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舒遥《不当反派当贤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18 10: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舒遥《不当反派当贤夫》

{出版日期}2021/10/20

{内容简介}

在外他是勇猛将军,斩杀敌人毫不留情,
在家却是纯情夫君,牵牵小手就好害羞……

身为定北侯府的大少夫人,姜眠除了要照顾双腿残疾的夫君沈执,
还肩负系统赋予的伟大任务──不让他误入歧途变成反派角色!
於是她想办法弄来轮椅,以免他成天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有不长眼的前来挑衅,她就一副护崽子的模样冲上去把人赶跑,
经过一番努力他终於重拾自信,恢复往日做大将军时的威武霸气,
暗中联络旧部寻找当年战败的真相,揪出幕後黑手二皇子,
顺带将害死他母亲的无良家人狠狠打入谷底,简直帅呆了,
但在她面前他依然是纯情少年郎,总会因为她的逗弄脸红心跳,
原以为两人会永远维持这种最佳室友的生活模式,殊不知他学坏了……

第一章 被遗弃的夫妻

时序隆冬,京城才下一场大雪。

永宁巷定北侯府沈家,灰墙青瓦皆变成了一派茫茫的白景,园子里雪意满枝头,却压不住红梅傲挺。

雪方停,步履匆匆的女人穿过最後一道青石路,躲到一处檐下收了伞。

女人穿着不算厚实,隐隐能看出身段姣好,肌肤暖玉般白皙清透,可目光移至脸上,大概会被爬满右脸的疤痕吓到。

雪水顺着伞滴落,啪嗒一声溅没在衣裙,姜眠顾不得理会,天气太冷,她冻得唇色发紫,只好裹紧衣裳。

好在没等多久就逮到了人,姜眠冷不丁叫出来,「王嬷嬷,留步啊!」

她从柱後走出,努力站直了身子,笑盈盈的看向来人。

王嬷嬷穿着一身肥厚的青布袄子,捂着心口吓了一跳,又瞧见姜眠脸上骇人的疤,赶忙撇开脸,暗骂了句晦气。

「大少夫人不忙着照顾大少爷,跑到奴婢这儿来做什麽?沈府规矩多,不是什麽地儿都能瞎走的。」她心里嫌恶,话里便多了几分嘲讽。

原以为这位嫁进沈家半月有余,容貌丑陋的大少夫人是个懦弱本分的,今日不知怎麽竟从那处院子出来了。

出来做什麽?丑人配残废,一块死在那破地方才好。

「王嬷嬷教训的是。」姜眠将伞随意挨放在红漆圆柱上,拍了拍手,「不过就冲王嬷嬷喊的这声大少夫人,那这下人的地儿我还是能来的,你说是不是?」

被她反将一军,王嬷嬷脸色铁青,也不应声。

姜眠见她如此,便知表面功夫作到这儿即可,笑意一敛,「我也不和嬷嬷多说废话,只是这寒冬腊月的,我夫君那儿的炭火已经断了两天了,今儿还迟迟不见有人送来,我这个大少夫人只能亲自来催了。」

王嬷嬷还当是什麽,原来是要炭火,她也不慌,脸上敷衍着笑了笑,「大少夫人您怕是误会了,年关收紧,侯府这个月的日常开支减少,大少爷那边炭火的分额已经用尽了,再要得等下个月才有。」

姜眠挑眉,「真没有了?」

「那是自然,我骗您做什麽。」

「好啊,那你进来!」姜眠一脚迈进门槛,还伸手将王嬷嬷给扯进来,手上的力气十足重。

「大、大少夫人!您这是做什麽?松手、快松手!」王嬷嬷气得叫嚷,偏偏又挣脱不开,只能一路被拖拉着走。

她在沈家内宅做了数十载,连夫人也会给她几分敬重,还没被谁这样推搡过,这丑八怪,叫她一声大少夫人就真把自己当主子了?

姜眠拽着她,径直找到了屋内烧着的暖炉,「你告诉我,这里面烧的是什麽东西?」

王嬷嬷身子骨快被她扯散架了,怨气冲冲朝她手指的地方望去,看到炉子里烧得火红的炭火,脸色微变,「这……」

「这是你们下人的分例?」姜眠哼笑,「我倒不知,哪户人家竟然有主人得受冻,奴才烧炭取暖的事,沈府的奴才可真是矜贵啊!」

她拍拍王嬷嬷的脸,垂眸笑,「就是不知这事儿传至京城,百姓们是个什麽反应,应该都会争着来沈家当奴才吧?」

王嬷嬷手一颤,连忙争辩,「大少夫人可别说胡话!」

「哦?」姜眠淡漠的抽回手,轻飘飘道:「意思是你们这些管府内分例的奴才们中饱私囊,苛待主人了?」

「不是!」王嬷嬷矢口否认,一着急,她仰面对上姜眠的眼睛,咬牙说了句看似毫不相关的话,「大少爷是侯府的罪、罪人!」

这定北侯府早就变天了,大少爷的地位哪还能同从前相比。

姜眠等的就是这句,冷笑道:「我夫君沈执的确在带兵攻打潼关时战败,但圣上只罢了他的大将军之位,此外再无惩罚,连圣上都未曾说他有罪,你一个小小的婢子胆敢口出狂言,是谁指使你这般说?还是说侯爷那授意你苛待嫡子了?」

王嬷嬷不知被哪句话戳到了痛点,瞪着她说不出一句话来,毕竟大少爷之事侯爷气得不轻,但确实没有说过这话,若是大少夫人一个恼怒将这声「罪人」捅到侯爷那边……

王嬷嬷不敢想,久久才动了动嘴唇,「是、是奴婢失职,忘了大少爷那处的炭火,奴婢该死,这就给大少爷补上……」

姜眠露出个满意的笑容,手按在她肩上,「那就好,我不希望待会送过来的东西再有什麽问题,也不想听见什麽分例用尽了的话……主人家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下人指手画脚,知道吗?」

王嬷嬷被逼得连连点头。

姜眠将人恐吓完,心情大好,拎起伞,慢悠悠离去。

突然,她脑子里响起了一个软糯的声音,「叮!任务完成!」

姜眠一顿。

没错,她刚才是在做一个名叫「反派的温暖」的任务,内容是从王嬷嬷手上拿回反派被克扣的炭火。

得知任务完成,姜眠心里松了一口气,「还挺简单的,比搞定沈执容易,系统,快看看我有没有产生情绪值!」

「检测到王嬷嬷正在辱骂宿主是哔哔养的、是小哔子,属於背後说坏话行为,获得情绪值百分之零点五,当前总情绪值百分之零点五,总目标百分之百。本系统是文明系统,脏话已自动为您屏蔽,感谢收听本系统的播报,请您再接再厉,继续加油!」

这脏话还不如不屏蔽呢,但姜眠没心思去顾及这个,「这个任务完成所得的情绪值居然连一个百分点都没有?」

「经系统认定,此任务属智障级别,王嬷嬷为剧情边缘人物,回报率极低,其他任务也皆为辅助手段,奉劝宿主从目标攻略对象入手,获得的回报率最高。」

目标攻略对象就是她丈夫沈执。

姜眠皱着眉,「可我已经试过了,我花了两天时间当牛做马,沈执每天在床上像条死鱼一样,连点反应也不给!」

系统羞涩的声音在脑内传出,「嗯哼,由於本系统未成年,宿主请慎言。」

姜眠一滞,「……你几岁了?」

系统摇着小尾巴,「三岁啦!」

「别打岔,不是说三天内无法获得一个百分点的情绪值就会被抹杀吗?现在都过去两天半了,好歹担心担心你宿主的危亡。」

姜眠并不属於这个世界,三天前她还是现实世界的一个医生,每天加班救死扶伤,因为劳累过度猝死了。

没想到死後穿到这个古代世界里,成了因火灾毁容,作为侮辱工具嫁给反派的炮灰女配姜眠,还绑定了一个系统。

系统说沈执就是这个世界的反派,监於後期他黑化後太过强大,随时有毁灭大梁朝的趋势,为了避免世界的崩塌,她必须阻止反派黑化,挣取情绪值,等情绪值达到百分百,她才能真正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而通过挣取情绪值,她也可以恢复容貌。

情绪值可以在沈执身上挣取,也可在促成沈执黑化的对象上挣取,区别是前者需为正面情绪,後者为负面情绪,且後者还要达到「背後说坏话」的条件才算成功。

沈执是定北侯的嫡长子,虽说他是个反派,前期的形象却十分正直。

他十五岁参军,骁勇善战,用兵如神,短短三年便为大梁打赢了数场战役,被元嘉帝亲封为镇国大将军,镇守边疆。

只是这样的神战绩并未维持多久,三个月前他被人谋害,於战场上惨败,折了近五万的兵马,艰难撤退之际还遭人暗算,双腿俱废。

元嘉帝震怒,却只先夺了沈执大将军的封号,没有定罪。

即便如此,一时间沈执仍如不定时炸弹,时刻会株连沈府,甚至牵连他往日相交的同僚,定北侯沈敬德对这位喜爱不起来的嫡子怨气冲天,将他关至一处荒凉的院落当中,名为养腿,实则软禁。

这就是沈执黑化的前因。

「黑不黑化的我可管不着,怎麽活下去还没解决呢。」姜眠郁闷道。

现在没有别的任务可做,剩下那点时间根本不够她在沈执身上获取情绪值。

姜眠丧如老狗,系统打着小喇叭配乐,「宿主不要灰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要给我提供帮助?」姜眠忍不住问出声。

小喇叭瞬间停了,「……没有,人生没有捷径,一切要靠宿主自行努力,请您再接再厉,继续加油!」

得了,她的菜鸡系统就只会说这两句话。

从院门到主屋的路程说长不长,却一个人也没见着,小说里标配的丫鬟、小厮、嬷嬷……这里统统没有。

沈家人在原主嫁过来之後就把院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下人遣退了,认为原主作为妻子能够照顾好……个屁啊!

且不说原主原来也是娇养大的小姐,更何况她要照顾的沈执双腿不能行,这分明是要让沈执自生自灭啊!





地上的雪快化了,寒意四起,姜眠挑开帘子进去,屋内的摆设十分简陋,但总算比外头暖和不少,她换了身衣裳,等一身的寒气散了才往内室走。

她叹了声气,沈执从天之骄子变成一个废人,又被家族抛弃,落到这个地步也真是凄惨,如果这半天真是她最後的时间,那她竭尽所能……给沈执一点温暖吧。

迈入内室,姜眠一眼看见床榻上的人影,冷硬着一张俊脸,费力地往床边挪蹭,最後一个闷声,上半身摔在了地上。

这紧皱的眉头、略显焦虑的神色,无不在说明着什麽……哎呀,忘了她这两日投喂了沈执不少东西,有吃就得排泄嘛!

「对不住对不住,忘了你身边不能太久没有人!」姜眠嗖一下过去扶人,动作十分狗腿,语气里满是歉意,「摔着哪了?没摔疼吧,你应一声?」

系统瞧见宿主那没出息的模样,哼哼唧唧着在她脑子里放出了一个鄙夷的小表情。

不得不说,沈执的长相十分俊美,此刻他乌发铺了满地,年轻的侧脸线条流畅,唇红鼻挺,眉眼清隽,就是身上有些邋遢。

这哪里像什麽凶神恶煞的大反派,被夺去将军职位的他分明只是个困极绝境的少年郎。

她来不及欣赏美色,赶紧绕过他身侧,手穿过他的腋下,试图把人给捞起来,但不知是触碰到了哪,沈执瞪着眼发出了一声闷哼,头微微後仰,「放手,别碰我!」

沈执赤红着眼,年轻的面庞上沾满屈辱的汗水,二十岁的少年最是心高气傲的年纪,被撞到这难堪的一幕,强烈的自尊使他咬紧了牙。

虎落平阳被犬欺,元嘉帝弃了他,那个名义上的父亲要他死,这段时日他尝尽了人间冷暖,一双腿遭人暗算中毒废了,哪也去不了,只能任自己瘫在床上,当个连自己都恶心的废物。

这个女人来了半个月,一直畏畏缩缩,一副怕极他的样子,这两日却如同换了个人,凑上前来献殷勤,不知在耍什伎俩,真可笑。

既然害怕,为何又要惺惺作态过来照料?这些想法瞬间漫上心头,在她过来扶他的一刻爆发。

沈执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咬牙推了她一把,奈何他手上绵软软的没力气,根本推不动。

他憋红了脸,如今他连个女人都推不动了,真是废物!

这个念头深深的在他脑里扎根生长,沈执痛苦又难过地闭上了双眼。

姜眠眼里却充满兴奋,「欸,你终於说话了!」

这两天来她忙活了这麽多,也没能见沈执嘴里蹦出一个词儿,此刻听见他开口,姜眠几乎要喜极而泣。

还有得救,她还能再带着这小闷葫芦挣扎一下!

沈执没想过她会是这反应,一瞬间忘了挣扎,这一愣神就任由姜眠动作。

他穿着白色的中衣,身材高大,身上却没什麽肉感,那双绵软的手环住他,摸到了一手的骨头,他忍不住一颤。

姜眠却皱眉,好好一个人,也不知道是怎麽瘦成这样的。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於将沈执拉起来,又将长枕垫在他的背後,让他挨坐起来。

「你是想如厕?你的腿不能动,我去给你拿恭桶吧?」姜眠靠在床边,眼神诚恳地看着他。

女人半边脸上疤痕狰狞难看,另一边却肤白若雪,鼻子小巧挺翘,那双杏眼神采奕奕,亮得过分,沈执很难想像她能轻易说出这种难以启齿的话。

她回来就是想对他说这种话的?她就……她就不觉得恶心?

他隐忍地闭上了双眼,手指紧紧扣住被褥,表情有些崩裂。

姜眠见他又不答,认真说:「长久憋着不好的,身体的毒素排不出去,对肾脏也有影响,哦,还有啊……」

「……我要。」沈执难忍她直白的话,终於泄了气,悲愤的声音从喉咙发出。

他的脑子很乱,一边想她闭嘴,一边又在一遍一遍地想让她快点离开,不要再来注目他难堪的一面。

姜眠一愣,会意过来後连忙窜出去提回一个乾净的桶,还贴心备了手纸和湿手帕,「你先凑合着用,我扶你过来。」

恭桶拿来了,姜眠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掀开了被褥,作势要给他解裤子,沈执卯足了劲儿拉住裤头。

姜眠疑惑的抬头。

沈执满脸通红,忍无可忍,「你……出去。」

姜眠挑眉,「不需要我帮你?」

沈执眉眼染上了一抹憋屈,飞快摇了下头,「不需要。」

「哦,那你有事叫我。」姜眠也不强求,到屋外等着了。

这时,小厮正好送了两筐炭过来,「大少夫人,炭要放哪?」

姜眠指挥着让人放好,王嬷嬷没敢亲自送,很明显心里有鬼,但和这号人物接触之後,她大概能猜出确实是有人在背後刻意不让沈执好过,只是不知道是谁。

姜眠也没多思虑,拿到东西後心满意足的放入炉鼎内烧起了炭火,又将外间的窗子开出缝来通风,以免中毒。

屋子里很快升起一股暖意。

「我进来了!」姜眠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叫唤了一声。

想到沈执刚才的别扭劲儿,她又稍微等了一下,没听到回应,估摸着他已经完事儿了,便不再犹豫地走了进去。

沈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被褥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颗脑袋。

姜眠觉得有些好笑,不就是帮他拿个恭桶,上厕所是多正常的事儿啊。

她恶趣味地扯了扯他飘在外边的头发丝,凑近他说:「再有需要就叫我,你也不想弄床上吧?你敢弄,我就把你吊起来再清理床。」

被子中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姜眠听到後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把东西提了出去。

她一出来,就听见系统又打响了小喇叭,「恭喜宿主!获得攻略对象情绪值百分之一,当前总情绪值百分之一点五,成功获得重生机会!」

「真的?」姜眠瞪大了眼睛,「我不用死了?」

她激动得差点没叫出声儿来,她可以活下来了!

冷静下来後,姜眠有些迷茫,「这百分之一是怎麽获得的?好像我也没做什麽呀?」

系统软糯的声音十分残忍,「原因无法告知,需要宿主自行探索。」

「……好吧。」姜眠忍不住嘴角上扬,「难道是因为我拯救了他的膀胱?可他一开始还不乐意,不断凶我来着,哎,男人心,海底针。」

话是这麽说,她脸上却难掩喜色。

姜眠突然想到了什麽,将铜镜翻出来照自己的脸,暗红色的疤痕在那张原本娇俏美丽的脸上依旧突兀,百分之一点五情绪值的作用实在太渺小了。

嗯……不过好像颜色比原来淡了一点点,有变化就是好事。

姜眠神色雀跃,掀开帘子出去看到雪水半化、光秃秃的院子都觉得心情愉快。

她刚来的时候为了活命,注意力皆扑在沈执身上,都没好好看过这处地方,当下终於解决了事儿,心思也就活络起来了。

院内配有一个小厨房,姜眠走进去,大概是自原主嫁过来之後就没生过火,灶台、水缸上皆是灰,她一进去便被那烟尘味呛到,忙将窗子打开通风。

阳光照射进来後亮堂不少,姜眠惊喜地发现这里锅具一应俱全,米缸里剩有半缸米,旁边挨着一坛子咸菜和一个脏得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布袋,咸菜泡得发酸,她掀开盖子时那酸味漫出来,弄得她直流眼泪。

布袋里装的是几颗不大的番薯,算是意外收获。

姜眠心里一动,沈府每日给他们送来的那些饭菜她早就受够了,大冬天的半温不热不说,饭菜的味道还一言难尽,要是能自己做那再好不过。

看来得逼迫他们供应食物了,她现在算是知道,等他们主动不如等自己饿死。

姜眠一边想着,一边开始清理起厨房。

水缸里还有水,她舀出来沾湿抹布时,手被这冻人的温度刺激得一激灵,随即咬着牙仔细擦洗起来,又捡来地上随意丢弃的破扫帚打扫了灰尘,卫生方面总算能看过眼。

接着她开始生火,柴火下细碎的木屑被她堆成一小撮,拿出火摺子引火,将灶火燃起来,因为没有别的食材,她只能煮小米粥。

将咸菜用水清洗过几回,沥乾後切碎,放入锅中炒,配小米粥正好。

折腾了大半个时辰,姜眠端着热气腾腾的粥重新走回内室,「沈执,你该吃东西了,粥是热的,你起来吃点吧。」

她怎地又来了?沈执仍窝在被中,迷糊中带着几分烦闷,他极力地放空自己的感官,好控制不会产生饥饿感。

姜眠一把掀开了被褥,沈执的头露出来,一对长睫颤了颤,他固执地不看她,仰着面,眼睛无神的望着上空,一声不吭,好叫她知难而退。

无视她?姜眠的嘴角翘起一个弧度。

下一瞬她便捋起袖子,看他那死气沉沉的样子她就知道,这碗粥若是不掐着他下巴喂,恐怕进不了他肚子。

她来到这看到沈执的第一眼,便只觉得床上那人半死不活只剩一口气,也不知多久没进食了。

原主性子懦弱,每日食物端过去也不敢管他吃不吃,还是姜眠过来後强硬给他灌了半碗粥下去,把那条命从阎王殿拉回来。

这几日,沈执对她的触碰十分逃避,不过在她面前逃避是无效的,一个瘦得只剩骨架子的人连句反抗的话都说不出来。

姜眠如法炮制的灌了几回,怎麽方便怎麽来,现在想想沈执的正面情绪没涨,对她的怨气应该是涨了不少。

但别的还好说,姜眠总不能由着他饿着,饿出胃病可治不了。

一双充满罪恶的手伸了出去。

「等等!」沈执俊美的脸瞬间凝固,缩着脸避过,「你……你别碰我,我自己来。」

这才乖嘛。姜眠暗暗偷笑,面上一派正经,「你得趁热喝,不然白费我一番苦心。」

她不由分说将他拉起来,枕头垫到他背後,沈执咬着牙,俊脸上写满了恼恨和憋屈。

姜眠内心毫无障碍,丝毫不觉得冒犯,仍笑咪咪地激他,「你看啊,你不吃东西,一点力气也没有,别说外面那些人了,连我都反抗不了……真看不出来,沈将军竟然喜欢我的掌控。」

「将军啊。」她故意凑在他耳边,用一种轻飘飘又饱含恶意的语气说:「和你强调一下,我是你的夫人,要听夫人的话,知道吗?」

末了,姜眠弯着唇抬手碰他的脸。

沈执啪一声将她的手拍开,愤怒道:「姜眠!」

哟,姜眠无辜挑眉,这人一直无声无息,原来是知道她名字的。

沈执清隽的脸连着耳根爆红,连眼窝都逼红了,他死死地瞪她,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她竟如此不要脸,三番两次说那种不知臊的话,她就、她就不知道矜持吗!

「粥留下,你给我滚出去!」

好的,姜眠也知道适可而止,将热粥摆在他跟前,眉眼笑得像个无赖,「那你记得要喝完。」这才大摇大摆地滚出去。

直至姜眠消失在视线中,沈执紧拽的心才松懈下来,他摸了摸脸颊,燥意迟迟退不下来,按捺不住的烦闷铺面窜来。

好一会,他垂眸,盯着那碗煮得浓稠的米粥和一小碟咸菜,长睫微微闪动。

食物的香气在鼻尖环绕,直直钻到心里,他缓缓地拿起了粥碗,舀了一勺送入口中,热的,流到胃里暖洋洋。

沈执恍惚了一下,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这般温热的食物了。





姜眠这几日都是宿在外间的木榻上,今天也不例外。

待客的小几被撤了下来,棉被是双人大红鸳鸯戏水绣样,应该是原主嫁妆里的一部分。

原主是安平侯的养女,姜家早年丢过女儿,为了弥补这个过失,姜家人抱回还是婴孩的原主当女儿养着,期间还攀上了和定北侯府的婚约。

不料十多年後亲生女儿意外寻回,姜家上下喜极而泣,本打算就此弃了原主,婚约也奉还给真千金,不想沈家出了这等事故,姜家人舍不得亲生女儿受苦,便强迫原主继续接手这烫手山芋。

原主脸上的疤是半年前某个夜晚住处走水,下人抢救不及所致,那场火来得蹊跷,姜眠不由得与那位刚回来的姜府真千金联系起来。

她翻看过原主的嫁妆,十几个箱笼几乎都是她原本的衣衫杂物,连用到残缺的茶具、烧得过半的蜡烛都有,真离谱,该不是把原主用剩的东西一起打包丢来了吧?

然而首饰却只剩寥寥几样,姜眠除了在衣服夹缝里翻出二百两银票,几乎没看到什麽有价值的东西,与其说是嫁女儿,不如说是做足了不让她回来,让她在沈府等死的打算。

不过不少东西倒对她现在什麽都缺的处境派上了用处,尤其是这套被褥。

姜眠缩在被子里,听着风声呼啸,南面那扇破败的窗子缝隙被吹得呜呜响,像是厉鬼咆哮,不由得又将自己裹紧了一点。

她早早就将烛火熄灭了,没办法,这些东西紧缺,能省点就省点。

屋子里一片漆黑,姜眠其实有点害怕,双脚焐了半天越来越冷,想跟沈执说说话,但是内室一点动静也没有,估摸着人已经睡了,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催眠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怎麽从沈执身上获取情绪值。

要想赚情绪值,那便得让沈执过得舒心,沈执现在最缺什麽呢……对了,他现在寸步不能行,这是最痛苦的事情。

昏昏欲睡之际,姜眠突然想到他需要什麽了——轮椅啊!她可以给他弄轮椅!

於是隔日姜眠醒得格外早,翻箱倒柜地找出了笔墨,埋头苦画了许久,终於画出了一幅轮椅的构造图。

姜眠问过系统,确定这个世界没有轮椅这样的东西,不过不要紧,没有做出来就有了,这种水准的代步工具在这个时代还是能做到的。

当然,她是不会做的,这里连最基础的木头、工具都没有,她当然办不到,但是不妨碍外头的木匠师傅能够做出来啊!

构造图画出来不难,如何出府找人做出来才是大问题,她虽没被软禁也没受到监视,但若要出沈府的大门定会有人拦她。

想到这,姜眠脸上的喜悦淡了下去,原本还想和沈执提这个消息让他高兴高兴,但她突然没了底气。

不行,轮椅对他的利处太大,再难她也得试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0-6 03:02 , Processed in 0.205339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