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青微《每天都被死对头撩上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2-21 14: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微《每天都被死对头撩上床》

{出版日期}2022/02/25

{内容简介}
女人要的很卑微,只要心里有她就好;
男人想的很单纯,只有占有她才安心。

不客气的说,江栗语和邵景飞是死对头,他们相识於十几岁,
两家关系不错,可江栗语对邵景飞的感觉却非常一言难尽。
邵景飞花名在外,女朋友换来换去,好皮相里藏着几分野性,
干架算什麽?如果只是花心还罢了,每回邵景飞看她一眼,
她瞪回去,都能被想成眉来眼去,想成她在勾引,
自然对邵景飞越看越不顺眼。在邵景飞口中,
江栗语就是个工作狂,长了一张诱惑男人的脸,
对感情不上心,心里眼里就是个财迷,外表看着柔弱,
内心却是个钢铁玫瑰,无情且冷淡,彼此看不顺眼,那就别往来。
谁知,两个死对头三天两头被逼去相亲,竟拿结婚当交易,
本来只是有名无实的骗婚,这两个死对头竟夜夜撩上了床。
第一章

在服务生指引下走到餐厅贵宾位置,江栗语不经意看到一个人,她脸上的淡淡笑容有片刻消散,那里坐着一男一女,男人是她认识,却不想打招呼的人。

江栗语不动声色收回目光,任由服务生接过自己的大衣放好,她抬头拂了拂碰乱的卷曲长发。

邵景飞正在相亲,看到江栗语也眉头一皱。

两人目光对视,又很快错过,互相不理会。

江栗语觉得倒楣,好好的约会偏偏遇到邵景飞,她讨厌的人很少,可眼前这位榜上有名,还高居榜首。

不客气的说,江栗语和邵景飞是死对头,他们相识於十几岁,明明两家长辈关系不错,他们却懒得有更多来往,不需要深入了解,已经感觉彼此气场不合适,当然,早些年江栗语对邵景飞还说不上讨厌,只是路人而已。

可从大学同班开始,她对邵景飞的感觉就非常一言难尽。

江栗语讨厌邵景飞的理由很简单,是他花名在外,她理解不了这个家伙为什麽这麽受女人欢迎,从高中就是如此,仗着模样长得好,收揽了班里大半女生的真心,却毫不珍惜,女朋友换来换去,没有人能坚持半个月。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太多女生对他趋之若鹜,江栗语不理解,在她看来,邵景飞长相确实不错,可他的个人风格太强烈,好皮相里藏着几分野性,学生时期还经常跟人干架,这种看着不像好人的男生,却偏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女生夸他有男人味,打个球满场的尖叫,十分迷恋。

如果只是花心还罢了,碍不着自己,她也懒得理会,偏偏邵景飞的风流带给她不少麻烦,只因为两家相熟,聚会上碰面几次,江栗语就被他的前女友们当做情敌,邵景飞看她一眼,她瞪回去,都能被想成眉来眼去,想成她想勾引。

江栗语只想好好读书,对这些不胜其烦,自然看邵景飞越来越不顺眼。

後来各自毕业工作,江栗语不想再看到这种人,可两家公司有合作,她不得不与邵景飞打交道,同样的,工作後的邵景飞也没改本性,风流又多情,女朋友换了一个接一个,数都数不完,恋情都不长久。

对这种私生活混乱的男人,江栗语实在是看不顺眼。

当然,邵景飞对她也是同样感觉。

在他口中,江栗语是工作狂,长了一张诱惑男人的脸,对感情不上心,心里眼里就是个财迷,对赚钱很有一套,也很懂得如何作生意,外表看着柔弱,内心却是个钢铁玫瑰,无情且冷淡,跟她风情万种的外表完全不搭。

听过他对自己的评价,江栗语嗤笑出声。

很好,既然彼此看不顺眼,那就别往来。

奉行这种原则,他们私下都没什麽往来,除了工作见面,再没别的牵扯。距离上次见他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合作,没想到自己的约会会碰见他。

尽管好心情被破坏了一点,江栗语也很快调整过去,再瞥他一眼,不再关注别人,带着微笑坐下来,看着自己的男友周金安,「抱歉,我来晚了。」

「我也刚来没多久。」周金安微笑着,招手服务生可以上菜。

鲸鱼言情www.jingyutxt.com

周金安把准备好的花送给她,江栗语眼底没有惊喜,却让自己显得喜悦,「谢谢。」

大概是看出她对这一套不来电,周金安神色也淡了几分。

等待上菜期间两个人没几句话,眼神对上,更多的是微笑,直到菜一样样端上来,周金安突然说了一句,「抱歉,我忘了你不喜欢这道菜。」

江栗语微笑,「没关系。」

她的反应永远这麽优雅,周金安笑着,刚想说下次会注意,可想到这场约会的目的,又沉默起来。

男人神色闪烁,想说什麽,又咽下去。

江栗语捕捉到他的异常,并不多说,两个人慢条斯理品嚐精致的餐点,偶尔就饭菜说两句话。

他们礼貌的交流着,都很优雅又温柔,上菜的服务生却忍不住多看两人一眼。不怪服务生好奇,实在是眼前的两位是非常奇怪的客人,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生疏礼貌的恋爱中的男女。

当然,不是说礼貌不好,只是不该发生在已经约会了两个月的情侣之间。

对持有餐厅贵宾卡的客户,服务生每一位都认识,她们形象姣好,接受了上岗培训,专门服务VIP区的预约客户,务必要保证在客户到来的时候给予最好的服务。

在所有的贵宾客户中,江栗语和周金安是比较奇怪的两位,从这两位在餐厅相亲开始,两人的约会似乎就有了固定模式,每个周末,两人会在十二点准时到达,共进午餐後再各自分开。

他们言谈中会以对方的男女友自诩,可眼神很少交流,哪怕提起什麽话题,都绝对和谈恋爱无关,这实在是很奇怪的举动,不怪服务生会留意。

对此,江栗语并没有察觉,她垂眸吃东西,并不觉得这种约会有哪里不对。

至於为什麽在固定的餐厅,固定的时间见面,当然是省去选择见面地点的时间浪费,她可以用那些心思去做很多事,能够翻看几份文件。

对她来说,两个人的相亲和约会只是为了找到更合适的结婚对象,从她见到周金安的第一面,她就觉得对方不错,温柔、有礼,洁身自好的好名声,加上周家公子的身分,和她非常合适。

江栗语以为这场约会会很顺利,除了邵景飞的出现有一点不悦,一切都很平静,可意外发生在约会快要结束的时候。

菜色已经品嚐过,只剩下甜点,周金安抬眸看对面的江栗语,他眼神有点迟疑,目光少见地长时间放在女人身上,他想是犹豫什麽,片刻还是开口,「栗语,我们分手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金安还有点歉意,可等到话一出口,迎上江栗语略带惊讶的目光,他眼神坚定下来。

周金安不想做开口说分手的那个人,毕竟当初是自己率先追求江栗语,他自诩比江栗语大五岁,更知道自己要什麽,所以两个人相亲结束的时候,他就毫不迟疑表达了自己对江栗语的欣赏。

周金安曾以为江栗语是他遇到最合适的结婚对象,她的漂亮不用多说,见到江栗语回眸的每个男人眼底都有惊艳,这样一个妩媚又矜贵的女孩,她的一颦一笑,良好的教养和家世,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

更不论她的优秀不只是脸蛋,能力同样出众,从江栗语毕业後进入家族企业开始,她就展露了让人惊叹的才华和能力,一步步坐到副总的位置,哪怕家族里有兄弟数人,却没人能遮掩她的风采,让江老爷子忍不住把更多的权柄交给她。

对自己这个孙女,江老爷子爱若珍宝,从她开始相亲开始就放出话来,哪怕她结婚,江氏永远有她的位置,全力支持。

周金安一直觉得自己想要的结婚对象就是这样冷静优雅又成功的女子,可接连几次约会下来,他却冒出分手的念头,他是很温和的性子,冒出这念头的时候还有点哭笑不得,觉得自己不知足。

可後来一段时间却始终抛不掉这个想法,会等到今天才开口也是因为理智作祟。如果是考虑江栗语的优秀,还是两家联姻的好处,周金安都不该提分手,可他实在无法想像自己和江栗语结婚。

原因无它,周金安想像不到自己和一个完美的冷美人的婚姻,明明当初觉得联姻是最简单又方便的婚姻方式,可和江栗语约会两个月後,周金安想法改变了。

如果和江栗语结婚,两家事业会更上一层楼,他的家族地位也水涨船高,和江栗语结婚後,他们的婚後生活会非常完美,没有争吵,没有吃醋,没有对彼此的干扰,两个人可以在盛大的婚礼上相拥亲吻,扮演好亲密的夫妻关系,甚至将来的孩子都会一样优秀。

娶了江栗语,自己的人生会开启简单模式,会很省心,原本这些是周金安想要的,可和江栗语相处两个月,想着那些画面,非但没感觉舒心,却觉得无奈,江栗语从来不要求,也对恋爱这件事不感兴趣。

可自己,却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有些动心……想到将来无论自己多麽深爱江栗语,她都永远冷静自制,周金安不得不及时止损,他甚至怀疑前面和江栗语相亲的男人也都同他一样,每个和江栗语相亲的男人,见到她的第一眼很难不心动,可坚持下来却很难。

他不是没想过改变江栗语,可无论他提出什麽,对方都会温柔倾听,面露抱歉地附和他的提议,周金安知道自己改不了她,只能认输,语气满含歉意,「栗语,抱歉,提出了分手的要求。」

周金安真是个温柔有礼的男人,分手的话都能说得这麽温柔动听。

江栗语愣了两秒,很快反应,「没关系。」她没有追问原因,脸上笑容透着三分疑惑两分愕然,剩下的都是遗憾。

她很诧异对方说出的话,却又坦然接受,江栗语笑容很快恢复,还透着几分调皮地望着对面的男人,「交往和分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金安你不用抱歉,哪怕不能做恋人,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当然,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这就好。」看周金安还带着歉疚,她笑了一下,「别这样看我,我理解。」

「耽误你两个月时间,我很歉疚。」周金安想做出补偿。

「不用这麽想,和你共进晚餐很愉快。」

看她甚至不问原因,周金安松了一口气,江栗语理解就行,他还不想因为一场相亲得罪江家,「你开车了吗,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的车在外面。」江栗语温柔笑着,「我还要等一个朋友,和他约了这里见面。」

周金安礼貌起身,「那好,我们下次再约。」

江栗语含笑颔首,哪怕两个人都很理智,这种场面也让人别扭,周金安没有多说,笑了一下抬脚离开。

听着男人离开的脚步声,江栗语漫不经心舀动甜点,脸上笑容并未褪去,淡淡笑着。

直到她手机铃声响起,接起来电的时候,江栗语脸色终於有了变化,她收敛笑容,明明是妩媚的脸蛋,却透出几分肃杀,气场完全变了,「什麽事?」

对面人说了什麽,江栗语抬头看手表,她淡淡说道:「会议不用取消,二十分钟後准时开始,我马上回去。」

语毕,她拿包起身离开,毫不留恋。

鲸鱼言情www.jingyutxt.com

「真会演戏。」亲眼见到江栗语的分手现场,邵景飞忍不住多听几句,看两个人接连离开他扯动嘴角,似笑非笑。

他敢保证,被周金安说分手,江栗语心里压根没有半点失望,居然还装得那麽遗憾,她在意才有鬼,这女人明明是工作狂,却最会用那张妩媚的脸骗人,如果不是他太熟悉对方,也会被骗到。

看他目光随着别的女人离开,相亲对象脸色不痛快,却极力忍耐着,「邵先生,你刚才说了什麽?」

自己的相亲对象时不时关注别的女人,却不肯多和自己沟通,谁看了会痛快?

邵景飞收回目光,望向和自己相亲的女孩,轻笑一声,「没事,张小姐,我们继续聊。」

相亲对象笑容僵了,「我姓王。」

邵景飞没有半分尴尬,笑起来,「好的,王小姐。」

相亲原本就是件尴尬的事情,看邵景飞的表现,王小姐也想不到再问什麽,关於邵家,她来相亲前已经调查清清楚楚,就连他上一段感情什麽时候结束都清楚,她一时不知道说什麽,乾脆顺应自己的好奇心,直接说道:「邵先生,刚才的女人你认识吗?」

王小姐想温和些,可想到两个人的眉眼对看,加上男人的不用心,语气就有些生硬,带着怀疑的意思。

看王小姐不善的眼神,邵景飞没多热情,「怎麽这麽问?」

「邵先生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认识。」想到江栗语,邵景飞扯动嘴角。

虽然得到答案,但王小姐不信,她刚才就看到邵景飞和江栗语眼神交汇的瞬间,两个人眼神很奇怪,如果认识,偏偏没有打招呼,这很奇怪不是吗?

她越想越怀疑,「只是认识吗?」

邵景飞不解自己的相亲对象为什麽这麽关注江栗语,反问:「难道我的表现看起来和她熟?」

王小姐噎了一下,倒也不是,说不上熟悉,但有点古怪,说不出的微妙。偏偏这种微妙是最让人说不了的,何况自己天生占有慾强,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太多往来。

偏偏眼前的邵景飞感情史过分丰富。

如果不是对他的长相实在满意,王小姐不会过来,从家人提起这场相亲开始,甚至没见过男人的时候,王小姐已经蠢蠢欲动,没办法,有过几面之缘的男人太是她的菜。

他高大挺拔的站在那里,就让人移不开目光,邵景飞长相不是时下受欢迎的奶油公子哥风格,他的眉眼和气质透着粗狂和霸道,可眼底的笑容又溢出温柔,说是雅痞都有些不够。

想到那份摆在自己桌上的详细资料,邵景飞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身体条件都极其优越,实在是少见合她口味的对象。

这麽男人味的男人,女人很容易迷恋,可王小姐唯一不满意的一点,就是邵景飞的多情。

一个人多情不算什麽缺点,她也交过两个男友,可邵景飞的温柔太过分,交往的人多,却不长久,最无语的是,明明他每段感情都不持久,历任女友不但不讨厌这个前男友,还满是好评。

这麽看来,他还算不错的男人,算不上渣男,可……王小姐还是有点介意邵景飞的风流多情。

想到两个人目光的交汇,王小姐忍不住怀疑邵景飞和刚才离开的女人有什麽关系,难道是前女友。

越想越觉得可疑,多疑的王小姐甚至已经在心里下了定论。

「她和你真的没关系吗?」想到这,王小姐脸色不悦,她知道邵景飞前女友多,可没想过相亲都能遇到一位,如果真的多到这种地步,自己以後必须管好男人。就在王小姐想办法拷问男人的时候,邵景飞也在考虑该怎麽结束这场相亲。

他目光掠过王小姐,透出几分不耐。

如同王小姐相亲前已经了解他的一切,关於这位王小姐的传闻,邵景飞也听到不少,别的不重要,他当初听入耳中最有趣的一点就是王小姐喜欢吃醋,尤其在好友罗竞口中,这位王小姐是个非常难缠的醋坛子,她的吃醋不分对象。

相亲前罗竞就建议他取消,怕他被缠上,邵景飞不以为意,他前女友中爱吃醋的不少,罗竞越是这麽说,他反倒好奇到什麽地步,让罗竞这麽敬谢不敏,何况这场相亲是邵母安排,他如果失约,少不了又是几天的碎碎念。

邵景飞原本是带着好奇来的,可此刻看到王小姐质问的目光,他脸色冷淡下来,「既然你好奇,说说也无妨,算是熟人。」

王小姐眼神骤紧,她看出男人的不悦,忍了又忍,「只是熟人,她是你的前任吗?」

「不是。」

男人的态度王小姐不满意,她最终还是忍不住,「我听过邵先生感情史丰富,也尊重理解你的私生活,但我希望以後不要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

邵景飞挑眉,「眉来眼去?」

他什麽时候和江栗语眉来眼去了,两个人分明是相看两相厌,更让他不爽的是,他和王小姐今天第一次相亲,对方却开始行使女友的权利。

王小姐势要得到保证,「如果你答应,我们可以交往,你能不能做到?」

邵景飞总算知道罗竞为什麽说王小姐喜欢吃醋,她的确很夸张,比起王小姐此刻的严肃拷问,往常前女友们的吃醋都是小场面,撒娇吃醋的模样都显得可爱起来。

这场相亲已经没必要继续下去,可怎麽拒绝需要技巧。

邵景飞正在思考,旁边服务生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服务生正在收拾旁边的位置,看到江栗语落下的外套,下意识看向四周,寻找江栗语的身影。

没找到江栗语,服务生招呼另一个过来,「江小姐的衣服落在这里了,怎麽办?」

「没事,主管有客人的联络方式,联络江小姐取走就行。」

「也好。」

服务生刚想把江栗语衣服好好收起来,邵景飞突然开口,「交给我吧。」

鲸鱼言情www.jingyutxt.com

「邵先生,您是江小姐的朋友吗?」

「是。」邵景飞余光扫了王小姐一眼,无视她说道:「衣服交给我就行,我带给江栗语。」

听他喊出江栗语名字,服务生没有犹豫,这里的每个客人她都得罪不起,下意识递过去,「好的。」她不会质疑邵景飞,却打算过会主动联络江栗语,提前把这件事说清楚,这样哪怕江小姐不高兴,也不是店里的责任。

接过江栗语的大衣随意放在旁边,邵景飞看向瞪着他的王小姐,「我们继续聊,王小姐还想知道什麽,我知无不尽。」

王小姐已经不想聊了。

服务生没想到旁边的客人会搭话,她更没想到邵景飞会突然这麽做,明明前一刻他说是一般熟悉,现在就要把对方落下的衣服带走,就连名字都那麽熟稔,脱口而出,说两个人没别的关系,她都不信。

醋意大涨,王小姐眼神满是怒气,「你和她到底什麽关系?」

「我不能。」

王小姐没懂邵景飞意思,男人突然来了一句我不能。

邵景飞很冷静地看着王小姐,「你刚才不是问我能不能不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我不能,王小姐,我们还没开始恋爱关系,只是相亲而已。」

男人语气平静,声音带着几分笑。

邵景飞不羁的模样此刻看起来很碍眼,几乎是承认关系不轨,王小姐失望,站起身,「难怪你刚才总看她,邵先生,你很没有礼貌,不懂得尊重女人,难怪相亲这麽多都不成功。」

语毕,她转身离开。

看着倏然离开的王小姐,邵景飞失笑,他名声什麽时候这麽臭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0-6 03:35 , Processed in 0.211250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