆散她和爸爸,掩不住着急地板起小脸强调,「我爸爸真的对我很好……」

  为什麽秦欣总觉得她的话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这个疑惑待解,但不会是由她身上找答案。

  她直接转开了话题问:「不饿吗?想和我一直站在门口聊天?」

  碍於秦欣曾经是她的老师的身分,加上实在看不出她的用意,纪宇柔有些不情愿地按了密码锁。

  门一打开,她扭开灯,原本只留着一盏小夜灯的客厅倏然一亮。

  「打扰了。」秦欣张望了下四周,突然有种进入样品屋的感觉,让她有些意外。

  她以为一个忙於事业的鳏夫,带着个孩子,应该不会太注重生活环境的细节。

  她忍不住问:「家里的清洁……」

  没等她问完,纪宇柔已经迫不及待地解释,「爸爸,我爸爸很注重家里的清洁。」

  这位家长不是有洁癖就是刻意要营造出美好完美的氛围,再加上纪宇柔急切的回答,反而让秦欣觉得奇怪。

  她没再追问下去,直接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帮你煮汤面好吗?」

  纪宇柔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後,看着她的动作,心头是满满的不真实感。

  她居然不是在学校课堂上、校园里看到老师,而是在自己家里的厨房,现在,老师正准备帮她煮面。

  秦欣没听到她回答,转过头看她,发现她睁着双眼,怔怔看着自己。

  她大概猜得出她的想法,毕竟没有一个老师会鸡婆到跑到需要帮忙的学生家煮东西。

  但没办法,知道纪宇柔的状况,她无法坐视不理。

  而首要就是喂饱她,把她送上床睡觉,至於她的父亲……等她煮完面就可以过去看看状况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4 11: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好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5 02: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作品,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9 09: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天应该会出了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4 09:44: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任重道远,希望早日统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18 00: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男主是有小孩子的人设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0-6 02:44 , Processed in 0.213992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