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晓叁《B咖小情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4 17: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晓叁《B咖小情人》

出版日期:2009/01/09

内容简介:

因为女友车祸身亡,他自我放逐了好长一段时间,
重新回到工作职场,决定以後只有工作,再也容不下其他,
谁知,她这个花店的小女人,莫名闯进他的世界,
她的个性和他认识的女人很不一样,
总是大口吃饭、讲话超直接、认为对的事就去做,
看他在忙完了老板的婚礼之後,独自一人喝闷酒+淋雨,
她不顾自己的个头比他小,力气比他小,
硬是把酒醉的他带回家,好生伺候,而且不求回报,
当他渐渐习惯有她的存在,习惯她大剌剌的言行举止,
她却突然不再送花来!
为了再见她一面,他开始自个儿订花,
找藉口打电话请她吃饭,甚至自愿到她家楼下,只为等她回家……

第一章

  四十来坪的公寓里,刚下班的魏天昀一进门,在客厅没看见屋主,直觉地走向卧室。

  这三个多月来,每隔两三天她就会过来一趟,尽管公寓的主人并不欢迎她。

  更正确的说法,现在的他根本就不欢迎任何人,包括他自己在内。

  推开卧室的房门,魏天昀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还未苏醒的赵晟时,以及房里凌乱的景象。

  事实上,如果不是有她不定时的打理,屋里其他地方应该也跟卧室一样乱。

  扑鼻而来的酒味,让她明白他又喝酒了,才会醉到这时间还没清醒过来。

  来到床边,魏天昀不意外看到赵晟时胸前又抱着姊姊天晴的相框,原已打算今年步入礼堂的两人,因为一起突如其来的车祸而被迫生离死别,他心里的苦可想而知。

  就因为清楚他对姊姊用情之深,魏天昀不由得黯然神伤。

  车祸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他也意志消沉了三个多月,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虽然对姊姊的离去也感到伤痛,但是看着醉到不省人事的他,魏天昀更加感到心痛。

  她不知道,这样的他是否会有注意到自己的一天?

  明知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但她就是无法阻止自己,即使早在得知他跟姊姊相恋那一天起,她就决定割舍对他的眷恋。

  奈何她始终无法做到。

  如今姊姊乍然离去,也许这是老天爷怜悯她的痴情,给她机会拥有他。

  尽管心里头厌恶自己这麽想,魏天昀还是忍不住伸手抚上他沉睡的脸庞。

  手指轻抚着他消瘦的脸颊,在不舍之余,她更盼望他能睁开眼睛正视自己的存在。

  宿醉的赵晟时,因为这轻触而皱起眉来。

  魏天昀慌忙地收回手,在见到他挣扎着睁开眼睛时,开口掩饰心虚,「晟时哥醒了?」

  赵晟时只瞥了她一眼,「你来了……」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尽管知道他听不进去,魏天昀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已经三个多月了,姊要是知道你这样—— 」

  「她什麽也不知道!」他悍然打断她的话。

  明白他是因为不想谈姊姊的事,魏天昀转而说起,「你已经三个多月没进公司了,老板也一直在问。」他们两人是同事,明明他们先认识,但他却爱上姊姊,不是她……

  闭上眼睛的赵晟时不确定是因为宿醉而感到头痛,还是因为不想面对现实。

  「公司里还有好多案子等着你做决定。」一些不急或长远计画,老板决定等身为创意总监的他回来再说。

  床上的赵晟时依旧闭着眼,手并没有松开胸前的相框。

  魏天昀看他这样,忍不住叨念,「姊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那就让她自己来告诉我!」而不是连句话也没有,甚至连最後一眼也没有留给他!

  明明前一秒还跟自己情意绵绵的女人,下一秒却以如此残忍的方式离开他,连句再见都没能来得及跟他说。

  赵晟时好恨,恨所有发生的这一切。

  「晟时哥……」魏天昀心疼地想要伸手去抚慰他,却被他的话给打断。

  「好了。」

  她拉回理智,在他注意到之前,收回手。

  「别再说了,你回去吧!」他倏地张眼瞪她。

  听到这话,魏天昀直觉想再说什麽,只可惜赵晟时并不给她机会。

  「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

  赵晟时不再理睬她,重新闭上眼睛,也宣告彼此的谈话已经结束。

  眷恋地再看他一眼後,她才黯然地转身离开。

  外头的雨淅沥哗啦的下,吵醒了屋里的赵晟时,睁开眼,他最先面对的是一室的黑暗。

  没去在意时间已经很晚,他直觉的下床走到窗边,看着外头下起的雨,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女友……

  玲珑的笑声在下着雨的夜晚显得格外清脆,魏天晴没有撑伞,在雨中恣意地转圈。

  他拿着伞,心疼的为她遮雨,「你全身都湿了。」语气里尽是对女友的宠溺。

  她不以为然地皱了下鼻头,「这叫浪漫。」

  「我看是落汤鸡。」

  「那也是浪漫的落汤鸡。」魏天晴说着,又开心地转了个圈,不难看出她天真浪漫的性格,尽管已经二十八岁。

  他纵容地在雨中为她撑伞遮雨,脸上满是掩不住的柔情,即使嘴上叨念着,但他愿意为她撑伞撑一辈子……

  雨持续地下,赵晟时不知何时走出了公寓,一个眨眼,这才注意到雨中的女友已不复踪影。

  同样的地点,同样下着雨,他怔仲地站在雨中出神,为何她不再了?她还那麽年轻,他们原本说好要白首到老,她却食言了……头上的雨突然停了,但周围的雨仍持续地下着。

  不等恍神的他做出反应,一道女声从身旁传来——

  「你忘了带伞吗?」

  赵晟时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头上多了把伞,身旁站着一名陌生女子为他撑伞。

  由於两人的身高差了一个头,王智慧必须撑高手上的伞,才能为他遮雨。

  像是没有听到她的问话,赵晟时怔怔看着不断落下的雨丝。

  王智慧循着他的视线看去,「什麽也没有啊!」不知道这男人大半夜的站在雨中干什麽?

  赵晟时只是望着雨景,并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王智慧不能理解,都快晚上十点了,怎麽这个男人傻愣愣地站在雨中,也不知道要撑伞。

  刚结束工作的她,这会累得只想回去赶快上床睡觉,实在没有余力再跟身旁的男人耗下去。

  打开自己的背袋,她从里头取出另一把伞来,跟她手上撑着的伞是一模一样的款式,而且都是黄色。

  一把拉起他的手,王智慧将自己手上原本撑着的伞硬塞到他手上。「拿去吧!」

  像是到这时赵晟时才意识到身边多了个人。

  打开另一支伞的王智慧说:「我正好买了两支。」

  赵晟时蹙眉,盯着手上的伞没有回应。

  看他这样,王智慧决定不再搭理,迳自撑着伞离开。

  走了一小段路後,她担心的回头看,发现那个男人还支着伞站在雨中,忍不住拉高音量对他喊,「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

  接着,也不管赵晟时是否有反应,她说完便迳行回身离开。

  留下赵晟时一个人站在雨中。

  你快回去,明天还要上班。

  忆起魏天晴曾对他说过这话,好半晌他才复诵了句,「上班……」看着飘着雨的夜空,心想,他该回到现实世界了。

  不论他做什麽,都无法让天晴死而复生。而独留在世上的他,即使心缺了一个洞,他都仍必须活下去。

  一早,对於赵晟时的突然出现,公司里的员工全都报以诧异的表情,要不是听到他主动道早,恐怕还回不过神。

  消失长达三个多月的时间,对於赵晟时无预警的销假回来上班,员工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

  倒是身为众人注目焦点的赵晟时,退去三个多月来的颓废,神清气爽地重新回到公司。

  众人面前的他,一如三个多月前,自信的脸上像是什麽也不曾发生过似的。

  无视众人的错愕,赵晟时直接进到自己的办公室,带上门後的第一个感觉,竟是疏离。

  这一刻他才深刻地感受到时间的流逝,转眼竟已经过了三个多月,虽然他的办公室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桌上堆积的卷宗,像是在告诉他旷时已久。

  他没有费心再去多想,迈步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一坐下来,他便开始处理公事。

  听见开门声,赵晟时抬眼看了下,又低头继续办公。

  倒是匆忙推门进来的魏天昀乍见到他,一脸惊讶的表情,她一听到他来上班消息,第一时间便立刻赶过来。

  赵晟时并无意多作解释,也没有对她的不请自入表示意见。

  注意到他已经着手处理桌上堆积的公事,魏天昀的一颗心终於安了下来。这是否表示他已走出姊姊意外去世的阴霾?

  「他们说你来上班了。」

  「总不能一直闲着。」

  听到他这麽回答,魏天昀绽出笑容,他能这麽想,再好不过,也许不久的将来,他就会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还有什麽事吗?」

  魏天昀听到他的追问,这才回过神来,「没事,只是过来看你是否有什麽需要帮忙的地方?」

  「你去忙吧!」

  尽管还想再多看他几眼,但魏天昀明白他的言下之意,是不希望她打扰他办公。

  「那我去忙了。」

  只不过魏天昀并不是最後一个对他销假上班感到意外的人,傍晚下班前,他接到老板曹台澧约他一块用餐的电话。

  因为这通电话,这会两人才会一块坐在餐厅里。

  「上回一块吃饭是什麽时候?」

  对於曹台澧的闲聊,赵晟时并没有答腔,因为他不愿意去回忆之前发生的事,那很容易让他忆起天晴。

  注意到他的沉默,曹台澧接着道:「早上听秘书说你销假回来上班,我还以为听错了。」

  「这阵子耽误了公司里的事—— 」

  「算了,我找你出来吃饭,不是要追究这些。」

  赵晟时当然知道,只是於情於理他都有责任,「那些案子我会尽快赶上。」

  「知道就好。」

  名义上两人虽然是老板跟下属的关系,但是私底下,两人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尽管相差了十一岁。

  当初曹台澧是基於对赵晟时的欣赏,才会延揽他进公司,加上两人在个性跟理念上的契合,培养出莫逆的交情。

  因此对於好友兼下属的突遭变故,理解他处境的曹台澧并没有苛责的意思,只希望他赶紧振作起来。

  对於曹台澧的体谅,赵晟时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毕竟自己确实旷职了三个多月的时间。

  「其实你不需要这麽做。」一直空着位子等他。

  「有什麽办法,好的创意总监又不是说找就找得到的。」

  明白他这麽说是不想让自己感到负担,赵晟时心中的歉然更深了。

  曹台澧好心劝说:「既然都已经销假回来上班,就该打起精神,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我知道。」

  「光是知道还不够,得要做到。」曹台澧不乐见才三十一岁的他因为一段逝去的感情埋葬了自己。

  明白好友的言下之意,赵晟时并没有答腔,他知道,却无法担保自己做得到,毕竟和天晴两年的感情,甚至差一点就步入礼堂,教他如何说忘就忘。

  看他这样,曹台澧终究耐不住道:「该让它过去的就要让它过去,她不会希望看你一直这样下去。」

  人死不能复生,他还有大半辈子得过啊!

  赵晟时自然明白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谁,下意识想转移话题,故意问起,「我桌上的花是怎麽回事?」

  明白他需要时间,曹台澧便顺着他的话题反问:「什麽花?」

  「沙发那头桌上摆的花。」他还注意到,公司里似乎多了些盆栽。

  曹台澧并没有立即答腔,不想自己的事情刺激到好友。

  最後他只捡了句问:「不好看吗?」

  根本无心去欣赏的赵晟时不表意见,「你高兴就好。」虽然不明白好友怎麽会突然让人在办公室里摆花?

  曹台澧当然乐於这麽做,毕竟要讨心上人欢心,他总得下工夫。

  商业大楼里,捧着花束的王智慧,熟稔地跟柜台小姐打过招呼後,才往电梯走。

  看到其中一台电梯的门正要关上,她连忙对着里头的人喊道:「等等!我也要上去。」

  原本要关上的电梯门因而重新开启,让抱着两大束花的王智慧顺利搭上电梯。

  「谢谢。」她有礼的道谢。

  里头的人没有答腔,只是按下关门键。

  由於抱着花束,王智慧没有多余的手按钮,开口表示,「七楼,谢谢。」美丽的花束也挡住了她的视线。

  身旁的人看了她一眼,王智慧并没有注意到,见对方没有动作,她试着挪开花束,这才注意到七楼的按键已经亮了。

  她因而回头看了身旁的人,是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你也要到七楼?你是那里的员工?」

  赵晟时没有预期身旁的年轻女孩会主动攀谈,但也没有答腔的意思。

  王智慧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沉默,因为背袋里的手机正巧响起。

  她直觉想要伸手进背袋里去掏手机,却因为视线被花束挡着而无法如愿。

  「抱歉,帮我拿一下。」

  没等身旁的赵晟时同意,她已将其中一大束花托付给他,他尽管觉得突兀,但也只能顺势接下。

  在她接起手机的同时,电梯正好也抵达七楼,她迳自带头抱着另一大束花走出去。

  身後的赵晟时在无从开口的情况下,只能抱着另一大束花跟着她走出电梯。

  由於她边讲手机边往前走,赵晟时根本没有机会把手上的花束还给她,加上两人正好是往同一个方向走,并不需要催她快快结束通话。

  直到抵达自己的办公室,他才打算喊住她,前头的王智慧却先一步停下脚步,「到了。」

  赵晟时先是诧异,接着就见到她结束电话,一手推开办公室的门要进去。

  「谢谢。」

  王智慧向赵晟时道谢後接过花束进门,并没有注意到身後的他在诧异过後也跟着进入。

  就见她笔直地走向沙发那头,熟练的更换花束,赵晟时推测,自己办公室里的花应该都由她负责打理。

  换好花後,王智慧拿起另一束花跟旧的花束准备离开,回头才讶异的发现赵晟时的存在。

  「你还没走?」

  他的办公室就在这儿,他该走去哪里?

  「不好意思,刚才问也没问你就硬要你帮我拿花。」开口道歉的同时,王智慧才仔细打量他。

  他比一百六的她还高出一个头,应该超过一百八,看得出来,不像是能言善道的滑溜男,穿着深色笔挺西装,给人稳重的感觉,不知为何,她觉得他眉宇似乎锁着抹忧愁。

  既然花是送来他办公室,赵晟时并不想为这小事和她计较。

  「算了。」

  他虽然没打算追究,王智慧却没有因此打住,好奇的问:「你也是这间公司的员工?」

  她来那麽多次,却没见过他。

  赵晟时不语看着她,不明白她还想说些什麽。

  「那你应该知道你们创意总监吧?」

  听到她问起自己,赵晟时面不改色的反问:「有什麽事吗?」

  「也没什麽,只是你们创意总监是怎麽搞的?我来送花都快三个月了,从没见过他来上班。」

  听到她提起之前的事,赵晟时下意识的眉头一蹙,「这应该不关你的事。」

  王智慧并没有察觉到他语气里的转变,迳自的道:「这我当然知道,只是人难免都嘛会好奇,要不是这间办公室还在,我真的要怀疑到底有没有这个人存在。」

  赵晟时瞅着面前这个说话有够直接的年轻女子。

  她绑着马尾,一身T恤牛仔裤,粉嫩的双颊,睁着大大眼睛,无惧他的凝视。虽然不太适应她的问话方式,但说真格的,他并不讨厌她。

  最後赵晟时只捡了句,「有。」

  「什麽?」等了一会儿,都没听他回应,她以为他不想回答,突然听他开口,她一时没意会过来。

  「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关上。」赵晟时迳自说道,没打算再跟她聊下去,毕竟她只是来换花的人而已,两人不需要交集。

  听到这话,王智慧直觉反应,「你不出去吗?」就算他帮她捧花进来,也不该鸠占鹊巢吧!就算他长得人模人样,让人很难忽略他的存在。

  赵晟时不觉挑眉,她也太迟钝了吧。

  决定不再搭理她,他迳自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他这是什麽态度?人家问他,他应该回答,竟对她视若无睹!她有这麽渺小吗?

  就在王智慧按捺不住要开口时,看到赵晟时走到办公桌後方坐下,先是诧异,接着才反应过来。

  「是你?创意总监 」

  办公桌後头的赵晟时并不理她,迳自打开桌上的企画案,开始工作起来。

  此举等於是间接证实了他的身分,王智慧在错愕过後,只得摸摸鼻子,识趣地带上门离开。

  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透过玻璃,看着办公的他,「他直接承认不就得了,干麽搞神秘?」

  办公室里的赵晟时对於王智慧的嘟囔自然无从得知,就是知道,也无意理会。

第二章

  香铃花店,王智慧才回来,就看到老板余佳铃站在店门边,往里头一探,并没有看到工读生阿章的身影。

  「阿章去送花了?」

  「嗯。」余佳铃状似不经心地往柜台走。

  理解她心思,王智慧跟着走到柜台,迳自开口,「没话想问我?」瞧她刚刚一副望穿秋水、欲言又止的表情,她就看出她其实想问她,却羞於启齿。

  「有什麽好问的?」余佳铃嘴硬的不肯承认。

  智慧看她一脸佯装不在意的表情,忍不住吐槽道:「都三十八岁的女人了还不知道要坦率点。」

  一听到年纪,余佳铃立即起了反应,理直气壮质问:「三十八岁又怎麽了?我的年纪碍到你了?」

  「碍到我是没有,我只是要提醒你,有眼光的男人不是天天都有。」好男人也不是随时碰得到,遇见就该好好把握。

  「我知道。」但她就是跨不出第一步。

  到花店工作已经快两年,摸清了彼此个性的王智慧忍不住又吐她槽,「因为这样才拿乔吧?也不知道是打哪来的莫名自信。」

  「王智慧!」

  突然被点名,她不开心的扬高声调,「干麽又叫我名字?」对於被院长取名为智慧这个名字一直耿耿於怀,害她从小就被取笑到大。

  「不想我叫你名字,就别老说些不中听的话。」

  「知道了啦,好心提醒你还得被威胁。」她嘟着嘴抱怨。

  面对她的嘀咕,余佳铃也有些按捺不住,「不是说有话想告诉我?」

  王智慧立刻换上取笑的神情,「明明就想知道。」

  面子挂不住的余佳铃只好否认,「不想说就算了。」

  「明明也喜欢人家,干麽老摆出这种态度?」她忍不住替曹哥抱屈。

  「男人没一个可靠。」过去感情路的不顺遂,让她始终无法全然接受曹台澧的追求,怕又再次受伤。

  「不可靠还跟人家出去约会吃饭?」

  被她这麽一堵,余佳铃顿时说不上话来。

  铃姊对自己一直很照顾,尤其在知道自己孤儿的身世後,因此她衷心希望能看到她幸福。

  明知她对感情存有疙瘩,仍存心戳她,希望她能鼓起勇气面对自己的感情。

  「不是每个男人都不可靠。」王智慧语重心长地表示。

  余佳铃听在耳里,虽然明白她想表达什麽,却故作老气地否定她,「才二十四岁,你懂什麽?」

  「又来了,这种时候又仗着自己年纪大?」

  「我什麽时候年纪大了?」

  见她又想转开话题,王智慧索性把事情直接讲开,「做人不可以这个样子,为了追求你,曹先生在公司里买了一堆盆栽,还每隔三两天的就订花。」

  「谁知道他订花想送哪个女人?」

  「明明就知道他要干麽,还故意这麽说!人家可是为了帮你冲业绩,花还都是我亲自送的,一束在他办公室,一束在那间老没有人——不对,今天有人了,而且确定是男的办公室。」

  「那关我什麽事?」

  「啧啧啧,你真的要这样下去吗?」

  「我怎样?」

  「死不承认啊!要是不喜欢,会一直卖花给人家?」认识这麽久,王智慧怎麽会不清楚她的个性,如果讨厌,早开口赶人了。

  「他想买,我有什麽办法?」

  眼看说不过她,王智慧决定暂时打住,「算了,我还是直接传话比较快。」

  余佳铃一听,表情立刻转为期待,看在王智慧眼里,忍不住又想吐槽她,不过还是忍住了。

  「他问,你哪天才会亲自去送花?」

  「干麽要我亲自去送?」

  「当然是想公开你的身分。」

  「公开我?」

  看她诧异的表情,王智慧叹道:「都活到这把年纪了,比我还迟钝。」

  年纪又被提起,但余佳铃这回没有表示意见,因为心里更在意王智慧说的话。

  过往几段感情最後都无疾而终的,让她不禁怀疑,像曹台澧条件这麽优秀的男人,真的会想跟自己发展长久的关系吗?

  因为这层疑虑,尽管她没有拒绝曹台澧的积极追求,可是态度上始终有所保留。

  「不信的话,你改天亲自去送不就知道了。」

  虽然心里也期盼事情能像智慧说的,她嘴上仍是言不由衷道:「那我还花钱请你做什麽?」

  「居然这样说?」

  余佳铃佯装不在意地去忙自己的事,看在王智慧眼里忍不住嘀咕。

  「明明就高兴得要死,还装!」当然不会有人回应她。

  站在赵晟时的办公室外,王智慧犹豫着是否要敲门进去。

  上回离开的时候,她还不觉得有什麽,直到今儿个再来送花,想到他当时的态度,她不禁迟疑了起来。

  虽然说当时其实也没什麽,但是她却无法确定敲门进去是否受欢迎。

  因此今儿个她难得的先送花到曹哥的办公室之後,才转到赵晟时的办公室。

  犹豫的同时,她并没有注意到赵晟时正朝她身後走来。

  看到王智慧站在办公室门外,赵晟时不由得想起上回她来送花时,因为她不经意提起之前的事牵动了自己的情绪,他的态度不是很友善,料想她这会应该是因为这样才迟迟不敢推门而入。

  「进去吧!」

  听到声音回过头的王智慧,诧异见到赵晟时,正不知道如何反应时,他已经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

  留意到她没有跟着进来,他回过头道:「不是来换花的吗?」

  「呃、对。」她慢半拍,待反应过来才跨步进入。

  瞧他笔直走回自己的办公桌,显然已没将那天的事情放在心上。

  准备坐下的赵晟时,见她仍怔然望着自己,开口询问:「不换吗?」

  她这才回神,「要啊,当然要换。」

  赵晟时看着她转向沙发那头要去换花,心里突然想起什麽说道:「以後我办公室就不需要了。」

  王智慧突地打住脚步,愕然的回过头,「什麽?」

  「不需要再送花过来了。」虽然不明白台澧怎会突然兴起拈花惹草的兴致,但就他个人而言,真的不需要了……

  「可是……」王智慧一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曹先生这麽做是为了要帮花店冲业绩,以便成功掳获她老板的心呀!

  赵晟时注意到她为难的表情,「是老板让你送来的?」

  「对啊,除了他自己办公室,也帮你叫了一束。」

  她的话,让赵晟时又想起公司里的那些盆栽。

  瞧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他再想,也许,曹台澧这麽做有他的目的……「那就继续吧!」

  王智慧立即露出笑容,「对嘛,办公室里插束花多好。」要是突然取消,搞不好老板以为是曹先生想打退堂鼓,那可不行!

  瞧看她开心的,赵晟时不明白一束花有这麽大的影响吗?却也无意去探究原因,如今的他,只想把工作做好,以报答台澧的知遇之恩。

  想起刚才她在门外迟疑的模样,他补了一句,「以後直接敲门进来。」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去为难一个二十出头送花的女生。

  原本以为他这个人很难相处,如今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知道了。」她爽快应允,还不忘补充,「不过,我敲门後还是会等一下,免得你有什麽不方便。」

  她讲话真直接,是个性使然?还是说现在这年纪的女生讲话都这样?

  他很快将这疑惑抛到脑後,因为她只会是帮他换花的人而已,除此之外,他们不会再有交集了。

  销假上班以来,除了头一晚跟曹台澧一块用餐外,今儿个是赵晟时第二次接到他的电话,要他今晚陪他。

  原以为只是单纯的一块吃饭,饭後两人却一起到了珠宝店。

  「怎麽会突然想来这里?」赵晟时不解。

  「我需要你给点意见。」

  瞧他一脸慎重,赵晟时不禁好奇,「什麽意见?」

  「替我看看什麽样的戒指比较适合。」他真的需要别人给意见,虽然这麽做可能会刺激到好友,但还是找他一块过来。

  听他这麽说,赵晟时不觉挑眉,心里怀疑他指的会是自己所想的那个意思吗?

  不等他开口,曹台澧主动说:「你上回不是问我那些花是怎麽回事?」

  「花?」难道花和好友将挑戒指送的人有关?

  「就是为了她。」

  得到证实,赵晟时不由得感到诧异。台澧不是独身主义?现在竟想跟某个女人定下来!

  「抱歉硬是拖你来,实在是因为我需要意见。」

  赵晟时心里尚未完全消化这个讯息。

  他突然想起,「这麽说……」所以才让她送花过来?藉机接近她?可她那麽年轻!

  「没错,因为不知道什麽样的戒指比较适合她,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以一个过来人给他经验。

  赵晟时压根没想到他的对象会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生,一时不知怎麽回他。

  尤其是见到好友一副恋爱中男人才有的紧张神情,他实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虽然只见过两次面,但是不论是她年纪,还是她那种大剌剌的个性,他实在无法将两人联想在一块。

  看好友的神情,显然是郎有情妹有意,他这个局外人有啥资格发表意见?只有祝福他们。

  「看你认为什麽样的戒指最适合她,毕竟你比我了解她。」

  接受这样的建议,最後曹台澧刷了近百万买了一枚顶级的三克拉钻戒。

  对此,赵晟时颇感到意外。

  他们才认识顶多三个月,如果台澧认为这样的钻戒适合一个年轻女生,显见她应该是个重视金钱的女人,站在好友的立场上,他觉得有必要劝他再考虑考虑。

  「你不觉得太快了些?」

  「我也没想过自己会这麽急着想跟她定下来。」看来过去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女人,他才一直觉得自己是独身主义。

  即使仍有疑虑,但听到好友这麽说,赵晟时也不便再表示意见。

  因为心里有所顾虑,所以当曹台澧希望他能同行壮胆时,他并没有拒绝。

  就这样,两人分别开了车来到香铃花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19-10-20 12:03 , Processed in 0.041891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