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安祖缇《攻略帅大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30 13: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攻略帅大叔》

{出版日期}2021/04/09

{内容简介}

路舒妤对江启中一见锺情
打从十五岁第一次见到当时年方二十八
英姿焕发、高大挺拔的江启中时,她就倾心了
无视两人年龄差距,也不管他是无趣的宅大叔
可是他只是把她当成小妹妹,身边还有交往多年的女友
她也只能把这份暗恋的情意藏在心底
耐着性子等啊等,终於等到他跟女友分手了──
确定他走出失恋的情伤後,她随即展开倒追行动
没想到明白的告白被他直接拒绝,还谎称有了新恋情
他的目的是要她「移情别恋」,偏偏她就是执迷不悟
既然直球进攻失败,那就改采迂回方式去攻略他
利用当他助理的机会,掌握近水楼台的优势
欲擒故纵、若即若离,不时制造让他心跳感动的场面
逼他正视她早就不是那个可爱天真的舔糖少女了
她是认真的看待他,想得到他的爱情
进而放松心防,一步步将他的心给擒到手
打定主意这一次她不再主动说爱,要换他跟她告白!

1-1

  江启中有些错愕地看着眼前娇小纤瘦的可爱女孩,她正仰着天真充满希冀的小脸凝望着他。

  她刚才跟他告白了。

  他内心受到极大的冲击。

  认识她这五年的时间,他从不曾想过她有可能会喜欢上他这个「叔叔」。

  思忖了会儿,他晓得自己只是把她当妹妹看待,对她并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遐思,即便经过五年,她已经从稚气少女成长为满二十的成年人了。

  但在他眼里,她还是十五岁的美丽少女。

  「我们年纪差太多了,」他一贯温煦的微笑,语气轻柔,希望自己的拒绝不会伤害到她。「找跟你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谈恋爱吧。」

  「可是,」小小的脸蛋写满固执,「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江启中有些头疼的看着这刚成年的孩子。

  不过才二十岁,而他今年已经三十三了,岁数大超过她一轮,还是她父亲的合夥人,这要是被她老爸晓得,以为他觊觎他的女儿,恐怕要当场翻脸,自此拆夥。

  毕竟,她的父亲路谨高,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儿控,早期刚认识的时候,可是开口闭口都是他优秀聪明漂亮的好女儿,真真确确的掌上明珠。

  江启中不太明白为何她会看上平常被叫「叔」的他。

  她年轻貌美、活泼又开朗,有她在的地方笑语不断,在学校也是十分受欢迎,追她的人不少,更是不乏优秀好青年,实在不需要跟年纪大她这麽多的男人在一块。

  他虽然体格保持良好,没有突出的啤酒肚,甚至还有腹肌,脸也维持得不错,不像已过而立之年,但当两个人站在一块儿时,年龄差就会出来了,这是无法强辩的现实。

  他喜欢路舒妤,不过是像妹妹的喜欢、晚辈的喜欢,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刚上高中,额头上有着因为熬夜念书睡眠不足的小痘子,青春洋溢,年轻稚气,说话时有奶音,软软的像在撒娇。

  她的父亲路谨高还曾开玩笑道:「我女儿很可爱吧,不过只能远观喔。」

  他当时一笑置之,不过回想起来,说不定路谨高还真怕他去「诱拐」路舒妤,才提前警告。

  因此,他更不可能答应跟她交往了。

  「我大你十三岁。」他温柔提醒。

  「只有十三岁。」

  她刻意强调「只有」二字,倔强的眸里写着不在乎。

  「我是你爸爸的朋友。」而且,他也刚好小她爸爸十三岁。

  「忘年之交嘛,我们也可以忘年之爱啊。」路舒妤的语气充满理所当然。

  「你叫我叔的。」

  「那我从今天起叫你名字。」

  而且她又不是自愿叫他叔的。

  当初第一次见到他时,因为他长相年轻帅气,她开口叫的是「哥」,是父亲纠正她,说要叫「叔」。

  她觉得父亲根本是吃江启中豆腐,人家怎麽看都不像跟他平辈啊,反而跟她比较相近呢。

  见那执着的小脸,江启中不禁想抚额叹气。

  莫非这是恋父情结?

  可是从她跟家人的相处情况来判断,应该不会有恋父情结的可能性发生。

  那到底是为何呢?

  不曾被年纪差异如此大的女孩子示爱,而且还是合夥人的女儿,让他不禁有些困扰,且也不晓得该怎麽婉转拒绝才不会伤到这孩子的心。

  於是他只好告诉她,「可是我有女朋友了。」

  路舒妤诧异地瞪大眼。

  会鼓起勇气告白,是因为她跟父亲探听过,确定江启中目前身边没人才敢开这个口的。

  「什麽时候新交的?」细嫩的嗓音微微颤抖。「我爸说你没有女朋友的。」

  「才交往三个月左右,所以你爸也不晓得。」

  他说了谎。

  前女友分手是一年前的事了,起因是对方劈腿。

  曾经论及婚嫁的女友,也交往六年了,感情颇深,曾有结婚的打算,没想到竟背着他跟其他男人交往了半年多他才发现。

  这顶绿帽他戴得痛心疾首,尤其男方还是他的好友,等同於他同时失去了爱情与友情,因此分手後,他比以前更加用心投入工作之中,藉此忘却失恋之痛,即便过了一年,仍没有准备好再开启新恋情。

  更别说对象是像路舒妤如此年轻的女孩。

  有些男人喜欢幼齿的女孩,但他不是。

  他注重个性、心灵的契合,路舒妤与他年纪差距太大,他一直把她当成晚辈,而不是可谈恋爱的同辈。

  他喜欢她,但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噢……」

  路舒妤低下头去,心情很是沮丧,眼睛酸酸的,泪液已上涌。

  她在满二十岁的时候鼓起勇气告白,也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

  她的目的是让他晓得她喜欢他,在他心底种下一根芽苗,就算他目前没那个意思,但也会因此意识到身边有个爱着他的存在,而她会更加努力让那根爱情株苗在他心底成长茁壮。

  可是他若有新对象的话,那心就跟柏油路一样坚硬,无法把株苗种下。

  将近五年的暗恋,就此画下句点。

  当初她是顾虑到他有女朋友,才把暗恋的心情放在心底。

  後来他跟前女友分手了,虽然也曾想过趁虚而入,但父母在那个时候曾积极的想帮他介绍对象,却被他一一拒绝,理由是他还没走出来,没心情谈新恋情。

  而自他的表现也看得出来,他不是敷衍父母,是真的无心,毕竟被好友跟女友背叛的伤害太大,得有一段疗伤时间。

  因此她不得不继续忍耐,默默等待了一年时间,在她满二十岁的翌日,向他告白。

  没想到,在她忍着满腔爱意的时候,已经被其他女人捷足先登了。

  早知道她就不要体恤他的心情,早早就缠着他、追着他跑,说不定他现在的女朋友就是她路舒妤了。

  她很气、很恨,毕竟她可是喜欢他五年了。

  见她哭丧着小脸,泫然欲泣的模样,江启中心底很是不忍。

  他一向疼爱舒妤,每次出国或到外地出差,看到适合的礼物或名产,一定会买回来送她,对她的要求从不曾拒绝,就仅有这一次,拒绝的还是她鼓起勇气的告白。

  路谨高常开玩笑说他比他这个父亲还要宠她,让他觉得自己的父亲地位快要不保,但若是路谨高晓得女儿心底的想法,类似的玩笑恐怕就说不出口了。

  即便残忍,他也只能假装无视。

  「对不起。」他说,不像以往一样会摸摸她的头,安抚她,手垂在身子两侧。

  路舒妤没有回应,她怕一开口就会掉泪,因此默默地转身走了。

 1-2

  当日吃晚餐的时候,路舒妤假装若无其事地问父亲:「爸,我有看到启中叔叔跟个女生在一起逛街的样子,是不是他新交的女朋友?」

  「有这回事?」路谨高讶异地放下筷子。

  「启中交女朋友啦?」把盛好鸡汤的汤碗递给女儿的母亲陈湘庭同样惊讶。「记得我上个月说要介绍女孩子给他,他说他现在还是没那个心要成家的啊。」

  母亲竟然又要介绍女生给江启中?

  路舒妤微眯了眯眼,心中不快。

  被拒绝之後,路舒妤难过得回家抱着被子大哭一场。

  夏天的薄被被她哭湿了一摊,习惯睡整组寝具的她只好把床单、被子、枕头套全换了。

  换上的是浅灰蓝颜色的寝具,就跟她的心情一样,灰暗暗的,抑郁开心不起来。

  可是当心情平复时,却觉得有些蹊跷。

  虽说父亲不可能彻底清楚江启中的感情事,但如果是刚交往三个月的话,现在正是热恋期,但这三个月因为新游戏软体正紧锣密鼓的开发,抢在寒假时推出,他哪来的时间谈情说爱?

  连父亲都常很晚才回家,她还听说江启中直接睡在公司的呢。

  要真有这个女朋友,男朋友一天到晚泡在公司,每天三更半夜才回去、甚至不回家,隔日一早就到公司,就算住在一起恐怕也没时间相处聊天,女友不生气才有鬼。

  更何况才交往三个月应该还不到同居的时候吧?

  当然也不能排除这位「女朋友」特别识大体、懂体谅、温柔贤淑良善,可以让男朋友放置play这麽久没有怨言,但她觉得机率应该不高,也许所谓的「女朋友」只是用来拒绝她的理由,因此才想要从父亲这边下手,由他帮她找出答案。

  「对了,爸,」路舒妤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如果真是启中叔叔的女朋友,那请他带来我们家吃饭,大家认识一下嘛,说不定我以後得叫她婶婶呢。」

  「也是。」同样深感兴趣的陈湘庭附和,「我也想见见是怎样的女孩子可以让启中决定再谈恋爱。」

  「礼拜一上班时我再问问他。」路谨高点头答应。

  路谨高与江启中合夥做生意已经有将近五年的时间。

  路谨高原本继承了父亲的硬体制造公司,规模一般,员工大概五十来个。

  几年前,公司发展遇到瓶颈,路谨高打算转型,否则就此下去,公司处境堪忧,但不知从何下手。

  後来经由朋友介绍,认识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江启中,他是软体工程师,原本在美国一家跨国知名软体公司拥有极好的职位,但是因为家乡的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他担心他们的身体,因而毅然决然辞掉美国工作回台来找新工作并照顾双亲。

  两人见面之後意外十分聊得来,一拍即合,为了留住人才,路谨高主动释出股份,让他成为合夥人。

  於是,经营方面由路谨高负责,软体开发、管理方面则由职称为开发总监的江启中负责。

  父亲的回答正合她意,因此路舒妤也能安心吃饭了。

  她希望「有女友」只是江启中拒绝她的藉口,这表示她还有希望。

  只要有希望就有可能。

  只要有可能,她就会把江启中的心掳获过来。

  路舒妤暗暗握紧粉拳,小巧的蛋型脸儿充满信心。

  ☆☆☆   ☆☆☆   ☆☆☆

  星期一,开完晨会之後,路谨高进了江启中办公室,门尚未完全掩上,即欣喜笑问,「你什麽时候交女朋友的,怎没告诉我一声?」

  江启中闻言尴尬地笑了笑。

  真没想到路舒妤马上告诉了路谨高这件事。

  但看路谨高愉悦想探听八卦的模样,可见路舒妤并没有坦承告白的事情。

  不过若是他,也不会老实跟父亲说:「爸,我喜欢你大我十三岁的合夥人。」

  又不是想闹家庭革命。

  只是当说了一个谎,就得用更多的谎来圆。

  「因为才交往三个月,还不稳定才没讲的。」

  「又不是怀孕还要隐瞒三个月。」路谨高白他一眼,语气有些埋怨,「我老婆上个月问你的时候,你也没说,口风还真紧。」

  江启中也只能笑笑,无法多说些什麽,希望藉由他的沉默,赶快结束这个话题,毕竟这只是他当初灵机一动拿来拒绝舒妤的理由,可没帮他的「女朋友」想好人设,要是问得再深入,说不定就要露馅。

  「舒妤叫你带女朋友来我们家吃饭。」

  「舒妤……说的?」江启中暗吃一惊。

  「对啊,我老婆说要煮一桌好菜请你们,毕竟这个年纪认识的,大概就是要走进婚姻的结婚对象吧?舒妤还说要叫她婶婶呢。」

  叫婶婶?

  直觉告诉他这个邀请并不寻常,有种鸿门宴的味道。

  或许,路舒妤根本没信他的话,才故意这麽说,是为了要试探真假。

  真是聪明的孩子。

  江启中也只能在心中苦笑,表面装出不好意思的模样。

  「还早啦,等稳定之後一定介绍给你们认识。」

  「好吧。」路谨高也不强人所难,「你也该成家了,我在你这个年纪,舒妤都上小学了。」

  路谨高跟陈湘庭是在二十五岁那年奉子成婚,翌年生下舒妤,因此与女儿差二十六岁。

  「不急。」他也只能笑。

  真的不急。

1-3

  时间又过了半年。

  这半年时间,路舒妤只要有机会就观察江启中,也特别关心父亲的公司状况,让路谨高忍不住开玩笑说她是不是想谋权夺位,抢他这个董事长的位置。

  路谨高就是个不正经、爱乱开玩笑的父亲。

  经由观察,她越发觉得江启中有女友一事是骗人的。

  陈湘庭常在周末时邀江启中过来家中吃饭。

  本身就开了一间厨艺学校的陈湘庭厨艺自是不在话下,路舒妤从小耳濡目染,也对下厨非常有兴趣,目前就读大学资工学系的她,不仅在程式设计上颇有天分,也是母亲上课时的助教。

  江启中还是跟以前一样每邀必到,并未因为她的告白而故意推拖或婉拒,依旧维持与路家的友好。

  一次,陈湘庭提到何时要带女友过来时,他愣了愣,眉眼间写了困惑,虽然只是不到一秒的神色变化,但一直在注意观察他的路舒妤立刻发现到这个小细节。

  他还是一样拿交往时间太短来推托,於是陈湘庭又问了他有关於女友的事情,他起先支吾,後来才说得流利,恐怕是在那短暂的结巴时间,快速帮女友设立的人设。

  况且,掐指数来都交往九个月了,连陈湘庭都笑说孩子都生得出来了,怎麽还在时间太短。

  江启中又是支吾了下才说因为两个人都很忙,见面的时间其实并不多,因此了解的还不够深。

  陈湘庭因此殷殷告诫,不要太把事业放在感情之前,否则,再好的女孩都会跑掉。

  她觉得母亲是意有所指当初江启中的女朋友会跟好友劈腿,就是因为江启中太忙於公司的事,人家芳心寂寞,才会跟身边的男人上了床。

  狗屁!

  路舒妤非常不以为然。

  不爱就提分手啊,为何要脚踏两条船?

  而且另一条船还是男友的好朋友,表示这一对狗男女根本不在乎江启中的心里想法,自私得让路舒妤真想杀了他们两个。

  可是江启中人好,不计较,在发现自己绿光罩顶後,直接跟女友潘络瑶说开,平和的分手,连句抱怨都没有,也不曾跟任何人说过他们一句坏话。

  而那两个人也不管江启中的Instagram尚未退两人追踪,就公然在上头放闪,行径实在可恶。

  她觉得他就是太温柔了,才会被欺负。

  但她不爽他被前女友这样欺负,所以她骇进了潘络瑶的手机里,登入IG帐号,把一些素颜、没化妆的丑照PO上去,还有说人坏话的聊天画面截图放上,果然隔天她的IG异常热闹,逼得潘络瑶不得不关掉帐号。

  活该!

  她没放裸照就不错了(不过她也没在潘络瑶手机里找到裸照就是了)。

  至於那个没良心的好友呢,她在他手机里发现浮报的差旅费用,就把证据传到公司去,听说因此被解职了,真是大快人心。

  江启中就由她这个资讯高手来守护吧,呵呵!

  谁敢欺负他就是跟她过不去。

  可是江启中「欺负」她就不知要跟谁说去了。

  为了拒绝她竟然说谎,真是可恶!

  路舒妤在心里抱怨归抱怨,可是真要欺负回去,她还舍不得呢。

  路谨高在上班日的中午若是与客户无约,通常会回家吃饭,或者由陈湘庭准备便当过去给他。

  路舒妤趁着帮母亲送便当的时候,去找了江启中。

  她特地帮江启中做了个便当,里头有他最爱吃的骰子牛肉、软煎蛋卷,以及两样清炒蔬菜。

  江启中的口味清淡,据说是跟着他父母的饮食而改变了习惯。

  在门上轻敲了两下,里头传来他柔和的声音:「请进。」

  她真想听这声音听一辈子,而且要在耳边,最好是在床上的耳边。

  当她决定告白的时候,她就在心里幻想了各种各样的相处情景,其中当然包括了上床。

  她没有交过男朋友,一心等着他,因此那阵子看了特别多的小说、漫画、戏剧,把自己套入成女主角,而江启中就是男主角,两人热切的拥吻,在床上翻云覆雨,光是想像这些场景,她就要开心的飞上天。

  幻想了好多好多好多,可通通被他敲击成碎片。

  但她决定重振旗鼓。

  她肯定江启中绝对没有女朋友。

  虽然她也曾想过要骇进他的手机偷找证据,但只是想想而已,况且江启中本身就是软体工程师,要是被他发现她的意图,反追踪到她身上,那不就寡妇死儿子没指望了。

  也因此,她才会花那麽多的时间去观察而不是找捷径。

  既然直接告白失败了,那她就要换方法去攻略他,让他意识到她是个女人,不是天真少女了,更不是妹妹、侄女,不要再把她当晚辈或小朋友看待了。

  今天的她穿了一件略微低胸、合身的衣服,勾勒出窈窕美好的身材,从进公司一路走到总监办公室,沿途不知收揽了多少惊艳的目光,连秘书应采芯都夸赞她今天特别漂亮。

  推门进入,正埋首电脑前的江启中抬起头来,乍见是她,有些意外。

  在他拒绝路舒妤之後,虽然陈湘庭他们还是常提到要他带女朋友过去一起吃饭,但路舒妤这边倒是没什麽动作,态度仍是跟以前一样,让他不禁猜想,也许她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没多久就恢复理智,觉得学校内跟她年纪相当的男孩子比较处得来,沟通容易。

  但不知为何,她与往常无异的举动,让他胸口有些闷闷的,感觉像是失落,就像某个重要的物品突然不见了。

  他刻意无视这种不对劲的感觉,因为那表示路舒妤的告白仍是影响到了他,他并没有想像中对路舒妤完全无感,他打脸了自己,且人家已经恢复平常,反而他开始纠结,要是放任这种感觉扩大,反而会让自己跌入深渊爬不出来。

1-4

  「怎会来?」他温柔微笑,注意到路舒妤今天穿得特别漂亮。

  他有那麽一会儿时间的恍神,强烈意识到小女孩是真的长大了。

  路舒妤献宝似的举高手上的纸袋,「我帮我爸送便当,也顺便帮你送一个来。」

  江启中本想说他已经订便当了,但又不想拂逆她的好意,因而轻声道谢,至於订的便当,等等再请柜台行政转送给他人吧,毕竟外头买的便当,别说陈湘庭了,连路舒妤的手艺也比不上。

  将便当放到电脑萤幕旁,路舒妤走来他身边,低头细看,「在忙什麽?」

  「一款健康照护软体。」

  「能干嘛?」

  「可以随时监控身体状况,若有什麽不对,会直接发警讯给连线的医院,马上做出处置。」

  「那对独居的人或老人家很方便耶。」路舒妤喜道。

  「是啊,独居或老人家最怕身体出状况,像是昏倒或者心脏病发等等,要是没人注意,就有可能因此断送生命,所以我才想写这样的一套软体。」

  路舒妤转头看着他,直勾勾盯着,嘴角带笑,双眸灿灿,江启中竟被她看得要脸红。

  「干嘛这样看我?」他不自在地问。

  「我想,就是像你这麽温柔的人,才会替人设想这麽多吧?」

  路舒妤知道他父母身体不好,目前请看护照顾,而他也是为了爸妈特地辞掉美国的公司回台的。

  他设计这款软体,想必也是站在父母的立场上来发想。

  「我没你想的那麽好。」江启中移动滑鼠,修正一个小bug。

  就有那麽好!

  路舒妤在心里反驳。

  她蹲下来,头靠着桌缘,端凝江启中。

  「那你可不可以也帮我写一套软体,我觉得这套软体一定会卖得很好。」

  「怎样的软体?」

  「可以听到喜欢的人心里声音的软体。」

  「这种软体……」他蓦地住了口。

  转过头去回视,一双灿灿水眸果然热切地盯着他,嘴角噙笑,带着些许恶作剧的意思。

  「这种软体怎样?」

  「你说的是读心术吧,这目前的科技还办不到。」江启中力持平静的回答。

  这丫头是还没放弃……或是她已另有喜欢的人,所以想听到对方的心声?

  也许她今日穿这麽漂亮,是等等跟男孩子有约会?

  「怎会办不到呢?」路舒妤煞有介事的说:「把心理学套用上去就好啦,可以像浮摩斯一样,从对方的心跳、体温、视线落点,瞳孔大小、流汗……等等,来推测分析对方的心理状态跟想法,这不就跟读心术差不多吗?」

  江启中思忖了会儿,「听起来倒是可行。」

  「是吧。」路舒妤得意一笑又道:「像你刚刚突然一顿,然後转过头来看我,一看就是在研究我的意图,让我猜猜你心里在想什麽?」

  「我没想什麽。」他不自觉有点紧张,怕她真看出刚才心底在想什麽。

  「你一定是在想,舒妤怎麽这麽聪明呢,应该把她挖进公司里才对。」路舒妤以玩笑的语气道。

  「不是喔。」他暗松了口气。

  「那就是在想,今天的便当好香,不知道舒妤这个厨艺高手今天煮了什麽来。」

  「也不是。」他嘴角已经微扬笑意。

  「不然就是你脑子里已经开始构想我的企画了。」

  江启中笑,「别乱猜了,我真的没想什麽。」

  她是真的没猜出,还是顾左右而言他呢?

  江启中拿捏不定。

  他现在倒想写出路舒妤说的那种软体,好来分析这个丫头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麽。

  「好吧。」路舒妤夸张的吐了口大气,露出沮丧的样子。

  她猜到了,只是故意不说的。

  既然明白的告白,被直接拒绝了,那麽她当然不会重蹈覆辙罗。

  她可是天才呢,当初高中还跳级,目前大学的学分已经修得差不多,不用等读完大四,今年就能毕业了。

  她就是故意要让江启中紧张一下,更意识到她的感情,却没想到他有可能误会了,以为她喜欢上别人了。

  中午午休的铃声响了,路舒妤俐落的站起,却因贫血头晕而身子晃了晃,人朝江启中倒去。

  江启中连忙稳住她。

  「头放低点,这样比较不晕。」

  路舒妤抓着他的手臂,故意更靠向他,两人脸距离得近,江启中甚至可以感觉得到她的呼息。

  发香扑鼻,是细腻的玫瑰香味,江启中的胸臆间盈满属於她的气味。

  他不免有些耳热,但又不能把人推开,只好忍着。

  「我想我应该要吃点补血的东西了。」路舒妤故作语气虚弱。「人家的大姨妈才刚走。」

  「我椅子给你坐吧。」江启中作势让椅。

  「不用,我快好了,你别动。」

  这装晕不能装过头,路舒妤一会儿抬起头,「好了,我不晕了。」

  她直起身,手离开了他的臂膀,江启中怕她仍晕,仍扶着她的前臂。

  「下次站起来时,动作慢点。」江启中柔声叮嘱。

  「好,叔,我记得了。」

  听她叫了那麽一声「叔」,就跟过往一样,江启中莫名胸口一窒,嘴角仍带笑。

  路舒妤不知有多久没叫他叔了,今日故意一叫,见他面色毫无变化,笑靥依然温柔,心情顿时不好起来。

  今天的作战好像失败了。

  「那我回去了。」

  道别之後,路舒妤在转过身去时,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

  直到大门关上,窈窕的身影消失在合起的门扉之後,江启中方收回视线,伸了个懒腰,储存好档案後,把便当从纸袋内拿出来。

  打开盒盖,菜香四溢,鲜妍的配色,使人胃口大开。

  「你总是记得我喜欢吃什麽。」

  江启中毫无所觉的轻叹了口气,举起内附的筷子就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30 21:59: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忘年恋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4-23 09:46 , Processed in 0.222188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