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金吉《大神是个天然呆》(武林萌主之五)上、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30 11: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吉《大神是个天然呆》(武林萌主之五)上、下

{出版日期}2021/10/15

{内容简介}

──从今天起,你必须成为我的奴仆!
凌萝万分後悔出门前没有先卜卦算个吉凶
要是知道会因迷路误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遇到白绒绒圆滚滚的傲娇鸟大神,她就宅在家了
也不会落个被鸟大神用言语神情各种鄙视兼威胁
真心不懂大神要奴仆干啥?铲屎?喂饲料?帮顺毛毛?
以上皆是,但最重要的任务是帮大神收集法力碎片──
大神因某个已忘记的原因造成法力破碎散落各个时空
在感应到碎片黑化的能量後,她就得出马找回碎片
任务成功大神会给予祝福,任务失败灾厄就会降临
找回所有碎片後,大神就能从虚空回到现世的身体里……
本来想到要解什麽鸟任务她就想直接躺平
但只要她安分解任务,就能把智商五岁的小笨鸟招财
变成温柔睿智而且俊美无双的大神
突然间就觉得任务变得很有吸引力!
当碎片取回越多,记忆逐渐清晰,原来在很久很久以前
她和大神就是一起守护人间的小伙伴……

什麽嘛,竟然把他这尊贵不凡的大神取名招财?
哼!凡夫俗子果然俗气又愚蠢
看在她让他使唤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重要的是她能帮他找回散落不同时空的法力碎片──
跟她搭档出任务後,她各种不着调的行径让他很无言
面对渣男直接暴揍一顿,换成丧屍就开外挂杀爆一片
身为武林盟主的孙女,解决事情就是这麽简单又暴力
但让他生气的是,她不乱撩男人是会死啊?
只要是男的,不分年龄大小,她见一个撩一个
什麽节操、什麽道德底线早不知丢哪去了……
随着碎片收集回来越多,他的记忆也恢复越多
原来凌萝会为他收集碎片,不是偶然
不是他选择了她,也不是她得到了这个使命
就是她让只剩五岁记忆、五岁形态的他在玄英城等她
等转世的她陪着他一起穿梭三千世界找回碎片!
为了这个约定,他孤孤单单等了她不知多久的岁月
这没良心的女人却一去不回,还把他忘得一乾二净……


楔子1

  问失物三文,问前途五十,问感情一律分手──灵鸟神巫。

  「不是吧,都什麽时候了,你还摆算命摊?」凌隆没好气地要取走凌萝摆摊用的布旗,却被凌萝拿着小折扇「啪」地打掉他多事的手。

  凌隆就不明白,他好歹也是凌家第三代武力顶尖的「前段班」,为何每次都会被这个「末段班」打得手脚筋一阵发麻。

  「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凌萝没好气地啐道。

  「这话是我说的吧!」要不是这女人是他亲姊,凌隆一定揍昏她,然後雇一群镖师,连夜把这个不知道跑到前线来凑什麽热闹的女人运回青阳城!

  不对,正因为是他亲姊,他更应该这麽做!凌隆已经开始暗自盘算,又接着道:「你知不知道现在什麽状况?」藏浪山庄的人摆明冲着朱明城的缚神阵而来,一旦让他们在今晚释放朱明城封印的大妖,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硬仗。

  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哪怕他们离最前方朱明港的准战场还老远,但在这个做支援用的後方每个人也都战战兢兢,所有人早半个月前就到朱明城来做部署,不敢有分毫差池地执行自己的任务。

  然後这个不应该来到朱明城的战力末段班,在战鼓最紧绷的时刻,在这里摆算命摊?!

  「就算是世界末日,人还是要吃饭哒!」凌萝挥了挥手,「去去去,你这麽凶神恶煞,我的客人都被你给吓跑了。滚!」

  凌隆指着她的手青筋毕露,心想自己治不了她,那他去找治得了她的来!

  「你给我等着,有种别跑。」落下这句警告,凌隆转头就走。

  凌萝没好气地在算命摊後单手支颊,瞪着大弟离去的方向,「这家伙才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吧?」武力顶尖?那是对凡人来说,最多打打瓦西里的手下,凌萝一想到这就发愁。

  「你说对上宇宙战舰等级的鲛人女皇,战斗机等级的武林高手能干啥?去送分吗?」她喃喃自语,周遭近一点的人却没能听清她说了些什麽,就见她肩上的小白鸟跳到桌子上,跟她望着同一个方向,然後背着翅膀走来走去,还真挺像踱着步念念有词。

  「……是这样没错。」凌萝收回视线,依旧深深叹了口气。「任务是成功了,但大限期限不是今晚,这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朱明城今晚的灾厄连我们都无能为力;第二是朱明城今晚根本就没有灾厄,真正会降临的灾厄在一个月後……」她当然希望是後者,但她也只能祈祷,「人间真是太艰难了!」她额头「叩」地一声贴在桌面上。

  「啾啾!」小白鸟突然卖萌地拍着翅膀飞回她肩上,凌萝警觉地张开半眯的眼,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依然维持着面向桌面趴着的姿势。

  「我想问事情的成败,敢问凌仙姑怎麽算?」

  凌萝差点被这声音惊出一身白毛汗。

  认真说,她确实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在这麽接近即将发生神魔大战的地方摆摊。但她怎麽知道在这节骨眼,这位大神仙有空回到「後方」来闲晃啊?

  凌萝认命地坐起身,笑咪咪地看着何世叹和大蛇。

  「问所有将发生而未发生的事,都是五十文……欸,不过大仙您可别取笑我了,在您面前小的怎敢自称仙姑呢?我这不是在给精神紧绷的大伙儿做一点安抚人心的心灵谘商吗?」

  心灵谘商?何世叹和大蛇互看一眼,但是监於这个年轻人的长辈是从异世穿越而来的奇人,也就暂且放下疑惑。

  何世叹依旧笑咪咪地,先拿出了五十文,在她面前坐下。「我想问今晚的计画能不能成?我答应等待的人能否依约赶到?」

  虽然说凌萝不敢在大仙面前装神弄鬼,可是帐还是要算清楚的。她端出了职业微笑,「那这是两个问题,第二个问题算是问人问失物,要再加三文钱。」她还拿出了制作精美的价目表,表示自己不是临时乱加价,问人问失物都是三文钱,「全金陵无论皇亲国戚或布衣百姓,统一公道价,加入会员每年缴年费的话可以打八折,每年会员生辰会赠送一次免费谘商,大仙要不要考虑考虑?」

  何世叹身後的大蛇虽然觉得荒谬,又有些好笑,而何世叹已经自觉地再放上三文钱,打趣道:「会员先不用了。」

 楔子2

  「贪财啊!」凌萝仍是笑咪咪地收了钱,就见她拿出了一本破旧的牛皮书一边翻,一边掐指,摇头晃脑地,半晌才终於道:「首先是第一个问题,今晚的计画──不算失败,不幸中的大幸。第二个问题,对方会不会依约而至──稍安勿躁,就是等的意思。」然後她合上书,随手就把那本看起来像收破烂那里捡来的破牛皮书塞回原位,还因为太过粗鲁,书皮都折了起来。

  「……就这样?」何世叹身後的大蛇,瞪着凌萝就像眼前坐着个神棍,藏不住的震惊和鄙视。

  「您不就问了两个问题吗?」凌萝一脸无辜,一手又摸上了她精美的价目表。

  「我看你平时算命都是靠那只小白鸟,怎麽这次不让牠来算?」何世叹却笑着问。

  而招财果然已经不知躲到哪去了。

  凌萝露出一个为难的神情,无奈地道:「大仙啊,我平时让我们家招财表演,是因为牠长得可爱,客人都喜欢牠,但是不能因为这样就说我让牠算命啊!我们走江湖卖艺求的就是一个噱头,我们家招财就是我的招牌兼噱头,不过嘛……」她看了一眼何世叹身後的大蛇,又露出一个讨好的笑,「万物皆有灵,我们家招财虽然是一只平日只会吃喝玩乐跟卖萌的小白鸟,但牠还是有身为小鸟的天性……」她含蓄又不失敬重地抬手指了指何世叹身後的大蛇,「牠也是会怕天敌哒。」

  大蛇脸颊一颤,对於自己莫名其妙背了个黑锅感到无语又没好气,但何世叹却轻轻摆手按捺下他。

  不管是真是假,何世叹还挺佩服凌萝的见招拆招。「是我的疏忽,我只是好奇你这只小白鸟的来历,我看不出牠究竟是何种鸟,本来想跟姑娘借来观赏观赏。」

  何种鸟?

  从凌萝十六岁捡到招财,这个问题竟不曾出现在任何见过招财的人心里。

  招财是一只小白鸟,白得初雪一样的羽毛在艳阳下会浮现霓虹光泽,在幽暗中甚至让人误以为牠生着银羽毛,尾部尖尖的末端像沾了金粉一样金灿灿的,喙子与脚爪是旭日东升之时天边霞彩一般的鲜红色。小小的喙子无比秀气可爱,尤其是在牠那颗像白雪绒球一般的身体上,再搭配两颗绿宝石一样的眼睛,着实精致可爱不似凡物。

  但乡下人自有乡下人理解世间万物的方式。

  「反正就是某种鸟,这世间咱们没见识过的可太多了!」家乡五棱镇的人们如是说。

  都市人也有都市人理解世间万物的方式。

  「肯定是凌姑娘在某座深山老林里找到的稀有种。」青阳城居民则如是想。

  所有凌萝身边的人,就这麽将招财视为一种理所当然的存在,十多年来不以为意。

  凌萝听了何世叹的话,长长地叹了口气,以着悲天悯人的口吻道:「大仙啊!您见多识广,想必也知道,这世间万物啊,虽然物以类聚,但每个族群里就是会生出那麽一两个长得不一样的异类,牠们多半因此被同类所排挤,下场凄凉。我们家招财大概就是这样,牠就是一只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小白鸟,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养牠不是为了将牠视为玩物,而是家人,所以借给大神观赏这事儿,要看牠的意愿。那如果牠内心有着难以平复的创伤因而害羞不肯见客的话,希望大仙不要见怪,我想您也是慈悲为怀,肯定能够谅解的吧?」说完还眨着她大到鬼灵精的眼睛,端出老实诚恳的微笑。

  这番话说得何世叹和大蛇怎麽好意思再强人所难?两位当下都默默地,审视地打量这个凌家据说放任她推掉所有婚约,至今未有婚配,却是各种生意与算命事业做得挺像那麽一回事的大龄姑娘。

  因为出身在凌家、因为年纪也不小了,所以竟也没人觉得她一个姑娘家,见识与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何世叹也只能暂且打消主意,临去前忍不住打趣地道:「祁氏血脉,果然个个非池中物。我想我应该可以信任你的另一个兄弟跟我的约定,相信他会依约在今晚开战前赶到。」

  什麽另一个兄弟的约定?是远在西北镇守国境的大哥凌阵?还是护送父母回一趟五棱镇的小弟凌阳?肯定不是现在正在朱明城到处闲晃的大弟凌隆!凌萝虽然不解,但是不动任何声色,耐心「送神」。

  「时间也不早了,走吧。」当何世叹终於招呼大蛇离开,凌萝悄悄松了口气。

 1-1

  凌萝在十六岁那年才初次跟着爷爷奶奶前往天京玄英城。

  以凌家人经常天南地北到处跑,凌四与凌曦父子也长住天京,她拜访玄英城跟其他凌家人相比是晚了许多,但对她来说,反正天京就在那儿,也不会长脚跑了,她什麽时候去都是一样的。

  初次拜访金陵第一城的凌萝也不拘谨,第一天在公主府下榻,就迫不及待展开自己的天京大冒险,一个十六岁的大姑娘就自个儿出门蹓躂了。

  让未出阁的闺女到处跑,在金陵或许不算少见,但像凌萝这样跟被野放差不多的,只能是家族余荫够强大,又或者自己本身有足够能力让家人放心。

  凌萝当然两者兼具。

  玄英城果然不负金陵第一城的美名,然而繁华的大城市有个坏处,逛久了看到满满的人就头疼,所以避着人群走的凌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走的,走着走着就走到这个人烟罕至之处。

  这里是郊外吗?不是!玄英城可大着,公主府所在又是最繁华之处,不可能让她随随便便走到城外。而且周遭建筑气势雄伟,金墩玉柱,贝阙珠宫,让她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跑到不该跑的地方?

  但是天京哪怕是个十字路口,都有虎军巡守,老百姓不能擅入的重地绝对是层层岗哨,像她这种逛大街的死老百姓早八百尺外就会被那些军爷吓唬走,不可能悠哉悠哉地晃进来。

  可这会儿,不只越走人越少……方才有人吗?她一晃眼好像有看到人影,待凝神环顾,却半点人烟也无,凌萝开始怀疑自己其实一直都没看到半个人。

  凌萝四下环顾,那玉柱啊,那琉璃瓦啊,那金砌高墙啊,那比人高的石狮子与花台啊,还有尽头处紫云环绕的画阁朱楼……

  娘喂!她该不会不小心闯进皇宫里了吧?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但飞身往高处是万万不可,她只是不小心闯进来,可不想被当成飞贼或刺客。虽然堂弟是大将军与公主之子,备受宫里娘娘的宠爱,可她从小就被告诫,老虎哪怕再信任你,牠还是老虎,千万别白目自以为是。

  於是凌萝只好凭着记忆想往回走,眼角瞥见疑似有人时也赶紧先找地方躲起来,因为她相信自己真的是不小心闯进皇宫里了,万一被捉到可是百口莫辩。

  但是,就算她凭着记忆往回走,总觉得这些地方和她方才走来的地方完全不一样啊!当她来到一座盘着凤凰的巨大拱门前,後方大殿上的阶梯却在云雾缭绕中直达云霄,凌萝反而不慌了。

  这麽玄幻离奇的建筑就这麽凭空冒出来,显而易见,她慌到哭爹喊娘也没用。

  肯定是撞到那什麽玩意儿了。

  出身於对神鬼信仰、古老传说仍然非常敬畏、灵异神怪之说几乎融入生活的长安区,凌萝对眼前的不寻常也很快就接受了。

  虽然从小到大没什麽灵异经验,但是并不妨碍她旺盛的好奇心与求知慾!

  「愚蠢的凡人!见到孤还不下跪?」一个低沉且雄浑有力的男声响起,饶是已经说服自己正遭遇「灵异现象」的凌萝也被吓得不轻。

  凌萝拍了一下自己的脸。

  呸呸呸!她撞的是大神呢!这天大亮,四周又是黄金宫殿又是紫色祥云,怎麽可能是鬼?把大神当鬼,惹大神生气怎麽办?

  既然出不去,那就只能拜码头了。凌萝小心翼翼地往拱门内探头,「咳咳……打扰了啊!草民迷路误闯贵宝殿,还请大神不计较,草民上有年迈老父老母,下有天天闹腾欠管束的兄弟,若有得罪大神之处,还望大神有大量……」凌萝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一边走进大殿。

  然而这座金柱上雕刻着凤凰,琉璃地板下以黄金雕塑了巨幅山水,上头穹顶一片祥云与星海的巨大宫殿,除了看不见尽头的玉石台阶上似乎有一张白玉宝座,其他什麽都没有。

  但是这也没啥。大神都很神秘的!

  「走上前来,让孤看看你的蠢模样!」那听起来非常雄壮威武,威严大气的声音这麽说道。

  由於那声音的方向有些飘忽,凌萝一时间也不太确定是不是从台阶上而来,但眼前也只有一条路,她只好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慢吞吞地爬上玉阶。

  幸好,她不是什麽四体不勤的闺阁淑女,她爹跟她爷爷不太一样,住在青阳城翡翠山庄的两个堂姊妹,若喜欢习武,爷爷就给足所有资源让她去学,像堂姊凌蓝;不喜欢的话,爷爷也不勉强,只要求逃命的功夫练得炉火纯青,这说的就是堂妹凌囡囡。

  她爹就不同了。她爹觉得正因为是女子,更要好好学习怎麽自保。不要求像堂姊那样出类拔萃,但根底一定要紮实,所以她从小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蹲马步,开始长身子之後更是天天起得比鸡早,跟着三个兄弟一起爬五棱镇那几座寻常人爬不了的山做为训练。

  最简单的呢,就是爬那几百阶的阶梯,练轻功。她的轻功不特别快,也不特别神出鬼没,但是她可以一整天维持着同样速度在山上飞奔也不觉得累。

  幸亏她有练过,否则这简直看不到顶的台阶得爬死人呢!

  凌萝不疾不徐地爬上了简直要直达云霄的阶梯,总算看到了那笔直的,长长的琉璃走道尽头,气势恢宏、巨大无比的白玉王座。

  可王座上是空的啊!

  难道不是在台阶上?那她岂不是白费力气?

  「发什麽愣?上前来!」

  还是说,其实凡人是看不到大神的?带着三分狐疑,七分好奇,凌萝缓缓往王座接近。

  实在不是她要吐槽,这走道那麽长,也不知道有什麽用处,当她终於走得够近,能够看清王座上其实不是空无一物时──

  「……」凌萝开始上下左右张望。

  上面依旧是星空与云海,脚底依然是琉璃砖隔着金碧山水,左右两旁是凤凰飞舞的黄金石柱。

  雄壮威武、充满威严的大神呢?

  「你干嘛呢?」

  凌萝晃得自己头都晕了,然而目光所及之处,除了王座上那团东西,其他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凌萝总算甘愿将目光放到王座上那团东西身上,而那团东西也骄傲地挺起了胸膛,凌萝猜想牠应该是为了表现出更神气的样子,虽然在她看来,只是一小团绒球,把自己鼓得更大一点而已。

  是的,偌大的王座,坐上七、八个大男人都绰绰有余,但此刻雪白的王座中央只有一团雪白小绒球。

  「大神……」其实凌萝本想说「大神您养的鸡真是可爱又别致」,但求生慾与直觉让她及时住口。

  「大胆刁民,还不跪下!」红艳的喙子一张一合,白色小鸡不可一世地鸡翅叉腰,耳边又传来那忽远忽近的浑厚男声……

 1-2

  为了能够回到爹娘身边,凌萝低下头,单膝跪地,险险地藏起根本忍不住的笑,嗓音也因为憋笑而颤抖,听起来是挺惶恐的,「大神饶命啊!」

  那大神的声音低沉浑厚,让她都忍不住憧憬起大神的风采了。

  但是,取笑别人的样子是可耻的,取笑大神的样子当然也是。凌萝很快地敛住笑意,再抬起头时已是一脸诚恳,「大神明监……」不!她还是很想笑!凌萝又低下头。

  她并不是想取笑大神,而是小嘴翘得高高的白色小肥鸡太可爱啦!

  「草民惶恐,误闯大神神殿,还请大神有大量,让草民回到该回去的地方,草民今後必定早晚三炷香感谢大神慈悲!」可爱归可爱,她可不想像长安区那些山野传说一样,被鬼神抓走从此消失在人间。

  凌萝只希望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惶恐。偏偏半天没等到大神给反应,她忍不住悄悄抬起头……

  鸟大神正站在王座边,她的正前方,似乎挺严肃地瞪着她,凌萝赶紧又低下头,怕自己又忍不住失笑。

  真的好圆啊!

  但这回鸟大神跳到她身旁,凌萝以为自己偷笑被发现连忙正色,鸟大神却用小喙子敲了敲她背在身侧的小布囊。

  「什麽味道?」

  味道?她的布囊一向都洗得很乾净的。凌萝想了想,才从布囊里翻出她逛市集时买的,用油纸包好的白糖糕。

  雪白柔软的白糖糕,表层莹莹地发亮,看得小胖鸟……不,鸟大神歪着头,「这是什麽?」

  凌萝见鸟大神不知这种常见的平民小甜食,虽然也不觉得一块白糖糕能让神颜大悦放她回家,但是一颗小绒球双眼亮晶晶地盯着她手中的食物,让向来喜欢喂动物的她本能地就撕下一块白糖糕,手心朝上盛到小胖鸟跟前。

  「白糖糕,大神吃过没?」

  吃的?

  鸟大神当下就着凌萝的手啄了一口白糖糕,然後就愣住了。

  「……」怎麽了?不合胃口吗?这种简单却普遍的平民小吃,不可能不好吃,但合不合鸟大神的胃口就难说了。

  「大神不喜欢的话……」她想着自己还有没有带别的食物出门?

  然而鸟大神接着飞快地将她手上剩下的白糖糕全吃光,凌萝见鸟大神吃得起劲,又把剩下的盛到手心让鸟大神享用。

  小圆球还挺能吃,吃光了凌萝本来想带回公主府孝敬爷爷奶奶的白糖糕,还打了个饱嗝。

  「最後一块了。」凌萝也没心思心疼自己的点心,她比较担心几块小小的糕点不能收买鸟大神。她布囊里已经没别的食物了。

  早知道就沿路看到什麽买什麽!

  小白绒球探着脑袋,确认过凌萝布囊里真的已经没有食物,才飞回王座上。

  「看在你进贡了食物的份上,孤就好心地告诉你……」大神顿了顿,凌萝努力摆出虔诚信徒的模样。

  「你会跑进来并不是巧合,而是……」大神又顿住了。

  凌萝觉得她演信徒演得脸有点酸,但还是必须给大神面子,卖力配合地诚心发问:「而是什麽?」

  鸟大神看来颇严肃地看着她半晌,道:「我忘了。」

  「……蛤?」如果她失手打了大神的话,会遭天谴吗?

  「等太久,我忘记了。」小喙子骄傲地翘得老高。

  等什麽等太久?她进来应该没有很久吧?还是鸟大神只要等一顿饭的时间就是天长地久了?那还真是有够辛苦!凌萝忍着不吐槽,依旧以虔诚信徒的语气和神情问道:「那说些您记得的呗?」

  「那我就直接说重点了──」鸟大神凌空浮起,周身罩着一层金光,还真有点神仙的模样,然後在凌萝面前以飘浮的姿态定住不动。

  是飘浮没错,牠小翅膀动都没动呢。

  「你当然可以回到你该回去的地方,但是从今天起,你必须成为我的奴仆,这不是交换条件,而是从你走进来就已经决定了。」

  「……」她今天出门是不是应该先卜卦算个吉凶?「奴仆要干啥?」铲屎?喂饲料?帮顺毛毛?

  「伺候我是一定的,但最重要的任务是帮我收集我的法力碎片。」

  「法力碎片?」法力还能变成碎片,是做成了大饼吗?

  鸟大神开始绕着凌萝飘移,这中间喙子依旧翘得老高,而翅膀……凌萝怀疑牠想以一种威严地背着手的姿态行进,但可惜翅膀太短,只能别扭地贴在背上。

  她勉力憋住笑意,专心听着其实很迷人……不看本尊的话──的男性嗓音道:「因为一个我也忘记的原因,我的法力破碎失落在各个时空,今天开始你会不定时地在感应到碎片黑化的能量,然後被我送到另一个时空,去替我找回碎片。」

  「另一个时空?」换作别人,估计会听得一头雾水。

  但凌萝从小就听过爷爷讲述他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故事,当下心脏突然跳得飞快。

  该不会……

  「可是大神,我上有年迈老父老母,下有欠教训的野人兄弟……」有可能去到爷爷出生的时空固然让她有些兴奋,但她不想像爷爷一样从此与家人失去联系啊!虽然爷爷说过,他对原来的世界并没有太多牵挂。

  但她有啊!

  「你已经说过了。」鸟大神有些不耐烦,不知道凌萝为何一再强调这些,「你得把散落在各个时空的碎片找回来给我,我又没说不让你回家!」

  「但是收集碎片很花时间的吧?万一我一去三五年……」

  「虽然我现在解释你未必会懂,但孤可不是什麽三流小角色,你穿越两个时空的出入口是『时间』,所以当你进入另一个时空,再回来时也只会回到原来的时间点,而我做为你的主人,给你的恩赐就是你在另一个时空肉体不会老化……」

  「那我会死吗?」

  「如果你在另一个时空死亡,任务就会失败。」

  「任务失败会怎样?」

  鸟大神又顿住了,凌萝忍不住担心牠又忘了任务失败的下场。

  「我忘了说,任务出现的预兆,都与现世你身边人的灾厄有关,只要你任务成功,那个人的灾厄就会解除;但失败的话,灾厄就会降临,你身边会有人死去。」

  「……」这是什麽鬼任务?为什麽偏偏是她?「大神哪,小的只是一介死老百姓,没有通天神威,虽然说有点家底也有一点武功,但是……您要不要考虑找一个绝世高手来为您服务,这样子比较有效率?」最好还是个天煞孤星,没爹没娘没朋友,好歹死路人不死亲友。

  「我刚刚就说过了,你会进到这里,不是巧合,我本来就是在等你过来,但是等得太久,很多事都记不清了!」鸟大神抱怨道。

  「……」所以是她八字有问题,天生倒楣被选上?苍天啊!她上辈子是做错了什麽?是在老天爷的枕头上拉了屎?还是借了老天爷的小黄书没还?

  「不过你放心,我当然不会指望愚蠢的凡人能独力完成任务,所以当年我在虚空保留了我绝大部分的神识,只要你开始每一次任务,我会到你身边帮你。」

  保留了绝大部分神识的小肥鸟,会比较可靠吗?毕竟这位鸟大神看起来就不太聪明的样子,凌萝顿觉前途无亮,但是也别无选择。

 1-3

  「大概就是这样,剩下的等你接到任务,再去问我在虚空中的本尊吧。他保有我绝大多数的记忆与法力,知道的也比较多,你直接问他比较快。」小肥鸟不可一世又有些敷衍地道。

  所以小肥鸟跟本尊是分化成两个意识?凌萝有些迷糊,但是也知道这是可以回家的意思。

  「那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小肥鸟有些鄙夷的上下打量她,「孤的座位呢?」

  原来在等牠的坐骑来着。凌萝内心无力吐槽,第一个反应是翻开她的小布囊。

  手工缝制,温暖舒适,居家旅行的最佳良伴!

  小肥鸟看着那外表比较朴素低调的布囊,不屑之情充斥了牠每一根鸡毛,凌萝把小布囊凑近,牠的小嘴就抬得越高,简直恨不得把牠的不屑昭告天下。

  「……」如果她揍了鸟大神,会有处罚吗?她定期都把它洗得很乾净好吗?实在是不想跟一只不太聪明的鸟计较,她只好放下布囊,依旧单膝跪地,然後冲着小肥鸟虔诚地伸出她的双手。

  「您愿意跟我回家吗?大神!」她觉得她的诚意简直可歌可泣,感动天地。

  鸟大神貌似从牠的鼻孔喷出一口气,「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邀请,孤就勉为其难吧!」然後才飘到凌萝双手上方,还有点不乐意地伸出一只脚丫子试探性地踩了踩凌萝的手掌心,彷佛在确定是乾净的,才终於甘愿委屈牠尊贵的鸟屁股坐到上头。

  「……」凌萝忍住把手上的小白绒球当棒球丢出去的冲动,想到什麽似地道:「大神啊,如果您突然想解手的话,可得提前说一声……」她有点担心等一下手会沾到什麽奇怪的东西。

  鸟大神还在适应新王座,对这突如其来的提醒有些莫名其妙。

  接着,凌萝便感觉到手上的绒球绒毛竖起,顷刻,一股温热湿黏的湿润物体,自绒球的屁股中央汩出……

  不是吧?!凌萝差点失手将手上的胖绒球甩到地上,然而她只是颤抖着手,看着一颗金灿灿的水晶小珠子,从白绒球的鸡屁股缓缓地滚了出来。

  「你说这个吗?」小肥鸟满脸无辜,口吻还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他娘的是叫你大便要讲,不是叫你大便!凌萝虽然很想咆哮,但还是认真地研究起那颗水晶珠子,「这是您的便便吗?真别致。」她乾笑两声,「大神的便便应该跟凡鸟不同,是有些功效的吧?」她抱着一丝丝的期待,希望能得到一个安慰的解释。

  大神在她手上拉屎,肯定是有什麽原因的吧?

  「什麽功效?屎就是屎。」小绒球一脸不屑,「快把它清走,这不是你的分内工作吗?你不会连这都做不好吧?」连铲屎都不会的奴才,废物!

  凌萝真的很想试试把手上的绒球砸在地上会有多痛快,可惜她不敢,只敢笑咪咪地道:「随地便便,是畜生才会做的事。」她默默地把那颗金便便收进小布囊里。实在不是她想这麽糟蹋自己亲手做的小布囊,而是她爷爷从小就教育他们,顾好宠物的吃喝拉撒,包括不让牠随地乱拉屎,是主人的工作,哪怕牠们把屎拉在外头,也得捡回家当肥料。

  「你的手是『随地』吗?」小绒球不只声音带点轻蔑和理所当然,连表情都相当不屑。

  「……」她爹娘还教育她,要爱护小动物!凌萝深呼吸,再一次忍住把手上的绒球捏成鸡肉泥的冲动,「大神啊,那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吧?」

  小绒球又从鼻孔哼了一声,顷刻凌萝眼一花,发现自己站在公主府的大门前。

  鸟大神总算做了一件符合大神身分的事,凌萝笑咪咪地和守门的侍卫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向侧门。

  「你要干嘛?」大神的声音再次响起,然而这回声音不再飘忽不定,而是在她身边。凌萝左右张望,不只没看到半个人影,她发现似乎没有别人听见大神的声音。

  为了不被当成疯子,凌萝捧着小绒球躲到石狮子後。「你不是说我可以回家了吗?虽然这里不是我家,但是暂时是我落脚的地方……」

  「我当然知道你暂住在这里,」大神的声音说道,小肥鸟的嘴也一张一合,「我不是都把你送回来了吗?」

  「对啊,所以我要进去啊。」

  「那让他们开门吧。」

  牠指的是大门吗?「……那门一般不开的,侧门就很好走,乾净又便利。」

  「孤只走正大门!你让他们开门!」大神不爽了。

  凌萝简直无语问苍天,她感觉到守门侍卫已经注意到她在石狮子後嘀嘀咕咕,只好装做还想再逛逛,捧着绒球朝外走。「您行行好,我一介平民让公主府给我开正大门,我是要被砍头的啊!您那麽厉害,不如省了走门这道程序,咱直接进去行不?」她实在不想在走哪道门的问题上争论半天,「等回了青阳城或五棱镇,我开正大门还铺红地毯,坐八人大轿送你进去!好不?」

  绒球涨了起来,还转过身去,把好翘的鸡屁股对着她。

  「……」这是还生起闷气来了吗?

  虽然不知鸟大神是什麽神,但从那座宫殿的气势来看就非比寻常,让大神走侧门确实是有点委屈。凌萝头疼得很,只好道:「大神啊,我们凡夫俗子就是俗气又愚蠢,别的不会,尽会挖空心思想一些有的没的来划分阶级,订定一些本来不需要的繁文缛节来假装自己高人一等。那您呢,就像人走进山里,看见山里猴子分了阶级一样,对您来说猴子就是猴子,山大王是大只一点的猴子,山大王的小弟是小只一点的猴子,山大王规定牠才能做的事,您不需要跟着一起做,毕竟您不是猴子嘛……我就觉得那门不知多久没开了,搞不好一开还有灰尘掉下来,脏了您高贵的毛毛,多恶心啊!」

  小绒球的毛慢慢地平顺了,似乎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於是一眨眼,凌萝就发现自己出现在堂弟凌曦给她安排的「无拘苑」。

  「大神果然是大神。」凌萝还不忘拍马屁,她听到哼地一声,但小绒球的尾椎又往上翘得更高了。

  「小萝回来啦?还以为你会多逛会儿。」似乎是听到凌萝的声音,凌南烟从花簃後走来,连祁枫都探出头来。

  「丫头买了什麽回来?」

  见爷爷奶奶都好奇地盯着她手里的小绒球,凌萝乾脆直接了当地捧着小绒球,眨着大眼卖萌,「不是买的,是捡的,我可以养牠吗?」

  凌南烟对这个孙女难得卖萌感到好笑,「当然好,但你应该问的是你母亲,你在五棱镇不是已经养了不少宠物?」

  凌萝感觉到大神听见「宠物」这两个字时,绒毛又竖起,整颗绒球也涨大了。

  「谁是宠物?!」想当然耳,这句暴怒的抗议,只有她能听见。

  凌萝灵机一动,道:「这是我新认的主子,我会认真做好铲屎官的工作,这样的话爹和娘也没有理由反对啦!」

  把宠物叫「主子」,养宠物就成为「铲屎官」,这是祁枫总是对儿孙们耳提面命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有责任心,别想自己捡着好玩,却要爹娘替他们善後。因此凌南烟与祁枫都是一阵失笑,凌萝手心里的小绒球竖起的毛也渐渐平顺。

  祁枫只觉得孙女捡的这只鸟模样逗趣,「你之前捡的小狗不是叫旺财吗?那牠就叫招财好了,虽然咱们家不缺钱,但你想当女首富,有旺财那也要有招财……」

  听到爷爷又乱起名字,凌萝本来还有些紧张,然而大神对这两个字没什麽反应,只是有些轻蔑地哼了一声,骄傲地仰起头,背着小翅膀,「凡夫俗子果然俗气又愚蠢。」

  是是是!我们最俗气,最愚蠢!当然凌萝不免松了一口气。

  於是大神有了新名字,就叫招财。

1-4

  那天晚上,凌萝做了个梦,梦见奶奶从高处跌落,那让她一身冷汗地醒了过来,大口喘着气,却见黑暗中,一对发光的绿眼睛瞪着她,才被恶梦吓醒的凌萝险些尖叫出声。

  「来了!」招财不知何时一屁股坐在她胸口,睁着一对圆滚滚的眼睛盯着她,「我感应到碎片位置了!」

  「……」来不及拍死牠,凌萝想到任务得穿越异界的事,连忙起身,「我什麽都还没准备,等等!」她急急忙忙地拿起床边的衣服,也顾不得掀开棉被时把小肥鸟甩出去,匆忙之间连灯都没点地在房里到处摸索。

  要带钱吗?要带乾粮吗?唉,早知道就先打包重要的行李!

  「瞎忙什麽?带了也没用!」在凌萝伸手抓自己的小布囊时,耳边听见招财啐了一声,瞬间她眼前一花,原本幽暗但勉强可以靠窗外烛火辨物的房间,成了一片星空。

  凌萝一见到这番景像,几乎要吓傻了,因为她脚底下也是一片星空啊!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会往下掉。

  但什麽也没发生,她维持着匆忙抓紧布包,脚都还没着地的姿势半天,才试探性地踩了踩看起来并不存在的地板。

  「放心吧,不会让你掉下去的。」大神的声音这回在她身後响起。

  凌萝却为大神变得特别温柔的嗓音而愣住。

  不只特别温柔,明明是同样的声音,却可以判若两人……呃,该说判若两鸟?还是判若两神?

  凌萝想起鸟大神说过,牠将绝大部分神识与法力保留在什麽地方来着?这是不是表示她总算遇上完整体的大神了?!凌萝当下以一种等不及要告状和拍马屁的兴奋转身,高大而俊美的男人却让她瞬间成了哑巴。

  凌家是盛产美男子没错,但以凌萝如今的年纪来说,上一代的美男子都太「熟」了,而同辈的又都还没长开,再漂亮也是屁孩。

  哪像眼前的男子,看上去二十多岁,是漂亮的孩子终於长开,又还没沾染太多人间烟火的年纪。老天真的可以再偏宠点,彷佛舍不得那张脸,那身子有一丁点不完美,要倾倒众生只要一个眼神就已足够。

  凌萝总算深信,她遇上的真的是「大神」,因为凭那丰采,只能是神仙。

  她本来想喊「招财」,这才恼自己怎麽斗胆给大神取了个这麽俗气的名字?

  「你可以用那个名字喊我,反正只是一个名字。」他的笑意里多了一丝揶揄,虽然被取了这麽老土的名字,但觉得脸红的却反而是凌萝了。

  有了完整神识的大神,跟中二小笨鸟还真是云泥之别!凌萝想起什麽似地,问道:「大神和招财是分开的吧?难道你们真是同一个……」同一个神?同一只鸟?

  「你可以理解为,招财是五岁的我,我在现世的本体,唯一的任务就是把你带到我身边,拥有五岁的智力已经足够。」

  确定够吗?凌萝觉得自己好几次都想把小笨鸟拍飞。

  但原来小笨鸟只是个五岁的小屁孩。凌萝突然觉得自己也不好一直和一个小屁孩计较。

  「如果我现在回去……您又会变回五岁的意思?」

  「这要看你能不能完成任务了,找到碎片的话,我的记忆与法力又能回去一部分。」

  也就是碎片能让中二小笨鸟长大就对了。

  「完全收集完的话,现世的招财就能恢复成您的样子,又或者说您就能完整地回到现世的身体里了,是吗?」

  大神赞许地点点头,「没错。」

  这简直让凌萝瞬间充满斗志。

  本来想到要解什麽鸟任务就想直接躺平,但只要她安分解任务,就能把智商只有五岁的小笨鸟,变成温柔睿智而且俊美无双的大神,突然间就觉得任务变得很有吸引力!

  「第一个任务是什麽?」快开始吧!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大神只是笑咪咪地看着她,「你确定要这样开始?」

  凌萝被这麽一问,才意识到自己衣裳都没穿好。她红着脸背过身去飞快穿整好,又检查了一下小布囊,才发现里头只装了荷包、路引,一本她赶路时带在身上解闷的话本……还有一颗忘了丢掉的,招财的屎。

  凌萝顿觉前途黯淡。

  「其实你不用带任何东西,你可以随时回到现世。」

  凌萝讶异极了,再想想,只有五岁智识的招财,能解释的也不多。

  「在开始前,我先仔细跟你讲解一遍吧,首先是关於任务出现的徵兆,可以视为一种预告,在你执行任务期间所预告的灾厄都不会发生──当然它还是有个时限,我能做到的是帮你预测现世的时限多长,而你最好在时限内完成任务,一旦过了时限,灾厄必然降临;如果任务失败,灾厄同样会在时限内降临。」

  「所以这次的时限是多久?」凌萝想到那个恶梦就浑身不舒服。

  「半年,最後时限是今年的八月十五。」

  这个答案让凌萝松了口气。半年,任务不要太难的话时间应该足够吧?

  「那麽你就要好好计算你在异世和现世的时间分配了,你到异世执行任务时,我的部分神识都会陪着你,你也能随时往返两个世界,就像我之前说的,你进出两个世界的『出入口』是时间点,所以你只会从离开时的时间点来回两个世界,简单地理解,你离开时,时间就是静止的。」实际上时间并没有静止,只是她去与回的时间点相同而已。

  「举个例子,你现在进入异世耗了两天的时间,当你回到现世时,就会是你刚被恶梦惊醒的三月十六深夜,一刻都不会多也不会少;同样的,你在现世待了三天,想继续完成任务,异世也会是你三天前回现世的时间点──同样要考虑到期限,期限一过,这个任务将无法再进入。」

  总算听懂了的凌萝,对於完成任务的信心又更大了。

  只要她省着点回到现世,尽可能专心完成任务,那麽半年内要解除发生在奶奶身上的厄运,很足够了!

  「还有,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现世或异世里的人,关於你穿越时空的事,倘若你说了,他们不会留下任何记忆。同样的,你可以从两个世界中带走的,必须是没有灵识的东西。而如果你强行带走会对另一个世界造成秩序破坏的东西,这个东西在另一个世界会无法使用。」

  没有灵识,意思是食物可以带吗?

  但最後一句凌萝听得一头雾水,「造成秩序破坏是什麽?」

  「到了任务所在的世界你就能懂了,没有灵识的东西包括了食物和衣服,但如果你需要携带这些,就必须使用自己的身体来执行任务;也就是在执行任务时你有两个选择,用自己的身体,或者在任务期间,暂时魂穿异世某个人的身体,利用他的身分和身体来执行任务,但除了帮助碎片寄生者渡过难关或解开心结,你不能定夺碎片寄生者以外的人的生死,不能做出强行改变任何人意愿的行为。」

  「强行改变任何人意愿?比如……」

  大神唇角一勾,双眼有着显而易见的笑意,「暴力胁迫是一种,魂穿某个人却故意做了他原本不愿意,而且会改变他命运方向的大事,也是一种。」

  魂穿?那不是夺舍吗?听起来就很不道德,更何况强行改变原主的人生,那简直是无耻了!

  凌萝此时还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只想到用别人的身体感觉就别扭,自己的用着才习惯啊。

  「先用我自己的就好……其他还有什麽特别要注意的?」

  「暂时只有这样,反正我会一直陪着你,遇到问题你再发问就好。」

  有个美男子一直陪着自己,突然就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凌萝转过头掩饰藏不住的窃笑,「那还等什麽?出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解压后看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10-25 00:14 , Processed in 0.188100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