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唐梨《相公病秧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23 10: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梨《相公病秧秧》

{出版日期}2021/09/24

{内容简介}

冷情夫君,就爱折腾,谁教她先爱上他;
娇憨娘子,小媳妇样,想欺负又舍不得。

因为家穷,秦梦儿傻气的卖身嫁入秦家冲喜,本以为,
她的相公是个病秧秧到随时要死翘翘的男子,
才会买她来冲喜。她也早就想好了,若是相公真病没了,
她就在婆家做牛做马一辈子,只要别让她家还银两就好。
谁知,新婚夜,步沧溟的冷言冷语却教她委屈难堪,
明明嘴上说不愿碰她,却把她拖上了床欺负了,
还恶狠狠地把她给欺负得下不了床,末了还说,他不喜她。
因为卖身嫁人,秦梦儿一直都逆来顺受,被步沧溟怎麽冷落,
被下人怎麽怠慢,她都没想过离开。可当步沧溟的心上人找上门,
秦梦儿心中的委屈终於崩塌了,她不想再为妻为妾,她想被休。





第一章





红色,还是红色,入眼全是红色……

应该说在此刻的秦梦儿眼里只看得到红色。

她身上造工与绣工细致精美的嫁裳是红色的;纤指指尖同样被染上艳红蔻丹,头上那一块红绸盖头遮挡视线,却又隐隐约约能瞅见不远处的烛火微微轻摇着耀目火光,只是光亮同样遭到了红色的侵蚀。

今天分明是她成亲的日子,此时守在新房等候新郎到来的她却感到很是不安,只因这场亲事来得不太寻常。

她家是四口之家,住在尧光镇往北的一个叫海棠村的小村子里,平日靠着向村民贩卖自家所栽种的时令蔬果倒也勉强可以度日,奈何她家弟弟自小就患有难以被治癒……不,弟弟是患有的是他们那种寒苦人家难以取出大钱为其彻底治癒的病症,这就让他们本就不富裕的一家几乎常年都处於雪上加霜的状态。

大约一个月前,尧光镇上经营着布庄买卖的步家,派了媒婆四处打听寻找庚申年八月初七未时出生的姑娘,说是在这个时辰八字出生的姑娘拥有旺夫的命格。

本来在尧光镇上是打听到有那麽一位符合条件的姑娘,但那姑娘已然婚嫁,步家只能再继续寻找,最後在几经打听到了海棠村才找上她。

步家的人说只要她愿意当身体羸弱的步家少爷的冲喜新娘,便会给予他们一笔大钱,到时不只是弟弟的病,即使是爹娘的下半辈子都不会再有後顾之忧。

如此美事若是换作别的人家,恐怕早就答应了。可她家爹娘向来都很有骨气,认为人穷志不能穷,骨头更不能贱,觉得不能让女儿嫁予一个病弱的男人为妻,万一那个男人突然一命呜呼,那女儿这辈子便只剩下凄凄惨惨戚戚可言。

是她,不忍看着弟弟一再受病痛折磨,当步家的人第二次上门之时便说服她爹娘将亲事一口承诺下来。

听说那位步家少爷步沧溟因受病体侵扰,在许久之前就搬离了步家宅院,住进这临近城郊的步家别苑静心休养。

虽说是冲喜,可步沧溟不爱热闹,以他的体质也不适宜劳师动众接待宾客,只命人将一切繁文缛节从简再从简,不只宴客,就连堂前敬茶也彻底省去,只待他日回门再补。

秦梦儿就在那阵倍感「冷清」的敲锣打鼓声下跟步沧溟拜了堂成了亲,然後被送进了这间新房,但步沧溟却不在这里。

她本以为他该是比她更早进入新房才对,她甚至在拜堂时因为忧心忡忡而显得心不在焉,除了那几下对拜与跪拜,她根本记不清当时还发生了什麽。

直到来到新房,经过过於枯燥且漫长的等待,心中的担忧与不安又逐渐加深,加重。

外传步沧溟的身体很不好,她觉得就连拜堂他也是强撑着完成,她以为在那之後他该是被带到哪处暂且歇息,等到他缓过来自然就会回房。

她也不急着见到他,她从未见过他,他对她而言是完全的陌生,此时充斥着内心的惶恐或许有一半便是来自於此。

但是,她觉得自己等了很久很久,真的很久。她已经坐到屁股有一点点麻和一点点痛,头上的凤冠好重,一直压在她头上,压得她昏昏沉沉,睡意,在这阵昏沉的感觉之下渐渐侵蚀脑子和眼睑,害她必须用一双小手不停揪紧着裙摆,用套着精美绣鞋的莲足在地上踩了又踩才能维持清醒。

在她不断与困意抗争的期间,桌上的红烛已经燃尽了一半。

在她快要撑不住之时房门终於被人推开。



◎             ◎             ◎



从外面蓦然涌进的一股寒风让她哆嗦着打了下冷颤,睡意总算被驱走一半。

「夫……夫君?」是她先开口唤他。

他一直没有出声,却有在移动,她也没有听见有别人的脚步声,所以他是一个人来的?不需要任何人的搀扶?

疑惑纷纷涌上心头,因为他由始至终的沉默,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对他的呼唤是否有何不妥,可她若不这样唤他,又能唤他什麽?

最终,他的脚步声在她面前停步,也让她再一次不安地踌躇着结巴,「你、你……那个,那个……」

要不是媒婆有吩咐绝不许自己取下盖头,她真的好想扯下那块红帕子,一睹自己丈夫的真容。

好在他并没有让她等待太久,在她慌乱的催促……询问之下,唰的一下就扯下了困扰她许久的那块红绸盖头。

「啊……」

刺目的光首先拥入眼帘,紧接着被她收纳进瞳心的是一张极为俊美的男性容颜。若没猜错,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步家少爷,也是她的丈夫,步沧溟。

「夫……夫君?」她又轻唤了一声。

这一声呼唤里有疑惑,更有不知所措的抖颤,只因此刻站在她面前的步沧溟并没有想象的病弱,有的是一脸的阴沉。

「你叫什麽名字?」

这是步沧溟最先跟她说的第一句话。

他的嗓音听起来很是清朗,却又带着些些宛如醇酒般的醇厚,只是没有蕴进半分感情。

「梦儿,我叫秦梦儿。」她下意识就回应了他。她才说完,就禁不住露出一抹惊讶,「你……你不知道我?」

她感到很奇怪,她是要与他成亲的女子,可他竟然不知道她名字?

「我对不感兴趣的人和事物没有记取的习惯。」他对她不感兴趣,或者说本来就视她为无物,即使有人曾在他面前提及,他也没有将她记住,「你是从哪里来的?」

哪里来的,是在问她家住哪里?他连她是哪里人都不知道就跟她成了亲?

秦梦儿不由得愣住,她突然感觉眼前的步沧溟真是不可思议极了。

「说话。」得不到她的回应,步沧溟直接冷着嗓吐露催促。

「海、海棠村,我家住的村子叫海棠村。」

「海棠村?」步沧溟闻言皱着眉思索片刻,「不认识。」他最後所说出的这三个字语音依旧是冷的,甚至还隐隐约约透着不屑的讥讽。

秦梦儿倒是不太听得出他话语中的嘲讽,只是傻傻地开口为他解释道:「我们村不是很出名的村子,规模也不大,最多也就十几户人家,从尧光镇出去往北面一直走就能看到,我们……」

「不出名的村子就是说你没有出身,对吧?」她话有点多,他根本不需要她那种道地的讲解,他直接把她打断。

「没有出身指的是什麽?」她看着他问得既单纯又傻气。

她不懂,她以为所谓的出身就是指来自哪里,人只要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就都会有出身不是吗?

不过她有表现得很急切地想要知晓答案。

可步沧溟却没有立刻为她解惑,而是突然俯身倾近,伸出的大手直直捏住她小巧的下颔。

「长相倒是不错,长得一脸可人又惹人怜爱的模样,可你的脑子里似乎只塞满了蠢字!」

他突然靠得很近,靠太近了……秦梦儿还是头一回跟她爹爹和弟弟以外的男性这般靠近,柔美可人的脸蛋一下子被害羞染红。

她曾有过那麽一瞬间想过要挣脱,奈何他力气好大……

总之,他好似把她固定住了,她根本连一点点的後退都办不到,就只能以眨不掉惶恐的圆滚大眼愣愣看着他,暗自祈求红烛的亮光能将她脸上的红云稍稍掩盖。



◎             ◎             ◎



「不说话是想怎样?你不知道不马上回答别人的话是极为不礼貌的行为吗?」先不论她是不是蠢,他进来这麽久,她最多的就只是发呆、发愣,她脑袋的不灵光实在教他感觉越来越失去耐性。

「什、什麽叫塞满了蠢字?」他要她说话,她就只能顺着他之前说的回答他,但是这确实是她想要问的,她……总觉得自己好像不太听得懂他在说什麽?

「字面上的意思。」步沧溟笑了,用的是充满鄙夷和不屑的那种笑法。

尽管他的笑意不太友好,秦梦儿却仍是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好看,笑起来似乎更好看了。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他展露这个笑容时有过那麽一下的停顿漏跳,跟着,传来的是像被猎人或是猛兽追捕的小鹿那样的疯狂乱窜……

「没有出身,不行吗?」她认为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他是在嘲笑她,而在过分古怪的心跳之下就只能挤出这麽一句傻乎乎的话。

「你知道步家在尧光镇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吧?」他边问着,边用拇指在她脸上抚摸滑行。

他的举动虽看着像是有那麽几分爱怜,但他看着她的眸光由始至终都是冷的。

「知道……」

「步家在尧光镇上可不只有一间布庄,与布料有关的生意买卖几乎全被步家承包,不仅如此,我们在几个大城里都有着数间分号,如此,你觉得你没有出身行不行?」

他是说他在嫌弃她的出身,他所说的出身是指富与贫的差别。

秦梦儿几乎一瞬间就变了脸。

她从来都不知道身为普通老百姓,就只是为了生计而殷勤度日的他们,在他眼里竟是这个模样。

可是,他不是也是知道她的事才同意娶她的吗?

「我……我又不是因为你家是大户才嫁给你的。」秦梦儿在他更加变得深沉的目光注视下小小声说出这麽一句。

「呵……那你倒是说说你是为何而来?」

「自、自然是为了给你冲喜啊!」

「你觉得我需要冲喜?你认为需要被冲喜的人的首要条件是什麽?」

是被冲喜的人需要有苍白的脸色、虚弱的身子骨,以及明显病入膏肓,时不时就来几声像是能把肺都咳出来的咳嗽,再来就是病恹恹到说不定下一刻就能死翘翘的萎靡病态。

但他有吗?

他进来这麽久,跟她说了这麽久的话,他看起来非但没有所谓的虚弱病态,甚至根本就是身体健康、头好壮壮、无病无痛,所以他真的需要她为他冲喜吗?

步沧溟先一步看出她的疑惑。他把手从她脸上移开,然後抓起她的手,按上自己的胸膛,让她清楚感觉到包裹在衣衫底下的厚实胸膛,以及心口所传来的有力心跳,冷笑着说道:「如你所见,我活得好极了,我根本不需要你为我冲喜。」

「可是,那、那为什麽……」为什麽步家还要买下她?她糊涂了……

「你是那女人派来的吧?」步沧溟突然狠眯起眼盯着她问。

「那个女人是谁?」她一脸不解又单纯地反问。

「别给我装傻,哪个女人把你弄来,就是那个女人把你派来的!」他忍不住狠吐一句恶言。

她越是装出单纯无辜,他就越是感到来气,原先抓住她的手松开,又像是碰触了什麽不乾净之物,狠甩了两下手,微抬的下颚将投向她的视线彰显得居高临下。

「你是说……娘?」秦梦儿在稍稍思考过後这麽问道。

可她才刚说完,脸上就迎来一阵微狠的风,步沧溟的脸一瞬间在她眼前放大。

这一回他的脸色渗着蕴含阴寒的冷,随之而来的还有揪住她衣襟襟口,几乎只单单一只手就能把她举起来并且勒到她气息闷窒的男性大手。



◎             ◎             ◎



「你喊那个女人做什麽?」

他用以询问的嗓好冷,就跟他盯着她的目光一样冰冷。

她几乎第一时间就明白到他是因为她的话才会有这种几近过激的反应,可她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她难道不该称他娘亲为「娘」?

「我……」她觉得她还是用脑子思考过的,还想了很久,但她始终想不到该如何安抚眼前情绪看着有些失控的他,就唯有无助地看着他。

「我警告你以後别在我面前称呼那个女人做娘。她不是我娘,也不配当我娘,更无法取代我娘的位置。」

他「娘」不是他娘?还不配当他娘?也无法取代他娘的位置……

这麽说,之前那位托人来说媒,又亲自来看过她、说服她的和蔼夫人真不是他娘?可别人说她是步家夫人呀?

秦梦儿越想就越是头大,越想就越是不明所以,但迎着他微微狠绝与万分冰冷的目光,也唯有在咽下唾液的同时把种种疑问一起吞咽下去。

他也没打算给她表达自己想法的机会,就又再次说道:「那个女人,是在我娘过世之後被我爹娶进门的。我没有病,也不需要你来冲喜。我之所以对外宣称我染病体虚住进别苑,是因为我不想留在有那个女人的家,如此,你明白了吗?」

名义上来说,那个女人确实是他二娘没有错,但他从来没想过要承认她。爹从来都疼他入骨,他一说身体不适想要住进别苑静养爹就允了;他说体虚病弱不想出别苑爹也允了。可他也知晓自己这身子骨「病弱」了许久,已经快有十年,爹才会好意找个人来为他冲喜。

如果秦梦儿只是爹找来的那还好说,他不一定会接受她,却也不会想着要太过让她难堪,奈何她是二娘找来的。

那个女人已经迷惑了他爹,竟还想找另一个女人来迷惑他?难不成她还真当自己是名正言顺的步家夫人,企图掌控整个步家?

「哦。」原来是这样。她很是态度平和且温顺地回了一声。不然,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回应他什麽。

「你说你叫秦梦儿是吧?听着倒是个很不错的名字。」步沧溟突然发问。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似听出了他话语里有那麽几分耐人寻味的讥讽?

「是……我的名字,是我出生的时候爹娘让村里的一位穷秀才帮忙取的。」

「我管你的名字,是谁给你取的。」他会说那些,只不过是确认了她不叫阿猫阿狗,当然,她没有个足以令人嘲讽的名字,对他而言实在是有些惋惜。

「你给我听清楚,我今日来只是要让你认清楚你的身份。」

她的身份就是他的妻。从她决定要嫁给他,和从她踏入别苑开始,她就认得很清楚。可是,他好像不是很喜欢她……

而很快,他对她的厌恶就化作言辞,一字一句地响起在这个本该被喜庆洋溢的房间……

「我只说一次,我对你没有兴趣,也不会碰你。不管你打着什麽样的主意,我都不会让你跟那女人秤心如意,如果你够识趣,不管在来之前你打着什麽样的主意你都给我要死心,听清楚了没有?」

他说他对她不感兴趣,也不会碰她,他後面还说了很多,但她都已经听不懂也听不太清楚了。

她只知道就算她嫁了给他,他也没打算要拿她当妻子看待。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正莫名升起一股寒意与许许多多的酸涩,最惨的是她不知道那些都是什麽,让她根本无从阻止……

「这个房间你自己睡,以後你都自己住在这里,直到你死。」等到她挂了,他会为她准备棺材,让她厚葬。能做到这样他已经觉得自己很仁至义尽了。

他说完就当即转身,连看都不再看她一眼地离开了新房。

或许,他是很厌烦再看她吧?

至少秦梦儿是这麽想的,然而她却没有阻止他的离去,是因为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他所说的话也太震撼,令她想要阻止都无法阻止。

她只知道好冷。他离开时分明都关上门了,可她还是觉得冷。

她抱住双臂往床的里面移动,然後躲进锦被里蜷缩起身子,这是她唯一能为自己取暖的方式,但她还是感觉到冷。

可能……是因为锦被上所绣着的鸳鸯绣纹的缘故吧?

牠们成双成对,而她却形单只影,牠们很好,很让她羡慕,反观她自己,却凄惨,又可怜。



◎             ◎             ◎



天还没亮,外面还是灰蒙蒙的,但远处已传来隐隐约约的鸡啼与鸟鸣声。

出於习惯,秦梦儿在第一声鸡啼响起之时就睁眼醒了过来。

睡了一觉她已经感觉心情平复了许多,但只有她一个人的新房,加上尚未撤下的满室喜庆的红,依旧让她感到些些悲哀与清冷。

那些不一样的冷清让她明白,这个房间以後都只会有她一个,她的丈夫,永远都不会踏入这里一步。

一想到这里,她就不知以後该如何是好,拉高锦被蒙住头,缩回被窝,真想就这样睡死过去。

可是她才把头缩进龟壳片刻,就再度探头出来。

她不能一直躲在这里,步夫人……娘……是二娘有叮嘱过要她好好照顾病弱的步沧溟,又要好好尽到为人妻子的责任。

尽管她已知晓步沧溟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病痛,但出於二娘的嘱托,出於她为人妻子的职责,再加上不能辜负花钱买下她的步家,她还是决定起身换了身衣裳去了厨房。

她起得很早,一路上过来都没看见有人。幸好身为普通老百姓,自己动手烹煮食物已是习以为常的事,只是当她站在这个比她家大了至少两倍,看着收拾得井井有条,却依然存着不少食材的厨房,她却一点手艺都施展不出来,只因,她想为步沧溟煮一顿可口美味的早膳,却根本不知他喜欢吃什麽。

正当她无比苦恼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好困啊,啊……少、少夫人!」

来人是别苑里的一名丫鬟。她本来打着哈欠吐着困倦字眼,慢条斯理地踏入厨房,却在瞅见厨房里的秦梦儿时发出一声惊呼。

「那个……早。」秦梦儿初来乍到,还未来得及跟别苑里的任何人交流和打好关系。出於礼貌,她仍是态度友好地对来人打了声招呼。

「少夫人这麽早啊?」丫鬟撇了撇嘴问道。

「是啊。」不知是否秦梦儿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个丫鬟对她的态度,以及看她的眼神都不十分友好。

但此时来的只有这名丫鬟,看看天色时间也不早了,再不动手烹煮怕是要赶不上早膳。

秦梦儿便唯有向这个丫鬟请教,「那个,请问……你知道夫君……步沧溟……不是,是你们少爷喜欢吃什麽吗?我是想知道他都爱吃些什麽,这样我好为他做早膳。」

当丫鬟听见秦梦儿要为步沧溟洗手作羹汤,她的眼神有过那麽一瞬间的凶狠。

但真的只有那麽一瞬间,丫鬟立刻就把那种不合规矩的态度收敛,随即换上灿烂且友善的笑容,「少夫人真是贤惠,少爷若知道少夫人这样有心,又那样为他着想,一定高兴得不得了。」

「哪、哪有……我就是想做好为人妻子的本分,多为他做些事。」被夸奖了。秦梦儿感觉超不好意思。

「那,你能告诉我你们少爷都喜欢吃些什麽吗?」

她虽没有对丫鬟加以催促,却表现得十分着急,好在丫鬟人算不错,在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下之後搬来许多食材放在桌上,「这些都是目前能做成早膳的食材,也是少爷最爱吃的,少夫人看看吧,其他的,等之後奴婢再告诉少夫人。」

「好的,谢谢你。」

「少夫人如果需要帮忙也可以跟奴婢说一声。」

「嗯,谢谢,但是,不要紧,我很快就好。」这个丫鬟人好好哦。秦梦儿本来还担心以後要如何跟这里的人相处,现在看来,情况似乎也没有很坏。

她只对着桌上那堆食材琢磨了片刻就决定做干贝粥、红豆酥饼、香糕,以及几样方便配粥的腌制小菜。

等到她做好这些,时间刚刚好,又听说步沧溟已经起来了,只要梳洗完毕就会前往花厅用膳,她也抢在他到来之前先一步赶了过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10-25 00:41 , Processed in 0.189133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