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დ试阅] 青微《凉凉说宠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21 11: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微《凉凉说宠她》

{出版日期}2021/10/22

{内容简介}

女人心眼小,容不得一粒沙,闹得他只能投降;
男人翻醋桶,犹如滔天烈火,烧得她下不了床。

阮琪不懂什麽叫一见锺情,她只知道,她看上了陆时原,
一个雷打不动的工作狂,女人眼中的大直男,不谈情,不说爱,
婚姻不过就是个责任,该娶就娶,娶谁不重要。
本来阮琪想着,男怕女缠,她就不信拿不下冷淡难搞的陆时原,
直到傻呼呼的她被拐进他家,又被他压上床折腾得下不了床,
扶着差点没被撞断的小腰下床。刚要宣告他是她的男人时,
才发现,陆时原对她压根没心动过,她的爱情廉价到他看不上。
他不爱她?没关系,她阮琪也不稀罕,外头男人多的是,
真想找个男人嫁了,还怕找不到男人娶她?
陆时原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栽在女人手上,
而且还是个娇气刁蛮的大小姐,明明对她上了心,
却在睡过她後,故意凉凉说,他其实并没有喜欢她,
上床不过是各取所需。这话把阮琪的爱打得四处逃窜,
以为可以落个清静,却在这女人找男人相亲时,
他竟不淡定地把人给掳了,还扬言他的女人谁敢抢?
第一章





  陆时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因为相亲这种琐事费心。

  陆时原不介意相亲,也不介意商业联姻,反正他一向对感情不来电,一个怦然心动的女人都没有。在他看来,工作是比爱情更有趣的事情,既然家人催婚,那就安排相亲好了。他不是不结婚,相反,已经打算这两年步入婚姻,不过这种事情不用太费心。

  夜里九点,应该是他在书房做事的时候,现在却被迫坐在客厅里开家庭会议。

  看着家人期待的目光,他重复了一遍之前说过的话。

  成为陆太太的要求,安分守己,懂事听话。和他相亲的步骤,先经过陆母的考核,喜欢的再让陆时野调查了解,确定身分乾净,承诺不会影响他工作,再把相亲对象的资料放到陆时原的办公桌上,由他来安排见面时间。

  至於相貌年龄,陆时原没有要求,不讨厌即可,当然,如果双方公司正在合作,或者将要达成合作,这场联姻能够带来利润,就更好。

  「哥,你也不用为了公司把自己卖了吧。」听到大哥陆时原不变的要求,陆时野嘴快地吐槽一句。

  「闭嘴。」陆时原冷冷开口,怎麽看自己这个弟弟都觉得很愚蠢。

  接收到陆时原冷冽的目光,陆时野赶紧闭嘴,可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又开口,「哥……你这是结婚还是作生意?」

  陆时原眼神凌冽如刀,可陆时野已经习惯了,他往自家老婆那里靠了一下,就不信大哥还能凶林悠,他总看自己不顺眼,可对弟妹却很欣赏。

  果然,陆时原收敛了凶气。

  林悠忍住了笑,握住了陆时野的手,让他安分点,可陆家老宅的客厅里,却已经没办法再严肃起来。

  想起刚才小儿子的话,虽然无厘头,确是实话,陆家父母相视一眼,想笑又头疼。

  陆母没想过,两个儿子最让自己头疼的会是陆时原,从大儿子学成归来接手家里的生意开始,他就是家里最让人安心的存在,就连自己的丈夫,都对这个大儿子赞不绝口。

  自从那年生意失败,陆父急出一场重病,就熬没了商场打拼的心气,当时陆时原临危受命,接手这个烂摊子,陆父原本不放心,没想到大儿子做的比自己还好,不但生意蒸蒸日上,就连家里都照顾的十分妥帖。

  自从那时开始,陆时原就成了这个家里的家长,陆家父母平时吃吃喝喝四处游玩,舒服的不得了,原以为让自己操心的只有没心没肺的小儿子,可陆母没想到有一天需要为陆时原担心。

  还是结婚这种事,想到陆时原之前几次相亲,陆母很是头疼。

  事情还要从半年前说起,当时陆时野追回前妻林悠,两个人打打闹闹复了婚,肚子里又很快有了女儿,眼看小儿子陆时野快要儿女双全,陆母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她的大儿子似乎还没结婚的打算,甚至对女人没什麽兴趣。

  大概是因为陆时原太能干,家里所有人都对他放心,可看着小儿子甜甜蜜蜜秀恩爱,再想想整日除了工作就是工作的大儿子,陆母很心酸,这些年亏对大儿子,又想起母亲的职责,开始催婚。

  当然,她催婚的方式非常和缓,安排的相亲对象陆时原也没有抗拒,这原本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可麻烦的是陆时原。

  他很配合,一点不抗拒,可大儿子太配合了,从第一次相亲开始,陆时原就很理智,除了要家人先挑选合适的对象再见面这个奇怪的要求,陆时原一直没别的要求,甚至这半年来的四次相亲,他对相亲对象也没有一点挑剔,甚至说随时可以结婚。

  可这就是陆母头疼的原因,她不知道陆时原对谁不可以。

  只要父母喜欢,安分守己、门当户对,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这样看来陆时原的婚姻很省心,毕竟想嫁给陆时原的女人多得是,他是商场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

  那怕要先经过陆家父母的见面这种奇怪要求,也有大把的女人愿意嫁给陆家,可让陆母难受的是,她不只是想要给儿子挑选一个合适的联姻对象,更想要让陆时原有一个喜欢又知冷知热的妻子。

  毕竟陆时原已经为陆家付出太多,不该永远付出。

  想到这,陆母率先开口,「时原,你对相亲对象的要求还是只有那两条,没打算再加一点吗?」

  「没有。」陆时原回答得很乾脆,他不知道父母为什麽会因为这种事困扰。



  ◎             ◎             ◎



  商业联姻虽然听起来不怎麽好听,可确实简单好用,比起用心维护一段感情,他宁愿用利益来捆绑,只要自己还有价值,这场联姻就很可靠。

  看父母不知道怎麽开口,陆时野只能打头阵,「大哥,怎麽会没有,这可是挑选和你结婚的女人,你怎麽也该有点要求。」

  他看着提到感情就完全冷脸的陆时原,陆时野很是头疼。

  在陆时野眼中,大哥陆时原绝对是个英俊的男人,可奇怪的是,明明兄弟俩长得很像,一眼就能看出兄弟关系,真不知道大哥眉眼间哪里不对,为什麽气势这麽强,比起爱玩爱闹脸上总带着痞笑的自己,陆时原是另外一个极端,他从来不笑,除非应酬客户,哪怕是面对家人,陆家这个长子都很严肃。

  陆时原表情不冷不热,「爸、妈有话直说,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他习惯这麽严肃,大家都习惯了。

  所以哪怕陆时原不是那麽热情,陆母还是试探开口,「没有别的事情,还是你相亲的问题。」毕竟机会难得,下次再想一家人讨论陆时原的婚事,不知道什麽时候。

  她这个大儿子是个工作狂,为了家里的公司费尽心思,就连周末都很少休息,大部份时间不是在公司工作,就是回家吃饭睡觉,平时想着儿子辛苦,陆母也很少耽误陆时原的时间,可今天必须谈一下。

  看家人为难的表情,陆时原眼眸幽深,脸色沉下来,「怎麽,她们都对我不满意?」

  「怎麽会,很满意。」陆母乾笑起来,有点紧张,实在是儿子眼神太犀利,像是能看透大家心里想的什麽,自从陆时原接手原野集团开始,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把磨得太过锋利的宝剑,好用是好用,可太过理智,就连在家人面前,陆时原都很少笑,除了偶尔被陆时野惹怒发脾气,他简直像个冷静的机器人。

  「那结婚的事情让时野来安排。」陆时原作了决定,「除了秦家的女儿不行,她风评不好,另外三位都可以,爸妈可以多见她们几次,看看哪个更合心意。」他又把目光转向陆时野,「婚礼你来安排,对方没意见就可以。」

  他一脸认真,彷佛明天就能去结婚,陆母和陆时野夫妻却都瞠目结舌。

  眼看形势控制不住,陆父不得不开口,他清清嗓子,「时原,不着急,你妈的意思是说,这几个相亲对象你都没意见,那更喜欢哪个?」

  陆父一语说中,陆时原对上父亲目光,想了一下,「都可以。」

  他很少敷衍了事,对待任何事情都认真仔细,可那几位相亲对象在他心里确实没留下什麽深刻的印象,别说长相,就连性格都几乎一致,骄傲矜持,微笑时候很端庄大气,会对他示好,却又不会过分热烈,维持身份的尊贵。

  至於眉眼长相……陆时原没记住,他不想因为这种闲事费心,反正不讨厌。

  「不能都可以,你必须选择出来一个。」陆父很冷静,他从不给儿子提要求,因为陆时原自己就做得非常好,可今天是个例外。

  陆时原想了想,没什麽表情,「周家的女儿。」

  他回答的很笃定,彷佛认真思考过,可陆时野忍不住插嘴,「为什麽,大哥你喜欢周家的小女儿?」不怪陆时野怀疑,实在是大哥之前还一脸无所谓。

  陆时原看了弟弟一眼,漫不经心开口,「她香水味还可以。」

  果然!陆时野噎住,就连陆父都沉默了。

  果然指望陆时原自己挑选一个喜欢的女人不可能,他的心里除了工作,别的都是闲事。

  陆父也想了很多次,有时候也想劝劝老婆,商业联姻也没什麽不好,虽然没感情,但是比恋爱那种稳固多了,可自从小儿子儿媳因为怀孕搬回老宅,看着他们小夫妻吃饭时候还眉来眼去亲亲我我,陆父也开始迟疑。

  如果陆时原随便找个没感觉的女人结婚,这张饭桌上多了一个不冷不热的儿媳,好像确实很别扭,因为这个,陆父才会耽搁自己的练字的时间,和家人一起对陆时原催婚。

  「大哥,你觉得这样能找到合适的人选吗?」陆时野很无语,相亲又不是招聘员工,哪有这麽做的。

  「哪里不合适?」陆时原不想再就这个问题讨论,他的要求并不苛刻,在让家人满意的前提下,只有另外两条,对婚姻忠诚,以及做一个理智的陆太太,这很难吗?

  无论怎麽说,陆时原都觉得自己非常真诚,在这两条之外,他不会限制对方,别的事情都好说,比如相貌,比如习惯,比如他的私人财产,都可以与对方分享,聘礼也会很大方。当然,对方不能参与原野集团的一切,只需要做一个合格的陆太太。

  陆时原不理解为什麽家人这麽执着感情这种事,诚然,陆时野和林悠的爱情看起来很美好,可两个人来回折腾好几年才收获圆满,对他来说,一个合适的相亲对象远比一场恋爱更难得,他的人生非常舒服,不需要爱情来锦上添花。

  眼看大家都在沉默,陆时原起身,他今晚还有文件要看,不想工作到凌晨,也不想因为相亲这种小事费心,他看着父母,「我还有事要处理,先上楼。」

  「好。」陆家父母无奈,只能答应。



  ◎             ◎             ◎



  目送儿子上楼,陆母很愁闷,她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小儿媳,「悠悠啊,妈好头疼。」

  林悠和陆时野相视一笑,她走到陆母身边,「妈,我帮你按一下。」

  享受着小儿媳的服务,陆母笑起来,可想起大儿子的婚事,又有点头疼。

  陆父笑呵呵起身,「好了,时原走了,我也去楼上写字,你们聊。」

  眼看丈夫和大儿子都走了,陆母叹口气。

  看她这麽烦恼,林悠不急不慢开口,「妈,其实也没这麽麻烦。」

  「怎麽说?」陆母眼睛一亮。

  「我想,大哥没有喜欢的对象,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全心全意只想着工作,是没办法分心去认识别人,既然这样,我们可以找一个喜欢大哥的。」

  陆母眼神又暗下去,「是这个道理,可这种姑娘哪里找?」

  不是她懒得找,实在是这种女孩找不到,与陆家门当户对的女孩,哪怕是门楣低一些的,自小都是家里的宠儿,个个高傲又矜持,人家都是父亲掌中宝贝,哪个能做出死缠烂打纠缠陆时原的事情。

  就说之前相亲的几个,每个都对陆时原很满意,可相亲过後就没了消息,哪怕主动约陆时原,也只能看到一个冷冰冰的工作狂,几次下来,也都没那麽热情。

  结婚可以,但是感情不可能。自家儿子这种男人,哪怕用心去暖,都不一定有结果,说不定还被嫌弃,那不是自讨苦吃嘛。

  把结婚当成生意开始,又要求人家喜欢,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哪家的女儿愿意,又有哪家舍得。

  想到大哥和女人谈情说爱的画面,陆时野忍不住笑,「大哥这种性子,谈感情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人爱他爱得死去活来,才能不要面子的贴上来,哪有这种女人,我要是有妹妹,也不会嫁给这种男人。」

  陆时野还没笑完,就看到老婆和妈都盯着他。

  两个女人相视一眼,同时开口,「这就是你的事情了,交给你来做。」

  陆时野苦着脸,「什麽我的事……好吧。」



  ◎             ◎             ◎



  听着办公室里安静下来,陆时原和家人的通话结束,秘书敲门进来,她表情严肃,「陆总,这是您需要签名的文件。」

  「好。」刚结束和父亲的通话,陆时原浓眉紧锁。

  他虽然总是没什麽表情,可也很少因为什麽事情犯愁,秘书心里好奇,脸上却不漏出一点端倪,只用余光看向桌上,想找出蛛丝马迹。

  可她没成功,陆时原扫过文件签上名字,从头到尾都没给她窥探的机会。

  直到工作结束,陆时原看了一眼手表,五点四十分,还有二十分钟才到达约定时间,从公司到餐厅,时间够用。

  陆时野看了一眼秘书,「你下班了,回去吧。」

  「好。」秘书习惯陆时原一个人加班,以前她也总是跟着熬到半夜,後来被陆时原知道家里有小孩,就经常让她先走,「需要为您订晚餐吗?」

  「不用。」陆时野微微皱眉,他今晚要去赴约。

  时隔上次家庭会议两个月,陆时原又一次相亲,距离上次讨论他相亲的事情已经太久,陆时原还以为家人已经放弃催促他结婚,乾脆就全心全意工作,谁知这段时间过去,陆时野前几天突然说找到合适的人选,安排相亲,还眉开眼笑地保证这次不同,让他一定要准时赴约。

  相亲会有什麽不同,不过是看几眼,确定对方不讨厌而已,陆时原没多重视,却也不会失约,他向来注重时间,所以几分钟後,秘书还没收拾好离开,却看到陆时原衣冠楚楚地走出了房间。

  他换了一身衣服,办公室隔间有一整面墙的衣帽,随时方便陆时原更换,男人整理着手表走出来,高级手工定制的西装衬着他结实挺拔的身材,非常有味道。

  看到秘书还没离开,陆时野颔首,「早点回去。」

  「好的,陆总慢走。」

  秘书微笑回答,直到陆时原走了,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真是浪费。

  秘书感慨,陆时原冷硬的性子,实在是浪费了那张英俊的脸,每个初见自己老板的女人,端看他俊朗的脸就会生出旖旎心思,可只要多聊几句,就能感受到陆时原的冷漠,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除了工作应酬,陆时原甚至很少笑。

  这样一个严肃的人,偏偏长得这麽英俊,让这麽多女人看得到吃不到,真是浪费。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女人想扑上来,又被吓走,要不是被女人纠缠得太烦,她已婚人士的身分也不会成为陆时原的秘书。



  ◎             ◎             ◎



  夜幕降临,陆时原面无表情开着车去约定的餐厅。

  餐厅提前订好的位置上,阮琪却已经等了二十分钟。

  她旁边坐着一个年纪略大,却更加风姿绰约的女士,那人喝着咖啡,看了一眼时间,「五十三分,陆先生很准时,应该快到了,我先回去了。」

  「好,司机就在外面。」

  女士起身,对她阮琪端庄一笑,「好好表现,别让你爸爸失望,他对这次相亲抱有非常大的期待。」

  当然很期待,不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後母王阿姨陪着一起来。

  阮琪始终甜笑,「好的。」

  王阿姨笑着走了两步,又回头说了一句,「这位陆先生非常好,希望你能抓住这个机会,你姐姐……算了,阮琪,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别丢你爸爸的脸。」

  「我会的。」

  无论对方暗示了什麽,阮琪始终笑着,她当然知道陆时原优秀,司机送她们来得一路上,王阿姨不断重复陆时原的完美,顺便打趣她交了好运,因为大姐不喜欢陆时原,相亲失败,自己才能和这样的人家相亲,要她聪明点,好好表现,还不断暗示,要是和陆时原结婚,东西不会少了她的。

  王阿姨对阮琪这个便宜女儿很满意,毕竟,比起不太乖顺的阮家大女儿,阮琪乖巧的性子更可心。阮父有三任妻子,长女是原配所生,阮琪是第二任太太所生,至於王阿姨,是他的第三任太太,生下了他的长子。

  对阮父来说,无论哪个女人和陆时原扯上关系,都是大赚特赚的事情,无论是哪个,所以听到陆家愿意和阮琪相亲的时候,阮父很期待。姐妹俩随便哪个和陆时原结婚,是不是冷淡无所谓,只要和陆家扯上关系,就有好处。

  如果相亲成功结婚,阮父甚至会大方地给许多聘礼,他很聪明,不会计较这点小事,反正自家家业以後都会交给儿子,两个姐姐嫁得好,对儿子只有好处。王阿姨也懂这个道理,所以她对两个女儿还不错。

  之前姐姐没成功,感觉很失望,要是老二能把陆时原拿下来,也算她有点用,也有点本事,以後都要高看一眼。

  她笑着走了,阮琪脸上笑容却渐渐散去。

  「总算走了。」她嘀咕一句,看向四周每一桌的客人,大概是这家餐厅消费太高,客人并不多,寥寥几桌,也大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

  不知道有没有和自己一样,是来相亲的,想到今日的相亲,阮琪笑了一下。

  她当然知道爸爸和王阿姨都想让她和陆时原结婚,毕竟当初姐姐和陆时原相亲,家人就抱有非常大的期待,几次三番催她去讨好陆时原,只不过姐姐性格太要强,对方冷漠几次就灰心丧气,再也不肯去见陆时原,倒是阮琪突然主动提起相亲,让阮父又燃起期待。

  阮琪拿出手机,搜索陆时原的资讯。

  网上关上陆时原的消息很多,大多都是溢美之词,照片却很少,寥寥几张已经看了无数遍,看着照片上不苟言笑的男人,冷冽的表情透过几分不耐烦。

  很英俊,有点凶。

  不过,她喜欢。



  ◎             ◎             ◎



  陆时原居然迟到了,尽管只过了三分钟。

  看来这次相亲不是那麽顺利,阮琪心里嘀咕着,拿手机当镜子给自己补了一下妆,听说陆先生喜欢安分守己,老实懂事的,所以她今天化妆特别淡,只是店里温度有点高,很容易就花掉妆容,她趁着陆时原还没来赶紧补妆,又试了一下怎麽笑才能最懂事。

  被侍者带着走向订好的位置,陆时原表情微微不悦,他居然迟到了。

  别误会,他并不是担心相亲对象不开心而不悦,只是个人时间观念作祟,迟到就很不痛快。

  不过,毕竟还是自己迟到在先,看着位置上背对自己而坐的窈窕身影,陆时原耐着性子收敛了表情,打算先开口解释路上堵车,态度还要好一些……他原本是这样想,可等到站在桌前,看到那个太过年轻的女孩,表情一下子没绷住。

  眉头紧皱,陆时原盯着阮琪。

  有点熟悉,好像见过,但是……她大学毕业了吗?

  陆时原心里不爽陆时野胡闹,虽然他对相亲对象没有年龄要求,可找个小女孩实在有点过分。

  阮琪刚把手机放回包里,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人,连忙抬头,认出来人是陆时原的时候眼睛闪烁一下,又很快恢复平静。

  阮琪站起身,对着浓眉紧皱的男人灿烂一笑,「陆先生,你好,我是阮琪,你的相亲对象。」

  陆时原盯着她,一言不发。

  後知後觉自己似乎笑得太灿烂一些,阮琪收敛表情,「陆先生?」

  看着她执着不肯放下的小手,陆时原握了一下,「你好,我是陆时原。」

  听到他的介绍,阮琪笑容差点被藏住,果然男人声音都是自己的菜,磁性悦耳。

  把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却不能理解对方强行压抑的喜悦来自哪里,陆时原不想拐弯抹角,直奔主题,「阮小姐,你多大了?」

  如果她没有二十岁,回去後,陆时原会毫不客气把陆时野打一顿,他不想找一个小孩子结婚。

  这个问题已然驾轻就熟,已经不知道被问了多少遍,阮琪笑咪咪开口,「我二十四岁,陆先生放心,我成年很久了。」

  没想到自己也有看走眼的一天,实在是她看着太过年轻。

  陆时原怔了一下,细细打量阮琪。

  她实在是不像二十四岁,单看白里透红的肌肤,还有圆润的脸颊,说她没毕业都可以,对面的阮琪甚至不算女人,不过是个女孩,她长相上等,但算不上特别优越,陆时原向来不看重脸,引他注意的是阮琪总是弯着的嘴角,还有那双明亮的眸子,清澈里含着笑,哪怕被他盯着也不好退缩,回视他的目光。

  往常遇到女人,被他盯着,要麽躲闪,要麽欲擒故纵地瞟他。

  陆时原知道自己眼神凶,倒没想到阮琪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如果有人注意到这张桌子,一定会觉得奇怪,来相亲的一对男女一言不发,反倒盯着对方眼睛。

  阮琪先败下阵来,她是想用眼睛表示自己的真诚,可陆时原眼神的确太锐利,她眉眼一弯,「陆先生,我可以吗,是不是长得不漂亮,让你失望了。」

  陆时原皱眉,觉得哪里不对。

  从走进来看到阮琪的第一眼开始,这个女孩的表现就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她没有端庄大方,更没有体贴安分,倒像是小色狼,盯着他看个不停。

  偏偏阮琪的眼神还让人生不起气来,她笑容太甜美,又过分直白,说话没有半点含蓄。

  这种不适合自己。

  混迹商场,大家的每句话都要拐十八个弯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这种小女孩适合校园恋爱,与自己完全不合,他挑选的是未来妻子……

  「陆先生怎麽不说话,真的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我很喜欢陆先生,以後会多多努力。」

  她十分直白,陆时原差点呛到。

  被一个女孩子这麽热烈告白,饶是一向稳如泰山的陆时原,都方寸大乱。

  他很快冷静下来,「我的要求你都知道了。」

  还是不合适,陆时原一反常态决定拒绝她,哪怕之前几位都没有半点意见,眼前这个也必须拒绝得乾脆。

  「知道,我都满足。」阮琪满怀期待看他,「如果陆先生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安分守已,一定乖乖做陆太太,也会帮忙照顾陆先生的生活和家人,我最近刚报了一个厨艺班,陆先生,你喜欢什麽口味的菜?」

  「清淡的。」她问得太理直气壮,又一脸期待盯着他要答案,男人下意识回答。

  「好呀,我记住了。」阮琪点头,「不知道陆先生有没有忌口,我会尽量避免。」

  盯着对面热情的女孩,陆时原表情非常一言难尽。

  他刚才还想直接拒绝,为什麽现在就变成讨论自己的口味。

  大概是因为她太热情,满脸都是笑容,满含期待看着他,从来没有女人这麽死缠烂打过,对着他的冷脸还能这麽热切。

  阮琪等着陆时原回答,「陆先生,你还没有自己有没有什麽不喜欢吃?」

  对着双晶亮的眸子,看着她孩子气的热情,很难有人不心软,哪怕是陆时原,他面无表情开口,希望对方聪明点,及时打消念头,「没有。」

  「我记住了,那你平时……我知道,你都在工作,不过没关系,我支持你的工作,生活日常我来负责就好,我现在没有工作,不过以後会找一份简单轻松地,这样比较方便照顾陆先生。」

  自己需要她照顾?

  陆时野忍不住要冷笑,可话到嘴边,只是嗯了一声。

  「陆先生……」

  阮琪一句一句的问,她太想了解眼前的男人,就连他的衣着打扮都没错过,原来陆时原喜欢这种款式的西装,如果他的生日,自己可以送一件。

  这边相亲单方面热火朝天,隔了几个位置後,陆母和林悠却已经目瞪口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书苑TXT-言情小说、免费小说下载、台言小说下载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手机版|鲸鱼书苑TXT-言情小说、免费小说下载、台言小说下载

GMT+8, 2023-1-31 14:59 , Processed in 0.262544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