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桔子《总裁床上是头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3 15: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桔子《总裁床上是头狼》

{出版日期}2021/03/25

{内容简介}

老婆亲亲,白日娇气难驯,夜里乖成小白兔;
老公坏坏,床下温柔宠溺,床上变身大野狼。

当未婚夫劈腿被逮个正着,陈音阮甩人也不留余地, 她有钱有颜,
真想找男人养她,街上一招,还怕找不到?
只是,陈音阮连大街都还没走出去,就被谢昀竹给坑了。
她是吻了他,但她没想占他便宜啊,可人家那是初吻,
陈音阮一时脑门当机,霸气撂话。为了负责, 她会跟他结婚的,
彷佛她不嫁他,就要背上花心女的臭名, 不得已,只好把自己给卖了。
谢昀竹是什麽人? 那可是商场的黄金单身汉,家世一流,颜值一流,
能力一流,多少女人想攀上的美男。可谁能告诉她,
这位禁慾系的商场霸气男,床上怎麽跟头狼似的,
折腾起她不但没完没了,还花样百出。 两人的婚事不过是场商业联姻,
谈不上情啊爱的, 可看着别的女人倒贴自家老公,
陈音阮当下就明白。 身为人妻,尽管每夜都被这男人撞得腰酸腿疼,
哭着求饶,还是得把人勾上床任他收拾。
第一章



  光彩霓虹的夜店,音乐嗨得人脑袋发昏。陈音阮刚一踏进,眉头就控制不住地皱起,心脏随着音乐的节奏一跳一跳的,震得她难受得紧。

  她是来捉奸的!

  今天她本来心情不错,和朋友逛街买了新衣服,又吃了好吃的甜点,结果晚上刚吃过晚餐,手机就收到某个朋友传过来的偷拍照,照片内容是夜店,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宛如连体婴,吻得难舍难分。

  夜店嘛,大家都是来放松的,喝多了上头也是正常。但有问题的是,照片上的男人,正是陈音阮的未婚夫夏磊。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她明年初就要嫁给这个男人了。

  朋友一连给陈音阮传了好几张照片,忧心忡忡,「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结果观察了半天,真的是夏磊那个渣男!太过分了,把你当什麽人了?和你有婚约还在外面乱玩,这家夜店大家都常来的,他明显没避着外人!」

  陈音阮当下气得捏断了木筷子,气冲冲地开了车就过来了。

  这家夜店是一个富二代开的,所以各方面设施都很有水平,价位也比较昂贵,确实是陈音阮那群人常来这里。夏磊居然带女人来这里,这是铁了心踩着她的脸啊!

  「你可算来了,我生怕夏磊那个渣男没等你来就跑了,他那人平时最喜欢甜言蜜语,抓不到他现行他肯定不承认出轨了!」朋友孙芸从角落跳出来,勾住陈音阮的手臂支持她,「你放心,我陪着你!」

  别看陈音阮那张脸美得很有攻击性,但是孙芸还不了解自己这个朋友?最是好说话,性格也大剌剌,一般不爱生气,遇到什麽事只要别人愿意道歉通常就这麽过了。

  陈音阮深呼吸一口气,看了孙芸一眼,咬牙抬脚朝夏磊走过去。

  「喂!」陈音阮站在夏磊面前,出声道。

  夜店很吵,夏磊又喝多了上头,正抱着怀里的软香温玉你侬我侬,连个正眼都没给陈音阮。

  被无视的憋屈以及被出轨的愤怒让陈音阮脑壳一热,直接拎起小桌子上放置冰块的铁桶,当头朝夏磊泼下去。

  夏磊骂了句脏话,猛地跳起来,「妈的,谁他妈敢对老子动手……」声音在看到陈音阮之後戛然而止。

  陈音阮面无表情地看着夏磊,又指着还坐在沙发上一脸状况外的女子,冷声道:「不解释一下吗?这到底是什麽情况?」

  夏磊哪里想得到自己难得来一次这个夜店就被陈音阮抓了个现行,立刻慌张地解释,「阮阮你别误会,我那是喝多了,真的!」

  「好一个酒後乱性,你是喝多了又不是眼瞎了,你面前坐着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你未婚妻你都不知道?」陈音阮讽刺道。

  「阮阮你别听夏磊胡扯,他最开始进夜店的时候就和这个女人是连体婴了,这两人肯定一早就搞在一起了!」孙芸气呼呼地说道。

  「我和阮阮的事你这个八婆说什麽话?多管闲事!」夏磊不敢和陈音阮对着干,训斥起别人来倒是理直气壮。

  「你……」孙芸只恨自己脸皮不够厚,说不过夏磊这个混蛋。

  「我和你的事情你没必要迁怒别人。」陈音阮一把将孙芸护在身後,挺胸站在夏磊面前,气势分毫不弱,「你这是在顾左右而言他,自己的事,敢做不敢认?」

  「我做什麽了?」有些人就是理不直气也壮,夏磊喝多了酒,脸色上头一片红,「我都说了我喝多了这是个误会,你至於这麽小心眼吗?还专程跑过来质问我?我又没有要和你解除婚约!」

  「啪!」

  夜店的音乐戛然而止,也就衬得这个巴掌声更加大。

  「你!」夏磊居然扬手打算搧回来。

  陈音阮不闪不避,他要敢打她,她发誓一定搞得夏磊家不得安宁!

  真以为她是外面好骗的小姑娘,随随便便就能打发呢?

  她都做好今天被打的准备了,可是千钧一发之际,陈音阮的身子被人护在怀中,陈音阮迷惑地眨眼,只觉得鼻尖袭来一股清淡好闻的茶香,鼻尖下的胸膛温热却结实。



  ◎             ◎             ◎



  谢昀竹握住夏磊高高抬起的胳膊,声音清晰,「对女人动手不是绅士所为。」

  「谢昀竹?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周围一群人围观,夏磊又是要面子的人,此刻完全下不来台,於是说的话就更加难听。

  他也是个没用的,谢昀竹看起来削瘦,但是身高比他高,握着他胳膊的手也很有力。他明显抗不过,於是就专挑软柿子下手,盯着陈音阮讽刺道:「好吧,我承认,我就是玩女人了怎麽了?」

  「和你结婚是家里的安排,你不会真以为对爱你爱得死去活来?跟你说的那些情话都是真的吧?这年头,哪里还有什麽真心实意?傻子都不信爱情了!」

  「我是看的起你,正宫的位置给你,在外面玩再多女人,也绝对不会影响到你的地位一分一毫,你还有什麽不满足?」

  「识趣的就乖乖回家,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你打我这事……」

  「啪!」陈音阮又一个巴掌过去。

  好了,现在夏磊左右两边脸上都各有一个巴掌印,终於平衡了。

  「你未免太看的起自己了!」陈音阮其实都快要被气哭了,但是周围这麽多人看着,她要忍住,绝对不能哭,一哭就输了!

  「你以为我非你不可?世上男人千千万,凭我的条件,要什麽样的男人没有?」陈音阮冷笑一声,「你真以为自己家里有皇位要继承?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们的婚约,作废了!」

  夏磊脸色一变,「阮阮!」

  他确实是喜欢在外面玩女人,但陈音阮长得够漂亮,家世也富裕,真要和陈音阮解除婚约他还是有点舍不得。

  「别张口阮阮,闭口阮阮,你是谁?我和你很熟吗?」陈音阮高傲地道:「你识相点以後最好别在我面前出现,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可以试试!」

  「你以为你和我解除婚约之後还有别人看的上你?」夏磊气急败坏,「哪个男人看得上被我玩弄过的女人!」

  「你嘴巴放乾净点!」陈音阮皱眉。

  「怎麽?听不得真话?你真以为整天把自己从头包到脚就是贞洁烈女了?老子亲你一下你还要叽叽歪歪欲拒还迎,哪个男人被你看上哪个男人倒楣!」

  陈音阮被夏磊激得脑子发热,正好身边还站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虽然从刚开始她还没看清正脸,但是从外在形象来大概也丑不到哪里去。

  於是她做了此生最大胆的举动,直接拉着男子的领带强迫他弯下腰,踮脚直接咬着男子的唇瓣吻了上去。

  谢昀竹瞬间瞳孔放大,周围顿时响起起哄的热烈鼓掌声。

  陈音阮亲都亲了,自然也没有回头路。

  舌尖下的唇瓣温热而柔软,她颤抖着,极其不熟练地吮吸了一下,明显感觉身前男子的身形直接僵住。

  她甚至还不小心把对方的唇瓣咬出血了。

  算了,都已经丢脸成这样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陈音阮心想,帅哥实在对不起了,今天对你性骚扰,等风波平静我一定好好的,真诚地给你道歉,今天你就先成全我一个面子,千万不要喊非礼啊!

  好在帅哥确实很给力,一声没吭。

  陈音阮的舌尖舔过谢昀竹唇上细微的伤口,脚後跟落地,不着痕迹地喘了口气,强撑着不让自己脸红,眼带水光地瞪着夏磊,「看到没有?我随随便便找个男人,都比你优秀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你就是个渣男废物!」

  孙芸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闺蜜,姐妹,你这牺牲太大,就为了个夏磊,不值得啊!

  谢昀竹下意识抬起手,触碰了一下唇上的伤口。

  「嘶……」还有点痛……

  陈音阮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她从手提包里出去一张名片塞进谢昀竹的西装口袋里,「记得联络我帅哥。」

  「渣男,再也不见!」陈音阮最後瞪了夏磊一眼,转身高傲地离开。



  ◎             ◎             ◎



  夏磊立刻想要追上去。

  谢昀竹给自己的同伴使了个眼神,立刻有两名安管跑过去按住夏磊。

  「放开我!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夏磊费力挣扎。

  「夏公子,这里不是你可以闹事的地方。」夜店的老板笑咪咪地开口,「虽然我很希望带给大家宾至如归的感受,但损坏了东西,还是要赔的。」

  「老子有钱!」夏磊叫嚣。

  谢昀竹皱了皱眉,「你也不过滤一下客户,什麽人都往店里收。」

  「喂,我又没有读心术,人家客人上门我难道还要调查一下对方祖宗十八代不成?」夜店老板连忙撇清自己,说着说着,又忍不住用手肘捅了捅谢昀竹的腰窝,「不过你心里现在很高兴吧,嗯?」

  不仅英雄救美抱到了心上人,还被人主动索吻了,这艳福不浅啊!

  「不知道你在说什麽。」谢昀竹面无表情瞥了老板一般,欲盖弥彰地整理一下有些凌乱的领带,「我先回去了。」

  他特意赶过来,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

  「就知道你,重色轻友。」老板叹口气,去处理後续的混乱了。



  ◎             ◎             ◎



  陈音阮冲出夜店,孙芸自然也跟着追了出去,担忧地问,「阮阮,你没事吧,不然我送你回家?」

  「不用,你喝了酒不能开车。」陈音阮故作坚强地摇摇头,「你朋友还在夜店里,你回去吧,我自己坐车就可以。」

  「这怎麽可以?」孙芸怎麽能这时候让她一个人回家?万一阮阮这家伙一个想不开怎麽办?

  「求你了,让我一个人待一会。」陈音阮低声哀求。

  孙芸一愣,叹口气,「好吧,我不逼你。」

  她抬手给陈音阮叫车,「那你到家了给我发消息,路上注意安全。没事,不过就是个男人罢了,我家阮阮这麽好,好男人还在後头呢!」

  「嗯。」陈音阮闷闷地点头,坐进车里,离开。

  她上车不久,就让司机把自己放下车。

  陈音阮和夏磊的联姻之前是父母定下的,说实话,真要说陈音阮爱夏磊有多深,那不见得。但她是认真的性子,既然决定要和夏磊结婚,也就认真试着和他培养感情,也在为即将到来的婚礼做准备。

  现在两人撕得难看,她要回家哭的话,父母肯定愧疚得很。

  但也不怪他们,毕竟当初夏磊确实表现得彬彬有礼。

  她在便利商店买了啤酒,一个人坐在路边吹夜风。本来酒量就不太好,一瓶啤酒下肚,更是什麽形象都不要了。

  「呜呜……太过分了……怎麽会有人这麽讨厌!」陈音阮哭得狼狈,还气得跺脚,「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明说,我又不是非要嫁给你……」

  「干嘛还对人家人身攻击!」她像一只气坏了的炸毛的小兽,手里捏着啤酒罐,一边碎碎念一边转圈圈,有时候说得急了还要跺脚。

  「呜……气死了……又难过……」最後,陈音阮抱着膝盖蹲下来,把脑袋埋进膝盖间哭得打嗝。

  一件温热的外套突然搭在头顶。陈音阮呆呆地抬起头,就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的长椅上坐下,笔挺的西装裤因为膝盖弯起的动作露出好看的褶子。

  她抬起头,这人不就是刚刚在夜店里被她非礼过的那个帅哥?

  自己这是倒了什麽楣,前脚强吻别人,後脚就被人看到这麽狼狈的样子。

  「给你。」谢昀竹将一块乾净的手帕抵到陈音阮面前。

  陈音阮第一反应是想逃。

  又仔细一想,现在逃也来不及了,她什麽丑样都被人看完了。

  於是接过手帕,吸吸鼻子,慢吞吞地起身,在谢昀竹身边坐下。

  「谢谢……」她声音沙哑,鼻尖被手帕挡住,声音有点闷,「还有刚刚在夜店里的事……谢谢你,然後,对不起……」

  我非礼了你,真的很抱歉。

  「不需要跟我道歉。」谢昀竹笑了笑,「对了,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

  他取出一张名片,双手递到陈音阮面前,「你好,我叫谢昀竹。」

  陈音阮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我知道你。」

  他们圈子不算大,有些人就算不认识也总是听过名字的。

  谢昀竹是谢家的公子,谢家和陈家没有工作往来,两家长辈也不熟,不过是见了面彼此打个招呼的关系,所以她之前也没见过谢昀竹。

  但是谢家公子一表人才,样貌堂堂,更难得的是深得其父遗传,在经商上很有天赋,最近刚留学归来进入公司帮忙,经手的几个案子都完成得很不错。

  简而言之,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很荣幸你知道我。」谢昀竹低低笑了一声。

  他的声音是略有些低沉的,但很柔滑很有磁性,就像最顶级的融化的巧克力。陈音阮自认不是声控,但是听到这个嗓音都有点耳红。

  她三两下把脸上的眼泪擦乾净,长叹一口气,又将面前的空易开罐全部捡起来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酒量不好,三五瓶啤酒也让她酒醉,走路都有点踉跄。

  「接下来你打算怎麽办?真的要解除婚约?」谢昀竹问道。

  「对啊,这种男人不分手留着过年吗?」陈音阮在这上面倒是洒脱,「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和他继续下去了,否则不会闹得这麽难看。」大家都是要脸的人嘛。

  「就是我爸妈那里大概得头疼好几天了。」陈音阮有点头疼。

  「他们很希望你嫁给夏磊吗?」谢昀竹问道。

  「他们不是很希望我嫁给夏磊,是很希望我能结婚。」陈音阮的爸妈也是商业联姻,但两人婚後感情极好,於是总也盼着能给自己女儿找个好人家,结婚了过幸福日子,当初也是精挑细选才选择了夏家的。

  「现在知道夏磊是这个样子,他们肯定很愧疚,觉得对不起我。」

  「那你呢?你想嫁人吗?」谢昀竹更在乎陈音阮本身的想法。

  陈音阮有点迷茫。可能是因为受父母幸福婚姻的影响,她从小对结婚一事也是憧憬的。所以当初虽然和夏磊没什麽感情,但也觉得只要两人努力,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谁知道,唉,还是怪自己看人不清。

  「或者我换个问法。」见陈音阮没法回答,谢昀竹又道:「你会因为夏磊的事情恐惧婚姻吗?」

  「那倒不至於。」陈音阮摇摇头,虽然头有点晕,但她还是理智的,「我不能因为夏磊是渣男就认为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渣男。只是我自己运气不好,没有遇到好男人。」

  谢昀竹知道自己不该趁人之危,再加上他明知道陈音阮现在喝醉了,也许明天根本不会记得今晚说过的话,但是他还是受不住诱惑地开口,「那如果你面前现在摆了一个新的联姻对象,你会同意吗?」



  ◎             ◎             ◎



  陈音阮觉得自己脑子没转过来,「哪有这麽多联姻对象,你真以为是菜市场买菜随便都可以挑!」

  虽然是联姻,但是也要看重两家是否处得来,两个人性格合不合适。

  不然哪里是结亲,根本是结仇!

  「你觉得我怎麽样?」谢昀竹问得云淡风轻,但实际上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我也不了解你,不好下判断……」陈音阮傻乎乎地眨眼,「不过大家都说你很优秀!」

  「其实我最近也有在考虑结婚的事情。」假的,在今晚之前谢昀竹就没想过要脱单。

  陈音阮一脸懵逼,就差在脸上写,这和我有什麽关系?

  谢昀竹面不改色,「你觉得如果你的结婚对象是我的话,你能接受吗?」

  周围的空气都安静了。

  只有晚风掀起波浪拍打着桥墩的声音,以及夜色中偶尔传来的虫叫声。

  陈音阮终於缓过来,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不……不合适吧……」

  「哪里不合适?」谢昀竹追问道。

  「那个……我和你这还是第一次见面。」陈音阮结结巴巴,「我们对彼此也不了解……万一你是个夏磊第二,到时候我往哪里哭去?」

  「我和夏磊不一样,虽然我口头的保证可能没什麽说服力,但是你可以去调查,我在男女关系这一块很乾净,也不爱在外面拈花惹草。」谢昀竹承诺道。

  「可……你也不了解我。」陈音阮大脑一片空白,「而且我这个人很胆小的……」

  她也就是那张脸看起来有气场,实际内心软得像棉花糖,否则夏磊也不敢这麽放肆,「感觉你应该不会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生。」

  谢昀竹给人的感觉就是高高在上的矜贵公子,身边应该跟一个……嗯,怎麽说呢,就是更加名媛一点的女孩子。

  「我很了解你。」谢昀竹否认道。

  陈音阮就觉得事情不对,她应该还要再找点什麽理由出来,但无奈脑子当机,实在跟不上理智的节奏。

  谢昀竹又下了一记猛药,「其实我和夏磊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呃?」

  「所以如果你和我结婚的话,我们就可以打击到夏磊。」谢昀竹弹弹衣摆,「你也知道我们这种家庭,年纪到了家里肯定要催着结婚的,我也不想花太多时间在相亲上。」

  「我觉得你就很好。」谢昀竹说着,嘴角漾出一个浅浅的笑,「所以,要考虑一下吗?」

  陈音阮知道自己该拒绝。

  终身大事,怎麽能这麽随意!

  谢昀竹再好,可她和他就见了一面而已,她甚至连对方住哪里都还不知道!

  可是谢昀竹笑得真的很好看,好看得她都不忍心看到他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见陈音阮已经在瓦解的边缘摇摇欲坠,谢昀竹最後说了一句,「其实刚刚在夜店里,是我的初吻。」

  「你不应该对我负责吗?」

  铛的一声,陈音阮的理智彻底停摆。

  她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声音,「好,我会和你结婚,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说得铿锵有力,彷佛再晚一秒她就要背上负心汉,登徒子的臭名。

  「那就这麽决定了。」谢昀竹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柔,「那我现在送你回家,等明天你睡醒了,我就上门提亲?」

  「好……」陈音阮晕乎乎地点头。

  她竟就这麽把自己卖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29 20:38: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想看。。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1-4-23 10:54 , Processed in 0.206524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