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安祖缇《包养小情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31 21: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包养小情人》

出版日期:2021/09/10

内容简介

父亲抛妻弃女,为照顾生病的母亲、植物人的姊姊
陆盼晴每天过着追着钱跑,几乎喘不过气的日子
她的人生故事虽然陈腔滥调,却又无比现实
努力过生活却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酷,在走投无路下
决定下海出卖自己最大的本钱──年轻与貌美
即便她毫无经验,也要一脚踩入这个糜烂的世界──
唉,下定决心什麽的都是狗屁啦!
酒店公关的初体验她就吓得不要不要的
幸好关键时刻遇上「贵人」郑飞柏替她解围
他看上去不是很好亲近,肃冷的表情写着生人莫近
没想到竟主动提出要当她的金主,直接包养她……
虽然名为包养,但她不会曲意承欢、巴结讨好
不想靠卖惨来博取他的同情,更不在乎他看不起她
但是,这桩不能有爱的交易关系渐渐地变了质
或许是好不容易找到依靠之後,心就变得软弱而胆小
明知越线的感觉太危险了,她很可能会万劫不复
却是管不住一颗蠢动的心,无法控制地越陷越深……

 1-1

  「哈罗!」

  一名穿着性感小礼服,面孔美艳的年轻女子走进包厢,身後还跟着五位类似穿着的女孩。

  每个人漾起笑脸打招呼皆十分落落大方,只有走在队伍最後的女孩看上去有些拘谨,笑容带着羞怯,手一直抓着衣服下摆,似乎是嫌其太短,怕裙摆飞起走光。

  她一进来的不自在动作,郑飞柏就注意到了。

  镜片後的乌眸闪了下,觉得这女孩有点眼熟,只是她的妆太浓,无法辨识浓妆下的真面目。

  如果她把妆卸掉,也许他就会想起来了,毕竟他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挺有自信的。

  「有新面孔啊!」坐在沙发中间的陈董脸上随即露出馋涎的笑容,双眼直勾勾定在女孩硬挤出来的深深乳沟上。「身材不错喔。」

  这里是台北知名的酒店,俗称的礼服店,男人的喝酒玩乐之处。

  四名男人分坐在L型沙发上,其中就是坐在陈董旁边的郑飞柏外型最为显眼突出,戴着金丝眼镜的面貌斯文俊逸,看上去有些严肃,带着书卷气息,一点都不像会上酒店的男人。

  斜放在膝盖上的手大,骨节分明,指头看起来强健有力,肌肤细致,一看就知不是做劳力工作的,应是在优裕的环境中长大。

  一进门就打招呼的也就是干部湘湘,媚笑着对陈董道:「陈董,咱家小姐每个你都见过了,一有新面孔你马上知道。」

  「当然当然!」陈董招手,「新人就过来直接坐吧。」

  陈董是一家机械公司的大老板,光是个人资产额就有数百亿,目前老婆跟子女都在加拿大,自己一人在台湾逍遥自在

  这人喜新厌旧,每次只要看到新妹妹,一定把人叫过去,更何况这新来的妹妹长得年轻漂亮,身材虽然娇小纤瘦,看上去却毫不扁平,合身的小礼服把身材衬托得更是玲珑有致,S型身段十分吸引人,尤其那腰肢,细得彷佛一掌就能圈握起。

  好色的陈董就爱大胸脯,加上贪新鲜,一开始就锁定了第一天上班的陆盼晴。

  七月才满二十二岁的陆盼晴还是个大学生,下个月才毕业,圆润小巧的脸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精致的挺鼻以及弧度优美的唇,即使顶着浓妆也看得出年纪轻,这样的条件,最得陈董的心了。

  「过去吧。」湘湘小声对陆盼晴快速叮嘱:「那位是陈董,机械公司大老板,也是常客,一定要好好招待;旁边是郑总,他是厂商,虽然职称是副总,但我们还是一样要喊郑总,他是陪着陈董来的,他不会对小姐毛手毛脚,去坐他们中间,有什麽事,郑总会帮你的。」

  湘湘会把初来乍到的陆盼晴先带到这个包厢,也是因有郑飞柏在的关系。

  陈董超爱吃小姐豆腐,但其实这里的男人都差不多,资深或手腕好的公关都能够轻易化解,但陆盼晴是新人,还是不太放得开的纯情小姑娘,需要有人在陷入困境时帮她一把。

  「郑总?」

  陈董左右两边各坐着一个男人,她不晓得哪个是郑总。

  应该是年纪比较大的那个吧?她推测。

  视线因而瞟向陈董右手边那位年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男人。

  但她猜错了。

  「最年轻的那一个。」湘湘回道,下巴朝郑飞柏方向努了努。

  最年轻……

  陆盼晴快速扫向陈董的左手边,一进包厢就紧张的手心冒汗的她这才看清那名只有三十出头,戴着副金丝眼镜,锐利的眼神透着一股聪明气,脸上写着「学霸」二字的男人长相。

  他看上去不是很好亲近,紧抿的嘴角写着生人莫近。

  他真能帮她吗?

  陆盼晴狐疑。

  他看起来比陈董还难搞,至少陈董从头到尾都笑咪咪的,但他却好像连扯动个嘴角都不耐。

  「别看郑总一脸严肃的样子,他人很好的。」湘湘一眼就看出她的猜疑。

  虽然心中仍有质疑,但陆盼晴还是乖巧的快速点了下头表示理解。

  既然湘湘这麽说,那郑总应该就是所谓的面恶心善吧……是说人家脸也不恶呀,是好看的长相,这样的形容好像不太对。

  由於实在太过紧张,她反而胡乱乱的想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毕竟这两天受训,湘湘就有说过她太放不开了,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来这行赚钱,就该更大方一点才行。

  男人是来这找乐子的,可不是来服侍公关的。

  他们每一个都是钞票。

  陆盼晴在心里不断提醒自己。

  她需要钱,非常非常需要,所以不管俊帅美丑,眼前的男人都是孙中山、蒋中正,是四个小朋友,长得都一模一样!

  接着湘湘又对陈董开玩笑道:「陈董,晴晴妹妹第一天来上班,你可要温柔对待她,别把人吓到了。」

  「说那什麽话,我可是最懂得怜香惜玉的了,哈哈哈……」陈董拍着大腿哈哈大笑,朝陆盼晴招手,「快过来。」

  「去吧。」湘湘推了下还待在原处的陆盼晴。

  陆盼晴快步走过去,来到ㄇ字型沙发的中间。

  郑飞柏让了位子给她,她轻声道谢,在他与陈董之间坐下。

  陈董又点了两个公关小姐,这两公关是老鸟了,不用吩咐交代,就自行找了位置坐下,熟门熟路的开始倒酒、喂水果,热络的聊天谈笑。

  「陈董好、郑总好,我叫晴晴。」她从随身小方包中拿出名片。

  递名片的小手难受控制的微微颤抖,就连扬笑的嘴角都抖着,郑飞柏心想这女孩是名副其实的新人,对她有似曾相识的印象,肯定不是在酒店,而是在他处。

  「晴晴妹妹的手怎麽在抖啊?」陈董拿名片的同时,就握紧了小手。

  被突如其来举动吓了一跳的陆盼晴下意识猛力抽开手。

  「啊……」意识到自己做了什麽的陆盼晴慌了,「对、对不起!」

  不知该怎麽是好的她,索性两手一起把陈董的手包了。

  「哈哈哈……」陈董毫不在意的哈哈大笑。「晴晴妹妹,你手有点粗糙喔,是不是没在保养啊?」

  陆盼晴尴尬地想解释时,陈董已经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看其他地方有没有保养。」

  说着,手指撇了一下嫩颊,再摸了摸下巴。


  1-2

  陆盼晴顿时明白,他才不是真关心她的手粗糙,他只是找藉口吃豆腐。

  陆盼晴僵笑着,觉得陈董摸过的地方都起了鸡皮疙瘩。

  「还好脸的皮肤还很嫩。」嘻嘻贼笑的陈董伸长手就搂上她裸露的纤肩,「真的是第一次来酒店上班啊?」

  「对。」陆盼晴点头。

  感觉有些黏腻的肌肤碰触,让陆盼晴觉得不舒服,但又不能甩开。

  刚才陈董不与她计较是万幸,要再搞砸第二次,人家可能就叫她滚蛋了。

  这是工作。她暗暗告诉自己。

  她需要钱,这是最快的赚钱方式。

  她已经走投无路了,没得选。

  坐在她斜对面的露露以眼色指使她倒酒,她赶忙把随身携带的亮片方包放在大腿上,取过酒杯,随手拿起前方的威士忌要倒。

  一只如蒲扇般的大手阻止她。

  「陈董只喝白兰地。」阻止的人正是郑飞柏。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陆盼晴立刻改拿白兰地。

  「冰块还没放。」郑飞柏又叮咛。

  「抱歉。」陆盼晴心想她真是太紧张了,明明调酒顺序干部已经教过,却还是忘了。

  「别紧张。」他把冰桶挪过来,手势自然随意。

  温柔的语气让陆盼晴心蓦地一跳,抬起头看向郑飞柏。

  不笑的脸看起来还是有点严肃的,但是语气却如春风一般柔和,形成了一种反差。

  难怪湘湘说有事他会帮忙,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她对於自己「以貌取人」一事在心中对他道歉。

  「是啊,别紧张。」一旁的陈董笑,手下移来到细致白嫩的大腿,在圆润的膝盖上来回抚摸,「不会吃掉你的。」

  陆盼晴浑身瞬间僵直。

  摸肩已经够不舒服了,更别说摸大腿了。

  得忍耐。

  她暗暗咬住下唇,快速眨眼,把眼眶内的泪眨回。

  没经验的她脑子已经乱了,湘湘曾经提点她的有关於怎麽回避咸猪手之类的技巧全部忘得一乾二净。

  陈董的手持续在大腿上摩娑。

  「这皮肤摸起来又细又嫩,晴晴你几岁?」陈董好奇的问。

  「啊?」陆盼晴强撑着笑脸抬头,「二十一。」

  她怕陈董把她的裙子撩起来,因而在另一边偷偷的把裙摆扯着。

  包厢内灯光不太明亮,陈董没发现,但同边的郑飞柏看见了。

  「二十一,该不会还在读大学吧?」陈董眼中的兴致更深了。

  「对,今年……再、再两个月就毕业了。」陆盼晴感觉有些反胃,因而更结巴。

  「真的啊?」陈董的手更放肆了。「跟我女儿同年。」

  我跟你女儿同年,你还这样摸我?

  陆盼晴在心中愤怒的咆哮。

  可再想,哪个男人不爱幼齿,就算年纪差大到可以当孙女,不也一样可以一口吞下去!

  决定踏入这里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实际下海才知有多让人难以忍受。

  「是吗?」深吸了一口忍耐的气後,陆盼晴扬笑抬头,偷挪移方包位置,卡上陈董的手,免得他更得寸进尺。「那她也是今年大学毕业吗?」

  「她聪明得很,在国外读书的,现在在念硕士了。」说起自己聪明的优秀女儿,陈董还是难掩身为一个父亲的得意。

  那炫耀的笑,看在打两份工养家,死命读书争取奖学金,却还是不得不下海的陆盼晴眼中特别刺眼。

  这就是生命不公平之处。

  同样的年纪、性别,却只因为环境的不同,境遇天差地别。

  要是父亲不放弃这个家,对女儿的求救视若无睹的话,她也无须在此受男人轻薄。

  她暗暗咬住下唇,感觉委屈的泪水已在眼眶打转。

  「陈董,你这不是在说晴晴不聪明吗?晴晴会伤心的。」露露调侃。

  「真的会伤心吗?」陈董手勾上陆盼晴的下巴,将小脸抬起。「哎哟,真的哭啦?」

  「没……才没有呢!是隐形眼镜太乾啦,人家比较笨嘛,所以没法像陈董女儿一样现在就读硕士班。」根本没近视的陆盼晴嘟起嘴装可爱,但仔细看就能看到她的脸颊在微微抽动,可见笑得有多僵。

  「冰块融得差不多了。」一旁的郑飞柏忽对陆盼晴指示,「你去拿冰块吧。」

  「叫少爷拿来就好啦。」陈董不以为然。

  「太慢了,」他催促陆盼晴,「快去。」

  「好,我马上去拿。」

  陆盼晴迅速起身,由於急着想离开的心情使得走路速度太快,加上不习惯过高的高跟鞋,在门口不慎拐了脚。

  「小心一点!」众人大笑。

  「没事吧?」露露问。

  陆盼晴回头尴尬的笑了笑,「没事。」

  但一走出包厢,她就知道自己的脚扭到了。

  一拐一拐的走向厨房,在入口的门帘前,装设有半个人高的青花瓷花瓶凹处,她忍不住掩着脸哭了。

  她知道自己不该哭,这是她选择的路,可她就是忍不住。

  太难熬了。

  只是摸大腿就抗拒成这样,若是再更进一步的要求,她真有办法?

  曾经在老板以及湘湘面前她很有自信的打包票,现在却是毫无信心。

  一名公主端着水果盘走出来,看见她哭得妆都花了,回去厨房抽了张纸巾给她。

  「哭完记得补妆。」公主的语气淡淡,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谢谢。」

  试图把泪止住,却没有办法控制,纸巾被她抹得找不到乾净之处,显见眼妆应该毁得差不多了。

  抽了抽鼻子,花瓶後方就是面镜子,上方一盏晕黄的崁灯,她倾近,不用仔细端详,就可以看到眼影都不见了,眼线也被抹去大半,剩一条细细的黑线在睫毛处。

 1-3

  没有厚重眼妆的覆盖,脸庞显得更稚嫩了,若是卸去口红,看起来就像个高中生。

  太糟糕了!她叹气。

  原本的完美妆发是湘湘带她去公司经营的专业沙龙,请造型师处理的,现在都被她哭掉了,而她的化妆技巧是这两天赶鸭子上架硬学起来的,技巧还不够好,想靠自己回复精致的妆容肯定没办法,得找湘湘帮忙才行。

  望着镜中面色苍白的脸蛋,以及长期睡眠不足的黑眼圈,暗啐自己太过没用,下定决心什麽的都是狗屁,只是被摸两下大腿就哭成这个样,还怎麽妄想在这行业赚大钱。

  想想罹癌的妈妈、躺在床上无意识的姊姊吧,她们现在只能靠她了,她必须振作,羞耻心、自尊都必须丢掉,只有钱才重要。

  男人是来酒店找恋爱的感觉的。她握紧拳头。

  她是温柔的女友、是贴心的知己,不是受害者!

  陆盼晴,你给我振作点!

  她朝镜中的女孩无声咆哮。

  沉沉吸了两口气再次坚定决心,她毅然决然转身欲回休息室补妆,没想到一转头就看到郑飞柏。

  由於没有心理准备,四目相对的瞬间她呆住了,傻愣愣地看着他好一会儿,霍地想起刚哭过的狼狈模样,慌忙低下头去,手贴在颊上,企图掩饰浮肿的双眼。

  「郑总,你、你要去哪?」

  郑飞柏没有回应,而是上前两步站在她面前。

  他认出她来了。

  难怪会觉得她脸熟,因为去年在医院见过她几次,当然她不晓得他的存在,而有两三次,他看到的是她正在哭或哭过的脸,所以她此时的模样,才会唤起记忆。

  「那女孩怪可怜的。」当时,因为癌末而住在安宁病房的阿姨如是说:「她姊姊因为出车祸成为植物人,当初是她妈妈坚持要救的,没想到人活下来了,却一直不醒,她爸爸坚持离婚撒手不管,而妈妈则一心在照顾大女儿,期盼她能醒过来,於是家里的生活重担都在那个小女儿身上。」

  因为好奇,郑飞柏审视着呆愣坐在医院院子长木椅上,眼神放空,颊上挂着两串泪痕的女孩。

  清秀的脸庞看起来尚未成年,但是眼下却有两片明显的阴影,神情看起来很是疲累,紧绷的肩膀像是扛着巨大难以承受的压力,纤瘦的身躯彷佛随时会垮掉。

  在那个当下,郑飞柏为她感到心疼与同情。

  「没有申请社会补助吗?」帮阿姨推轮椅的母亲问。

  「这我不晓得,应该有吧。我也是听护理师说的,曾经有慈善机构要帮忙,但那个妈妈坚持要自己照顾,她觉得护理师再怎麽尽责都比不上母亲的照护来得完善,加上也有金钱考量吧,结果就累惨这个小女儿了。」

  回病房途中,阿姨问了一下护理师,得知原来是她姊姊因长期插胃管导致胃出血,所以紧急送到医院来救治。

  这情况自然不是第一次了,毕竟躺在床上的植物人,随时都可能有状况发生。

  这时他的母亲叹气,「将来我要是出什麽意外,就别急救我了,让我走,不要造成家里的负担。」

  「你在说什麽啊?」阿姨笑骂:「你家又不是负担不起,请五个看护来照顾你都没问题。」

  「但要我像个植物人这样躺着,或是全身瘫痪,我才不要。」郑母撇了下嘴。

  她最爱漂亮了,又非常爱面子,绝对无法忍受自己只能躺在床上请人把屎把尿。

  「你一定要记得啊。」郑母殷殷交代儿子。

  郑飞柏嘴上应好,但心里想着,如果真发生事情了呢?

  郑飞柏看向还愣坐在树下的女孩。

  说不定他也会做出跟她母亲一样的决定。

  不同的是,他的家庭环境有办法撑起庞大的照护费用,而她,不行。

  现实就是这麽的残酷。

  年末,在安宁病房住了半年多的阿姨过世了,他未曾再去医院,也就淡忘了这件事。

  将近一年不见,她看起来更瘦弱了,裸露在小礼服外的臂膀,手掌整个圈起还绰绰有余,腰肢细得彷佛一折就断。

  他猜,她会进酒店上班,应是走投无路了吧。

  望着那双哭得红肿的眼睛,想起去年她在树下孤单垂泪的模样,不忍之情油然而生。

  他平常本来就有捐钱做公益的习惯,帮她一把也不是不行。

  「陈董打算框你出场。」郑飞柏看着她,语气不冷不热,眼睛却是死死盯着她,像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致的小表情。

  他说得并不全然是事实,包厢内的小姐陈董全都要框出场,要带到另外一家酒店跟朋友一起喝酒享乐。

  因为陆盼晴迟迟没回来,不想等的陈董已经带着其他小姐走了,是他找了个藉口婉拒了第二摊,在出了包厢之後突然很想知道她人去哪了,随意问了下经过的公主,那公主正好是给陆盼晴纸巾的那位,就告诉了他方向,他才找到这来。

  陆盼晴错愕抬头。

  陈董……框她出场?

  「听说你可以暗配。」意思就是可以sex。

  据他所知,能够暗配,通常小姐不会明说,就算被问也不会在台面上老实承认,但是露露却故意透露了这点,应该是这女孩的意思。

  她需要钱,非常非常急,就算出卖身体也无所谓的程度。

  拿着纸巾的小手瞬间紧了,小脸苍白,粉躯微颤。

  当初店家问她可以做到何种程度,她答应可以做sex,因为她想快速赚到钱,现在却是後悔之情窜涌而上。

  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

  即便刚才已经做了心理建设,狠狠责骂过自己,心里跟身体仍是抗拒。

  但她没有选择。

  就算是年纪可以当她爸爸的陈董,她也得接受。

  「谢……谢谢郑总告知,我……我去补个妆。」

  擦肩而过的纤躯有些微晃,看上去像是易碎的玻璃,一个不小心就要在地上摔个粉碎了。

 1-4

  忽然,郑飞柏握住她的上臂,将人拉回来,脚扭到的陆盼晴眼前一片景物晃动,重心不稳的撞上了他,下一秒,小脸就被抬起,薄唇死死摁在她唇上。

  陆盼晴大吃一惊,第一个反应就是把人推开。

  但他力气大上她甚多,怎麽推也推不动,反而他的手扣上她的後脑勺,强硬控制她头颅的闪避动作,更为用力的吸吮唇瓣。

  强忍的泪再次滑落下来,流进交合的唇中,郑飞柏嚐到了咸味。

  他终於松开她,陆盼晴迅速将人推开,退後一大步,忘了脚伤的她差点摔倒,郑飞柏飞快拉了她一把,她迅速甩开他的手,坚持自己扶着墙站立,以控诉的眼神瞪着他,左手在胸前紧握,像是他若敢前进一步,她将会在他脸颊上甩一巴掌。

  「你当不了一个称职的公关。」他抬手抹去唇上的泪水。

  好咸。

  咸中还带着浓浓的苦味。

  倏忽想起自己身分的陆盼晴一听就急了。

  要是让常客客诉可是要扣钱的。

  「我……对不起……」一心想要亡羊补牢的她索性抓上他的衬衫,踮起未受伤的左脚脚尖,吻上那双冰冷的薄唇。

  她的双眼闭得死紧,满脸从容就义。

  郑飞柏握上双臂,轻易的就把人拉开。

  一双大眼,里头的情绪清晰可见。

  她害怕他的下一步决定,怕失去了容身之处。

  掌心下的布料有些粗糙,可见这衣服虽然性感合身,其实是廉价品,可能是路边摊一件三九九的那种。

  她的故事虽然陈腔滥调,却又无比现实。

  这个努力过生活的女孩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酷,决定出卖自己最大的本钱──年轻与貌美。

  即便她根本毫无经验──从刚才的吻中确定了此点──也要一脚踩入这个糜烂的世界。

  凝望着那双惊惶的大眼,胸口有什麽被暗暗撩动了,在郑飞柏尚未细索之前,冲口而出:「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每日在不同的男人床上度过,一个是被包养。」

  「陈董要包养我?」想到可以当她爸爸的陈董,还有不停在她身上游移的咸猪手,陆盼晴顿觉反胃。

  但若被包养就代表了固定的收入,无须每日生张熟魏、送往迎来。

  跟一个男人总比跟无数个男人好。

  湘湘也说过,若是找到大方的男人就顺势上岸吧。

  但先别说陈董年纪是长辈,他还有老婆的,这被包养不就当小三了?

  不,她执着这点干嘛呢?

  来这的男人有几个单身的?

  这时要当什麽圣洁白莲花,介意伦理道德也实在太可笑了。

  就在心中纠结不断、天人交战的时候,令人意外的答案流入耳中──

  「我,包养你。」

  震惊的水眸瞪大了,但也在刹那间有种松口气的感觉,毕竟,被郑总包养,总胜过陈董。

  至少,他年纪不大,顶多大她十岁吧,不会有乱伦的恶心感。

  加上他又在包厢里帮过她,撇除刚才的强吻,她对他是有好感的。

  但陆盼晴又想,她并不知道郑飞柏的家底,也不晓得他的包养是否能供给她需要的钱,还有每个月的开销。

  她需要很多的钱,家里的重担都落在她身上了。

  如果没钱的话,姊姊也会死掉的。

  酒店的姊姊说过,很多富二代或三代都是空壳子,钱是握在长辈手上,也许有不少间挂名的房产,但是手上的现金并不多。

  她也听说过有人一边被包养一边在酒店上班的,若是可以的话,她不想再踏进来了。

  所以她必须知道,他想用多少钱包养她。

  她很快的在心底盘算,而郑飞柏只是盯着她,像是要看进她的眼瞳深处,看穿她的脑袋瓜,晓得她此时此刻心底在想什麽。

  「你要用多少钱包养我?」陆盼晴鼓起勇气开口。「我希望不会太低,至少一开始能给我一百万,然後……然後每个月给我……给我十万的花用。可、可以吗?」

  郑飞柏挑了下眉,大概是没想到这看起来有一点懦弱、害羞、胆小的女孩竟然跟他讨价还价起来了,还一开口就要一百万。

  陆盼晴会设定这样的金额,是有其考量的,一百万是为了解决目前家里经济上的急迫性,而十万是因为当初湘湘有说过,一般公关,即便手段再差,一个月赚个八到十万不是问题。

  她很想开二十万,这样对她的经济来说会比较有余裕,但又怕二十万太多,会把人家吓跑。

  她潜意识里想抓住这根浮木。

  见郑飞柏不说话,陆盼晴不禁有点急。

  「太多吗?那、那先给我五十,每个月给五万呢?」

  「一下子就打对折,你这谈判技巧不行啊。」

  他语气中带着些许调侃之意,陆盼晴咬了咬牙,知道自己落於下风了。

  「那就算了。」

  这是最低价格了,要是比这还低,她宁愿回去喝酒喝到得肝炎,让男人吃豆腐,还有……还有上床。

  粉拳紧了紧,转身一拐一拐的走向休息室,细瘦的背影显得坚决。

  她没忘记自己还要补妆。

  这家酒店的竞争很激烈,每个妹妹都是年轻貌美,最大不超过二十五岁,湘湘已经为她做好心理建设,只是今天是第一天上班难免突槌,她相信她会越做越好,变成酒店的TOP 1,改善家中环境的。

  在她握着拳头下定决心时,後方突然传来轻笑声。

  明明周遭音乐声环绕,但她还是听见了。

  回过头,就见郑飞柏正笑看着她,眼神一样犀利。

  「你没说,你凭什麽能让我花这样的钱。」

  这是有转圜余地了?

  「我……我很乾净,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然後……然後我是处女。」说到最後,她脸红了。

  「在酒店里,处女不见得吃香。」

  「欸?」她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不吃香?」

  郑飞柏上前两个跨步,腿长的他一下子就到她眼前。

  「但我喜欢乾净这点。」他往酒店大门口努了努下巴,大手揽上纤腰,当她的拐杖。「我答应你的条件,走吧。」

  然後她就上了他的车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9-17 22:23 , Processed in 0.195590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