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青微《宠妻不敢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23 10: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微《宠妻不敢逃》

{出版日期}2021/09/24

{内容简介}

翻腾一夜,她惊慌失措,能多远走多远;
一夜尝欢,他食髓知味,想要逃没可能!


身为私生女,程未然不但被养在外头见不得光, 还是父亲商业联姻最好的棋子,
因为她够美够吸引男人目光。 可不想被逼嫁给浪荡子的她,反抗无效又逃不掉,
却不肯这麽嫁人,好胜的程未然想到找到梁城。 因为阴错阳差,她成了他一夜情女伴,
被押在床上折腾了一夜, 她没想过捞梁城任何好处,只想利用有钱有势的梁城帮她拒婚,
她跟他,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自此两不相欠,井水不犯河水。
梁城问她考不考虑嫁他,他身边不缺女人,更不缺床伴, 可程未然让他睡上瘾了,
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是他的菜。 梁城不谈情不说爱,就想把人娶回家合法在床上收拾,
梁家,强大到不需要商业联姻。他以为这女人对他心动了, 谁知傻气的她,
对他竟只有感恩,再见其他女人上门, 竟然嚷着离婚?想离?那就离,他梁城从不挽留女人,
可下一秒他反悔了,她想离婚,起码等他睡够了再说。


第一章

深夜,街上行人稀少,程未然包好最後一束花递给客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打烊。

关上花店的门,她裹紧了风衣,吹着夜风往家走。

程未然开了一家花店,距离家不太远,走路需要二十分钟。因为生意一般,店里只能雇佣一个女店员,平时都是她守着,程未然虽然每天都会来,更多时候是在花店的隔间摆弄前段时间买来的木头,她最近学习木雕,这是耗心力的活,没天分的人就需要更多时间来练习。

比起别的生意,花店还算轻松,平时关门比较早,除了情人节这些特殊日子,并不会开到深夜,这几天晚回家,也只是因为她不想回去,所以等店员走了,还守着这里到很晚。

踩着零点到家,她开门的声音很轻,这栋公寓很老了,到处都需要修理,哪怕她十分小心,还是弄出一些声音。

怕吵醒家人,没有打开客厅的灯,藉着月光,她熟练地走到自己房间,一路上什麽都没碰到,除了很轻的脚步声,别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打开自己房门的时候,程未然看了一眼主卧,里面关着灯拉着窗帘,里面的人应该睡了。

她松了一口气,摁下灯的开关。

房间淡黄色灯光亮起的时候,程未然被床上的人影吓了一跳,回神後表情多了几分无奈,「妈,你还没睡?」

听到声音,呆呆坐在床上的聂晗抬头看女儿,她眼里都是泪,脸上妆花得不成样子,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酒味,「然然,你不能这麽对我。」

虽然已经快四十岁,她妈还是很好看,她保养的好,对自己的脸格外用心,这样楚楚动人哭起来的样子,说是梨花带雨也不为过。

没人会看到她妈哭着还不心疼,可程未然已经麻木,她僵着身体走到床边坐下,熟练地抱着她,在妈妈後背抚摸,「妈,别哭了。」

如果不是称呼,这一幕像是她在安慰一个小女生。

事实也是如此,程未然怀疑她妈一直保养的很好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内心住着一个脆弱敏感,需要时刻保护的小女孩。快四十的年纪还活得这样恣意,想哭就哭,程未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聂晗哭了一会才抬头,看女儿的眼神十分哀怨,「你在躲我。」

她语气肯定,程未然不想辩解,更不想撒谎。

对她的沉默不满,聂晗摆出彻底长谈的架势,「女人不能熬夜,但我们今晚需要好好聊聊。」

「好。」

「然然,你要躲我到什麽时候,有些事情总要面对。」

程未然很想把这句话还给她妈,可看她红着的眼圈,又收口不言。

「你爸爸今天来过了,想找你谈谈,你一直没回来,他好几次来你都不见他,这样不好。」

程未然没什麽表情,「哦。」

「你知道他来这里为了什麽吗?」聂晗小心翼翼看女儿,「然然,你能猜到对不对?」

脸色骤然难看,程未然皱眉,「我们不聊这件事可以吗?」

「不可以。」

「妈。」

「就当是为了我好吗,求你了,然然。」聂晗哀求,「事情真的没你想的那麽糟糕,章天睿除了花心点,没有别的毛病。」

「妈。」程未然心烦,语气不耐,「这和他没关系,我不想结婚。」

「为什麽,结婚这件事每个女人都要经历,你不要排斥,我知道你还是介意章天睿花心,但他从小被娇生惯养,现在还不成熟,章家这样的家庭,孩子爱玩爱闹一些,都是正常的。」

一遍遍听到章天睿名字,程未然眸子里闪过失望,原本想要心平气和和她妈沟通,最终还是忍不住露出带着嘲讽的笑,「妈,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麽不想结婚,因为我不想做程立江商业联姻的棋子!」

也不想做你讨好这个男人的工具,程未然忍了又忍,没有说出这句伤人的话。

她心疼她妈,这世上已经没有人在乎这个女人,如果作为女儿的自己都不心疼她,还有谁会心疼。

聂晗脸色一变,懦懦开口,「他是你爸爸,怎麽能直接叫他的名字。」

对上程未然微红的眼睛,看她心情平复下来,聂晗松了一口气,话音一转,「然然,我知道你心疼妈妈,如果你在乎我,能不能答应和章天睿结婚,有钱人都爱玩,这种事很正常,你答应和他结婚後,他会改的。」

程未然笑了,「昨天最新的八卦杂质,章天睿和两个女模热吻,从酒吧到饭店,被人拍了下来。」

听到这话,聂晗露出几分尴尬,「那是因为你还没答应嫁给他呀。」

「他不会改的,章天睿上次订婚第二天,被人爆出订婚宴骚扰一个女生,被退婚,那之後他又闹出多少绯闻。」从被逼迫和章家联姻开始,从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的程未然开始看杂志,她看着八卦杂志上章天睿的绯闻,男人和女模激情热吻的照片特外刺眼,这不是他的第一个绯闻对象,也不会是最後一个,哪怕自己和他结婚後。

这样一个浪荡公子哥,居然是程立江给她选定的联姻对象,她怀疑自己不是程家的女儿,没有父亲会这麽残忍,哪怕自己只是个私生女。

程未然还要说,聂晗露出不耐烦神情,「你说这些做什麽,谁不会犯错,有钱人身边都有许多女人,你能不能认清现实。」

被她态度刺到,程未然忍无可能,「我早就认清了,妈,我是你的女儿,程家的私生女,这些年,我怎麽可能没认清?」

她话里含着深意,房间倏然寂静下来。

聂晗先窘迫的涨红脸,又大怒,「你在责怪我!」

一言不发,程未然不想多解释什麽。

从四岁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和别人家的小孩不同,她的爸爸很少来家里,那时候这里还是崭新的公寓,却只是她和妈妈两个人的家,九岁的时候,程未然在公寓楼下玩,听到了别人指着她说私生女这三个字,她终於明白哪里不同。

◎             ◎             ◎

妈妈就是程立江养在外面的女人,她是她妈妈偷偷生下的私生女。

这些年的心路历程,程未然不想再对妈妈讲,她是个脆弱的女人,需要依靠男人,日夜相伴的女儿哪怕再贴心,在内心深处还是不如那个男人。

程未然不怨,这些怨气早在十几年的时光里磨光,她已经开始学着开心度过每一天,经营自己的小花店,过普通人的日子。

如果不是那个身为她父亲的人需要一个棋子与章家联姻,突然想起她,程未然平静的生活不会被打碎。

那个男人甚至没有亲自告诉她这件事,只让妈妈告诉她这个消息,好像在等着她感恩戴德的接收。

看吧,如果你不是我程立江的私生女,你这辈子都嫁不到这种有钱人家。

程未然能想到那个男人的心思,可她没让他如愿,妈妈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她拒绝的很痛快,不会答应,也没有怨怼,这个人对她来说如同陌生人,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商人。

她不会对一个对自己女儿漠不关心的商人抱有期待,唯一失望的是,相依为命二十多年的妈妈居然会要她答应这个安排。

当然,妈妈的理由很充分,因为她的拒绝,程立江又让了一步,只要她和章天睿结婚,程家会承认她这个女儿,算是间接承认了她的身分。

这个身分对她妈来说,至关重要,比女儿的幸福还要重要。

程未然知道妈妈迫切想要得到程家的肯定,哪怕进不了程家的门,也想被人知道她是谁的女人,从私自生下她开始,妈妈就存着这份心思,才会让她姓程而不是聂。可聂晗没想到这个结果让她等待了二十多年,程未然也没想到要用自己的婚姻来换取。

面对这样一个不堪的结婚对象,程未然一直在反抗,两个月来,她试过说服,低头求饶,甚至想过逃,可最终都逃不掉,只能每天躲在花店很晚回家。

程未然沉默了好一会,终於开口,「妈,对不起,我不能……」

「我知道了。」聂晗脸色冷下来,她推开程未然的手走下床,随着砰的一声门响,离开了房间。

家里又安静下来,程未然睡不着,她看着外面的星空想了很久,下床去洗漱,路过主卧的时候,半掩房门里传出压抑的哭声,从小听了太多妈妈的心酸和委屈,这是她的软肋。

可结婚这件事没办法勉强,程未然只能当作没听见,去洗澡。

等她从浴室出来,主卧里没了声音,灯光却没熄灭。

终究是不放心,这样也睡不着,程未然推开半掩的房门,眼睛骤然睁大,「妈,你要做什麽?」

她扑过去,抢过她妈手里的药,安眠药的瓶子在地上滚动,「你要做什麽?」

聂晗木然地看着她,「然然,我不能失去你爸爸,我爱他,你不帮我,就是逼我死。」

她跟了那个男人二十年,哪怕後来的十年里,一年见不到几次,她还是爱这个男人爱得要死,聂晗知道自己傻,可她就是笨,一辈子就爱一个人,这是她最後的机会,如果程未然答应和章家联姻,那人就会承认她的身分,哪怕只是婚外情,所有人也知道她是程立江的女人。

等到结婚後,哪怕只是看章家的面子,程立江也会经常来看她,女儿的婚礼上,他甚至会牵着自己的手,像一对真正的夫妻那样,这是她作了十几年的梦。

「嫁给他,我不会幸福。」

「我知道你不开心,可是我不能失去你爸爸。」

「哪怕用我做代价?」

「然然。」聂晗哀求她。

程未然眼底最後一丝希冀破灭,她沉默良久,捡起地上的药粒握在手心,「我会考虑。」

「真的吗,你答应了?」聂晗又惊喜又愧疚,笑容有些不自然。

程未然沉默着,算是默认。

这一晚,她不知道妈妈有没有睡着,程未然一夜未眠,她靠着窗拼命思考,想给自己找一条退路,可四面都是荆棘和牢笼,无路可走。

天快亮的时候,程未然倒在床上,手臂触碰掉放在床头的书。

她没心情捡起,木然地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直到她心烦意乱到睡不着,打算出去平复心情,才捡起落在地上的书。

拿起书本的时候,书页间掉出一张烫金的名片。

梁城,上面简简单单两个字,还有一串号码。

程未然动作一顿,眼底倏然燃起希望,她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的溺水者,急切地抓住名片,又找出手机,艰难地输入那个号码,顾不得这个时间打给对方会很失礼。

手机里铃声响了很久,直到程未然快要放弃的时候,终於被接通。

一个透着睡意,含着不耐的磁性声音响起,「哪位?」

程未然瘫软了身体坐在床上,声音有点哑,「梁先生。」

救我,她想喊出声,可话再嘴边,却怎麽都开不了口,这是她最後的希望,可却比说服妈妈还要渺茫。

手机另一端的男人沉吟片刻,似乎在思考她是谁,直到男人试探喊出她的名字,「程未然?」

「是我。」

◎             ◎             ◎

勉强自己睡了一会,去见梁城的时候不至於太狼狈,程未然起床的时候是中午。

聂晗已经买了饭菜摆在桌上,看到女儿眼睛一亮,又有点不知道说什麽,乾脆招呼她吃饭就开始摆弄手机,她不断和姐妹发语音消息,炫耀过段时间要出国玩,跟着别人出去。

虽然聂晗没有对姐妹说跟着谁,程未然也知道。

沉默吃着饭,她想笑,妈妈就这麽急不可耐把自己答应结婚的事情告诉程立江,然後受宠若惊地换来跟着对方出国游玩。

越想越觉得压抑,家里的氛围让她呼吸不过来,程未然随便吃了几口,「我有事要出去。」

「去做什麽呀,你爸爸今天会……」对上程未然沉寂无波的目光,聂晗及时收口,「没事,你去吧。」

离开家,程未然松了一口气,她叫来计程车。

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来得及。

给梁城打电话时候,程未然很焦躁,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对方,想要立刻见到他,希望这个男人能帮自己,可梁城听出她语气的疲惫,直接把时间推到下午两点,让她睡好再去梁氏集团。

也许是梁城平静的语气安抚了她的情绪,程未然居然真的睡着,却又被噩梦惊醒。

下午一点四十分,已经在大楼下转了几圈的程未然走进大楼,想见梁城一面很难,如果不是他提前打了招呼,没有预约的自己只能在楼下等到天荒地老,还不一定能见到人,说不定会被保全当成坏人。

这一次很顺利,她报上名字,总机小姐微笑伸手,「程小姐吗,这边,总裁正在等你。」

进梁城办公室前,程未然脸色千变万化,她迟疑不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来见这个人,最终还是化作坚定。

她已经没路走了,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梁城的办公室比她想像中还要豪奢,这让她窘迫,「梁、梁先生,你好。」

「总裁,我先出去。」

梁城点头,又噙着一点笑看程未然,「坐。」

被他的微笑晃了一下眼,程未然拼尽全力保持冷静,其实心底里惊涛骇浪。

再见这个男人的压力不比被逼婚少多少,尽管他笑起来很温柔,可男人的气场不在脸上,举手投足间的每一个动作都透露出非凡气质,还有摄人的压力。

程未然开始後悔来找梁城,自己似乎太冒昧了。

从那晚後,这是她第一次见梁城,再次面对这位位高权重的梁先生,她不可能不紧张,尤其对上男人探究的目光中,更是很快败下阵来。

如果不是真的想不出丁点办法,她是绝对不会找到梁城这里,毕竟认识这男人的经过是个要命的乌龙,更是程未然不能对任何人提的秘密。不对,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当初把她带到酒吧又只顾着玩忽略了她的朋友,可对方也只是猜到她被一个男人带走发生了一夜情,绝不会猜到那人会是梁城。

事情发生後朋友愧疚,渐渐远离她,两人这几个月变得不咸不淡,一直没敢提起这件事。

对自己和梁城的一夜情,程未然至今都觉得恍惚。

她怎麽会知道酒吧那麽危险,自己不过是陪着失恋的朋友去散心,谁知去了趟洗手间饮料里就被人下了药,万幸她喝完就觉得不对,硬是挣脱开摇摇晃晃往外走。

可身後两人还不死心,对她紧追不舍,怕到了酒吧外面被对方拖走,程未然不敢出去,她凭藉最後意志四处逃,却绝望的找不到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大家都在狂欢,没人能帮她。

程未然跌跌撞撞跑到楼上,不敢停下,也不敢想像被抓到会发生多麽可怕的事情,在她慌不择路推开酒吧最里面包厢的时候,独自坐在里面的男人闭目沉思,看到她出现只是微微抬眼,做出等她服侍的姿势。

救我。

程未然不认识梁城,想解释也想离开,可昏沉沉的脑海理智渐消,浑身燥热的身体更是尝到饥渴的滋味,她已经没力气再跑,不得不对眼前男人求救,走上前想要解释,身体一个趔趄倒在男人身上,她启唇,吐出的却只是呻吟。

迷蒙中,程未然对上梁城深邃疑惑的眼神,她眼圈通红,说不出是恐惧还是药物催发的情潮刺激。

那一晚很激烈,梁城虽然怀疑,却没有客气把她吃得彻底。

第二天,程未然是在酸疼中醒来,她瞪大眼看着旁边赤身裸体的男人,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她很怕,很绝望,也很生气,言语间激烈质问男人为什麽这样做,对方却没有半点失措,梁城扯动嘴角,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什麽,反问她为什麽来自己包厢。

被他似笑非笑盯着,程未然手足无措,想起昨晚的事情,胸口怒气渐消,原来是自己的错。如果她没有来酒吧,又蠢到被人下药,自己不会打扰梁城,如果昨晚遇到的人不是梁城,可能还会遭遇更可怕的境遇。

程未然一脸茫然,一时不知道该怪谁,看着男人递来的支票,缓缓摇头。

也许是程未然这个举动让人惊讶,梁城脸上总算多了几份兴趣,他没有勉强,却换成了名片,既然她不要钱,就给她一个承诺,需要帮助可以开口。

那时的程未然还不知道梁城是谁,直到程立江提起联姻,她才顺便从杂志看到男人的身分。

梁城,他居然是梁氏集团的下一任掌权人,而梁氏,毋庸置疑是商场上人人口中的骄傲。

这样一个声名显赫的男人,居然是她的一夜情对象,对当初拒绝支票的行为,程未然不後悔,甚至暗暗想着,希望再也别和对方有牵扯,可她绝想不到自己会这麽快就出现在梁城面前,当初拒绝的多乾脆,现在就多尴尬,可面对自己的终身大事,她只能硬撑。

深吸几口气,程未然压下心头的慌乱。

「你好。」

「你好。」梁城颇有兴趣看着她。

「我叫程未然。」

「我知道。」

「你还记得我吗?」

她结结巴巴,梁城突然笑了,「嗯。」

「我需要帮助,之前你说我遇到麻烦可以找你。」被他笑得十分不安,自己也不擅长与人打交道,程未然不再迂回,直接说出请求,「梁先生,你能不能帮我。」

她自知没必要在这个男人面前耍手段,甚至不需要伪装,以他的城府和本事,自己每一句谎话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她只需要坦白点,想尽所有的办法去说服他帮忙……

「好。」梁城微微躬身,姿态闲适。

程未然愣了一下,「什麽?」

「我说好。」被她震惊的表情再次逗笑,梁城注视她眼睛,「需要我帮你什麽?」

没想到男人会答应得这麽痛快,问也不问就一口应允,程未然准备了几十遍的腹稿反而被扰乱,她看着眼前英俊的男人,有点走神。

她从来没见过梁城这种人,有点不好惹,好像不知道下一秒他会做什麽。

程未然觉得一句英俊很难去形容梁城,他身上上位者的气场比俊朗的脸更吸引人。

梁城没催她,很耐心看着程未然,「不想在这里说吗,楼下有休息室,可以喝杯咖啡。」

「不用。」程未然不能浪费梁城更多时间,她坐在那里,迟疑了片刻就把自己的事情说得一清二楚,包括她是程家的私生女。

程未然不想隐瞒梁城,一点都不想。

梁城静静听她说,女孩眉眼里藏着浓深的烦恼,可还是极力保持平静,他目光落在程未然翕合的唇上,不施脂粉的唇瓣比妆後还要浓艳。程未然会出现,梁城很惊奇,可他把情绪藏得很深,可以不动声色听完所有的故事,程家的私生女,难怪。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6 01:11: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挺好看,霸道总裁爱上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10-24 23:04 , Processed in 0.186980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