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唐梨《娇气姑娘来逼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3 15: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梨《娇气姑娘来逼婚》

{出版日期}2021/03/25

{内容简介}

娇娇娘子,纠缠不舍,只为嫁心爱的他;
寡情相公,未曾心动,沦陷後非她不娶。

人家都说,女追男隔层纱,萧雨芙追大厨子静流,
却被嫌弃到一文不值。还好,她萧雨芙啥没有, 就那脸皮够厚,
不但骂不走,还死皮赖脸的缠着, 没办法,这男人她可是喜欢很多年了,
好不容易缠上, 追上前哪可能放手?
可谁能告诉她,这个性格冷淡, 雷打不动的男人,明明对女人看都不看一眼,
怎麽被她给拐上床了,竟成了兽男。欺负起她来, 不但凶残不手软,
那劲道差点没撞断她的小腰。 生平第无数次被女人追,静流本是想,
冷脸以对, 谁知,这萧雨芙可是他的初恋对象,先是偷了他的心,
还往他心底钻,夜夜钻得他心口发疼。是她自己送上门,
现在却嫌他太纵慾?可他刚想说她肯定不知道, 一旦他真卖力折腾起她,
肯定让她几天几夜下不了床。 结果,这娇气的女人竟敢撂话,
他再这麽欺负她,她就去嫁别人……


楔子



  「呜、呜,呜呜呜……」

  来自年幼女孩的呜呜哭泣声,混淆在被风吹过的沙沙树叶响声中,几乎要被隐没不见。

  女孩在这里哭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举目望去,不远处一栋庄严殿堂巍峨而立,身後,是一大片一望无际的银杏林。

  她迷路了,在银杏林中兜兜转转数次,最後又回到了这个地方,无助哭泣。

  她忘了自己哭了有多久,孤单与寂静的恐惧正逐渐侵蚀着她弱小的心灵,先前想着用以吸引旁人的嘹亮哭声也更加变得虚弱。

  就在她快要放弃以哭声求援之际,一个透着淡然静若的年轻嗓音突然传来。

  「你是谁?为什麽在这里哭?」

  她为这道蓦然出现的嗓音而身躯一颤,揉着眼儿、揩着滚滚珠泪的嫩白小手像是带些依依不舍地挪开,一个瞧着比她大着几岁的年轻和尚随即抢入眼帘。

  「我、我、嗝!呜……」她哭太久了,在此时要与人交谈,便忍不住打嗝,一时间无法流畅说话。

  「寺里不会平白出现女子……女娃儿,你是随哪位香客前来上香祈福的孩子?你迷路了?」和尚似乎也没对她抱有多少期待,只是怀着半猜测的态度问着。

  「呜,呜……」她仍是以呜咽应声,但一颗缀有华美饰物的脑袋瓜子却认同地猛然点头。

  「後山偏殿是我寺存放珍贵佛教书籍之地,若没有师父或监院世伯允许借阅那些书物,平时都不会有人到这里来,小施主你运气很好,我今日便是来归还一些书物的,你随我来吧,我带你回去正殿那边。」

  他年纪轻轻,缺少安慰人的技巧,也不懂安慰,但既然遇上了,既然她是迷路,那就顺道带她回去便是。

  言毕,他便没有再多言,直接转身走向杏林的方向,但才走了几步就因身後没有传来脚步声而疑惑回身。

  「小施主?」

  他分明说了要带她回去,她却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睁着一双仍浸着泪的圆滚大眼,万般渴求地看着他。

  「手……要牵手。」她向他伸出手。

  那只手绵白绵白的,看起来又小又软,至少比他的小,也比他的软,虽说她仍属孩童之龄,但他自小便与佛为伴,更被教导不能近女色,她的举动只引来他的一下皱眉摇头。

  「小施主,这样不妥,我不能牵你的手。」

  「我怕树林会吃人,走了没一会又把我吃掉送回这里。」她不懂他的顾虑,只诉说着自己的害怕。

  她先前已经在林中悠转过许多次了,最後却都徒劳无功转回了这里。

  她不怀疑他要带她离开,只是害怕万一他领路走在前头,而她走了没几下又走丢返回此处,他又不再出现,那该如何是好?

  「我……」他虽面露难色,但一看天色,若动作不快一些便赶不上晚课了,便只能提议,「这样吧,你拉着我的衣袖可好?」

  他虽无法牵她的手,却能让她拉住他的衣袖。

  她心中或许也急着离开,二话不说便朝他猛点头,小小步伐向前迈进,小手一伸就把他左边的衣袖拽在手里,拽得紧一紧。

  「走吧。」见她妥协,他便催促着她移步。



  ◎             ◎             ◎



  等到他们回到前殿,一名衣着华贵的女子在瞅见他们的瞬间就急匆匆地朝他们奔跑过来,一把将他身旁的女娃儿拥入怀里。

  「芙儿!你到哪里去了?你吓死母后了你知不知道?」

  「母、母后,芙儿、芙儿刚刚迷路了,是这位小哥哥带芙儿回来的……」

  「小哥哥?」女人闻言转身,视线不偏不倚地落在年轻和尚的身上,「那可真是谢谢这位小师傅了。」

  「这位女施主……」

  他本想对女娃的娘亲说些什麽,却被刚好赶至的师父阻止,「静流,晚课时间快到了,你下去吧,这里交给为师。」

  「是。」他只回了一个字,然後便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他有听见女娃喊女子为母后,能被唤作母后的人就只能是当今皇后,那个女娃,是位身分尊贵的公主。

  他懂师父的意思,师父是怕他涉世未深说出得罪的话语,才会遣他离开。

  但在他澈底远去之前,女娃娇软的话语,稚嫩的语调,似乎一直都在他背後如影随影,挥之不散。



  第一章



  白色烟丝自桌上那个精巧熏炉里缓缓飘出,袅袅烟雾一点也不呛人,在飘升而出的瞬间就立刻消失在空气,为书斋盈上阵阵宜人熏香。

  窗外,阳光正好,有绿叶串满的枝头遭鸟儿停驻,唱出悦耳啼嘤,若是在书斋内泡上一壶好茶,细细品茗,定不负这般悠闲宁静的美好时光。

  只可惜此时这间书斋的主人,聆风楼的管事却无心享受悠闲时光,只一心招呼与他对坐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约莫十七、八岁,灿艳容貌称得上为倾城之姿,身上衣着虽大方得体,但那身质量极好的绫罗丝绸一看便知不是寻常百姓能穿得起,就连发带上的银色绣纹都细致得宛如真实花卉般栩栩如生。

  因女子摇晃着手上的玉牌,如云鬓侧,有流苏串连的金色锁片也随之微微摇晃。

  女子手上的是一块刻有驱鬼钟馗的墨翠,由於款式特殊,管事一眼便认出了玉牌为他们聆风楼楼主所有。

  就在不久前,这位持有楼主玉牌的年轻女子由楼主家仆护送而来,因其身分特殊,也就自然而然地被请到了管事面前。

  「听闻姑娘是楼主的亲戚?」管事有用听闻一词。

  这位手持楼主玉牌的年轻姑娘竟然说自己是楼主的亲戚,而非平日那些找上门来,哭哭啼啼着跟楼主在某年某月某日有过一段情的苦情女子,哪怕在她刚踏进聆风楼的瞬间,她身分之事就已经一传十十传百,但身为管事,他仍是觉得觉得很有必要直接向她质问……询问清楚。

  「对呀。」女子开了口,她的嗓音很像窗外嘤嘤鸣啼的鸟儿,却又比鸟儿娇柔清脆了几分。

  「楼主的意思是,他愿意让姑娘无条件在聆风楼叨扰上一段时日,才会将玉牌给予姑娘?」

  「没错,就是这样。」

  好,询问结束,管事也明白了楼主已经同意她在聆风楼里白吃白喝兼白住,他也不再罗嗦,只是,「能否请姑娘告知目前楼主身在何处?」

  「不知道,他让我先过来,大概在哪处游山玩水或者寻欢作乐吧。」

  也对,管事对自家主子再也清楚不过,他问了也是白问,他也不过只是随口多问一句而已。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主子之事,管事不再纠结,只重新专注回眼前这位姑娘。

  「我姓萧,闺名芙儿。」其实她姓萧,全名萧雨芙,她是大越的十一公主。

  她之所以没有告诉这位管事全名,是因为不需要也没有必要。

  就在不久前,她被选中成为和亲公主,她只会在这间聆风楼里待上一个月。

  这一月的时间是她向父皇求来的,再加上有她表哥,也就是管事口中的楼主的担保,她才能在宫外逍遥快活地过完这段日子,而一个月之後,她将履行承诺,前往蛮邦和亲。

  「那麽萧姑娘,在你逗留在聆风楼的期间,你将拥有我们这里一切最高享受的权利,绿绮……」

  随着管事的呼唤,一个看似侍女打扮的姑娘当即推门进来。

  「绿绮虽不擅言辞,待人处事却最是细心,今後便由她来照料萧姑娘的日常起居,萧姑娘若有什麽事尽管吩咐她便是。」

  这位萧姑娘是由楼主的家仆护送过来的,由此可见,楼主对这位亲戚的重视程度,管事自然也不敢有半点怠慢。



  ◎             ◎             ◎



  萧雨芙就这样被安顿了下来,但她在步出书斋之後却向绿绮问明了前去厨房的路。

  她这次之所以来聆风楼,除了不想待在宫里,白白挥霍掉出嫁前的大好时光之外,还有就是为了找一个人。

  她知道他就在这座聆风楼里,她是在失去他的消息许久之後,在一次与表哥闲谈的偶然之中再次得知了他的下落。

  她想看看他还好不好,看看他是否还跟以前一样,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跟他说,又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想要问他,早在她踏入聆风楼的最初,她的心里就不断泛涌着想要见到他的迫不及待。

  但是,他们多年未见,她心中又有着许多的忐忑与顾忌,便不好向旁人直言要找他,只打算自己先摸过去看看。

  然而当她朝着一路厨房前进走到一半,就被突然出现的数名女子拦住了去路。

  「请问你们是?」萧雨芙很确定自己不认识她们,但她们每次在面对她时,都足以称得上面目狰狞,明显的来者不善。

  她们跟她是有什麽过节吗?但不可能啊?她这是头一回来到这里,从小到大除了皇宫,她所去过的地方屈指可数,她们根本不可能见过。

  「你就是那位楼主的亲戚?」

  有人发话了。

  那人在众位拦路女子里看起来衣饰最为华美,相貌也最为艳丽,其他人把她围在中间,形成众星拱月一样的姿态,萧雨芙马上便分辨出艳美女子是她们之中的领头之人。

  「嗯,对,我跟你们楼主是亲戚没错。」跟表哥是亲戚这回事,萧雨芙并不觉得有什麽好否认的。难不成,她要说表哥是她老子才让人感觉比较不奇怪?

  「就你?你算哪门子的亲戚?」其中一名女子边语气挑衅地说着边走上前来,扬手伸出一根食指,朝着萧雨芙肩窝的位置就开始不停戳戳戳,「我看你是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狐狸精还差不多!」

  「啥?什麽狐狸精?」萧雨芙知道狐狸精的含义,可她像吗?就算她撒泡尿照照自己,她也跟狐狸精勾不上边吧?敢情她们对她有什麽误会?

  「还装蒜?就是你这狐狸精用什麽狐媚功夫迷惑了楼主,才能得到楼主的玉牌吧?」

  「啊……哦。」原来如此啊。

  萧雨芙顿时反应过来,领悟到这些女子是为了表哥而争风吃醋,又因她这突然冒出来的亲戚而察觉到危机,才会这般成群结队的跑来找她麻烦。

  可是,她跟表哥不是她们想的那种关系?她们到底是从哪里得出结论,只要是女的、活的、能跟表哥扯上关系的,就一定会是她们的情敌?

  「你眼睛瞪那麽大干嘛?不服气吗?我告诉你,楼主对你的迷恋只是一时的,他最疼爱的还是我们梦桦姑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取代梦桦姑娘,你想都别想!」

  不是,失礼了,她没有瞪眼,她的眼睛是本来就这麽大,她这样的误会会让她感觉很冤。

  而且皇宫外头的女子都像这位一样,力气都这麽大的吗?她到底是吃什麽长大的?她挨着她的手指狠戳,在连她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就被她戳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你、你干嘛?想扮柔弱?楼主又不在,你省省吧!你……」

  女人本来仍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而在萧雨芙思忖着该如何应对当下的状况之时,一道身影蓦然介入,在挡住女人们所投来的不友好注视的同时,更是在萧雨芙身上笼罩下一个大大的阴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4-23 10:03 , Processed in 0.190638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